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燕都梨園史料/九青圖詠

Top / 清代燕都梨園史料 / 九青圖詠

九青圖詠

張次溪

9.png

九青圖詠

東莞張次溪輯

西湖张綱孫

青青短髮覆眉峰,白紵新衫宛媚容。玉笛罷吹支頰想,情深不語憶元龍。

鑑湖张梧

玉山竟日倚蒹葭,何用東風鬭麗華。青眼不須愁看殺,焚香静對碧窗紗。

瀨水羅簡葉本注有:『和雛隱韻』,汪本同。

元龍何幸結蒹葭,童䜿青衣寓麗華。莫怪君王勤割袖,漫同羅苎浣春紗。

蘭亭姜廷梧葉本此作列羅簡前,汪本同。

素手纖纖倚玉腮,洞簫吹罷坐蒼苔。聽歌知是嬌鶯囀,次第春風花下來。

曹亮武葉本曹字上有『渭公』字

石上支頤停玉笛,斷魂何處不隨君。人間多少相思苦,只許丹青繪紫雲。

有雲園丁確汪本此作列曹亮武前

畫不將來荳䓻心,春風芍藥費沈吟。誰知身是愁雲影,千里隨人共淺深。

茶邨杜濬

蠻腰素□不如它,曾笑吴姬子夜歌。一片行雲隨馬去,勝伊飛夢渡黄河。時其年北上

維岳汪本此作亦列杜濬前

簫歇歌停歛翠眉,冒家園子夜深時。分明一幅相思影,寫向人間那得知。

潁上阿㦷

分明畫裏憶成癡,無那禪心泥絮疑。苔上鳳膺間不理,鶯啼芍藥正開時。

京□談長益

未聽歌兒唱小辭,畫中人影果如斯。無端雪後留鴻爪,却説東臯子夜時。

松陵吴兆寬葉本此作列穎上阿㦷前,汪本同。

挑燈愛讀九青歌,宛轉歌聲動綺羅。展卷春風初識面,迢迢奈隔楚雲多。

倚石沈吟有所思,紫髯何處若爲遲。鄂君繡被多情物,惆悵聲殘玉笛時。

孫枝蔚葉本此及范宗作均列杜濬前,汪本同。

欲問依依柳,逢誰伴彩毫。蒼苔如有待,玉笛更無勞。蝴蝶身須化,元龍卧最高。短襟和小鬢,羞殺鄭櫻桃。

范雲威葉本『范』字上有『龍仙』字。又注有:『題《九青圖》,爲其年年兄索笑。』汪本同,無『龍仙』字。

玉管乍停聲,凝眸花枝亞。還向畫圖中,憶得當筵夜。

短髮學鳴蟬,紅潮半凝赭。持將調笑心,付與丹鉛寫。

家寄海陵曲,陳生去住頻。不須潮水信,形影日隨君。

千載説樊川,落託江湖路。展卷向髯郎,紫雲名不誤。

廣陵宗元鼎葉本注有:『乙巳新秋,題於城東水閣。』

清風明月意徬徨,玉笛閒抛倦引涼。世上憐才惟汝輩,畫圖猶自想陳郎。

一曲新歌水繪間,冒家阿紫似雙鬟。因君愛客思千古,錦瑟能令侍義山。『一曲』字,據葉本補。『紫似』字,據《本事詩注》補。『因君愛客思千古』,《本事詩注》作『因思昔日彭陽事』。汪本作『阿九秀雙鬟』。

