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種曲/灌園記

Top / 六十種曲 / 灌園記

灌園記

明張鳳翼著

第一齣 開場家門

【東風齊着力】〔末上〕華屋珠簾。壽山福海。別是風烟。玉觥滿泛。正好醉瓊筵。多少賞心樂事。笙歌沸似聽鈞天。新聲奏。一翻金縷。不改靑編。  往事演齊燕。歎忠臣慷慨。孝子迍邅。竄身灌溉。潛地結良緣。幸有宗英爲將。出奇計坤轉乾旋。摧强敵。一時匡復。千載名傳。〔問答照常〕

持全節忠臣王蠋。    用奇計良將田單。
太史氏塵埃佳偶。    田法章家國重安。

第二齣 王蠋論諫

【高陽臺】〔生世子上〕列國瓜分。羣雄鼎立。正雲蒸龍變之日。勝負縱橫。滿眼紛如觀弈。全齊自合推强國。恐塞翁得馬非吉。抱隱憂通宵支枕。臥不貼席。

漫誇東帝擅威名。爭似當年任晏嬰。祖烈已能垂統緖。孫謀猶可紹芳聲。矜豫大。侈豐亨。空談富國與強兵。要知滿損觀欹器。欲識盈虧誦鼎銘。自家姓田。名法章。乃齊王世子。我父王因伐宋得志。南割強楚。西侵三晉意欲幷周而爲天子。諸侯恐懼。合從謀齊。我父王猶自恃其強大縱情酒色。不理朝政眼見得家國危亡。社稷將覆。我欲苦諫一番。且待太傅到來。與他商議。分付門上。太傅到時。卽便請進。〔暫下外扮王蠋上〕

【番卜算】畫邑久棲遲。少海初通籍。輔道欣逢主器賢。庶可修臣職。

自家畫邑王蠋是也。出仕本朝。蒙齊以我爲世子太傅。那世子器度端莊。知識明達。他見父王驕縱。日夜憂惶。今日正該進講。不免到東宮慰安他一番。這是宮門上了。可通報。〔報介外〕世子。老臣兩日不曾進來尊顏爲何轉覺淸瘦了。〔生〕先生還不知法章的心事。我父王自恃富強。荒於酒色。諸侯謀齊。禍患將及。況燕王與我深讎。他築金臺禮賢士。專欲報怨於我。我欲苦諫父王。專待先生進來商議。〔外〕尊意如何。願聞其詳。

【高陽臺】〔生〕義重君親。憂兼家國。眼前事勢危急。我那父王呵。好大貪功。須知我仇能卽呼吸。先王宗廟不血食。這其間禍機難測。待批鱗直言匡救。未必無益。

【前腔】〔外〕差忒。任重邦儲。身膺子職。問安侍膳朝夕。膝下承顏。豈應直言得失。須識。事親有隱而無犯。恐忠言與耳相逆。〔生〕先生豈不聞事父母幾諫。〔外〕料君王縱聞幾諫。也不相入。

【前腔】〔生〕淫佚。沈湎壺觴。宴安琴瑟。寧知密邇强敵。震不于鄰。只恐噬臍無及。目擊。梁韓楚趙連燕也。瞬息間臨淄卽墨。先生。你道法章不該直諫。且待兵臨之日。自請兵背城一決。死綏何惜。

【前腔】〔外〕休癖。正麗重明。職當監國。豈宜折衝之役。我老臣呵。委質當朝。臨危豈容緘默。狂直。龍逢比干遊地下。便捐生也須塞責。倘聞言幡然悔悟。豈無一得。

〔生〕先生旣以直諫爲己任。明日待法章先侍父王臨朝。待先生進諫。從傍相助便了。

【尾聲】〔外〕面折廷諍須明日。世子。你只須調停君側。〔生〕先生。全仗你囘天之力。

破宋殘燕恃富强。    敵人報怨不隄防。
大風吹倒梧桐樹。    自有傍人說短長。

第三齣  齊王拒諫

【齊天樂】〔淨齊王生世子上淨〕功臣伐宋威名震。割楚仍侵三晉。鄒魯稱臣。諸侯恐懼。計日周秦兼倂。烽烟罷警。正好酣柳迷花。舞燕歌鶯。〔生〕謀合鄰邦。機深讎敵。且莫相輕。

淨〕禁林鶯語蝶飛忙。花發朱門百和香。水碧御溝斜拂柳。鑾輿到處引笙簧。自家齊王便是。我前日用蘇代之計。移兵伐宋。一舉而克。泗上諸侯。無不服從。眼見得代周而爲天子。豈不快樂。連日慶賞。每夜沈醉。今日纔一視朝。百官俱已退班。傳旨奏事的可上殿來。

【生査子】〔外王蠋上〕憂時白髮增。謀國丹心秉。抗疏向彤廷。願聳君王聽。

世子太傅臣王蠋見。〔淨〕王太傅有何事來奏。〔外〕無事不敢凟奏。有事不敢不言。大王乘危於燕。收利於宋。泗上諸侯。莫不畏服。計則得矣。今日安意肆志。荒於酒色。不訪賢才。不理朝政。豈知仇燕方乘𨻶而圖齊。各國又嫉齊而與燕。若復流連荒亡。般樂怠傲。恐殷鑒不遠。只在燕宋。將使扁鵲望而卻走。誠爲大王危之。〔淨〕以我之強。視燕之弱。眞摧枯拉朽。發蒙振落。何足爲慮。〔外〕大王。你休道燕不足慮。

【啄木兒】招樂毅拜亞卿。十載雄心思一逞。他那裏惕厲憂勤。我這裏懈惰荒寧。他那裏臥薪嘗膽勤修政。我這裏宴安鴆毒不思省。兵馬臨城待怎生。

〔淨怒介〕王蠋。你又不是言官。誰要你多說。我知道你不過是沽名釣譽。卻不道長他的志氣。滅我的威風。〔生〕父王請息怒。

【前腔】披肝膽瀝悃誠。危行危言眞骨鯁。犯龍顏總爲朝廷。批逆鱗豈是沽名。閉邪陳善臣之敬。轉圜從諫君之聖。父王豈不聞三年不鳴。一鳴驚人。大鳥驚人在一鳴。

〔淨怒介〕旣如此說。是我不能治國。如今你自做了齊王。王蠋做了齊相如何。正是酒逢知己千鍾少。話不投機半句多。〔下生外弔場〕

【三段子】〔外〕孤忠自盟。奈天高不察下情。〔生〕大廈漸傾。奈鄰邦多謀戰爭。〔合〕眼前暫恃邊疆靖。不時難保烽烟警。藥石之言翻成畫餅。〔內傳介〕

大王有旨。王蠋越職言事。奪官削職。發囘原籍。世子不能將順。發去莒州安置。不許朝見。

【歸朝歡】〔外〕君王的。君王的。聽言不明。料人謀難囘天命。〔生〕先生的。先生的。朝陽鳳鳴。又誰知一鳴輒斥使人悲哽。

【尾聲】〔外〕歸耕尙有田一頃。〔生〕我安置處孤形弔影。〔外〕世子不須煩惱。老臣一定送你到莒州。待你還朝方纔返鄕井。

世子。我如今與你同出朝門。去喚了臧兒。收拾行李。上路便了。臧兒在那里。〔丑上〕五鼓聽朝鐘。退朝日已紅。若還莊裏睡。正好夢周公。老爹出來了。老爹與世子一同出朝。又是這般荒荒張張。莫非做出些事來。〔生〕這小廝到乖巧。〔外〕你先與世子脫了錦袍。就來與我脫了朝服。可到下處收拾行李做一車兒。發到南門來。隨我上路。〔丑〕要往那里去。〔外〕我因諫諍。今已罷官了。〔丑〕老爹。這時節可是開得口的。自古道閉口深藏舌。安身處處牢。旣然齊王不用了。你何不往他邦去。正是東邊不養西邊養。〔外〕唗。你那里知道。你只隨我到莒州去便了。〔丑〕阿呀。老爹又作怪。旣然不到他邦去。只該囘到自家莊上快活。爲何到要往莒州去。不知是去做甚麽。〔外〕世子因救我。也得罪於齊王。發去莒州安置。他形孤影隻。甚是淒楚。我與你須送他到彼。多則一年。少則半載。待他囘朝。我們方可囘家去。〔丑〕原來如此。要往莒州去。如今老爹與世子前行。小人收拾行李。就趕上來了。〔先下〕

一紙封章早扣閽。    誰知遭遣出金門。
分明指與平川路。    卻把忠言當惡言。

第四齣 太史賞花

【瑞鶴仙】〔外太史敫貼正旦小旦同上外〕春入郊原後。正芳菲滿眼。賞花時候。〔貼〕年華一囘首。奈蘭閨弱息。未諧婚媾。〔旦〕承歡膝下。喜堂上雙親齊壽。〔小旦〕想姻緣前定。愆期有待。未妨迤逗。

〔旦〕爹爹母親萬福。〔小旦〕老相公。老夫人。朝英磕頭。〔外〕無媒徑路草蕭蕭。自古雲林遠市朝。公道世間惟白髮。貴人頭上不曾饒。老夫覆姓太史。名敫。世居莒州。以田園爲業。向謁齊王。見他好大喜功。荒於酒色。舉朝官員。惟有王蠋一人。其餘庸庸碌碌。不足比數。我因此不願仕進。退歸田里。今日閒居無事。着朝英取酒過來。就此花下。與夫人女孩兒賞玩片時。卻不是好。〔小旦〕酒在此。〔旦遞介〕

【錦堂月】〔外〕尙友巢由。追蹤沮溺。生涯取盈南畝。投老蒼洲。春來釀成春酒。算吾生藿食何謀。笑𣏌人漫憂天覆。〔合〕同稱壽。喜一家和氣。共甘株守。

【前腔】〔貼〕耕耨。景物優游。貲財富厚。承家謾論堂構。有女及筓。琴瑟未諧佳偶。詠關睢君子相逑。誦桃夭于歸不久。〔合前〕

【醉鄕子】〔旦〕天祐。幸難老椿萱並茂。且持觴泛蟻。醉花酣柳。〔小旦〕小姐。你看鶯兒成對。燕兒成雙。〔旦〕那牝牡。看燕對鶯雙。怎比得雲霄鸞鳳儔。〔合〕春光透。簾幙風柔。海棠依舊。

