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小說管窺錄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小說管窺錄

小說管窺錄

本報以《小說林》名,則海內著譯新書,其入小說界之範圍者,宜盡紹介之責。管窺所及,時附數語,非敢雌黃月旦焉。野人獻嚗,則智者笑之矣,願讀者略其迹而原其心可也。記者誌

聶格卡脫探案二*1

吳門華子才譯。是書順序之一二,乃册數,非案數也。與《福爾摩斯探案》標目略異。本册共兩案:一《雙生案》敍一銀行主女美林出門,方入馬車,卽失其踪,遍訪不得。河中忽浮起一女屍,係爲人謀斃者,佩飾盡失,乃美林也。聶偵之,惡黨已被擒矣,忽全脫。及案破,乃知死者非美林,爲美林之婢。而事實起於美林之妹羅斯。事跡變幻複雜,當以是案爲最。一《覬產案》,少女革來姆因弟往學校肄業後失踪,請聶偵察。姐弟係孿生者,於本年將各得遺產二百五十萬,其後父串通醫生毒革來姆,且藥其弟。醫生因巨萬財產,欲從而攫之,設種種計劃,卒被偵破,繼父亦自殺,而案遂結。

新茶花上編*2

著者鍾心靑。茶花女馬克格尼爾與亞猛著彭一段情天佳話,早膾炙人口。是書以名妓杭州武林林與項慶如爲主,兼敍近十年海上新黨各事。語皆徵實,可按圖索焉。東鱗西爪,頗多軼聞,筆墨亦極倩麗。因武林林稱茶花第二,而慶如號東方亞猛,故以《新茶花》名書。

神樞鬼藏錄*3

林紓、魏易同譯。自序謂獨未譯偵探一種,盡十餘日力譯成。又云,「讀海上所譯包探諸案,則大驚喜」云云。六案分上下兩卷,細細檢之,卽本社上年所發行之《馬丁休脫偵探案》也。對核如下:

《窗下伏屍》卽《以維考旦其祕密案》(五案)

《霍而福德遣囑》卽《哈爾富特遺囑案》(十一案)

《斷死人手》卽《燒手案》(七案)

《獵甲》卽《銀行失竊案》(十案)

《菲次魯乙馬圈》卽《瘋人奇案》(八案)

《海底亡金》卽《聶可勃銀箱案》(九案)

尙有五案,未經林君譯出。想本社所印本,林君未曾寓目,否則不爲此騈拇枝指之舉也。久擬輯一譯小說檢查表,將原書名、原著者、今定名、出版年月、譯者姓氏、全書大意一一詳載,惜事冗因循未果,如成,必有裨於譯者。

空谷佳人*4

英博蘭克巴勃原著。敍一少年入其家中之秘窟,得晤一久痼之少女。女已不能言,不知人事,惟飢食倦寢而已。少年卜乃德敎之言語,敎之世事,又設法穴地而出。敍男女之相愛出於天性,一種情致纏線之狀,殊爲他書所未經道者。雖略有疏漏處,其佳處自不可掩。

祕密地窟*5

英華司原著。培爾爲富家女,宴客之夕忽失竊。竊物者一爲女所歡高德,一爲威廉,二人相遇於竊所。然高德之竊物,乃爲一醫士所指使。威廉旋爲高德之圉人,主僕甚相得。威廉欲脫其主於阨,乃密探醫士之地窟,縶醫士而置之法。高德本與培爾相愛,事覺,愧而病死,培爾雖深情眷注,無益也。令人讀之,書盡而意亦與之俱盡。以上三書,爲《小說叢書》第七集第二、第三、第四編。

憲之魂*6

借陰府事,影射中國政府所辦新政。全書共十八回,所敍如警察、徵兵、學堂、地方自治、鑄幣、救荒、捕革命黨,種種現象,如萬花齊放,如羣英亂飛。惜前後上下無線索起伏,無賓主開合,若坐火車然,第覺眼前景物排山倒海向後推去耳。

奇獄二*7

吳門華子才譯。共四案:一、《亞門特被殺案》,二、《假死竊產案》,三、《銀柄斧案》,四、《虛無黨之祕密案》。筆墨甚簡潔,與《奇獄一》相伯仲。惟《虛無黨之祕密案》與上年《偵探談增刊》之《虛無黨》複譯,本社從英文迻譯時未及檢出。

海屋籌*8

英哈葛德原著。哈氏之書,林琴南先生譯之最多,此書其遺珠也。所敍事與《長生術》相彷彿,或謂爲《長生術》後編者,實則非是。怪譎詭麗,本爲哈氏書特色,而中間第二十四章至二十七章,忽插入他人筆記,連續四章,此我國盲左、龍門筆法焉。西國咸以文豪推哈氏,不宜哉。

