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黃粱夢

Top / 元曲選 / 黃粱夢

邯鄲道省悟黃粱夢雜劇

馬致遠撰

第一折

〔冲末扮東華帝君上詩云〕閬苑仙人白錦袍。海山銀闕宴蟠桃。三峯月下鸞聲遠。萬里風頭鶴背高。貧道東華帝君是也。掌管羣仙籍録。因赴天齋回來。見下方一道青氣。上徹九霄。原來河南府有一人。乃是呂岩。有神仙之分。可差正陽子點化此人。早歸正道。這一去使寒暑不侵其體。日月不老其顏。神罏仙鼎。把玄霜絳雪燒成。玉戶金關。使姹女嬰兒配定。身登紫府朝三清。位列真君。名記丹書。免九族不為下鬼。閻王簿上除生死。仙吏班中列姓名。指開海角天涯路。引的迷人大道行。〔下〕〔正旦扮王婆上云〕老身黃化店人氏。王婆是也。我開着這個打火店。我燒的這湯鍋熱着。看有甚麼人來。〔外扮呂洞賓騎驢背劍上詩云〕策蹇上長安。日夕無休歇。但見槐花黃。如何不心急。小生姓呂名岩。字洞賓。本貫河南府人氏。自幼攻習儒業。今欲上朝進取功名。來到這邯鄲道黃化店。饑渴之際。不免做些茶飯吃。到的這店門首。將這蹇衛拴下。將這二百文長錢。糴些黃粱。兀那打火的婆婆。央你做飯與我吃。行人貪道路。你快些兒。〔王婆云〕客官你好急性也。饒一把兒火者。〔洞賓云〕我巴不的選場中去哩。〔正末上云〕貧道覆姓鍾離。名權。字雲房。道號正陽子。京兆咸陽人也。自幼學得文武雙全。在漢朝曾拜征西大元帥。後棄家屬。隱遁終南山。遇東華真人。授以正道。髮為雙髻。賜號太極真人。常遺頌於世。〔頌云〕生我之門死我戶。幾箇惺惺幾箇悟。夜來鐵漢自尋思。長生不死由人做。今奉帝君法旨。教貧道下方度脫呂岩。來到這邯鄲道黃化店。見紫氣冲天。當必在此。我想世間人好不識賢愚也呵。〔唱〕

【仙呂點絳脣】混沌初分生人廝慁。誰持論。旋轉乾坤。這都是太上傳心印。

【混江龍】當日個曾逢關尹。至今遺下五千文。大剛來玄虛為本。清淨為門。雖然是草舍茅菴一道士。伴着這清風明月兩閒人。也不知甚的秋。甚的春。甚的漢。甚的秦。長則是習疎狂。躭懶散。佯粧鈍。把些個人間富貴。都做了眼底浮雲。

〔云〕想世人爭名奪利。何苦如此。〔唱〕

【油葫蘆】莫厭追歡笑語頻。但開懷好會賓。尋思離亂可傷神。俺閒遙遙獨自林泉隱。您虛飄飄半紙功名進。你看這紫塞軍。黃閣臣。幾時得個安閒分。怎如我物外自由身。

【天下樂】他每得到清平有幾人。何不早抽身。出世塵。儘白雲滿溪鎖洞門。將一函經手自繙。一罏香手自焚。這的是清閒真道本。

〔笑云〕原來神仙在這裏。〔做入店見科〕〔洞賓云〕一箇先生好道貌也。〔正末云〕敢問足下高姓。〔洞賓云〕小生姓呂名岩。字洞賓。〔正末云〕你往那裏去。〔洞賓云〕上朝應舉去。〔正末云〕你只顧那功名富貴。全不想生死事急。無常迅速。不如跟貧道出家去。〔洞賓云〕你這先生。敢是風魔的。我學成滿腹文章。上朝求官應舉去。可怎生跟你出家。你出家人有甚好處。〔正末云〕俺出家人自有快活處。你怎知道。〔唱〕

【金盞兒】上崐崙。摘星辰。覰東洋海則是一掬寒泉滾。泰山一捻細微塵。天高三二寸。地厚一魚鱗。擡頭天外覰。無我一般人。

〔洞賓云〕這先生開大言。似你出家的有甚麼仙方妙訣。驅的甚麼神鬼。〔正末云〕出家人長生不老。煉藥修真。降龍伏虎。到大來悠哉也呵。〔唱〕

【後庭花】我驅的是六丁六甲神。七星七曜君。食紫芝草千年壽。看碧桃花幾度春。常則是醉醺醺。高談闊論。來往的盡是天上人。

〔洞賓云〕俺做了官。也有受用處。〔正末云〕你做官受用得幾多。俺這神仙的快樂。與你俗人不同。你聽我說那快樂處。〔唱〕

【醉中天】俺那裏自潑村醪嫩。自折野花新。獨對青山酒一尊。閒將那朱頂仙鶴引。醉歸去松陰滿身。冷然風韻。鐵笛聲吹斷雲根。

〔云〕你跟我出家去來。〔洞賓云〕俺為官居蘭堂。住畫閣。你這出家人。無過草衣木食。乾受辛苦。有甚麼受用快活處。〔正末唱〕

【金盞兒】俺那裏地無塵。草長春。四時花發常嬌嫩。更那翠屏般山色對柴門。雨滋棕葉潤。露養藥苗新。聽野猿啼古樹。看流水繞孤邨。

〔洞賓云〕我學成文武雙全。應過舉。做官可待。富貴有期。你教出家去呵。怎生便得神仙做。〔正末云〕你自不知。你不是箇做官的。天生下這等道貌。是個神仙中人。常言道。一子悟道。九族升天。不要錯過了。〔唱〕

