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選/黑旋風

Top / 元曲選 / 黑旋風

黑旋風雙獻功雜劇

高文秀撰

第一折

〔冲末扮孫孔目搽旦扮郭念兒同上〕〔孫孔目詩云〕人道公門不可入。我道公門好脩行。若將曲直無顛倒。脚踏蓮花步步生。小生鄆城縣人氏。姓孫名榮。渾家姓郭。是郭念兒。嫡親的兩口兒家屬。我在這衙門中做着個把筆司吏。我許了這泰安神州三年香願。今年第三年也。這渾家要跟隨將我去。爭奈小生平昔間軟弱。泰安神州謊子極多。哨子極廣。怎生得一個護臂跟隨將我去方可。大嫂。你在家中安排下茶飯。我去長街市上尋一個護臂。走一遭去來。〔下〕〔搽旦云〕孔目。你尋了護臂。早些兒來波。這裏也無人。我心上只想着那白衙內。和他有些不伶俐的勾當。我已央人叫他去了。只等來時。自有說話。〔詩云〕衙內性兒乖。把他叫將來。說些私情話。必定稱心懷。〔下〕〔外扮宋江吳學究領僂儸上〕〔宋江詩云〕家住梁山泊。平生不種田。刀磨風刃快。斧蘸月痕圓。強劫機謀廣。潛偷膽力全。弟兄三十六。個個敢爭先。某姓宋名江。字公明。綽號及時雨者是也。幼年曾為鄆州鄆城縣把筆司吏。因帶酒殺了閻婆惜。被告到官。脊杖六十。迭配江州牢城。因打此梁山經過。有我八拜交的哥哥晁蓋。知某有難。領僂儸下山將解人打死。救某上山。就讓我第二把交椅坐。哥哥晁蓋三打祝家庄身亡。眾兄弟拜某為頭領。某聚三十六大夥。七十二小夥。半垓來小僂儸。寨名水滸。泊號梁山。縱橫河港一千條。四下方圓八百里。東連大海。西接濟陽。南通鉅野金鄉。北靠青齊兖鄆。有七十二道深河港。屯數百隻戰艦艨艟。三十六座宴樓臺。聚幾千家軍糧馬草。風高敢放連天火。月黑提刀去殺人。我有個八拜交的兄弟。姓孫是孔目。許下泰安神州燒香三年。燒了二年也。今年是第三年。問某討個護臂的人。小僂儸。寨門首望着。若兄弟來時。報復某知道。〔僂儸云〕理會的。〔孫孔目上云〕小生孫孔目的便是。我離了家中。瞞着我渾家。則說街市上尋個護臂的人去。我這裏離梁山至近。宋江哥哥是我舊交的朋友。我問他討一個護臂去。可早來到也。你們休放冷箭。報復去。道有孔目孫榮特地拜見哥哥來。〔僂儸報科云〕喏。報的哥哥得知。有孔目孫榮到此求見。〔宋江云〕道有請。〔僂儸云〕請進。〔孔目做見科云〕哥哥。多時不見。受你兄弟兩拜。〔宋江云〕兄弟免禮。此一來莫非為討護臂麼。〔孫孔目云〕哥哥。我則為這三年香願。今年是第三年也。要帶媳婦兒前去。那泰安神州謊子極多。哨子極廣。特來問哥哥這裏告一個護臂來。〔宋江云〕學究兄弟。這樁事難以點差。小僂儸踏着山岡。傳着某的將令道。三十六大夥。七十二小夥。半垓來小僂儸。那一個好男子保着孫孔目上泰安神州燒香去。可是有也是無。〔僂儸云〕理會的。我出得這門去。兀那三十六大夥。七十二小夥。半垓來小僂儸。那個好男子保着孫孔目上泰安神州燒香去。可是有也是無。〔做三科〕〔正末扮李逵上云〕有有有。我敢去。我敢去。〔唱〕

【正宮端正好】遮莫待渡關河。登途徑。把哥哥直送上泰嶽山城。將我這夾鋼斧綽清泉觸白石𢱟𢱟的新磨淨。放心也我和那合死的官軍併。

〔云〕報復去。道有山兒李逵來了也。〔僂儸云〕喏。報得哥哥得知。有山兒李逵來了也。〔宋江云〕着他過來。〔僂儸云〕着過去。〔正末做見科云〕宋江哥哥。喏。學究哥哥。喏。你兄弟來了也。〔宋江云〕兄弟。有個客人在此。你和他厮見咱。〔正末做見孔目科云〕你兄弟知道。客人喏。〔孫孔目驚科云〕是人也那是鬼。〔宋江云〕兄弟休驚莫怕。則他是第十三個頭領。山兒李逵。這人相貌雖惡。心是善的。〔正末唱〕

【滾繡球】我這裏見客人。將禮數迎。把我這兩隻手插定。哥也他見我這威凛凛的身似碑亭。他可慣聽。我這莽壯聲。諕他一個癡掙。諕得荊棘律的膽戰心驚。〔帶云〕哥也。他不怕我別的。〔唱〕他見我風吹的齷齪是這鼻凹裏黑。他見我血漬的腌䐶是這衲襖腥。審問個叮嚀。

〔宋江云〕山兒。這樁事我還不曾點差。你可是要去。只你這個名字不好。誰不知你是李逵。你更了名改了姓者。〔正末云〕哥也。你兄弟去便去。要改這名字怎的。〔宋江云〕你改了着。〔正末云〕既要我改。我改做山兒者波。〔宋江云〕誰不知你是山兒。〔正末云〕改做李逵者波。〔宋江云〕誰不知你是李逵。〔正末云〕你兄弟老爺老娘家姓王。改做王重義者波。〔宋江云〕雖然更了名。改了姓。你這般茜紅巾。腥衲襖。乾紅褡膊。腿繃護膝。八答麻鞋。恰便似那烟薰的子路。墨染的金剛。休道是白日裏。夜晚間揣摸着你呵。也不是個好人。〔正末云〕你兄弟打扮做庄家後生。可是如何。〔宋江云〕這等便堪可去。只是那得庄家的衣服來。〔正末云〕有有有。你兄弟下得山去。在那官道傍邊一壁掩映着。等那庄家過去。哥。你那衣服借與我使一使兒。那厮與我。萬事罷論。他但說個不與。我一隻手揪住衣服領上。一隻手揝住脚腕。滴溜撲摔個一字交。闊脚板踏着那厮胸膛。舉起我這夾鋼板斧來。覰着那厮嘴縫鼻凹。恰待砍下。哥。休道是衣服。那厮連鐵鋤都與你兄弟了也。〔唱〕

