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電影樓臺》序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電影樓臺》序

《電影樓臺》序

光緖三十四年(1908)
林紓

林先生曰:嗚呼!積財之足以害人也,導侈、養驕、滋過,而長惰。四害中,惟惰爲烈,儲財者固惰,而恃之以贍者則尤惰。一人有財,而舉其族戚咸得長城之恃,迎合取容,匪所不至,幾謂寧廢終身業尙,但得其人之一賙,卽可永恃而無恐。世變旣酷,物力益艱,平人無業,不知所以自謀,則宜乎恃人以生。夫恃人以生,卽長惰之媒,而吾鄕爲甚。前此余戚某京卿患作,傳聞甚篤,余渡江省之。族戚環列病榻,西醫旣至,切脈處方竟,則顧京卿曰:「榻前之人,聞皆待飼於卿者。卿脫不諱,斯人奈何?」京卿指余示醫者曰:「餘人皆然,獨林君自立人也。」醫曰:「十餘人中,自立者一人,則其勢危矣!」京卿旣譯而語余,余愀然而悲。此事逾十八年矣,此十八年中,世事又變易,而窘者加窘,待贍於人者且加急。然儲山積之金,其能平無底之穴乎!不務實業。卽受堯舜之施濟,於事亦奚益!

近者同魏生譯是書,其中名言,均以戒惰爲主,可知西人之性質,勇健不撓屈,有圖生之業,可以無求於人,故能强耳。而猶患擁資濟人者之授人以惰,故凜凜以散財爲無益,必人人自立,無仰施濟於堯舜,斯爲强種之要圖。余大悅,渭滋有益於社會也。譯成並以己意序之。至於慳吝之夫,或因吾言而益靳其錢簏,則又非余之所計及矣。戊申年五月中澣,畏廬老人敍於春覺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