水繪庵□襄

夜遣青童伴讀書,老夫愛客勝璠璵。六年别去心如海,畫裏逢人應問余。

陳生奇文亂典墳,陳生癡情癡若雲。世間知己無如我,不遣雲郎竟與君。末句包舉數意,其年應爲解頤。

冒襄葉本注有:『與其年諸君觀劇,各成四斷句,附書請正。』汪本同。

冰絲新颺藕羅裳,一曲開筵快舉觴。曾唱陽關灑西淚,并州東返當還鄉。

最無消息是清音,竹肉暄時未易尋。唱到情來生意思,一絲裊裊紫雲心。

豪酣醉夢豈聞聲,娱悦雖知亦楚傖。沃鳳生花春漠漠,性情融液是歌情。

二十年來何所事,稱詩握管意茫然。最是泥人惟顧曲,細於筆墨倩誰傳。

婁上顧靖汪本此及唐、吴作,均列水繪庵口襄前。

廣陵尤物號寧馨,别樣風情寄笛聲。却笑子昂馳雒日,攜文百軸間丹青。

握椒老人唐允甲

盈盈秋水翦雙瞳,對值嬌娘影未工。漫道遏雲歌冷落,分明幽咽畫圖中。『對』,汪本作『籌』

一曲千金妙入情,何戡腸斷渭陽城。要知馬上啼殘月,猶帶蕭蕭水繪聲。時其年將北征

宛上吴錂

花秦宫畫裏身,意態猶疑寫未真。千年莫恨毛延壽,若使真時妬殺人。

柏梘山人梅庚

不信陳郎已二毛,鍾情猶在鄭櫻桃。生綃小卷長三丈,乞遍詞人未覺勞。

何須見面始情癡,省識春風是此時。莫遣漢家公主見,屏風夜擁賣珠兒。

占斷人間第一春,傾城不屬女兒身。陳思若解披圖畫,定悔從前賦洛神。

來便春深去便秋,半生魂夢滯揚州。卽用其年語須知不獨如花女,能使香閨怨白頭。

姑山沈泌

憶在何方瞥見伊,明月紅桕倍相思。若非周昉濡毫日,遮莫陳思綴賦時。

元來畫也笑看差,挾彈風流未足誇。堪愛雲郎情似海,贈殘芍藥廣陵花。『愛』,汪本作『笑』。

無言凝睇總情癡,心事茫茫當告誰?除却陳郎應少解,等閒不許衆人知。

昔日秦青今九青,印脂傅粉比娉婷。簫停想像餘音裊,石上精魂舊有靈。

冒家才藻擅江東,小部風流亦不同。如何不乞陳郎去,枉費詞人諷詠工。

蕭郎有僕解憐才,聞汝多情亦異哉。何計教卿出深院,茅山道士乞丸來。

遏雲妙響同陳妓,擫笛新聲類李謩。休唱尊前河滿子,恐濺清泪濕羅襦。

半臂輕綃巧稱身,似遺薌澤似含顰。懸知此日煩休伯,錯認當年許永新。

十里芙蓉罨畫溪,銀筝畫舫日相隨。五湖煙水還無際,莫學鴟夷任所之。『還』,汪本作『遠』。

璧月璚枝琢句精,南朝子弟最深情。倘然郤扇一相顧,曾否蛾眉便爾傾。

青溪僕射傷浮豔,江都天子也多情。繁華社稷皆如夢,留得人間作達名。

陳郎才氣縱横甚,此癖難醫費解嘲。惣是人才無不可,儘拚十幅寫生綃。

硤石超

年少難忘割袖歡,相思猶作畫圖看。吴綾半幅千行淚,翻使詩人不忍觀。

閒情好客性虚靈,常伴揚州夢裏形。不謂烟雲迷水國,九疑何處覓青青。

築巖沈壽國

不必雌飛入紫宫,漢家金穴已難空。攜來枕畔時珍重,薊北青齊在夢中。

蘆中孫支芬

始信人間别有春,如花却是芄蘭人。纔吹湘管驚梅放,又遏行雲落雁塵。『雁』,汪本作『燕』。

白晳非關傅紛華,風流偏稱白羊車。蚤知豔色輸宫使,何事尋春去若耶。

張圮授

記得清歌入妙時,輕抽蘭氣一絲絲。如何擅落丹青手,忍使張郎不畫眉。