【前腔】〔小旦〕荳𦸅。愛嫰蕊含香未剖。看在戶三星。正當時候。知否。算蝶戀蜂狂。少不得爲韶光一逗遛。〔合前〕

【僥僥令】〔外貼〕市朝雖輻輳。丘壑也風流。試看綠滿春流山明秀。應不羨人間萬戶侯。

【前腔】〔旦小旦〕花香盈翠袖。草綠遍汀洲。無限春光都洩漏。醞釀得腰肢柳樣柔。

【尾聲】弄晴微雨無還有。覩園林萬花如繡。急罰盞又早綠肥紅瘦。

逢時遇景且高歌。    須信人生能幾何。
萬兩黃金未爲貴。    一家安樂値錢多。

第五齣 樂毅攻齊

【畫堂春】〔末披掛樂毅上〕金臺拜將統燕兵。早下齊七十餘城。長驅破竹展威靈。談笑功成。

開府當朝傑。論兵邁古風先鋒百勝在。略地兩隅空。自家樂毅是也。燕王誓報齊仇。築臺禮士。我自魏而往。卽蒙擢爲亞卿。拜上將軍。命我統兵伐齊。日來連戰皆捷。已下齊七十餘城矣。叫軍校。此處到臨淄還有許多路。〔衆〕稟上將軍。前面望見城子就是了。〔末〕分付將校。只與我攻城。不要圍城〔衆〕爲何只要攻城。不要圍城。〔末〕你們那里知道。那齊王平日驕縱無備。一聞攻城。必恐懼逃出。城中無主。自然易下。若是圍城。他見無出路。必定死守。彼此擊刺。所傷必多。兵法所謂圍兵必闕。正謂此也。你們如今只是東衝西撞。喊聲不絕便了。

【四邊靜】狂齊無道圖兼倂。燕兵已乘勝。閫外屬將軍。師中錫王命。〔合〕諸侯響應。三軍聽令。迅發似雷霆。奇功奏俄頃。〔攻城喊下〕

第六齣 齊王出奔

【步步嬌】〔淨齊王上〕土崩瓦解須臾事。四下軍聲起。孤城累卵危。樂毅何人頓能如此。如今無計可支持。悔當初不用忠良計。

不聽老人言。必有恓惶淚。我當初怪王蠋多言。誰知燕國果來報仇。一一如他的言語。況那燕王用樂毅爲將。智勇無敵。乘勝長驅。漸漸到來。如何是好。已差探子去打聽。且待他來時。便知端的。〔探子上〕報報報。禍事方來到。探子報覆大王。那燕將樂毅破我國七十餘城。如今已殺至城下了。

【江兒水】火砲旋風起。雲梯與壘齊。東衝西突難遮蔽。城門失火池魚斃。眼前麋鹿遊齊地。縱有金湯何濟。便是墨翟登陴。怎禦得公輸之技。

【川撥棹】〔淨〕將何處。這兵威須早避。想太王昔日遷岐。想太王昔日遷岐。〔衆〕大王避到那里去好。〔淨〕我欲往各國去借兵。我如今還投魯衞。就是各國不相容。我自莒州去尋我那世子。把安危問我兒。把家邦付我兒。

走走走。〔奔下末引衆喊殺上〕

【錦衣香】破齊城一何易。報燕仇難輕恕。須言王師兼弱攻昩。血流漂杵有何奇。怎如一舉治亂持危。論師出以律要先知。撫安黎庶。士女壺漿至。市不易肆。秋毫無犯。方爲節制。

〔探子上〕報報。報與上將軍知道。楚國發兵救齊。來得近了。

【漿水令】奈楚兵特來救齊。〔末〕楚國用誰爲將。〔探〕那楚將名爲淖齒。揚威耀武列旌旗。前途駐扎。欲進徘徊。〔末〕我知道了。你再去打探。伊先往。吾隨至。叫軍校就此起兵。前去迎敵。他若進兵。就與截殺。若還扎住。就去劫營。擒了淖齒。則齊王之頭懸於太白旗矣。先擒淖齒方施計。〔衆〕可惜齊王走了。〔未〕由他走。由他走。怎脫藩籬。直殺上。直殺上。不必多疑。

【尾聲】破齊摧楚男兒事。記得燕王推轂時。寄語金臺不負伊。

握奇百戰決雄雌。    大將橫行十萬師。
臺上霜威凌草木。    軍中殺氣傍旌旗。

第七齣 田單鐵籠

【阮郞歸】〔小生田單上〕市廛刀筆且潛蹤。疏屬愧田宗。滿城逃難勢從風。還須避敵鋒。

自家田單是也。幼習兵符胸藏將略只因主昏國亂。無人薦引。故雖忝爲國王疏屬。不願任職居官。寄跡市椽。如今燕兵入城。國王逃難。不知我同宗之人。可曾去否。〔淨扮單兄丑扮單弟上〕一心忙似箭。兩脚走如飛。兄弟哥哥。我們家小貲財俱已收拾了。只等你同上車去。〔小生〕且住。少停逃難。大家爭先。必定挨擠。倘那時車軸損折。就要被擒了。可斷其車軸之末。傅以鐵籠。方可保其無虞。

【駐雲飛】避敵匆匆。車軸還須傅鐵籠。方好容輜重。不怕人塡湧。〔淨丑〕走往那裏去好。〔小生〕嗏。卽墨近城東。不須憂恐。趨吉逃凶。仗劍當陪奉。管取平安保我宗。管取平安保我宗。

〔小生〕全宗避難太匆匆。    車軸還須用鐵籠。
〔淨丑〕今日得君提掇起。    免敎人在汚泥中。

第八齣 淖齒被擒

【西江月】〔丑淖齒引兵上〕江漢盡歸强楚。堪誇地廣兵多。夤緣專閫握兵符。一任傍人笑我。

自家楚將淖齒的便是。我楚王因齊國求救。要選良將將兵去救他。我想這一差有利無害。有賞無罰。被我多將金銀。賂王左右。央他舉薦。楚王聽信了。召我上殿。問我救齊一事。你去得麽。我道臣去得。又問道樂毅好生了得。你敵得他過麽。我道不要說一個樂毅。就是十個樂毅。也敵得過。楚王大喜。賜筵席。許我便宜行事。就着我擇日起兵。我今已到齊地了。仔細思量起來。那樂毅不是好惹的。我不如只扎營在此。關支些錢糧。分送些與楚王左右。落些入已。待後只說齊國已破。燕兵勢成。故不進戰。且又不曾虧折人馬也叫做便宜行事。決不罪我。落得一場受用。叫軍校。就此扎營。再不可前進。〔衆〕請問將軍。齊王燒眉之急。專待將軍到來。如何不要進兵。〔丑〕你不知道。勝負兵家不可期。豈可輕易出戰。你們只聽我將令。大家去營裏安息。閒時編些楚歌起來。匡得一二年編成。一二年唱會。終日去在那燕軍前後歌唱。唱他娘十來年。那燕軍久客在外。一定想家。就都散了。止剩下一個樂毅。就有三頭六臂。也幹得甚事。〔衆〕將軍。這等說將起來。是個急驚風撞了個慢郞中。〔末領兵上〕

【水底魚兒】楚將無知。反來捋虎鬚。提兵迎敵。管取似摧枯。管取似摧枯。

叫軍校。問前面何處人馬。到此何幹。〔丑〕不要與他實說。只說我們是打獵到此。又不犯着你。不須來問。〔末〕胡說。我明知你是楚將淖齒。特來救齊。可疾速上前浹戰。若還勝得我。我就把齊國七十餘城。雙手兒交付還你。若還勝我不得。請你這顆首級下來。〔丑〕趕人不要趕上。楚強燕弱。誰不知道。你旣要與我交戰。我到怕你不成。叫軍校。擂起鼓來。〔衆〕將軍。你分付我們只唱楚歌。不要與他廝殺。何故又要出陣。〔丑〕你不知道。這是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且待我擒了樂毅。與你細說。〔戰擒丑末解綁介〕將軍請起。論來我先在此。該敍賓主坐。只是前日拜將時。並護各國之兵。將軍也算在偏裨之列。只得屈坐罷。〔淖傍坐介丑〕上將軍在上。旣蒙不殺之恩。就是執鞭墜鐙。尙且甘心。況賜坐乎。〔末〕將軍。我有句話與你商議。你肯依我麽。〔丑〕上將軍有命。豈敢不依。〔末〕毅聞將軍此來。原是便宜行事。〔丑〕是便宜行事。〔末〕若便宜行事。只要有利於楚。何必有功於齊。如今齊王已逃出。我料他不往衞。卽往鄒魯。你可追上。說楚王差你救他。他必親信。那時就中取事。斬了齊王。將他首級。獻于燕王。我將向年齊王所擄燕王的寶器。仍舊歸于燕。將軍卻將齊國庫藏中寶器獻與楚王。楚王必有封賞。不知你意下如何。〔丑〕這個自然奉命。只是小將被擒一事。望將軍隱惡而揚善。〔末〕此事我不提便了。〔丑〕將軍雖不說。只怕軍人們七嘴八舌。要講開去。怎生是好。〔末〕這個容易。傳令軍中。有說淖將軍被擒一事者。軍法從事。〔衆應介丑〕若如此。小將死也甘心。

【玉胞肚】〔我〕你偶然折挫。料曹沬終能報魯。眼前雖失卻東隅。後來須收取桑楡。密謀須記。臨機當斷莫差池。建立功勳是丈夫。

【前腔】〔丑〕自慚組鹵。擅提兵唐突虎威。已自甘沸𨥏當烹。卻放做漏網之魚。疾忙追去。擒王斬將敢遲疑。不報深恩豈丈夫。

可笑齊王慕遠圖。    除根斬草在須臾。
不施萬丈深潭計。    怎得驪龍頷下珠。

第九齣 齊王被害

【縷縷金】〔淨齊王引一從人上〕心驚戰。足蹣跚。何處堪逃竄。奈迍邅。故國空囘首。烽烟漸遠。向衞邦投止解征鞍。須敎暫約展。

〔衞侯上跪迎介〕大王下臨敝邑。已辟宮奉迎。有失遠接。幸勿見罪。〔淨作傲介〕賜卿無罪。〔衞侯背介〕你看那齊王如此狼狽。尙兀自大模大樣。若放他進城。還要受他的氣。不如哄他一哄。拒絕他罷。臣啓大王。暫止城外。待臣具法駕出迎。〔淨〕這也是。〔衞作閉門不納介〕請別處去。我這裏那得閒飯來養你。〔淨〕可恨。

【前腔】人輕慢。自羞慚。泗上威名振。記當年。勝負兵家事。人心更變。除非鄒地可停驂。行行不相遠。

這是鄒國了。喚鄒君出來迎駕。〔內應介〕齊王到此何幹。我這里國小。容你不得。別處去罷。

【前腔】〔淨〕車已殆。馬先煩。到處相輕賤。有誰憐。有國難投奔。徘徊展轉。向魯門烟月暫盤桓。還應好看管。

傳令齊王已到。宣魯君出城朝見。〔城上笑介〕魯君今日免朝。齊王不須朝見。〔淨〕好惱好惱。我如今要往莒州去。路又難通。怎麽好。〔報上〕楚國救兵到了。〔丑引衆上〕

【前腔】蒙差遣。用機關。只說來相援。共流連。假作趨承也。順中伏險。〔跪迎介〕請君王早下寳雕鞍。安排上金殿。

臣淖齒奉楚王令。提兵來救大王。〔淨〕賜卿平身。卿遠來鞍馬勞倦。不知何計可以破燕復齊。〔丑〕大王不必勞神。只用一件東西。小將管取成功。〔淨〕你若能成功。便要我的頭。我也與你。〔丑〕得令。叫軍校。齊王有令。請齊王首級下來。〔應斬介丑〕就將此首級。用匣盛了。星夜獻與樂將軍去。

