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女獄花》敍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女獄花》敍

《女獄花》敍

光緒三十年(1904)
俞佩蘭

中國舊時之小說,有章回體,有傳奇體,有彈詞體,有誌傳體,朋興焱起,雲蔚霞蒸,可謂盛矣。若論其思想,則狀元宰相也,牛鬼蛇神也,而譏彈時事,闡明哲理者蓋鮮矣。至於創女權、勸女學者,好比六月之霜,三秋之燕焉。近時之小說,思想可謂有進步矣,然議論多而事實少,不合小說體裁,文人學士鄙之夷之。且講女權、女學之小說,亦有碩果晨星之歎。甚矣作小說之難也,作女界小說之尤難也。西湖女士王妙如君,以詠絮之才,生花之筆,菩薩之心腸,豪傑之手段,而成此《女獄花》一部,非但思想之新奇,體裁之完備,且殷殷提倡女界革命之事,先從破壞,後歸建立。嗚呼!滄海中之?航耶?地獄中之明燈耶?吾願同胞姐妹香花迎奉之。惜天不永其年,中途夭折,不能竟其振興女界之大願力。然理想者,事實之母也,後之人讀其書,感興起,將黑暗女界放大光明,則食果應推女士之賜矣。錢塘俞佩蘭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