【倘秀才】我今日改換了山寨的醜名。我打扮做個庄家後生。我着那捕盜官軍摸不着我影。忒搊殺。好相爭。我和他鬭迎。

〔宋江云〕山兒。泰安神州。天下英雄都在那裏。你休與人厮丟厮打。做那打家截道殺人放火的勾當。〔正末唱〕

【伴讀書】泰安州便有那千千丈陷虎池萬萬尺牢龍阱。我和你待擺手去橫行。管教他抹着我的無乾淨。保護得俺哥哥不許生疾病。若是有差遲失了軍中令。哥也我便情願納下一紙兒軍狀為憑。

〔宋江云〕山兒。你要寫文書最好。只是你輸着什麼。〔正末云〕哥也。您兄弟這一去保護得哥哥無是無非還家來。若有些失錯呵。我情願輸三兩銀子。〔宋江云〕這個少哩。〔正末云〕哦。我再做個東道。請你那一班落保的都吃一個爛醉何如。〔宋江云〕也還少哩。〔正末云〕罷罷罷。我情願輸了這六陽魁首。〔唱〕

【笑和尚】你你你道我調着嘴不志誠。我我我打着手多承領。管管管他壯着膽無徯倖。倘倘倘若是到泰安州敗了興。敢敢敢指梁山誓不回程。來來來我情願輸了我吃飯的這一顆頭和頸。

〔宋江云〕山兒。你便寫得是了。只要你下山去。常忍事饒人者。〔正末云〕哥也。假似有人罵您兄弟呢。〔宋江云〕忍了。〔正末云〕有人唾在兄弟臉上呢。〔宋江云〕你也還他些。〔正末云〕還他這些兒。〔宋江云〕少。〔正末云〕還他這些兒。〔宋江云〕少。〔正末云〕還到這裏怕做甚麼。〔做打拳科〕〔宋江云〕可不打殺人也則要你把是和非少爭競些兒纔好。〔正末唱〕

【耍孩兒】是和非誰共你閒相競。假若是買物件多和少也不和他爭。若有醉漢每罵我一千場。〔帶云〕哥也。你罵的是。〔唱〕我只索忙陪着笑臉兒相迎。那厮鼻中殘涕望着我這耳根邊噴。那厮口內頑涎望着我面上零。再不和他親折證。我只是吞聲忍氣。匿跡潛形。

〔宋江云〕那泰安山神州廟。有一等打摞臺賭本事的。要與人厮打。你見他山棚上擺着許多利物。只怕你忍不過。就要厮打起來。也不見得。〔正末唱〕

【一煞】有那等打摞臺使會能。擺山棚博個贏。占場兒沒一個敢和他爭施逞。拳打的南山猛虎難藏隱。脚踢的北海蛟龍怎住停。我也只緊閉口不放些兒硬。我只做沒些本領。再不應承。

〔宋江云〕如今你怎生打扮去纔好。〔正末唱〕

【二煞】我將煙氈帽遮了眼睛。粗布帛縛了腿脡。着誰人識破我喬行逕。〔宋江云〕孫孔目哥哥到那山上要點燭燒香。回錢了願。都是你與他當值來。〔正末唱〕他上山時我與他備點燭燒香的事。下山時我與他供回錢了願的情。一步步跟隨竟。〔宋江云〕假似哥哥上馬呵。〔正末唱〕上馬處就與他執鞭墜𨮴。〔宋江云〕假似哥哥吃酒。呵〔正末唱〕吃酒處就與他綽鏇提觥。

〔宋江云〕那一個孫大嫂。可也生得大有顏色。只怕那一夥閒漢跟着他走。不好意思。〔正末唱〕

【三煞】那大嫂年又青。貌又整。則被他一班兒惡少相纏定。似這等天寬地蕩的清平世。怎容得女縱男淫潑賤精。觸犯我真無幸。請大嫂輕輕移步。和哥哥慢慢同行。

〔宋江云〕山兒。我教道你一句話兒。你聽者。是恭敬不如從命。〔正末唱〕

【哨篇】可便道恭敬不如從命。今日裏奉着哥哥令。若有人將哥哥厮欺負。我和他兩白日便見那簸箕星。則我這兩條臂攔關扶碑。則我這兩隻手可敢便直釣缺丁。理會的山兒性。我從來個路見不平。愛與人當道撅坑。我喝一喝骨都都海波騰。撼一撼赤力力山嶽崩。但惱着我黑臉的爹爹。和他做場的歹鬭。翻過來落可便弔盤的煎餅。

〔宋江云〕便好道弓硬絃長斷。人強禍必隨。你若保着孫孔目回來時。我自有重賞。小心在意。則要你忍事饒人者。〔正末云〕哥哥。你放心也。〔唱〕

【煞尾】我去呵兩隻手忙揪住巔嶮峰。兩隻脚牢踏住村峭嶺。主張的我神州廟裏身周正。我可敢𢲔倒那嵯峨〔帶云〕放心也。哥。〔唱〕這一座泰山頂。〔同孫孔目下〕

〔吳學究云〕李山兒與孫孔目去了也。恐怕有失。還該差神行太保戴宗。尾着他去。打探消息。我們方好接應他。〔宋江云〕這說的是。小僂儸傳令與神行太保戴宗。着他星夜下山。打聽李山兒消息。疾來回報者。〔卒子云〕理會的。〔宋江詩云〕孫孔目要護臂燒香。李山兒怕惹事遭殃。因此上差神行太保。將消息早報取隄防。〔同下〕

