元曲選/麗春堂

Top / 元曲選 / 麗春堂

四丞相高會麗春堂雜劇

王實甫撰

第一折

〔冲末扮押宴官引祗從上詩云〕小帽虬頭裹絳紗。征袍砌就鴈啣花。花根本豔公卿子。虎體鵷班將相家。老夫完顏女真人氏。小字徒單克寧。祖居萊州人也。幼年善騎射。有勇略。曾為山東路兵馬都總管行軍都統。後遷樞密院副使。兼知大興府事。官拜右丞相。老夫受恩甚厚。以年老乞歸田里。聖人言曰。朕念眾臣之功。無出卿右者。今拜左丞相之職。時遇蕤賓節届。奉聖人的命。但是文武官員。都到御園中赴射柳會。老夫為押宴官。射着者有賞。射不着者無賞。老夫在此久等。這早晚官人每敢待來也。〔正末引屬官上云〕老夫完顏女真人氏。小字樂善。老夫幼年跟隨郎主。南征北討。東蕩西除。多有功勞汗馬。謝聖恩可憐。官拜右丞相。領大興府事。正受管軍元帥之職。今日五月端午。蕤賓節令。奉聖人命。都着俺文武官員御園中赴射柳會。聖人着左丞相徒單克寧為押宴官。想老夫幼年間苦爭惡戰。得到今日。非同容易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破虜平戎。滅遼取宋。中原統。建四十里金鏞。率萬國來朝貢。

【混江龍】端的是走輪飛鞚。車如流水馬如龍。綺羅香裏。簫鼓聲中。盛世黎民歌歲稔。太平聖主慶年豐。正遇着蕤賓節届。今日個宴賞羣公。光祿寺醞江釀海。尚食局炮鳳烹龍。教坊司趨蹌妓女。仙音院整理絲桐。都一時向御苑來供奉。恰便似眾星拱北。萬水朝東。

〔帶云〕是好一座御園也。〔唱〕

【油葫蘆】則見貝闕蓬壺一望中。從地湧。看了這五雲樓閣日華東。恰似那訪天台悞入桃源洞。端的便往揚州移得瓊花種。勝太平獨秀岩。冠神龍萬壽峯。則他這雲間一派簫韶動。不弱似天上蕊珠宮。

【天下樂】可正是氣壓山河百二雄。元也波戎。將軍校統。宰臣每為頭兒又盡忠。文官每守正直。武將每建大功。到今日可也樂昇平好受用。

〔云〕令人報復去。道某家來了也。〔祗從報科云〕有四丞相來了也。〔押宴官云〕道有請。〔見科〕〔押宴官云〕老丞相。今奉聖人的命。教俺文武官員。今日赴射柳會。左右那裏。都擺佈下了也未。〔祗從云〕都擺佈了也。〔淨扮李圭上詩云〕幼年習兵器。都誇咱武藝。也會做院本。也會唱雜劇。要飽一隻羊。好酒十瓶醉。聽的去廝殺。躲在帳房睡。某普察人氏。姓李名圭。見為右副統軍使。我這官不為那武藝上得的。為我唱得好。彈得好。舞的好。今日是蕤賓節令。聖人的命着俺大小官員赴射柳會。到那裏我便射不着呵。也有我的賞賜。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我李監軍來了也。〔祗從報科〕〔押宴官云〕着過來。〔李圭見科云〕老大人。小子李圭來了也。〔押宴官云〕李監軍。你來了也。我奉聖人的命。在此押宴。左右那裏。將這聖人賜來的錦袍玉帶。若射着的。將這錦袍玉帶賞與他。先飲酒。射不着的。則飲酒無賞。〔祗從云〕理會得。〔押宴官云〕老丞相。聖人前日分付操練的軍馬如何。〔正末云〕大人。數日前分付老夫操練的軍馬。都有了也。〔押宴官云〕如今有那幾員上將。〔正末唱〕

