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紅淚影》序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紅淚影》序

《紅淚影》序

光緒三十四年(1908)
披髮生

中國小說之發達與劇曲同,皆循天演之軌線,由渾而之畫,由質而之文,由簡單而之複雜。考之史,優伶之起極古,春秋、戰國已有之。歷代踵盛,至趙宋效爨人結束,遂有粉墨登場者。逮及元、明,院本大著。其發達之迹,歷歷可尋。維小說亦然。中古時斯風未暢,所謂小說,大抵筆記、札記之類耳。魏、晉間,雖有傳體,而寥落如晨星。迨李唐有天下,長篇小說始盛行於時。讀漢以下諸史藝文志可睹也。趙宋諸帝,多嗜稗官家言,宮府倡之於上,士庶和之於下,於是傳記之體稍微,章回之體肇興。草創權與,規模已備。今叢書中尙存數種,足以考見其梗槪。夫小說與劇曲,實爲文明之代表物,而皆發達於趙宋之代,斯亦世變之一奇矣。厥後作者浸多,流布漸廣。元有《水滸傳》、《西遊記》,明有《金甁梅》、《隔簾花影》、《三國演義》,本朝有《紅樓夢》、《花月痕》、《海上花》、《兒女英雄傳》、《七俠五義傳》,名作如林,幾以附庸蔚爲大國,豈非一循乎天演之自然者哉?然吾國文人之心理、之眼光,皆視小說爲遊戲文章,殊鮮厝意,卽有奇作異製,迥越恆谿,亦屛諸文學界外,不肯稍挂齒牙。自邇年西風輸入,事事崇拜他人,卽在義理詞章,亦多引西哲言爲典據,於是小說一科,遂巍然佔文學中一重要地位。譯人蝟起,新著蠭出,推倒舊說部,入主齊盟,世之閱者,亦從風而靡,舍其舊而新是謀焉。余嘗調查每年新譯之小說,殆逾千種以外。嗚呼!可謂盛而濫矣!獨怪出版雖繁夥如斯,然大都襲用傳體,其用章回體者則殊尠。傳體中固不乏佳篇,如閩縣林琴南先生諸譯本,匪特凌鑠元、明,頡頏唐、宋,且可上追晉、魏,爲稗乘開一新紀元。若夫章回體諸譯本,則文彩不足以自發,篇幅旣窘,筆墨尤猥,較諸《花月痕》、《品花寶鑑》等作,尙有霄壤之分,更何論《紅樓夢》、《海上花》、《水滸傳》之夐絕者乎?唯昔年新小說社所刊之《東歐女傑傳》,迺嶺南羽衣女史手筆,摹寫泰西禮俗,士女風流,纖毫畢見,其筆力足以上繼古人,其才華足以驚動當世,後以女史他行,而此絕大絕奇之野乘,竟輟於半塗,閱者惜之。至今數年以來,海內之士,遂無有踵女史而爲之者。豈譯本亦必循天演之軌線,有短篇然後有鉅帙,有文言然後有白話耶?不然,何撰述者之寥寥罕覯若是也?去臘,廣智主人示我以息影廬所繙之《紅淚影》,屬爲評訂。取而讀之,蓋言情之作。體裁則有意仿《金甁梅》、《紅樓夢》二書者。雖屬譯本,而搆境遣詞,匠心獨運,不啻自撰,媲之《東歐女傑傳》,才力實相伯仲。尤妙在善寫外邦風物,令觀之者儼如神遊其域,目覩其人。至於藻耀高翔,情思宛轉,移步換形,引人入勝,猶其餘事耳。全書洋洋灑灑,凡三十萬言。精神貫注,到底不懈,洵可稱力破天荒之著作。是書一出,吾知塗術旣啓,接踵繼武,愈出愈奇,行見宏鴻譔文,與傳記名家,分道而揚鑣,並駕而爭勝,安見譯本中不有施耐庵、王鳳洲、曹雪芹諸巨子挺起其間也?然則是書也。豈但一新時人之耳目,且將爲新小說之先河矣。爰不辭譾陋,爲之評點一過而歸之。並誌數言於簡端,以諗將來之讀者。時光緒戊申仲冬上浣之二日,嶺南披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