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關於《桃花扇》三題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關於《桃花扇》三題

關於《桃花扇》

一自題《桃花扇》新戲

汪笑儂

風流輸與楊龍友,扇底桃花畫出來。却被雲亭收拾去,儂今一躍上歌臺。

歐刀剗盡牡丹芽,偏寫人間薄命花。兒女英雄流熱血,一齊收拾付紅牙。

南朝金粉興亡,無主殘紅自主張。誰譜《桃花》新樂府,扇頭熱血幾時涼!

饒他燕子弄簧舌,誰解《桃花扇》底鈴?我是登場老贊禮,將身來替孔雲亭。

《大陸》二年七期(1904)

二自題《桃花扇》新戲

汪笑儂

梅花嶺底衣冠葬,遺恨將軍不斷頭。太息孤臣報恩處,滿天血雨下揚州。

延秋門外北風勁,吹斷秦淮紅板橋。指點夕陽殘照裏,亭邊花柳不彎腰。

傷心無限寄《桃花》,破碎山河日已斜。怕向枝頭聽杜宇,不如歸去苦無家。

《春燈》十錯空相認,叵測窮奇未死心。百子山樵眞辣手,更將缺斧伐東林。

有明僅賸福王一,尙自徵歌選樂工。忍向東皇開笑口,桃花從此笑春風。

靑衣誰復識龍種,留與強良獻寶來。皇帝一枚如可贈,無愁天子亦心灰。

《大陸》第二卷第八期(1904)

三題汪笑儂《桃花扇》京劇卽以寄贈

夢和

沈沈日月天何醉,慘慘笙歌我獨來。一曲《桃花》南渡影,是誰慟哭到西臺!

人自酣嬉國自亡,《春燈》、《燕子》太倉皇。斜陽不照冬靑樹,賸有寒蛩泣曉霜。

鈎黨紛紛禍有芽,朅來扇底問桃花。眼前多少興亡恨,敢爲蒼生惜齒牙。

舊曲翻成新樂府,傷心不數《雨零淋》。若容懷酒論肝膽,君是崑生我敬亭。

《二十世紀大舞臺》第一期(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