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燕都梨園史料/片羽集

Top / 清代燕都梨園史料 / 片羽集

片羽集

來青閣主人

《片羽集叙》集元微之詩文

大凡物之尤者,未嘗不流連於心。邑宰字人之官,當花對酒,樂罷哀餘,通滯屈伸,悲歡合散。衆君子皆注目而觀藝,推是心而居其奥。叢集群言,美綿綿而不絶,狀纍纍以相成。自茲心洽跡亦洽,情至則爾,豈獨古人?顧我筋骸官束縛,目不得聞淫艶妖誘之色,耳不得聞優笑凌亂之聲。鑚仰沉吟,僅於不窺園井矣。不知天下文章宗主,往往戲排舊韻,别創新詞,雅鄭之音亦□,而詞旨簡遠,指事言情,蓋吟寫性靈,流連光景之文也。

嘉慶乙丑仲冬,楚北陪尾山樵題於倚鶴書堂

大凡《崔鶯鶯傳》邑宰《議舉縣令狀》當花《寄樂天書》衆君《馬射賦》推是《樂爲御賦》美綿《善歌者如貫玉賦》自茲《去杭州詩》情至《祭白翰林太夫人文》顧我《辛夷花》目不《論教本書》鑚仰《誨姪等書》不知《上令狐相公啓》雅鄭《工部墓誌銘》

《片羽集》序集遺山文

遺山詩老,名章隽語,傅播海内,金膏水碧,自然奇寶。程君集爲一編,能事穎脱,心花怒生。當其沈涵酒間,管絃絲竹,窮日竟夕。兵府之良醖踵來;京洛之名謳自獻。如登春臺,醉盡花柳,紫雲仙季,青梅瑞蓮,不啻十數人,或多至十餘首。伸紙引筆,若不經意,皆切于事。如弄丸、如運斤,無礙辯才。筆墨遊戲,風流藴藉,殆天機所至,香艶高絶,使人愛之不能忘也。請爲題端,擊節稱賞,必有以余爲不妄許者。

嘉慶十年,歲次乙丑九秋,同里芙蓉山人撰於昵書選夢之軒

遺山《琹辯引》名章《臨錦堂記》金膏《小亨集》程君《御史表》集爲《錦機引》能事《詩雅引》心花《樂府集選引》當其《送秦中諸人引》管絃《友山亭記》兵府《靈泉宴集記》如登《送李輔之序》醉盡《靈泉宴集序》紫雲《友山亭記》青梅《陶然詩序》不啻《陶然詩序》或多《木庵詩集序》伸紙《紫虚稗》如弄《拙軒銘引》無礙《琹辯引》筆墨《黄華碑》香韻《鬬蘭序》使人《如庵詩文序》請爲《鳩水集引》擊節《木庵集序》必有《陶然集序》

《片羽集》自序集遺山文

余遊長安,結習未盡,日與酒俱,賴絲竹陶寫之。裁紅暈碧,醉盡花桞,窮日夕不少休。輙取合歡之意,紫雲仙季,如某人某人。玉樹清姿,温潤明靜,顧嘗一望眉宇,以爲幸甚,恨無佳句爲摹寫之耳!遺山詩老,元氣淋漓,隨物賦形,名章隽語,能道所言。余爲之反復數過,蓋常夢寐見之。雖不逮指授,片言隻字,有不期而合者。如蓄未名之寶,閏月望日,集爲一編,凡二十有三人,既列其姓名,以甲乙次第之。一時名士,未識某而愛其詩。楊户部爲道所以然者冠諸篇,過有褒拂,名動搢紳,良借力於吹嘘,甚非衰謬所宜稱者。然欲脱之去而不可得也。今夫世俗愜意事,若見而有所得,愛而知所慕者,以余心忖度之,不腆之文,郁無所施。古人之精華所以膏潤其筆端者,殆若神劖鬼鑿。巧助春情,無不適其當,則喜色津津然動乎顔間,乃人情之必至。余以事來燕都,流連光景,嘯咏彌日。詩不工,乃復爲好事者所寳玩,似不偶然者。雖然,余於此猶有未滿者焉。所欲記者尚多,而未暇也。余所不知者,無可奈何,或不能執筆記姓名;其所知者忍棄之而不記耶?然終成之而竟亦不成。留百許日,并州少年,不啻十數人,見約題詩,以嗣前作。横説竪説,有一人所私慕,有天下所共稱,是則夙志爲不可負,當次第及之也。媿汗之餘,輙用韵爲謝。

十二月吉日,積雪盈瓦溝,池水凍結,人迹不及處,伸紙引筆,貪多務取,曲相奬借。如渠輩者,極口稱道,固亦盡其技矣。非有意于文字之爲工,不得不然之爲工也。極其詩之所至,不自知其爲余也。遺山道人豈余前身歟?他日以舊本證之,不毫末差也。凡若干首,共五十六人。當舉酒落之。後數日取讀,便覺瑕釁百出,分别太甚,鎪刻太苦。仙材凡筆固自不同,反復改定,猶見笑于大方之家,用是爲愧負耳。雕蟲之工,翰墨遊戲,乃求與古人角勝負,誤矣!其餘願見而不可得者,某不能識其妙處。故不敢妄論。他日雖百負之,亦不恨也。知者當不以余言爲過云。