婁東毛師柱葉本注有:『□辰冬,客游如臯,其年長兄岀諸名家《題九青畫卷》索句。漫題二絶,以博一粲。』汪本此作列張圯授前。

露花風柳玉爲神,彷彿櫻桃夢裏身。百尺溪藤題已遍,天涯多少繫情人。

元龍十載卧蓬嵩,湖海飄零氣更豪。豈是鍾情在圖畫,直將此卷續《離騷》。

雉城賁琮

也非愁怨也非癡,各自關情匪所思。畫裡分明人不管,道來惟有兩心知。

轅里王士禄葉本注有:『首作第三句,用杜牧之語。』汪本同。

閒游公子風流甚,璧月瓊枝興不闌。聞有紫雲者誰是?今朝先借畫圖看。

夢殘酒醒苦相思,祗向丹青想見之。别日當筵難一索,訝君狂減杜分司。

敝席相憐一片心,玉簫别去響沈沈。不須别倩繁休伯,紙上殷勤寫妙音。《本事詩》,『倩』,作『重倩』。

三生石上與傳神,描得如臯一笑真。慎莫爲髯蕉萃絶,郤教不似卷中人。

杭南陸圻汪本此作,列王土禄前。

聞道前魚泣此身,龍陽不減洛川神。畫圖有貌能傾國,下令何須禁美人。

初日芙蓉百媚郎,卷衣藏贈有秦王。那知百尺高樓卧,夜夜憐卿共大牀。

廣陵華袞

雉皋有客解風流,孤館聽簫慰旅愁。翻笑揚州傳杜牧,空留薄倖在青樓。

王孫湖海慣飄零,何福相逢掩畫屏。自是風塵能物色,九青莫認作秦青。

日暖鶯啼恨落紅,靈犀一點暗相通。風流情性原難寫,莫爲金錢屈畫工。

慚予縱有心如鐵,但是聞歌唤奈何。莫怨雙星易分散,支機石畔是銀河。

雲間吴旦葉本此及何作,列廣陵華袞前。汪本此列華前。

畫裏雙瞳翦素秋,當年簫史若爲儔。分明一片巫山月,飛入元龍百尺樓。

難將能燕比輕盈,别有神情畫未成。吹罷笛中楊柳曲,斷腸人已在無聲。

京□何絜葉本注有:『其年盟兄命題九青小影,并正。』汪本同。

名士風流四海傳,花間嘗伴紫雲眠。元龍尚自多情種,莫笑當年幸董賢。

當初何不畫吹簫,吹斷征人去路遥。無那凄凉明月夜,還愁開卷又魂消。

萊陽宋琬汪本『宋』字上,有『同學弟』三字。

擎箱滌研鎮相隨,婉轉君前舞柘枝。催促陳思填樂府,曾將紅豆譜烏絲。研,汪本作『岸』,誤。

蛾眉參意寫難工,試比崔徽約略同。我代畫師添數筆,玉簫吹罷倚梧桐。

朱顔曼睩映吴綃,猶恐丹青粉易銷。他日休歌河滿子,憶郎佳句念奴嬌。

畫圖冉冉帶微顰,祗爲蕭郎被放新。賦奏長門應有日,天寒繡被擁何人。時其年下第

葉本『濂』字上,有『師』字。汪本注有『泛舟紅橋,爲其兄題九青照』。

也占巫山第一峰,停簫孤坐恨無窮。可憐如綫天涯泪,偷灑花前簇簇紅。

罷浴支頤耐晚凉,生綃半臂送熏香。紅橋是我銷魂地,愁絶披圖對玉郎。

貝㐀畢際有

停歌子夜罷吹簫,纖手支頤素髮飄。獨坐不知何所憶,端詳雙頰暈紅潮。

漁洋山人王士禛葉本注有:『爲其年先生博笑。』汪本同。《詞苑荒談》《本事詩注》并引『黄金屈膝玉交盃』一首。今按《漁洋山人集》題作《楊枝、紫雲曲》,非題圖作也。

鉢池秋水碧粼粼,憶聽當筵一闋新。鬢影衣香都省記,不應唤作卷中人。

斗帳新寒歇舊薰,人間何路識香雲。江南紅豆相思苦,歲歲花前一憶君。葉本注有:『前一首同床各夢,此首乃能道其年意中事耳。如何?如何?』汪本同。『何』字下,尚有『禛又筆』三字。

