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關於《埃斯蘭情俠傳》二題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關於《埃斯蘭情俠傳》二題

關於《埃斯蘭情俠傳》二題

一讀《埃斯蘭情俠傳》

金一

奪壻相持又奪嬌,瞋癡哀怨起相撩。諸天大地多情種,不爲冰洲凍熱潮。

情魔翻出女魔神,難道凶蟆幻是眞。雪滿山頭人在抱,一時窮島瘴花春。

色敵相逢決鬬狂,莫云沙叱利難當。流人終有刀環日,花燭筵前看劍光。

神力天生是偉男,衝破浴血了能堪。復仇底用含光劍,三尺霜鋒截枕函。

求死今將死願酬,洞房春色美人頭。郞爲勇士生天國,苦是沈冥妾女流。

無雙死適王仙客,一妹去隨李藥師。生死去來難擺脫,怎敎名譽戴情癡。

錄自《天放樓詩集》

二倣竹枝體八首題《埃斯蘭情俠傳》

冒廣生

妾願死郞郞死妾,無郞無妾不成歡。郞心一夜温馨過,洞口雪花寒不寒?

妾家門對狐牙石,石上橫飛百道泉。如此風波郞竟渡,知郞心比石還堅。

覆髮識郞騎竹馬,見郞今日髮毿毿。妾年二十郞廿五,郞若歸來妾廿三。

郞坐海船浮海去,送郞船上見郞情。願郞自頂至郞踵,一一都題妾姓名。

妾身誓不屬烏齒,郞心亦不貪希兒。希兒顚倒迷郞意,妾住天南那得知?

感郞相救羊磴石,爲郞深入墨司山。墨司山深不可久,與郞齊去埃斯蘭。

郞死妾兄妾不恨,妾妹死郞郞莫嗔。願郞收拾白火劍,劍氣森森愁煞人。

宵來妾夢不可說,妾死郞亦何聊生?靈魂倘不墮地獄,日夜繞繞隨郞行。

《小說集新》本《情俠傳》尾(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