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種曲/鸞鎞記

Top / 六十種曲 / 鸞鎞記

鸞鎞記

明葉憲祖著

第一齣 提宗

【漢宮春】〔末上〕杜子奇窮。歎生來轗軻。骨肉西東。聘得文姝趙女。兩擅才容。豪門相逼。仗魚娘女俠帲幪。成婚後。春闈同赴。誰知觸怒奸雄。  失意慚歸故里。賴佳人激勉。奮志登庸。更寄新詞稱慶。京邸相逢。溫郞情致。爲投詩竟遂牽紅。看一對鸞鎞分合。總關多少情蹤。

第二齣 論心

【戀芳春】〔生上〕藻思雲淵。風流嵇阮。一身落魄堪憐。自有漫漫浩氣。直貫重玄。不肯隨人長短。也不肯媚人自薦。同消遣。詩酒朋儕。儘堪盡日盤桓。

〔鷓鴣天〕載酒無人過子雲。掩關晝臥客書裙。花枝不共秋欹帽。筆陣空來夜斫營。惟日飮。以詩鳴。天教閒客管靑春。窮途正是不龜手。與世羞爲西子顰。小生杜羔。表字伯裘。襄陽人也。秀揚北斗。價媲南金。姱節霞褰。峭爾心胸山嶽。文思泉湧。鏗然咳唾珠璣。平生不解逢迎。貧士驕人猶勝諂。遯世無求名譽。庸人愛我不如憎。只有一件。父母在日。曾將碧玉鸞鎞一對。聘趙氏之女爲妻。頗聞他年已及筓。才容雙美。因我孤身落魄。遂將好事蹉跎。孤孤寂寂。憂憂悶悶。過了二十年華。賴有賈浪仙温飛卿流寓在此。日逐往還。幸不寂莫。今日相約過我。不免在此伺候。〔小生外上〕

【窣地錦襠】〔小生〕連朝朋舊和高篇。攜手滄洲白日閒。〔外〕春風常在故人前。美酒淸謳解客顏。

〔小生〕小生温庭筠。〔外〕小生賈島。流寓襄陽。同來訪問杜伯裘。此間已是。不免逕入。〔進見介生〕春到庭除任綠莎。〔外〕馮唐未老已蹉跎。〔小生〕儘教朋舊形骸放。〔合〕卻道衣冠禮法疎。〔外小生〕伯裘。你今日容顏慘然不樂。卻是爲何。〔生〕二兄聽稟。

【玉芙蓉】昂藏正少年。流落誰靑眼。幾時得策名飛步獨冠羣賢聊存筆札尋常應。直取絲桐獨自彈。〔合〕心難按。每牢騷問天。問何緣倒顚豪傑致難堪。

〔外〕伯裘。你說那裏話。似兄這般才藻。取功名如拾芥。何必抑鬱。〔生〕浪仙。若是有才的便取功名。如飛卿兄與浪仙兄今日蚤已致身靑紫。不似這般流落了。〔小生〕伯裘。我輩志氣。不可少挫。任它終身不偶。那睥睨之態。放曠之懷。定然要用着它的。你何苦如此慘然不樂。小弟呵。

【前腔】千秋信自堅。半世從人賤。直浮雲富貴。浩氣瀰漫。任情放誕曾無忌。揮手雲霄不受憐。〔合〕心難按。每牢騷問天。問何緣倒顚豪傑致難堪。

〔外〕飛卿兄言之有理。我輩未遇呵。

【前腔】飯牛惜夜寒。捫蝨於時蹇。便所期已矣。獨坐悠然。如今登樓有我非王粲。卻酒從敎逐阮宣。〔合〕心難按。每牢騷問天。問何緣倒顚豪傑致難堪。〔外〕

我們暫且吿別。明日有興。再來相訪。正是

他鄕攜手易相親。    半過春光半廢身。
歌憶前人寧寡和。    遇當斯世可常貧。

第三齣 閨詠

【一翦梅】〔旦上〕落盡棠梨野絮飄。蜂也無聊。蝶也無聊。疎窗紅日坐來高。脂也慵調。粉也慵調。

〔浣溪沙〕輕打銀箏墜燕泥。斷絲高𦋀畫樓西。花冠閒上午牆啼。粉籜半開新竹徑。紅苞落盡舊桃蹊。不堪終日閉深閨。奴家趙氏。小字文姝。自小聰明。愛觀書史。鎭日幽靜。好就詩詞。除了班家女師。那左貴嬪鮑令暉也則尋常。只有東鄰魚家惠蘭義妹。淸才掇露。藻思霞蒸。每有所作。不在奴家之下。目今春盡日長。閨中頗困。怎麽得他到來閒話。消遣也好。〔小旦上〕

【前腔】一夜春歸不可招。紅也難饒。紫也難饒。閒心若個殢眉梢。醒也難消。睡也難消。

奴家魚氏。小字惠蘭。常與西鄰趙文姝姐姐往來作伴。情勝同胞。今日特去看他。行不數步。已是趙家門首。不免徑入。〔見介旦〕奴家正在此想你。妹妹來得恰好。〔小旦〕妹子見春光已盡。鶯老花殘。想道姐姐情思無聊。特來奉候。〔旦〕這幾日天氣果覺困人些。妹妹。你適纔說鶯老花殘。我和你就把鶯花二字。各做送春詩一首何如。〔小旦〕如此甚好。姐姐請先。〔旦〕僭了。〔吟介〕風風雨雨過前楹。牢落春光似送行。爲問阿誰多着意。殷勤臨別更啼鶯。〔小旦〕妙妙。待妹子也念來請教。〔念介〕盡道春風未有涯。誰知草草欲還家。亂紅狼藉渾無賴。檢點爭憐葉底花。〔旦〕妹子。我二人如此詩才。若去應舉。那女狀元怕輪不到錦江拾翠的黃姑。〔小旦〕正是。若使天下詞壇。姐姐主盟。小妹佐之。那些做歪詩的措大。怕不剝了面皮。〔旦笑介〕語笑良久。頗覺散心。還和你到檻外閒步一囘。〔行介〕

【嬾畫眉】〔旦〕一番花雨過亭皋。滿地殘紅溼未飄。趲將新綠上芭蕉。應知斷送人多少。消得春歸能幾遭。

【前腔】〔小旦〕梁間語燕似爭巢。百囀鶯簧欲罷調。日長深院靜蕭蕭。幾多困倦誰將到。覺比前春更寂寥。

〔旦〕妹子。我看你

【前腔】雙蛾簇簇護春嬌。斷臉微紅睡半銷。芳情想已逗纖腰。閒行莫向城南道。怕有行春吉士挑。

〔小旦笑介〕姐姐。這到不在妹子心上。只是姐姐有了主兒的。反覺盼不到些。

【前腔】新來略覺損容標。剩把閒情付彩毫。吟詩生怕及夭桃。幾番盼殺張京兆。翠黛留將嬾自描。

〔旦笑介〕妹妹。做姐姐的到被你取笑了。〔小旦〕妹子吿囘。明日再來陪你。〔旦〕有慢了。侍我送你出門去。〔行介〕

偶爾春愁鬱未開。    東鄰少女喜相陪。
〔小旦先下旦弔場目送介〕無情最是門前水。    流盡年光去不囘。

〔丑扮媒婆冲上〕做媒爲活計。說合是生涯。〔見旦介旦避下丑〕老身做了半世媒。不曾見這般好女子。且住。這是趙寡婦家。記在心裏。作成了一個好主兒。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廢工夫。

第四齣 覓贈

【菊花新】〔淨衆同上〕一朝名姓動星台。列戟高門晝日開。補袞愧非才。只感荷聖恩如海。

龍樓鳳閣九重城。新築沙堤宰相行。我貴我榮君莫羨。十年前是一書生。下官覆姓令狐。名綯。幸遇今上特達相知。不次擢用。由學士遷同平章事。任用最專。恩寵無比。舉子温庭筠。幼有才名。今上喜菩薩蠻詞。實非下官所長。叫他代作。進呈甚見嘉賞。明歲大比之年。吾子令狐滈在此應試。那些考官。雖則都囑付了。只是場中文字。若使人看不得。恐怕難違公論。吾想除非假手温生方好。須先差的當家人去與他面說。還有一件。我故人李憶補闕。年老無子。前日勸他納妾。他說夫人利害。只怕難容。除非老相公娶了相送。或者能壓服得他。〔笑介〕若能使婦人不妬。宰相眞可謂有權矣。堂候官。一面擊梆。叫我一個院子出來。一面到街上。叫一個官媒婆進來。各有使令。〔副淨扮家人上〕堂上聞呼喚。階前聽使令。稟老爺。有何指揮。〔淨〕我差你去見温庭筠秀才。說道。明歲大比之年。俺家大爺場中文字。相煩代作。必有重謝。不好寫書。只是面說。〔副淨〕温秀才不知如今在那裏。〔淨〕聞他游學在襄陽地方。逕到那裏尋他。〔副淨〕小人曉得了。〔淨〕還有分付。

【駐雲飛】文運天開。明歲南宮選俊才。俺大爺呵。要把魁名賽。文字須遮蓋。嗏。溫李舊同儕。文章出色。假手他行。必定添光彩。你此去呵。禮重言甘莫弄乖。

〔副淨〕老爺呵。

【前腔】位列台階。一旦成名震九垓。槐柳分行擺。桃李迎門待。嗏。饒有出羣才。也須托賴。若肯相招。料得忙趨拜。念小人呵。此去傳言事必諧。

〔淨〕如此。收拾便行。〔副淨應下丑媒婆雜引上見介〕稟老爺。官媒婆到了。〔淨〕那官媒婆。我要娶一個女子。送與補闕李爺爲妾。你聽我分付。

【駐馬聽】故友情諧。念彼年華已漸衰。尙自祥麟絕種。雛鳳空巢。玉燕難懷。明珠不惜買裙釵。贈他也非爲閒情債。〔合〕爲覓妝臺。卽忙前去。休敎遲捱。〔丑〕

稟上丞相爺。小婦人原是襄陽郡人。初至京城。這京中女子。不曾遍識。〔淨〕李爺雖宦京邸。原籍楚中。你那襄陽若有好女子。更覺相宜了。〔丑〕這般說。襄陽有一趙寡婦之女。眞個一貌無雙。

【前腔】村舍茅齋。幻出嬌娘眞豔色。他有芙容妝臉。楊柳欹腰。恰似豆蔻含胎。領將嚴命去安排。定知好事圓成快。〔合〕爲覓妝臺。卽忙前去。休敎遲捱。

〔淨〕卽差官舍二人。與你同送聘禮到他家去。送聘之後。卽便接取來京。休得遲誤。〔丑〕小婦人還有事稟上。趙家女子委實難得。還是丞相爺自家受用了罷。不要作成別人。〔淨〕唗。胡說。

宜春苑內揀花枝。    囑付蜂媒莫待遲。
若是得它心肯日。    果然是我運通時。

〔淨先下丑末弔場丑〕方纔丞相爺說。差官舍與我同去。不知是那一位官長。〔末〕就該是我聽差。〔丑〕就是你老人家。天那。這等一個臊鬍子。路上不好打發你哩。〔末〕休得閒說。我也不曾有子。央你做媒。再娶一房媳婦。〔丑〕有有。我那間壁王大嫂。生下一個女兒。十分標致。有西江月詞爲證。〔末〕怎見得。你且說來。〔丑〕堪愛王家大姐。天生分外嬌姿。〔末〕好。〔丑〕蓬鬆兩鬢賽金絲。大眼粗眉歪嘴。〔末〕阿呀。〔丑〕面頰渾如鍋底。鼻頭好像擂搥。金蓮尺二走東西。臭惡三年不洗。〔末〕這婆子原來一口胡柴。明日打點禮物。早些去罷。〔丑〕曉得。〔同下〕