【醉雁兒】你有那出世超凡神仙分。繫一條一抹絛。帶一頂九陽巾。君。敢着你做真人。

〔洞賓云〕俺為官的。身穿錦段輕紗。口食香甜美味。你出家人草履麻縧。餐松啖柏。有甚麼好處。〔正末云〕功名二字。如同那百尺高竿上調把戲一般。性命不保。脫不得酒色財氣這四般兒。笛悠悠。鼓鼕鼕。人鬧吵。在虛空。怎如的平地上來。平地上去。無災無禍。可不自在多哩。〔唱〕

【後庭花】酒戀清香疾病因。色愛荒淫患難根。財貪富貴傷殘命。氣競剛強損陷身。這四件兒不饒人。你若是將他斷盡。便神仙有幾分。

〔洞賓云〕我十年苦志。一舉成名。是荷包裏東西。拿得定的。神仙事渺渺茫茫。有什麼准程。教我去做他。〔正末唱〕

【醉中天】假饒你手段欺韓信。舌辯賽蘇秦。到底個功名由命不由人。也未必能拿准。只不如苦志修行謹慎。早圖個靈丹腹孕。索強似你跨青驢躑躅風塵。

〔洞賓云〕聽他說甚麼。不覺神思困倦。且睡一會咱。〔做睡科〕〔正末云〕正說着話。他就睡了。好蠢人也。〔唱〕

【一半兒】如今人宜假不宜真。則敬衣衫不敬人。題起修行耳怕聞。直恁的沒精神。一半兒應承一半兒盹。

〔云〕這人俗緣不斷。呂岩也。你既然要睡。我教你大睡一會。去六道輪迴中走一遭。待醒來時。早已過了十八年光景。見了些酒色財氣。人我是非。那其間方可成道。〔詩云〕氣為強弱志為先。努力須當莫換肩。捱出這番難境界。更添疾苦一番仙。〔唱〕

【金盞兒】比及你米淘了塵。水澆的滾。我教這一顆米內藏時運。半升鐺裏煑乾坤。投至得黃粱炊未熟。他清夢思猶昏。我教他江山重改換。日月一番新。

〔云〕您睡着了。貧道自赴蟠桃會去也。〔唱〕

【賺煞】羽衣輕。霓旌迅。有十二金童接引。萬里天風歸路穩。向蓬萊頂上朝真。笑欣欣。袖拂白雲。宴罷瑶池酒半醺。爭奈你個唐呂岩性蠢。偏不肯受漢鍾離教訓。又則索跨蒼鸞飛上九天門。〔下〕

〔洞賓夢上云〕兀那王婆。那先生去了也。〔王婆云〕去久了。〔洞賓云〕飯熟也未。〔王婆云〕還饒一把火兒。〔洞賓云〕王婆。我也等不的你那飯了。誤了我程途。我上的蹇驢。便索長行去也。〔下〕〔王婆云〕呂岩去了也。他那裏知道我非凡人。乃驪山老母一化。上仙法旨。着呂岩看破了酒色財氣。人我是非。那其間纔得返本朝元。重回正道。〔詩云〕漢鍾離點化玄機。度呂岩省悟心回。待此人功成行滿。同共赴閬苑瑶池。〔下〕

〔音釋〕

姹瘡詐切 邯音寒 鄲音丹 沌音遁 慁音混 塞音賽 函音咸 繙音番 冷音凌 邨與村同 絛音叨 躑音直 躅音逐 盹敦上聲 鐺音撐 蠢春上聲 驪音梨

楔子

〔正末改扮高太尉同旦兒兩倈上云〕老夫殿前高太尉的便是。嫡親的三口兒家屬。夫人早亡。止有箇女孩兒。喚做翠娥。自十七年前。呂岩應過舉。拜兵馬大元帥。老夫見他好武藝。就招他為壻。所生一兒一女。近日蔡州反了吳元濟。好生猖獗。朝廷着呂岩領兵征討。他如今辭別了老夫前去。我索丁寧囑付他幾句言語。這早晚敢待來也。〔洞賓扮元帥上詩云〕平生慷慨習陰符。秉鉞臨戎出帝都。男兒三十不得志。枉作堂堂大丈夫。某呂岩。自到京都。棄文就武。加某為兵馬大元帥。與高太尉作贅。可早十八年光景。得了一雙兒女。今有蔡州吳元濟反亂。聖人的命。着某統兵征討。今日辭別了岳父。便索長行也。〔做見科云〕您孩兒點就人馬。則今日便行。父親好覰當一雙兒女者。〔高太尉云〕孩兒。你此一去。這妻子身上。有我在此。再不必留心。你與國家好生出力。千經萬典。忠孝為先。你須恤軍愛民。不義之財。少要貪圖。豈不聞金玉滿堂。未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我這般說呵。也只為你執掌軍權。怕你重利而輕義。失了道心。你切記者。左右將酒來。我親手與孩兒把一盃送行。〔做把酒科唱〕

