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露潄格蘭小傳》序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露潄格蘭小傳》序

《露漱格蘭小傳》序

光緒二十七年(1901)
林紓

余旣譯《茶花女遺事》擲筆哭者三數,以爲天下女子性情,堅於士夫,而士夫中必若龍逄、比干之摯忠極義,百死不可撓折,方足與馬克競。蓋馬克之事亞猛,卽龍、比之事桀與紂,桀、紂殺龍、比而龍、比不悔,則亞猛之殺馬克,馬克又安得悔?吾故曰:天下必若龍、比者始足以競馬克。又以爲天下女子之性情,雖不如馬克,而究亦鮮得與馬克反對之人。近讀信陵騎客所譯《露漱格蘭傳》乃省余持論之謬妄,以君子之事天下也。余譯馬克,極狀馬克之忠,而客譯露漱,又極狀露漱之險。然則非馬克與露漱反對,客之筆墨,有意與吾反對耳。天下食薺甘者當不知蓼之苦,露漱者其蓼矣?請天下之讀馬克遺事者,更讀露漱之傳,始知吳道子作地獄變相,猶之風落霓轉之寫天尊。光緒辛丑九月,冷紅生書於湖上望瀛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