第五齣 仗俠

【唐多令】〔淨趙母上〕苦守未亡年。貧居祇自憐。幸然有女正芳姸。〔旦上〕喜得萱親身健在。相依傍。免憂煎。

〔淨〕老身趙氏之母。孀居無子。止生這一個女兒。喜得長成。才容雙美。已曾許配杜羔秀才爲妻。一向好事蹉跎。老身常時縈挂。〔旦〕母親老景安康。兒心願足。這些小事。何必挂懷。〔淨〕咳。人家生下女兒。直待嫁了人。纔放下做娘的擔子。〔旦〕請自消遣則個。

【桂枝香】〔淨〕孀居孤蹇。年時衰倦。膝前無繼美佳兒。眼底有能文嬌媛。苦愆期少緣。〔旦〕你休苦愆期少緣。但得你老來康健。大家懽忭。〔淨〕我意懸懸。但敎連理兒成樹。始得忘憂母似萱。

〔外末扮差官二人丑扮媒婆引衆持聘禮上〕一路問來。此間正是趙家了。元來閉門在此。不免扣門則個。開門開門。〔衆〕

【不是路】小戶低廛。急叩雙鐶莫滯延。〔淨驚介〕爲甚的聲喧亂。女兒。你且進去了。我把柴扉試啓問何緣。〔旦下淨開門見介丑〕趙媽媽。我們奉當朝令狐丞相老爺所差。特來聘你令愛。與補闕李爺做二夫人的。〔淨〕阿呀。你們莫胡言。我女兒呵。荆釵已結朱陳眷。金屋難敎擁翠鈿。〔末〕你這老婦人好不知世事。我老爺便強娶了民間一個女子。打甚麽緊。你也須通變。我老爺呵。熏天炙手難輕撼。料應不免。料應不免。

〔淨〕列位。我女兒委實的許聘與杜羔秀才爲妻了。〔丑〕管甚麽杜高杜底。〔背唆衆介〕難道來了一場。罷了不成。只將聘禮丢在他家。下午搶他上轎去便了。〔衆〕說得是。怕他到甚麽官司去吿了我老爺不成。若再遲延。先鎖了這老婦人去問罪。〔淨推介衆打淨倒地丢聘禮下旦急上〕堂前爲甚麽喧嚷。阿呀。母親怎麽跌倒在此。〔扶淨起介〕女兒。不好了。當朝令狐丞相差人。要娶你與甚麽李家爲妾。我說你已曾許配杜家。他們那裏肯聽。強將聘禮留下。說下午就要搶你上轎去。再若遲延。先鎖我去問罪。我因推阻。被他們打。〔旦哭介〕如此怎麽好。天那。

【長拍】寂寂孤身。寂寂孤身。寥寥庭院。並沒個外人廝見。誰行指引。向朱門漏洩嬋娟。忽地禍從天。我寸衷匪石。肯容輕轉。忍使喬郞懷碧玉。揮毫重賦綠珠篇。奴旣不肯失身。亦不貽累母親。若他强逼成姻眷。拚一個珠沈玉碎。蚤赴黃泉。

〔淨哭介〕咳好苦。天那。

【短拍】黯黯愁魂。黯黯愁魂。煢煢暮景。止留將一女身邊。送與惡姻緣。少不得活離死怨。女兒。你且慢死。待做娘的先死了。或者得他憐念。有個捨放你的日子。拚把殘年斷送。生博取你夫婦永團圓。

〔旦〕母親快不要這般說。孩兒死的是。〔淨〕還是娘死的是。〔抱哭介小旦上〕

【霜天曉角】芳鄰姊妹。朝夕多歡契。爲甚喧聲鼎沸。忙來取問因依。

〔見介〕妹子聽得姐姐家裏喧嚷。特來探望。爲何這般痛哭。〔淨〕魚家姐姐。我家禍事從天而降。如何是好。〔小旦〕媽媽。有甚禍事。〔淨〕令狐丞相要爲甚麽李補闕娶妾。倚恃權勢。平白地差人來。要強娶我女孩兒。〔小旦〕媽媽。你囘他說。許聘人的便了。〔旦〕便是。那些人如狼似虎。不容母親分辨。〔淨〕老身說得兩句。他們便把我來推倒。強留聘禮在此。說下午就要來搶去。怎麽區處。〔旦哭介〕母親。如今再沒甚麽區處。待孩兒一死。就了事了。〔淨哭介〕我的兒。你若死了。教我倚靠那一個。我左右將死的年紀了。不如待我死罷。〔旦〕母親。那有個爲了孩兒叫母親死的道理。況且你死了。也濟不得孩兒的事。不如待孩兒死的好。〔淨旦抱哭介〕

【憶多嬌】痛數奇。事不虞。禍遘當權怎設施。炙手熏天力怎支。强娶嬌姿。强娶嬌姿。怎把牢籠脫離。

〔小旦背介〕你看他母子痛傷。不覺使人酸鼻。我左右不曾許人。拚捨此生。救他兩命。有何不可。〔轉介〕媽媽和姐姐且省愁煩。妹子情願與你們解圍。〔淨旦〕姐姐怎麽樣解得我們的圍。〔小旦〕姐姐已受杜郞之聘。義難更改。妹子幸未字人。不如待我替姐姐去了。救你母子兩命。有何不可。〔旦〕這是奴家苦命所招。怎麽到累及妹妹。〔小旦〕做妹子的平日與你怎麽樣相處。若優游無事。日逐往來。一旦有事。便掉臂不顧。豈是人之所爲。況且你有媽媽在堂。不忍分離。我孑然一身。有何挂礙。何不替姐姐去走一遭。我與你

【前腔】朝夕俱。情意孚。拚得孤身救你兩命危。比似夜出滎陽解楚圍。〔淨〕我兒。魚家姐姐旣有這等高誼。我們拜謝。〔同拜介〕謝得提攜。謝得提攜。使我牢籠脫離。

【鬭黑麻】〔小旦〕我一縷微軀賤同侍兒。兩口無虞心甘貫魚。媽媽。自古爲朋友者死。我今日此舉。何勞你們相拜謝。感恩私。只有一件。還須厚賂居間。免使臨期露機。〔合〕蒼天鑒知。前途望護持。從此牽腸。從此牽腸。試問重逢甚時。

〔旦〕昔衞壽竊旄以代兄。紀信忍烹而誑楚。妹妹的意氣。何忝于兩人。

【前腔】母子顚連寒灰可欺。慷慨周旋陽和再吹。矜義俠。敢捐軀。古有黃屋將軍。今屬靑閨黛眉。〔合〕蒼天鑒知。前途望護持。從此牽腸。從此牽腸。試問重逢甚時。

〔旦出釵介〕奴家感激妹妹厚恩。無物表意。這對碧玉鸞鎞。原是奴家聘物。今送與妹妹。以爲攏頭之用。〔小旦〕旣承厚情。妹子不敢推卻。但是姐姐聘物。妹子怎敢獨取。不如與姐姐各執一枝。它日見此鸞鎞。就如對面了。〔旦〕說得有理。〔分釵介〕

【鷓鴣天】尋生替死德無倫。剖玉分釵各愴神。惟有感恩幷積恨。萬年千載不成塵。

〔旦先下衆上搶小旦下淨弔場〕且住。魚家姐姐雖則去了。還怕中途有變。明日黃道吉日。不免迎杜郞過門贅親。絕了後患。多少是好。正是早諧男女願。永斷是非門。〔下〕

第六齣 諧姻

【西地錦】〔生上〕自恨生來多疚。佳期一向𥡴留。誰知好事來相輳。翻因意外戈矛。

小生只爲骨肉支離。身名偃蹇。婚姻之事。一向蹉跎。誰想令狐丞相要強娶我妻子。幾乎做出一場大事來。千虧萬虧。虧了魚惠蘭。捨身相救。這也是女中俠客了。岳母還怕事出不虞。招我今日過門贅親。將憂變喜。總是天緣。且住聞得我娘子大有詩才。今晚亦須檢點。若被他考倒。可不辱抹了杜拾遺的家風。〔內作鼓樂介生〕你聽鼓樂喧闐。一定是趙家接親的到了。〔衆扮擯相鼓樂上生隨行介〕

【賞宮花】笙歌沸稠。看華燈晃彩球。迎取風流壻。好去結綢繆。此夜鵲橋牢駕定。管敎織女會牽牛。

【西地錦】〔淨上〕喜得蒼天相佑。今宵幸配鸞儔。〔雜請介旦上〕堂前幾遍催妝就。對人無奈嬌羞。〔雜照常喝介生旦送酒介〕

【畫眉上海棠】〔畫眉序〕金鼎麝烟浮。搖漾華堂燭光溜。喜十年婚媾。始遂綢繆。躱離了劈手鷹鞲。打合上齊眉鴛偶。〔月上海棠〕〔合〕眞輻輳。看取骨肉團圓。百年相守。

【前腔】〔淨〕有女在秦樓。幸遇蕭郞締佳偶。喜結褵今夕。省母殷憂。虧他巧騰那繡閣衾裯。因此生脫就寒門箕箒。〔合〕眞輻輳。看取骨肉團圓。百年相守。

〔淨〕送新人入洞房。〔衆行介〕

【滴溜子】才郞的。才郞的彩毫在手。嬌娘的。嬌娘的蕊珠在口。果然鳳交鸞友。相攜入洞房歡濃似酒。願祝夫妻天長地久。

【餘文】溫香輭玉親消受。枯魚活水正相投。好把新詩幾唱酬。

雙栖雙宿比鴛鴦。    女貌郞才兩頡頏。
不是一番寒徹骨。    爭得梅花撲鼻香。

第七齣 秉操

〔副淨上〕占住房幃老更親。周詩空自說來頻。堂前已失猶龍客。閣內難留比鳳人。老身李補闕之妻是也。心偏嫉妬。性頗猜疑。因此我老相公晚年無子。不敢提起娶妾兩字。沒來由那令狐丞相娶了一個女子。遠遠送來與我老相公爲妾。不想半月之前。相公偶得暴疾而亡。那女子前晚才到。雖然一貌出羣。喜得兩無罣礙。落得做了好人。只把客禮相待。我有個兄弟新來斷絃。不如把來嫁與我兄弟。豈不兩得其便。只是丞相送來的。不好強得他。待他到來。我自有道理。〔小旦道扮上〕困守蓬茆十數年。此來原不爲情緣。好將金谷樓中女。改作玄都觀裏仙。我魚惠蘭。只爲姊妹情深。捨身相代。到此補闕已亡。落得一身自在。昨日李夫人教人來說。要我改嫁他兄弟。我本玉府仙姝。豈偶凡夫俗子。不如出家入道。到得討個淸幽也。

【北端正好】蕊珠圓。瓊花潤。香馥郁。蕊珠圓。光的溜。瓊花潤。俺本是天謫降玉府仙眞。劣塵凡誰相親。入玄門則盼西池近。

〔見介副淨〕小娘子。你怎麽是這般妝束。〔小旦〕薄命女子。不願嫁人。情願出家入道。〔副淨〕快不要說這樣話。還依老身。嫁了我兄弟罷。

【滾繡毬】〔小旦〕想我命孤單難諧仕女姻。骨寒微羞登閥閱門。〔副淨〕小娘子。我兄弟不少你穿的戴的。〔小旦〕休誇稱燒手樣寶釵籠髩。不希罕稱身材繡襖羅裙。〔副淨〕是了。這穿戴的雖是等閒。我兄弟卻又好個俊俏的人品。〔小旦〕俏潘安不足稱。粉何郞枉自倫。俺可不向潑巫山夢中着緊。誰待想莽桃花洞裏尋春。〔副淨〕你這般靑春年少。怎麽落莫得過。〔小旦〕縱教春隨流水休凝思。直待老逐飛花肯斷魂。做個物外閒人。