〔音釋〕

鄆云去聲 輭即軟字 稱去聲 蘸音湛 難去聲 濟上聲 港音講 屯音豚 艦音檻 艨音蒙 艟音同 離去聲 將去聲 綽超上聲 𢱟抽支切 相去聲 聽平聲 齷於角切 齪側角切 凹汪卦切 腤音庵 𦠛音簪 茜阡去聲 繃音崩 揝簪上聲 搊音炒 興去聲 應平聲 鏇旋去聲 觥姑橫切 思去聲 簸音播 撼含去聲 嶮與險同 𢲔音班 嵯倉梭切

楔子

〔搽旦上云〕妾身是孫孔目的渾家郭念兒的便是。有孔目街市上尋護臂去了。我瞞着他。着人尋那白衙內來。有緊要的說話。可怎生這早晚還不見他來也。〔淨扮白衙內上詩云〕五臟六腑剛是俏。四肢八節却無才。村入骨頭挑不出。俏從胎裏帶將來。自家白赤交的便是。官拜衙內之職。我是那權豪勢要之家。打死人不償命的。有這孫孔目渾家。是郭念兒。和我兩個有些不伶俐的勾當。他着人來尋我。我如今到他家裏。若是他夫主不在家。我和他說幾句話。可早來到門首也。孫孔目在家麼。〔搽旦云〕這個是他來了。孔目不在家。你進來。〔白衙內做見科〕〔搽旦云〕我着人尋你。你在那裏。這早晚纔來。〔白衙內云〕我也忙。你喚我做甚麼。〔搽旦云〕如今孫孔目同我要往泰安神州燒香去。他說在火罏店裏安下。我有一計。你便先去那裏等着我。我有兩句兒唱。你則聽着。我便道眉兒鎮常扢皺。你便唱夫妻每醉了還依舊。我叫衙內。你叫念兒。我和你兩個跳上馬便走。〔白衙內云〕此計大妙。你先到那裏。你便等着我。我先到那裏。我便等着你。若見了你呵。跳上馬牙不約兒赤便走。〔搽旦云〕衙內去了也。這早晚孫孔目為甚不來。〔孫孔目同正末上云〕兄弟。來到我家門首也。你過去與嫂嫂厮見咱。〔正末云〕哥也。請嫂嫂厮見咱。〔孫孔目云〕大嫂。我尋了個護臂。是王重義。你和他厮見咱。〔正末見旦兒科云〕嫂嫂休怪。恕生面少拜識。〔搽旦云〕呸。臉腦兒恰似個賊。〔孫孔目云〕你好歹口也。他聽着哩。〔正末云〕哥哥。你兄弟有一句話可是敢說麼。〔孫孔目云〕兄弟有甚話說。〔正末云〕這嫂嫂敢不和哥哥是兒女夫妻麼。〔孫孔目云〕你好眼毒也。你怎麼便認將出來。〔正末云〕我便認出來也。〔唱〕

【越調金蕉葉】你看他那說話處呵〔帶云〕我纔說道恕生面少拜識。〔唱〕他做多少丟眉弄色。〔搽旦云〕你看我這幾步兒走。〔正末唱〕你看他那行動處呵〔帶云〕娘也又不是那小脚兒。堅裏一尺。橫裏五寸。〔唱〕做多少家鞋弓襪窄。可怕不打扮得十分像胎。〔帶云〕哥哥。不是你兄弟口歹也。〔唱〕你可敢記着一場天來大小利害。

〔孫孔目云〕大嫂。收拾行李。喒燒香去來。〔同下〕〔丑扮店小二上詩云〕買賣歸來汗未消。上牀猶自想來朝。為甚當家頭先白。一夜起來七八遭。小可是這火罏店上一個賣酒的。但是南來北往官員士庶人等進香的。都在我這店中安歇。我今日開開板搭。燒的鏇鍋兒熱着。是有甚麼人來。〔正末同孫孔目搽旦上〕〔正末云〕哥也。來到這火罏店。小二哥有麼。〔店小二云〕官人每。打了火過去。〔正末云〕有乾淨房兒麼。俺住一住。〔店小二云〕官人請裏邊來。有頭一間房子乾淨。正好住。〔孫孔目云〕小二哥。把俺這大嫂寄在這裏。不許放甚麼閒雜人等到來攪擾。大嫂。你則在這店中頭一間房子裏等着。我和兄弟占了房子便來也。〔搽旦云〕你可早些兒來。我可害怕。〔正末云〕嫂嫂。你則在這裏。我和俺哥哥占了房子便來也。〔搽旦云〕你可早些兒來。我可害怕哩。〔正末云〕嫂嫂。你在這裏。青天白日。害甚麼怕。哥哥去波。〔搽旦云〕孔目。你則早些兒回來。〔孫孔目云〕我知道。〔搽旦云〕孔目。你是必早些兒來。休着我憂心也。〔正末云〕哦。這個嫂嫂。你直這般割捨不得那。〔唱〕

【幺篇】哎。你個嫂嫂莫得見責。也則是虧着俺為人在客。我恰纔囑付了三回五解。〔搽旦扯孔目科云〕孔目。你早些兒回來。〔孫孔目云〕我就回來也。〔正末扯孔目做走科云〕嫂嫂不索說。我和哥哥便來。我恰纔囑付了店家安撫了嫂嫂。天色將晚也。〔唱〕則去兀那泰安州尋一個家頭房子去來。〔同下〕