【那吒令】俺如今要取討呵。有普察副統。要辨真呵。有得滿具中。要做準呵。有完顏內奉。非是咱賣藴藉。誇強勇。端的是結束威風。

【鵲踏枝】衲襖子繡攙絨。兔鶻碾玉玲瓏。一個個躍馬揚鞭。插箭彎弓。他每那祖宗是斑斕的大蟲。料想俺將門下無犬跡狐踪。

〔押宴官云〕老丞相先射。〔正末云〕您官人每那個先射。〔李圭云〕老丞相勿罪。小官先射。〔押宴官云〕你若射着。這錦袍玉帶便與你。〔李圭做射不中科云〕我本射着了。我這馬眼义。走了箭也。〔押宴官云〕李副統。你不中。靠後。老丞相請射。〔正末云〕老夫射來。孩兒先領馬者。〔做射中眾呐喊擂鼓科〕〔正末唱〕

【賞花時】萬草千花御苑東。簌翠偎紅彩繡中。滿地綠茸茸。更打着軍兵簇擁。可兀的似錦衚衕。

【勝葫蘆】不刺刺引馬兒先將箭道通。伸猿臂攬銀鬃。靶內先知箭有功。忽的呵弓開秋月。撲的呵箭飛金電。脫的呵馬過似飛熊。

【幺篇】俺只見一縷垂楊落曉風。〔押宴官云〕老丞相射中三箭也。將過那錦袍玉帶來。送與老丞相。令人。將酒來。老丞相滿飲一盃。〔正末唱〕人列繡芙蓉。翠袖殷勤捧玉鍾。贏的這千花錦段。萬金寶帶。拚却醉顏紅。

〔押宴官云〕老丞相再飲一杯。〔正末做醉科〕〔李圭云〕我也吃一杯。〔押宴官云〕老丞相。今日吃酒已散。聖人的命。教您這管軍元帥。明日都到香山賞翫。排有筵宴。管待您咱。〔正末云〕感謝聖恩。大人。老夫酒彀了也。〔押宴官云〕老丞相再飲幾盃。〔正末唱〕

【賺煞】公吏緊相隨。虞候忙扶捧。休落後了一行步從。得勝歸來喜笑濃。氣昂昂志捲長虹。飲千鍾滿面春風。回首金鑾紫霧重。趷登登催着玉驄。笑吟吟袖窩着絲鞚。〔做上馬科〕〔押宴官云〕老丞相慢慢的行。〔正末唱〕我可便醉醺醺扶出御園中。〔下〕

〔押宴官云〕你眾人每都散罷。令人將馬來。我回聖人的話去也。〔下〕〔李圭云〕大人。俺回去也。〔出云〕羞殺人。我為副將軍。一連三箭無一箭中的。將錦袍玉帶都着四丞相贏將去了。怎麼氣得過。這也容易。他說道明早叫俺這幾個管軍的元帥都到香山賞翫。安排筵宴管待俺。前人賜與我的一領八寶珠衣。明日穿到香山去。我與四丞相不射箭。和他打雙陸。將我這八寶珠衣。賭他那錦袍玉帶。他必然輸與我也。我若贏了他呵。便是我平生之愿。〔詩云〕我一生好唱曲。弓馬原不熟。明日到香山。只與他賭雙陸。〔下〕

〔音釋〕

蕤兒追切 鏞音容 鞚空去聲 稔壬上聲 届音戒 醞音韻 釀尼降切 炮音袍 劇其去聲 攙初銜切 鶻紅姑切 簌音速 茸音戎 剌音辣 行音杭 從去聲

第二折

〔押宴官引祗從上云〕老夫左丞相是也。昨日在御園中射柳已過。今日在此香山設宴。着老夫仍舊做押宴官。這早晚官人每敢待來也。〔正末上云〕昨日在御園中射柳。今日在香山設宴。須索走一遭。是好香山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山勢崔巍。倚晴嵐數層金碧。照皇都一片琉璃。端的個路盤桓。山掩映。堆藍疊翠。俺這裏佇立丹梯。則見那廣寒宮在五雲鄉內。