嘉慶丙寅上元來青閣主人題於慈雲香雨之東軒,時月色上窗,有負踏燈約矣

余遊《市隱齋記》結習《暠和尚頌序》日與《故帥嚴侯銘》賴絲《新軒樂府序》裁紅《跋春日詩》醉盡《靈泉宴集序》窮日《雪景乘騾圖序》輙取《外家别業上梁文》紫雲《友山亭記》如某《西寧州同知張公碑》玉樹《送崔夢臣序》奇秀《雲峽序》明靜《黄蔡花引》顧嘗《蕭齋引》恨無《濟南行記》遺山《琴辯引》元氣《杜詩學引》名章《臨錦堂記》能道《王黄華碑》余爲《兩山行記》蓋常《玉黄華碑》片言《跋蘇黄帖》牽合《通真子銘》有不《毛氏家訓後跋》如蓄《五翼都總領信公之碑》閏月《傷寒會要引》集爲《錦機引》凡二《毛氏家訓後跋》以甲《順天府營建記》一時《孫伯英引》未識《通宗庵詩引》楊户《雲嚴序》爲道《周氏衞生方序》過有《别張御史詩跋》名動《送崔夢臣序》良借《送張子益序》甚非《答劉仲修詩引》然欲《任運堂序》今夫《送秦中諸人引》若見《陸氏通鑑詳節序》以予《故物譜》不腆《閑閑公真讚》鬱無《千户喬公銘》古人《杜詩學引》殆若《雲嚴序》巧助《跋春日詩》無不《杜詩學序》則喜《送秦中諸人引》乃人《外家别業上梁文》余以《信武曹君表》流連《新軒樂府引》嘯咏《張仲經詩集序》詩不《題張仲耽引》乃復《雲嚴序》雖然《市隱齊記》欲所《南冠録引》或不《千户趙侯傳》其所《南冠録引》欲終《釗開滹水渠堰記》留百《答楊萬户書》并州《跋雪後招王子襄飲詩後》不啻《陶然詩序》見約《無盡藏詩卷引》以嗣《通真子銘》横説《昭禪師語録引》有一《蕭齋引》是則《兩山行記》媿汗《蕭齋引》十二《集騐方序》積雪《張萱四景記》人跡《天壇詩跋》伸紙《紫虚碑》貪多《南冠録引》曲相《蘧然子銘》極口《酒裏五言説》固亦《少陵藥局記》非有《新軒樂府引》極其《東坡詩引》不自《記夢詩跋》遺山《外家别業上梁文》豈余《酒裏五言説》他日《蘧然子銘》凡若《送李輔之序》共五《張萱四景記》當舉《邢州新石橋記》後數《陶然詩序》分别《校笠澤叢書後記》仙材《兩山行記》反復《陶然詩序》猶見《樊侯壽冢記》用是《閑閑公真讚》雕蟲《别秦》翰墨《新軒樂府引》其餘《陸氏通鑑詳節序》某不《跋蘇氏父子墨帖》他日《王黄華碑》知者《跋古意圖詩》

《片羽集》例言

  • 一、原本譌處不一,雖經竹垞辨正,若留得才情,趙樓倚山舟侍講改得作待,又竹垞所未及辨者。
  • 一、《日下看花記》等詩,多指某人某曲擅長,某劇制勝,令詩境多所生發。此則句本無多,色藝且略而不論。雖諸人因色藝而得見,究之,人各有其爲人也。
  • 一、題贈者祗二十有三人。友人急欲付梓,以貢同人一粲。擬贈而詩未成者,不一而足。此心不能恝然,爰先列姓氏以俟續刊。
  • 一、詩無甲乙,先晤者先贈,先作者先録。至題贈諸人,另列名號出處,其次序半采諸輿誦,非敢私自揚抑也。
  • 一、集中如馮天然、顧長松、陶柳溪,魯雲卿等,素未把晤,而登塲具見,苦心孤詣處,自不可磨。俾觀者知雖遊戲而公道自在。
  • 一、集中無複用句,如兩用剩著新詩,句本出自兩詩,詩後註明。
  • 一、長安花美不勝收,旅懷潦倒者,安能看遍,保無滄海驪珠,始終遺漏者,須知此集原無足重輕,識者諒之。
歲在㫋蒙赤奮若閏夏來青閣主人自識