〔副淨〕你要出家入道。有何好處。

【倘秀才】〔小旦〕俺待向花前誦眞經幾巡。啓金爐把名香自焚。住居的淸隱。山書小篆文。一會價鼓琴邀夜月。一會價看鶴舞閒雲。不與那烟霞廝渾。

〔副淨〕旣如此說。近邊有個咸宜觀。那觀主我曾有恩于他。待我着院子送你到那裏出家罷。〔小旦〕多謝夫人。〔副淨〕院子那裏。〔末上〕夫人有何分付。〔副淨〕這位娘子情願出家。你可送他到咸宜觀裏去。〔末應介〕

【煞尾】〔小旦〕謝得恁開籠放鶴多情分。兀自個指點桃源好避秦。討得逍遙自在身。過卻淸幽幾度春。仙女雙成可等倫。玉闕丹臺煞親近。直待朝元駕彩雲。方信道慾海無邊虧咱去得緊。

〔小旦同末下副淨〕你看他霞冠鶴氅。風度翩。若是我老相公見了。如何了得。還好還好。試看佳人纔入道。還虧老子早昇天。〔下〕

第八齣 入道

【誦子令】〔淨扮道姑上〕塵途擾擾厭逢迎。少小離家覓上淸。撇得愛河求淨品。行看羽化上蓬瀛。

老身咸宜觀道姑是也。連日到施主人家修齋。不曾上殿參禮。今日閒居無事。怕有施主到來。不免叫了綠翹出來。同到殿上焚掃則個。綠翹那裏。〔貼上〕仙李盤根大。猗蘭奕葉光。〔淨〕綠翹。你把殿門開了。打掃一打掃。〔貼應介〕

【引】〔小旦同末上〕蕊珠宮外香雲合。世網從今蹬脫。

〔末〕此間已是咸宜觀了。請進去。〔進見介淨〕你是李管家。爲着甚事。同這位煉師到此。〔末〕這位師父。是令狐丞相送來。與我老爺做二夫人的。他因老爺死了。誓不改嫁。情願出家。因此老夫人差我送到寶觀來焚修。〔淨〕妙妙。我觀裏又添了這般一位仙姑。那怕不興旺。小師兄。先請拜了三淸。〔小旦拜介〕

【誦子令】〔淨〕仙娥貌比許飛瓊。嬝娜眞堪掌上擎。〔小旦〕師父請轉。待小道拜見。〔對拜介小旦〕幸有眞仙爲伴侶。願求法力指迷程。

〔淨〕師兄在此出家。須用改個法名。先師留下是玄字行中。賤名玄淡。師兄就是玄機何如。〔小旦〕多謝賜名了。〔末〕小人吿囘。〔淨〕管家有慢。你囘去與我多多拜上老夫人。〔末〕來送雲中仙子。歸參閫內將軍。〔下淨〕請問師兄高姓。〔小旦〕小道寄養趙門。本姓魚氏。〔淨〕我看你冰雪丰姿。烟霞法相。令人企羨不勝。

【雁來紅】你是璘珣的玉樹柯。倏移根向大羅。相逢亦是前因果。〔小旦〕質媿生來濁。入門敢自躭慵惰。〔合〕相隨和雲窗霧閣。朝共晚修淸課。

〔淨〕綠翹。你就隨侍魚師兄罷。〔貼應介〕

水邊楊柳赤欄橋。    洞裏神仙碧玉簫。
近得麻姑書信杳。    潯陽江上不通潮。

第九齣 催試

【粉蝶兒】〔生旦上〕上國觀光。一曲陽關迭唱。

〔旦〕相公。今當大比之年。士子們紛紛上京應舉。你正該努力前程。爲甚逡巡不果。是何主意。〔生〕小生功名之念雖切。兒女之情更長。因此躊躇未決。進退兩難。〔旦〕你說那裏話。自古道。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似你這般才學。不去應舉。更待何時。

【園林好】看今朝春日載陽。想皇都瓊林正芳。紛紛的計偕爭上。你及早治行裝。你及早整游韁。

【江兒水】〔生〕我幸遇文明晝。思觀上國光。只怕你春雲載筆無情況。因此公車不忍匆匆上。勞你勸駕情詞暢。〔旦〕你何事爲奴惆悵。雌伏柔情怎誤雄飛千丈。

〔生〕旣如此。娘子收拾了行李。待小生從容起身。〔旦〕行李收拾多時了。今日是黃道吉日。相公。你急便起程。切莫遲疑。〔生〕這等。請岳母出來拜別。〔旦〕母親有請。〔淨上〕

【五供養】堂前鬧嚷。敢是司馬題橋。游子嚴裝。〔見介生〕小生今日起身應試。特請岳母出來拜別。〔淨〕好好。你看花游帝里。挾策射明光。莫爲我孩兒悒怏。度晨昏自有區區相傍。着鞭須及早。行邁好徜徉。但願一舉成名慰人凝望。

〔生〕岳母請上。容小生拜別。〔拜介〕

【玉交枝】東牀虛謊。賴周全依依洞房。一朝分袂多悽愴。怕擔閣南國明璫。〔向旦介〕爲博那影中金馬與玉堂。先抛閃目前鳳枕和鴛帳。〔合〕願此去觀花曲江。願此去錦還故鄕。

〔旦〕相公。這碧玉鸞鎞。原是君家聘物。一枝贈與魚家妹妹去了。這一枯仍舊送還相公。帶去時時轉念。

【川撥棹】驪歌唱。送征衫別話長。把鸞鎞身伴收藏。把鸞鎞身伴收藏。似雙雙留連不忘。〔合〕待臨岐心自傷。猛囘頭泣數行。

【尾聲】〔淨〕送君此去乘桃浪。穩取龍門直上。〔生背介〕只怕點額應羞返故鄕。

【哭相思】〔淨〕出門不必苦遲疑。〔生〕得失從來未可期。〔旦〕一舉首登龍虎榜。十年身到鳳皇池。

第十齣 挫權

【番卜算】〔小生上〕少小負才名。志氣凌終賈。幾年落魄走江湖。肯折千金價。

宣曲長楊瑞氣凝。上林狐兔待秋鷹。誰將詞賦陪雕輦。寂寞相如臥茂陵。小生温庭筠。字飛卿。幷州人氏。生成敏悟。擅美詞章。與李義山齊名。時稱温李。只爲游多豪俠。行頗不羈。年少多情。好爲淫豔之曲。才高得志。浪加輕薄之名。兩赴科場。被人摧抑。這也不在我心上。向寓京師。令狐丞相亦屬知交。未蒙薦擢。因此遠游襄漢。任意飄零。幸有杜伯裘賈浪仙邂逅相投。結爲知己。今春大比。二兄相約同行。我束裝已久。怎麽還不見他們到來。〔副淨上〕欽承恩相命。特地叩儒門。我一路問來。此間聞說是温秀才寓所。不免逕入。〔見介副淨作放肆介小生請副淨上坐介小生〕客官何來。〔副淨〕學生奉丞相令狐爺之命。來見足下。〔小生〕你是他家甚麽人。〔副淨〕府中第一位管家。〔小生〕旣是管家。那有這般稱謂。也沒有你坐處。〔副淨〕隨他一應官長衙門。都有我坐處。〔小生〕偏我温官人跟前。不許小人放肆。〔推副淨起介副淨背云〕好個大秀才。也罷。有事託他。只得權且忍耐。〔轉介〕丞相爺有事。叫我來分付你。〔小生〕可惡。怎麽說分付你。〔副淨〕丞相爺分付說。今年大比。我公子定然要高中的。只是場中文字。我公子嬾得費心。要你代筆。自當重謝。〔小生〕你們有事求人。不宜如此倨傲。〔副淨〕便是有事相煩。丞相爺差學生來分付。可謂極其恭敬了。怎麽倒說倨傲。

【八聲甘州】〔小生〕唗。沖冠怒髮。怪覷人輕賤。直恁矜誇。縱是當朝元宰。也須要謙謙下士爲嘉。況且向人乞憐應禮下。何事驕人一謎奢。我温官人文字。一向也肯捨與人的。只是你們這樣的人。我偏不肯輕易一個字兒。休喳。謾思量代筆生花。

【前腔】〔副淨〕我丞相爺呵。南衙。威權獨把。看熏天炙手。孰敢爭差。如天之福。沒來由選擇伊家。〔小生〕選擇着我。便有甚福。〔副淨〕闈中試文勞暫假。不負多才溫八叉。酬酢。有千金厚禮相加。

〔小生笑介〕一發說得好笑。焉有君子而可以貨取乎。快去快去。不要在此聒噪。〔副淨〕你只怕禍事到來。悔之無及。〔小生〕有甚禍事。不過囑付了試官。不中我便了。〔副淨〕不中也儘勾了。〔小生〕唗。休得胡說。你若再在此放肆。我就要打了。〔副淨笑介〕酒逢知己千鍾少。話不投機半句多。〔下生同外上介〕

【番卜算】〔生〕花送遠行人。柳拂新羈馬。〔外〕停鞭且自約朋儕。共策南征駕。

〔生〕小生杜羔。〔外〕小生賈島。特來相約温飛卿。一同上京應試。〔生〕此間已是温兄寓所。不免逕入。〔進見介小生〕小弟等候二兄許久了。〔生〕二弟。遲遲吾行。有罪有罪。〔外〕飛卿。你有甚事。覺有不豫之色。〔小生〕說起就好惱了。令狐丞相遣一使者到此。說道伊子應試場中文字。欲假手于弟。那使者甚是放肆。詞語又且矜誇。因此呵叱了他一場。不從其請而去。〔外〕不從其請。方顯我輩的氣節。〔生〕旣已呵叱去了。飛卿不必介懷。就請同行。〔行介〕〔少年游〕〔生〕疎梅尙自帶殘英。芳草漸靑靑。〔小生〕山徑人稀。翠微深處。啼鳥兩三聲。〔外〕曉風重逼輕裘冷。心共馬蹄輕。〔丑扮胡談上〕路遙嫌日短。心急怪行遲。前面朋友等一等。〔衆遇介丑〕小弟昨因送行醉酒。今日起遲。恐怕趕不上夥伴。老兄們。望乞相挈同行。〔衆〕大家朋友。同行就是。〔丑〕多謝多謝。〔同行介〕

【羅袍歌】謾策雕鞍驕馬。把春泥踏碎。半雜飛花。芳郊取次布韶華。柳絲搓得鵝兒乍。偸囘盼。天一涯。山村迢遞漸籠沙。春行日。風物佳。人生何必苦思家。

【前腔】傍路游鑣初罷。有村歌相應。社鼓輕撾。行人䟎路漫嗟呀。奔馳盡爲浮名挂。行偏倦。途更遐。枝頭點點集昏鴉。脣初渴。力漸乏。爲詢沽酒向誰家。

〔衆〕前面有酒家。我們借宿了罷。〔丑〕酒保那裏。〔副淨〕酒酒酒。有有有。〔見介〕衆位相公是酤酒的。還是借宿的。〔丑〕酒也要喫。宿也要借。先拿酒來。〔副淨持酒上先下丑〕方纔行路匆匆。不曾請問列位老兄高姓貴表。〔生〕小弟杜羔。字伯裘。襄陽人氏。〔小生〕小弟温庭筠。字飛卿。幷州人氏。〔外〕小弟賈島。字浪仙。范陽人氏。〔衆〕老兄高姓。〔丑〕小弟姓胡。名談。字諏之。世居謊州。其實與當朝令狐丞相是一族。〔外〕兄自姓胡。他自姓令狐。如何是一家。〔丑〕不瞞列兄說。丞相自嫌家族單寒。把天下同姓。盡行招納。猶自嫌少。如今我們姓古月的。都改姓令狐。希求親近耳。〔小生笑介〕原來如此。小弟口占一絕奉贈。〔丑〕願聞高詠。〔小生吟介〕族譜從來記不淸。逢人只合問公卿。自從元老登庸後。天下諸胡盡帶令。〔丑不語介生外笑介〕飛卿好詩。雖是謔言。有關風化。〔丑背怒介〕這等輕薄。可惡可惡。〔生〕胡兄。我們飮一杯解嘲何如。〔衆飮丑不飮介〕