【醉春風】堪寫在畫圖中。又添入詩句裏。則我這紫藤兜轎趁着濃陰。直等凉些兒個起。起。受用足萬壑清風。半堦凉影。一襟爽氣。

〔云〕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某家來也。〔祗從報科〕〔押宴官云〕有請。〔見科〕〔押宴官云〕老丞相。昨日再飲幾杯去也好。〔正末云〕大人。老夫昨日沉醉。多有失禮也。〔唱〕

【迎仙客】不知幾時節離御苑。多早晚出庭闈。不記得是誰人扶下這白玉梯。〔押宴官云〕老丞相昨日也不曾飲甚麼酒。〔正末唱〕怎當他酬酢處兩三巡。揭席時五六盃。醉的我將宮錦淋漓。莫不我觸犯着尊嚴罪。

〔押宴官云〕老丞相請坐。則有李圭不曾來。着人覰者。若來時報復知道。〔李圭上云〕小官李圭。我今日就穿着這八寶珠衣。和四丞相打雙陸。那錦袍玉帶。必然輸與我。可早來到也。接了馬者。令人報復去。道有李圭來了也。〔祗從報見科〕〔李圭云〕大人。老丞相。昨日恕罪。可不是我射不着。我那馬眼生。他躲一躲。把我那箭擦過去了。〔押宴官云〕你也說不過。老丞相。李監軍。您眾官每聽者。我非私來。奉聖人的命。如今八方寧靜。四海晏然。五穀豐登。萬民樂業。俺文武官僚。同享太平之福。昨日在御園中射柳。今日教您這管軍元帥在此香山。一者飲宴。二者教您遊賞取樂。隨你官人每手談博戲。盤桓一會。慢慢的飲酒。〔正末云〕比及飲酒呵。我等且博戲一會咱。〔李圭云〕住住住。老丞相。我與你打一會兒雙陸。〔正末云〕你要和我打雙陸。好波。我和你打。〔李圭云〕老丞相。這般打無興。可賭些利物。〔押宴官云〕你二位。老夫奉聖人的命。在此押宴。則許你作歡取樂。不許你鬧吵爭競。但有攪擾。着老夫便奏知聖人。决無輕恕。〔李圭云〕誰敢吵鬧。我將這聖人賜與我的八寶珠衣為賭賽。老丞相。你將甚麼配的我這八寶珠衣。〔正末云〕是好一領袍也。〔唱〕

【紅繡鞋】金彩鳳玲瓏翡翠。繡蟠龍瓔珞珠璣。他怎生下工夫達着俺那大人機。則俺那仁慈的明聖主。掌一統錦華夷。可則是平安了十萬里。

〔李圭云〕老丞相。你將甚麼配得我這八寶珠衣的。〔正末云〕要配的過那八寶珠衣。孩兒。將先王賜與我的那劍來。〔卒子做拿劍科〕〔李圭云〕苦也。他怎麼拿出那件來。老丞相。這劍有甚好處。〔正末云〕怎生我這劍不好。〔唱〕

【上小樓】且休說白虹貫日。青龍藏地。這劍比那太阿無光。鏌鎁無神。巨闕無威。你可休將他小覰的輕微不貴。端的個有吹毛風力。

〔云〕這劍上立了多少大功。你那珠衣怎比的我這劍。〔李圭云〕你這劍也不值錢。〔正末云〕你不知。這劍先帝賜與我的。〔李圭云〕老丞相。雖然如此。我這珠衣是無價之寶哩。〔正末唱〕

【幺篇】你的是無價寶。則我的也不是無名器。是祖宗遺留。兄弟相傳。輩輩承襲。〔李圭云〕老丞相。則怕我如今一回雙陸。贏了你這劍可怎了。〔正末唱〕饒你便會泛遲快打疾。能那能遞。怎贏的俺這三輩兒齊天福氣。