《片羽集》題贈諸人

  • 蔣雲谷名金官,年二十一歲,蘇州吴縣人,現在富華部。
  • 劉朗玉名慶瑞,年二十三歲,直隸大興人,現在三慶部。
  • 王浣香名桂林,年十九歲,蘇州長洲人,現在富華部。
  • 何玩月名月卿,年十七歲,陜西長安人,現在大順寧部。
  • 馮天然年三十六歲,蘇州元和人,現在和春部。
  • 顧長松一字介石,年二十八歲,江蘇嘉定人,現在三慶部。
  • 陶柳溪名雙全,年二十二歲,蘇州元和人,現在三慶部。
  • 陸閬仙名增福,一字怡香,年十八歲,蘇州元和人,現在富華部。
  • 蔣韵蘭名天禄,年十五歲,揚州甘泉人,現在和春部。
  • 張蟾桂一字香輪,年十三歲,蘇州吴縣人,現在富華部。
  • 吴雙林一字松年,年十九歲,江蘇上海人,現在和春部。
  • 楊潤卿名德福,年十七歲,蘇州吴縣人,前在金玉部,今暫回蘇。
  • 蔡蓮舫名三寳,年三十歲,揚州江都人,現在春臺部。
  • 朱香雲名寳林,年十七歲,蘇州吴縣人,現在四喜部。
  • 章喜林年十五歲,安徽懷寧人,現在四喜部。
  • 潘桂馥本名景福,年十九歲,蘇州吴縣人,現在三慶部。
  • 張竹圃名壽齡,年十七歲,蘇州吴縣人,現在三多部。
  • 田祥齡年十八歲,揚州江都人,前在三慶部,今暫南回。
  • 朱雪琴名福全,年二十歲,蘇州吴縣人,現在富華部。
  • 孫影蓮名三喜,年十六歲,蘇州吴縣人,現在慶寧部。
  • 施文鹿年十四歲,蘇州吴縣人,現在富華部。
  • 朱素春名麒麟,年十六歲,蘇州吴縣人,現在富華部。

補贈一人

  • 魯雲卿名龍官,年二十二歲,安徽懷寧人,現在三慶部。

嗣贈諸人

  • 劉琴浦名彩林,四喜部。
  • 范玉生名天福,和春部。
  • 張瑞元名才林,三慶部。
  • 查合浦名雙壽,和春部。
  • 汪桂芬名雙喜,三慶部。
  • 楊楚卿名玉蘭,和春部。
  • 潘五福四喜部
  • 王天喜和春部
  • 韓四喜大順寧部
  • 江秀南名金官,三慶部。
  • 沈秀雲名榮慶,慶寧部。
  • 周黛雲名翠林,富華部。
  • 陳翠林三多部
  • 陳意卿名二林,春臺部。
  • 張鳳林富華部
  • 陳仙圃名桂林,三慶部。
  • 朱鳳青名天壽,和春部。
  • 産春山名百福,四慶部。
  • 駱琴仙名九林,春臺部。
  • 王國香名蘭林,三喜部。
  • 管慶林三慶部
  • 謝祥福慶寧部
  • 趙慶齡三慶部
  • 韓全福和春部
  • 張蘅香名壽圓,慶寧部。
  • 倪雲林和春部
  • 宋温如名玉林,松壽部。
  • 韓吉祥雙和部
  • 魯福林三慶部
  • 張壽林三慶部
  • 曹福林大順寧部
  • 張九如松壽部
  • 劉鳳林四喜部
  • 羅霞林松壽部
  • 王錦屏名文林,四喜部。

片羽集來青閣集元遺山句

甲子闈後,間有逢塲歌酒之集,遇燕蘭之最佳者,擬作小詩贈之。適案頭有《遺山詩》二册,客春萬梅皋太史所所贈,經梁山舟侍講較正善本,余曾集其句作近體詩三十餘首,入《行吟草》。因再戲集得七言律詩四十首,贈諸名花,名《片羽集》。

贈閬仙兼呈諸同好四首

剩醉酴醿十日春,緑雲紅雪一番新。丁寧王謝堂前燕,同是邯鄲枕上人。美酒清歌良有味,竹溪梅塢靜無塵。歸程未覺西庵遠,會向藍輿認後身時余寓半載胡同觀音庵

剩醉《送李同年德之歸洛西二首》之一緑雲《甲辰三月旦日以後雜詩三首》之三丁寧《贈高君用》同是《留贈丹陽王鍊師三首》之二美酒《送端甫西行》竹溪《續小娘歌十首》之七歸程《寄楊弟正卿》會向《贈答晉安師》

晩景蕭疏畫不成,感君兼有故鄉情。非關小雨能留客,須信凡花浪得名。潦倒本無明日計,風陰新自夜來晴。試評掌上明珠價,付於時人分重輕。閬仙,本錫山人,故亦有故鄉之説。

晚景《野菊再奉座主閑閑公命作》感君《贈答要襄叔二首》之一非關《元都觀桃花》須信《紫牡丹三首》之二潦倒《出東平》風陰《僕射坡醉歸即事》試評《贈李子範家兒子》付與《王子端内翰山水同屏山賦二首》之一

同向春風舞一場,書生技癢愛論量。渭川雲水三千頃,樂府金釵十二行。青女有功加粉澤,素娥多自怨昏黄。鳳山可是生來巧,合著黄金鑄子昂。琴川趙鳳山明府亦深爲推許。

同向《藍采和像》書生《論詩第三十首》渭川《喬夫人墨竹三首》之二樂府《同嚴公子大用東園賞梅》青女《已亥十一月十三日》素娥《中秋雨夕》鳳山《代州門外南樓二首》之二合著《論詩三十首》之八