黄鑽石*9

英蘇琴原著。首敍革倫司泰芬,因僞造鈔幣,監禁達摩獄中,乘間逸出,匿荒林,而與史屈來頓遇。史亦匪類,新竊坤司湯夫人之黃鑽石。次日,革先起,取史之袖珍簿而遁,不意簿內黃鑽石存焉。由是石入革手,爲此書開幕之事。後越二十年,史屈來頓有一女,名麗娜,已長成矣,與一少年喬拂蘭相友善。喬求婚於史,史謂須彼父允則可。歸謀諸父樂理摩(卽革倫司泰芬之僞名),父不許。史知其父之不許也,亦拒之,然實不知彼父何以見絕。史娶外婦克來拉,而女不之知。克爲坤司湯夫人婢之。史因彼知其陰事,誘娶以掩其口。克爲寡婦,有一子曰廓品鄧溺爾,年十四,同居母派克夫人處,而史僅知克爲派克姪女,鄧爲派克之孫。鄧受役於史,蓋克使之窺史之舉動者也。適史遇樂理摩於門外,窺破行止,曳入,逼之書據,還黃鑽石,而媵以二萬五千磅。鄧悉偸見之,以吿克。未幾,而史被槍斃於辦事所矣。偵騎百出,不得兇手。蒯爾者,喜鈎稽祕事,而不業偵探,於火車中遇麗娜,因事相識,爲之盡力探查,始漸悉底蘊。史爲克所誤斃,而黃鑽石則爲鄧藏於屋上小樓中。前後約八萬言,有一最優點,爲寓敎孝意。寫一天性狠戾之喬拂蘭,寫一天性温和之麗娜,所以善始而隙末者,均由於孝與不孝之一念。復寫一曲爲成全之小童,天性敦篤,令人不忍卒讀,孝親之心油然自生。偵探小說云乎?實可作一倫理小說讀,一道德小說讀也。本社小本小說第一集中,當以此書爲最。

劍魄花魂*10

是書係虛無黨小說,詳述俄皇駕遊奧國,虛無黨乘間屢行暗殺手段,而終不能成事,爲華培思一人所偵破。

福爾摩斯最後之奇案

是書顚末尙未卒讀,第其廣吿有謂「友人白君留學英國,與其後嗣立露辣斯君同學,得見其家乘軼事,爲福君晚年在法偵獲之奇案,譯此」云云。案《福爾摩斯探案》係著名小說家陶高能(sirA.conanDoyle)所著,彼以華生自稱,業醫,本有《福爾摩斯化身》一篇,詳言著書之故。是福爾摩斯爲理想之偵探,非實有其人可知已,何來此後嗣立露辣斯君?本社於《化身》一篇,早已譯出,擬於刊行全案時列入,質諸當世之喜讀《福爾摩斯偵探案》者。

十字軍英雄記*11

英司各德原著。林紓、魏易同譯。本書敍英王李卻十字軍軼事,極詭譎壯麗。如蘇格蘭太子亨定登侯爵大隈,忽爲努比亞之黑奴,忽爲臥豹將軍撒拉定蘇丹,忽爲哈木基醫士,忽爲回騎愛米爾,非至終篇不能洞其奧隱。而寫雄暴之霸主,寫奸狡之敎長,寫喜譽童騃之奧公,寫潔操堅志之翁主。言軍事則纛影遮天,鼙聲震地;言宗敎則靈蹟邃祕,神龕莊嚴。而又蛛絲蚓迹,灰線草蛇,前後映帶,左右縈拂,非雄於文者,蓋不能爲此。然而讀琴南先生文者,每聞毀譽參半。記者嘗溯近人藉口之故,大抵見描寫社會現象,與今日已迥不相同,甚者心醉歐西文明,而不知前此野蠻,則以爲所言多誣。有心者又謂驅策社會進步,小說之影響極大,今日不宜再以神怪妖妄者浸染讀者腦筋,則以爲所言無裨。至若擊賞心欽於先生之文,則合毀譽者而如一。竊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必強同。而高文典册,使讀天花藏才子書者移以讀之,必不解作何語。若吾人僻居遠東,而欲覘外域舊社會狀況,又舍此奚屬哉?執一道以繩墨之,殆未能中肯者。質諸喜讀小說諸君,其以不才之言爲然否?

鬼室餘生錄*12

小本小說第一集八册已印竣,此爲第二集第一册,共分三十六節。內載一客寓於克郞斯大廈中之一室,室新有自殺者,故以鬼室名。有一女人潛入室竊物,客執之旣而離室送一信,返則女已被殺於牀矣。所延之醫生,證客爲凶手,遂被拘。裁判日,以辯護得無罪。女父來尋仇,又暴死室中,不得已移屍他處,而鄰室之律師又來戲之。蓋是書之妙,在事之不可解而實不難解,不可言而實不妨言。然已令讀者石破天驚,魂悚神動。

楊翠喜*13

本事始末,詳載報紙,但無贅述。此册大半從報紙錄下,而略分段落,絕異於日報所登章回小說體之《楊翠喜》。

聶格卡脫探案三、四、五、六*14

探案三,共兩案。一爲《車屍案》,火車中發見一假裝女屍。先是少年女子迦鄧南,於十餘日前有失踪之吿,至是始發現其屍。後由聶偵得,乃爲夫謀爾來所下毒手,而聶亦幾喪於謀之手。謀早娶妻,其又訂婚於迦鄧南者,蓋欲謀其產也。一爲《蓄音案》,蓋海落特忽於留聲片中,聽得一殺人案,旣不知何人,且不知何時何地,僅由十二音片中報吿其事耳。惟難推測,故吿之聶。設想極奇,破案亦巧。此爲近時探案中所鮮見者。