〔李圭輸科云〕色不順。不是我輸了。〔押宴官云〕老丞相贏了也。〔正末唱〕

【滿庭芳】這都是託賴着大人的虎勢。贏的他急難措手。打的他馬不停蹄。做色數喚點兒皆隨意。〔李圭云〕我可生悔氣。這色兒不順。〔正末云〕你昨日也說馬眼义哩。〔唱〕不比你射柳處也推着馬眼迷奚。〔押宴官云〕李監軍。你輸了這翡翠珠衣也。老丞相。你饒他一擲波。〔正末唱〕我若不覰大人面皮。直贏的他與我跟隨。〔李圭云〕你說這大話。贏的我跟隨。我和你如今別賭些利物。看那個贏那個輸。〔正末云〕我如今再和你打。饒你一擲。〔唱〕饒先遞。〔李圭云〕我怎麼要你饒。〔正末唱〕則你那赤瓦不刺強嘴。兀自說兵機。

〔押宴官云〕你兩個便再打一會。〔李圭云〕恰纔我翡翠珠衣輸與他了。我如今再打一會。若輸了的。抹一個黑臉。〔正末云〕我待不和你打。你輸了你忍不的這口氣。料着我便輸了呵。他便怎敢抹我個黑臉。我再和你打。〔李圭云〕也罷。我若贏了呵。搽他個黑臉。也出了這場氣。喒打來。〔正末唱〕

【石榴花】紫雲堆裏月如眉。幾點曉星稀。岸滑霜冷玉塵飛。已拋下二擲。似啄木尋食。從來那撚無凝滯。疾局到底便宜。〔李圭云〕這一盤是我贏了〔正末唱〕我見他那頭盤裏打一箇無梁意。〔李圭云〕你這馬不得到家。可不輸了。〔正末云〕則我要一個幺六。〔做喝科〕〔李圭云〕他喝幺六就是幺六。這骰子是你的骨頭做的。〔正末唱〕口喝着個幺六是贏的。

〔李圭云〕可知叫不出。是你輸了。〔正末唱〕

【鬭鵪鶉】這本是賤骨無知。怎肯便應聲也那做美。不爭我連勝連贏。却教你越羞越恥。也是我不合單行強出了底。便輸呵怕甚的。雖然是作耍難當。怎敢失了尊卑道理。

〔云〕呀。我輸了也。〔李圭云〕你輸了。將墨來搽臉。〔末怒做拂雙陸科云〕李圭。你是甚麼人。敢如此無禮。〔李圭云〕一言為定。元說道輸了的搽墨臉。〔押宴官云〕你兩個休得吵鬧。有聖人的命在此。〔正末唱〕

【耍孩兒】這潑徒怎敢將人戲。你託賴着誰人氣力。〔李圭云〕難道我託賴你的氣力。〔正末唱〕睜開你那驢眼可便覰着阿誰。我更歹殺者波是將相的苗裔。大人呵尚兀自高擎着玉液來酬我。你待濃蘸着霜毫敢抹誰。這厮也不稱你那元戎職。〔李圭云〕什麼這厮那厮。只管罵誰。〔正末云〕我不敢罵你。敢打你。〔做打科唱〕我則待一拳兩脚。打的他似土如泥。

〔李圭云〕好也。打下我兩個門牙來也。〔押宴官云〕你兩個不得無禮。你既是大臣。怎敢不尊上命。〔李圭云〕大人可憐見。昨日射柳是他贏了錦袍玉帶。今日打雙陸。又贏了我翡翠珠衣。我恰纔贏了他。他就不許我抹黑臉。咱須是賭賽哩。〔押宴官云〕你都回去。〔正末唱〕