所見今知勝所聞,却慚詩壘不能軍。十年舊隱抛何處,一片靈臺欲付君。只恐春叢笑遲暮,惜無佳句答殷勤。長安多少貂裘客,毫末清妍子細分。

所見《大名贈答張簡之》却慚《趙汲古南園》十年《懷州子城晚望少室》一片《贈訾子野高士三章》之二只恐《野菊座主閑閑公命作》惜無《同希顔卿叔即事二首》之一長安《息軒楊祕監行雪圖》毫末《寄杜莘老三首》之二

益津雜憶二十五首

閬仙八首

爛醉元都舊有期,及時行樂恨君遲。功名富貴知何物,兒女青紅又一時。楊柳攙春出新意,櫻桃和露嚲繁枝。此中未是無佳句,裁剪春風入小詩。

爛醉《留贈丹陽王鍊師三章》之二及時《過邯鄲四絶》之二功名《感寓》兒女《人日有懷愚齋張兄緯文》楊柳《東園晚眺》櫻桃《高平道中望陵川二首》之二此中《藥山道中二首》之一裁剪《詠缾中雜花七首》之七

自省枯槎是客星,短長亭是斷腸亭。天圍平野莽無際,酒怯新秋醉易醒。穠李尚須羞粉艶,素娥無意惜娉婷。相思命駕非君事,絮帽衝風日再經。

自省《贈蕭漢傑》短長《出都》天圍《㶏亭同麻知幾賦》酒怯《約嚴侯汎舟》穠李《張邨杏花》素娥《己亥十一月十三日雪晴,夜半讀書山東龕看月》相思《留别仲澤》絮帽《十一月五日暫往西張》

琵琶心事曲中論,去日攀車餘淚痕。佛土休將凡境比,冰崖唯覺暮煙屯。只嫌憨笑無人管,留著殘妝伴酒尊。惆悵良辰又相誤,與君此别歎何言。

琵琶《俳體雪香亭雜詠十五首》之九去日《高平道中望陵川二首》之一佛土《臺山雜詠十六首》之八冰崖《送周帥夢卿之關中二首》之一只嫌《杏花》留著《張邨杏花》惆悵《寄答溪南詩老辛愿敬之》與君《女几山避兵送李長源歸關中》

林園近與六街鄰,同是天涯萬里身。已就湖山攬奇秀,也隨風土變真淳。秋鴻社燕飄零夢,酒榼書囊浩蕩春。君問新居在何許,櫻桃才得綴芳辰。閬仙於客冬由梁家園移寓櫻桃斜街。

林園《趙汲古南園》同是《惠崇蘆雁三首》之三已就《梁都運亂後,得故家所藏〈無盡藏〉卷子》也隨《商正叔〈役隴山行役圖〉二首》之一秋鴻《寄答趙宜之,兼簡溪南詩老》酒榼《贈張致遠》君問《戲題新居二十韻》櫻桃《杏花二首》之二

日吉時良利動遷,旃車轆轆共流年。誰知拂月披風意,不到柴烟糞火邊。東道漫悲梁苑客,籐溪空負子猷船。庵名未便遮藏得,晚歲鄰居□有緣。客冬,曹水部等招余,移寓於增福準提庵。

日吉《送窮》旃車《秋江曉發圖》誰知《賦粹中師竹拂子》不到《論詩三首》之一東道《哭樊師》籐溪《夜宿秋香亭,有懷木庵英上人》庵名《周才卿拙庵》晩歲《寄史同年二首》之二

紅妝翠蓋惜風流,美酒清歌結勝遊。雲意旋裝行路景,雁聲仍帶海門秋。高吟大醉無虚日,身去心留不自由。不是西風苦留客,爲誰一步一回頭。

紅妝《杏花雜詩》第十三首美酒《探花詞五首》之四雲意《十月二十日雪中過石嶺關》雁聲《㶏亭同麻知幾賦》高吟《跋酒門限邵和卿歸圖》身去《初發潞州》不是《爲鮮于彦魯賦十月菊》爲誰《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之一

燕宿鶯喧處處通,新郎走馬杏園紅。渠家王謝堂前慣,誰在瓊瑶世界中。碧玉清流水仙府,秋韆紅索海棠風。螺臺剩有如川酒,到手金杯不放空。余抵霸臺後,得丁解元輩書云:陸閬仙於四月十二日合卺,王浣香於二十日合卺。

燕宿《梁園春五首》之四新郎《雪行圖》渠家《益都宣撫田侯器之燕子圖》誰在《十月二十日雪》碧玉《蟾池》秋韆《雪岸鳴䳺》螺臺《吕國材家醉飲》到手《贈别孫德謙》

楚楚兒郎小小娘,芙蓉脂肉紫霞漿。從教上界多官府,郤被何人較短長。三尺絲桐儘堪老,一甌春露澹相忘。因君唤起思鄉意,陶令田園先己荒。

楚楚《續小娘歌十首》之八芙蓉《樂天不能忘情圖二首》之二從教《過寂通庵别劉丈》郤被《論詩第三十首》三尺《智仲可月下彈琴圖》一甌《密公寳章小集》因君《送杜招府撫歸西山》陶令《别董德卿》