【仙呂賞花時】則我是皓首蒼顏高太尉。別無甚親人則覰着你。兒幼小女嬌癡。想為人在世。最苦是生離。

〔云〕孩兒再飲一盃。〔洞賓云〕我吃不得了。〔高太尉唱〕

【幺篇】滿飲陽關酒一盃。〔洞賓做吐科云〕您孩兒吃不得了。心中有些不好。吐了兩口血。這酒元來傷人。您孩兒再也不吃這酒了。〔高太尉云〕既是傷着你心。再也休吃這酒罷。〔洞賓云〕父親放心。您孩兒不吃了。辭別父親。便索長行。〔高太尉云〕你休忘了我的言語。着心記者。〔唱〕則要你在意扶持唐社稷。囑付了又重題。但願的功成破敵。早唱凱歌回。〔下〕

〔洞賓云〕則今日領本部人馬。收捕吳元濟走一遭去。〔詩云〕賊寇無端逞兇頑。殺聲振地撼天關。託賴聖人洪福大。不得成功誓不還。〔下〕

〔音釋〕

猖音昌 獗音決 稷將洗切 敵丁梨切 撼含去聲

第二折

〔旦兒上云〕妾身翠娥。是高太尉的女兒。自從父親招了呂岩為壻。又早十八年光景。他跟前得了一雙兒女。如今呂岩收捕吳元濟去了。我和魏尚書的兒子魏舍。有些不伶俐的勾當。約定今日相會。怎生不見來。〔淨扮魏舍上云〕湛湛青天不可欺。兩個碓嘴撥天飛。則有一箇飛不動。爭奈身上沒穿的。自家姓魏。我父親是魏尚書。人皆稱我為魏舍。我和呂岩的渾家。有些不伶俐的勾當。呂岩征西去了。他教我今日來他家走一走。來到這門首。前後沒一人。我叫一聲。高大姐開門來。〔做見科〕〔旦兒云〕你來了也。我正等你哩。喒兩個家裏吃幾杯酒。打開這弔窗。若有人來。便往這窗子裏出去。〔淨云〕正是。喒且慢慢的飲酒耍子。〔洞賓上云〕某乃呂岩。奉聖人的命。統領三軍。收捕吳元濟。到的陣面上。賣了一陣。與了我三斗珍珠。一提黃金。領軍回還。來到家門首。接了馬者。老院公也不見。前後無一箇人。夫人也不知在那裏。進到這臥房門首。有人在裏邊說話。我試聽咱。〔旦兒云〕喒兩個正好吃酒哩。〔凈云〕若陣亡了呂岩。我就娶你。〔旦兒云〕呂岩死了。我不嫁你嫁那個。〔洞賓云〕兀的不有姦夫了。我踏開這門咱。〔做踏門科〕〔凈云〕不好了。有人來也。我往吊窗裏跳出去。走走走。〔洞賓云〕姦夫走了也。我問你。吃酒的是誰。〔旦兒云〕沒人。〔洞賓云〕你說沒人。這頂帽子。是誰掉下的。〔凈上云〕哥。是我的。〔下〕〔洞賓云〕好也。我現授大元帥之職。你是太尉的女兒。你這般羞辱我。我好歹殺了你個淫婦。〔正末改扮院公拿拄杖慌上云〕老漢是高太尉家一個院公。有俺姐夫呂岩。做了征西大元帥。收捕反賊。去了一年。恰纔小的每道呂姐夫回來了。老漢不信。若是暗暗的回來。必定做下不公的勾當。既不是呵。怎生一個大將軍回來。可沒一個人來報知。也不差人迎接。這小的每眼見的說謊。逗我耍哩。休問有無。我看一看去。〔唱〕

【商調集賢賓】報道前廳上侍長恰到來。〔帶云〕既是來到了呵。〔唱〕却怎生不聽的把玳筵排。〔洞賓云〕這婦人忒無禮。瞞着我做這等勾當。〔正末做聽科云〕真箇來了。〔唱〕有甚事炒炒七七。〔旦兒哭科云〕我是為害眼。許下的願心來。〔正末唱〕沒來由怨怨哀哀。我這裏七林林轉過庭槐。慢騰騰行過廳堦。孤樁樁靠定明亮隔。〔洞賓云〕好老婆。我不在家。你養着姦夫吃酒。老院公那老匹夫在那裏。〔正末唱〕聽說罷撧耳揉腮。〔洞賓云〕我則殺了這婦人。〔正末云〕這事怎了。〔唱〕我這裏傷心空跌脚。低首自慚胲。

【逍遙樂】夫人也想着你那百年恩愛。半世夫妻。好也囉你做下這一場醜態。〔洞賓云〕我吃這婦人氣殺我也。〔正末唱〕休道是濁骨凡胎。便是釋迦佛也惱下蓮臺。早難道侯門深似海。兩步那為一驀。〔做推門科唱〕我這裏一雙手到。半壁身挨。可早兩扇門開。