探案四,爲前《蓄音案》之後案。前案被捕之女人田雅娜,忽由獄中赦出,親臨聶室,聲言欲復前仇。旣而關於前案之友人海落特被殺於逆旅,而助手溪克又爲田雅娜所惑,以鍾情而被執,及聶重破羅網,再拘凶手,而案始結。

探案五,分前後二案,名《寶刀影》。聶忽接得一郵函,此函爲圬者於途中所拾得,囑寄聶者。書係一女子名哇爾軋蒙難求其援手,訖克求得圬者,而聶又得約倫都大佐被殺桌上名刺,亦有哇爾軋字。前後隔五星期,乃同時發見。後百計披索,始得罪人率佛尼更縛之。此爲前案。後案則越兩月,聶爲僞警察騙去,而蒙一殺人罪案。聶時大醉,一手執凶刀,一手搤女子吭。但聶非嗜酒者何以醉?聶非殺人者,何以現象若是?得助手訖克極力施救,始得雪寃,破其巢穴。前後僅十二小時,而離奇百變,殊不可測。

探案六,亦分前後二案,名《奇窟記》。華盛頓高原有一巨廈,女主李妙蓮邀聶往觀一窟室,堅固異常,中藏巨額之金,每年省視一次,何意竟失去三兆元。及細檢,乃知有攻窟者。窟破,賊被擒,此前案也。繼李妙蓮又爲賊劫去,聶又連狙擊及救出妙蓮,而案始結。

美人魂*15

松陵釣叟田鑄編著,孫金易評注,書敍許竹篔星使出使英、法時,狄夫人在上海買一難女爲妾。附會謂星使前在法國巴黎,與蘭茵定情,未成而死,轉世至中國,與夫人相遇,得續前緣。共十二回,事過不經,且亦毫無趣意也。

俠女碎琴緣*16

一名《西伯利亞流竄記》,美屠乃賴著,中國屠光裕譯。是書共十八章,記乃泉冒夫因子大佐凱旋,開筵歡迎,而命國事犯馬克兒之女埃兒達奏《天佑俄皇曲》。女不奏,擲琴碎裂,乃泉冒夫大怒。不意碎琴之女,卽爲大佐所愛者。大佐因救埃兒達,遂至窟內。窟爲秒密黨集會所,女亦黨員也。旋被捕,流於西伯利亞。二人備歷艱苦,始得赦歸。

大俠盜邯洛屏*17

法國仲馬原著,英國合立森譯,中國公短重譯。英自腦門豆人王英以後,時與撒克遜人仇視。邯洛屛,撒克遜人之雄者也,聚而爲盜,於休賀林,專與腦門豆人爲難。其劫財法甚奇,每以酒食饗過客,食畢而取其囊金。寫敎中之神父最爲不堪。全書取徑殊別,足爲社中發行書之冠。原著者係法國極有名之小說家,譯筆亦韶秀,一佳本也。

狡窟*18

袖珍小說,商務印書館最近發行,書品雅飭。此書實亦聶格卡脫探案之一。美國隆道村有一皮虎佛所設之酒肆,酒客二人忽相爭,一爲楷達搿,一卽聶也。聶因聞楷欲誘馬炳挪,行其勒贖計,僞作牧人以羅奸黨,改裝爲印第安土人,深入盜穴,遂得破案。

玫瑰花下*19

此書亦爲聶格卡脫探案之一,發行於上年。舊金山大地震後,有一火車客蓋敦斐,挾銀券往舊金山。途中遭德林胠篋,不意券早失去。由聶偵得,爲德林妻妹所竊,查得券於玫瑰花下,始得返趙璧。

羅仙小傳*20

英人蹻機氏之女孫,富有礦產,其訂婚夫白洛特往訪,則女適患熱病垂死。白洛特不得見,乃薦一催眼術士,用術醫病,一星期而愈,得全眷屬。

薄命花*21

是書譯筆,似有欠妥處,如云「科潑洋盃」,「蘭泊洋燈」,「披斯脫爾手槍」等。按杯子,西文爲cup,譯音爲科潑,譯義則盃也;燈,西文爲lamp,譯音爲蘭泊,譯義則燈也;手槍,西文爲pistal,譯音爲披斯脫爾,譯義則手槍也。音義並列,殊爲鮮見。

三名刺*22

一英巡長至巨室前,見一毒蛇,遂入空室,發見男女屍各一。乃吿其友訪事者同往檢查,得一女子謁客刺,刺面僅一粗墨水所畫圓圈;又一刺,則僅有一畫;第三刺,則兩面空白,並有一異様之銅錢。輾轉探訪,至後由女子伊伐口中述其顚末,始知死者爲寇氏夫婦,寇有巨産,爲勃雷所覬,設法藥斃之。

