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天方夜譚》敍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天方夜譚》敍

《天方夜譚》敍

光緒三十二年(1906)
佚名

《天方夜譚》,亦曰《一千一夜》,爲阿剌伯著名說部。旣不傳撰人姓氏,故論者多聚訟紛如。德國赫摩氏,嘗取譯自波斯之掌故千則,及福拉撤薛慕司所著諸書與此書參考,中敍蘇丹史加利安及史希罕拉才得與印度諸王事,若合符節,遂斷此書出波斯或印度,後始譯爲阿剌伯文。法人狄賽雪,則謂所言皆阿剌伯人口吻,事迹又多涉回敎,大率出諸近代,其地或在埃及,而冷氏亦謂是書所誌各地風俗民情,與十世紀迥異(卽著《掌故千則》之時),而與埃及十四及十六世紀時相同,則著者自必際此時代,特其取材,多刺掇於波斯之《掌故千則》耳。當譯爲阿剌伯文時,疑或以阿剌伯故事易其相類者,又所述地多言報達或伯沙拉,當由著者嘗取報達盛時之小說爲藍本,如述加利弗挨力斯怯得諸事,尤章章可見者也。且如敍白靑紅黄四色魚爲四種敎徒,考紀元千三百一年,駐埃及之回敎王嘗命各敎徒,各以首巾之色爲表識,則實非憑虛之說。而薙匠自敍,謂彼時爲六百五十三年,按回敎紀元,起於西歷紀元後六百二十二年,故當爲耶敎紀元後千二百五十五年。兼埃京開羅諸地名,又非九世紀時所有,知書必近時所作無疑。冷氏之言如是。要之,此書爲回敎國中最古之說部,而回部之法制敎俗,多足以資考證。所列故事,雖多涉俶詭奇幻,近於搜神述異之流。而或窮狀世態,或微文刺譏,讀者當於言外得其用意。至星柏達之七次航海探險,舍利之日夜求報,卒能恢復故國,縫人謂噶稜逹專談虛理,不求實學,易一餅且不可得,皆足針砭膚學,激刺庸懦,安得以說部小之?嗟乎!今日者,阿剌伯陵夷衰微矣,而當年軼事,僅僅見此說部中,則德國批評家謂爲阿剌伯信史者,由今而觀,不尤足喟然感歎,瀏覽不置者乎?若夫繙譯各本,自法人葛蘭德譯爲法文,實是編輸入歐洲之始。後英人史各脫魏愛德取而重譯,踵之者爲富斯德氏。至一千八百三十九年,冷氏則復取阿剌伯原本譯之,並加詮釋,爲諸譯本冠。外尙有湯森氏、鮑爾敦氏、麥克拿登氏、巴士魯氏、巴拉克氏諸本,然視冷氏本皆遜之。今所據者爲羅利治刊行本,原於冷氏,故較他本爲獨優。譯竟,復討論潤色,必期無漏無溢,不敢稍參以鹵莽俚雜之詞。謹以質諸當世知言君子。旣述此書之綠起,遂弁諸簡端。校者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