【鎖南枝】看他專車骨。想他泛駕年。如今身首各一邊。只道列國一時兼。誰知體不全。將首級去獻燕。管取樂將軍勒燕然。

齊王驕縱太無知。    也有身亡國破時。
善惡到頭終有報。    只爭來早與來遲。

第十齣 法章聞變

【西地錦】〔生法章外王蠋上生〕悵望浮生急景。淒涼寳瑟餘音。〔外〕江湖廊廟總關心。耳邊消息沈沈。

〔生〕燕王昔慟哭。五月飛秋霜。庶女號蒼天。震風擊齊堂。精誠有所感。造化爲悲傷。而我竟何辜。遠身金殿傍。〔外〕浮雲閉紫闥。白日難囘光。羣沙穢明珠。衆草凌孤芳。古道共歎息。流淚空沾裳。〔生〕法章自到莒州。精神恍惚。魂夢顚倒。莫非國中有事麽。〔外〕老臣亦聞外而藉藉。說燕兵破齊。未知的否。已差臧兒前去城市中打聽。待他囘來。便知端的。

【解三醒】〔生〕想往日鳳樓鶴禁。列兩行寳珥瑤簪。繁陰翳日流霞浸。湘簟冷永日披襟。到如今舊家庭院苔茵靜。旅館疎楞草色侵。〔合〕空悲憤。而今憔悴。虛費光陰。

【前腔】〔外〕同患難相抛何忍。任故園歸計侵尋。自朱門解組靑山隱。把勳業付與烟林。只見古臺斷嶺殘霞影。只聽得野戍荒城哀角音。

〔合前丑〕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臧兒囘來了。〔生〕臧兒。你打聽得消息如何。〔丑〕世子。到不好說。臧兒一出門時。就聽得外面沸沸揚揚。講道燕兵盡破齊城。見今已入臨淄。我一直走到臨淄去。只見城門大開。百姓安堵如故。〔外〕若如此說。此信是虛的了。〔丑〕也到不虛。我又到朝門上打一望。只見宮門深閉。侍衞俱無。問將起來說樂將軍兵到。齊王棄城而逃百姓盡歸燕國了。我因問了齊王去路。一路追尋上去。聞說齊王往魯衞各國。那些諸侯。見他驕傲。都不肯相留。恰好楚王遣將淖齒提兵來救齊。〔生〕若如此卻好了。〔丑〕也到不見得好。以後不要說罷。〔生〕但說何妨。〔丑〕我對老爹說罷。〔外〕你就對我說。〔丑背生介〕我聞得淖齒也怪齊王驕傲。把王字改了一個土字。如今做了齊土了。〔外〕爲何喚做齊土。〔丑〕王字是三畫。若去了頭上一畫。便是土字。〔外〕這等說。莫非齊王反被淖齒殺了麽。〔丑〕不知殺也不曾。只聞得齊王首級。已解往燕國去了。〔生竊聽哭介〕元來我父王被害。痛殺我也。〔外〕世子禁聲。鄰比聞知。恐倉卒生變。此間已非你我安身之處。我有一故人。喚做太史敫。他家去此不遠。我一向要韜晦避禍。不曾通他知道。如今要自送你去。又恐人認得我。我只得寫封書。差臧兒送你到彼。你須脫換衣服。移名改姓。把田字傍邊兩筆去了。改作王字。就用了我的姓。章字下面。早字去了。改作立字。願你今日爲王立。異日立爲王。只說是我家的廝養卒。因我罷官。不用養馬。送與他家灌園。他必然收留。就可潛蹤在彼。我自歸家去。俟後有機會。再與你圖匡復便了。臧兒取紙筆過來。〔默寫介〕

【皂角兒】〔生〕不共天讐隙轉深。枉了我田宗強盛。不反兵有誰雪忿。感吾師同心斷金。媿吾身有戈難枕。到如今易名姓改衣巾。忙投奔似脫網孤禽。〔合〕興亡一瞬。家邦陸沈。勸臨岐倉忙分手。各淚霑襟。

【前腔】〔外〕你須知翼翼小心。休辭憚晨興夜寢。爲人役服勞奉承。休只管飢餐渴飮。但得他開緘後便收留。無拒卻似鳥投林。

〔合前外付書介〕臧兒。你將此書送王立到太史相公莊上去。就此一路去。只叫他是王立。切記切記。送到後。一竟囘畫邑家裏來。不消到此處來了。我就此喚輛車兒。卽便囘去了。

【尾聲】別君依舊歸鄕井。倦鳥還應返故林。〔生〕怕只怕斷雲飛絮兩兩難尋。

從知滄海變桑田。    當日齊師曾破燕。
東去伯勞西去燕。    斷腸囘首各風烟。

第十一齣 計投太史

【搗練子】〔外太史上〕身健在。且加餐。醉裏簪花倒着冠。忙處人多閒處少。謝天敎我老來閒。

薄暮垂鞭信馬歸。不如巖下掩荆扉。人間欲避風波險。一日風波十二時。我自從別了王太傅。隱居在此。不覺數年。黜陟不知。理亂不聞。正是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只不知近來齊王國事如何了。又不知王太傅宦興如何了。今日無事。不免在莊前後閒步一囘。

【小桃紅】草深幽徑。樹密衡門。最喜秋成近也。落日山啣紫。流水繞孤村。往事且休論。抵多少貴戚卿帝王孫遭危困也。怎比得我村莊心事穩。物外閒身。別自有乾坤。

〔生丑上〕心忙不擇路。事急且相隨。相公。已是太史莊上。不免竟入。〔外〕是誰。那里來的。〔生丑〕小人是王太傅家裏人。〔外〕你可是臧兒麽。〔丑〕小人正是。〔外〕這般長成了。那個是誰。〔丑〕他叫王立。是我家養馬的。送與相公莊上灌園。〔外〕你老爹做官。須要養馬。爲何把養馬的人。倒送到我家來灌園。〔生丑〕想相公還不知。我主人

【下山虎】只因直諫觸犯天顏。已卸朝簪也。將歸故園。今日稅駕埋輪。那要車前執鞭。況客邸空囊早蕩然。歸計桑田變。八口難供在粥饘。特地投庭院。敢祈慨然。倘念屋烏休棄捐。

有書在此。〔遞書外看介〕

【一封書】王蠋具短箋。太史先生函丈前。從別後數年。緬想高風魂夢間。廝養王立堪驅遣。送至仙莊充灌園。幸垂憐。賜周旋。草草緘題不盡言。

你老爹送來。我自然收留。王立。你只住在我家。與我灌園便了。

【蠻牌令】灌漑莫慵懶。草木要蕃鮮。種植園蔬供客饌。隨淡薄度朝昏。向東籬掃除花檻。過南軒點檢藥闌運耰鋤休傷樹根。要遮護勤葺牆垣。

〔生〕小人都知道了。〔丑〕王立。

【尾聲】服勞只可安卑賤。老相公。衣食還須賴主恩。〔外〕這不消說。〔生背介〕你囘去見主人呵。只說我萬恨千愁在不言。

〔外〕今日天晚了。臧兒且留在我門房裏宿歇。待明日寫了囘書。打發你去。

忍耐免煎憂。    安身萬事休。
在他簷下過。    怎敢不低頭。

第十二齣 臧兒復命

【阮郞歸】〔王蠋上〕緣底事減腰圍。遣愁愁着眉。波連烟渚暮天垂。春歸人也歸。

死別已呑聲。生別常惻惻。君今在羅網。何以有羽翼。水聲波浪闊。無使蛟龍得。我王蠋自在莒州與世子分手。卽便收拾囘家。且喜三徑就荒。松菊猶存。只不知燕兵消息平靜否。又不知世子到彼收留否。且待臧兒囘家。便知端的。

【朝天子】一自燕兵東入齊。囘首臨淄破。傷黍離。那世子呵。好似丹山傾穴鳳雛飛。暫雞棲。向荒村腸斷式微。愁城怎解圍。愁城怎解圍。

〔丑上〕山中相送罷。日暮望柴扉。春草年年綠。王孫歸不歸。呀。老爹先已到家了。〔外〕臧兒你來了。可曾收留。〔丑〕收留了。囘書在此。

【前腔】這是衡陽歸鴈一封書。〔外默看介〕前日到那里還未晚麽。〔丑〕到彼天將暮。日已西。那太史相公到還認得臧兒。他開緘三復問臧兒。見王立。便留他典守園葵。正服勞夏畦。正服勞夏畦。

〔外〕如此說。世子已有安身之處了。

一封書信且安身。    數畝園林自苦辛。
畫虎不成君莫笑。    安排牙爪始驚人。

第十三齣 后識法章

【一翦梅】〔生持鋤上〕迍邅流寓水雲鄕。歸夢空長。覺後空牀。未知誰弱又誰强。眼下淒涼。祇自恓惶。

腰下寶玦靑珊瑚。可憐王孫泣路隅。問時不敢道姓名。但道困苦乞爲奴。王立今日得托身在此。聊且偸生。只不知去後如何。你看滿園秋色。好傷感人也。

【集賢賓】秋來景物皆勝賞。偏敎宋玉悲傷。身世萍浮誰倚仗。指飛烏暗惜流光。丰茸草莽。種不成靈芝鬱鬯。空悽愴。何日得奮飛人上。

咳。我鋤得幾條地。身子又早困倦了。不免就這草地上打睡片時。多少是好。〔睡介貼引旦小旦上〕

【黃鶯兒】衣袂動微涼。小山花已送香。東籬漸覺茱萸放。楓林染霜。漁歌夕陽。登高處處人歡暢。〔合〕過迴塘。苔茵似展。雲幙正高張。

【前腔】〔旦小旦〕貪耍不成妝。鏡臺前着甚忙。家園肯惜頻來往。隨風稻香。牽衣蔓長。鴛鴦睡穩芙蓉帳。

〔合前小旦喚生介〕起來起來。老夫人來了。還睡覺。〔貼〕這就是王立麽。爲何不去灌園。到在此貪懶睡覺。〔生〕小人灌漑已完。身子困倦。暫時打睡。不想老夫人到來。失於迴避。〔旦〕朝英。你去問他爲何你這等一個人。到在此灌園。〔小旦問介生〕豈不聞於陵仲子。辭三公而爲人灌園。〔小旦〕小姐。到好笑。好意問他。到說甚麽於陵仲子。辭三公而灌園。不知是那里說起。〔旦〕母親。孩兒看此人不是灌園的。可對爹爹說。還該另眼看覷他。豈可着他灌園。譬如雞司晨。犬司夜。牛司耕。方纔各得其職。若使鳳司晨。驥司夜。麟司耕。可乎。〔貼〕你女孩兒家管甚麽閒事。你那里見得他不該灌園。〔旦〕母親。他