【尾聲】我與那左丞相是兄弟。我和你須叔姪。若不為聖人言怕攪了香山會。我不打你這潑無徒可也放不過你。〔下〕

〔押宴官云〕不想四丞相將李圭毆打。攪了筵宴。老夫不敢欺隱。須回聖人話去。〔詩云〕則為李監軍素性疎狂。香山會攪亂非常。也不是我有心私向。從實的奏與君王。〔下〕

〔音釋〕

嵐音藍 碧音彼 鏌音莫 鎁音耶 力音利 襲星西切 疾精妻切 那音挪 擲征移切 食繩知切 撚尼蹇切 便平聲 的音底 蘸音站 職張恥切 姪征移切

第三折

〔外扮孤上詩云〕聲名德化九天聞。長夜家家不閉門。雨後有人耕綠野。月明無犬吠荒村。小官完顏女真人氏。自幼跟隨郎主。多有功勳。今除小官在此濟南府為府尹。近聞京師有四丞相。因打李圭。如今貶在濟南府歇馬。想小官幼年間都是四丞相手裏操練成的。不料今日到俺這裏。這四丞相每日則在溪邊釣魚飲酒。我知他平日好歌舞。小官今日載着酒餚。攜一歌妓。直至溪邊與四丞相解悶。走一遭去。〔下〕〔左相上云〕變幻者浮雲。無定者流水。君看仕路間。升沉亦如此。自從四丞相打了李圭。聖人見怒。貶去濟南府歇馬去了。不想聖人思起此人往日功勞。又值草寇作亂。今奉聖人命。着老夫遣使臣星夜趕到濟南府。取四丞相還朝。依舊為官。左右。說與去的使命。小心在意。疾去早來。〔下〕〔正末拿漁竿上云〕自從香山會被李圭所奏。聖人見怒。貶在濟南府閒住。老夫每日飲酒看山。好是快活也呵。〔唱〕

【越調鬭鵪鶉】閒對着綠樹青山。消遣我煩心倦目。潛入那水國漁鄉。早跳出龍潭虎窟。披着領箬笠蓑衣。隄防他斜風細雨。長則是琴一張。酒一壺。自飲自斟。自歌自舞。

【紫花兒序】也不學劉伶荷鍤。也不學屈子投江。且做個范蠡歸湖。遶一灘紅蓼。過兩岸青蒲。漁夫。將我這小小船兒棹將過去。驚起那幾行鷗鷺。似這等樂以忘憂。胡必歸歟。

〔云〕我暫停短棹。看一派好景致也。〔唱〕

【小桃紅】水聲山色兩模糊。閒看雲來去。則我怨結愁腸對誰訴。自躊躇。想這場煩惱都也由咱取。感今懷古。舊榮新辱。都裝入酒葫蘆。

〔云〕家童。將漁竿來者。〔孤引旦兒上云〕此女子乃有名歌妓。小字瓊英。談諧歌舞。無不通曉。今日將着酒餚。直到溪邊。與老丞相脫悶。走一遭去。瓊英。你到那裏。好生追歡作樂。務要丞相喜歡。來到這裏。左右人遠避者。喚着你。你便來。不喚你。你休來。兀的不是老丞相在那裏釣魚哩。〔旦兒云〕喒則在他背後立着。看這老丞相釣魚。〔正末唱〕

【金蕉葉】撐到這蘆花密處。款款將船兒纜住。見垂柳風搖翠縷。蕩的這幾朵兒荷花似舞。

【調笑令】我向這淺處。扭定身軀。呀。慢慢的將釣兒我便垂將下去。銀絲界破波文綠。可怎生浮蝣兒不動纖須。〔旦兒云〕老爺好快活也。〔正末做回頭科唱〕我這裏回頭猛然覰豔姝。可知道落鴈沉魚。