【一封羅】〔衆〕朋情契最賒。偶相逢卽一家。莫惜十千平樂價。任取村罍浮紫霞。西窗翦燭。歡情轉加。梨花門掩。良宵正遐。〔生〕胡兄。偶然相謔君休訝。

〔丑〕小弟天性不飮。適纔閒話。我也不計較。〔衆〕我們不要閒談了。大家去睡罷。

蘭陵美酒鬱金香。    玉碗盛來琥珀光。
但使相逢能盡醉。    不知何處是他鄕。

〔衆下丑弔場〕聞說小温輕薄。果然如此可惡。就是那杜羔賈島。也不該大家奚落我。待我到丞相跟前去。背他一場是非。叫他明鎗容易躱。暗劍最難防。〔下〕

第十一齣 合譖

〔副淨上〕但知丞相貴。無奈秀才喬。空馳千里道。笞駡恐難饒。自家令狐丞相府中一個院子。蒙丞相爺差我去見温庭筠。要他與我公子場中代筆。我見他時節。雖然略大樣了些。也不道這温庭筠這等傲撇。竟把我呵叱了一場。勞而無功。怎麽去囘覆丞相爺。旣要脫得自己干係。又要使丞相爺擺佈得他便好。今我且不要進去。在此算計定了。然後去囘覆丞相爺。〔丑上〕胡談骨格輕纖。爲人最愛趨炎。闖門極要有膽。見人定用無廉。撮哄全憑口快。鑽求無奈頭尖。冒認瓜將李搭。扳援柳共花拈。背是非將沒作有。討便宜換苦成甜。謁相公人以爲諂。央大叔我自能謙。此間已是相府門首。且有個管家在那邊。不免上前。央他引見。有何不可。〔見介副淨〕足下高姓。何來。〔丑〕小子是你老爺堂姪。爲應舉到京。相煩引見。〔副淨〕我丞相爺不曾有你這個阿姪。〔丑笑介〕小子怎麽不是丞相的姪兒。見有温庭筠的詩爲證。他說自從元老登庸後。天下諸胡盡帶令。被他這等嘲笑。怎麽不是你老丞相的兒孫。〔副淨〕那温庭筠這等輕薄無禮。小人也爲着一事。丞相爺差去見他。到被他呵叱了一場。〔丑〕阿呀。相府管家就敢呵叱。這等說。煩管家引小子參見丞相。那時節你一句。我一句。在丞相跟前背他一場是非何如。〔副淨〕如此甚好。你看府門開了。我先進去。你隨後進來。我與你稟知便了。〔丑〕多謝多謝。〔淨冠帶上〕

【生查子】趨朝曙色寒。退食餘淸宴。千里覓才人。使我頻凝盼。〔副淨進見介〕

院子。你囘來了。〔副淨〕是。〔丑執手本跪介淨〕階下跪者何人。〔副淨〕是爺一家。〔淨〕接手本上來。〔看介〕小姪令狐談參見。旣是一家。請起作揖。〔揖坐介淨〕賢姪爲何到此。〔丑〕小姪應舉到京。特來參拜相公老叔。〔淨笑介〕我族中可謂多賢了。〔丑〕不敢。〔淨囘顧副淨介〕我差你去見温秀才。說的事體何如。〔副淨〕小人領老爺嚴命。去見温秀才。他聞丞相兩字。就發惱起來。千不允。萬不允。把老爺埋怨了一頓。把小人搶白了一場。〔淨〕敢是你放肆激惱了他。〔副淨〕小人怎敢放肆。一見他就磕了十二個頭。〔淨〕怎麽磕這許多。〔副淨〕替老爺磕四個。替大爺磕四個。小人自磕四個。湊成十二個。〔淨〕唗。胡說。我向年也曾與他往來。不是這般劣別的。〔副淨〕老爺不曾知道。便是向年叫他替做了菩薩蠻詞進呈。囑付他不可對人說。轉背就去吿訴人了。〔淨〕我不信你一面之詞。〔丑〕小姪斗膽。請問那温秀才莫不是温庭筠麽。〔淨〕正是。〔丑〕若是此人。怪不得盛使了。前日小姪與他途中相遇。偶然說起丞相老叔。他就有許多謗毀。許多嘲笑的說話。〔淨〕他怎麽嘲笑我。〔丑〕這也小姪不敢說。〔副淨〕小人也聽得兩句。說老爺沒有學問。〔淨〕原來如此可惡。〔丑〕温庭筠自家也罷了。又結交兩個契友。一個叫做杜羔。一個叫做賈島。大家揑造歌謠。譏謗丞相老叔。還說今春得第。專要與丞相老叔作對哩。〔淨〕有這等事。可惱可惱。

【瑣牕郞】怪喬才忒煞輕儇。特傳言。輒作慳。不思領諾敢肆刁頑。如今悔卻當初垂盼。〔合〕從教文成雲錦定遭訕。空落莫。枉嗟歎。

【前腔】〔丑副淨〕那酸丁慣作波瀾。播流言。徒實繁。一朝得勢便擬包彈。乘其未發急宜防患。〔合〕縱教文成雲錦定遭訕。空落莫。枉嗟歎。

〔淨〕這個不難。我明日就對考試官說。温庭筠輕薄無行。專在場中爲人代筆。杜羔賈島結黨夤緣。法宜幷斥。記認了三人試卷。不中便了。〔丑跪介〕小姪萬望吹噓。〔淨〕我也通箇關節與試官。就是了。〔丑〕多謝厚恩。

怪得鯫生多倒顚。    須知扼吭制人先。
但敎名落孫山外。    任取詩成宋問前。

第十二齣 摧落

〔生小生同上生〕曉月難爲光。愁人難爲腸。誰言春景榮。起見葉上霜。〔小生〕鵰鶚失勢病。鷦鷯假翼翔。棄置復棄置。情如刀割傷。〔生〕飛卿。吾輩在此應試。自分可登上第。不意今早放榜。三人都落人後。怎麽樣好。榜上有令狐滈令狐談兩人。一定是丞相一家了。〔小生〕令狐滈就是丞相之子。令狐談就是前日相遇的胡談了。〔生〕原來如此。可歎可歎。〔小生〕伯裘。功名遲速。自有定數。不必惆悵。〔生〕言之有理。賈浪仙早間自去看榜。如今日已過午。怎麽還不囘來。〔小生〕□定就囘來了。〔外僧扮上〕十五能文西入秦。三十無家作路人。時命不將明主合。布衣空惹洛陽塵。我賈島。累赴科場。不得中第。眞好悲憤也呵。

【北點絳脣】杏苑迷途。蓬山失步。儒冠誤。謾自嗟吁。怕向靑天訴。

〔見介生〕呀浪仙。忽然祝髮。有何緣故。

【混江龍】〔外〕別無緣故。只爲長安獻策枉馳驅。直弄得一身困乏。兩髩蕭疎。姓字難敎題甲榜。聲名甚日滿皇都。空懷楚玉。浪泣鮫珠。前程漸迫。後事難摹。不能勾領春風看遍洛陽花。到不如討閒身靜對菩提樹。皈心禪定。寄跡精廬。

〔小生〕浪仙。你髮便祝了。只可惜只一部美髯。何不留了他。

【油胡盧】〔外〕待說甚留鬚表丈夫。又不是戴烏紗不可無。到省得白鬑鬑終日費妝塗。〔小生〕只怕穿的戴的都不如意。〔外〕帽僧伽盼不上宮花簇。着袈裟巴不就羅袍綠。一副生擦擦苦肝腸。一條瘦巖巖賤體膚。到頭來劉蕡命薄馮唐暮。因此蚤拚卻做浮屠。

〔生〕浪仙。你有尊嫂在家。怎生撇得他下。

【天下樂】〔外〕你曉得季子還家事也無。妻也麽孥忒狠毒。怕他討花封惹得多瑣瑣。〔小生〕浪仙。旣不歸家。便在此投個相知。閒游幾時也罷。何必祝髮。〔外〕如今五侯宅不待賓。七貴門空自呼。咳。便有樹誰家肯借烏。

〔生〕浪仙。只怕書再讀得飽些。文字再做得好些。定有個出頭日子。〔外〕伯裘伯裘。你豈不聞說。縱教書向牕前讀。無奈場中不論文。

【寄生草】古用三冬足。今開萬卷餘。論多聞記得起軻賢註。有神思搜得出湘靈句。負奇才撰得就阿房賦。可憐敎妾若爲容。這是文章自古無憑據。〔小生〕

浪仙。比如令狐滈令狐談。這夥庸才也得中榜。難道我們偏終身不遇。〔外〕飛卿飛卿。豈不聞說。總因拾芥兒曹易。益遣登科我輩難。

【么篇】逐狡兔人爭捷。守枯株我獨愚。靠家風沒個親爺護。賂權門少的錢神鑄。換儒衣羞把新聲度。從敎曳白自登科。饒咱製錦空延佇。

〔生〕浪仙。旣出了家。可還讀書麽。〔外〕因怕讀書。做了和尙。還讀他怎麽。

【煞賺】剛跳脫世間塵。誰耐做書中蠹。再學那寒牕喫苦。祇不過漫興吟詩趁蹇驢。竹院風徐。梅嶺香舒。這都是山僧受用淸閒趣。〔小生〕浪仙。你說便如此說。到底來終須還俗求名。〔外〕咳。論年華隙駒。覷功名腐鼠。休想俺今生逃墨更歸儒。

請了。〔急下生〕浪仙只因不第。有激而逃。可爲浩歎。〔小生〕他也別自有見。請問伯裘兄。行止若何。〔生〕小弟爲家下孤單。不日就作歸計了。〔小生〕小弟在京。頗多豪貴之游。不乏鶯花之興。還要留連幾時。〔生〕這也各行其志便了。就此吿別。後會非遙。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

第十三齣 詩激

【似娘兒】〔旦同丑扮侍兒上〕柳色已深深。空懊惱望斷佳音。幾番不語停織絍。怕他柔腸轉熾。雄心漸折。特地沈吟。

久別非無悶。聞歸豈不歡。愁君隳壯志。番覺翠眉攢。奴家趙氏。我官人下第。落魄無聊。昨日鄰舍人囘。梢得我官人一個口信。說在明後日准可囘家。奴家想我官人天資穎異。上進何難。只怕自此以後。奚落了志氣。荒廢了學業。不如乘其未歸。做一首詩寄去與他。中寓譏笑之詞。動他激發之意。勝似見了面時節。癡癡昵昵的說他也不醒。昔有樂羊子遊學一年而歸。其妻引刀斷機。羊子感激。遂成大儒。奴家雖是不才。有意效之。侍兒。取紙筆過來。〔丑〕娘子。紙筆在此。〔旦寫介〕

【九囘腸】〔解三酲〕數日來凝思偏甚。比春初悶緖還深。心苗別是愁波沁。不是盼歸舟信息難尋。淹將繞指閒中意。墮卻英雄百煉心。單愁恁。〔三學士〕詩成不羨迴文錦。效樂羊竊比規箴。郞才出衆因何放。妾面羞郞傍晚臨。詩已寫完。侍兒。你拏去交與老蒼頭。叫他明早一路接上去。見了官人。送這書與他看。〔丑〕曉得。〔旦〕〔急三鎗〕敎他明日裏往前途去須迎問。這雙魚袋休得浪浮沈。