武陵龔賢

詩家韻脚憎肥俗,警瘦偏宜押九青。既見芳容聞小字,是兒端可想精靈。

不是異才難好色,定知殊色解憐才。花前月底勾魂去,楮末毫端圖影來。

天都孫默

鳳簫吹罷忽相思,幾度臨風倚曲時。不是雙趺間露出,飛瓊爭道下瑶池。

乳山八十五叟林古度汪本注有:『甲辰初夏,爲其老道兄題九青小照』。

青佳編韻皆在九,君唤九青名可聽。信是韻人名亦韻,丹青錯畫作秦青。

玉璂葉本『玉』字上有『弟』字,注有:『爲大兄題於邗溝逆旅。』汪本同。

曾爲徐郎作贈詩,幽香綺語動人思。知君久綰同心結,不料人間有别離。

憶脱春衫花下眠,新聲唱出李延年。只今展卷人猶在,何處相看不可憐。《詞苑麓談》引『新聲唱出』作『新聲愛殺』,《本事詩注》同。

婁水崔華汪本注有:『爲其老年翁題九青小照』。

開縑無處不銷魂,知是桃花灑面盆。畫裏惱人爭欲絶,況君曾與共黄昏。

嬌郎豔女鬥香塵,總在含顰色態新。手抵粉腮如有憶,知君真是意中人。

天都方一煌葉本注有:『聞其年與九青不可以離也,不可離而竟離,乃寫其照偕行焉。其年情何以堪耶?爲賦二絶貽之。』汪本同。惟此作列玉璂前。

垂垂短髮覆雙眉,如霧輕綃薄掩肌。不恨仙魂呼不下,恨儂嬌態向人癡。

行笈蕭蕭一軸同,猶疑吹笛月林中。知君頻向花前展,偏有芙蕖相並紅。

虎耳山人黄生

青翰舟中繡被閑,碧桃花下玉簫闌。人間何事偏憎妬,小史於今鬭小蠻。

野人吴嘉紀

新妝羞與莫愁同,默坐支頤對晚風。一片癡魂託磐石,隨他到處作飄蓬。

長洲王天階汪本注有:『以韻爲其兄題《九青圖》於露香園。

坐看清水石粼粼,玉管遲迴一曲新。我向當筵曾識得,可知卽是卷中人。

忍别紅窗舊夕薰,一生幽夢殢江雲。風流耐得相思苦,尺幀冰綃恐誤君。葉本注:『右二首用王阮亭韻。』汪本同。

水繪燈寒人盡散,枕烟月動酒初闌。無情筆墨難圖畫,展與雲郎仔細看。

非關容易起相思,午夜燈窗想見之。最是心情妒紅粉,花能傳檄月能司。

掩抑歌聲漾苦心,腕凝紗薄坐沈沈。懸知異地深憐惜,一半多情爲賞音。

只看描寫倍精神,笑亦居然羞也真。莫怪揚州夢難覺,紫雲畫裏又逢人。葉本注:『右四首和西樵韻。』汪本同。

小史真堪作校書,雲郎麗質勝璠璵。相逢敢説清狂興,嬴得題詩也屬余。

遣伴陳生讀典墳,鉢池靜對幾層雲。主人愛客真知己,百尺高樓只卧君。葉本注:『右二首和巢民韻。』汪本同。

悔庵侗汪本注有:『戲爲其兄贈紫雲,口占二絶句。』

卣園公子綺筵開,璧月瓊花款款來。小部音聲誰第一,玉簫先奏紫雲廻。『欵欵』,汪本作『夜夜』。

陽羡書生驚坐時,誦君佳句紫雲知。何當乞汝紅牙板,唱取髯公赤壁詞。

廣平宋寶頴

芍藥比容花比貌,錢起翠烟如鈿柳如環。崔魯書中不盡心中事,裴説却憶漳溪舊往還。張籍

雉皋馬世喬

石上沈吟意自真,緑錢數遍倍傷神。龍游河畔離人淚,招得陳思畫槳頻。

華堂絲管日紛紛,愛殺清謳響入雲。今日披圖見豔影,風流却妬石榴裙。汪本此首,列『石上沈吟』前。『見』作『驚』。

曹繡

一曲曾令鉢自吟,高雲不動水沈沈。誰將柔翰施丹粉,只畫雙髮不畫心。

行將匹馬别朱門,白石蒼苔寫淚痕。横笛不教頻在手,恐吹楊柳斷離魂。

射雉許嗣隆

何處買絲繡此君,漫將丹粉畫中分。朝朝得展生綃看,不似襄王夢裡雲。

羅衣綽約出全身,一曲驪歌總愴神。纖手只將河路計,玉簫金管爲誰人?

