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黑奴籲天錄》_二題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黑奴籲天錄》_二題

《黑奴籲天錄》二題

一序

光緖二十七年(1901)
魏易

今使卒然問於人曰:爾願舉動自由乎?願奔走自效乎?必曰願自由。又卒然問於人曰:爾將厚待子孫乎?將厚待臧獲乎?必曰厚子孫。問其何以願自由,必曰:自由主也,自效奴也。問其何以厚子孫?必曰:子孫家人也,臧獲外人也。嗚呼!此心此理,固合古今中外圓顱方趾之人所同具,而未嘗或異者也。然易嘗讀《南雷集》謂後世所求乎草野者,不過欲得奔走服役之人。草野之應乎上者,亦不出奔走服役,躋之僕妾之間而以爲當然。又讀俄羅斯報,則謂中國本有外人執政之例,至近年美洲驅逐華工,而我支那之人,且欲爲奴而不得矣。夫奴隸可恥也,奴隸於異域尤可恥也,至求爲奴隸於異域而不可得,而我使臣且出而爭之,而爭之又不能勝,誠不知我支那之人自居何等,而列邦待我支那之人又居何等也?易嘗聞先生長者言:吾支那人奴隸性質,萌芽於秦,枝幹於宋,充實蕃衍於明,故秦以後朝廷得而奴隸之,宋以後同洲異族得而奴隸之,明以後則天下五洲各國得而奴隸之,蓋理學八股之效,如是其彰彰也。雖然,及問我支那之人,願自由不願自效,厚子孫不厚臧獲,此心此理,仍與古今中外圓顱方趾之人,未嘗或異。意者讀孔孟書,其尙有幾微獨立之性,未盡汨沒者耶?然易聞法之汪勒諦,昌明正學,恆假小說以開民智。近得美儒斯土活氏所著《黑奴籲天錄》,反覆披玩,不啻暮鼓晨鐘。以告閩縣林先生琴南,先生博學能文,許同任繙譯之事。易之書塾,與先生相距咫尺,於是日就先生討論,易口述,先生筆譯,酷暑不少間斷,閲月而書竣,遂付剞劂,以示吾支那同族之人。語云:前車之覆,後車之鑒,竊願讀是編者,勿以小說而忽之,則庶乎其知所自處已。光緒辛丑年秋月,仁和魏易自敍。

二讀《黑奴籲天錄》

靈石

《黑奴籲天錄》者,美國女士斯土活所著,而閩縣林琴南紓、仁和魏充叔易兩先生所譯者也。前後四卷,分四十二章,計華文十四萬言。兩人且泣且譯,且譯且泣,蓋非僅悲黑人之苦況,實悲我四百兆黄人將爲黑人續耳。且黄人之禍,不必待諸將來,而美國之禁止華工,各國之虐待華人,已見諸實事者,無異黑人,且較諸黑人而尤劇,則他之日苦況,其可設想耶?

靈石欲買此書而未遂,至高時若處借得焉。挾歸於燈下讀之,涕淚汍瀾,不可仰視,孱弱之軀,不覺精神爲之一振,且讀且泣,且泣且讀,窮三鼓不能成寐。噫!此書不過據斯土活一人之見聞,掇拾數事,貫串成書。其敍黑人之苦況,不過若神龍之一爪耳。

全球人之受制於白人,若波蘭、若印度、若緬甸、若越南、若澳大利亞洲、若南洋羣島、若太平洋、大西洋羣島,無一而非黑人類乎?則此書不獨爲黑人全種之代表,並可爲全地球國之受制於異種人之代表也。我黄人讀之,豈僅爲沈醉夢中之一警鐘已耶?

白人之狂者,堂皇演說,欲地球盡歸白人爲主,別種人於家畜上別製貴重之名以名之,而屛諸人類之外,或他種人皆稱人,位於畜之上,白人則別立貴重名目,以高據於人類之上。嗟乎!白人假文明之名,行野蠻之實,眞乃慘無人理矣。雖然,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己不自立,於人乎何尤?

嗟乎!黑人豈眞賤種,根性惡劣,無有靈魂者乎?若哲而治海雷之堅忍果決,智勇雙全;意里思之明婉淑順,臨危不亂;湯姆之忠慤誠懇,專心守道;凱雪之機警善謀;及姆之孝;小海雷之慧,卽求之白人,亦可稱爲翹楚者矣。嗟乎!黑人國亡家破,販賣異洲,沈幽於黑暗地獄之底,猶能不甘澌滅,出萬死不顧一生之計,以還我自由之權,率我獨立之性,而且欲締造黑人鞏固之國家,爲文明之魁傑,爲大同之元首。嗚呼!黑人之志氣不其偉歟?黑人之思想不其大歟?

嗟乎!我黄種國權衰落亦云至矣。四百餘州之土,盡在列強之勢力範圍,四萬萬之同胞,已隸白人之奴隸册籍,我黄人不必遠徵法美之革命與獨立,與日本之維新,卽下而等諸黑人,能師其渴想自由之操,則乘時藉勢,一轉移間,而爲全球之望國矣。

雖然,我聞之出洋華人,因無國而愛國之念愈切(中國國權隳壞,出洋人民,無人保護,西人誚之爲無籍者,猶云無國也。所得權利,比諸黑人,瞠乎其後)。若内地,則同胞心目中,依然大一統之舊觀,國家思想,甚爲淡薄。說者謂愛力出於壓力,無壓力則愛力不生。嗟乎!我中國所受之壓力,亦云至矣,而尙嫌其太小耶?此實我中國一緊急重大之問題也。

我讀《籲天錄》,以我同胞之未至黑人之地位,我爲同胞喜。我讀《籲天錄》,以我同胞國家思想淡薄,故恐終不黑人之地位,我愈爲同胞危。我讀《籲天錄》,證之以檀香山燒埠記,證之以美洲、澳洲禁止華人之新例,證之以東三省,證之以聯軍入京,證之以旅順、大連、威海、膠州、廣灣、九龍之舊狀,我愈信同胞蒙昧渙散,不能團結之,終爲黑人續,我不覺爲同胞心碎。

我讀《籲天錄》,以哭黑人之淚哭我黄人,以黑人已往之境,哭我黄人之現在,我欲黄人家家置一《籲天錄》。我願讀《籲天錄》者,人人發兒女之悲啼,灑英雄之熱淚。我願書場、茶肆、演小說以謀生者,亦奉此《籲天錄》,竭其平生之長,以摹繪其酸楚之情狀,殘酷之手段,以喚醒我國民。我欲求海上名畫師,將四十二章各繪一圖,我願以粗拙之筆,圖系一詩,以與《聊齋誌異》爭聲價。庶婦孺貪觀,易投俗好。我願善男子,善女人,分送善書,勸人爲善者,廣購此書,以代《果報錄》、《太上感應篇》、《敬竈全書》、《科塲誌異》之用,則度人度己,功德無量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