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小說雜考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小說雜考

小說雜考

林紓

《三國演義》爲元人王實甫撰。《七修稿》又以爲明羅本貫中所編。金聖歎評爲第一才子書。其書組織陳志、裴注及唐、宋小說而成。前淸入關時,曾繙譯爲滿文,用作兵書。袁崇煥之死,卽用蔣幹偸書之謬說;而督師竟死於奄奴之手。然諸葛忠武之忠,非是書不彰;而曹阿瞒之奸,亦非是書不著。

《封神傳》爲小說中之最奇詭者。《歸田瑣記》曰:「林樾亭言:昔有士人罄家所有嫁其長女者,次女有怨色。士人慰之曰:『無憂貧也』。乃因《尙書》《武成》篇『惟爾有神,尙克相予』語,演爲《封神傳》,以稿授女。後其壻梓之,乃大獲利。」考《周書》《克殷》篇「武王遂征四方,凡憝國九十有九,馘魔億有十萬七千七百七十有九,俘人三億萬有二百三十」,魔與人分別言之,雖不知所謂魔者何謂,然亦足證小說之依託。廣成子見《莊子》,赤精子見《漢書》《李尋傳》,托塔天王見《元史》《輿服志》,哪吒見《夷堅志》,灌口二郞卽楊戩。其說皆不爲無據。

《西遊記》,咸傳出元邱眞人處機之手。然《冷廬雜志》曰:「《西遊記》推五行之旨,視他演義爲勝,相傳出元邱眞人處機之手。山陽丁儉卿舍人晏,據淮安府康熙初舊志《藝文志》目,謂是其鄕明嘉靖中歲貢官長興縣丞吳承恩所作。」

余兒時從諸兄觀劇,見李元霸運雙椎,神勇無匹,而李存孝用鐵撾,忠義之槪凜然。童子無識,以爲元霸果勇,而存孝且勇而忠,居恆怏怏,惜其慘死。迨長能讀《唐書》,至《高祖諸子》傳,高祖凡二十二子,竇皇后生建成、太宗、元吉、元霸。元霸字大德,幼辨慧,隋大業十年薨,年十六,初無武功,心爲爽然。又讀《五代史》,存孝爲代州飛狐人,本姓安,名敬思,克用養子,賜姓名,猨臂善射,舞鐵撾,捷疾如飛,劇中演其勇槪,信矣。後乃附梁,克用圍之。食盡,泥首請罪,車裂以殉。然則所云忠義者誣矣。故家庭敎育,當舉人人所知之事,語以眞際,一染小說及梨園之謬說,適足以病童子之腦筋,是不可不知。

一日天暑,余家居苦熱,偶出乘涼,見村店上有人燃燈作宣講狀,其下圍聽數十人。余知爲講演義也,亦就聽之。方言姜太公射死趙公明,用七箭書,行法曰十九日,而公明死。竊謂其設想甚奇。後觀《小浮梅閒話》,中載《封神傳》所稱太公射死趙公明事。考《太公金匱》云:「武王伐紂,丁侯不朝,尙父乃畫丁侯於策,三旬射之。丁侯病,大劇,問卜,占曰:『祟在周』。丁侯恐懼,乃遣使者詣武王,請舉國爲臣虜。尙父乃以甲乙日拔其頭箭,丙丁日拔其目箭,戊己日拔其腹箭,庚辛日拔其股箭,壬癸日拔其足箭。丁侯病愈。」趙公明事或卽脫胎於此。今乃知文字一道,萬不能倉卒將人抹煞,演義且然,何況人之專集?

說部中有不可解者,如稱人之美必曰潘安,將「仁」字斥去;稱潘美必曰潘仁美,却增一「仁」字,余前已論過矣。至於岳雲,《宋史》列傳爲飛養子,從張憲戰,多得其力,軍中呼曰羸官人。每戰,以手握兩鐵椎,重八十斤。而說部偏以爲忠武所生子。關興者,壯繆子也,而演義復以爲養子。何所見而然,殊不可解。

《飛龍傳》爲述宋太祖龍興時事,敍世宗登極及陳橋兵變,似是而非。至云太祖有鸞帶一條,伸之卽爲巨棒,此與孫悟空耳中金箍棒事相埓。余家居時,門臨池上,毗舍卽爲社公之廟,戲台高出池上,陰涼四合。有陳華者,日講演義,雅有聲色,余亦時就聽之。鄕有老人年八十二矣,忽謂予曰:「趙匡胤能使棒耶?」余前數月適觀《鐵圍山叢談》,卽應之曰:「宋徽宗講漢武帝期門故事,出時,宦者必攜從二物,一爲玉拳,一則鐵棒。鐵棒者,乃藝祖仄微時,以至受命後所持鐵桿棒也。」據此以觀,則使棒事或有之。小說家用孫悟空事,稱爲鸞帶所化,謬矣。

《宋史》載劉豫降金,殺其驍將關勝,勝不從逆故也。按《水滸》有關勝。《癸辛雜志》,龔聖與作《關勝贊》云:「大刀關勝,豈雲長孫?雲長義勇,汝其後昆?」以其時考之,宋江作亂,正在宋末,然則劉豫所殺之關勝,卽《水滸》之關勝耶?世之圖關勝者,赤面大刀,其狀似壯繆,於是凡關姓者,匪不赤面,匪不大刀,而《施公案》之關太出矣。太號小西,蓋自命爲山西人,似卽壯繆之後。小說家無識盜襲,可笑。

淸高宗數下江南,頗傷煩費,松筠力諫,幾死,遂無敢言者。厲太鷗方無聊,譜《迎鸞新曲》以貢媚,旣不敢將乘輿代以優伶,入劇場演唱,無可着筆,則請出許邁、葛洪諸仙,約會迎鸞,是強使神仙勢利矣。又不已,則引及西王母;又不已,則引及水仙王;至於烏介蟲亦來迎駕,無數仙眞水族羣集於行宮門外,喧天之鬧,而乘輿不見不聞,眞可謂善說鬼話。詩人無聊,何所不至,樊榭且然,況其他乎!

當日京師三慶班中,有丑脚趕三者,能譎諫,孝欽在時,頗悅其人。癸未年,余初入都,見趕三演《變羊計》。趕三爲女巫,牽羊至一人家。其妻妬悍,以繩縛夫之足,繫於門次。巫入,易之以羊,縱夫令去。妻出,失夫而得羊,則大哭。巫僞過門外,妻延巫入問。巫爲其祖先附體,大肆譙詈。同社王小沂以爲搆思甚奇,林希村曰:「此見宋文玘《開顏錄》。」余知《開顏錄》在《說郛》中,乃髣髴不能記。後此檢得原書,果如希村言。末載士人旣歸,婦問曰:「多日作羊,不乃辛苦耶?」夫曰:「猶憶噉草不美,肚中痛耳。」婦愈悲,自此不復妬忌矣。因歎希村之健記。

《鐵笛亭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