〔洞賓云〕這箇老匹夫。你來這裏做甚麼。〔正末云〕自從大人出征去後。老相公早亡化過了半年也。大人今日來家。為甚這等惱躁。〔洞賓云〕我心中的事。你怎生知道。不干你事。你快去。〔正末云〕上項的事。老漢已聽的了。大人停嗔息怒。難道是老漢無罪。大人記的你臨行時。老相公囑付的話道。着老院公單管打掃花園。喒後花園離前廳却是多遠。老漢無事也不到這前面來。有甚麼勾當。相公當初將這兩個孩兒和夫人。交付在老漢身上。今日有這等是非。老漢八十五歲年紀。便死老漢也甘心去。〔洞賓掣劍科云〕不干你事。我只殺了這婦人。〔正末唱〕

【金菊香】這一個怒橫着三尺劍當懷。〔旦兒云〕兀的不屈殺我也。〔正末唱〕好也囉那一個倚定門兒手托腮。似恁地怎生將手腕解。又不是少米無柴。是夫人自跳下捨身崖。

〔旦兒云〕老院公。你不知。我為他害眼來。許下的願心。他說我養漢來。我做的不是了。老院公你救我一命咱。〔正末云〕教老漢怎生救你。〔唱〕

【醋葫蘆】又不是別人相唬嚇。廝展賴。是你男兒親自撞將來。你渾身是口難分解。赤緊的倂賍拿賊。你看他死臨侵不敢把頭擡。

〔旦兒做跪科云〕我實做的不是了。看着兩個孩兒面皮。饒了我性命者。〔正末唱〕

【幺篇】夫人你便有隨何陸賈舌。張儀蘇季才。百般難免這場災。是你辱門敗戶先自歪。做的來漏虀搭菜。把花言巧語枉鋪排。

〔洞賓云〕我做着天下兵馬大元帥。你和伴當私通欺壓。兀的不氣殺我也。〔正末云〕夫人。你聽的元帥說來。想元帥頂天立地。鋪眉苫眼。做着個兵馬大元帥。你却做這等勾當。是何道理。〔唱〕

【幺篇】你男兒有八面威。七步才。現帶着征西金印虎頭牌。他在那長朝殿前班部裏擺。你教他把屎盆兒頂戴。兀的不屈沉殺了拜將築壇臺。

〔云〕老漢有甚麼面皮。大人。可憐見一雙兒女。饒過夫人者。〔唱〕

【幺篇】大人見義為。夫人知過改。不是中間老漢廝支劃。若是外人知道來。休恁的大驚小怪。醜名兒出去怎生揩。

〔洞賓仗劍殺旦科〕〔正末跪云〕你發慈心。饒了夫人者。〔唱〕

【幺篇】問甚你夫妻好共歹。覰孩兒瘦更騃。便怎生教磣可可血泊裏倘着尸骸。男子漢那一個不妬色。〔帶云〕不爭夫人死呵。〔唱〕枉乞兩的兩個小寃家不快。那淒涼日月索躭捱。

〔云〕大人。饒夫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唱〕

【幺篇】覰哥哥千般兒慷慨。道不的一聲叫善哉。只待劍光揮三尺水晶牌。你權做箇南海岸救苦難觀自在。我這裏磕頭禮拜。〔洞賓云〕我看着老院公面皮。饒你這一命。〔正末云〕好慚愧也。〔唱〕聽言說教我笑咍咍。

〔旦兒拜科云〕若不是老院公。誰救我一命。深謝你這厚恩。〔正末唱〕

【幺篇】我見他掩了淚眼。改了面色。笑靨兒攢破旱蓮腮。直從那針關兒透得命到來。恰便似九霄雲外。滴溜溜飛下一紙赦書來。

〔末扮使命上云〕小官天朝使命是也。因元帥呂岩。賣了陣受了錢。私自還家。某奉聖人的命。着我來取他首級。可早來到也。〔做見科云〕某奉聖人的命。為你賣陣受財。私自還家。着我來取你首級哩。〔洞賓云〕今日教誰人救我咱。〔正末云〕兀的怎了也。〔唱〕

【幺篇】朝廷將使命差。前廳上把聖旨開。道是西邊上賣陣走回來。誰教你貪心兒愛他不義財。今日箇脫空須敗。惡支沙將這等罪名揣。

〔旦兒云〕呂岩。你要殺我。誰着你賣了陣。受了錢。私自還家。幹的好事也。〔做叫街坊科〕〔洞賓云〕嗨。原來這錢真個害人。今日我對天發願。將這錢半分也不要。呂岩也。你怎生做讀書人來。顏子也曾一簞食一瓢飲。居於陋巷。量這幾貫錢。值得甚麼。不想到今日可着誰救我。想當日我臨行時。俺岳翁與我送行。我對天發願。斷了酒。今日斷了財。呂岩也。你有甚難見處。因我回家。我妻有姦夫。明明是他出首來的。罷罷罷。將紙筆來。寫一紙休書。任從改嫁。並不爭論。寫休書。寫休書。我今日又斷了色也。〔旦兒云〕哎喲。你今日休了我。你早則管不着我了。你眼見的是死人也。〔又使命上云〕呂岩本待要斬首。聖人的命。體上天好生之德。饒你項上一刀。迭配遠惡軍州。解子何在。〔丑扮解子上云〕叫小的那裏使用。〔使命云〕着你押解呂岩。迭配沙門島去。〔使命下〕〔旦兒云〕解子哥。呂岩是犯罪的人。你怎生教他自在。不上刑法。〔解子云〕這也說的是。將行枷來。〔做上枷科〕〔旦兒云〕呂岩。你如今還殺的我麼。兀的不歡喜殺我也。〔正末云〕夫人。你怎生沒些夫妻情分。說這等言語做甚麼。〔唱〕