銀鈕碑*23

旅客趕程高加索山中,途遇一中尉,適天雪,同宿一農家中。二人閒談,由中尉談前所經歷奇事:女子白愛娜爲喀斯皮梯所劫,受傷而死。因將其情人配邱林所給之銀鈕嵌於墓碑上,故定爲書名。

旅行述異*24

書爲美人歐文作,中間寫鬼,寫名士,寫盜,寫掘藏,皆以滑稽語描寫中下社會情狀,於歐洲風俗,可見一斑。林琴南先生譯。

金風鐵雨錄*25

英柯南達利著,林琴南先生譯。柯南(前譯作高能)爲小說名家,《福爾摩斯偵探案》卽彼所作,因著小說得受爵賞。書述美克語當雅各王時發難東偏,力爭自由事。

俠隱記*26

法大仲馬著。大仲馬爲小仲馬之父,文名播遐邇。中敍法王路易第十三時代,特拉維火槍營三少年及另一軍之少年,與紅衣主敎爲敵,幾失敗於女偵探之手。好勇鬭狠,描寫古時社會情狀,殊非近人所能想見。書四厚册,亦一大觀也。

冷眼觀一*27

是書係寶應王靜莊先生近著。以三十年閱歷,成數十回巨製。隨手敍來,而人情冷煖,世態炎涼,如燭照龜計,無所遁形,較之《官場現形記》之專寫官場醜態,又上一層。其裨益處,鞭策社會之進步,隨時喚醒迷途,又惹讀者之注目。一最新佳著也。二編已付印,不日出版。

黄金世界*28

上年華工被虐,我國之謀抵制者,有實行不用美貨之舉。本書卽由此發端,描寫被誘猪仔情形,頗爲盡致。後半組織螺島,雖爲空中樓閣,然海外扶餘,殊足爲吾人吐氣。深願富有國民思想者人手一編焉。

少年偵探*29

是書自第一章至第二十二章,敍酒室中械鬬殺人案起之原因。自第二十三章至四十二章,追敍老公爵時與樂希納交涉,橫無禮,而樂希納父子報仇慘殺,以致彼此同歸於盡。結尾始回顧少年偵探羅高,見公爵證明前事而案結。

棄兒奇寃*30

美國老斯路斯原著。村農皮叟,一日晨起,拾得一棄孩,並金千,乃撫之成人,名弗蘭克。皮夫婦死,爲其壻所逐,轉入銀行司簿記,被誣竊金入獄。弗發憤越獄出,變姓名,自探偵,務得陷己者而報仇焉。辛苦數年,終得遂意,且得本生父母而歸宗。書殊有裨益,足以策勵少年之志氣,可作一立志成功談觀。

聶格卡脫探案七*31

聶於積雪中,救得一殭臥之女子歸家,及醒,已茫然若隔世,並自己之名亦不知焉。聶乃認爲己女,旋於報中悟女爲英革林蘭盤脫勳爵之女,且知女將襲產,其遠親吉段夫婦與盆代及馬謀斃之。後案將破,而女又爲彼凶徒所擊暈去,及蘇,竟得復其記憶力,凶徒盡被執而案結。

飛行記*32

一名《非洲內地飛行記》,英蕭斯勃內原著。是書雖小說,而於非洲內地山水道里,?人蠻族風俗習慣,無一非徵實者。前後三十五日,瀕於死者數次。一冒險小說,亦一地理小說也。

鐵假面*33

歐洲未開化前,酷刑殘殺,幾非人類所爲,鐵假面亦其一也。當時以之處置國事犯。是書敍法皇路易十五時代,政府壓制太甚,民間組織一黨,以推翻政府爲目的。其首領則晏守雄,奔走國事,妻頻花易裝相從。及晏失敗下獄,蘋花多方營救,歷三十年而志不渝,卒出其夫於死地。布局緻密,足以刻勵人情,陶冶心性,益增其堅持忍耐之度。歷史小說中之良構也。

孤星淚*34

法國小說家囂俄著。囂俄以慘苦之筆墨,寫下等社會之情形,至令人不堪卒讀,一時馳名文學界。是書卽世所稱爲《哀史》者也。前某店所發行之《慘社會》及近日《時報》所印之《逸囚》,皆節取其一節譯之者。是書敍服爾基幼失學,受撫於姊家,姊亦貧不給,乃學作竊賊。因竊麪包被繫獄,屢逃屢獲。繫獄至十九年,始釋之出獄。後投宿一主敎家,乘間竊其銀器遁,又爲巡士所獲,送歸主敎。主敎僞言係贈彼者,解之,並以銀蠟臺贈焉。因大愧悔,立志一反前之所爲。力爲善行,成巨富。人呼爲末特里,不知卽服也。後屢爲警察吏所捕,屢脫,其險至不堪設想。繼拯一孤女,爲之婚嫁,苦心孤詣,而受者不知焉。讀至此,未有不下淚者。實近數月中不經見之名作也。友人某語余曰:「此書尙非全璧,曾見原本,有六巨册,此尙爲節本。」殆然。