【簇御林】詞鋒爽。眉宇揚。烱烱雙眸日月光。看來豈是村莊相。母親可再問他。莫不是白龍魚服遭羅網。論驪黃。莫敎骯髒。延請入中堂。

【前腔】〔貼〕休多口。漫主張。女孩兒不忖量。須知內言不出也要成模樣。他是外人豈得輕褒奬。〔小旦〕小姐。請端詳。只宜藏舌。檀口蘊丁香。

〔貼〕進去罷。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同旦小旦下〕

【琥珀貓兒墜】〔生〕辭樓下殿。不覺變星霜。邂逅風前黯淡妝。秋波冰鑑費平章。低昂。反敎我藏頭露尾。進退徬徨。

我待偸眼看他一看。我想起來。他是何等樣的人。我今日是何等樣的時節。

【前腔】失林窮鳥。敢學鳳求凰。咫尺還如天一方。目成心許漫論量。微茫。悄一似珮沈洛浦。雲散高唐。

【尾聲】終須打曡明河望。壯志由來百鍊鋼。沒來由揉做繞指柔腸。

本向園中學耦耕。    無端花下見娉婷。
東邊日出西邊雨。    道是無情卻有情。

第十四齣 王蠋死節

【何滿子】〔王蠋上〕憂國孤忠耿耿。還家雙鬂星星。衰柳啼鴉催暮景。動人一片秋聲。斷鴈沈魚難倩。別來消息無憑。

我王蠋自與那人相別。兩下裏音信杳然。我想此人乃齊國宗祧所繫。他一身存亡。就是一國的存亡。不知他近來安否何如。好生放心不下。早間聞得四面軍聲。想去此不遠。我已着臧兒去打聽。不知何故。去久不囘。〔丑引衆上〕烽火連城起。徵書一路催。〔衆〕多應持寶劍。還上舊金臺。〔丑〕列位少待。待我進去通報。老爹賀喜。〔外〕何喜可賀。〔丑〕臧兒纔到街坊上。只見一隊人馬。旌人馬。旌旗鼓樂。東訪西問。問道王太傅家何處。臧兒便上前問道。你們問他何幹。他們道要請他出來做官。我連忙把老爹的名字去問他。他道正是要請王蠋。我便曉得是起用你了。因此引他到來。〔外〕且住。齊王已被害。新王又未立。那個起用我。〔丑〕我到不曾問得。待我去問來。列位。如今齊國無主。那一個起用我主人。〔衆〕不是齊國。是燕國樂上將軍。聞你主人之賢。特來聘他爲將。〔丑〕知道了。老爹。原來不是齊國。是燕國甚麽樂上將軍來聘你。〔外〕呸。誰着你引他來。我這條性命可不送在你這蠢才手裏。且喚他進來。我自囘他。〔丑引衆人入〕太傅磕頭。〔外〕列位少禮。列位到此何幹。〔衆〕我們奉樂上將軍將令。特來請太傅。我們樂上將軍聞齊人稱道太傅之高。因此令軍中。環畫邑三十里不得擅入。恐驚動太傅。專請太傅爲將。封以萬家。請就此上道。〔外〕我王蠋廢棄已久。不堪驅策。去也沒用。

【八聲甘州】羸瓶斷綆。念當年先已委質齊廷。只爲諫王不聽。因此上退歸鄕井。〔衆〕齊王旣不用了。太傅是義已斷恩已絕了。便今日歸燕。亦有何妨。當時伊尹先曾事桀。後退歸有莘之野。也應商湯之聘。今日太傅何不學他。〔外〕餘年幸得全首領。難比幡然莘野耕。浮生。與淸風皓月。久已忘形。

列位請囘罷。我斷然去不成。〔衆〕太傅。你不去也罷。只是我們奉樂上將軍將令。說太傅若不肯來。就引三軍屠城。〔丑〕老爹好歹去去罷。不要帶累這地方。〔外〕胡說。忠臣不事二君。貞女不更二夫。今日國破家亡。不能報復。豈可助桀爲虐。〔衆〕太傅決意不去。我們就屠城了。

【前腔】〔外〕你要屠城。心中自省。沒來由爲我害及生靈。存亡天定。又何須劫以强兵。〔背介〕須知溝壑堪自經。一死還留千載名。權衡。把生平事業。付與結纓。

你們旣然定要我去。且在我門外少待。待我進去收拾行李。纔好上路。臧兒。你送列位出門。且把門兒閉上。罷罷罷。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靑。〔下衆〕旣然太傅肯去。我們齊到大門外等待便了。〔丑送出閉門入內奔出開門介〕不好了你們自進來看。太傅在樹枝上自盡了。這個威逼。走那里去。〔衆看介〕可惜好個太傅。眞是忠臣。

【撲燈蛾】堪憐一命傾。抵死辭徵聘。慷慨殺身易。生死決之俄頃也。丹心不泯。看來無義不如烹。方纔屠城一事。原是恐嚇他。不是眞話。況人各爲其主。似忠貞更須欽敬。只宜返斾。不必論屠城。

〔丑〕我那老爹。

【尾聲】淸風堪與夷齊並。今古齊驅好結盟。咳。只是愚公山已有祖塋在彼。論將起來。只合向首陽山築座墳塋。

如今就將聘物留在此殯葬太傅罷。〔丑〕這斷然不可。若留在此。他在九泉之下。也須嗔責我。快拿了去。〔衆〕這也是。不可強他。

腰金衣紫是何人。    狥義捐生物外身。
自古忠臣不怕死。    若還怕死不忠臣。

第十五齣 君后製衣

【搗練子】〔旦小旦上旦〕愁脈脈。意懸懸。綺戶輕寒斗帳忺。〔小旦〕衾鐵稜稜香易斷。夢囘十二晚峯前。

〔旦〕平林漠漠烟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小旦〕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憩。〔旦〕朝英。你把我晌午做不完的衣服。拿來我做完了。〔小旦〕小姐。你又不等這件衣服穿。忙忙的做他怎麽。我把被兒都薰香了。不如去睡罷。〔旦〕你不知道。我要上緊做完了用他。〔小旦〕小姐旣要做生活。只怕夜寒凍了你。我與你再穿上件衣服。〔旦添衣介〕咳。我冷到不打緊。

【楚江情】深閨更漸闌。寒衣漸添。原空野曠人苦寒。霜威透戶愁怎眠也。綈袍堪戀。輕衫尙單。懸鶉百結誰見憐。有甚麼舊物靑氈。有甚麼舊物靑氈。寒入難遮掩。授衣期已愆。待解衣寬窄未諳。含羞難上難。因此上挑燈不惜拈針線。

〔小旦〕這等說將起來。不像你自家穿的。〔旦〕誰說我自家穿。〔小旦〕旣不是自家穿。要做與誰穿。這般要緊。〔旦〕呀。你又不老。爲何就忘了。前日你我隨母親到花園中。你不見王立身上這般單薄。倘凍死在園上也不好。故此要做與他穿。〔小旦〕小姐又來多事了。前日因你多嘴。被老夫人埋寃了一場。連累朝英也駡得不耐煩。凍死了人。又不要小姐償命。着甚來由。睡到不去睡。卻做衣服與別人穿。〔旦〕你要睡。你是先去睡。〔做衣介小旦背指旦介〕

【羅江怨】嬌娥心性偏。柔情暗牽。心猿意馬羞鏡鸞。衾溫枕暖懶去眠也。直待睡鴨香消。鞾燭頻頻換。疎鐘遠寺傳。樵樓玉漏殘。沒來由消瘦芙蓉臉。

我知道他的意兒了。待我試他一試。〔轉身介〕小姐。你可憐那王立。就與他一件衣服。未免少東少西。那里周旋得來。朝英到有一計在此。〔旦〕有何計。你就說。〔小旦〕王立只須成了房戶。便有人照管。〔旦〕這也說得是。怎麽成房戶。〔小旦〕朝英自幼伏侍小姐。今已長成。小姐何不對老夫人說。把朝英配與他。今後他的衣服。自有朝英照管。可不省了小姐費心。〔旦慍介〕誰要你照管〔小旦微笑介〕小姐旣不要朝英照管。小姐自家照管了何如。〔旦〕朝英。我的心事。正要對你說。我要央你去母親跟前做一個媒。我爹爹每嘗要招門當戶對的。我卻不情願。只要招贅了王立。便心滿意足了。〔小旦〕小姐何不自家說。〔旦〕我害羞。不好說。〔小旦〕小姐害羞。不好說。朝英怕打。不敢說。倘然我說了。夫人發怒起來。說小賤人。小妮子。良賤不可爲婚。你爲何輕覷我的女兒。可是誰教你說。那時我說朝英自說好。說小姐教我說好。〔旦〕旣如此說。再作理會。衣服已完。明日你與我送去便了。〔小旦〕若要朝英在夫人跟前去做媒。卻是難。若要朝英往王立跟前去做媒。卻容易。〔旦〕你不消多說。只去便了。〔作遲疑介〕朝英。我不要你送去。〔小旦〕小姐旣然不要朝英送去。自家送了去罷。〔旦〕我又不好獨自一個去。我與你同送去就是。你替他穿了。〔小旦〕小姐要穿。你自與他穿。省得我與他穿了。你又着惱。夜深了。收拾起睡罷。〔看衣介合唱〕

【皂羅袍】繾綣。果然輕暖。算黑貂裘敝。賴此衝寒。和伊牽扯要成綿。不知費多少春蠶繭。隨心裁翦。似他在眼前。量情長短。想和他比肩。管溫柔鄕一入絲難遣。

乍見風前連理枝。    須敎月下有佳期。
一腔心事無人識。    惟有淸風明月知。

第十六齣 君后授衣

【霜天曉角】〔生持鋤上〕雨巾風帽。零淚知多少。家國深讎難保。漫勞輾轉通宵。

山月曉仍在。山風涼不絕。殷勤如有情。惆悵令人別。我王立在此。今日也是灌園。明日也是灌園。不知何日是了。

【太師引】困蓬蒿。這磨折何時了。歸期杳愁添大刀。驚鴈斷竟無音耗。歎巢林翻做鷦鷯。千縷愁苦縈懷抱。受飢寒一身難保。倘我不能報復而死。埋沒了龍泉豹韜。枉蹉跎歲月一死鴻毛。

前日老夫人引了小姐出來看花。那小姐到有見憐之意。他在母親跟前。添許多好言語。我也不指望甚麽另眼看覷。只是小姐這一段好意思。不免掛在心上。

【前腔】無端邂逅情牽繞。沒來由心旌動搖。我若是富貴的時節呵。怕不會好逑窈窕。愁甚麼琴瑟和調。到如今寂寥枯槁。怎比得五陵年少。料難諧鸞儔鳳交。枉敎人孤幃夢斷魂勞。〔旦引小旦持衣上〕