〔白衙內上云〕自家白衙內的便是。有郭念兒約我在這火罏店內相等。我便來到這裏。他不知在那裏。〔搽旦云〕不知那白衙內來了也不曾。我自唱一聲咱。〔唱〕眉兒鎮常扢皺。〔白衙內唱〕夫妻每醉了還依舊。〔做叫科云〕念兒。〔搽旦云〕衙內。快上馬俺和你去來。〔同下〕〔店小二云〕怎麼了。恰纔那官人寄下的女人。平白地唱了一聲。外邊一個人也唱了一聲。他兩個私奔走了。如今他那弟兄兩個來時。我可怎麼回他的話。〔孔目上云〕我與兄弟泰安神州占了房子。我想我的大嫂獨自一個在那店肆中。我放心不下。我撇了我那兄弟。看我那渾家去。來到這店肆中。我那大嫂呢。〔店小二云〕哥也。是我在這裏。〔孫孔目尋科云〕你怕不在這裏。只問你我渾家那裏去了。〔店小二云〕我說則說。你休煩惱。你兩個占房子去了。你大嫂平白的唱甚麼眉兒鎮常扢皺。外邊一個人也唱了一聲。道是夫妻每醉了還依舊。一箇叫念兒。一個叫衙內。無三念無兩念。則一念他就念得走了。〔孫孔目云〕我兒你死也。我這渾家寄在這裏。着人拐的走了。我到田間。可等我兄弟來時。他便和你說話。〔詩云〕渾家好容貌。生得十分俏。被人拐去了。須索把狀告。〔同下〕

〔音釋〕

色篩上聲 窄齋上聲 責齋上聲 客音楷 拐乖上聲

第二折

〔正末上云〕自家山兒的便是。和俺哥哥草參亭上占房子去來。三轉身不見俺哥哥。想必去那店肆中望俺那嫂嫂去了。你看時遇春天。是好景致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柳絮堪撦。似飛花引惹。紛紛謝。鶯燕調舌。此景宜遊冶。

【混江龍】春光明曄。路行人拂袖撲蝴蝶。你覰那往來不斷。車馬相接。牆角畔滴溜溜草稕兒挑。茅簷外疎剌剌布帘兒斜。可知道你做營運的家家業。大古裏人煙熱鬧。買賣稠疊。

【油葫蘆】三月春光景物別。好着我難棄捨。怎當這佳人士女醉扶者。你看那桃花杏花都開徹。更和那梨花初放如銀葉。〔白衙內同搽旦上〕〔衙內云〕大姐。喒行動些。〔正末唱〕我這裏七留七林行。他那裏必丟不搭說。又被那夥喬男喬女將咱來拽。〔白衙內做撞正末科〕〔白衙內云〕不中。走走走。〔同下〕〔正末唱〕這田地上赤留兀剌那時節。

〔云〕甚麼人絆我這一脚。不是趕俺哥哥忙呵。我不道的饒了你也。〔唱〕

【天下樂】打得那一匹馬不剌剌走不迭。〔孫孔目同店小二上〕〔孫孔目云〕我那渾家到那裏去了。〔正末唱〕我這裏便觀也波絕。那裏無話說。我見他自推自攧自哽咽。我與你便一處行。一處歇。哥也不知道你煩惱因甚些。

〔云〕哥也。怎麼撇下我先來了那。〔孫孔目云〕我因放我大嫂不下。我先回來看他。誰想這店中不見了大嫂也。〔正末云〕哥也。可怎生不見俺嫂嫂麼。〔孫孔目云〕兄弟你休問我。你則問店小二去。〔正末云〕兀那店小二。俺嫂嫂呢。〔店小二做怕科〕〔孫孔目云〕你則問店小二。〔正末云〕兀那厮。俺嫂嫂呢。〔店小二云〕着人拐的去了。〔正末云〕怎生着人拐將去了也。〔正末做打店小二孫孔目勸科〕〔正末云〕哥也。你放手。〔唱〕

【醉扶歸】則俺這拳起處如刀切。恨不得打塌這厮太陽穴。〔孔目𢲔正末科云〕兄弟也。干他甚麼事。〔正末云〕哥也。你放手。〔唱〕你將我這臂膊休𢲔住了者。〔帶云〕我不打這厮別的。〔唱〕只打這厮強奪人妻妾。〔帶云〕兀那厮。可不道寄在不寄失。〔唱〕你是個小主人家可不道管着一個甚也。我恨不得一把火刮刮匝匝燒了你這村房舍。

〔云〕哥也。我見來。我見來。一個男子漢。一個婦人。兩個疊騎着馬。我正行走着裏。被那馬撞了我一脚。我待要趕去來。因為趕着哥哥。不曾去得。哥也。打與你一個模狀兒。我見那厮的衣裳鞍馬。說起來看是也不是。〔唱〕

【一半兒】我適纔途中馬上見他些。那一個婦人疊坐着鞍兒把身體趄。那一個喬才橫摔着鞭兒穿插的別。我打個模狀兒說。可不道有一半兒朦朧倒有一半兒切。

〔孫孔目云〕店小二哥。你只聽我兄弟說他穿的衣服。和你兩個對着。可是他麼。〔店小二云〕哥。你說將來看是也不是。〔正末唱〕

【後庭花】那厮綠羅衫縧是玉結。皁頭巾環是减鐵。〔店小二云〕正是正是。〔正末唱〕他戴着個玉頂子新椶笠。穿着對錦沿邊乾皁靴。〔店小二云〕這個一發是了。他叫做什麼衙內。〔正末唱〕那厮暢好是忒唓嗻。且莫說他𪀚兒小鷂。吹筒粘竿有諸般來擺設。只他馬兒上更馱着一個女豔冶。

〔孫孔目云〕眼見得他是一箇權豪勢要之家。着他拐了我渾家去。可怎了也。〔正末云〕哥也。那厮走得也不遠。我和你趕將去。〔店小二云〕哥。我對你說。那個婦人在店裏面唱一聲道。眉兒鎮常扢皺。那一個衙內在店外面唱一聲道。夫妻每醉了還依舊。一個叫道衙內。一個叫道念兒。無三念無兩念。只一念便念得走了。〔正末唱〕