金絲髮*35

是書開首敍一富室忽於某夕失去一縫衣女子。實則此縫衣女卽富室之主婦,惟主人主婦之家世,與前此之如何相逢,如何結婚,結婚之後,又如何不爲主婦而爲縫衣女,種種情節,皆爲作者藏去。而縫衣女所以失踪之故,卽在此數者之中,故其前半頗耐咀嚼。

畫靈*36

分上下二卷。上卷爲醫士比靈德所述,下卷則芬吞所記者也。書述富人迦利士頓眷一貧女羅武英,其族兄弗拉夫謀奪其產。乘間劫羅而去。迦目有神經病,於空中見監守羅者之像,迦本善畫,乃圖之,遍託各友。比靈德亦得其一,於雪中遇焉,遂得破案,攜羅而出。書中所述,似近神怪,然自天眼通、催眠術發明後,精誠所至,形神若接,不足異焉。於此並悟《太平廣記》所載《情感》各篇,亦不盡子虛者。

花因*37

英幾德拉原著。林紓、魏易同譯。書述少尉路登與巴路極同在軍中,積不相能,乃以美洲法決?,以拈鬮決勝負,得黑者於十年後自戕。巴路極得黑券。旣與愛忒珈定情,請路解約,路旣許之,因電阻不達,終死焉。路雖悔之,幸得間以謀愛,又自喜。愛誓復仇,惟不識姓氏。旣與路結婚生子矣,伉儷極篤,而前事漸發見,愛憤鬰而卒。事迹極似《今古奇觀》諸書所載,結構無甚奇突。琴南先生諸作本以文章著,固較他譯本爲優耳。

黄鉛筆*38

英斐立潑斯著。無錫章仲謐、季偉同譯。書述索師烹奴公爵之夫人魯西,忽不別他去。公爵追之。至紐約,爲警吏所窘,幾誤行期。旋至倫敦。時英京貴族有一同盟會,奉王子李尼索爲首領,以反對民黨,會中以黃筆爲記。民黨首領爲勃洛脫。魯西亦爲貴族黨,有殊色,李尼索令其僞名爲伯爵女公子來滕,以結交勃洛脫,使轉移其政見。勃洛脫惑之,卒爲民黨人所戕。李尼索亦欲娶魯西,魯西願從公爵,蓋與公爵在倫敦已晤數次矣。公爵至柏林,見德皇,因德皇爲黃筆會之會長也,面陳王子不法狀,會遂解散,王子逃往南美洲。公爵夫婦復璧合。譯筆雅飭,處處發明政治實際,貴族與平民之衝突,於中國前途,足引爲鑑焉。

懸崖馬*39

英麥去麥脫著。吳郡盧達譯。書述英人馬鐵馬爲公司寫字人,收得公司款項,擬攫之赴美洲爲營業計。至中途,自悔,折還,爲人襲擊,暈去。及醫愈,則面容被毀,囊金已失。喧傳馬竊金遁,死於河中,驗屍之報吿已登報紙矣。馬乃往美洲。馬所眷女搿來司華南,守貞不嫁。九年後,馬成富人,由美歸英,尋其仇人。乃知其妹史推拉受保護於舊同事華南,而襲擊竊金者亦卽同事苛來與華南也。旣得罪人,乃與搿來司復成眷屬。十年破鏡重圓,一旦菟裘偕老,使非悔禍臨歧,誕登覺岸,則此懸崖之馬,將一失足成千古恨矣。讀此足策勵人之心志不淺。

聶格卡脫探案八、九、十、十一*40

探案八,分前後二案。前案爲《戕姊案》。紐約一空屋,多年鎖閉,一日雪後,見草場上留有男女足印,聶入探,見一女子死於室內,聶遭狙擊幾死,幸警察入救乃。後悉死女名大蘭,夫死,遺產甚豐,妹談娜偶劫盜,計脅大蘭入此宅,致之死,己則僞爲大蘭,居其室。案破,談娜下獄。後案一名《盜女案》大蘭無子,僅有夫之幼妹意嫚,聶護養之,送入聖奈散女校讀書。旣長,一夕爲盜劫去,適戕姊之談娜已越獄遁。聶知爲談所爲,追踪至巴黎擒之。談自殺,得意嫚歸。

探案九,分前後二案,總名爲《假面女子案》。克爾浮園左近,連出竊案。一夕,海斯丁家又被竊去圖書表目及底稿等,延聶緝之。據被竊家所見,賊係帶假面之女子。而海斯丁家有子一——名亨利,女一,外甥女一——名意麗娜,保護女一——名意賽倍,並其夫人。聶細察,卽決竊賊必爲本宅中人。屢偵得之,屢被逸去,且見假裝者有二人。及被獲,不意非意賽倍,亦非意麗娜,而爲亨利,海斯丁遂逐出之,不認爲子而結案。後案爲意賽倍來訪聶。距前案破已一月餘,而假面女子復出現。海斯丁在書室,被縛於椅上,人皆以爲意賽倍。聶約意夜往探之。及往,被擊,暈於祕道中。其友推姆棄派斯單往探,亦爲所擒。旣而聶釋縛,卽獲亨利之友人桀斯膽縛之,且獲意麗娜及亨利而置之法。

