晩清文學叢鈔/關於《桃花扇傳奇》四題

Top / 晩清文學叢鈔 / 關於《桃花扇傳奇》四題

關於《桃花扇傳奇》四題

一閱《桃花扇傳奇》題後

林楓

河洛燕秦半壁空,中原父老淚痕紅。南朝天子風流甚,甲馬聲中唱懊儂。

四鎭紛紛各擁兵,何人萬里樹長城?將軍解讀名臣傳,只把區區座位爭。

壯士持戈夜不眠,梨園鞠部尙紛然。中興衣鉢眞同調,《蟋蟀經》還《燕子箋》。

白馬淸流恨未灰,雞鳴埭上鼓如雷。酒酣快聽漁陽摻,落落江南五秀才。

戈船十萬下荆襄,淮北連營撤戟忙。太息勤王偏負友,將星一夜隕湖湘。

半局殘棋着手難,梅花嶺上雪迷漫。何人更上西臺哭?嗚咽空江夕照寒。

紙灰如雪逐風颺,麥飯椒漿酹夕陽。誰識空山老道士,淚痕滿眼話滄桑。

舊院歌闌草不春,胭脂宮井亦灰塵。御溝尙有桃花片,苦憶劉郞是故人。

狎客歸山喚奈何,蛾眉老去禮維摩。舊人惟有何戡在,滿目河山感多。

一曲重登傀儡場,江山六代幾興亡。可憐三百年來事,付與漁樵話夕陽。

《聽秋山館詩鈔》卷一

二題《桃花扇》

嚴昌鈺

少小君王愛舞腰,歌場扶醉度淸宵。休嫌時節匆匆甚,半載風流抵六朝。

靜掩歌樓首似蓬,無端相惱有田雄。拌將玉質一朝毀,公子名高顧及中。

戎馬揚州勢莫支,三更痛哭誓殘師。將軍紅淚名姬血,兒女英雄一樣悲。

小部笙歌奉至尊,君門深更阻侯門。惟餘枕畔尋郞路,不怕監宮鎖夢魂。

舞榭迢迢壓水涯,樹陰垂碧映窗紗。玉京道士修眞去,姐妹風流屬寇家。

一笑重逢話夙緣,靑衫紅粉兩纏綿。道人休指生天路,儂願鴛鴦不羨仙。

狎客蕭騷各擅名,尊前回首淚縱橫。敬亭評話崑生笛,多是江南變徵聲。

零落漁樵伴也孤,前朝如夢去難呼。丹靑此後應停筆,剩水殘山半點無。

《浣花居詩鈔》卷四

三題雲亭山人《桃花扇傳奇》

廖樹蘅

龍馬浮江尙未成,中朝水火便相爭。櫜鞬淮泗新開府,烟月齊梁舊有名。徹夜笙歌酣九陛,極天戎馬蹴重城。春燈影裏山河改,淒斷江樓燕子聲。

殿頭宣勅選充華,閣道春遊響鈿車。狎客竟容江總在,黨魁重破李膺家。後庭歌舞翻瓊樹,南部風流賸館娃。一德有人勤燮理,鉤簾微雪賞梅花。

名士當筵易斷腸,白門佳麗屬平康。樓頭烟柳絲絲媚,扇底桃花片片香。碧血竟成千古豔,黃絁終奉九蓮裝。繁華夢醒冰紈碎,零落珠璣字幾行。

嗚咽秦淮早晚潮,後湖人散鬼吹簫。西風殘照宮槐冷,流水棲烏岸柳凋。六代荒淫終戰伐,百年興廢幾漁樵。淒涼法曲燈前淚,搵徧靑衫恨未消。

《珠泉草廬詩鈔》卷一

四題《桃花扇傳奇》

黃晦聞

興亡轉記漁樵話,盡是當年束手人。莫向媚香樓下過,桃花如雨又殘春。

國仇不報還爭黨,種族寧亡獨撤兵。遺恨嗚嗚江漢水,千秋猶撼廣陵城。

登壇閣部全軍墨,躍馬江深骨易寒。一嶺梅花千樹雪,魂歸不見舊衣冠。

《覺民》第八期(1904)、《政藝通報》三年五期(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