【醉扶歸】那婦人呵他唱一句為關節。那喬才呵他應一句到來也兩下裏慌速速怕甚麼途路賒。必然個寬打着大週摺。我和你疾忙趕上者。將他一雙的在馬前拽。

〔孫孔目云〕兄弟你休去。你這一去。則是你獨自一個。他那裏人手極多。你手裏又無兵器。則怕你近不得他。〔正末唱〕

【賺煞尾】我也不用一條鎗。也不用三尺鐵。則俺這壯士怒目前見血。東嶽廟磕塔的相逢無話說。把那厮滴溜撲馬上活挾。他若是與時節。萬事無些。不與呵山兒待放會劣𢠳。惱起我這草坡前倒拖牛的性格。強逞我這些敵官軍勇烈。我把那厮脊梁骨各支支生撧做兩三截。〔下〕

〔孫孔目云〕兀那厮。你認的拐了我渾家的那個人麼。〔店小二云〕他是那白衙內。又喚做甚麼白赤交。〔孫孔目云〕既然是這等。我去大衙門裏告這厮走一遭去。我那個大嫂也。則被你想殺我也。〔下〕〔店小二云〕怎麼了。那一個趕那厮去了。這一個告狀去了。他這一去若是趕不上回來。我可怎了。我關上門也。不開這酒店罷。〔詩云〕今日造化低。惹場大是非。不如關了店。只去吊水雞。〔下〕

〔音釋〕

撦音車 舌繩遮切 曄音夜 蝶音爹 接音姐 稕音準 剌音辣 帘音廉 業音夜 疊音爹 別邦爺切 者音遮 徹昌惹切 葉音夜 說書惹切 拽音夜 節音姐 迭音爹 絕藏靴切 攧與跌同 咽衣也切 結饑也切 切音且 穴希耶切 妾音且 也音耶 趄青夜切 鐵湯也切 椶音宗 笠音利 唓音奢 嗻音遮 𪀚音鬆 設商者切 摺音者 血希也切 挾希爺切 𢠳邦也切 格饑也切 烈郎夜切 撧疽雪切 截藏斜切

第三折

〔白衙內領張千上詩云〕小子白衙內。平生好倚翠。拐了郭念兒。一日七箇醉。自家白衙內的便是。自從我拐了那郭念兒來。我則怕那孫孔目來告狀。因此上我借這大衙門坐三日。他若來告狀。我自有個主意。張千。門首覰着。若有告狀的。放他過來。〔張千云〕理會的。〔孫孔目上云〕小生孫孔目的便是。被白衙內拐了我渾家去了。我來到這大衙門裏。我告他一狀。冤屈也。〔白衙內云〕甚麼人叫冤屈。張千。與我拿將過來。〔張千云〕當面。〔白衙內云〕兀那厮告甚麼。〔孫孔目云〕大人。我告着白衙內白赤交拐了我渾家去了。望大人可憐見。與小人做主。他把良人婦女拐了。則這等干罷。那廝少不得車碾馬踏。該殺該剮。〔白衙內云〕這廝你怎麼這等罵他。假似他聽得呢。〔孫孔目云〕他有偌長耳朵。〔白衙內云〕這廝無禮。拏枷來上了枷。下在死囚牢裏去。〔孔目云〕大人。我是原告。〔白衙內云〕我這衙門裏則枷原告。〔張千云〕你如今告誰。〔孫孔目云〕我告白衙內。〔張千云〕你原來不認得白衙內。則這便是白衙內。〔孫孔目云〕原來他便是白衙內。我告了關門狀。可着誰人救我那。〔下〕〔白衙內云〕如何。我道他來告狀麼。如今把這廝下在死囚牢裏。我直牢死他。他渾家便屬了我。憑着我這片好心腸。天也與我條兒糖吃。〔同下〕〔丑扮牢子上詩云〕有福之人人服侍。無福之人服侍人。小可牢子的便是。今日該我當直。有孔目孫榮下在死囚牢裏。不免拏他出來。〔孫孔目帶枷上〕〔牢子云〕入牢先吃三十殺威棍。〔孫孔目云〕大哥。則望你照顧我來。〔牢子云〕罷罷罷。且入牢去。將軍柱上拴了頭髮。上了脚鐐手扭。擡上匣牀。使上滾肚索。拽拽拽。〔孫孔目叫科〕〔牢子云〕你燈油錢也無。免苦錢也無。倒要吃着死囚的飯。有這等好處。你也帶挈我去走走。〔正末上云〕這裏也無人。山兒也。事要前思。免勞後悔。當此一日。小僂儸踏着山岡。問了三聲道。有好男子跟的孫孔目哥哥往泰安神州燒香去。你正是囊裏盛錐。尖者自出。我便道我敢去。我敢去。又立了軍狀。在宋江哥哥根前說下大言。保護得孫孔目無事還家來。若有些失錯呵。願輸項上這顆頭。同孔目下的山來。到得火罏店內。我和他草參亭上占房子去。不知甚麼人把大嫂拐的去了。我說哥哥。你則在這裏。我不問那裏趕上那廝。奪得大嫂回來。我則趕他去了。誰想那哥正告在刁了俺大嫂的白衙內根前。如今把哥下在死囚牢裏。山兒也。你有甚麼面目見俺宋江哥哥。我無計可使。權打扮做個庄家呆後生。提着這飯罐兒。我怎能勾入的那牢裏去呵。我自有個主意也。〔唱〕

【雙調新水令】我可便為哥哥打扮個醜容儀。〔帶云〕有那等不認得我的。他道我是個呆廝呆廝。有那等認得我的。他便道我那裏是真呆廝。倒是箇真賊。〔唱〕怎知道我是那宋公明的兄弟。可也自有咱心上事。不許外人知。將我這飯罐兒忙提。山兒也可用着你那賊見識入牢內。