【幺篇】也是你慈悲生患害。俺哥哥除死無大災。何須你暢叫廝花白。〔旦兒云〕我是高太尉女兒。養漢來養漢來。如今你休了我。誰管的我。〔正末唱〕鬧垓垓幺喝十字街。〔帶云〕他今日聲聲說是高太尉女兒養漢來〔唱〕直恁的惡义白賴。婆娘家情性恁般乖。

〔解子云〕去罷。誤了程限到幾時。〔正末唱〕

【幺篇】昨日上官時似花正開。今日迭配呵風亂篩。都是犯着年月日時該。〔帶云〕休道喒小民呵。〔唱〕隋江山生扭做唐世界。也則是興亡成敗。怎禁那公人狠劣似狼豺。

〔旦兒云〕呂岩。你是死的人。留下我的孩兒。不要將去。〔洞賓云〕我的兒女。我不領着。留下與誰。〔旦兒云〕你犯下了罪。干俺兒女甚麼事。〔奪科〕〔洞賓拖科云〕解子哥。你慢着些兒。着這賊婦送了我也。我和兩個孩兒。死在一處。〔正末顧洞賓并倈科云〕解子哥。可憐見。容俺哥哥和孩兒住一兩日去。打甚麼不緊。〔解子云〕誤。了限期。使不的。〔做打洞賓并倈正末勸科唱〕

【後庭花】我則見颼颼的枷棒摔。打的他紛紛的皮肉開。見他可擦擦拖將去。我與你氣丕丕趕上來。痛哀哉。身遭殘害。他如何敢䦛䦟。我其實無㓦劃。平白地招罪責。從今日離院宅。

【雙雁兒】哥哥也恰如趙杲送燈臺。便道不的。山河易改。恁時節和尚在鉢盂在。今日箇。福氣衰。看何時。寃業解。

〔解子推洞賓并倈行〕〔末扯住〕〔解子推末倒科云〕老無知去罷。〔正末唱〕

【高過浪里來】俺如今𩬆髮蒼白。身體囊揣。則恁的東倒西歪。推一交𡽗攧破天靈蓋。〔解子打二倈科〕〔正末云〕哥哥息怒。〔唱〕我這裏割捨了老性命。搭救這兩個小嬰孩。空教我忿氣冲懷。雨淚盈腮。將兩隻手扛擡。〔解子押洞賓并倈下〕〔正末唱〕把雙眼揉開。趁起身來。望不見嬌客。〔旦兒云〕呂岩去了。我收拾一房一臥。嫁魏舍去來。〔下〕〔正末云〕哥哥去的遠了也。〔做叫洞賓內應科〕〔正末唱〕又被這半凋謝的垂楊樹間隔。

【隨調煞】好教我回去艱難誰似你步行的快。望不見。走上望高臺。空目斷一天殘照靄。不知俺哥哥安在。〔做叫科云〕哥哥。〔洞賓遠應科〕〔正末唱〕看時節隔疎林風送過哭聲來。〔下〕

〔音釋〕

碓音對 的音低 逗音豆 隔皆上聲 撧疽且切 胲音孩 驀音賣 腕彎去聲 解上聲 賊才上聲 苫聲占切 劃胡乖切 揩楷平聲 騃音諧 磣森上聲 色篩上聲 咍海平聲 靨於協切 簞音丹 白巴埋切 摔音洒 䦛爭上聲 䦟音債 㓦音擺 責齋上聲 宅池齋切 杲音稿 𡽗與險同 客音楷 靄哀上聲

第三折

〔洞賓帶枷引二倈隨解子上〕〔解子云〕呂岩行動些。〔洞賓云〕念呂岩自賣了陣。迭配我無影牢城。我死不爭。可憐見這一雙兒女。眼見的三口兒無那活的人也。解子哥。怎生可憐見。方便一二。〔解子云〕兀那呂岩。我也是好義的人。到這深山曠野中。我回去也。你三口兒自逃你那性命去。〔做開枷科〕〔洞賓云〕謝了哥哥。小生口中銜鐵。背上搭鞍。此恩必當重報。〔解子云〕你逃命去。我回去也。〔下〕〔洞賓云〕好苦也。你看紛紛下的那雪越大了也。迷蹤失路。不知往那裏去。怎生得個指路的人來可也好。〔正末改扮樵夫上云〕小人是一個樵夫。砍的這柴回來。遇着這一天風雪。好凍人天氣也呵。〔唱〕