爲囑長鬚蚤出門。    寸牋好與遞歸轅。
憑將一首詩中意。    勝似三更枕上言。

第十四齣 勵志

【縷縷金】〔生策馬上〕驅驕馬。逐輕車。不辭筋力倦。路途賒。鎭把家鄕盼。看看近也。恨前途早已夕陽斜。歸心轉深切。歸心轉深切。

小生杜羔。下第之後。別了温飛卿。卽日起身。來到此間。離家不遠。只是天色已晚。怎麽好。〔問內介〕借問一聲。今日可還趕得到襄陽城北的趙村麽。〔內應介〕天色已晚。到不及了。〔生〕這等。只索尋個酒店安歇了。明早趲行罷。店小二有麽。〔副淨〕昏迷須覓主。倦鳥欲投林。官人可是借宿的。請裏面去。〔生〕店小二。我明日五更就要起身。你千萬不要睡熟了。〔應介生嘆介〕今晚到得家纔好。可恨天色一會就晚了。

【前腔】〔丑扮老蒼頭上〕年華邁。怕跋涉。身扶靑竹杖。〔跌介〕又遭跌。日行三十里。看看將夜。望前村燈火店星列。誰家可安歇。誰家可安歇。

〔作尋介〕不知那一家可安歇。〔小二〕老人家。小店還有空房。進來進來。〔丑進見生介丑〕呀。卻好官人在此。來得湊巧。〔生〕老蒼頭。你爲何在這裏。家中可好麽。〔丑〕家中平安。娘子特差小人來迎接官人。有書在此。〔送書介生〕你老人家走路辛苦。先去睡罷。待我慢慢的看書。〔丑下生看書介〕原來是一首詩。〔念介〕良人的的有奇才。何事年年被放囘。如今妾而羞君面。君若來時傍晚來。〔作怒介〕

【榴花泣】新詩讀罷。不覺赧盈頰。多訕笑。浪譏切。〔看介〕怎麽說敎咱歸傍晚來些。又說見郞君妾面羞遮。〔想介〕且住。我娘子這詩是激勸我的意思。不要怪他。只是我做了堂堂的男子。直待婦人譏笑。不思奮發。豈不自愧。我今晚如醉初醒。如夢初覺了。我待磨穿硯鐵。喜從今喚醒莊生蝶。看他年晝錦還家。免敎人獨歸昏夜。

我如今看了這詩。有何面目囘去。不如再往京師。埋頭勵志。以圖再舉。有何不可。待我打發了老蒼頭囘去罷。〔叫介〕老蒼頭快起來。〔丑上〕天色大明了。起身囘去罷。〔生〕我不囘去了。你自囘去罷。〔丑驚介〕阿呀。娘子特地叫小人一路來迎接官人。官人怎麽到說不囘去了。

【撲燈蛾】〔生〕我猛然思去日。剛腸欲自裂。若不用辛勤。只恐又遭前轍也。從今志決。棄家鄕不憚周折。〔丑〕官人。你要讀書村莊靜貼。又何須他州外郡苦離絕。

官人。你便要游學。此處已不遠了。乘便囘到家裏。見了娘子一面。再出來也不遲。〔生〕我若到了家裏。再不能勾出門了。你自囘去。不必強我。〔丑〕官人可有書信。寄與娘子麽。〔生〕我沒有書。你上覆娘子。說我

割愛辭家心事違。    老奴戀主只牽衣。
玉京有路終須到。    金榜無名誓不歸。

第十五齣 品詩

【七娘子】〔小旦道妝貼隨上〕洞簫聲徹淸塵垢。掩松關逍遙自由。〔貼〕積炁黃房。凝神絳府。〔合〕隨緣好把詩囊搆。

〔小旦〕星點花冠道士衣。紫陽宮女化身飛。能傳上界春消息。若到蓬山莫放歸。小道魚玄機。嬌如蕙質。弱比蘭芽。性格偏靈。詞章特豔。向爲義氣而攜衾。後因落莫而入道。寄跡咸宜觀中。一向人跡罕到。近因太和公主曉得我夙負詩才。花朝之日。邀賞牡丹。賦詩一律。大爲稱賞。因此名播京師。乞詩者不必說起。就是那送詩請政者。亦且應接不暇。並沒一個可意的。甚覺不耐煩。如今掩關謝客。凡是送詩的來。綠翹。留他在殿上坐了。替他傳詩進來便了。〔貼應介小旦〕

【字字錦】煙霞繞畫樓。羽鶴迎淸晝。逢迎嬾出門。誰是忘機友。自淸幽。手捧一卷黃庭。黃庭外那識人間塵垢。休休。虛名所累。惹起無端應酬。如今掩關。掩關春雨後。好謝卻剡溪舟。好謝卻剡溪畫舟。屛牛車載酒。紫芝歌一曲。紫芝歌一曲。終朝討得安安靜靜。瀟瀟灑灑。着甚的勞勞碌碌。奔奔走走。況又苦與人不偶。〔末丑中淨淨上〕

【接雲鶴】久聞仙子冠名流。將因問俗一相求。

〔末〕我們聞得咸宜觀中女冠魚玄機才貌雙全。特來獻詩。求他賞鑒。〔中淨〕此間已是咸宜觀。不免逕入。〔貼〕煉師。外面有人來了。〔小旦〕結廬在人境。客至嬾逢迎。〔下衆進見貼介貼〕列位相公光降。有何見諭。〔衆〕小生們久仰魚煉師詩名。特來請教。〔貼〕煉師掩關謝客。相公們若有佳作。待小道傳進去。〔衆〕我們是要覿面請教的。〔貼〕煉師自來不曾見客。列位相公請囘。佳作待煉師看了。改日送還。〔衆〕我們一定要在此請見了纔去。〔貼〕怎麽說得能容易。

【賞宮花】佳篇見投。他怎敢糊塗了應酬。〔衆〕他胸中懸藻鑒。何難筆底恣搜求。〔合〕滴露硏硃非草草。從容鑑定庶無尤。

〔衆〕一定要等了去〔貼〕這等請少坐待小道拏進去。與煉師看了送出來。不識相如渴。徒吟子美詩。〔下中淨〕列兄。你看侍兒生得這等丰緻。那魚玄機不知更當何如。〔淨〕列兄。不消羨慕得他。若看得詩好。就是囊中之物了。〔衆〕正是。我們羨他。

【黃龍袞】香風展素裘。香風展素裘。蓮步紆雲袖。綽約丰姿。望望頻翹首。〔外〕只不知他看中那個的詩哩。〔衆〕鶯儔燕侶。鸞交鳳友。只在這霎時間相成就。

〔貼上〕鑑衡應不爽。品藻定無差。〔出詩念介〕樹色閱人古。鐘聲入夜圓。避喧山僻借。觀以爾名仙。這是那一位的。〔末〕是小生的。〔貼〕煉師說。這詩但求句之險。不顧理之安。是學長慶而僻者也。近日新尙此體。若去做山人。可稱第一流。只是還爲識者鄙。叫小道送還了。〔又念介〕混俗同魚服。游仙學紫綃。寸心君莫問。攜手一長謠。這是那一位的。〔淨〕是小生的。〔貼〕煉師說。這詩膚勝于理。是勦集西崑而濫觴者也。有了這等詩。求些薦書。各處有三五錢的書儀賺了。〔中淨〕都送還了。只留我兩個的。有些意思。〔貼〕這也難道。二位的詩到在此。只是怕得罪。不敢將出來。〔中淨〕正要請教。何妨。〔貼念介〕自從盤古分天地。幾人作佛幾人仙。今朝仙女臨凡界。住在咸宜觀裏邊。煉師說。請相公去唱門詞罷。做甚麽詩。〔中淨〕門詞正是女眷極喜的。你煉師怎麽不留我唱唱。〔貼又念介〕西施當日配夷光。夷光就是西施。怎麽說配夷光。月裏姮娥嫁姓張。月裏姮娥何曾嫁姓張的。〔又念介〕就是仙姑何氏女。當初也許聘裴航。裴航娶雲英。與何仙姑有甚相干。煉師說。故事也不曾查考明白。做甚麽詩。〔丑〕如今做詩的一個故事也不記得。還要談天說地我記得幾個故事。就是飽學了。管甚麽用差也用不差。〔貼〕列位如今請囘罷。〔衆〕承煉師指教。怎麽得面謝謝便好。〔貼〕這不勞得。可人期不來。俗子推不去。〔下淨〕我們獻詩。要他賞鑒。成就姻緣。怎麽到喫貶剝了一場。〔中淨〕旣是他不睬。我們竟自去罷。好掃興。好掃興。

【淸江引】〔衆〕詩人終日街頭走。不顧人疵謬。今朝剝得面皮紅。笑破傍人口。及早把扇兒遮。休囘首。

第十六齣 覓鸞

【鳳皇閣】〔小生上〕風花拈詠。謾把才情誇宋。儘堪蹤跡似飄蓬。不換醉鄕一夢。覓凰求鳳。近有個人兒意中。

天付功名會有時。人生不必浪愁眉。且將洛下愁眉客。暫作長安游俠兒。小生温庭筠。春闈不第。自謂才高寡和。誰知是令狐丞相有心擯落。咳。温飛卿豪俠性兒。不道會苦了我。只可惜連累了杜賈二兄。這也不在話下。我一向流寓京師。繁華富盛。任意追尋。游俠輕肥。隨人徵逐。南鄰北里。無非愛客之家。九陌三逵。盡是看花之地。少甚麽早入吳姬之肆。笑指銀甁。夜眠楚豔之樓。香迷翠枕。儘堪適意。無可鍾情。聞得咸宜觀中。有個女冠魚玄機。本係豪家之女。來抱衾裯。出爲道院之仙。偏嫌脂粉。才堪詠絮。貌復羞花。眞個毛女重生。玉淸再世。京中豪華貴客。風雅詞人。儘有衒服窺門。不能迴其一盼。飛牋引玉。無所得其片言。豈不懷春。定因擇壻。我不如做下一詩。央人送去。他若有憐才之意。能無許配之心。這一位温夫人。不怕走到別家去了。興言及此。不覺自快。

【黃鶯兒】聞道紫雲叢。有飛僊絕世容。謾誇神女雙成董。詞華錦籠。淸思玉融。一齊都上毛錐弄。問天公。才情相對。能有幾人同。

且待我做起詩來。〔作做介〕我温飛卿詩才。平日也不弱于人的。只是這首詩要打動那人。更須精妙。宋大夫。司馬長卿。本朝李太白。一班知情知趣的人兒。都來幫我便好。

【前腔】從小擅雕蟲。這詩詞要更工。助情還仗多情種。花牋一封。春心幾重。會親符籙憑他用。似題紅。憐才有意。必定許乘龍。

詩已寫完。這鄰家張老嫗的女兒。在玄機處做侍兒。名喚綠翹。不免托張老嫗。將與他女兒。轉送魚玄機。有何不可。

世人若個解憐才。    卻望嬌眸特地開。
爲要仙姬成美眷。    因將詩句作良媒。

第十七齣 鎞訂

【緱山月】〔小旦上〕靜鎖白雲堂。睡起竹方牀。展黃庭一卷自焚香。奈朔風初壯。詩情未快。悶思偏長。

春花秋月入詩篇。白日淸宵是散仙。空捲珠簾不曾下。長移一榻對山眠。小道魚玄機。寄居咸宜觀中。不覺又是三年了。只爲我才貌出羣。聲名播遠。京中多少王孫公子。騷人墨客。戶外之履常滿。笥中之句頻投。他雖多衒飾之心。我終絕應酬之意。仔細想將起來。苦空之守。尙未卜于久長。伉儷之緣。頗留心于選擇。只是要一個可意的人兒。眞也難遇。目今初冬天氣。好不悽楚人也。

