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論小說與改良社會之關係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論小說與改良社會之關係

論小說與改良社會之關係

光緒三十三年(1907)
天僇生

友人某君,昨以《月月小說》報數册見餉,天僇生取而讀之。旣卒業,乃作而言曰:嗚呼!小說之爲道也難矣!昔歐洲十五、六世紀,英帝后雅好文藝,至伊利沙白時,更築文學之館,凡當時之能文章者,咸不遠千里致之,令諸人撰爲小說戲曲,擇其有益心理者,爲之刊行,讀者靡弗感動,而英國勢遂崛起,爲全球冠。夷考十五、六世紀,適爲吾國元明之交,宇宙俶擾靡寧宇,禮樂淪爲邱墟。曁乎有明,其壓制亦與元等。賢人君子,淪而在下,旣無所表白,不得不託小說以寄其意。當時所著名者,若施耐庵、若王實甫、若關漢、若康武功諸人,先後出世,以傳奇小說爲當世宗。東西同時,遙相輝映,而結果則各殊者。吾嘗謂《水滸傳》,則社會主義之小說也;《金甁梅》則極端厭世觀之小說也;《紅樓夢》則社會小說也,種族小說也,哀情小說也。著諸書者,其人皆深極哀苦,有不可吿人之隱,乃以委曲譬喩出之。讀者不知古人用心之所在,而以誨淫與盜目諸書,此不善讀小說之過也。近年以來,憂時之士,以爲欲救中國,當以改良社會爲起點,欲改良社會,當以新著小說爲前驅。此風一開,而新小說之出現者,幾於汗牛充棟,而效果仍莫可一睹,此不善作小說之過也。有此二因,而吾國小說界遂無絲毫之價値。雖然,以是咎小說,是因噎廢食之道也。夫小說者,不特爲改良社會,演進羣治之基礎,抑亦輔德育之所不迨者也。吾國民所最缺乏者,公德心耳,惟小說則能使極無公德之人,而有愛國心,有合羣心,有保種心,有嚴師令保所不能爲力,而觀一彈詞,讀一演義,則感激流涕者。雖然,是非所望今之小說家也。今之爲小說者,不惟不能補助道德,其影響所及,方且有破壞道德之懼。彼其著一書也,不曰:吾若何而後警醒國民?若何而後裨益社會?而曰:吾若何可以投時好?若何可以得重貲?存心如是,其有效益與否弗問矣。其旣發行也,廣登報章,張皇吿白,施施然號於人曰:內容若何完備,材料若何豐腴,文筆若何雅瞻,不惜欺千人之目,以逞一己之私。爲個人囊橐計,而誤人歲月,費人金錢不顧矣。夫以若斯之人格,而以小說重任畀之,亦安冀有良效果哉?吾以爲吾儕今日,不欲救國也則已,今日誠欲救國,不可不自小說始,不可不自改良小說始。烏在其可以改良也?曰:是有道焉。宜確定宗旨,宜劃一程度,宜釐定體裁,宜選擇事實之於國事有關者而譯之、著之;凡一切淫冶佻巧之言黜弗庸,一切支離怪誕之言黜弗庸,一切徒耗目力無關宏恉之言黜弗庸;知是數者,然後可以作小說。雖然,知是數者,徒爲小說,無益也,不可不作小說報。是何也?夫萃種種小說而櫛比之,其門多,其取材富,其收値廉,近日所出單行本,浩如煙海,其中非無佳構,然閱者因限於貲,而顧此失彼者有之,閱不數册不願更閱者有之,名目煩多,無人別擇,不知何所適從者又有之。惟創爲叢報,則以上諸弊。且月購一册,所費甚鮮,又可隨閱者性之所近,而擇一以硏究之,是不啻以一册而得書數十種也。吾聞海上諸君子,發大願,合大力,旣賡續此報,復求所以改良者,吾未嘗不爲之距躍三百,喜而不寐也。抑吾又聞今當四國協約之後,人人有亡國之懼,以圖存救亡爲心者,頗不一其人。夫欲救亡圖存,非僅恃一二才士所能爲也,必使愛國思想,普及於最大多數之國民而後可。求其能普及而收速效者,莫小說若?而該報適於是時改良,於是時出現,吾故發囈語曰:此報出現之日,卽國民更生之期,吾故更爲頌詞曰:月月小說報萬歲!讀月月小說報,著月月小說報者萬歲!中國萬歲!

原載《月月小說》第一卷第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