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髯刺客傳》序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髯刺客傳》序

《髯刺客傳》序

光緖三十四年(1908)
林紓

作者之傳刺客,非傳刺客也,狀拿破崙之驕也。吾譯《恨綺愁羅記》,亦此君手筆,乃曲寫魯意十四蹇恣專橫之狀,較諸明之武宗、世宗爲烈。茲傳之敍拿破崙軼事,驕乃更甚,至面樞近大臣及疆場師武而宣淫焉。而其所言所行,又皆拿破崙本紀所勿載,或且遺事傳聞人口,作者摭拾成爲專書,用以播拿破崙之穢迹,未可知也。顧英人之不於拿破崙,囚其身,死其人,仍以爲未足,且於其身後挈舉毛細,譏嘲播弄,用快其意。平心而論,拿破崙之喜功,蔑視與國,怨毒入人亦深,固有是舉。惟其大業之猝成,戰功之奇偉,合歐亞英雄,實無出其右。文人雖肆其雌黃之口,竟不能令之弗傳。然則此書之譯,不幾贅耶?曰:非贅。漢武亦一時雄主,而私家之紀載,亦有與本紀異同者。此書殆爲拿破崙之外傳,其以髯刺客名篇,蓋恐質言拿破崙遺事,無以饜觀者之目,標目髯客,則微覺刺眼。譯者亦不能不自承爲狡獪也。一笑。戊申年花朝畏廬居士林紓序於京師春覺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