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埃司蘭情俠傳》敍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埃司蘭情俠傳》敍

《埃司蘭情俠傳》敍

光緒三十年(1904)
濤園居士

余友林畏廬徵君,治《史記》、《漢書》廿五年,文長於敍悲,巧曲哀梗,人所莫言,言而莫盡者,徵君則皆言,而皆盡之矣。余讀其文,似得力於馬第伯《封禪儀記》,及班書《趙皇后傳》,故奥折簡古至此。徵君昔曾譯《茶花女遺事》,嚴幾道以爲支那浪子之魂,咸爲所蕩。而徵君自言,則謂茶花女用心,蓋如古之龍比抵死不變,議論頗奇詭駭衆。癸卯之秋,余朝京師,徵君復出此卷見示。中以桓桓武槪之愛力克,乃爲情所罥,至於墜澗以死,離奇變幻,與中國小說之界截然不犯。徵君語予,哈葛得者,英之孤憤人也,惡白種之覇駮,僞爲王道愚世,凡所詡勇略,均託諸礮火之厲烈,以矜武能,殊非眞勇者也。故哈氏之書,全取斐洲冰洲之勇士,狀彼驍烈,以抒其鬱伊不平之槪。而今日開化諸君子讀之,則必斥爲野蠻之陳迹耳。余曰:歐洲百餘年來,進化日速,實不測其涯涘。然彼中劇塲,則多演羅馬故事,至購取古器物圖畫,凡亞剌伯、西西里、希臘之一牋一素一盂一爵,恆不惜數十萬金得之,蓋其嗜古之心,有匪言所詳者。此書摭拾古冰洲事,寧在所怪。且予每見富貴故家,必多嗜古物,彼西人富強之基久立,故樂取野蠻時代之軼事,用娛其心,猶之宦大老與後生款語,必喜述其微時落寞之狀,語固謙質,心實驕。然則哈氏之書,詎盡關孤憤哉?徵君笑曰:濤園居士知言者也,趣予卽書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