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中外三百年之大舞台》序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中外三百年之大舞台》序

《中外三百年之大舞台》序

光緒三十二年(1906)
嘯廬

嗚呼!我中國以廿二行省之廣,四百兆人民之多,益以土壤之美,物產之富,甲於五洲,誠有如英將威士勒云:中國人有蹂躪全球之資格。惜乎負此資格而不能發有爲,與列強相見於競爭之戰場,徒使外人笑我同胞,辱之胯下,按之泥塗,舉左右手撻之,都不以爲意,但思起身時拾地下黃金以去。又若日本,區區島國也,亦謂中國國辱兵敗而不知恥,叩頭求活於他人之宇下,唾面自乾而毫無發之情,後生大事惟黃金是貯,甚至比我於噓言八百、貪賄賂、破約束、亡國之印度。嗚呼!以震旦文明而受此五千年來歷史未有汚點,能不痛心歟?吾不知大陸睡獅其夢竟何日覺,舉世病夫厥竟何日瘳也?吾於是借楮墨爲舞台,演瀛寰之活劇。又私念文言之不如質言之,因取官私諸書十數種,釆輯通商始末,而成是書,俾人易曉易於愧勉。蓋中國不能人人讀《左》、《國》,而無一人不讀《列國演義》,不能人人讀歷史,而無一人不讀《三國演義》,此二書固說部之鉅觀,而亦說部中最完善者。其他有一戰爭,卽有一傳記,惟駁而不純,儒者弗道。然自文人學士,祇知奉高頭講章鄕會程墨,爲弋科名地,遂有老死而不知其書之名。其甚者並三皇五帝亦不知爲何年何代人物,反讓販夫走卒酒後茶餘口講而指畫,博覽而詳說,於歷代興亡大略,往往猶能言之歷歷,甚矣說部之有益於人之易讀易曉固如是哉!雖然,其有功於世,使人易於愧勉,尤彰彰也。而《三國》爲甚,故有武夫聞而踔厲發揚,勇氣百倍,一躍上馬殺賊者;有叛逆聞而回心革面,勉爲忠良,欲竊比武侯者。嗚呼!豈非以其事、情眞、眞語眞、意眞,又是非之心、好惡之良、人所同具,因而觀感易、激發易,較父詔兄勉,尤得力乎?不但此也,上自搢紳先生,下至草莽齊民,於諸子百家之書,或不能悉備,備亦不能悉讀,而獨至稗官野史則必搜羅殆徧,讀亦殆徧。至《列國》、《三國》,則尤家置一編,雖婦人女子,略識之無者,且時時偸針?餘閒,團坐老幼,以曼聲演說之,爲消遣計。僕本不文,竊取茲義,用成是書。以中國人記中國事,當非僭妄。又事徵諸實,情出乎公,非有襃貶私意於其間,意者無所謂投鼠忌器乎?雖然,無論工拙,我不暇計,卽知我罪我,我亦不暇計,但使人讀是書,人知自勵,變因循之積習,振愛國之精神,其知我者,我固爲我同胞幸;其罪我者,我亦得與共白此心之無他也。是爲敍。光緒三十二年,太歲在丙午,十一月,嘯廬識於海上之蟄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