〔孤云〕小可聞知老丞相在此。特來與老丞相脫悶。將酒來。瓊英。你唱一曲者。〔旦兒云〕理會的。〔做唱科〕〔正末唱〕

【禿厮兒】可人意清歌妙舞。酬吾志美酒鮮魚。則這春風一枝花解語。似出塞美人圖。可便粧梳。

【聖藥王】樂有餘。飲未足。樽前無酒典衣沽。倒玉壺。聽金縷。直吃的滿身花影倩人扶。我可也不讓楚三閭。

〔孤云〕想老丞相在京時。那般畫閣蘭堂。錦茵繡褥。香車寶馬。歌兒舞女。那般受用快活。今日在此閑居。索是憂悶也。〔正末唱〕

【麻郎兒】昨日個深居華屋。今日個流竄荒墟。冷落了歌兒舞女。空閑了寶馬香車。

【幺篇】知他是斷與甚處外府。則落的遶青山十里平湖。駕一葉扁舟睡足。抖擻着綠蓑歸去。

〔孤云〕老丞相也則一時間在此閑居。久後聖人還有任用。〔正末云〕府尹。你不知。老夫為官。不如在此閑居也。〔唱〕

【東原樂】縱得山林趣。慣將禮法疎。頓忘了馬上燕南舊來路。如今揀溪山好處居。為甚麼懶歸去。被一片野雲留住。

【綿搭絮】也無那採薪的樵子。耕種的農夫。往來的商賈。談笑的鴻儒。做伴的茶藥琴棋筆硯書。秋草人情即漸疎。出落的滿地江湖。我可也釣賢不釣愚。

【絡絲娘】到今日身無所如。想天公也有安排我處。可不道呂望嚴陵自千古。這便算的我春風一度。

〔孤云〕老丞相。再飲一盃。〔旦兒云〕妾與老丞相把一杯咱。〔做遞酒科〕〔使命上云〕小官天朝使命。為四丞相貶在濟南府歇馬。如今草寇作亂。奉聖人的命。着小官直往濟南府。取他回朝。今日到此處。說他在河邊釣魚。不在家中。一徑尋來。兀的不是四丞相。左右。接了馬者。四丞相聽聖人的命。〔孤云〕老丞相。天朝使命至也。〔正末做跪科〕〔使命云〕聖人的命。將你前項罪盡皆饒免。今因草寇作亂。着你星夜還朝。將你那在先手下操練過的頭目每選揀幾個。收捕草寇。若收伏了時。依舊着你為右丞相之職。望闕謝恩者。〔正末拜謝科〕〔使命云〕老丞相。恭喜賀喜。〔正末云〕官人每鞍馬上驅馳。辛苦了也。〔使命云〕小官索回聖人話去。老丞相不必延遲。早早建功。以慰聖意。〔正末云〕官人穩登前途。〔使命云〕左右的將馬來。則今日便回京師去也。〔下〕〔孤云〕小官說是麼。今日果來宣取老丞相。復還舊職也。〔正末云〕我去呵。我則放不過李圭那匹夫。〔孤云〕老丞相。量那李圭。何足道哉。〔正末唱〕

【拙魯速】我今日赴京都。見鑾輿。也不是我倚仗着功勞。敢喝金吾。其實的瞞不過這近御。我去處便去。那一個閒人敢言語。那無徒甚的是通曉兵書。他怎敢我跟前我跟前無怕懼。

〔孤云〕老丞相臨行。有甚麼話分付小官者。〔正末唱〕

【幺篇】我如今上路途。你聽我再囑付。則要你撫恤軍卒。愛惜民戶兄弟和睦。伴當賓伏。從今一去。有的文書。申到區區。再也不用支吾。你跟前你跟前敢做主。

〔孤云〕老丞相若到朝中。必然重用也。〔正末云〕我去之後。則是辜負了這派好景也。〔唱〕

【收尾】則我這好山好水難將去。待寫入丹青畫圖。白日裏對酒賞無休。到晚來挑燈看不足。〔下〕

〔孤云〕不想天朝使命來。還取的四丞相往京師去了。瓊英〔旦兒云〕有。〔孤云〕我與你將酒餚整備。再到十里長亭。與丞相送行。走一遭去。〔詩云〕香山設宴逞粗豪。久矣閒居更入朝。不知此去成功後。李圭頭上可能饒。〔下〕