【霜天曉角】〔旦〕菱花慵照。別有閒煩惱。〔小旦〕眉黛不堪重掃。那堪敗葉蕭蕭。

〔旦〕朝英。此間已是園上了。不知王立在何處。〔小旦〕王立哥。小姐來了。

【桂枝香】〔旦〕看他魁梧相貌。軒昂儀表。只合去奮翮扶搖。爲甚似敗翎孤鳥。淹留草茅。淹留草茅。行藏難料。多管是迷邦懷寶。〔遞衣介〕這綈袍。且禦寒威早。還須奪錦標。

【前腔】〔生〕淸霜嶛峭。號寒輒曉。正砧聲白帝城高。奈羈旅玉關人老。途窮敝貂。途窮敝貂。朔風盈抱。有誰知道。這綈袍。恰稱腰圍小。含情寄翦刀。

【大迓鼓】〔小旦〕多嬌。爲爾曹。針針線線。手自勤勞。從今不必燒祅廟。管取銀河渡鵲橋。〔生合〕這段良緣如漆似膠。

【前腔】〔生〕妖嬈。解珮要。蘭心蕙性。嫩蕊柔條。瑤池已報三靑鳥。緱嶺應須弄玉簫。

〔小旦合前內高叫介〕王立在那里。老相公與客同來園中飮酒。可上緊收拾打掃。〔旦小旦〔驚下生弔場〕

【尾聲】客來三徑須頻掃。今夜寒螿伴寂寥。夢飛不到楚館迢遙。

笑語匆匆已目成。    綈袍戀戀感傾城。
相思相見知何日。    此時此夜難爲情。

第十七齣 田單用間

【似娘兒】〔小生田單上〕恢復是何時。愧登壇未遂心機。樂君才略眞無比。幕中料敵。須行反間。方爲就裏施爲。

金天方肅殺。白露始專征。王師非樂戰。之子愼佳兵。自家田單是也。前日。出奔。宗人用我之計。以鐵籠得全。因此滿城中皆以我爲知兵。推我爲將。我想樂毅下齊七十餘城。止有二城未下。他要破城。亦有何難。蓋因他不屑苟利。以求小成。縱二城以收民心。施仁恩以恢王業耳。若燕國只用此人。實難取勝。若易以他將。就破之易矣。喚帳下說客過來。〔說客上〕全憑三寸舌。打動世間人。請問主帥有何令。〔小生〕你曉得燕昭王已殂。新王卽位麽。〔說〕曉得。〔小生〕你曉得新王做世子時。與樂將軍有𨻶麽。〔說〕曉得。〔小生〕你旣曉得這個事體。我如今與你千金。你可潛地入燕。賂新王左右。與他交歡。卻縱反間。說樂毅與新王有𨻶。今欲連兵留齊。齊人所患。惟恐他將來耳。若說得他遣他將來代替樂將軍。就是你第一功了。你聽我道。

【泣顏囘】疾走莫遲疑。到燕邦反間隨機。千金賂彼。把前言須使王知。他心中致疑。必然要遣將易他去。〔合〕那其間方好相持。看笑談自解重圍。

【前腔】〔說〕物換與星移。論金臺不比當時。新王卽位。與樂君舊有參差。投間抵隙。賴威靈少展捐金計。〔合前〕

三戶亦成兵。    休言只二城。
一朝權在手。    便把令來行。

第十八齣 后母授簪

【謁金門】〔旦小旦上〕人不見。風急雁行吹斷。暖閣香衾羞起懶。天長音信短。〔小旦〕殘雪禁梅香淺。偶見一痕初綻。樓上四垂簾不捲。山色偏宜遠。

〔搗練子〕〔旦〕曉風酸。客衣單。魂斷空歌行路難。〔小旦〕驚破寒梅前嶺雪。玉人無語自凭闌。〔旦〕朝英。前日我在花園裏受了些驚。身子有些病起來。可要對母親說。〔小旦〕小姐。說也沒用。花園裏得的病。只除原在花園裏去醫纔好。〔旦〕不要胡說。〔小旦〕我就要同小姐再去花園裏走遭只是老相公不時引客人到彼遊翫。倘然撞着怎麽了。我聞得老相公卽日要往西莊收米。那時與你同去便了。我只怕那人牽掛。可要去約他一聲。〔旦〕你不消去。到那時再處。

【二犯傍妝臺】生怕倚闌干。別時容易見時難。一霎時驚去雁。何日裏得驂鸞。春蠶到死絲難斷。蠟燭成灰淚未乾。〔合〕情含宿雨。愁攢遠山。夢中佳偶鏡中緣。

【前腔】〔小旦〕幽恨損紅顏。殷勤相勸强加餐。少不得金釵敲門扇。說着你玉筯點冰紈抵多少細雨夢囘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合前貼上〕

【繞地遊】閒心撩亂。爲愛女偏縈絆。病損朱顏。枕痕添線。

我兒。你這兩日爲何瘦了些。

【簇御林】〔旦〕爲流光換。時序遷。懶簪花貼翠鈿。閒愁惹起梁間燕。金針懶拈。繡線懶添。心搖搖不定如蓬轉。〔貼〕我兒。你是這等。可不憂壞了做娘的。〔旦〕免憂煎。由他消瘦。莫問病懨懨。

〔貼〕朝英過來。你可知道小姐爲何這般消瘦了。〔小旦〕小姐自從那日隨老夫人往園上去。〔旦背搖手介〕被老夫人搶白了一場。因此氣惱成病。

【前腔】他爲多開口。損舊顏。這些時不耐煩。玉肌暗減鬆金釧。眉端翠攢。腰肢帶寬。那些兒努力加餐飯。繡簾前。長吁短嘆。只是病懨懨。

〔貼〕我兒。原來你爲我做娘的惱了你。你看我許多年紀。舉眼再有何人。就是我老人家三言兩語。也只要你好。你爲何放在心上。〔小旦〕只爲老夫人平日養嬌了小姐。因此當不起說話。老夫人有甚麽東西。把件與他耍耍。消他氣罷。〔貼〕我兒。昨日你爹爹買得一枝寶簪。我正要拿來與你看。左右是你的。就與你罷。〔旦〕寶簪又醫不得病。要他何用。〔小旦〕長者賜。不敢辭。我替小姐戴了。〔貼〕我兒。這枝簪兒。非同小可。

【前腔】看他金光燦。寳氣懸。買將來價十千。休言不入時人眼。光生翠鈿。輝添鬂蟬。珍藏莫認做閒釵釧。鏡臺前。且將消遣。何事病懨懨。

【尾聲】〔旦〕新愁不遣雙蛾展。鸚鵡前頭不敢言。〔小旦〕要忘憂除非是堂北靈萱。

〔貼〕寳簪親付到房櫳。    病裏還須罷女工。
〔旦〕情到不堪囘首處。    一齊分付與東風。

第十九齣 騎劫代將

【金瓏璁】〔樂毅上〕金臺推轂重。王言三錫師中。圖王業且從容。

我樂毅自從燕昭王拜爲上將軍。趙惠文王以相國印授我。因幷護各國之兵。今已盡下齊城。止有莒州卽墨未服。我想旣有非常的遭遇。當有非常的功業。豈可局跡當時。止於兼倂。故此特寬二城。以示恩信。將使莒州卽墨之人。反仇其上。願釋干戈。使我澤如春。民應如草。道光宇宙。賢智托心。鄰國傾慕。四海延頸。則王業隆矣。只是新王與我舊時有𨻶。恐敵國反間。令其致疑。從中生變。這也只是盡其在我。聽之於天而已。

【駐馬聽】早奏膚功。遲速惟圖王業隆。故把二城寬縱。將使萬姓從風。四海攸同。須敎長劍倚崆峒。放牛縱馬歸無用。不讓桓公。報仇九世。春秋稱重。

【前腔】〔淨扮騎劫披掛持節上〕長戟雕弓。一旦兵權掌握中。建牙尊寵。開府豪雄。新拜元戎。此處是樂將軍帥府。可通報。〔衆〕天使到了。〔末〕將軍啣命遠來。失於迎迓。〔淨〕新王恐將軍久暴露於外。特命騎劫來替將軍歸國。請還昌國舊侯封。三軍諸將皆吾統。〔末〕我已知有今日了。〔淨〕樂將軍。豈不聞成功者退。將來者進。君已成功。成功者退。吾當接踵。

〔末〕旣如此。驗了兵符。我把這將印與將軍。〔淨〕小將旣領兵。就此吿別前去。請將軍從容歸國便了。正是將軍不下馬。各自奔前程。〔引衆下末弔場〕叫從人與我脫下這征袍。〔從〕請問上將軍。幾時起馬歸燕國去。〔末〕我不往燕國去了。我原是趙國人。我如今竟往趙國去便了。

【北沽美酒】狡兎死走狗烹。狡兎死走狗烹。飛鳥盡早藏弓。休道猶思塞上翁。報國念已無從。啣蘆的斷鴻驚恐。遙繒繳覽輝翔鳳。說甚麼昌國侯封。怕做了北邙孤塚。任他們波翻浪湧。征西戰東。垂成業已空。呀。總算做一場春夢。

五載功勞一旦灰。    囘頭長揖謝金臺。
鯉魚脫卻金鉤去。    擺尾搖頭再不來。

第二十齣 園中幽會

【七娘子】〔旦小旦上〕小簾朱戶頻頻倚。盼幽期漫勞屈指。〔小旦〕多病嬋娟。少年覊旅。兩下一般愁緖。

小姐。前日老夫人問病時。我正要就這個機會對他說你爲何到搖手起來。因此我只得支吾過了。不知你是何主意。〔旦〕朝英。你那里知道。你就說出來。料母親也定不依允。反要來隄防着我。卻不誤了事。〔小旦〕小姐見得是。今早老相公已往西莊去了。老夫人此時又睡了。乘此微月。我們去罷。〔旦〕只是我身子害病。去不得。〔小旦〕小姐。你的病正該喫這服藥。我扶着你去。

【園林好】〔旦〕月微明朦朧瑣幃。〔小旦〕把衾裯把纖腰手扶。按不住一腔祅火。〔合〕弓鞋小踏霜蕪。羅襪冷透烟莎。

〔小旦〕小姐此間是他的房了。我上前喚他。阿呀。這般沒福。你看門兒鎖上。不知往那里去了。小姐。小姐。你往常時賊一般隄防人。不要我來約他。誰想今夜會他不着。可不是自家誤了事。〔旦〕且等待他一囘。〔小旦〕若等不來。恐反被別人撞着。不如囘去罷。〔旦〕旣來了。難道就囘去。〔小旦〕我說你看遠遠望見有個人來了。我和你且躱在樹影底下。待他過去。

【前腔】〔生上〕夜深歸煢煢荷鋤。慘淸霜寒威切膚。早是得了這件衣服。若只似前日這般單薄。嘆無衣怎生遮護。今夜裏自躊躇。何日得遂歡娛。

〔小旦〕是他來了。〔旦〕早是不囘去。〔小旦〕小姐。喫你等着了。待我喚他一聲。王立哥。小姐在此。你拿了這被兒。與小姐少敍一囘。我去去便來。〔旦〕朝英住在這裏。與你同囘去。〔生〕由他去去就來。〔小旦〕小姐留我。也不是眞心。我也不住在這裏。正是閉門不管窗前月。付與梅花自主張。〔先下旦〕此處可有人來麽。〔生〕此處只有王立行動。況且夜深了。那里得個人來。〔旦〕旣沒有人來。我和你且在這裏閒語片時。〔生〕小姐。待我開了門。房裏坐罷。此處風露寒冷。〔旦〕不妨。你須是實對我說。你是甚麽樣人。說明了我纔進房去。〔生〕小姐。你猜我一猜。是何等樣人。

