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大俠紅蘩露傳》序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大俠紅蘩露傳》序

《大俠紅蘩露傳》序

光緖三十四年(1908)
林紓

此書爲法國貴族男爵夫人所著,其斥自由平等,至矣,盡矣!是時法人斬刈貴族,不令留其遺噍,幾謂貴族盡,法國平也。然古無長日殺人,而求其國之平治者。魯意十四之横暴,用一紙詔書,驅十餘萬新敎之人於境外,百姓痛心疾首於貴族,故釀成此九月之變。然報之過烈,遂動天下之兵,而拿破崙亦因而起事,復遵貴族故軌,驅數十萬人伏屍於異域。以因果言之,則平民之殘刈而死,其死數亦適與斷頭臺中之貴族相埓。不過貴族之數寡,平民之數多,若以平均分數相抵,亦正不甚高下也。悲哉!悲哉!

魏武之篡漢,謂漢不能報也,而子孫覆於司馬氏;司馬氏之篡魏,謂魏不能報也,而諸王自相屠戮,遺孽遂覆於五胡。天下太快意事,萬非吉祥之事。法國之改革,懷憤者多以爲是,而高識者恆以爲非,此務在有國者上下交警,事事適乎物情,協乎公理,則人心自平,天下自治。要在有憲法爲之限制,則君民均在軌範之中,謂千百世無魯意十六之變局可也。

此書貶法而崇英,竟推尊一大俠紅蘩蕗,謂能出難人於險,此亦貴族中不平之言。至紅蘩蕗之有無其人,姑不具論,然而敍法人當日之咆哮,如狂如癎,人人皆張其牙吻以待噬人,情景偪眞,此復成何國度!以流血爲善果,此史家所不經見之事。吾姑譯以示吾中國人,俾知好爲改革之談者,於事良無益也。光緒三十四年天貺節,畏廬林紓敍於望瀛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