〔音釋〕

幻音患 目音暮 窟音苦 荷去聲 鍤音插 蠡音里 辱如去聲 綠音慮 蝣音由 姝音朱 解音械 塞音賽 足臧取切 屋音伍 卒從蘇切 睦音暮 伏房夫切

第四折

〔老旦扮夫人上詩云〕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一從夫主去。皓月幾回圓。老身完顏女真人氏。夫主是四丞相。因與李圭在香山飲會吵鬧。聖人見怒。將俺丞相汗馬功勞一旦忘了。貶在濟南府閒住。今因草寇作亂。聖人遣使命去濟南府取他去了。使命昨日來。說道俺老丞相今日下馬。下次小的每。便安排酒食茶飯。伺候丞相回來。〔使命領眾官上云〕小官天朝使命。奉聖人的命。着我往濟南府取四丞相。小官先回來復命聖人。着眾官人都到他宅上接待。這早晚四丞相敢待來也。左右。接了馬者。報復與老夫人知道。說俺眾官人都在門首。〔左右報科云〕老夫人。眾官人每都在門外。〔夫人云〕有請。〔出見科〕〔夫人云〕眾官人每。為何到此。〔使命云〕老夫人。恭喜賀喜。某等非是私來。奉聖人的命。着眾官每都來接待老丞相。〔夫人云〕眾官人每。裏面請坐。〔使命云〕老夫人。俺這裏安排酒果。都在門外等待。想四丞相只在早晚來也。〔正末引家僮持釣竿上云〕老夫自謫濟南歇馬。倒也清閒自在。今奉聖人的命。宣我還朝。收捕草寇。暗想俺這為官的好似翻掌也呵。〔唱〕

【雙調五供養】我覰了這窮客程。舊行裝。我可甚麼衣錦還鄉。〔家僮云〕這裏比那濟南不同。〔正末唱〕我恰離了這雲水窟。早來到是非場。你與我棄了長竿。拋了短棹。我又怕惹起風波千丈。我這裏凝眸望。元來是文官武職。一剗地濟濟蹌蹌。

〔眾官接科云〕老丞相。賀萬千之喜。〔正末云〕眾公卿每。間別無恙也。〔唱〕

【喬木查】自別來間闊。幸得俱無恙。這裏是土長根生父母邦。怎將咱流竄在濟南天一方。這些時怎不淒涼。

〔眾官云〕左右。將酒來。老丞相。滿飲一杯。一壁廂虎兒赤那都着與我動樂者。〔做作樂科〕〔正末唱〕

【一錠銀】玉管輕吹引鳳凰。餘韻尚悠揚。他將那阿那忽腔兒合唱。越感起我悲傷。

【相公愛】淚滴千行與萬行。那一日不登樓長望。我平也波常。何曾道離故鄉。那一日離的我這心兒上。

〔眾官云〕老丞相請。〔正末云〕眾官人每請。〔正末與夫人見打悲科〕〔夫人云〕相公。今日聖恩取你回朝。為何又煩惱。〔正末云〕夫人。教我怎生不煩惱。〔唱〕

【醉娘子】剛道不思量。教人越悽惶。我家裏撇下一個紅粧。守着一間空房。如何教我不思量。

【金字經】早是人寂寞。更那堪更漏長。點點聲聲被他滴斷腸。到曉光。到曉光。便道他不斷腸。又被這家私上。橫枝兒有一萬樁。

〔夫人云〕自從老相公去後。俺一家兒每日則是煩惱。望老相公回來。〔正末唱〕

【山石榴】夫人也我則道你一身亡。全家喪。三百口老小添悲愴。我怕你斷送了別頭項。

〔夫人云〕老相公。當初一日。是你的不是也。謝聖恩可憐。還取你來家。實是萬千之喜。〔正末唱〕

【幺篇】平白地這一場。從天降。想也不想誰承望。夫人也誰承望又到俺這前廳上。

〔眾官云〕老夫人。去取的新衣服與老丞相換了者。〔夫人云〕下次孩兒每。將那相公舊日穿的衣服來。〔雜當云〕衣服在此。〔夫人云〕請老相公換了者。〔正末云〕夫人。這是幾時做的衣服。〔夫人云〕老相公。是你舊時穿的衣服。〔正末云〕是呵。〔唱〕

【落梅風】這山字領緣何慢。〔夫人云〕老相公兀的帶。〔正末唱〕玉兔鶻因甚長。〔夫人云〕都是你舊時穿的。〔正末唱〕待道是我舊衣服怎生虛儾。〔云〕夫人。將鏡兒來。〔夫人云〕鏡兒在此。〔正末云〕我試照咱。〔唱〕我這裏對青鏡猛然見我兩鬢霜。哎。可怎生不似我舊時形像。