〔做向古門問科云〕大哥。那裏是那牢哩。〔內應云〕高牆兒矮門。棘針屯着的便是。〔正末云〕哦。高牆兒矮門兒。一週遭棘針屯着的便是。多謝了大哥。〔做走科云〕此間是牢門首也。放下這飯罐兒。我拽動這牽鈴索。山兒也。你尋思波。着那牢子便道。你既是做庄家呆後生。便怎生認得個是牽鈴索。可不顯出來了。傍邊兒有這半頭甎。我拾將起來。我是敲這門咱。叔待叔待。你家裏有人麼。〔牢子云〕甚麼人。敢是提牢官來了。住着。若是提牢官呵。拽動這牽鈴索。可是甚麼人打得這牢門鼕鼕的響。我且開開這門看咱。〔正末與牢子撞倒科〕〔牢子云〕我打您個弟子孩兒。〔正末云〕叔待。你為甚麼打我那。〔牢子笑科云〕。原來是個庄家呆廝。〔正末唱〕

【落梅風】我這裏高聲的叫叫到那五六回。哥哥你便開門呆廝可便與哥哥支揖。〔牢子打科云〕這呆廝好無禮也。你怎麼抱住我兩隻手臂。我打這個弟子孩兒。〔正末唱〕做甚麼惡哏哏怒從你那心上起。叔待呆廝不曾湯着你。不索你沒來由這般叫天吖地。

〔牢子云〕你是甚麼人。〔正末云〕叔待。孩兒每是個庄家。〔牢子云〕你這庄家們倒會受用快樂。〔正末云〕叔待。俺這庄家至受苦惱也。〔唱〕

【夜行船】俺家裏要打水澆畦。〔帶云〕打罷那水。澆罷那畦。俺娘道。呆廝。你還不往田裏去。〔唱〕我又索與他壓耙扶犂。〔牢子云〕好也。他把我當耕牛使用。〔正末唱〕我家裏還待要打柴刈葦。織屨編席。倒杼翻機。俺做庄家忒老實。俺可也不謊詐不虛脾。

〔牢子云〕兀那廝。你來這裏做甚麼。〔正末云〕叔待。你家裏有我個孫孔目哥哥麼。〔牢子云〕這弟子孩兒不知是牢。他說是我家裏。他姓孫。你可姓甚麼。〔正末云〕我姓王。〔牢子云〕我打這個弟子孩兒。他姓孫。你姓王。怎麼是兄弟。〔正末云〕叔待。我可知和他不親哩。這孔目跟的那官人到俺那鄉里勸農去來。見我家房子乾凈。他就在俺家裏下。俺娘見他是箇孔目。將那好茶好飯兒這般管待。他因問俺娘姓甚麼。俺娘道我姓孫。那孔目道我也姓孫。他拜俺娘做姑姑。俺娘道。俺家裏別無甚麼人。只則有這個呆廝。早晚去那城裏面納些秋糧兒。納些夏稅兒。你便照顧他。俺是這般親。俺那裏是那真個的親眷來那。〔牢子云〕原來是這等。〔正末唱〕

【甜水令】俺那時節因納稅當差。曾離鄉下。到來城內。〔牢子云〕這個也是認的兄弟。打甚麼緊。〔正末唱〕因此上認義我做相識。〔牢子云〕若是要見他。須是替他將油燈錢苦惱錢都與我些。〔正末唱〕我待要與俺哥哥。送些茶飯。見些情義。俺兩個又不是那真個親戚。

【得勝令】呀。便問我要東西。叔待則你那沒梁桶兒便休提。不比你財主們多周濟。量俺這窮庄家有甚的。俺真個堪嗤。俺孩兒每臥土坑披麻被。你可也爭知。〔帶云〕還有精着腿。無個袴兒穿的。〔唱〕誰有那閒錢補笊籬。

〔牢子云〕你看這個弟子孩兒。把這頭扭過來。驀過去。一陣尿臊臭。如今開開這牢門。我着他先進去。等待低下頭。我一脚蹬倒這厮。我取一面咲。兀那呆厮。你先進牢裏去。看你哥哥那。〔正末云〕叔待。你先行波。〔牢子做不走科云〕我腿轉筋。〔正末云〕叔待。你休怪。呆厮說俺家裏個老驢。也是這麼抽蹄抽脚的。〔牢子云〕陡。〔正末云〕叔待。你又怎麼的。〔牢子云〕我腿上一個瘡。〔正末云〕早看覰着。不要遲了。怕變做疔瘡哩。〔牢子云〕你看這厮罵得我好。〔正末云〕叔待。你將我的這件東西波。〔牢子云〕甚麼東西。〔正末云〕俺娘與了我一貫鈔。着我路上做盤纏。我就揣在懷裏。怎麼的吊了。俺大家尋一尋還我〔牢子云〕等我替你尋。〔牢子低頭科〕〔正末蹬科〕〔牢子跌倒科〕〔正末入門科云〕叔待。我先進來了也。叔待。你家裏怎生這般黑洞洞的。〔牢子云〕一個傻弟子孩兒。休要呆着。跟將我來。〔正末云〕叔待。你家裏人一定不老實。可怎生高牆矮門兒。一週遭棘針兒屯着。〔牢子云〕呆厮。跟的我來。這是牢裏。〔正末笑科云〕呵呵。我怎知是牢裏。〔唱〕

【歸塞北】他前面引只。我背後把他跟隨。我將這田地兒踏窩坨兒來記。呀。誰知道一步步走入那棘針根底。

【雁兒落】那坨兒裏牆較低。那坨兒裏門不閉。那坨兒裏得空便。那坨兒裏無尋覓。

〔牢子云〕跟着我入牢裏去。〔正末唱〕

【川撥棹】跟着他入牢內。使盡我這賊見識。哭哭啼啼。切切悲悲。則俺那孔目哥哥在那裏。你可也思量些甚飯食。

〔云〕孔目哥哥。〔孫孔目應科云〕哎喲。喚我的是誰。〔正末唱〕

【七兄弟】我這裏喚你。倒問我是誰。喚你的是王重義。〔云〕哎喲。哥哥也。〔孫孔目云〕兄弟也。你在那裏來。〔牢子打科云〕休要大驚小怪的。〔正末唱〕閣不住兩眼恓惶淚。俺哥哥含冤負屈有誰知。兀的不斷送在高牆厚壁矮門內。