【忒忒令】〔旦〕莫不是蟬聯貴戚。莫不是鳳樓仙侶。莫不是龍居淺水。遭蝦相戲。莫不爲泣驪珠。嚇鵷鶵。羈騄駬。沈埋在這裏。

【前腔】〔生〕我也曾乘堅策肥。我也曾遍身羅綺。我也曾金尊綠醑。雕盤甘旨。只因爲遇明夷。履艱危。遭顚沛。流落在這裏。

〔旦〕我何等待你。你只把閒話來支吾我。你今日尙不肯吐膽傾心。若後來發達。必然負我。我來差了。叫朝英。我要囘去。我本將心托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下生留〕小姐。朝英還不曾來。

【川撥棹】〔旦〕空留意。到如今尙執迷。恨明月自照溝渠。恨明月自照溝渠。料伊家是薄倖的。沒來由强問伊。

【前腔】〔生〕我我的眞情欲訴誰。我若好說。不對小姐說。對誰說。我的眞情只好天知地知。怕出言駟馬難追。怕出言駟馬難追。怕隔牆有屬耳的。怕機不密惹是非。

小姐不消只管問我。待我說個誓罷。〔跪介〕皇天在上。若法章有發達之日。負了小姐。天地不容。鬼神誅戮。〔旦〕且住。你方纔明明說出法章二字來。可見你不是甚麽王立了。

【尾聲】分明露出眞名字。仔細從頭說與我知管深藏不露些兒。

〔生〕罷罷罷。一時忙迫。說了眞名字出來。畢竟瞞不得小姐了。我本齊王世子田法章。那王蠋就是我的太傅。只因他諫王被黜。我去救他。觸怒父王發在此處安置此後國破家亡。父王被害。太傅算我不免。要將我寄在你家。把我假做他家養馬之人。把田字去了兩傍。章字去了下截。改名王立。他說你今日爲王立。願你異日立爲王。但此事只可你知我知。若還洩漏。我就不能安身立命了。〔旦〕旣然如此說明。我就將千金之體。一旦付與你。也不枉了。如今和你進房去。

鸞交鳳友喜追隨。    豈但鷦鷯寄一枝。
雪隱鷺鶿飛始見。    柳藏鸚鵡語方知。

第二十一齣 朝英夜候

【懶畫眉】〔小旦上〕蜂媒蝶使簇花神。握雨攜雲自苦辛。須知寒谷已生春。想他芳菲零亂紅香褪。和葉和花付與人。

〔驚介〕那個扯住我。啐。

【前腔】原來是低枝抓住石榴裙。驚得我手顫心慌汗滿身。囘頭顧影恍疑人。含酸受凍應難忍。嘖嘖。還不曾開房門。尙兀自雨打梨花深閉門。

【前腔】〔生持被上〕夢中雲雨覺來真。誰道明河不可親。〔望介〕朝英來了。小姐出來。〔旦〕偷將羅帶結同心。〔生旦合〕只愁別後難親近。攜手臨岐各損神。〔小旦〕

小姐。如今病好了麽。〔生〕被兒在此。你還拿了。〔小旦〕且留在此罷。省得下次又要拿來。〔旦〕還拿去。恐老夫人不時點檢。〔小旦接被介〕王立哥。你自進房去罷。省得有人窺覷。〔生下作囘首介〕小姐。昨晚說的話。千定不可洩漏。〔小旦〕小姐到不打緊。我只愁你洩漏了。〔生笑下〕

【前腔】〔小旦〕看他羞蛾凝翠轉生春。蝶粉蜂黃褪幾分。今宵一刻値千金。〔作整髮介〕頭髮都亂了。鸞釵半嚲籠蟬鬂。小姐。小姐。每常朝英有些差遲。動不動是小賤人。小賤人。今夜裏受怕擔驚小賤人。〔旦小旦下生上〕

【前腔】盈盈羅襪步生塵。且喜得睡穩金鈴不吠人。〔望介〕看他低囘朱戶悄捱身。幾時得戲魚波上尋芳信。定許漁郞來問津。

恩情一霎時。    密約兩無疑。
久旱逢甘雨。    他鄕遇故知。

第二十二齣 牧童拾簪

〔丑牧童上〕不言牧田遠。不道牧陂深。所念牛馴擾。不亂牧童心。自家是太史相公莊上牧童的便是。方纔喂了牛囘來。不覺日出了。

【淸江引】長簑圓笠隨身好。最喜牛馴擾。洗耳飮淸流。帶醉眠芳草。弄長笛一聲山月曉。

〔拾簪介〕甚麽東西。明晃晃的。不知是銅的是金的。

【前腔】這簪兒看來眞個好。想是金和寳。臨池紫氣流。映日紅光耀。想牧童命兒中該醉飽。

我且藏在身邊。慢慢的村中換些酒喫。

牧童時運好。    拾了一件寳。
拾的雖喜歡。    失的要煩惱。

第二十三齣 朝英尋簪

【醉扶歸】〔旦小旦攜減妝上旦〕日高丈五羞慵起。〔小旦〕枕屛前只得强扶攜。新愁減卻小腰肢。小姐。你看鏡中的眉兒。比舊不同了。〔旦〕菱花不耐蛾眉豎。朝英。朝英。小鬼頭兒少不得也要豎蛾眉。眼睜睜春心難按傍州例。

〔小旦〕小姐。你那寶簪兒在那裏。

【香柳娘】寳簪兒在那裏。〔旦〕寳簪兒在那裏。怎麽不見了。尋一尋。〔小旦〕竟沒尋處。〔旦〕莫不是匆忙捲入吳綾被。〔小旦〕被兒方纔是我摺過的。那得個寶簪兒在裏頭。〔旦〕想是不曾戴。〔小旦〕小姐。你每常不是這般忘事。昨日晚妝時。是我和你戴的。我和你戴的。鴛枕夜深欹。情濃寳簪墜。〔旦〕若還失在彼。若還失在彼。必自護持。可無他慮。

〔小旦〕小姐。若還掉在他房裏。怕怎麽。

【前腔】倘失在路裏。倘失在路裏。被人拾取。他道夜深何故遺簪珥。必然要致疑。必然要致疑。事跡旣蹺蹊。情蹤怎遮蔽。〔旦〕倘夫人到此。倘夫人到此。偶然問及。怎生囘對。

〔小旦〕小姐。你把減妝兒自家收拾過了。待我去尋一尋來。〔旦〕你去尋尋便來。但知報道金簪墜。髣髴還應露指尖。〔小旦尋介〕

【前腔】且尋蹤覓跡。且尋蹤覓跡。依着苔痕步履。驚得我眼都花了。那些個不貪夜識金銀氣。看園林樹密。看園林樹密蘿薜拂牆低。囘頭偶搔住。待拂拭薜圍。且拂拭薜圍。惟有落葉滿衣。殘枝堆砌。

〔尋介丑上〕夜眠淸早起。又有早行人。你看遠遠一個丫頭來。莫不是尋簪子的。我且詐醉了。支吾過他去。〔小旦〕牧童你那裏來。

【前腔】〔丑〕在前村醉歸。在前村醉歸。〔小旦〕爲何大淸早起就醉了。〔丑〕可喫了你的。干伊甚事。須知卯酒令人醉。〔小旦〕你可曾見地下掉一隻簪兒麽。〔丑〕不曾見甚的。不曾見甚的。〔摟小旦介〕此處少人知。與你從容且嬉戲。〔小旦怒介〕你這狗才。那裏噇了酒。這等放肆。我吿訴老相公打你。〔丑〕倒要吿訴老相公。我曉得了。姐姐請息怒。你何須怒起。你何須怒起。你東我西。各宜迴避。

駡便駡得好。卻是不還了。〔下小旦〕忙忙〔的尋東西。撞了這個狗才。被他纏得不耐煩。如今且到那人房裏去尋。王立哥在房裏麽〔生上〕

【宜春令】是誰來扣破扉。且披衣疾忙覷渠。〔小旦〕是我。〔生〕原來是朝英姐。朝英忽至。今宵重訂鴛鴦會。〔小旦〕那裏是。小姐一枝寶簪。是老相公與他的。昨晚戴出來不見了。特特到此尋問。不知你可曾見否。〔生〕看羈人家徒四壁。那少原亡簪何處。咳。想來掉在路上了。倘若被人拾了去。露出來怎麽了。早難道人亡人得。付之無意。

如今你只在家裏去尋。我在園上。推說打掃。仔細再尋便了。

一場佳會稱人心。    不道匆忙失寳簪。
但願應時還得見。    須知勝似洛陽金。

第二十四齣 計成火牛

【朝中措】〔田單上〕幕中奇計出龍韜。恢復在來朝。莫笑臨淄市掾。試看卽墨雄豪。

自家田單是也。前日縱反間於燕。他那裏聽信了。差騎劫來代了樂毅。如今樂毅竟自歸趙國去了。我聞得燕軍忿恨。都無心戀戰。就此時勢。正好用計。我故詐事神師。扇惑燕人。又用反間。使他劓鼻掘塚。以激我軍之怒。此時不進兵。更待何時。叫軍校。我分付收集城中的牛。有許多了。〔衆〕水牛黃牛共有千頭。〔小生〕勾了。你可把我連日畫成的五綵龍文絳綃衣披在牛身上。把利刃束在牛角上。把油灌的蘆葦縛在牛尾上。𨯳城數十穴。縱牛從穴而出。你這五千壯士。卽隨其後。俟尾上火發。牛怒。必觸傷燕軍。乘其驚惶。啣枚疾擊。破燕必矣。

【四邊靜】三軍傾耳聽吾道。須知用兵巧。座上有神師。城中下飛鳥。〔合〕神道設敎。兵行詭道。將惰與兵驕。分明待天討。

【前腔】千牛奔突如風掃。燕軍定驚擾。壯士盡啣枚。城中且喊譟。〔合前〕

火牛衝突卽長驅。    騎劫安知備不虞。
計就月中擒玉兎。    謀成日裏捉金烏。

第二十五齣 田單破燕

【紅繡鞋】〔騎劫上〕燕軍戰勝兵强。兵强。齊人早已約降。約降。猛似虎狠如狼。威已振勢方張。〔合〕且收弓矢掩旗鎗。

自家燕將騎劫便是。我想樂毅在此攻城。經年不克。我一來替他。齊兵就要投降。只此就見得我勝似樂毅了。叫軍校。齊人若降。定大開城門。隨你們進城去搶。把金帛女子。都來獻與我。我歸到國中。也要使用。只有帑藏所存衣糧。隨你們分用便了。〔衆〕得令。

【前腔】將軍福分高强。高强。管敎金帛盈箱。盈箱。衆士卒好商量。開帑藏搶衣糧。〔合前火牛壯士上內鼓噪兵獻騎劫首級小生上〕

【玉芙蓉】軍威似雪霜。陣勢如波浪。覷燕人捧頭鼠竄救死扶傷。循環奇正謀猷壯。前後干戈載戚揚。〔衆〕將軍也是齊王子孫。何不就卽了王位罷。〔小生〕你們那里知道。齊王自有世子法章見在。須當訪求來立他。豈可自立。我雖宗黨。願儲君無恙。算紀綱東海必明王。