浣香四首

春風過水略無痕,夢裏旗亭雪擁門。莫把聲華動臺閣,暫教涇渭各清渾。玉壺水鑑藏胸臆,末節繁文費討論。浮議至今猶洶洶,寒梅空自怨黄昏。

春風《周才卿拙庵》夢裏《乞酒示皇甫季真》莫把《送張書記子益從□相公北上》暫教《論詩三十首之一》玉壺《贈蕭鍊師公弼》末節《劉□用可庵二首》之一浮議《送弋唐佐、董彦寬南歸》寒梅《張邨杏花》

小雨斑斑浥煙,寸腸西去似繩牽。何時約我百壺酒,他日酬君九府錢。共愛鮮明照秋色浣香名桂林,偶成期會殆天憐。也應嫌被紅塵涴,今在長安若箇邊。一本作班班

小雨《山中寒食》寸腸《吴子英家靈照圖二首》之一何時《劉遠筆》他日《覓神霄道士古銅爵》共愛《野菊座主命作》偶成《望盧氏西南熊耳嶺》也應《黄花峪十絶句》之九今在《懷叔能》

别意春江誰短長,此回情話獨難忘。春雷謾説驚坯户,落月無言滿屋梁。衣上風沙歎憔悴,畫中亭榭亦清涼。當時笑伴今誰在,知是何人與點妝。久聞春雷名譟西部,尚未晤也。

别意《醉中别陳季淵》此回《與同年敬鼎臣宿順天天寧僧舍》春雷《秋成》落月《五月十一日追懷樗軒老》衣上《羊腸坂》畫中《覃彦清飛雨亭横披》當時《留贈丹陽王鍊師三章》之一知是《同漕司諸人賦紅梨花二首》之二

門闌喜色到崔盧,一頌椒花更有餘。世外原無衆香國,花陰真是小華胥。畫眉盧女嬌無奈,緑髮脩郎玉不如。早晚扁舟載煙雨。白雲閒伴五溪魚。

門闌《龎都運山水》一頌《喬夫人綵繡仙人圖》世外《雲巖》花陰《醉猫圖二首》之二畫眉《杏花二首》之一緑髮贈修端卿、張去華、韓君傑三人六首》之三早晚《渡湍水》白雲《馬坊泠大師清真道院三首》之一

何玩月二首

素月流空散紫煙,玉壺冰簟酒如川。空令姓氏喧時輩,合著丹青與世傳。摇筆尚堪淩浩蕩,題詩端爲發幽妍。相逢莫話支機石,寂寞菱花仍半邊。

素月《宿神霄北庵夢中作》玉壺《無塵亭二首》之二空令《再到新衞》合著《題李庭訓所藏〈雅集圖〉二首》之二摇筆《明日作》題詩《野菊座主閑閑公命作》相逢《贈蕭漢傑》寂寞《後芳華怨》

一片靈臺狀亦難,多情常帶楚梅酸。吸殘灝霰瑶窗曉,散盡冰花碧海乾。萬曡寒雲度歸雁,六銖仙帔想驂鸞。塵埃長路仍回首,落日東園獨倚欄。

一片《贈寫真田生二首》之二多情《眉二首》之二吸殘《燕府白兔》散盡《明日作》萬叠《别周卿弟》六銖《秀隱君山水爲范庭玉賦》塵埃《出山》落日《東園晚眺》

蔣雲谷

緑嬌紅小不勝憐,多竊時名亦偶然。長白風煙最瀟灑,吴兒洲渚是神仙。撑腸文字五干卷,試手清涼第一篇。滿谷春雲更堪喜,儘饒梅事得春偏。

緑嬌《杏花雜詩十三首》之三多竊《再題寫真》長白《繡江汎舟有懷李郭二公》吴兒《濟南雜詩十首之四》撑腸《密公寳章小集》試手《臺上雜詠十六首》之一滿谷《雲巖》儘饒《官園探梅同康顯之賦》

張蟾桂

素艶來從月姊家,嫩香新粉玉交加。只應芳樹知人意,暫馬紅塵拂鬢華。紀瑞定誰增舊譜,鍊顔應自有丹砂。眼看桃李飄零盡,自是人間日易斜。

素艶《賦瓶中雜花七首》之五嫩香《墨竹扇頭》只應《張邨杏花》暫爲《昆陽二首》之一紀瑞《追賦定襄周帥夢卿家秋日牡丹》鍊顔《爲鮮于彦魯賦十月菊》眼看《杏花雜詩十三首》之六》自是《同梅溪賦秋日海棠二首》之一

楊潤卿

王後盧前舊往還,去年名姓在窗間。勝游每恨隔千里,潤卿最爲江別駕、劉指揮所推許,今江赴南河,劉游山左。隱霧難教見一斑。但喜詩章多俊語别駕臨行,以潤卿贈行詩見示頗思尊酒慰衰顔。劇談不盡平生意,纔得雲林半日閒。