〔夫人云〕孩兒每。一壁廂安排茶飯來。〔左相上云〕小官是左丞相。奉聖人命。去四丞相宅上加官賜賞。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左右。接了馬者。四丞相聽聖人的命。〔正末同夫人安排香案科〕〔唱〕

【鴈兒落】你與我拂綽了白象牀。整頓了銷金帳。高擎着鸚鵡杯。滿捧着羊羔釀。

【得勝令】准備着翠袖舞霓裳。却又早丹詔下茅堂。未見真龍面。先聞寶篆香。託賴着君王。高力士休攔擋。我若不斟量。又只怕李太白貶夜郎。

〔使命上云〕聽聖人的命。因你有功在前。將你的罪犯盡皆饒免。如今取你回朝。本要差你破除草寇。不想草寇聽的你回。都來投降了。聖人大喜。教你依舊統軍。復你右丞相之職。賜你黃金千兩。香酒百瓶。就在麗春堂大吹大擂。做一個慶喜的筵席。望闕謝恩者。〔正末叩謝科〕〔左相同眾官云〕老丞相賀喜。〔正末唱〕

【風流體】我則道官封做。官封做一字王。位不過。位不過頭廳相。想着老無知。老無知焉敢當。〔左相云〕老丞相。你受了官職者。何必太謙。〔正末唱〕哎。怎比的你左丞相。左丞相洪福量。

【古都白】願陛下聖壽無疆。頓首誠惶。諕的我手兒脚兒忙也波忙。俺如今託賴着君王。可憐我疎狂。直來到宅上。死生應難忘。

【唐兀歹】端的是萬萬載千秋聖主昌。地久天長。老臣怎敢道不謙讓。可是當也波當。

〔左相云〕老丞相。今日眾官人都在此。聖人着李圭到丞相跟前負荊請罪。丞相休記前讎。〔正末云〕老夫怎敢。〔左相云〕既然如此。教李圭來見老丞相。〔李圭負荊上見科云〕老丞相。是李圭不是。今來負荊請罪。〔正末云〕呀。元帥請起。〔李圭云〕老丞相不分付起來。李圭敢起。〔正末唱〕

【攪筝琶】他背着些粗荊杖。〔眾官云〕請老丞相責罰他幾下。〔正末唱〕誰敢道先打後商量。〔李圭云〕都因那一日與老丞相射柳時的寃讎。〔正末唱〕且休說百步穿楊。我和你先打一盤無梁。從今後你也要安詳。我也不誇強。〔李圭云〕老丞相打我幾下。倒等我放下心者。〔正末唱〕休慌。我若是手梢兒在你身上盪。〔李圭云〕老丞相打幾下怕怎麼。〔正末云〕不中。〔唱〕又只怕惹起風霜。

〔云〕李圭。既然聖人饒了。我和你也不記舊讎。〔左相云〕好。將酒來。我與你一位把一盃。做一個和合者。〔夫人云〕老相公穩便。我着那歌兒舞女來伏侍老相公。〔正末云〕夫人。你執壺。我與眾官每把一盃酒。左右。動起細樂者。〔唱〕

【沽美酒】舞蹁躚翠袖長。擊鼉鼓奏笙簧。高髻雲鬟宮樣粧。金釵列數行。歡聲動一座麗春堂。

【太平令】歌金縷清音嘹喨品鸞簫餘韻悠揚。大筵會公卿宰相。早先聲把烟塵掃蕩。從今後四方。八荒。萬邦。齊仰賀當今皇上。

〔左相詩云〕在香山作耍難當。聖人怒謫貶他方。念功臣重加宣召。依然的衣錦還鄉。

〔音釋〕

蹌妻相切 儾囊上聲 忘去聲 盪湯去聲 鼉音陀

題目 李監軍大鬧香山會 
正名 四丞相高宴麗春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