【前腔】同心在戰場。戮恢齊壤。到如今亨屯濟蹇國運繁昌。功成不用千金賞。列國應知我武揚。

〔衆〕不如就立了將軍。省得又去尋訪。〔小生〕說那裏話。〔合前〕叫軍校。你們可曉得世子在何處。〔衆〕世子原安置在莒州。與太傅王蠋最厚。如今王蠋已死節。他家在畫邑。若不在王蠋家裏。只在莒州。〔小生〕旣如此說。就整備法駕。到王太傅家去。

【前腔】當時聞喪亡。畫邑應同往。料年來多是在彼潛藏。膏車秣馬鸞和響。綵仗朱旛豹尾長。

〔合前衆〕稟將軍。此間正是王太傅家了。〔小生〕你去問。〔衆〕裏面有人嗎。〔丑扮臧兒上〕平生不作虧心事。半夜敲門不喫驚。是誰。又是許多人馬。列位。往年多承下過。把我一個老爹送了。今日又來。莫非要臧兒去做官。〔衆〕我且問你。世子可在這裏。〔丑〕戲子不在這裏。是誰做。〔衆〕不是。是問齊王世子。〔丑〕不知。不知。前日領了一夥人囘來。我老爹道我蠢才害了他。至今心裏懊悔。再不管閒事。〔小生〕待我自來問他。你可是王太傅家裏人麽。〔丑〕正是。〔小生〕你叫做甚麽名字。〔丑〕我叫臧兒。〔小生〕你就是臧兒。我也不認得你了。你還記得我麽。你太傅與我最好。〔丑〕我老爹只與太史相公交厚。不曾見與將軍好。〔小生〕且住。如今世子在你家。在太史相公家。〔丑〕不在我家。在太史相公家。〔小生〕旣在太史相公家。煩你同去請一請。包你也有好處。〔丑〕我不去。我不去。〔小生〕旣不肯去。把他殺了。〔丑〕我便去。只不知尋他怎麽。莫非要害他。〔小生〕不是。我是田將軍。已破燕復齊。今日請世子出來。要立他爲王。〔丑〕果然是。還是哄我。〔小生〕那個來哄你。〔丑〕若如此說。我那老爹也是個仙人。他前日使我送世子去。只說是我家養馬的。送去灌園。與他改名做王立。說今日爲王立。願你異日立爲王。如今應了他的口。可不是仙人。〔小生〕旣如此說。討馬來。與臧兒騎了同去。

【前腔】忙投太史莊。定不敎虛往。問王立便知就裏行藏。若還在彼灌園時呵。管藥闌匕鬯仍不喪。草徑靈芝倍有光。〔合〕齊歌唱。喜儲君無恙。算紀綱東海必明王。

荒園此日荷耰鋤。    誰識丹山彩鳳雛。
踏破鐵鞋無覓處。    得來全不費功夫。

第二十六齣 迎立世子

【山歌】〔丑牧童上〕牧童路上撞嬌娘。撞着子嬌娘就無主張。便要替渠樹陰底下党介一党。荒草地上橫介一橫。弗道渠全弗矁采。倒捉我來呪駡子介一頓。搶白子介一場。我滿肚皮包盡子個惡氣。又難替渠數黑論黃囉。羌天有知。幸問起我個簪子。惹動子我個火囤肚腸。我思量個隻簪子。倒是渠個實犯眞贓。若拿笪來換呷酒喫。不如在家主公面前去請子個風光。我只要燥子我個寡脾胃囉。管打得個丫頭滿身靑膀。我只要博子個笑臉也囉。管氣得家主公肚膨。沒道是我看牛𡇨兒像個羊棚裏牯牛自覺大。權時且做一隻攪棚羊。

我前日拾了簪子。恰好遇着朝英來尋。我就曉得是他偸出來的了。他若在我面上有些好意思。我到也還了他。不道受了他的氣。故此要俟候老相公囘家。出他的醜。遠遠望見老相公囘來了。〔外上〕

【六么令】田疇豐穰。喜西成已及收藏。公私逋負有何妨。償私債上官糧。一家數口都歡暢。一家數口都歡暢。

〔丑〕老相公。牧童叩頭。〔外〕牧童。牛好麽。閒時養來忙時用。不要凍了他。〔丑〕老相公。這是小人的干己。不消分付。〔外〕你今日何故在此。〔丑〕小人拾得一隻簪兒。拿去換酒酒家疑我偸來的。因此將來獻與老相公討賞。只要一件綿襖。〔外看驚介〕綿襖一定與你。你仔細對我說。是那里拾的。〔丑〕在花園裏拾的。〔外〕可曾有人尋。〔丑〕小人拾了這隻簪兒。只見就有朝英出來尋。小人躱在樹上看他。見他荒荒張張。在王立房裏走了一遭。就出來了。〔外〕你只在外面俟候。〔丑下外怒介〕老夫人在那裏。〔貼上〕

【前腔】緣何喧嚷。想應爲家計匆忙。平時喜怒總相忘。因甚事恁乖張。敎人忙裏難思想。敎人忙裏難思想。

老相公。你爲甚麽這般發怒〔外〕前日我買那寶簪兒。原主抵死要取贖。故此着惱。如今簪兒在那裏。〔貼〕我與了女孩兒了。〔外〕你快取來還他。〔貼入出介〕女孩兒一時不知放在那裏。待明日尋出來還他罷。〔外〕呸。在那裏。在那裏。可不在這裏。〔貼驚介外〕快喚朝英這賤人出來。〔小旦上〕是非終日有。不聽自然無。〔外〕朝英。你做得好事。〔小旦〕做甚事來。〔外出簪介〕

【綿纒道】細參詳。這簪兒何緣出洞房。家法凜如霜。怎容得宋玉隔牆。爲甚的雲髻上點新妝。失落在路傍。好敎我急煎煎迸斷剛腸。快說出這行藏。料應是桑間濮上。〔貼〕那里有這等事。還要仔細酌量。〔外〕何必更酌量。眼見得淫奔伎倆。醜聲兒免不得被人揚。

我且問你。你到王立房裏去何幹。〔小旦〕誰見我去來。〔外〕叫牧童。你曾見他往王立房裏去麽。〔丑〕小人親見的。

【前腔】〔小旦〕自恓惶。霎時間露出短長。災禍起蕭牆。誰知道黃雀窺覷螳蜋。〔外〕我明知是我那不肖女做出來了。你從實說來。〔打介小旦背哭介唱〕巫山雨已斷送神女高唐。蒼梧雲怎遮護帝子英皇。〔轉身介〕老相公不要拷打了。是朝英偸來。要央王立去賣。及至到他房裏。摸摸袖裏不見簪兒。明知掉了。再不敢說。岐路嘆亡羊。〔外〕胡說。明明是個私情的勾當。快說出來。〔小旦〕怎扭做私情勾當。如今已露贓。這生死但憑家長。〔外〕你可是與不肖女做脚。〔小旦〕朝英偸了寶簪。就打死也該的。老相公。你親生的女兒。何忍教使婢去攀害他。又何須牽引到娘行。

【普天樂】〔貼〕拷梅香也難攔當。旣招成也難輕放。女孩兒女孩兒有甚猖狂。又何必說短論長。〔外〕還來主張。不思量。平日裏不肯隄防。〔怒推倒貼介旦上〕

【古輪臺】累萱堂。先扶娘起吿爹行。〔外〕你又怎樣說。〔小旦〕我已認了。你不要多說。〔旦〕朝英認罪俱虛謊。〔貼〕我兒。你不要護他了。〔旦〕一身做事獨自承當。〔外〕我說。我說。可不羞殺了我。可不氣殺了我。養得好女兒。養得好女兒。〔旦〕爹爹不要惱孩兒。自古道人間天上。野館空房。怎禁怨曠。算來何不早商量。〔小旦〕小姐說話放和軟些。〔外〕你不取媒而自嫁。非吾種也。〔自綁旦介〕牧童。與我拿王立過來。〔生上〕仲尼旅人。文王明夷。苟非其時。聖賢低眉。〔丑〕王立在此。〔外〕也綁起來。〔旦〕爹爹。要綁孩兒只管綁。只是王立卻綁不得。〔生〕由他綁罷。不要多說。〔外〕爲何綁不得。〔旦〕他是齊王世子。田爲姓名喚法章。〔丑渾介外驚介〕他是王立。怎麽到是田法章。〔旦〕他更名異姓。儲君宗子。須存模樣。〔外〕且不要綁。我只是綁這兩個賤人。沈在水裏去。〔貼跪介〕念我老糟糠。他若死我孤身晚景轉淒涼。

〔外背沈吟介〕他在這裏。也送他不成。待我哄他進去。你去看他其餘的首飾有無。若還都在。再處。〔貼入外關門介〕我且關你在裏頭。待我送了這兩個來放你。〔貼內叫介〕老相公。可憐可憐。〔外〕我雖草莽之臣。與他亦有君臣之義。我不惟不該害他。也不好凌辱他。只是容他在此不得了。

【前腔】助衣糧。卽時賚發往他方。若留在此遭譏謗。〔生〕自甘罪狀但憑發放。憐愛女須寬法網。〔外〕國聽君王。家憑家長。況伊家尙未立爲王。何得亂吾家法。任私情喬做王章。〔旦〕分開鳳侶。拆散鴛行。前生業障。燒了斷頭香。惟願你少康一旅早騰驤。

【尾聲】〔外〕綁他早去沈波浪。〔生〕斷送芙蓉一夜霜。〔外〕免敎伊玷汚門牆。

〔旦〕孩兒死便死。還要見見母親。〔外〕他教道得你好。還要去見他怎麽。快走快走。省得又打。〔打介小生丑引衆上〕

【神仗兒】齊開儀仗。齊開儀仗。三軍歌唱。盡歡如挾纊。信宿春從天上。車馬過鬧村坊。旌旗展到村莊。

有人麽。〔生〕是誰叫門。〔走出看介問介丑〕是我。〔生〕臧兒緣何到此。〔丑〕特引田將軍迎立世子爲王。〔指生介衆跪生引衆同入介外同旦小旦下小生〕

【滴溜子】微臣的。微臣的。田單啓王。微臣的。微臣的。六軍𥡴顙。兆民齊心瞻仰。請吾王登廟堂。早頒功賞。特候衡門。卽便束裝。

〔生〕齊國危而復安。亡而復存。皆叔父之功。只怕法章身微德薄。不能當此。臧兒過來。太傅一向好麽。〔丑〕大王還不知。太傅已殉節。不肯仕燕。在樹枝上自盡了。〔生〕如今墳在何處。〔丑〕在愚公山下。〔生〕可分付軍中。准備祭禮。就使臧兒先引一行人到彼陳設。我早晚就同田將軍來行禮。〔丑〕若無漁父引。怎得見波濤。〔先下生〕叔父。寡人流落在此。未免饑寒。解衣推食。多虧他家小姐。我欲煩叔父爲媒。聘他爲王后。可于軍中取黃金百斤。袍帶一付爲聘。〔小生〕傳令軍中。取黃金百斤。袍帶一付聽用。〔生〕請問叔父的宅眷在何處。〔小生〕臣少年不遇。餬口市椽。況經亂離。不曾娶妻。〔生〕若如此。寡人也與叔父做個媒。此間侍兒朝英。甚有義氣。我欲聘他與叔父爲妾。意下如何。〔小生〕旣蒙大王賜昏。便當聘以爲配。〔生〕分付軍中。再取白金百兩。彩段十端來用。請主人夫婦出來謝別。〔貼上〕不是一番寒徹骨。爭得梅花撲鼻香。老臣太史敫一時病發不能奉送大王。望乞恕罪。〔生〕寡人一向在此攪擾。不得面謝。只有一言。方纔我勸主人。他道我未立爲王。不當亂他的家法。如今我旣立爲王。已自有國法了。主人說他家小姐不取媒而自嫁。如今已有田將軍爲媒。聘禮黃金百斤。袍帶一付在此。聘他爲王后。就煩老夫人收了。餘外白金百兩。綵段十端。就是寡人爲媒。聘朝英來。以配田將軍也。煩老夫人收了。待寡人到了臨淄。百官朝見過。便差車騎來取。