【大石調六國朝】風吹羊角。雪翦鵝毛。飛六出海山白。凍一壺天地老。便有丹青巧。畫筆難描。俺這裏遙望千山表。是誰將粉黛掃。幽窗下寒敲竹葉。前村裏冷壓梅梢。撩亂野雲低。微茫江樹杳。

【歸塞北】為甚春歸早。既不沙可怎生蝶翅舞飄飄。梅蕊粉填合長安道。柳花綿迷却灞陵橋。山館酒旗遙。

【初問口】想那捕魚叟蓑笠綸竿。他向那寒潭獨釣。和俺這採樵人迷却歸來道。則見凍雀又飛。寒鴉又噪。古木林中驀聽的山𤠔叫。

【怨別離】園林無處不蕭條。春歸也猶未覺。滿地梨花無人掃。寒料峭。遙望見一點青山兀良却又早不見了。

【歸塞北】白雲島。則聽得孤鬼吼荒郊。九天女鼓風驅造化。六丁神揮劍斬長蛟。既不沙可怎生就地捲風濤。

【幺篇】孤邨曉。稚子道猶自月明高。青女翦冰寒不散。黑雲噴雨凍難消。無處覓漁樵。

〔洞賓云〕孩兒行動些。如此大風大雪。又迷蹤失路。眼見的是死人也。〔做椎胸科云〕天嚛。這雪住一住可也好。越下的惡躁了。〔正末云〕這來的是呂岩。可也該省悟了。〔唱〕

【雁過南樓】我則見凍剝剝一行老小。〔洞賓云〕凍殺我也。〔正末唱〕戰欽欽四體頻搖。這一個骨聳着肩。那一個拳聯着脚。正揚風攪雪天道。〔倈云〕爹爹。我餓的慌。〔洞賓云〕兒也行動些。到兀那裏就有飯吃。〔正末唱〕兒扯定老父悲。父對着孩兒告。那吃飯處霎時間行到。

【六國朝】早是朔風凛冽。途路迢遙。〔二倈凍倒洞賓護科云〕俺三個都凍倒了。誰救孩兒咱。〔正末唱〕我則見三個人走將來。一時間撲地倒。〔做叫科云〕兀那君子。你甦醒者。甦醒者。怎生好。〔唱〕我這裏用手忙扶策。緊揝住頭梢。這一個早直挺了軀殼。那一個又答剌了手脚。我這裏款款的把衣襟解放。只見悠悠的魄散魂消。〔二倈做醒科〕〔洞賓云〕慚愧。醒轉來了。〔正末唱〕我救的這兩個心坎上恰溫和。〔又救洞賓科唱〕呀。那一個又把牙關緊噤了。

〔洞賓醒云〕僉些兒凍死我也。兩個孩兒都醒了。是誰救活我來。〔正末云〕是我救你來。〔洞賓跪云〕不是哥哥救了俺父子。那裏得俺性命來。〔正末云〕呂岩也。你那裏去。〔洞賓背云〕好奇怪。他怎生認得我是呂岩。〔回云〕不瞞哥哥說。我如今披枷帶鎖。迭配沙門島去。遇見這等大雪。凍倒在此處。若不是哥哥救活俺三口兒。那裏得我的性命來。如今我身上無衣。肚裏無食。又迷蹤失路。哥哥。這裏往那裏去。〔正末云〕早知這道。你去了多時了也。君子。你迷了道也。我說與你道。傳與你道。指與你道。〔洞賓云〕哥哥說的話。小人不省的。〔正末云〕君子。這條道我不知道。這山前有一個草團標。那裏面有個先生。他須知道。〔洞賓云〕哥哥。你說與我咱。〔正末唱〕

【歸塞北】過了這條抄直道。那裏一橫㵎搭着一橫橋。白茫茫雪迷山拽脚。淡濛濛霧鎖草團標。松檜列周遭。

〔洞賓云〕那先生好歹。哥哥說與我聽。〔正末云〕君子。你要見他。我說與你知道。〔唱〕

【擂鼓體】那先生浩歌拍手舞黃鶴。家住瑶池閬苑。十洲三島。一曲橫笛秋氣高。數着殘棋江月曉。

〔洞賓云〕哥哥。那先生是出家人。怎生有這本事。〔正末唱〕

【歸塞北】那先生服的是長生藥。不許外人學。三弄琴聲彈落葉。九重春色醉仙桃。白日上青霄。

〔洞賓云〕敢問哥哥。那先生是怎生模樣。你再說一徧咱。〔正末唱〕

【淨瓶兒】那先生兩隻手搖山岳。一對眼矁邪妖。劍揮星斗。胸捲江濤。天教惡相貌。伏的虎降的龍德行高。他則是個活神道。也曾跨蒼鸞親把玉皇朝。

〔云〕君子。你過的山崦兒。你望見草團標。你問那先生路去。〔唱〕

【玉翼蟬煞】那先生自舞自歌。吃的是仙酒仙桃。住的是草舍茅庵。強如龍樓鳳閣。白雲不掃。蒼松自老。青山圍繞。淡烟籠罩。黃精自飽。靈丹自燒。崎嶇峪道。凹答岩壑。門無綽楔。洞無鎖鑰。香焚石桌。笛吹古調。雲黯黯。水迢迢。風凛凛。雪飄飄。柴門靜。竹籬牢。過了那峻嶺尖峯。曲㵎寒泉。長林茂草。便望見那幽雅仙庄這些是道。〔帶云〕君子。你休迷了正道。你聽者。〔唱〕你可也休錯去了。〔下〕