王後《别覃懷幕府諸君二首》之二去年《俳體雪香亭雜詠十五首》之四勝游《繡江汎舟有懷李郭二公》隱霧《東平送張聖與北上》但喜《徐威卿相過同李輔之贈别二首》之二頗思《又解嘲二首》之一劇談《過希顔故居四首》之二纔得《登珂山寺三首》之三

蔣韻蘭

七十鴛鴦五十絃,芳蘭誰爲發幽妍。虚傳庾信凌雲筆,送與天公折聘錢。圖上風煙有瀟灑,座中人物半神仙。殷勤留著花稍露,未展幽香已可憐。《此首擬題小影》

七十《無題二首》之一芳蘭《春日半山亭游眺》虚傳《吕國材家醉飲》送與《洛陽衞良臣以星圖見貺漫賦三詩》之二》圖上《秀隱君山水》座中《宿神霄北庵夢中作》殷勤《同兒輩賦未開海棠花二首》之一未展《宫園探梅與康顯之同賦》

張竹圃

緑髮張郎名姓新,豪華落盡只天真。雲窗霧閣有今夕,王後盧前盡故人。不見連城沽白璧,暫來閒處避紅塵。無端種下青青竹,桃李從今不算春。

緑髮《贈張潤之》豪華《花光梅》雲窗《聽姨女喬夫人鼓風入松》王後《贈王仙翁道成》不見《冀京父》暫來《溪上》無端《俳體雪香亭雜詠十五首》之八桃李《同梅溪賦秋日海棠二首》之二

潘桂馥

小山叢桂姓名香,稽阮經行舊有鄉。百草千花遇春雨,瓊枝玉蕊靜年芳。水南水北相逢在,行雨行雲有底忙。良醖暫留王績醉,此回歌笑重難忘。

小山《答定齋李兄》稽阮《别覃幕府請君二首》之二百草《題德恒齋》瓊枝《同漕司諸人賦紅梨花二首》之二水南《送李同年德之歸洛西二首》之一行雨《中秋雨夕》良醖《送吴子英之官東橋且爲解嘲》此回《别董德卿》

蔡蓮舫

樓前誰唱緑腰催,嫁與桃花不用媒。重碧總誇燕市酒,習仙虚築漢宫臺。靈椿丹桂偶相值,落日行雲一望開。日櫂扁舟藕花裡,小雛先與唤迎來。客秋,蓮舫倩譚蕊仙來招領。

樓前《聞歌懷京師舊游》嫁與《無題二首》之二重碧《乙未正月九日立春》習仙《十月》靈椿《岳家千里駒》落日《游天壇雜詩十三首》之六日櫂《濟南雜詩十首》之十小雛《孝純宛邱遷奉》

朱香雲

石泉崖蜜破松黄,竹放新稍欲過牆。那得冰壺貯秋月,且燒銀燭看紅妝。河亭笑語歸陳迹,陌上游人醉幾塲。一片朝雲不成雨,能紅能白更能香。

石泉《空山何巨川虚白庵二首》之二竹放《劉光甫内鄉新居》那得《下黄榆嶺》且燒《中秋雨夕》河亭《别康顯之》陌上《戊子正月晦日,内鄉西城游眺》一片《芳華怨》能紅《同漕司諸人賦紅梨花二首》之二

田祥齡

隨宜梳洗儘風流,似爲良辰散客愁。留得寒螿泣秋月,勝於騎鶴上揚州。風光流轉何多態,零落棲遲復此游。可是田郎心獨苦,小詩供作錦纏頭。

隨宜《杏花雜詩十三首》之五似爲《即事呈邦彦》留得《隋故宫行》勝于《寄答仰山謙長老》風光《人日有懷愚齋張兄緯文》零落《㶏亭同麻知幾賦》可是《世宗御書田不伐望月婆羅門引》小詩《杏花雜詠》第十三首

孫影蓮二首

世事都銷酒半醺,藥籠仙品正須君。如何長伴王居士,寄謝東鄰范史雲。潭影乍從明處見,荷香偏向雨中聞。只緣山遠無來客,今古仙凡此地分。

世事《寄英上人》藥籠《大名贈答張簡之》如何《前高山雜詩七首》之五寄謝《白屋》潭影《石門》荷香《趙汲古南園》只緣《空山何巨川虚白庵二首》之二今古《武元直〈秋江罷釣圖〉》

緑净紅香夢已空,偶從天巧見神功。青雲有路人看老,祖道無詩鬼亦窮。誰與渠儂洗寒乞,更應薰染費春工。桃花一簇開無主,羡煞孫郎馬首東。時范部郎儗贖影蓮出籍

緑净《祖唐臣所藏〈樗軒書册〉二首》之一偶從《臺山雜詠十六首》之三青雲《送武誠之往渼陂》祖道《汴梁除夜》誰與《贈答張教授仲》更應《賦瓶中雜花七首》之二桃花《留贈丹陽王鍊師三章》之二羡煞《贈别孫德謙》