探案十,共二案。一爲《瘋子劫殺案》,老人基美建二宅,一自居,一給其子愈那。子不孝,基美逐之。以屋有鬼,售居者輙他徙,最後爲派爾蓀所租。派新婚,居未幾而二人被殺矣。基美吿聶請偵之。聶往偵探,而基美又被縊死於大門中,旋屍又不見。此兇手笑聲徹耳,末由得其踪影。旣於書室得祕道之門,豈知繞室祕道,層列至末,兇手自首,乃老人長子克立甫,爲愈那之兄,有瘋病,疾發,殺人爲樂。尙有同黨一人,亦瘋者,爲克立甫所戕,而己亦自殺也。惟克立甫之屍,終不獲云。一爲《飛刀案》,美人哈華德,白日被刺刀插於胸,同坐者祇哈蘭一人,其未婚壻也。咸謂殺人者必彼,哈女亦疑之,竟離婚也。哈蘭旣被逮,因與聶善,就商之。聶爲探得哈遊印度,得印度皇子之金剛石,印人索還,不與,乃以飛刀刺殺之。聶捕印人,而哈蘭寃始白,哈女亦悔,復與哈蘭結婚焉。

探案十一,共二案。一爲《戕父劫女案》,美人理卻特與女卡美同居。一日,理卻特被殺,卡美失踪。聶偵之,悉凶手名山勒斯,因求婚卡美,其父不許,忿而殺之,並劫卡美,將遁遠方。聶偵獲之,卡美得歸,山勒斯付法。一爲《假王案》,卡陸沈國內亂,叛黨囚王及后,擇貌似王者一人王之,國之臣民皆不知也。將軍摩斯削官被禁,就聶商之。聶探確,與其國人共執假王,而眞王及后始得復位,卡亂乃已。

二窟奇緣*41

英蒲斯培著。書述一小鎭上之屋產經理人德倫孟,一日有伯爵夫人龍旦來託租西達氏屋。此屋極荒僻,旣成議,夫人家焉。夫人有一女伴,曰康堯氏,爲新招得者。德倫孟屢往來其家,頗悅夫人及康堯氏之美。旣而美洲富豪雪拉史,忽至英而失踪。夫人又詐使德倫孟送一要件於美洲人,不意函中所述,卽爲報信雪拉史之行踪,而索价□十萬元者。德知被欺,卽偕往報警署,及逮捕,則夫人與其黨已遁矣。德卽娶康堯氏爲妻。

機器妻*42

日本羅張氏原著。敍言羅君久寓意國,此事喧傳意國報紙,實非空中樓閣者。書述意北境密蘭府,有一通明巿。少年沙爾退賓爲美術家,於車中遇一老人,言及其父死事。旋至密蘭府,及將歸家,忽見一絕色女子向之微笑,並贈花一枝。沙爾靑年無偶,積思成病,知所見女子爲名妓紅雪娘,而無由通情愫。時紅雪娘有狎客二人,一爲熊立鏗,一爲愛列克,因妓故互相嫉妬。未幾,熊爲海盜所殺,後再三偵探,始知爲愛列克所謀斃。而紅雪娘爲埃夫大尉之女焦珠,亦爲父報仇,託身爲妓,得與沙爾結婚。其寫雲和先生之俠,焦珠之孝,康夫之義,針足洵砭薄俗,主持名敎,不僅事迹譌譎,動人觀聽已也。

情海魔*43

美國柯怖著。書述美國一海盜名理拿德,據島稱海王,逐一西班牙船,擄得女子綳楷與其老父,豔其美,悅之。但島中本有愛者亨蔗麗亞,及王歸,遂生妬念。而老父則請被擄之船主歸取贖金以贖其女。盜王食言不踐,然內亂作矣。勦賊之兵又乘之,盜王遂死。其間如兄弟及兄妹相逢,盜妻之守節,婚姻之互締,情節頗有可觀者。

俠英童*44

書述英博士沈偉之子,名哈蘭童子,寄居法侯爵客克司家,爲伴讀。哈蘭少年任俠,臨難不撓。適法國革命亂起,貴族多被民黨所攻,侯爵夫婦及子均陸續被殺,僅遺三女,哈護之而逃,屢瀕於死,終乃返英,而與侯爵次女璣娜結婚焉。沈海若譯,英文原本。此書不獨結構精嚴,而描寫亂離時狀態,一朝決裂,玉石不分,殊足戒輕談國事者。且見民心憤激,壓制愈甚,則將來報酬之道亦倍烈。是等小說,有益於國家社會,殊非淺鮮。

里城案*45

英羅蕊原著,沈賓顏譯。書述美人李史華,有姊曰馬丁特,嫁馬利斯,生一女,曰美機邦。馬丁特爲夫所棄,吿官,下其夫於獄。未幾,馬亦憤死。李史華撫其女,遷居里城,爲避地避人計,懼馬利斯出獄報怨也。美年長,與華德交好。華爲馬利斯族姪。李不允其結婚。一夜,李忽被殺,時馬已出獄外遊矣。盡疑華德,並及美。偵探章伯尼,探悉凶手爲李之子,將被捕,而李子又自殺,遺書白顚末。始知李未曾死,而前所被殺者,實爲出獄之馬也。情節極曲折,筆亦條達可觀。爲小本第二集之第二册。

