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論戲曲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論戲曲

論戲曲

光緒三十一年(1905)
三愛

戲曲者,普天下人類所最樂睹、最樂聞者也,易入人之腦蒂,易觸人之感情。故不入戲園則已耳,苟其入之,則人之思想權未有不握於演戲曲者之手矣。使人觀之,不能自主,忽而樂,忽而哀,忽而喜,忽而悲,忽而手舞足蹈,忽而涕泗滂沱,雖些少之時間,而其思想之千變萬化,有不可思議者也。故觀《長板坡》、《惡虎村》,卽生英雄之氣槪;觀《燒骨計》、《紅梅閣》,卽動哀怨之心腸;觀《文昭關》、《武十回》,卽起報仇之觀念;觀《賣胭脂》、《蕩湖船》,卽長淫慾之邪思;其他神仙鬼怪,富貴榮華之劇,皆足以移人之性情。由是觀之,戲園者,實普天下人之大學堂也;優伶者,實普天下人之大教師也。

雖然,若以迂腐之儒士觀之,則必曰:世界上有用之學多矣,何必獨取俚俗淫靡游蕩無益之戲曲耶?況娼優吏卒,朝廷功令,不許其過考爲官,卽常人亦莫不以無用待之,今爾讚優伶,誠謬論矣。雖然,此乃知二五而不知一十之言也。人類之貴賤,係品行善惡之別,而不在於執業之高低。我中國以演戲爲賤業,不許與常人平等,泰西各國則反是,以優伶與文人學士同等,蓋以爲演戲事,與一國之風俗敎化極有關係,決非可以等閑而輕視優伶也。卽考我國戲曲之起點,亦非賤業。古代聖賢均習音律,如《雲門》、《咸池》、《韶濩》、《大武》等之各種音樂,上自郊廟,下至里巷,皆奉爲圭臬。及周朝遂爲雅頌,劉漢以後,變爲樂府,唐宋變爲詞曲,元又變爲崑曲。迄至近二百年來,始變爲戲曲。故戲曲原與古樂相通者也。戲曲之類,分梆子、二簧、西皮三種曲調,南北通行,已非一日,若聲色俱佳,則更易感人矣。孔子曰:「移風易俗,莫善乎樂。」孟子曰:「今之樂,猶古之樂也。」戲曲,卽今樂也。若必云戲曲不善,而墨守尊重古樂,是猶使今人不用楷書,而代以篆體,能乎不能,不待智者而後知也。抑音樂者,亦由時而更易,今古不同,以今之人,聞古之樂,固知其莫諳,卽知今之崑曲者亦寥寥也。昔時魏文侯耳古樂之聲卽欲臥,而楚莊王睹優孟之狀卽動心,何也?蓋亦由開古樂中之風俗言語,均與當時差異,聞之不知不識而使人生厭也。故今奏以古樂,言語曲調與今異,亦必使人生厭心,而現之西皮、二簧均用官話,人皆能知之,故遂易感人矣。若云俚俗,此卽使俚俗人知之也。若云遊蕩無益,則戲曲無非演古勸今之虛設事。不但此也,且有三長所焉。吾儕平日不能見,而於演戲始能見之,一卽古代之衣冠,一卽綠林之豪客,(如《花蝴蝶》、《一枝桃》、《鬧嘉興》等類。)一卽兒女之英雄,(如《穆桂英》、《樊梨花》、《韓夫人》等類。)欲知三者之情態,則始知戲曲之有益,知戲曲之有益,則始知迂儒之語誠臆譚矣。

演戲雖爲有益,然現演者之中,亦有不善處,以致授人口實,謂戲曲爲無益,亦不足怪也。故不能持盡善盡美之說,以袓護今日之俳優,不善者宜改絃而更張之,若因微劣而遂以無益視之,亦非通論矣。今條述其優劣於左:

(一)宜多新編有益風化之戲。以吾儕中國昔時荆軻、聶政、張良、南霽雲、岳飛、文天祥、陸秀夫、方孝孺、王陽明、史可法、袁崇煥、黃道周、李定國、瞿式?等大英雄之事蹟,排成新戲,做得忠孝義烈,唱得激昂慷,於世道人心極有益。舊戲中之《吃人肉》、《長板坡》、《九更天》、《換子》、《替死》、《刺梁》、《魚藏劍》等類,亦可以發生人之忠義之心。

(二)採用西法。戲中有演說,最可長人之見識,或演光學、電學各種戲法,則又可練習格致之學。

(三)不可演神仙鬼怪之戲。鬼神一語,原屬渺茫,煽惑愚民,爲害不淺。庚子之義和拳,卽是學戲中天兵、天將。例如《泗州城》、《五雷陣》、《南天門》之類,荒唐可笑已極。其尤可惡者,《武松殺嫂》,元爲報仇主義之善戲,而又施以鬼神。武松才藝過人,本非西門慶所能敵,又何必使鬼助而始於敗?則武二之神威一文不値。此等鬼怪事,大不合情理,宜急改良。

(四)不可演淫戲。如《月華緣》、《蕩湖船》、《小上坆》、《雙搖會》、《海潮珠》、《打櫻桃》、《下情書》、《送銀燈》、《翠屛山》、《烏龍院》、《縫褡䙏》、《廟會》、《拾玉鐲》、《珍珠衫》等戲,傷風敗俗,莫此爲盛。有謂戲曲爲淫靡,優俳爲賤業,職是之故,靑年婦女觀男優演淫戲,已不能堪,何況女優亦現身說法,演其醜態,不知羞恥,而易人入其腦,使其情慾不能自禁,故是等戲決宜禁止。

(五)除富貴功名之俗套。吾儕國人,自生至死,只知己之富貴功名,至於國家之治亂,有用之科學,皆勿知之。此所以人才缺乏,而國家衰弱。若改去《封龍圖》、《回龍閣》、《紅鸞禧》、《天開榜》、《雙官誥》等戲曲,必有益於風俗。

我國戲曲,若能依上五項改良,則演戲決非爲遊蕩無益事也。現今國勢危急,內地風氣不開,時之士,遂創學校。然敎人少而功緩。編小說,開報館,然不能開通不識字人,益亦罕矣。惟戲曲改良,則可感動全社會,雖聾得見,雖盲可聞,誠改良社會之不二法門也。

原載《新小說》第二卷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