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兩晉演義》序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兩晉演義》序

《兩晉演義》序

光緒三十二年(1906)
吳趼人

自《三國演義》行世之後,歷史小說,?出不窮。蓋吾國文化,開通最早,開通早則事跡多,而吾國人具有一種崇拜古人之性質,崇拜古人則喜談古事。自周秦迄今二千餘年,歷姓邅代,紛爭無已,遂演出種種活劇,誠有令後人追道之,猶爲之怵心膽動魂魄者。故《三國演義》出而膾炙人口,自士夫以至輿臺,莫不人手一篇。人見其風行也,遂競斅爲之,然每下愈況,動以附會爲能,轉使歷史眞相隱而不彰;而一般無稽之言,徒亂人耳目。愚味之人,讀之互相傳述,一若吾古人果有如是種種之怪謬之事也者。嗚呼!自此等書出,而愚人益愚矣。吾嘗默計之,自《春秋列國》以迄《英烈傳》、《鐵冠圖》,除《列國》,外,其附會者當居百分之九九。甚至借一古人之姓名,以爲一書之主腦,除此主腦姓名之外,無一非附會者,如《征東傳》之寫薛仁貴《萬花樓》之寫狄靑是也。至如《封神榜》之以神怪之談,而借歷史爲依附者,更無論矣。夫小說雖小道,究亦同爲文字,同供流傳者,其內容乃如是,縱不懼重誣古人,豈亦不畏貽誤來者耶?等而上之者,如《東西漢》《東西晉》等書,似較以上云云者略善矣,願又失於簡略,殊乏意味,而復不能蹈虛附會之談。夫蹈虛附會,誠小說所不能者,然旣蹈虛附會矣,而仍不失於簡略無味,人亦何貴有此小說也,人亦何樂讀此小說也。況其章回之分剖未明,敍事之不成片段,均失小說體裁,此尤愚蒙所竊不解者也。《月月小說》社主人,創爲《月月小說》,就商於余。余向以滑稽自喜,年來更從事小說,蓋改良社會之心,無一息敢自已焉。至是乃正襟以語主人曰:小說雖一家言,要其門類頗複雜,余亦不能枚舉,要而言之,奇正兩端而已。余疇曩喜爲奇言,蓋以爲正規不如譎諫,莊語不如諧詞之易入也。然《月月小說》者,月月爲之,使盡爲詭譎之詞,毋亦徒取憎於社會耳。無已,則寓敎育於閒談,便讀者於消閒遣興之中,仍可獲益於消遣之際,如是者其爲歷史小說乎?歷史小說之最足動人者,爲《三國演義》讀至篇終,鮮有不悵然以不知晉以後事爲憾者,吾請繼《三國演義》以爲《兩晉演義》。雖坊間已有《東西晉》之刻,然其書不成片段,不合體裁,文人學士見之,則曰:有正史在吾何必閱此;略識之無者,見之則曰:吾不解此也,是有小說如無小說也。吾請更爲之,以《通鑑》爲線索,以《晉書》《十六國春秋》爲材料,一歸於正,而沃以意味,使從此而得一良小說焉,謂爲小學歷史敎科之臂助焉,可;謂爲失學者補習歷史之南針焉,亦無不可。其對於舊有之《東西晉》也,謂余此作爲改良彼作焉,可;謂爲余之別撰焉,亦無不可;庶幾不以小說家言見誚大方,而筆墨匠亦不致笑我之浪用其資料也。主人聞而首肯。乃馳書吿諸友曰:吾將一變其詼詭之方針,而爲歷史小說矣,愛我者乞有以敎我也。旋得吾益友蔣子紫儕來函,勗我曰:撰歷史小說者當以發明正史事實爲宗旨,以借古鑑今爲誘導,不可過涉虛誕,與正史相刺謬,尤不可張冠李戴,以別朝之事實牽率羼入,貽誤閱者云云。末一語,蓋蔣子以余所撰《痛史》而發也。余之撰《痛史》,因別有所感故爾爾,卽微蔣子勉言,余且不復爲,今而後尤當服膺斯言矣。操筆之始,因記之以自勵。著者自序。

《月月小說》第一卷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