伴君馬上向長安,影縱隨君形亦單。月落花明人不管,惱他烟霧有雙鸞。

雖是登山異望夫,相思兩地幾曾孤。重來開卷閒臨鏡,看取雙鬟入畫無。

顧煒

無那情深畏别離,柔腸空繫緑楊絲。生綃喜見春風面,千里征人慰所思。

冒丹書

情死情生不自知,偶然情到繫儂思。欲知怊悵無端處,試看輕雲一縷絲。

憨庵劉愈炤

捧心絶似越西施,却怪鴟夷輕别離。夢裡尋梅腸尚斷,那堪折柳淚絲絲。

顰眉歛豔衆爭窺,一段情癡畫未施。莫道片雲能博笑,天南地北共相思。

醉花主人儲福益

無限儂心無奈身,圖將清影伴征人。思儂無奈看儂影,猶比虚空夢較真。

展卷思卿怕未真,丹青那得似腰身。只今潦倒無如我,愁殺陳思賦裡人。

維嵋汪本注有:『爲其年兄題紫雲畫卷。』

客舍清清罷夕薰,陽關一闋袂初分。休言别後相逢少,畫裡依稀見紫雲。

回首雉城讀書處,鉢池池上記分明。寫來一幅如雲帣,留作人間縹緲人。

婁水黄遷汪本注有:『遥題九青小影二絶句』。

新浴携簫坐夜闌,恍如神女弄珠寒。西園公子親聯榻,又愛圖中仔細看。

買得丹青筆幾牀,逢人便贈到維揚。乞臨一幅歸遺我,日對蘭心竟室香。

婁水王攄

貌比蓮花玉作腮,前身原是紫雲來。今朝畫裡分明見,一夕揚州夢幾迴。

羣玉山頭一認君,幾時淪謫到人羣。苦非周昉圖中見,那得人間識紫雲。

不是多情畫不成,畫時容易畫傾城。花前試展生綃看,不枉陳郎一段情。

婁東王曾斌

素面雙鬟似玉人,紅牙一曲串珠匀。少年情事原難解,暗鎖春山亦自顰。

竟體芳蘭玉有香,攜來短笛坐池塘。鴛鴦若解憐春色,笑把蓮花並六郎。

眼角眉痕一樣愁,將誰形影畫圖收。金屏偷得新腔滿,紅豆抛殘恨未休。

多情每作有情顛,一幅春綃寫玉仙。莫道陳郎心似鐵,縱教憐殺也無緣。

婁東王吉武

徐家小青最清發,翠眉一寸裁新月。閒將玉笛弄梅花,相映春蠶白如雪。

碧池新浴鴛鴦醒,露濕芙蓉粉痕冷。游魚吹沫亦多情,似啖波中獸人影。

陳郎情豪更客路,寫得櫻桃詩不誤。只合相從客夢中,儘教看殺無人妬。

婁東徐晨耀汪本注有:『乙巳春日。』

渭城休唱笛休吹,黯黯春愁欲别時。客夢不勞頻悵遠,畫圖形影日相隨。

婁水朱讜

紫雲聲調絶當時,腸斷東風杜牧之。不道後身非是女,鍾情郤又遇陳思。

一種風光何處描,石家慣寵鄭櫻桃。丹青寫出情波媚,消得吴綾百束高。

蒼苔淨滑自無塵,有客來過擁紫雲。只此已堪歌玉樹,何須馬上石榴裙。

傳聞已自情難定,邂逅何容不識卿。二月梅花春正好,傍誰飛夢到江城。

婁東曹延懿

一曲伊凉動客愁,當筵爭費錦纏頭。元龍豪氣推湖海,却爲鍾情賦倦游。

標格人間第一流,無端那許按圖求。好傾洗鉢池頭水,洗盡陳郎萬斛愁。

單衣初試早凉天,玉笛閒抛坐石邊。無限情癡難説向,枉教題徧碧雲箋。