立新王今朝龍駕去。    迎賢后明日鳳車來。
喜孜孜鞭敲金鐙響。    笑吟吟同唱凱歌囘。

第二十七齣 太史自嘆

【金蕉葉】〔外上〕奈何奈何。洗不去玷宗辱祖。〔貼〕喜將星早已執柯。想紅鸞相將臨戶。

老相公賀喜。〔外〕賀甚麽喜。〔貼〕女孩兒做了王后。如何不要賀。〔外〕王便怎麽。后便怎麽。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鑽穴𨻶相窺。踰牆相從。則父母國人皆賤之矣。

【紅衫兒】還虧你無端來稱賀。羞殺我堂堂丈夫。若論咱心性怎生饒恕他。悔當時不一劍斬了那妮子。待從容綁去沈河。把機關挫過。〔貼〕誰教你不斬了他。如今要斬也斬不得了。〔外〕如今爲王命蹉跎。你番來笑我。你番來笑我。

【前腔】〔貼〕沒來由晚景添嗔怒。老相公。事已如此了。到此如何。禮聘爲君后也不負他。豈不聞父爲子隱。爲甚的打破砂鍋。絮叨叨有許多。早難道爲女招夫。便光門耀戶。便光門耀戶。

倘明日來迎時。你我也須親送。〔外〕我去送他。我去送他。不及黃泉。無相見也。我今生斷不見他的面了。〔貼〕旣是老相公不肯去。待老身送他罷。〔外〕你要去時。我與你兩件東西戴去。〔貼〕是那兩件。〔外〕一件是那做證見的寶簪兒。一件要借個鬼臉兒與你遮羞。〔貼〕旣如此說。我也不送他了。只到他房裏去看他看便來。

欲正家風未遂懷。    只因王命聘裙釵。
萬事不由人計較。    一生都是命安排。

第二十八齣 墓祭王蠋

〔丑引軍擡祭禮上〕前日臧兒送進去。今日臧兒請出來。若是主人知此事。也應含笑在泉臺。我主人王太傅。旣能盡心於新君。又能盡節於舊主。今日新王卽位。自來祭奠他。也不枉了此間正是他墓所。待我打掃過。你們卻陳設祭禮。待大王來。〔生小生同衆上〕

【雙調新水令】〔生〕路車丹轂駕靑驄。路車丹轂駕靑驄。舍鋤把犁絲韁來鞚。草根陳義士。山色老愚公。舊恨重重。禁不住泣遊麟悲鳴鳳。

【駐馬聽】南嶺喬松。南嶺喬松。靑靑的孤標霜雪中。北邙丘壠。累累的多少繁華夢。猛可地悼亡淚染杜鵑紅。險些兒偸香手做鴛鴦塚。老人家心性兒兇。虧殺元戎。提起我在烟霞洞。

〔小生〕大王待太傅如此。眞不以存亡易心。〔生〕叔父當時未曾出仕。也不知俺朝中的事來。那時多少官員們。以後盡節的只有太傅一人。

【川撥棹】少甚麼顯祖揚宗。少甚麼廣廈高宮。少甚麼駿馬遊龍。少甚麼貂蟬貴寵。少甚麼食祿千鍾。那一個憂國官人能奉公。誰似抗疏捐生忠勇。

〔丑迎介〕此間是愚公山。這就是太傅的墳墓了。〔生拜介〕取香來。

【鴈兒落】法章呵賴生全在草莽中。賴生全在草莽中。太傅恁負忠貞綱常控。法章呵死灰然徑路通。太傅恁生氣在丘山重。

【得勝令】呀。眼見得馬鬣一丘封。眼見得佳城半畝宮。笑殺那强招賢將伊送。誰知他被讒言不旋踵。自那日爲傭。抱漢陰三千甕。臥起在蒙茸。誰承望夢高唐十二峯。夢高唐十二峯。〔初獻爵〕

【掛玉鉤】算着這貧賤糟糠事體同。旣然我不肯做這薄情種。怎肯負生死交情社稷功。今日個奠椒漿心先痛。免不得淚珠兒山泉般湧。抵多少狐兎遊蹤。祇落得山鬼相從。祇落得山鬼相從。〔亞獻爵〕

【七弟兄】他談笑處氣成虹。爲相知屈身參侍從。多少陶鎔。多少磨礱。到如今雲冷山空。祇見這白楊俱已拱。〔終獻爵〕

【收江南】悲泉臺戶扃。知旅櫬網蟲。歌蒿里恨無窮。倚着這參天古樹堪梁棟。想當時大廈將傾乏棟隆。轉敎人感昔添悲痛。

【梅花酒】呀。幸如今罷戰烽。幸如今罷戰烽。喜天山挂弓。劍倚崆峒。歲樂時雍。這都是鐵甲將軍百戰功。方知重豪傑出吾宗。〔小生〕臣安敢比太傅。〔生〕呀。縱存亡事不同。縱存亡事不同。在靑蒲上效孤忠。在黃塵中施英勇。絕脰在樹枝中。揮戈在燕市東。拚一死振頽風。驅千牛用火攻。似嘗藥古神農。似用藥起疲癃。似山傾西覆銅。似洛陽東應鐘。算都是一般功。何須把子推舅犯較雌雄。到如今天長地久屬年豐。士女歡娛萬國同。朝見謁廟後。就煩叔父到莒州去走遭。似吹簫向空。早難道一齊分付與東風。

明日另有令旨。爲太傅立祠。撥祭田二十頃。着臧兒世世掌管。

【尾聲】我想着當年避難遭磨弄。好一似蛟龍失水魚蝦鬨。彫零了鳳食梧桐。消磨了劍氣芙蓉。搖搖的身心似轉蓬。伴多少夜鶴秋鴻。這帶礪盟應須重。少不得勒鼎銘鐘。好敎那簪筆的文人獻一個河淸頌。〔下丑弔場〕

【柰子花】喜松門也有光榮。諒精誠必貫幽宮。我那太傅呵。矢心王室。夾日如龍。到如今也承恩寵。特建專祠祭也。賜祭田數頃可比侯封。

叢祠特建祀貞臣。    方表當年狥節身。
惟有感恩幷積恨。    萬年千載不成塵。

第二十九齣 君后自責

【謁金門】〔旦小旦上旦〕驚喜罷。臨鏡遠山重畫。堂上嚴君年紀大。一朝難割捨。〔小旦〕聞道鵲橋已駕。屈指佳期近也。剩雨殘雲眞共假。不須重打話。

〔旦〕朝英。你坐了。〔小旦〕.小姐在上。怎麽敢坐。〔旦〕你不知今日在我家還是侍兒。明日到田家就是宗婦。少不得要坐的。就是今日坐起罷。〔小旦〕吿坐了。〔旦〕前日你受累了。〔小旦〕小姐。我想我那老相公。女孩兒做了王后。兀自煩惱。也是見差。

【金索掛梧桐】〔旦〕爹行有甚差。家法難寬假。徑路無媒須被傍人罵。只因爲痛惜他。困泥沙。一旦輕身如落花。得成比目何辭死。也只是女子生而願有家。〔合〕將迎迓。喜孜孜同上七香車。從今後打曡嗟呀。管諧老無牽掛。

【前腔】〔小旦〕娘行有甚差。擇壻須掗靶。如今夫貴妻榮落得成佳話。誰知道挈帶咱。享榮華。拔宅飛昇凌紫霞。〔旦〕如今不教你受怕擔驚了。〔小旦〕當初擔驚受怕茅簷下。今日珮玉鳴鸞上將家。〔合前貼上〕

【前腔】爹行埋怨咱。不道女大還須嫁。我那兒。我待送你臨淄爭奈爹叱咤。憑他道玉有瑕。自堪誇。補缺囘天如女媧。千金作聘無雙價。萬乘于歸第一家。〔合前〕

喜鵲噪簷前。    蛛絲懸四壁。
眼望捷旌旗。    耳聽好消息。

第三十齣 迎后合婚

【傾杯玉芙蓉】〔田單持節引衆上〕紫陌靑門翠蓋翻。銀漢雙星現。想夏娶塗山。殷聘娀姬。周媾姜原。國泰民安。朱輪滾日塵拂面。寳馬嘶風曉度關。開宮扇。看瑤池閬苑。笑吟吟早晚挾飛仙。

到了。請娘娘登鳳輦。就請田夫人陪乘。〔請介旦貼小旦同上〕

【普天樂犯】改新妝輕衫換。聽鳴鸞和淸管。〔旦〕孩兒也要拜別父親。〔貼〕他不要你見面。且去再處。〔旦拜貼介〕赴魚軒。赴魚軒。暫別慈顏。計歸寧須詠葛覃。〔貼〕宮人魚貫。樊姬入楚須達善。〔小旦拜介貼〕看飛瓊已伴驂鸞。我自進去罷。省得父親又要煩惱。嘆臨岐執手盤桓。〔先下旦小旦同衆上路介〕

【朱奴兒犯】到中宮及辰奠鴈。滿罘罳瑞烟葱蒨。邕邕穆穆人爭羨。治陰德身任蘋蘩。窈窕繼關關。山呼鰲忭笙歌擁。珮環勝景應無限。舊緣重續做新歡。

奏上去。娘娘到了。請大王臨軒。〔生上〕

【節節高】瑤空下彩鸞。喜臨軒。瑞麟香軟騰龍篆。氍毹展。拜綺筵。酬天眷。祀先假廟明禋薦。百年孝享祈同獻。〔合〕寳炬輝煌爛金蓮。人間別有蓬萊殿。〔小生小旦拜生介〕

【前腔】王侯得並肩。願徵蘭。辰良日吉陪歡讌。賓賢館。乘露盤。王居渙。同休敢懈輸忠款。酬功豈必盟金券。〔合前〕

【尾聲】忠臣良將幷賢媛。開國承家在簡編。只落千載名傳。

瓊花玉樹擅詞場。    冶葉倡條漫北方。
莫笑曲終還奏雅。    知音洗耳自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