【四塊玉】翠屛空。金風蕩。鴛瓦上。霜初降。空對着景物淒涼。偏惹得情懷悒怏。雲窗月宇。料得難終傍。待覓個人兒相隨唱。整衣衫賣弄容光。學吟哦矜誇伎倆。那些可心情便許成雙。

【雁過聲】〔貼上〕娘行。有人懸想。題詩句代他轉將。〔見介小旦〕綠翹。方纔你母親到來。有何話說。〔貼〕有個西鄰宋玉饒淸況。把新詩寫柔腸。倩靑鸞殷勤遞送雲房。〔小旦〕近來送詩的頗多。可意的甚少。我也不耐煩看他。〔貼〕這詩不比他人。溫郞。人共奬。詩詞俊逸多名望。比似你俏心兒還自賞。

〔小旦〕你說温郞。莫不是温飛卿麽。〔貼〕正是。〔小旦〕旣是他的。拿來我看。〔貼遞與小旦念介〕玄府仙人碧玉房。紫霞衣覆白霓裳。謝家詠雪難爲句。虢國朝天不是妝。曾記山中逢阮肇。更聞湘渚嫁蘭香。有緣欲乞眞消息。肯向巫山夢渺茫。好詩好詩。豔若含葩。淸如翦水。不枉了温飛卿也。

【傾杯序】詩章。語句新。意味長。才貌都休講。只盼着天台。比着湘渚。踐着巫山。多少思量。信豪如太白。豔過韓偓。賦同元亮。好似弄琴心坐間翻出鳳求凰。

〔貼〕他的詩。煉師旣已賞鑒。不消說了。依我母親說起來。他少年美貌。種種的可人。

【玉芙蓉】潘安貌比芳。衞玠神偏朗。論丰姿特秀。照眼琳瑯。年華未滿三旬上。欲締佳姻恰正當。奴家曾記得煉師有詩說。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郞。珍奇賞。縱千金易償。算難求風流獨占有情郞。

〔小旦〕旣如此說。待我也答他詩一首就是。你替我送去。〔貼〕煉師若單單答一詩。怎見得與他訂婚姻之約。〔小旦〕正是。贈他一件東西便好。〔貼〕奴家見煉師有碧玉鸞鎞一枝。十分精巧。何不就贈了他。〔小旦〕這是我結義姐姐送的。不好贈人。〔貼〕這也何妨。少不得成了婚姻。依舊還煉師的。〔小旦〕這也說得是。且待我做起詩來。〔做詩介〕

【山桃犯】打曡下新詩樣。結抹在瑤釵上。輸情已逐靑鸞往。傳言謾學紅娘莽。種桃許折玄都傍。審端的不如嫁作鴛鴦。

【尾聲】難擺脫情魔障。肯向人間魅阮郞。怕學那少室仙姝枉自忙。

孤鸞飛去得成雙。    一段姻盟賴主張。
有眼自能窺宋玉。    無情何必恨王昌。

第十八齣 喜諧

【挂眞兒】〔小生上〕客院寒風漸灑灑。淒涼味早入窗紗。綠綺空挑。丹楓未轉。惹得無端縈掛。

着悶嫌宵永。含情覓信稀。何因窺戶數。只恐應門遲。小生温飛卿。爲慕魚玄機。投詩表意。求媾傾心。鄰居張老嫗來說道。昨日已叫他女兒綠翹轉送去了。怎麽這時候還沒囘音。好生放心不下。

【太師引】送新詩不是輕勾搭。俊秋波曾經看麽。爲甚的沒些音耗。好敎人悶煞情芽。若是雲心水性情分寡。怎供出夢蝶尋花。還疑訝。敢是詩詞未佳。鴛鴦簿須別有緣法。

【前腔】〔貼上〕袖籠着兩種多情話。問仙郞西鄰幾家。奴家綠翹。承煉師差遣。送詩與温飛卿。聞得母親說。西鄰第二家是他寓所。此間想是了。不免逕進。〔見介貼〕官人敢是温飛卿麽。〔小生〕小生正是。小仙姑。莫不是魚煉師的侍女綠翹姐姐麽。〔貼〕秀才們天生幫襯。小名兒甚處詳察。我本是仙家侍女金雀把。差排做奉使乘槎。〔小生〕旣是煉師差來。有何說話。〔貼〕相酬答。新詩一札。敎賤妾親來拜覆賢達。

〔貼出詩小生念介〕苦思搜詩燈下吟。不眠長夜薄寒衾。滿庭木葉愁風起。透幌紗窗怕月沈。疎散未間終遂願。盛衰空見本來心。幽棲莫定梧桐處。暮雀啾啾空繞林。此詩淒涼宛委。綽有風人之致。飛卿自愧遜他一籌。只有一件。小生投詩之意。非爲炫才。實因求配。如今詩中旣乏見許之言。此外別無可憑之物。小生放心不下。如何是好。〔貼〕奴家記得我煉師有詩云。多情公子春留句。少思文君晝掩扉。今日囘你一詩。也是多了。那裏還有甚麽信貨。〔小生揖介〕做姐姐不着。再轉去替小生說一聲兒。〔貼笑介〕官人這些話。都被綠翹參透了。信物到帶得一件在此。只是出不得手。〔小生〕姐姐忒會留難人。〔貼出釵介〕這一枝碧玉鸞鎞。是我煉師奉贈的。〔小生接介〕妙妙。鎞以明結髮。鸞以表雙飛。小生得之。如獲拱璧。

【三學士】詩句包籠憐俊雅。多情討箇根芽。鸞堪比翼期相偶。鎞取加冠許配咱。有日契姻成結髮。相酬和消受煞。

【前腔】〔貼〕一首詩神權執伐。不須費酒賠茶。郞如鏡裏鸞成匹。娘似釵頭玉未瑕。只怕你得第之後。有個綵毬樓上打。他情分辜負煞。

〔小生〕姐姐。你說得小生能不知趣。辜負了魚煉師的美情。只是還有一件。怎麽引得我見煉師一面便好。〔貼〕我煉師從來不曾見人。況我觀中。都是女伴。男子進去。甚不方便。此事難以奉命。〔小生揖介〕再做姐姐不着。一定要見一見兒。〔貼笑介〕好個會勾搭人的秀才。〔想介〕觀中決難進來。除非。〔小生〕除非怎的。〔貼〕除非明春二月花朝。太和公主每年接至園亭賞翫牡丹。去時人衆。不好相見。傍晚囘來。你到賓賢坊口相候。可圖一面。〔小生〕領命領命。〔貼〕你日後把甚麽謝我。〔小生〕煉師嫁了我。姐姐少不得也隨到我家來。那時節呵。

新婚燕爾恰纔過。    惜玉憐香到你多。
笑殺韓郞休賣弄。    到頭學道賽輕娥。

第十九齣 勸仕

【鎖南枝】〔外賈島僧服上〕行吟遍。散步閒尋思。景色眞宛然。得趣在言前。描情直無限。山僧賈島。欲題李凝幽居。模情寫景。信步到此。〔作沈吟介〕哦有了。閒居少鄰並。草色入荒園。鳥宿池邊樹。僧推月下門。過橋分野色。移石動雲根。暫去還來此。幽期不負言。〔作又沈吟介〕僧推月下門。推字敢怕不如敲字麽。驚人句只在一字間。費商量肯胡亂。

〔作吟介〕推敲還是那一字好。〔末冠帶衆擁上〕

【前腔】鳴騶盛。擁節嚴。行行避人誰敢前。〔外闖過衆拿見末介衆〕稟老爺。這和尙闖道。〔末〕你旣出了家。怎不趺坐向蒲團。閒游在街畔。〔外〕山僧怎敢閒游。只是因題詠覓句艱。苦沈吟不覺把節旄犯。

〔末〕你會做詩。念與我聽。〔外〕山僧做的。鳥宿池邊樹。僧推月下門。欲待改推字作敲字。躊躇未決因此失于迴避。〔末〕你旣是出家人。月下之門該敲。不該推了。〔外〕老爺此言足爲山僧決疑了。〔末〕這兩句做得儘有意致。你且隨我到衙裏來。〔作行到介末〕下官就是韓愈。你把方纔的詩。總念與我聽。〔外〕原來是韓老大人。待山僧念來請教。〔念介末〕妙妙。這詩頗有臺閣氣象。不似山野人之作。〔外〕實不相瞞。山僧就是賈島。偶因下第。有激而逃禪。〔末〕原來是賈浪仙。下官聞名久矣。今始識荆。幸甚幸甚。先生。似你這般才藻。何難一第。竟自逃禪。抛了舉業。甚爲可惜。

【前腔】聞名久。會面難。今朝始識賈浪仙。你難道有意習枯禪。無心事軒冕。如今大比將近。你及早把精藍遠梵唄捐。整儒冠事鏖戰。

〔外〕多謝大人指教。

【前腔】承明府。奬借偏。須臾死灰覺復然。只怕知己望雖專。鯫生運多蹇。不能勾登金馬步木天。〔末〕先生。你說那裏話。及早蓄鬚眉事柔翰。

〔外〕山僧敢不領命。囘到寺中。蓄髮就是。正是

與君一夕話。    勝讀十年書。

〔末〕再休說

削髮除煩惱。    留鬚表丈夫。

第二十齣 春賞

【念奴嬌】〔旦扮公主生末扮內監副淨丑扮宮女上〕洛陽盛麗。但春當三月。花開爭賞。誰似皇家多寵澤。貴主園亭虛敞。雜樹生香。流鶯弄響。占得春暉廣。名花無價。曉來人報齊放。

皇家貴主好神仙。別業初開雲漢邊。山出盡如鳴鳳谷。池成不讓飮龍川。妝樓翠幌留春住。舞閣金鋪借日懸。憶昔乘輿來此地。稱觴上壽樂鈞天。自家太和公主是也。目今花朝佳節。園中牡丹盛開。已曾差人去請令狐夫人。與那咸宜觀女冠魚玄機同來翫賞。怎麽還不見到來。內侍們。看令狐夫人與魚女冠到門。卽便通報。〔生末應介淨扮令狐夫人上〕

【生查子】鸞封沐寵榮。托荷隨夫命。主第請看花。妝點多齊整。

奴家令狐丞相夫人是也。太和公主請賞牡丹。特來赴席。不免逕入。〔見介淨〕奴奴蒙公主娘娘召請賞花。怎麽不多設些鼓樂。吹的吹。打的打。做他幾個雜劇院本。鬧熱一鬧熱。到是這般靜悄悄的。〔旦笑介〕花前張樂陳戲。謂之俗因。〔淨〕管甚麽俗與不俗。只是熱鬧些的好。〔小旦同貼上〕

【前腔】春光滿帝城。車馬天街競。貴主喜相招。暫了看花興。

〔見拜介旦扶小旦介〕魚煉師。你是方外之人。免拜罷。〔小旦〕領命。〔旦〕見了令狐夫人。〔見介淨〕公主娘娘。奴家入宮朝見太后。不知見了多多少少的嬪妃彩女。不曾有這位女冠這般標致的。〔旦〕那些人間粉黛。怎比仙姿。這還不足爲異。魚煉師的詩詞歌賦。當世罕出其右。這纔可敬。〔淨〕旣如此。失敬了。〔旦〕我們同到花前一看。〔看介小旦〕今年牡丹十分茂盛。比往年大不同了。〔鷓鴣天〕翠蓋牙籤幾百株。楊家姊妹夜游初。〔淨〕五花結隊香如霧。一朵傾城醉未蘇。〔小旦〕閒小立。困相扶。夜來風雨有情無。〔旦〕愁紅慘綠今宵看。卻似吳宮教陣圖。侍兒看酒。〔送酒介〕

