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埃及金塔剖屍記》譯餘賸語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埃及金塔剖屍記》譯餘賸語

《埃及金塔剖屍記》譯餘賸語

光緒三十一年(1905)
林紓

畏廬曰:埃及不國久矣。始奴於希臘,再奴於羅馬,再奴於亞刺伯,再奴於土耳其,再奴於拿破崙,終乃奴英。人民降伏歸仰,無所拂逆,若具奴性。哈氏者,古之振奇人也,雅不欲人種中有此久奴之種,且憫其亡而不知恤,忽搆奇想,爲埃及遺老大張其楦。嗚呼!埃及蠢蠢,又寧知所謂亡國耶。

歐人之言曰,埃及國中金字塔,爲數不下百餘,計其勞力,及於時日,每日需一百五十萬衆之役夫,築可一千七百五十年而成,此舉塔之全數言也。然吾考埃及古史,猛加邦生時,已自搆此塔,至死時實其珠寶腹中,則未之聞。若果有此者,謂儲此足以贍國,爲計則大愚陋。天下徒富胡足以全國,使人人咸不念國,卽十倍於此者,亦將僅供一日之擲,宜乎埃及一萬一千三百餘年之古國,從夢中褫落也。

是書好言神怪之事,讀者將不責哈氏,而責畏廬作野蠻語矣。不知野蠻之反面,卽爲文明,知野蠻流弊之所及,卽知文明程度之所及。雖然,神怪亦何害於文明耶!古書之最古者,寜如四韋陀,四韋陀之書,哲學家不能駁詰而焚棄之,其書固專言鬼神也。余曾論造物之所始,宗敎家恆歸功於上帝,雖達爾文猶不敢力辯其非,然則宜道、釋、耶敎至今存矣。

格魯巴亞,作者盛飾其淫冶。余考之古史,格魯巴亞生於紀元六十九年,死在紀元一百三十年。計年已六十一歲,作者狀其死時如許嬌媚,其用心深矣。是書之主人翁,鶯吞禮也。鶯呑禮踵凱徹之後,最有武略,權力奄有亞西亞,及東方之諸侯,乃一爲女王張錦帆江上,明珠醇酒,醉心眩目,盡舉一生霸業,付之流水,然則陳隋二帝,吾亦不能峻責矣。*1

畏廬筆述書,將及十九種,言情者實居其半。行將摭取壯俠之傳,足以振吾國民尙武情神者,更譯之問世,但恨才力薄耳。光緒三十一年元夕,畏廬居士識於京師春覺齋。


*1 江上錦帆之事,埃及古史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