小紅兒*46

品花小史落。書述浙江西子湖畔有奇女子小紅兒。母死,一俠少年白雲子資金葬之。白雲子因匿友劍飛於家,官吏來捕,縱之去,遂被逮。小紅兒於夜間斷縣令髮,負白雲子出獄,旣倂得仇人之首而報焉。白雲子始知小紅兒抱殺父大仇,故隱居匿迹,以圖得當。事迹本末,類多採諸劍俠各傳,特詞意娟秀,筆墨簡潔,有足多耳。爲小本第二集之第三册。

鳳巵春*47

浙杭蔣景緘著,爲一理想小說。因生理學中硏究男女生殖器,男子之陰莖卽可爲女子子宮之膣,男子精囊卽可爲女子之卵巢,男子精管卽可爲女子之喇叭管,男子生元卽可爲女子之胞蛋,遂假託病女喬鳳英攜歸治療,得轉女爲男,且因他事得甄鸞棲而爲之成婚媾焉。設想亦奇,是能於尺幅中具波濤者。爲小本第二集之第四册。

香粉獄*48

印度田温斯著,病狂譯。是書名爲譯本,疑亦出於著作。書係田温斯自述其幼年讀書時,與寓主人之女花相戀愛。旣卒業,至倫敦遊學,船到錫蘭,竟宿於遊倡家。至英京,遂䁥娼婦,沈溺至二年之久,始得跳出牢籠。書所以名《香粉獄》也。一般靑年學生社會讀之,可引爲殷鑒。爲小本第二集之第五册。

賣解妃*49

一名《狄克傳》,鋋夸譯。書述羅奈爾特欲得美姬爲偶,而同時富人蒲爾斯查特亦悅之。其母夫人擬辭貧而就富,羅遂不得當,忿極欲自殺,又不果,遂飄落爲旅客演戲術以自給。遇一賣技女子名賽潑者,頗愛戀,相遇非一次。賽父狠戾,不勝其虐,遂奔狄、輾轉相從。旣忽又與美姬遇,約夜會,而爲賽所窺,賽求去,狄留之,與之舉婚禮,演技如初。賽父尋得,以刀劈狄,賽以身屛之,中焉,傷重死,狄亦倦遊歸。會兄查弗賴死,父伯爵老而獨,遂歸養,父子已不相識矣。是書獨闢蹊徑,余喜其娟媚多姿,曾誌數言以弁其首。爲小本第二集之第六册。

海門奇案*50

英福格興原著,一偵探案也。死者名哥倫,或謂與阿利分爭婚故致死。又謂死之者係女子,而疑所爭婚之女格蘭維爾所爲。實則哥從弟阿斯談假爲女裝,托名格,以書招哥倫夜會於崖上,索重要紙件,相持擠墮而死耳。偵探地落氏偵破是隱,案乃結。

遺囑*51

英人勃蘭郞脫培雷少孤貧,居倫敦,有叔甚富,僻處海島,十餘年不相見。培雷偕友往訪,叔不納。居數日,得晤叔之保護女愛敦,女美甚,培雷悅之,求爲婦,叔又不允。乃知叔神志失常,已成疾,前與老姑孚德,同居,孚德又死,叔益顚倒。培雷大疑,潛偵之,始知死者非孚德,實其叔也。事白,孚憤死,培雷得與愛敦成伉儷也。

紅閨鏡*52

美史蘭德原著。吳門華兮譯。書述女子愛倫少孤,育於泰雷家,入塾讀書,爲一男子曼蘭所誘,甚悅之,潛與結婚,而不知爲盜焉。婚後,曼被拘入獄,遣其黨勞霖致女札,索金,許解婚約,女不得已質金飾與之。曼得金,賄獄卒遁去,邏者追之,謂已斃矣。女聞曼死,頗喜。後與亞南訂婚,成親後,遇曼,歲賂以巨款。又遇一女子同行,旋知爲曼之棄婦,見曼忿爭,爲侍婢所知,曼殺婢,伏法。事迹極曲折有致,其輕於許婚,幾至成終身之玷,足爲靑年女子殷鑒,故易以今名焉。

鴛鴦碑*53

李小白著。書述一女子名緋霞者,豔慧絕俗,同時有二少年—一梅雪,一柳雲—交愛,女亦樂與交往,然私心固未有專屬焉。後梅以母病去,雲與霞遂訂婚約,而梅終爲友,及死,且爲之營兆樹碣焉。文以筆致勝,較前作《小紅兒》尤爲過之。

中國偵探砒石案*54

著者傲骨。書述丁未九日,精思自愚園歸,得友人克友書,謂幾吞砒石斃命。克爲某校校長,精思往探,初疑校役陸文,其證據甚確,繼又知其不然。細訪,乃知爲校鄰某女子,案始破。此書處處不離中國情形,最爲難得,思致亦精湛。合觀各編,當知所言不謬。