【念奴嬌序】春風旖旎。把韶華萬種。一齊交付花王。錦繡叢中誰得似。嫣然傾壓羣芳。不枉。國色朝酣。天香夜染。詩人費盡此誇奬。〔合〕休負卻名園勝景。同舉霞觴。〔淨〕

【前腔】搖漾。赤玉盤傾。碧囊香散。不須聲價數姚黃。勾引得幾陣蜂蝶顚狂。相向。微暈檀心。輕籠鶴羽。壽安姿態最堪賞。〔合前小旦〕

【古輪臺】占風光。園林此日鬭奇芳。千紅萬紫將人晃。憑欄爭賞。細與平章。敢借名花廝傍。傾國嬌姿。可堪俛仰。應知含笑有君王。歡情獨鬯。向沈香亭北徜徉。指痕尙染。臉窩宜笑。醉容難狀。麗質果無雙。開花傍日邊。紅杏稍堪方。

【尾聲】天將暮。別去忙。謝不盡樽前雅貺。〔旦〕你這女長庚好和平章詩一章。

〔小旦〕小詩明日送覽。〔旦〕專望賜教。內侍們。還着女奴與車輦。送煉師囘觀去。〔生末應介淨作醉諢介〕

傾國姿容別。    多開富貴家。
臨軒一賞後。    輕薄萬千花。

第二十一齣 途逅

〔小生上〕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瓊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小生温飛卿。自去冬與綠翹相約。道明春二月花朝。在賓賢巷口與魚玄機會面。今日正是花朝也。被我盼到了。天色將晚。不免先去候他則個。〔行介〕

【一江風】盼花朝。好日看看到。准備雙眸瞭。那妖嬈。瞥地迴車。要看十分飽。斜陽掛柳梢。斜陽掛柳梢。天街漸寂寥。香車未至難猜料。

你看遠遠的有一輛車兒推來。多分是魚玄機了。待我且站立一邊。等他過來。飽看一囘。〔小旦坐車內行介貼丑隨上〕

【前腔】愛春韶。賦得淸平調。歸路昏烟遶。〔小生招貼貼見介〕阿呀。我走不上了。車兒慢些走。〔雜〕曉得了。〔作慢行介貼〕天色晚了。便揭起這簾兒。怕些甚麽。〔揭簾介小旦〕謾招搖。試捲湘簾。四顧人蹤杳。〔小生覷小旦介小旦〕誰家一俊豪。誰家一俊豪。將奴魆地瞧。敎人掩面羞難道。

〔雜〕天色晚了。我們快些走。送了煉師到觀。還要趕囘家去。〔丑同雜急推車下小生趕遇貼貼〕我們車兒往大路走。你從小路抄出迎仙里。還好相見。〔下小生〕魚玄機。魚玄機。

【前腔】覷丰標。對鏡剛一照。入眼平生少。恨香軺。驀地驚塵。聽徹金鈴小。不免從小路作急趕上去。〔行介〕心慌路轉遙。心慌路轉遙。天昏意自焦。呀。好了。行來喜得重逢巧。〔雜推小旦車貼丑同上介〕

【前腔】逐囘飈。油壁車兒小。早近迎仙道。〔遇介丑〕這位官人又在前面了。〔貼〕左右是這些應試的秀才。一雙餓眼。便捨他看看罷。管他則甚。〔丑〕這等我也布施他瞧瞧罷。正是與人方便。自己方便。待我也慢慢的行。〔小旦見介〕戀游鑣。去了還來。就裏藏圈套。〔貼附小旦耳介〕煉師你休疑。這就是温飛卿。〔小旦〕原來可意苗。原來可意苗。丰神故自超。天生一副才和貌。

〔雜丑〕煉師請下車。已到觀門首了。〔小旦〕有勞列位。囘去與我拜上公主娘娘。〔衆應介小旦貼〕歸來愁日暮。孤影對琉璃。〔下小生〕你看他進去了。

【單調風雲會】乍消魂再顧偏添俏。玉臉芙蓉笑。嗏。難整翠雲翹。柔枝頻嬝。後來幾步輕那。顯得金蓮小。不負多才配阿嬌。記取蛾眉仔細描。

第二十二齣 廷獻

【出隊子】〔生上〕久離鄕井。久離鄕井。游學留連在帝京。三年大比集羣英。思際扶搖萬里程。同赴春闈。顒望轉深。

小生杜羔。來赴科場。你看貢院門尙未開。不免在此等候。那壁廂有個朋友來了。〔小生上〕

【前腔】風流獨占。風流獨占。長被春愁帶酒淹。飛仙幸許傚鶼鶼。走馬催妝彩筆拈。來赴春闈。顒望轉添。

〔見介生〕原來就是飛卿兄。〔小生〕伯裘兄。久違了。你看又有一個朋友來了。〔外巾服上〕

【前腔】禪心淸淡。禪心淸淡。懶把浮名擔子擔。桃嵓撇卻杏園探。無奈昌黎說再三。來赴春闈。顒望轉貪。

〔見介〕原來伯裘飛卿二兄早已在此。〔生〕前日小弟聞得人說。浪仙兄遇着韓昌黎。因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的詩句。勸兄蓄髮還俗。小弟在疑信之間。不道果然。〔小生〕這個正是逃墨歸儒了。〔外〕休得取笑。〔丑上〕

【前腔】全然不濟。全然不濟。休說文齊福乃齊。日家許我定聯魁。莫待看花去較遲。來赴春闈。顒望轉癡。

〔見介丑〕列兄。你看貢院將次開了。我們上前去。魚貫而進。不要挨擠。〔末扮試官衆擁上〕

【海棠春】欽承朝命司春試。看濟濟盛明多士。

〔末〕今年大比。下官知貢舉事。叫左右開門。放舉子進來。〔衆應介衆進見介末〕今年試士。只樂府一篇。近日吐蕃納款。進千里馬到京。如今就以馬爲題。諸士各進號房去聽題。〔衆應介雜〕天字號生員領題。〔生應介〕你的題是君馬黃。曲名是駐雲飛。專取多士凌雲之兆。〔生〕生員有了。

【駐雲飛】君馬龍驤。大宛騎來進上方。曉立金鸞仗。暮宿天開帳。嗏。色映御袍黃。輝煌一樣。聖主無爲。不遣游情蕩。八駿空傳送穆王。

〔末〕深合君馬黃本意。末寓規諷。更見忠愛。〔雜〕地字號生員領題。〔小生應介末〕你的題是紫騮馬。曲名也是駐雲飛。〔小生〕生員有了。

【前腔】汗血驊騮。滅沒權奇骨相優。響道金鐶鬭。照眼銀鞍溜。嗏。人馬擅風流。紫衣輕覆。十里天街。一望春如繡。整備看花得意游。

〔末〕才情俊麗。正是少年得意之文。〔雜〕玄字號生員領題。〔外應介末〕你的題是飮馬行。〔外〕生員有了。

【前腔】玉面𩧓𩥣。跨上征鞍八尺高。騎出長安道。馳向陰山嶠。嗏。雲外玉鞭搖。橫行天表。慣逐輕車。淨把胡塵掃。歸飮城隅氣正豪。

〔末〕高爽不羣。足占奇抱。〔雜〕黃字號生員領題。〔丑應介末〕你的題是愛妾換馬。〔丑〕生員有了。只是異乎三子者之撰。〔末〕卻怎麽。〔丑〕他們都是崑山腔板。覺道冷靜。生員將駐雲飛帶些滾調在內。帶做帶唱何如。〔末〕你且念來看。〔丑唱弋陽腔帶做介〕

【前腔】懊恨兒天。〔末〕怎麽兒天。〔丑〕天者夫也。辜負多情。〔重唱〕鮑四絃。孔聖人書云。傷人乎。不問馬。那朱文公解得好。說是貴人賤畜。如今我的官人將妾換馬。卻是貴畜賤人了。他把論語來翻變。畜貴到將人賤。嗏。怪得好心偏。記得古人有言。槽邊生口枕邊妻。晝夜輪流一樣騎。若把這媽換那馬。怕君暗裏折便宜。爲甚麽捨着嬋娟。換着金韉。要騎到三邊。掃盡胡羶。標寫在燕然。圖畫在凌烟。全不念一馬一鞍。一馬一鞍。曾發下深深願。如今把馬牽到我家來。把我擡到他家去呵。敎我滿面羞慚怎向前。啐。且抱琵琶過別船。

〔末笑介〕好一篇弋陽。文字雖欠大雅。到也鬧熱可喜。左右開門。放舉子出去。〔衆應介〕

聖主招賢日。    英才入彀時。
文章知有用。    考試定無私。

第二十三齣 捷賀

【寶鼎現】〔旦上〕征人久滯長安。少婦閨中目斷。

奴家趙氏。前科因我相公下第。寄詩勸勉。我相公見詩勵志。三年不歸。又且母親去年病故。奴家孤身獨處。目今又當大比之年。此時想已放榜。怎麽音信杳然。難道我相公又下第了不成。好生放心不下。

【番山虎】兩地暗相牽。小立無言獨倚闌。簾捲東風。鎭日重門掩。含愁攢翠黛。無心整鈿鬟。鴛闈自守。繡線懶拈。頻將蓍艸揲。金釵當卜錢。試問題橋客。何時晝錦還。雁帛魚牋。雁帛魚牋。怎得迢迢遠傳。

〔末扮院子上〕喜中靑錢選。才高壓衆英。自家杜相公家院子便是。我相公中了進士。差我囘來迎接夫人。此間已是。不免進去。〔見介旦〕院子。你囘來了。相公可中麽。〔末〕相公中了。特差小人來迎接夫人。有書在此。〔旦看介〕我相公果然中了。可喜可喜。我想起來。他昔年不中。我曾以詩激他勵志。他今日中了。我怎麽不寄詩賀他。待我做一絕。先叫院子寄去。我隨後起身便了。〔做詩介〕

【前腔】掛名金榜。得意長安。想此時人爭羨。翩翩一少年。我正愁無賴。幾將望眼懸。驀地裏泥金捷報傳。不是我昔年相勸勉。今日裏緣何得上天。再寫詩牋。再寫詩牋。聊志區區賀言。

〔念介〕長安此去無多地。鬱鬱葱葱佳氣浮。良人得意正年少。今夜醉眠何處樓。〔作封介〕院子。你先將這封書去寄與相公。說我隨後就起身來了。〔末〕夫人還是幾時起身。〔旦〕我今日收拾了。明早就起身。你速去報與相公得知。〔末應介〕

【尾聲】〔旦〕長安此去無多遠。你好把程途速趲。今日愁顏換笑顏。

第二十四齣 京晤

【天下樂】〔生冠帶上〕當年蹤跡困泥塵。不意乘時亦化鱗。爲報鄕閭親戚道。如今席帽已離身。

下官杜羔。忝中賈島榜進士第五人。身授禮部員外。已曾差人去接取家眷。此時也該到京。怎麽音信杳然。好生放心不下。〔末上〕去傳天上信。來達世間書。〔見介生〕院子。你上來了。夫人在那裏。〔末〕夫人將次到京。小人馬上先帶得家書在此。〔送生看介〕原來是夫人一首詩。〔念介〕長安此去無多地。鬱鬱葱葱佳氣浮。良人得意正年少。今夜醉眠何處樓。賢哉夫人。下官下第之時。寄詩激我。下官得第之後。寄詩賀我。不減樂羊之婦。梁鴻之妻。可敬。

【步步嬌】〔旦同雜上〕翠幕雕輿長途併。歷盡𧃲蕪徑。驅馳不暫停。瑞靄欣瞻。帝城遙映。〔雜〕稟夫人。此間已是老爺寓所。請進去。〔末〕夫人到了。〔生接見介合〕得意上金門。喜夫榮妻貴誰相並。

