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殘蟬曳聲錄》敍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殘蟬曳聲錄》敍

《殘蟬曳聲錄》敍

民國元年(1912)
林紓

殘蟬曳聲者,取唐人「蟬曳殘聲過別枝」之意,諷柳素夫人之再嫁沙烏拉也。當時羅蘭尼亞人惡專制次骨,故並國主之所愛而衊之。史所不詳,余亦未審柳素之有無其人。但書中言革命事,述國王之嶮暴,議員之忿睊,國民之怨望,而革命之局遂搆。嗚呼!豈人民樂於革命邪?羅之政府,不養其癰而厚其毒,一旦亦未至暴發如是之烈。凡專制之政體,其自尊也,必曰積功累仁,深仁厚澤,此不出於國民之本心,特專制之政府自言,强令國民尊之爲功、爲仁,爲深、爲厚也。嗚呼!功與仁者,加之於民者也,民不知仁與功,而强之使言,匪實而務虛,非民之本心,胡得不反而相稽,則革命之局已胎於是。故羅蘭尼亞數月之中,而政府傾覆矣。雖然,革命易而共和難,觀吾書所紀議院之鬥暴刺擊,人人思逞其才,又人人思牟其利,勿論事之當否,必堅持强辯,用遂其私,故羅蘭尼亞革命後之國勢,轉岌岌而不可恃。夫惡專制而覆之,合萬人之力萃於一人易也。言共和而政出多門,託平等之力,陰施其不平等之權,與之爭,黨多者雖不平,勝也,黨寡者雖平,敗也。則較之專制之不平,且更甚矣。此書論羅蘭尼亞事至精審,然於革命後之事局多憤詞,譯而出之,亦使吾國民讀之,用以爲鑒,力臻於和平,以強吾國,則鄙人之費筆墨爲不虛矣。中華民國元年七月朔,蠡叟敍於宣南春覺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