贈劉朗玉二首

别似劉君住玉華,緑雲晴雪間紅霞。黄楊舊厄三年閏,余自甲子報罷,旅懷落拓,故晤朗玉獨遲。銀燭光摇半夜花。化國樓臺接瀛海,春風桃李是誰家。接籬倒著容山簡,剩着新詩到處誇。是夕治具,因浣香招飲,余於席間大醉。

别似《同希顔欽叔玉華谷還會善寺卽事二首》之二緑雲《臺山雜詠十六首》之七黄楊《送曹幹臣》銀燭《西齋夜宴》化國《寒食》春風《吕國材家醉飲》接籬《趙汲古南園》剩着《出東平》

幾處春風揭繡簾,三慶部常以一班分唱數處,俗名分包戲,朗玉常疲於奔命焉。雲間簫鼓夜厭厭。畫圖只愛殘妝好,風露還疑此夜添。且就同遊盡佳客,也應有意醉淘潛。長年自笑情緣在,説着浮名夢亦嫌。

幾處《梁園春五首》之二雲間《秋風怨》畫圖《甲辰三月旦日以後雜詩三首》之二風露《癸卯望宿中霍道院》且就《黄華谷十絶句》之二也應《辛亥九月未見菊》長年《杏花雜詩十三首》之三説着《三鄉時作》

吴雙林

憶着分明下筆難,兩枝新緑倚高寒。風光爛熳供歡席,燈火青熒語夜闌。乞與雲煙相媚嫵,要從明潤細尋看。憑君莫惜尊前醉,自笑平生被眼謾。

憶着《眉二首》之二兩枝《陳德元石竹二首》之一風光《甲辰三月旦日以後雜詩三首》之三燈火《晨起》乞與《天涯山》要從《晴景圖》憑君《甲辰三月旦日以後雜詩三首》之一》自笑《東山四首》之二

章喜林

李下何妨也整冠,怪來歌酒百無歡。儘饒姚魏知名早,暗認曹劉可是難。曹水部、劉指揮雖經賞識,而未傾倒也。佳節屢從愁裡過,余嘗置酒招之、因病不至。寫生何似鏡中看。酒船早晚東行辦,爲説將軍禮數寬。常於某遊府昆玉席間晤之。

李下《題山谷小艷詩》怪來《東園晚眺》儘饒《紫牡丹三首》之一暗認《益都宣撫田侯器之〈燕子圖〉》佳節《同嚴公子大用東園賞梅》寫生《燕府白兔》酒船《寄希顔二首》之二爲説《即事》

朱雪琴

白雪朱絃一再行,虚堂淅淅掩霜清。飛來野鶴聊堪喜,獨愛寒梅恐未平。黄菊有情留小飲,還丹無用説長生。邯鄲枕上人初覺,尊酒相逢意自傾。

白雪《聽姨女喬夫人鼓風入松》虚堂《秋懷》飛來《九日登定平湧雲樓故基》獨愛《杏花二首》之二黄菊《答趙宜之兼簡溪南老詩》還丹《和仁卿演太白詩意二首》之一邯鄲《送杜招撫歸西山》尊酒《答石子章因送其行》

馮天然

曾將心事許煙霞,無復張騫犯斗槎。借暖定誰留翠被,换根元自有靈砂。棲遲零落無顔色,文采風流有故家。誰念田文座中客,不來堅坐看紛華。

曾將《題〈山亭會飲圖〉二首》之二無復《吕國材家醉飲》借暖《爲鮮于鲁賦十月菊》换根《同梅溪賦秋日海棠二首》之一棲遲《送張君美往南中》文采《贈高君用》誰念《蛟龍引》不來《西齋夜宴》

顧長松

長松千種欲摩天,百草千花雨露偏。陣馬風樯見豪舉,《長松既工崑曲,又能作掌上舞,所演多慷慨節烈諸傳奇。青錢白璧買芳年。天公不禁人間酒,世上初無物外緣。剩著新詩記今夕,不來同作飲中仙。

長松《王學士熊岳圖》百草《臺山雜詠十六首》之八陣馬《送劉子東遊》青錢《去歲君遠遊送仲梁出山》天公《醉後》世上《前高山雜詩七首》之五剩著《已亥十一月十三日雪晴,夜半讀書山東龕看月》不來《繡江汎舟,有懷李郭二公》

陶柳溪

燕脂濃抹蠟痕新,金粉輕粘蝶翅匀。林影池烟設清供,柳塘花塢靜無塵。空勞結伴歸蓮社,誰是東籬采菊人。剩著新詩記今夕,不來同醉五更春。

燕脂《同兒輩賦未開海棠二首》之一金粉《紫牡丹三首》之一林影《别覃懷幕府諸君二首》之二柳塘《賈漕東城中隱堂》空勞《追懷曹徵君》誰是《采菊圖二首》之二剩著《與馮吕飲秋香亭》不來《藥正卿餉酒》

施文鹿

掌上寧兒玉刻成,豈知談笑得新名。多情丹杏知人意,瘦殺寒梅枉自清是日浣香亦在座。世外華胥誰復夢,就中秋蝶最關情。憑君莫問題詩客,孤負松風入硯聲。文鹿因徐參軍索詩於余。