〔洞賓云〕孩兒也。你纔聽的那哥哥說來。兀那山崦裏有一家人家。吃的也有。穿的也有。宿處也有。喒直到那裏覓一宵宿去來。〔同下〕

〔音釋〕

角音皎 𤠔與猿同 覺音皎 吼呵苟切 脚音皎 甦音蘇 揝簪上聲 殼音巧 噤今去聲 鶴音豪 藥音耀 學奚交切 岳音耀 矁楚九切 崦音揜 閣音稿 罩嘲去聲 跑音袍 崎音欺 峪音預 凹音腰 壑音好 楔音屑 鑰音耀 桌之卯切 黯衣減切

第四折

〔旦扮卜兒上云〕老身終南山人氏。在此在家出家。蓋了一座團標。前後並無人家。我有箇孩兒。雖是出家人。性子十分躁暴。每日在山中打獵為生。孩兒去了也。我安排下些茶飯。等他回來吃。〔洞賓引來上云〕自家呂岩。自從賣了陣。迭配無影牢城。到這深山裏。時遇冬天。大風大雪將俺三口兒爭些凍殺。多虧了打柴的樵夫。救了俺性命。說這山峪裏。有箇草庵。我到那裏尋些茶飯。與兩個孩兒吃用。你看我那命。天色又晚來了。逢着個獨木橋。偌深的一個闊澗。怎生得過去。我將着兩個孩兒。待先送過這小廝去。恐怕這狼虎傷着這女孩兒。我待先送過女孩兒去。又怕傷了小廝兒。罷罷罷。且放下女孩兒。先送過小廝兒去。〔做送兒倈科〕〔女倈云〕爹爹。大蟲來咬我也。〔洞賓悲科云〕孩兒。我便來取你也。我放下這小廝。我可過去取女孩兒去。〔做過澗科〕〔兒倈云〕爹爹。大蟲來咬我也。〔洞賓云〕端的教我顧誰的是。〔又過澗科云〕兀的真個是一個草團標兒。你跟着我去。尋些茶飯與你吃。〔做問科云〕庵裏有人麼。〔卜兒上云〕誰叫我。開開這門。呀。原來是呂岩。引着一雙兒女。這早晚怎生得到這裏來。〔洞賓背云〕好奇怪。這姑姑怎生也認的呂岩。既然姑姑認的我。可也好。姑姑。因為我賣了陣。將我這三口兒迭配無影牢城。如今天色晚了也。有甚麼殘茶剩飯。與俺兩個孩兒些吃。我就覓一宵宿。天明了。便索長行。〔卜兒云〕君子。不中。我怕不留你在此處宿。爭奈我的孩兒性子利害。每日山中打獵為生。他無酒還好。吃了酒。便要殺人。〔洞賓云〕姑姑不知。當日我征西時。我丈人與我送行。吃了三盃酒。吐了兩口血。當日斷了酒。次後到陣上。賣了陣。聖人知道。饒我一命。將我迭配無影牢城。我因此斷了財。來到家中。我渾家瞞着我有姦夫。被我親身拏住。我就將渾家休了。斷了色。今日到此處。若有師父來。便打我一頓。我也忍了。從今已後。我將氣也不爭了。〔卜兒云〕呂岩你忍的麼。〔洞賓云〕我忍的。〔卜兒云〕既然你忍的。你且休進我家裏來。他若來時。再做箇商量。〔正末改扮邦老上云〕適纔我多買幾杯酒。吃醉了。回家見母親去喒。這山中委實的好快活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路兜答。人寂寞。山勢惡險峻嵯峨。俺不羡玉堂臣列鼎食重裀臥。只願把猩猩血染頭巾裹。

【滾繡球】尋思來。那快活。這半月多遇幾箇濫官員經過。打劫下些金銀段疋綾羅。昨日共那幾箇。今日共這一火。從不曾離了側坐。仰天的大笑呵呵。將那潑醅酒㶁㶁連糟嚥。殺人劍𢱟𢱟帶血磨。常則是爛醉無何。

〔二倈云〕爹爹。餓殺我也。〔洞賓云〕姑姑。有甚麼茶飯。與這小的些吃。〔卜兒云〕無甚麼與他吃。〔正末向前用手𢲔洞賓回看科云〕哎喲。諕殺我也。是人那是鬼。〔正末唱〕

【倘秀才】不索你絮叨叨則管裏問他。則這個殺人的爺爺是我。〔洞賓云〕好個惡相也。〔正末唱〕你則管裏纏我娘親待怎麼。〔洞賓云〕師父。我討些茶飯與孩兒吃來。〔正末唱〕他懷裏又沒點點。與孩兒每討𩜥𩜥。〔末拿住男倈科唱〕我揪住這小子領窩。

