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關於《懸㠗猿傳奇》五題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關於《懸㠗猿傳奇》五題

關於《懸㠗猿傳奇》五題

一自題《懸㠗猿傳奇》卷首

祈黃樓主

頻年扈蹕歷重洋,監國君臣賸一航。猶是崖山風雨夜,拍天駭浪葬孱王。

錚錚鐵石比心腸,一曲悲歌和《牧羊》*1。爲愛鳳凰山色好,黃花時節近重陽*2

惟有雙猿妙解人,來依窮島一孤臣。國家歷數俱先定,前有庚申後甲甲*3

千古英雄盡浪淘,寃禽銜石尙悲號。一編當作西臺哭,異代知心有謝翶。

何時憑弔到南田,化鶴魂歸海外天。二百年如夢過,甲辰年遇甲辰年*4

譜出新詞付妙伶,感時又見孔雲亭。疑從巴峽瞿塘路,聽到哀猿第五聲*5

《月月小說》第一期(1906)

二《懸㠗猿傳奇》題詞

梅儂

窮島萍浮一首陽,逋臣雖去蕨薇香。誰歟酹酒西泠塚,聽到啼猿便斷腸。

《月月小說》第一期(1906)

三《懸㠗猿傳奇》題詞

陳茗香

隆準無依臣無主,蘭草無根國無土*6。廈將傾時木難支,天有缺時石難補。宋明末造若合符,龍種豈與他人殊。半壁江山思恢復,不在中原在海隅。魯王猶是朱家子,舟山願奉朱家祀。誓師酹酒事勤王,海上忽聞義旗起。金門奄忽遺詔來,散軍休士闢蒿萊。猿兮猿兮能守望,空林窮島鳴聲哀。男兒不屑無名死,抗節乃在武林市。留取丹心照汗靑,文山而後一文耳。佚事流傳孰寫眞,甲辰年後又甲辰*7。靑藤四聲今嗣響*8,興酣落筆如有神。鞠部排場新聲出*9,擊節高歌唾壺缺。公若有靈顧曲來,大舞台前一輪月。

《月月小說》第一期(1907)

四《懸㠗猿傳寄》題詞

風林

龍種飄零孤臣苦,南北軍書空旁午。金門驀地哀詔來,半壁江山又無主。君不見,馬、阮儔,處堂燕雀不知愁?君國重事等兒戲,忝竊朝冠愧沐猴。魯王本是朱家肉,珠山本是朱家鹿,分所當爲豈不爲,胡勿當年思文、陸?海角孤軍壁壘開,螳臂當轅殊可哀。史公以外張公耳,明季忠烈幾人哉!武林市中黯夜月,于、岳祠邊好埋骨。稜稜生氣振秋霜,千載英靈同不沒。吾聞公有猿兮爲公守,生死不渝常左右。隨人意旨能通靈,精誠所感誠非偶。昔者晉卿有臣獒,陸機入洛仗黃耳。人心獸面尙如此,甲申之際誰義士?樂府譜成哀猿詞,托興亦是風人思。公靈化鶴一歸來,懸㠗山中明月時。醉中擊節高歌灑熱血,如意西臺從今缺。我方掩卷發三歎,豈止四聲稱妙絕。

五再題《懸㠗猿傳奇》

風林

白雁高飛江南秋,六橋烟冷芙蓉愁。霹靂夜繞鎭南塔,杜鵑啼月聲啾啾。宋明末造如一轍,愧殺朝官皆沐猴。王孫芳草飄泊盡,海嶠猶有孤臣留。蒼水苦心比信國,舟山形勢同厓州。金門忽頒遺詔至,眞龍化骨誰爲收?背城借一誓勿去,婺水獨抱人憂。容齋欲將貞忠傳,樂府一一勞披搜。鞠部排場歌且舞,生氣稜稜千古遒。曲中有誤靈來顧,雲車風馬海東頭。

以上二篇原載《月月小說》第一期(1907)

*1 ①見末齣。
*2 ②公自四明至杭州,方巾葛衣,終日南面而坐,不食不言,惟啜水而已。九月初七日臨刑赴市,遙望鳳凰山一帶,始一言曰:「好山色!」索筆賦絕命詞數章,挺立受刑。年四十有五。見《海東逸史》。
*3 ③元順帝少時依僧寺,有老猿三十六來爲執役。及帝去,猿俱跳躑而死。後帝崩於庚申,在位三十六年,人稱爲庚申帝,適符猿數(見《庚申外史》)。明亡於甲申,禽爲猴,猴亦猿屬也。感雙猿事,涉筆及之。
*4 ④編中言公於甲辰六月散軍南田之懸㠗,於是年九月抗節杭州,屆今甲辰,已二百四十年,太歲適合,非偶然,亦異事也。
*5 ⑤昔徐靑藤道人有《四聲猿傳奇》,茲編出,則增四爲五矣。
*6 ①宋鄭所南畫闌多不著土,人問之,泫然曰:「地已爲人奪去矣!」
*7 ②公就義在康熙甲辰,樂府編成在今甲辰。
*8 ③徐靑藤道人有《四聲猿樂府》。
*9 ④梨園子弟此劇已能演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