婁水郁煒

旅程風物不勝秋,攜得生綃伴客愁。從此笛聲休怨别,揚州夢醒是青州。

湖海陳生氣不羣,冒家筵上酒初熏。秦簫歌罷楊枝舞,何事關情獨紫雲。

婁水郁植

司空席上罷傳觴,玉笛閒抛倚石床。莫怪當年狂杜牧,紫雲從解斷人腸。

畫中人記掌中時,錯認紅兒與雪兒。不信鍾情惟我輩,元龍豪客最相思。

吴陵陸昌齡汪本注有:『乙巳夏日,爲其年先生題九青小照並政。』『陸』字上有『晚學』二字。

沈吟石畔袖春風,短髮絲絲臉暈紅。漫道阿郎甘寂寞,癡情恰在不言中。

胡從中汪本注有:『步阮亭公韻,奉其年二兄命爲九青』。

石閣芝芳閉麝薰,藥欄苔徑駐華雲。牡丹亭後桃花曲,但説相思便是君。

婁水葉虞封汪本注有:『其年先生命題』。

顔色知君意有歸,青燈黄卷鳳雙飛。緑珠紅綫雖千古,不及楊家一紫衣。

往來曾不殢塵闤,夢隔荆襄欲閉關。淡月娟娟風細細,片雲應出自巫山。

紅袖輕翻束錦纕,娉婷頻學美人妝。歌殘肯念天涯客,何獨關情是女郎。

河干分手恨難禁,閒煞孤舟冷繡衾。不是仙郎來入夢,想君還入畫中尋。

影似芙蓉氣似蘭,相思曾不去眉端。憐卿獨坐三生石,開卷猶能一笑看。

陳郎才調絶當時,自古才人半是癡。畫卽是詩詩卽畫,我來不敢更題詩。

古堇錢肅圖

相思一縷化青雲,處處能來長伴君。那有閒情吹玉笛,更教折柳曲中聞。

西泠蔣連

把卷不知何處香,三生石上阿儂傍。吹簫可憶當明月,欲學秦樓引鳳凰。

歌裡新聲解也無,祗應愁坐碧苔孤。若非妙手圖芳影,誰信人間有子都。

白岳吴鶚

輕盈如柳一枝枝,腸斷低頭無語時。盡日晴窗看不厭,問它若個是情癡。

荔城余懷葉本注有:『題於二十四橋之客舍。』汪本同。下尚有『其老道長兄將客金臺,索題九青小影,書此應教』。

花底秦宫弄玉簫,櫻桃紅暈影迢迢。天生俊骨横秋水,拚取腰肢鬬小喬。

嬌嬈疑是女兒身,腸斷年曲裡春。我亦銷魂説作伴,傷情惟有畫中人。

蒼崖石洢

指點輕容繡蛺裙,嬌癡無那曲中聞。江鄉風易催人去,半是銷魂半憶君。

杜牧尊前事已陳,空餘素繭見微顰。憑伊結伴盧龍北,絶勝巫山夢裡人。

東皋李僊原

蘭湯初浴絶纖塵,斷臉微紅一幅春。風格不勞施粉墨,當筵原是畫圖人。

急管清歌夜夜風,何須紙上認香雲。一從妙手煩周昉,凉月輕煙更不羣。

婁東許旭汪本注有:『戲爲其兄題』。

半面風流意態輕,誤人只道是傾城。參軍狂殺揚州夢,馬上回頭聞笛聲。

三年前憶到江都,聞道雲郎絶世無。今日丹青纔識面,分明一幀洛川圖。

石筍樵夫葉本此列吴陵陸昌齡前,汪本同。

得意似看名手畫,難題却憶古人詩。其年先生命題,不敢辭。偶誦順郎舊詠,因書數字于後。

楊岱葉本此作列婁水郁植前,汪本列石筍樵夫前。

一聲笛,吹斷幾春消息。燕子歸能何太急,無語煙中立。向來多少風華,今日朱闌芳迹。自是憶君君更憶,回首秋衫濕。《謁金門》