【梅花酒】哥這罪也自省的。使不着你精細。使不着你伶俐。竟不如你甚日脫離。告押衙休疑惑。辨別個是和非。有關防無勢力。把平人下在死田地。

【喜江南】呀。俺哥哥又不是打家截道的殺人賊。倒賠了個如花似玉的好嬌妻。送與你這倚權挾勢白衙內。到今朝這日。纔得我非親是親的送那碗飯兒喫。

〔牢子云〕你看這呆厮。口裏只管篤篤喃喃的說着許多說話。既然有飯。快拏將來餵他些罷。〔正末云〕叔待。與俺哥哥些飯兒吃。〔做解手科〕〔牢子打科云〕你餵他飯便罷。你怎麼解他的手。〔正末云〕你休打波。叔待。不要鬭我耍。你將我的來波。〔牢子云〕敢又是那一貫鈔。〔正末唱〕

【歸塞北】俺哥哥三朝的五日。可便忍餓躭饑。五六日不曾嘗着水米。常言道饑飽勞役。

〔云〕叔待。你將我的來波。〔唱〕

【雁兒落】他煙支支的撒滯殢。涎鄧鄧相調戲。別無人則有你。〔云〕你這個神道。是甚麼神道。〔牢子云〕這個是獄神。〔正末云〕你跪着。我也跪着。〔唱〕喒兩個說取一個牙疼誓。

〔牢子云〕你為甚麼也跪着神道。要我說誓來。〔正末唱〕

【小將軍】我恰纔送些茶飯與俺哥哥且點饑〔帶云〕你恰纔開門時節。你那頭撞着我這頭。叔待有倈。〔唱〕明白的把一張匙却插在這裏。這路天地下不是你個坌東西。叔待我將你來跪了可便重還跪。

〔牢子云〕你便這一張匙打甚麼不緊。你餵你哥哥飯去。〔正末云〕哥哥。你吃些兒波。〔孫孔目云〕我吃不得了也。〔正末云〕哥哥不吃。我自家吃。〔牢子云〕兀那呆厮。是甚麼東西。〔正末云〕一罐子羊肉泡飯。哥哥不吃。我自家吃。〔牢子云〕你哥哥這幾日吃死囚的飯。他不吃。拏來我吃。〔正末云〕你真個要吃。管山的燒柴。管水的吃水。管牢的吃我脚後根。〔牢子云〕這厮他倒傷着我。將來我吃。〔正末背科云〕我隨身帶着這蒙汗藥。我如今攪在這飯裏。他吃了呵。明日這早晚他還不醒哩。叔待。你吃你吃。〔牢子云〕將來我吃。〔做吹科〕〔正末云〕叔待。吹甚麼哩。〔牢子云〕將來。我吹去了些砒霜巴豆。〔牢子吃飯科云〕倒好飯兒。鄉里人家着得那花椒多了。吃下去麻撒撒的。哎喲。麻撒撒的。〔牢子倒科〕〔正末云〕兀那牢子起來。這厮麻倒了也。到明日也還不醒哩。我解放了俺哥哥。則不俺哥哥一個人。我把這滿牢裏人都放了。我開開這門。你每各自逃生去。哥哥。我指與你一條大路。你一徑先上梁山寨。見俺宋江哥哥去。我晚間殺了白衙內。回來獻功也。〔唱〕

【鴛鴦煞】這厮他兩三番會使拖刀計。喒安排下搭救哥哥智。只在今日明朝。得勝而歸。暢道天理難欺。人心怎昧。則他這肉眼愚眉。把一個黑旋風爹爹敢來也認不得。〔下〕

〔牢子起身慌科云〕哎喲。麻撒撒的。〔下〕

〔音釋〕

碾年上聲 剮音寡 鐐音遼 杻音丑 盛音成 呆音爺 哏狠平聲 吖音鴉 畦音奚 刈音乂 席星西切 杼音注 實繩知切 識傷以切 戚食洗切 的音底 驀音陌 傻商鮓切 坨音陀 覓忙閉切 食繩知切 重平聲 惑音回 力音利 賊則平聲 日繩知切 吃音恥 役銀計切 殢音膩 倈離靴切 坌滂悶切

第四折

〔白衙內同搽旦上〕〔白衙內詩云〕借坐衙門放告牌。引得他人插狀來。專待囚牢身死後。方纔做了永遠夫妻大稱懷。自家白衙內的便是。我將孫孔目下在死囚牢中。早晚便是死的人也。俺夫妻永遠團圓到老。兀的不快樂殺我也。正好飲酒。爭奈無有了。我使的伴當去那同知家裏取酒去。這早晚怎生不見來。〔正末扮祗候上云〕自家山兒的便是。我昨日救了俺孫孔目哥哥。今夜晚間殺白衙內。我打扮做個祗候人。提着這瓶酒。我則能勾到那厮根前。我自有個主意。天色晚了也。行動些。行動些。〔唱〕

【中呂粉蝶兒】酒果做緣由。安排下這場歹鬭。兩事家不肯干休。打這厮。損別人。安自己。他直吃到上燈前後。猛可裏抬頭。不覺的助殺氣冷風吹透。

【醉春風】我想那一個濫如猫。這一個淫似狗。端的是潑無徒賊子更和着浪包婁。出盡了醜。醜。情理難容。殺人可恕。怎生能彀。

〔做見科云〕兀的不是酒。〔白衙內云〕放下酒。你自出去。〔正末云〕這厮趕將我出來我則在這窗兒外聽着。看他說甚麼。〔搽旦云〕衙內。你坐着。我去看些好菜蔬來。再吃酒哩。〔正末採住旦科云〕潑弟子。你認得我麼。則我是王重義。休言語。但開口脖子上則一刀。〔搽旦云〕好漢饒我性命。〔正末唱〕

