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論小說之勢力及其影響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論小說之勢力及其影響

論小說之勢力及其影響

光緒三十三年(1907)
陶祐會

咄!二十世紀之中心點,有一大怪物焉:不脛而走,不翼而飛,不叩而鳴;刺人腦球,驚人眼簾,暢人意界,增人智力;忽而莊,忽而諧,忽而歌,忽而哭,忽而激,忽而勸,忽而諷,忽而嘲;鬰鬱葱葱,兀兀矻矻,熱度驟躋極點,電光萬丈,魔力千鈞,有無量不可思議之大勢力,於文學界中放一異彩,標一特色。此何物歟?則小說是。自小說之名詞出現,而膨脹東西劇烈之風潮,握攬古今利害之界綫者,唯此小說;影響世界普通之好尙,變遷民族運動之方針者,亦唯此小說。小說!小說!誠文學界中之占最上乘者也。其感人也易,其入人也深,其化人也神,其及人也廣。是以列強進化,多賴稗官,大陸競爭,亦由說部,然則小說界之要點與趣意,可略覩一班矣。西哲有恆言曰:小說者,實學術進步之導火綫也,社會文明之發光綫也,個人衞生之新空氣也,國家發達之大基礎也。舉凡宙合之事理,有爲人羣所未悉者,莊言以示之,不如微言以吿之;微言以吿之,不如婉言以明之;婉言以明之,不如妙譬以喩之;妙譬以喩之,不如幻境以悅之:而自來小說大家,皆具此能力者也。盡彼小說之義務,振彼小說之精神。必使芸芸之人羣,胥含有一種黏液小說之大原質,乃得以膺小說界無形之幸福。於文學黑暗之時代,放一綫之光明。可愛哉孰如小說?可畏哉孰如小說?學術固賴以進步,社會亦賴以文明,個人固賴以衞生,國家亦賴以發達。而導火綫也,發光綫也,新空氣也,大基礎也,介紹允當,誠非西哲之誣言,實環球萬古,莫得而移之定論也。激昂磅礴,潮流因之大揚,而囂俄、笠頓、托爾斯泰、福祿特爾、淚香小史、愛西古羅輩,皆感此宗風,先後迭起。不惜憚其理想,耗其心血,禿其筆管,染其素箋,一躍而登此莊嚴美麗之舞臺中,一奮而萃此醒瞶震聾之盤渦裏。事分今古,界判東西,寓言演義,開智覺迷,此小說之結搆;有縱有橫,有次有序,且有應盡之義務也;英雄兒女,勝敗興亡,描摩意態,不惜周詳,此小說之敍事無鉅無細惟妙惟肖也;詞淸若玉,筆大如椽,奇思妙想,掌開化權,此小說之內容重慷悲歌陸離光怪也;芸窗繡閣,遊子商人,潛心探索,興味津津,此小說之引導,宜使人展閱不倦,恍如身當其境,親晤其人,無分乎何等社會也。噫!一小說之微,而竟有如斯之法律,以圭臬於著述界之前途,亦咄咄怪事!咄咄怪事!

天下無不有小說之國家,亦無不有作小說之文士。吾不患作小說者無人,而特患讀小說者之無人;吾不患讀小說者無人,而特患愛小說者之無人。試調查吾支那之人羣,對於小說界之觀念,今人成人以上,智識幼稚,思想胚胎,丁斯時代,愛之尤篤。閱之未久,嗜之旣深,或往往爲野蠻官吏之所燬禁,頑固父兄之所呵責,道學先生之所指斥,然反動力愈漲,而原動力愈高,戀愛之性質,勃勃而莫能遏。於是多方百計以覓得之,潛訪轉懇以搜羅之,未得則耿耿於心胸,縈縈於夢寐;旣得則茶之餘,酒之後,不惜糜腦力,勞心神而探索之,硏求之。至其價値之優劣,經濟之低昂,固不計及也。此除別具特性苦樂異人者外,常人之情,莫不皆然。其所以愛之之故,無他道焉,不外窮形盡相,引人入勝而已。他種文字,斷難至是,斷難至是。

吾今敢上一鞏固完全之策,以貢獻於我特別同胞之前曰:欲革新支那一切腐敗之現象,盍開小說界之幕乎?欲擴張政法,必先擴張小說;欲提倡敎育,必先提倡小說;欲振興實業,必先振興小說;欲組織軍事,必先組織小說;欲改良風俗,必先改良小說。同胞注意注意!昌明暗線,誘掖國民,愼毋弁髦視之,塵羹棄之,鄙瑣忽之。其旁徵祖國之新談,彙取亞歐之歷史,手著精繹,文俚並行,庶幾臥倒之馴獅,奮躍雄飛於大陸;亦且半開之民族,自強獨立於神州。吾請以是爲熱心愛國者吿,又以是爲主張開智者期,更以是爲放棄責任者警!

原載《遊戲世界》第十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