酇湖吴檠

《九青圖》者,陽羡陳其年先生爲徐郎所畫小照也。徐郎名紫雲,爲如臯冒辟疆歌兒。先生負才落魄,冒嘗館之幸舍。居小三吾,進聲伎以娱之。紫雲儇巧明媚,吹簫度曲,分刌入神。先生嬖之,爲畫其小影,攜之出入,遍索名人題句。其後雲竟從先生歸。雲亡,先生覩物輒悲,若不自勝者。尤悔庵、徐電發、儲同人皆載其事,風流放達,彷彿晉人之遺。余讀其詩若詞,未嘗不慨然想見其爲人。先生後舉鴻博,官檢討,康熙壬戍卒於京師,今且五十年矣。忽有賈人子,持此圖售諸市。余購得之,圖横一尺五寸,縱七寸,雲郎可三寸許。著水碧衫,支頤坐石上。右置洞簫一,逋髮鬖鬖然,臉際輕紅,似新浴,似薄醉。星眸慵睇,神情駘蕩,若有所思,洵尤物也。畫者爲五琅陳鵠,題詠凡七十六人,詩一百六十首。而尤太史悔菴、王考功西樵、司寇阮亭諸絶尤妙,乃裝潢而藏之。復爲詩一章,書於卷末。時雍正辛亥夏五月也。

陳髯風雅藹孤騫,東京鉤黨之子孫。運丁百六市朝换,野雀荒寒翟尉門。天教才大罹憂譴,飄零湖海違鄉縣。世上何人擁八騶,陳平詎合長貧賤。被酒顛狂一座驚,南朝北里舊知名。夜月李謩偷擫笛,秋風謝尚笑彈筝。如皋大夫愛結客,後堂絲管羅裙屐。憐才獨詫髯絶倫,留髠滅燭聞薌澤。水繪園中洗鉢池,小部樽前舞柘枝。此際花開春冉冉,此時月上夜遲遲。濃蛾秀鬋諸郎麗,中有吴兒尤絶世。狂言不減杜分司,凝睇紫雲宜見惠。紫雲吹罷紫鸞簫,臉波暈處生紅潮。眉語目成佯刌曲,幾年□雨暮與雲。朝朝暮暮心相注,烏絲題遍銷魂句。其年有《烏絲詞》不信男歡不敝軒,願爲共枕羅浮樹。斷袖分桃無事無,纏頭一曲千明珠。吴綃三尺尋周昉,殺粉調鉛畫子都。畫就瓊枝羞粉黛,名流題詠傾當代。漫道鍾情我輩癡,可憐作達文人態。一自髯公歸道山,此帣沈埋天地間。何意忽落賈人手,遂使畫裡生愁顔。乞金倍舉始購得,重付裝池加錦飾。想像風流前輩人,把卷晴窗三太息。彩毫往往遭坎坷,一飯千金意不磨。伶兒崽子關何事,能多英雄熱淚多。雲亡髯始霑微禄,中宵悽舊吹横竹。空留金枕泣陳思,難尋瑶草歸徐福。陽羡香詞千載新,雲郎雲郎爾傳人。秀靨明眸神采活,披圖我欲唤真真。葉本止此,後有跋云:『向傳雲郎小景,爲五瑯陳鵠所寫。尤悔庵、徐電發、儲同人諸集皆載其事。雍正辛亥五月,酇湖吴青然先生購得於京師市肆中。乾隆乙卯五月,嵹園侍讀倩廣陵羅山人聘重摹副本以藏之。原卷題詠,燦如日星,迄今無人抄寫。嘉慶庚午,長夏逭暑,七里塘友人出觀是卷,囑爲重録於尾。錢塘陳鴻壽曼生甫記。』汪本亦止此,有跋云:『乾隆二十九年,歲次甲申,九月,展重陽節。客吟老人汪舸手録諸前輩題詠,時年六十有四。』此後又附《同聲館倡和雲郎詞》三十首,署欵:聽香詞客太瘦生。又,卷端有百穫山農序一首,均不知爲何人也。