〔洞賓救科〕〔正末怒云〕你這廝無禮。〔打洞賓科唱〕

【叨叨令】我一拳打的你牙關挫。〔做丟男倈在澗科〕〔洞賓云〕可憐見。〔正末唱〕這廝死屍骸也濟得狼蟲餓。〔拖女倈科〕〔洞賓云〕留下這箇小的者。〔正末唱〕至如將小妮子擡舉的成人大。也則是害爹娘不爭氣的賠錢貨。不摔殺要怎麼也波哥。不摔殺要怎麼也波哥。覰着你潑殘生我手裏難逃脫。

〔洞賓云〕你是箇出家人。怎生將我兩箇孩兒摔死了。我和你見官去。〔正末唱〕

【倘秀才】我為賊盜呵殺人放火。不似你貪財呵披枷帶鎖。你得了斗來大黃金印一顆。為元帥。佐山河。倒大來顯豁。

〔帶云〕呂岩。你貪財戀酒。誤了軍情。〔唱〕

【滾繡球】你那罪過。怎過活。做的來實難結末。自攬下千丈風波。誰教你向界河。受財貨。將咱那大軍折挫。似這等不義財貪得如何。道不的殷勤過日災須少。僥倖成家禍必多。枉了張羅。

〔洞賓云〕不好了。我不問那裏逃命去來。〔正末仗劍趕洞賓躲科〕〔正末唱〕

【笑和尚】我我我沒揣的猿臂綽。斡斡斡禁聲的休回和。來來來寶劍似吹毛過。〔洞賓云〕我這性命誰救我來。〔正末唱〕休休休怎避躲。是是是决難活。呀呀呀脖項上鋼刀剉。

〔做殺洞賓倒科〕〔正末下改扮鍾離〕〔卜兒下改扮王婆上〕〔洞賓醒科云〕有殺人賊也〔做摸頸科〕〔正末唱〕

【叨叨令】我這裏穩丕丕土坑上迷颩沒騰的坐。那婆婆將粗剌剌陳米來喜收希和的播。那蹇驢兒柳陰下舒着足乞留惡濫的臥。那漢子去脖項上婆娑沒索的摸。〔洞賓云〕一覺好睡也。〔正末𢲔洞賓覰科云〕洞賓也。〔唱〕你早則醒來了也麼哥。〔洞賓云〕我這一覺。睡了幾時。〔正末云〕十八年了。〔洞賓云〕可怎生一覺睡十八年。〔正末唱〕你早則醒來了也麼哥。可正是窗前彈指時光過。

〔洞賓云〕飯熟了未。〔王婆云〕還饒一把火兒。〔洞賓云〕直恁般一覺好睡也。〔正末云〕呂岩。我問你咱。你那岳父高太尉曾勸你麼。〔洞賓云〕曾勸我來。教我休吃酒。〔正末云〕那裏是高太尉。是貧道一化。你臨行時老院公可曾勸你來。〔洞賓云〕他也曾勸我來。〔正末云〕那裏是院公。也是貧道一化。你可曾見樵夫指路來麼。〔洞賓云〕有個樵夫指與我道來。〔正末云〕那個樵夫。也是貧道一化。怕你迷了正路。恰纔殺你的壯士。也是貧道化來。這王婆和山中道姑。是驪山老母。這十八年間。酒色財氣。你都見了也。〔唱〕

【倘秀才】你早則省得浮世風燈石火。再休戀兒女神珠玉顆。咱人百歲光陰有幾何。端的日月去。似攛梭。想你那受過的坎坷。

【滾繡球】你夢兒裏見了麼。心兒裏省得麼。這一覺睡早經了二十年兵火。覺來也依舊存活。瓢古自放在竈窩。驢古自映着樹科。睡朦朧無多一和。半霎兒改變了山河。兀的是黃粱未熟榮華盡。世態纔知𩬆髮皤。早則人事蹉跎。

〔云〕呂岩。你省得了麼。〔洞賓云〕師父。我弟子省了也。〔正末詩云〕漢朝得道一將軍。故來塵世度凡人。十八年來一夢覺。點化唐朝呂洞賓。〔唱〕

【煞尾】你正果正是修行果。你災咎皆因我度脫。早則絕憂愁。沒㛴聒。行處行。坐處坐。閒處閒。陀處陀。屈着指。自數過。真神仙。是七座。添伊家。總八個。道與哥哥。非是風魔。這箇愛吃酒的鍾離便是我。

〔東華帝君領羣仙上云〕呂岩。你省悟了麼。〔洞賓云〕弟子省了也。〔東華云〕你既省悟了。一夢中十八年。見了酒色財氣。人我是非。貪嗔癡愛。風霜雨雪。前世面見分明。今日同歸大道。位列仙班。賜號純陽子。〔詩云〕你不是凡胎濁骨。迷本性人間受苦。正陽子點化超凡。又差下驪山老母。一夢中盡見榮枯。覺來時忽然省悟。則今日證果朝元。拜三清同歸紫府。

〔音釋〕

寞音磨 嵯音磋 活音和 醅音披 㶁音國 他音拖 麼音魔 𩜥音波 大音惰 脫音妥 豁音火 末音磨 綽𢩳果切 斡蛙果切 和去聲 颩音磋 摸音磨 攛粗酸切 坷音可 霎音殺 皤音婆 㛴音惱 聒音果

題目 漢鍾離度脫唐呂公 
正名 邯鄲道省悟黃粱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