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競立社刊行《小說月報》宗旨說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競立社刊行《小說月報》宗旨說

競立社刊行《小說月報》宗旨說

光緒三十三年(1907)
竹泉生

競立社何以名?名以志也。小而立身,大而立國,卑而立言,高而立德,是則本社之求爲自立而立人者也。而所以競立之道則有三:

(甲)地球各邦,開化之早,莫如中國。而聖賢之輩出,道德之發明,亦惟我中國爲最盛。數千年來,一以道德爲立國之本,則道德爲吾國獨占優勝之國粹,固彰彰矣。苟放棄其國粹,卽轉瞬而不國。而考之歐美諸邦,亦未有不以道德爲之基者。故本社之宗旨,首以保存國粹爲第一級競立之手段。

(乙)我中國雖曰以道德立國,而道德之衰微實已久矣,道德之不明亦已甚矣。是故二千年來宗敎無尺寸之柄,佛老諸子,星相邪說,蒸蒸焉日發見於社會,而莫爲之防障。聖人之道,爲迂儒鄙夫所蔽塞,而莫能疏而通之,修而行之。於是乎江河日下,惡習日深,成爲現在卑陋腐敗、朽弱不振之老大帝國。自非痛加湔濯,相與更始,不足以言存立也。故本社之宗旨,又以革除陋習爲第二級競立之手段。

(丙)我中國之版圖,亦可以謂廣大矣,我中國之人民,亦可以謂衆多矣。以一二人之心思材力,督治極廣大之土地,化裁極衆多之士庶,此實堯、舜之所難、而周、孔之所不敢任者也。況夫國家之亡,匹夫亦與有責。孰非天民?卽各有天賦之主權。國之阽危,皆吾輩所當竭力肩任挽救者。雖云材力綿薄,未卜勝任與否,而要不敢以天賦之主權,委諸他人之手也。故本社之宗旨,卒以擴張民權爲第三級競立之手段。

抑本社之刊行月報也,乃立言之例也,則所以競於立言者,又貴出言有則而可以爲法,言之有文而可以行遠。

或以爲區區說部,何足以當立言之任?不知危言莊論,斷難家喩而戶曉,傳佈不廣,烏能收時雨普及之效哉?則本社且將恃此說部而爲立德之始基,爲立功之嚮導焉矣,而於立言乎何有?

雖然,如上所言,本社所以競立之範圍,所以競立之手段,與夫所以競立之希望,甚遠且大,而其目的之果能達到與否,則有不可得而必者。然則社員將廢然而餒,而不敢遽以所以競立之道聞諸社外矣乎?

竹泉生曰:不然,是在立志。志壹則神聚,神聚則氣充,氣充則有毅力,則可以任重而道遠,殺身守死而不變,而吾所以競立之希望、手段、範圍,且將塞乎兩間而無弗達焉。而凡社外之士,得聞吾言者,皆宜有吾之宗旨、手段、能力,而各求所以立之之道。則本社之範圍之大,天下莫能載,而用餒乎?而用餒乎?

《競立社小說月報》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