〔生〕夫人。岳母爲甚麽不同來。〔旦〕去年已棄世了。〔生悲介〕可憐可憐。夫人。昔日承你以詩相勵。語句何等激切。今日又承你以詩相賀。語句何等穠麗。似你這般詩才。不怕杜羔不退避三舍。〔旦〕相公。你當日見了詩。敢也怨着奴家麽。〔生〕下官怎敢怨夫人。

【江兒水】〔旦〕我曾把譏評句。聊申勸勉情。也只爲牛衣對泣憐同病。一向魚書久絕誰堪倩。鴛儔兩拆空孤另。盼得到南宮得雋。女壻乘龍。自覺不勝欣幸

〔生〕夫人。下官若不是你以詩激勵。安得致有今日。我爲

【僥僥令】詩詞多慨切。發憤在神京。尙友羣賢相馳騁。博得這功名煞有因。

【尾聲】珠璣兩授殊刻銘。怎能勾今宵可閏。把三載離情慢慢評。

術淺方觀海。    恩深忽見天。
學開丹殿籍。    名與石渠賢。

第二十五齣 探婚

【步蟾宮】〔小生冠帶雜隨上〕龍津春碧驚時變。取上第官居京苑。友朋迎宅眷。慶團圓。拜賀令人欣羨。

下官温庭筠。叨中賈島榜進士。昨聞杜年兄迎取年嫂到京。特來拜賀。此間已是杜爺寓所了。左右通報。〔雜報介〕

【女冠子】〔生冠帶上〕傳呼契友過庭院。忙倒屣敢遲延。

〔見介小生〕小弟聞得迎取年嫂到京。特來拜賀。〔生〕多謝。正是室家之樂也是人生第一事。年兄不知肯聽小弟的管見麽。〔小生〕願聞。

【紅衲襖】〔生〕我羨你玉京游方少年。我羨你畫屛間多妙選。問溫家應覓乘龍眷。效楊生須尋種玉田。爲甚麽詠周詩尙餘窈窕篇。爲甚麽掩章臺未描眉黛淺。常聞得不孝三條無後當憂也。早難道醉枕書囊只獨眠。

【前腔】〔小生〕喜今日荷仁兄金玉言。念吾曹不是遠人情木石轉。幙中人空有牽絲願。月下老曾無繫足緣。〔生〕如今儘好擇配。〔小生〕我也曾向蘭房訪麗娟。我也曾倩蜂媒求淑媛。饒與你看遍長安無數名花也。只有那紅杏高枝近日邊。

〔生〕原來年兄意中。已曾看上一個了。請問是誰家的女子。〔小生〕這個也不好就說出來。〔生〕待小弟猜一猜何如。

【前腔】有一個偶相逢佛殿前。〔小生〕他也不是相國之女。〔生〕有一個暗牽情紅葉片。〔小生〕他也不是個宮人。〔生〕有一個傍村莊色比桃花蒨。〔小生〕他也不生在村家。〔生〕有一個住紅樓名和柳帶連。〔小生〕他也不養在豪家。〔生〕莫不是逗春心綠綺絃。〔小生〕不是新寡的文君。〔生〕莫不是墜銀鞭爲那紅粉面。〔小生〕不是李亞仙這般妓女。〔生〕多分是路近藍橋有個雲英也。勾引裴航得遇仙。

〔小生〕年兄說是仙。到也差不多了。

【前腔】他本是蕊珠宮女偓佺。今住在白雲鄕閒小院。〔生〕這等說起來。是個女冠了。他有甚好處。〔小生〕綻芙蓉不數他嬌姿蒨。灑琅玕偏誇他錦字鮮。〔生〕旣如此說。這女子是才貌兼全的了。年兄曾與他訂盟麽。〔小生〕他已贈鸞鎞情意堅。〔生〕哦。贈鸞鎞。〔小生〕許我配鸞儔盟誓遠。〔生〕這等何不就娶了他。〔小生〕只爲着徑路無媒有約難成也。擔閣佳期空自煎。

〔生〕年兄方纔說有鸞鎞相贈。可借得一看麽。〔小生〕小弟偶然帶在身邊。〔付釵與生看背介〕這鸞鎞是我夫人贈與魚蕙蘭的。怎麽到在那道姑那裏。哦。是了。敢怕這道姑就是魚蕙蘭。〔轉介〕年兄。這女冠可姓魚麽。〔小生〕正姓魚。叫做魚玄機。〔生〕可曾在李補闕家麽。〔小生〕聞是李補闕生前所聘。入門之時。補闕已死。因此出家在咸宜觀中的。〔生背介〕是了。今日且得明白。〔轉介〕旣如此。年兄住在小弟寓所。待小弟央人與年兄說合。只管打點成親便了。〔小生〕如此多謝。〔生〕鸞鎞暫留在小弟處何如。〔小生應介〕這個使得。

有約無媒莫謾猜。    圓成端的在鸞釵。
百年夫婦來朝合。    一段姻緣宿世諧。

第二十六齣 合鎞

【遶紅樓】〔旦上〕曉聽雞鳴問寢初。臨鏡了日滿庭除。〔生上〕晉接纔休。雨餘春暮。〔合〕閨閣且歡娛。

〔旦〕相公。你留温飛卿在寓同居。不知爲着甚麽。〔生〕下官因他旅邸無聊。留他暫消遣。還有一件。昔日魚家小姨。曾有恩于夫人。今日還想他麽。〔旦〕奴家怎麽不想他。只是不知他的下落。無從酬報耳。相公特然問及。必有緣故。〔生出釵介〕夫人。你看這鸞鎞。便有下落了。〔旦〕這鸞鎞那裏來的。願聞其詳。

【剔銀燈】〔生〕他來京邸衰翁已殂。抛塵垢雲房長住。〔旦〕哦。李補闕死了。魚家妹子就出了家。這信可是實的麽。〔生〕怎麽不實。玄機寶號多聲譽。與溫郞許諧鴛侶。〔旦〕哦。與温飛卿訂了婚姻之約。這等說。這鸞鎞一定是魚家妹子與温飛卿的了。〔生〕正是。姻符。鸞鎞定取。〔旦〕是那個做媒。〔生〕便是沒有媒人。這事還要借重夫人。執伐事勞卿爲渠。〔旦〕

原來有這等事。如今他出家在那裏。〔生〕他就出家在咸宜觀中。〔旦〕這個不難。待奴家就去。叫侍兒隨我同行。〔生〕下官不得奉陪。眼望旌捷旗。耳聽好消息。〔下旦丑行介〕

【前腔】行過路風景甚都。瞻望處琳宮瑤戶。〔貼上見介〕夫人。請瞻拜聖像。〔旦拜介〕三淸廟貌千靈護。願皈依與人作福。道姑。我問你觀中。有仙姝。西房姓魚。須傳說專來叩廬。

〔貼〕我煉師自來不曾見人。夫人請囘罷。〔旦〕你對煉師說。我姓趙。是他舊相識。〔貼〕煉師有請。〔小旦上〕

【風馬兒】身住神仙白玉京。塵不到。斷逢迎。〔貼〕煉師。殿上有位夫人。說姓趙。是煉師的舊相識。〔小旦〕一定是趙家姐姐了。道有請。舊知交相叩開花徑。〔見介合〕相看掩面。休說眼還靑。

〔小旦〕姐姐到此何幹。〔旦〕奴家別後。就招贅杜郞過門。今年幸叨一第。迎取奴家來的。〔小旦〕令堂好麽。〔旦悲介〕老母已棄世了。〔小旦〕可憐可憐。姐姐爲何曉得妹子在觀中。今日寵臨。〔旦〕賢妹的大名。播滿京城。怎麽不曉得。賢妹。奴家思量當日呵。

【二郞神】承垂憫。做冒漢衣冠紀信。解我重圍心自領。今日夫榮婦貴。分毫總賴擔承。〔小旦〕姐姐。這也不消說起了。〔旦〕聞你身在雲房。心暗省。得全名。不勝欣幸。〔笑介〕還有一件。締新盟。特爲你打合雙星。

〔小旦〕打合雙星。這話怎解。〔旦〕我特與你做媒。你嫁了一個官人罷。〔小旦〕妹子旣已出家。這話休提了。

【啼鶯序】出家已絕塵世情。喜形影淒淸。伴花前一卷殘經。夜來獨對孤燈。玉壺中淸思映徹。火宅裏熱心灰冷。〔旦〕只怕未必。〔小旦〕枉垂矜。凌霄野鶴。端不羨和鳴。

〔旦〕賢妹。不是我做姐姐的來唐突你。〔出釵介〕只因我見了這鸞鎞。特來與賢妹撮合。〔小旦〕這鸞鎞原是姐姐自家留下的。怎麽到與妹子撮合。〔旦又出釵介〕奴家留下這一枝。也在這裏。〔小旦作不語介〕

【簇林鶯】〔旦〕你休推故當順情。管明朝開繡屛。孤雌幸有雙鸞並。一個多情長卿。一個能文女媖。果然才貌相輝映。〔合〕早圓成溫家玉鏡。准備照娉婷。

〔旦〕賢妹。你在觀中成親。甚覺不便。不如今日就請小寓中罷。況且温飛卿與我相公同寓。豈不兩便。〔小旦〕綠翹。你隨我去。〔貼應介〕

明日凝妝整翠鈿。    今朝先過艸堂前。
〔小旦〕姐姐。你當初抵死不從豪門之聘。今日得夫榮妻貴。這是
得成比目何辭死。
〔旦〕賢妹。你出家入道。如今嫁了温飛卿。這是
願作鴛鴦不羨仙。
〔貼〕好。正是的對。就此請行。

第二十七齣 圓成

〔淨扮掌禮人上〕屛開金孔雀。褥隱繡芙蓉。自家掌禮人便是。今日温老爺與魚玄機成親。奉杜爺呼喚。只得在此伺候。〔生旦冠帶上〕

【于飛樂】掃華堂供帳具。今日裏幸逢佳麗。

〔生〕夫人。今日温飛卿與魚家妹子成親。分付安排筵宴。可曾完備麽。〔旦〕完備多時了。〔生〕這等喚掌禮人。〔淨見介生〕良時已至。快請新人。〔淨念介〕新郞莫要笑。新人請出轎。今日來拜親。前晚看打醮。〔生〕不要胡說。〔淨照常念介小生小旦冠帶上〕

【稱人心】笙歌促沸。對面難堪嬌殢。〔同拜介小生小旦送酒介〕

【梁州序】花攀紅杏。身依靑桂。天遣姮娥作配。洛陽春好。名園徧覺芳菲。若論名傾南國。貌壓東家。絕豔眞無比。那堪才思也謝娘齊。何幸高枝得並棲。〔合〕佳景至。良緣會。暮春天分外鶯花媚。須暢飮十分醉。〔外冠帶雜隨上〕

【前腔】趁天街儘放香蹄。過花谿遙聞淸吹。下官賈島。聞温飛卿成親。特來賀喜。〔報介旦小旦貼下見介外〕適聞君新娶。特來賀喜。怎麽夫人們見了小弟。都避了進去。〔生〕想是年兄做過和尙。怕你眼毒。〔外笑介〕若論温年嫂從道姑出身。正該同席。好畫做三教一圖了。〔生〕說得妙。快請二位夫人出來。〔旦小旦見介外〕眞個神如秋水。態比春雲。雅帶神仙氣。〔向小生低介〕溫郞雖不俗還也落便宜。須傍柔鄕深處棲。〔合〕佳景至。良緣會。暮春天分外鶯花媚。須暢飮十分醉。

【節節高】升沈會有時。枉心癡。文章聲價俱高貴。今何夕。是吉期。稱良會。儘將女俠標奇異。憑敎打入英豪隊。更對斜暉進餘觴。人人莫負昇平世。

【尾聲】槲園性格躭游戲。把兩個佳人扯作一堆。妝點新詞自解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