中國偵探鴉片案*55

著者傲骨。書繼前册而作。克友偕百解來訪精思,謂百姊夫過亢得暴疾亡,西醫驗之,謂受鴉片毒,遂下姊於獄以雪寃,請精思偵之。知過亢爲禁煙局調查員,而事因禁煙起。私賣煙莊延者恨其嚴厲,乘機毒之致死焉。其探奸發覆,佈陣行文,均較前册爲勝。

新紀元*56

碧荷館主人著。書假科學之發明,演黃白之戰爭,所用器具,無識者見之,幾疑爲王禪老祖與梨山老母之法寶,故類皆注明年月姓氏及用法效果。善記憶者,當知其所言非虛。至於裝點生動,顧盼多姿,尤爲餘事。

雙花記*57

李涵秋著。書述宦裔媚香,一姣好女子,寄居揚州,與井生相愛悅,遂私焉。旣因事歸閩,至不克成禮,致蹈元微之《會眞記》故事。筆墨娟潔,神情畢肖,是具寫生妙手者,其爲得意之作無疑。與《禽海石》一書異曲同工,而文筆尤覺過之。試一讀之,當知非阿好也。

傀儡記

著者蘇同。書述官場諸事,共四卷十六回。開首爲乾、嘉時代,而至第四卷,已爲髮匪肇亂,金陵攻城事,相去至少數十年,尙爲初集,則其二三集當自咸、同而至今代矣。筆墨似與《九尾》作者出一手,但二書相較,雖彼書主人翁始終未見,爲小說中奇突之作,尙覺彼善於此也。卷首道情幾首,慷淋漓,頗爲動目。

虛無黨眞相*58

德摩哈孫原著,天涯芳草舘主人譯。全書以學生爲經,黨人爲緯,又以兩奇女及娘子軍渲染之。其寫官場腐敗,社會黑暗,可作前車之鑒。

劫花小乘*59

書述一女子自由結婚,貪某伯爵之豪貴,委身焉。不意伯爵性情乖戾,時相反目,釀成悲慘之結果。近日自由結婚之風已渡太平洋而來,願靑年閨女讀本書與《紅閨鏡》者,擇交時一爲審愼出之也。

劍底鴛鴦*60

英司各得原著,林紓譯。書敍一少年與一女子相悅,而女爲其叔父休鼓挂西之聘妻,卽爲其叔母也。旣深知,乃以名義之嫌中止。然誹謗四騰,叔大疑之。後歷試,始知言者之妄。自以風燭老年,不應娶此少艾,遂毀婚約,而成就其姪之美滿姻緣也。事奇情奇,是眞別創一格者。

續俠隱記*61

法大仲馬著。君朔譯。是書原名《二十年後》述紅衣主敎馬薩林與路易第十之母后相愛戀,又與英相克林維勒有祕密交涉。性極貪鄙,爲擲石黨所深疾,激成巴黎民變。達特安與其友三人,奔走英、法間,至英時又値英國革命之戰,英皇查爾斯第一被執,定死罪行刑。達等屢瀕於危,終得出險。原名viconte de Bragelome,共三卷。尙有第三編譯爲《白蘭善子爵夫人》共六卷,想當續譯也。

情俠*62

書述英國一少年,貌似俄莫斯科總督,以悅一女子故,冒險僞稱總督,入莫斯科,出女弟於獄,歸而與女結婚焉。勇往壯快,令人神往。

《小說林》第一卷(1907-8),疑覺我撰

*1 本社發行
*2 申江小說社發行
*3 商務書館發行
*4 商務書館發行
*5 商務書館發行
*6 新世界小說社發行
*7 本社發行
*8 本社發行
*9 本社發行
*10 新世界小說社發行
*11 商務印書館發行
*12 本社發行
*13 新小說社出版
*14 本社出版
*15 新世界小說社發行
*16 時報館發行
*17 新世界小說社發行
*18 商務印書館發行
*19 商務袖珍本
*20 商務袖珍本
*21 商務袖珍本
*22 商務袖珍本
*23 商務袖珍本
*24 商務發行
*25 商務發行
*26 商務發行
*27 本社發行
*28 本社發行
*29 三册全本社發行
*30 本社發行
*31 本社發行
*32 本社發行
*33 廣智書室發行全三册
*34 商務發行
*35 商務印書館本
*36 商務印書館本
*37 中外日報館本
*38 上下二册全本社發行
*39 上下二册本社發行
*40 本社發行
*41 商務發行
*42 新世界小說社發行
*43 本社發行
*44 本社發行
*45 本社發行
*46 本社發行
*47 本社發行
*48 本社發行
*49 本社發行
*50 本社發行
*51 本社發行
*52 本社發行
*53 本社發行
*54 第一册本社發行
*55 第二册本社發行
*56 本社發行
*57 本社發行
*58 廣智書局發行
*59 廣智書局發行
*60 商務印書館發行
*61 商務書館發行
*62 商務書館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