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譯印政治小說序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譯印政治小說序

資料/晩清文學叢鈔?

譯印政治小說序

光緒二十四年(1898)
梁啓超

政治小說之體,自泰西人始也。凡人之情,莫不憚莊嚴而喜諧謔,故聽古樂,則惟恐臥,聽鄭衞之音,則靡靡而忘倦焉。此實有生之大例,雖聖人無可如何者也。善爲敎者,則因人之情而利導之,故或出之以滑稽,或託之於寓言。孟子有好貨好色之喩,屈平有美人芳草之辭,寓譎諫於詼諧,發忠愛於馨豔,其移人之深,視莊言危論,往往有過,殆未可以勸百諷一而輕薄之也。中土小說,雖列之於九流,然自?初以來,佳製蓋鮮。述英雄則規畫《水滸》,道男女則步武《紅樓》,綜其大較,不出誨盜誨淫兩端,陳陳相因,塗塗遞附,故大方之家,每不屑道焉。雖然,人情厭莊喜諧之大例,旣已如彼矣,彼夫綴學之子,塾之暇,其手《紅樓》而口《水滸》,終不可禁,且從而禁之,孰若從而導之?善夫南海先生之言也!曰:僅識字之人,有不讀經,無有不讀小說者,故六經不能敎,當以小說敎之;正史不能入,當以小說入之;語錄不能諭,當以小說諭之;律例不能治,當以小說治之。天下通人少而愚人多,深於文學之人少而粗識之無之人多,六經雖美,不通其義,不識其字,則如明珠夜投,按劍而怒矣。孔子失馬,子貢求之不得,圉人求之而得,豈子貢之智不若圉人哉?物各有羣,人各有等,以龍伯大人與僬僥語,則不聞也。今中國識字人寡,深通文學之人尤寡,然則小說學之在中國,殆可增《七略》而爲八,蔚四部而爲五者矣。在昔歐洲各國變革之始,其魁儒碩學,仁人志士,往往以其身之經歷,及胸中所?政治之議論,一寄之於小說。於是彼中綴學之子,塾之暇,手之口之,下而兵丁、而巿儈、而農氓、而工匠、而車夫馬卒、而婦女、而童孺,靡不手之口之,往往每一書出而全國之議論爲之一變。彼美、英、德、法、奥、意、日本各國政界之日進,則政治小說爲功最高焉。英名士某君曰:小說爲國民之魂。豈不然哉!豈不然哉!今特採外國名儒所撰述,而有關切於今日中國時局者,次第譯之,附於報末,愛國之士,或庶覽焉。

按:本文後改爲日本柴四郞著《佳人奇遇》敍言,惟篇末「今特採外國名儒所撰述,而有關切於今日中國時局者,次第譯之,附於報末」數語,原作「今特採日本政治小說《佳人奇遇》譯之」。
原載《淸議報》第一册(光緒二十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