【上小樓】不要你將沒作有。則要你貪花戀酒。我則見那一來一往。一上一下。擺腦搖頭。則為你這個不識羞。和那個賊禽獸。雙雙的成就。〔云〕我不殺你。你可唱波。〔搽旦云〕唱甚麼那。〔正末做揪搽旦科唱〕可唱你那眉兒鎮常扢皺。

〔正末殺搽旦科云〕我把這一顆頭且放在這裏。我可殺白衙內去。這厮醉了。我怎麼肯不明不暗殺了這厮。不免將凉酒噴醒他來。我慢慢的殺他未遲。〔做噴科〕〔白衙內云〕蓋了天窗。猫溺下尿來了。〔做見正末科云〕你是誰。〔正末唱〕

【幺篇】爭知道他在我面前。不隄防我在他背後。只見他手脚張狂。左右攔當。何處奔投。則為這喫劍頭。送得俺哥哥牢內囚。風也不透。〔做揪白衙內科云〕我不殺你。你唱波。〔白衙內云〕着我唱甚麼。〔正末唱〕可唱你那夫妻每醉了還依舊。

〔正末殺白衙內科云〕我把這兩顆頭都拏將來。做一搭裏放者。再將他衣服上扯下一塊來。撚做箇紙撚。去腔子裏蘸着熱血。在白粉壁上寫道。是宋江手下第十三個頭領黑旋風李逵殺了這白衙內來。〔詩云〕從來白衙內。做事忒狡猾。拐了郭念兒。一步一勾搭。惱犯黑旋風。登時火性發。隨你問傍人。該殺不該殺。寫是寫了。不免將着這二顆頭。到梁山泊上宋江哥哥根前獻功去來。〔唱〕

【小梁州】誰着你一世為人將婦女偷。見不得皓齒星眸。你道有閒茶浪酒結綢繆。天緣輳。不枉了好風流。

【幺篇】雖則是婚姻注定前生有。到的我黑爹爹一筆都勾。那裏也月下客。冰上叟。多管是殺人的領袖。〔云〕俺如今回去見宋江哥哥。他問道。山兒。你那泰安山的事怎麼了。我可也不說別的。〔唱〕則獻上這血瀝瀝兩顆活人。頭〔下〕

〔宋江引吳學究孫孔目同卒子上〕〔宋江云〕某乃宋江是也。因為神行太保戴宗打探李山兒消息。說孫孔目兄弟到得泰安神州廟半山裏草參亭子上。回來早不見了他的渾家。元來是被白衙內拐騙去了。想這厮是箇有權有勢的人。李山兒一個如何近傍得他。為此與吳學究星夜領一枝人馬前來接應。幸喜孫孔目兄弟已先來了。單不知李山兒的下落。大小僂儸。作速與我趲上去者。〔正末上云〕兀那來的軍馬。不是我宋江哥哥也。〔宋江云〕那挑着兩箇人頭的。不是李山兒麼。〔正末云〕俺李山兒獻功來。〔擲人頭科〕〔唱〕

【滿庭芳】奉哥哥元戎帥首。着我山兒孔目。同去泰嶽神州。又誰知草參亭上剛回後。早不見了潑賊淫囚。〔帶云〕元來他與白衙內呵。〔唱〕他兩個笑吟吟成雙做偶。背地裏悄促促設計施謀。〔宋江云〕他可設甚計謀來。〔正末云〕比時孫孔目哥哥趕上去。正要尋個大衙門告他下來。豈知白衙內那厮早借一座大衙門。坐着專等他來告狀。就一把拏住發下死囚牢裏。指望將他禁死了。與他渾家做了永遠夫婦。可不好那。〔唱〕專等待來追究。便將他牢監固守。只落得盡場兒都做了鬼胡由。

〔云〕我想當日在哥哥根前立下軍政文書。若不救的孫孔目出來。豈不怕輸了我李山兒這一顆頭那。〔唱〕

【十二月】因此上裝一個送飯的沾親帶友。那一個管牢的便不亂扯胡揪。他見了咱拏着的是飯羹羊肉。就待要一氣兒呷上兩盞三甌。他怎知道下的有砒霜巴豆。但喫着早麻撒撒害得個魄喪魂丟。

【堯民歌】那時節先打發了孫家孔目出牢囚。我就直到他衙門裏面報冤讎。只見他兩個醉中情意正相投。更遇着我為他取到沽來酒。清也波謳。清謳樂未休。只這兩句是他死時候。

〔宋江云〕他每兩個唱着的是甚麼曲兒。你就殺了他來。〔正末云〕當日那淫婦姦夫暗地期約。一個唱道。眉兒鎮長扢皺。一個唱道。夫妻每醉了還依舊。兩個跳上馬。牙不約兒赤便走。今日撞着俺黑爹爹李山兒。一把揝住頭髻。按翻地上。着他仍舊唱這兩句曲兒。聲未絕口。早磕擦的一板斧一個。劈下頭來。〔唱〕

【隨尾】他他他也會一騎馬雙馱着走。怎知俺兩板斧劈下了頭。這都是親身作業親身受。不枉了立軍狀的山兒果應了口。

〔宋江云〕今日梟了姦夫淫婦之首。都是李山兒之功也。小僂儸。將此兩個首級掛號梁山泊前。警諭眾庶。一面就忠義堂上。窨下酒。臥番羊。與孫孔目李山兒共做一個慶喜筵席者。〔詞云〕白衙內倚勢挾權。潑賤婦暗合團圓。孫孔目反遭縲絏。有口也怎得伸冤。黑旋風拔刀相助。雙獻頭號令山前。宋公明替天行道。到今日慶賞開筵。

〔音釋〕

溺尼叫切 撚音碾 輳倉救切 肉柔去聲 縲音雷 絏音屑

題目 及時雨單責狀 
正名 黑旋風雙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