金棕亭

日月轉雙丸,春秋苦易邁。人生百歲年,須彌納一芥。松柏無凡姿,秀宜恥荑稗。世俗競耳聾,趨炎不肯退。一朝風雲變,括膚果如疥。當時不自覺,衆議紛後代。是此彼復嗤,參商分向背。所貴不杇人,留名貫千載。昔有陳髯叟,書淫世無配。嗜好殊酸鹹,簡編手不廢。鬼閣授館餐,風雨自明晦。食前方丈間,羅列珠玉隊。先生白眼瞠,視之若土塊。侍立小僮清,何足挂眼界。賞識得其真,不異捧珠貝。求之不可得,攝衣甘下拜。主人起相贈,毋忘秋蘭佩。重以席上珍,綰以衣下帶。聚散恐不常,逝如水下瀨。花簪官帽新,瓶悼琉璃碎。貧賤常相依,貴顯反不逮。空圖畫中人,渺渺情無奈。一從綺筵散,同人動歌薤。不復貯錦囊,狼籍任摧壞。誤入賈人手,持向市中賣。黄雲變蒼狗,見慣亦何怪。有客酬之金,重裝意無懈。聊以追陳跡,睹物緬佳會。繾綣寄相思,良時不可再。嫵媚憶前流,丰姿看水繪。只今出生綃,猶睠輕盈態。撫卷三太息,風流逐吾輩。

此卷吴公得諸市中,裝緝成卷,持贈金棕亭教授。棕亭轉以贈余,賦五言古三百二十字,今藏之篋中,且十年矣。不知後日誰復得此者?願世世寶之可耳。乾隆乙未,客真州潘氏南園,忍弇學究並識。

李斗《揚州畫舫録》:『金兆燕,全椒人,爲教授時,於市購得小銅印,刻『棕亭』二字,乃既爲號,且搆棕亭於署之西偏。』又:『兆燕幼稱神童,與張南華詹事齊名,工詩詞。君精元人散曲,盧雅雨延主使署十年,凡園亭集聯及大戲詞曲,皆出其手。』

《九青圖詠》終

〔附〕紫雲傳

徐郎名紫雲,徐釚《本事詩註》廣陵冒巢民家歌童。徐釚《詞苑叢談》楊枝善舞,有秦簫者,解作哀音,每一發喉,必緩其聲以激之,悲涼倉況,一座欷歔。陳珊《得全堂夜讌後記》紫雲儇巧善歌,與陽羡陳其年狎。《詞苑叢談》其年未遇時,遊於雉皋,巢民愛其才,延致梅花别墅。適墅梅大開,生偕紫雲,徘徊於暗香疏影間。巢民遠望見之,忽佯怒,呼二健僕縛紫去。生營救無策,意極傍徨。計唯得冒母片言,方解此厄。時已薄暮,乃趨赴母室前,長跪門外,備言紫雲事。頃之青衣媪出曰:『先生休矣,巢民遵奉母命,已不罪雲郎。然必得先生詠梅花句百首,成於今夕,仍送雲郎侍左右也。』生大喜,攝衣而回,篝燈濡墨,苦吟達曙。百詠既就,亟書送巢民,巢民讀之擊節。鈕琇《觚賸》論者以爲平原高誼,杜牧癡情,傳之《本事詩》中,應作千秋佳話也。《本事詩注》其年密畫紫雲小象,遍求題詠成卷。冒襄《哭陳太史詩注》紫雲配婦、合卺有期矣。《觚賸》其年賦《賀新郎》贈之。《詞苑叢談》其後紫雲從迦陵歸,冒勿問也。蔣景祁《迦陵先生外傳》雲亡,覩物輒悲,若不自勝者。蔣永修《陳檢討迦陵先生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