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關於《巴黎茶花女遺事》六題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關於《巴黎茶花女遺事》六題

關於《巴黎茶花女遺事》六題

一讀《巴黎茶花女遺事》

慧雲

病中咯血一聲聲,垂死頻呼亞猛名。強起□□猶把筆,寫將心事表堅貞。

願不從心傷命薄,幾多苦惱有誰知。擲將性命惟拚誣,恨海淸波豈盡期!

《國民日日報彙編》第四卷(1904)

二讀《巴黎茶花女遺事》

高旭

萬種情絲牽不斷,無端我得絕交書。此中總有難言處,何竟粗兒不諒渠!

天生骨相是鍾情,死後方知我負。縮命十年拚一哭,病中狂囈淚如傾。

精鐵鑄閩斷情界,逼來理勢那能堪!乃翁父道應如此,苟諒予心死亦甘。

《國民日日報彙編》第四卷(1904)

三《茶花女遺事》書後

骨仍

峭風織愁入簾櫳,妾淚曉落胭脂紅。濃雲一角壓階桐,妾夢夜繞巴黎東。淚耶夢耶渺何處?拚與郞絕不敢訴。生離卽是死別時,一坯黃土埋香霧。可憐邯鄲大道斜,彈破錦瑟損年華。慧業未修同命鳥,情根已種斷腸花。玉璫緘札字不滅,意中之人眼中血。他年宛轉達所私,是妾三生願了時。妾願已平精衞海,郞情不隨爛石改。綃鮫掩面哭墓門,地下喚活茶花魂。

《雲南》第十六期(1909)

四詠《巴黎茶花女遺事》二十首

冰谿

七十六天那庾多,重重色界聽吾歌。大家打疊情癡去,證取他生喬答摩。

促坐紅輪帔角開,當場莫唱紫云迴。狂生要證曼陀果,消得花光四照來。

駘盪凌波顧曲餘,白騧紅幙穩輕車。恩譚街上銅環繫,偸覷粧樓恰對居。

鸚鵡傳信叩洞門,九琳窗下坐黃昏。殷勤靑鳥銜巾出,認取珠啼粉淚痕。

葡萄融密剝春葱,繡襪生綃映肉紅。故遣檀奴伺粧閣,喁喁一對可憐蟲。

從此鰈鰈與鶼鶼,消受人間美滿緣。一點靈犀通不得,歡情濃處總生憐。

銷夏灣占匏止平,柔鄕深處護瑤英。白頭翁向窗前鬧,簾裏畫眉且莫驚。

五銖衫舊颺流霞,緣飾搖菁萼綠華。妾有癡心不能說,難抛紅豆乍丹沙。

碧海靑天敞綺寮,結鄰也怯到從蕉。誰家一角鴛鴦瓦,已下珠簾卸翠翹。

雁行債客妬雙飛,油碧難歌緩緩歸。一領袖肩輕換却,可憐典得又秋衣。

杜宇聲聲喚去人,夢中驚瘦小腰身。依肩附耳丁寧語,珠淚垂紅已染巾。

歸來啼態畫難成,數刻分離判死生。蘭氣一絲腰半束,風神未減雪聰明。

誤他彩鳳逐鴉翔,不住紅鄕與翠鄕。太息鸞膠難再續,郞心可有退魂香。

倭蘭一剪錦屏中,跳舞雙雙燭景紅。開落祗憑靑帝力,敢將狼藉怨春風。

如夢墜歡不可尋,瑤華盼到又沈吟。不辭手顫更番寫,熱血傾乾照此心。

罡風一霎葬花枝,離合悲歡纔幾時。從古傾城非命薄,斵他顏色是相思。

愛河慾海豈能塡,埋玉何須又換阡。滿地繁華好秋色,如花人已忉利天。

多謝文人筆似犀,流傳震旦說巴黎。美人事事傷心話,怕見慢郞一卷題。

因果茫茫且漫論,鴻毛弱水有誰存?情天吾說無圓缺,多事還魂與補魂。

煩惱人間有四蛇,香雲一一護瓊葩。寶珠色相須彌現,香界分栽稱意花。

1902年11月17至18日《春江花月報》

五題《茶花女遺事》*1

黎俊民

珠沈滄海玉成烟,傳贊無雙意惘然。鈿盒鏡臺尋淚迹,巴黎城內落花天。

粉痕狼藉相思史*2,淚點爛斑訣絕書。日暮天寒人倚竹,秋風扶病女相如。

高唐無復夢行雲,姹紫嫣紅送夕曛。惟有情苗芟不盡,茶花紅上美人墳。

邱菽園《揮塵拾遺》卷六(1901)

六聞曼殊將重譯《茶花女遺事》集定公句成兩絕句寄之

高吹萬

震旦狂禪沸不支,本無一字是吾師。天花豈用靈旛護,下筆情深不自恃。

迥腸盪氣感精靈,肯向渠儂側耳聽。今日不揮閒涕淚,茶花凝夜吐芳馨。

《南社》七集(1912)

*1 八首錄三
*2 ①馬克氏有小說一册,爲小仲馬所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