掌上《卽事》豈知《徐威卿將往高唐同李輔之贈别二首》之二多情《渾源望湖川,見百葉杏花三首》之二瘦殺《甲辰三月旦日以後雜詩三首》之二世外《江亭會飲圖》就中《東平李漢卿草蟲卷二首》之二憑君《太乙蓮舟圖三首》之二孤負《賦南中楊生玉泉墨》

朱素春

洛陽桃李幾番新,密露輕塵細灑匀。蕩蕩青天非向日,離離花影澹生春。只緣造物偏留意,比似全開更惱人。爲向長安舊遊道,黄金牢鎖玉麒麟素春一名麒麟。

洛陽《追録舊詩二首》之二密露《甲辰三月旦日以後雜詩三首》之三蕩蕩《徐威卿相過同李輔之贈别二首》之一離離《惠崇蘆雁三首》之三只緣《紫牡丹三首》之二比似《賦瓶中雜花七首》之六爲向《劉光甫内鄉新居》黄金《换得雲臺帖喜而賦詩》

補贈魯雲卿

求凰一曲鬢絲長,無復題詩寄草堂。玉樹瑶林照春色,物華天寳借餘光。雲卿名龍官東君去作誰家客,綵勝空期某氏郎。每恨聞名不相識,却來閒處看春忙。

求凰《王子文琴齋》無復《追懷曹徵君》玉樹《去歲君遠遊送仲梁出山》物華《別覃懷幕府諸君二首》之二東君《雜著四首》之四綵勝《清明日改葬阿辛》每恨《跋酒門限邵和鄉醉歸圖》却來《戊子正月晦日,内鄉西城遊眺》

自題《片羽集》後十首

紙尾題詩一慨然,客懷牢落五更天。花中誰有張萱筆,俯仰隨人亦可憐。

紙尾《息軒〈秋江捕魚圖〉三首》之三客懷《榆杜硤口邨早發》花中《冠氏趙莊賦杏花四首》之一俯仰《論詩三十首》之廿一

小闌春事自昇平,次第開花郤有情。倒鳳顛鸞金粟尺,每從游戲得天成。

小闌《紫牡丹三首》之二次第《冠氏趙莊賦杏花四首》之四倒鳳《贈荅張教授仲》每從《胡壽之待月軒三首》之三

百過新篇捲又披,殷勤那爲惜花枝。縱橫正有凌雲筆,何處而今更有詩。同時名噪者,若陳桂林、王國香等三十餘人尚未補贈》

百過《寄謝常君卿》殷勤《雜著四首》之二縱横《論詩三十首》之廿一何處《李仲華〈湍流高樹圖〉二首》之二

慘澹經營有許功,一番桃李又春風。長門誰買千金賦,世俗論量恐未公。

慘澹《夏山風雨圖》一番《汴梁除夜》長門《白屋》世俗《過希顔故居四首》之二

未分枯槎是客星,案頭多負讀書螢。真書不入今人眼,一醉狂歌且自聽。

未分《約嚴侯汎舟》案頭《過三鄉女几邨追懷辛敬之二首》之一真書《論詩三十首》之十三一醉《醉後》

本無奇骨負功名,共笑詩人太瘦生。六月高樓汗如雨,爲君忙了竟無成。

本無《出鄂州》共笑《自題二首》之一六月《楊秘監〈雪谷早行圖〉》爲君《倫鎮道中見槐花》

了郤逋懸百不憂,高天厚地一詩囚。世間妾婦爭相妬,留待才情趙倚樓。趙明府與余去取略同,今歸琴川。

了却《鎮平即事》高天《論詩三十首》之十八世間益都宣撫田侯器之〈燕子圖〉》留待《胡叟〈楚山清曉圖〉》

侯門書卷欲誰親,暈碧裁紅點綴匀。自讀舊題還自笑,可憐無補費精神。

侯門《洛陽衛良臣以星圖見貺漫賦三詩》之一暈碧《論詩三首》之三自讀《善應寺五首》之四可憐《論詩三十首》之二十九

巫峽歸雲底處尋,燕城名酒足浮沈。黄金鍊岀相思句,還盡平生未足心。

巫峽《岀京》燕城《别緯文兄》黄金《自菊潭丹水還寄崧前故人》還盡《遊天壇雜詩十三首》之七

無才無德只癡頑,四海虚名祗汗顔。紙尾不須題姓氏,詩狂他日笑遺山。

無才《乙卯端四日感懷》四海《别覃懷幕府諸君二首》之一紙尾《□微劉丈山水爲濟川賦》詩狂《天涯山》

集選句二首

松坪居士

珍裘非一腋,哲匠感蕭晨。異代可同調,新聲妙入神。陽阿奏奇舞,騰步躡飛塵。永日行遊戲,端爲誰苦辛。

秋風吹廣陌,平楚正蒼然。蘭澤多芳草,時來亮急絃。朝霞迎白日,皓腕約金錢。極宴娱心意,衆工歸我妍。

集玉谿生句六首

閑泉居士

自有仙才自不知,收將鳳紙寫相思。明珠可貫須爲佩,誰與蜘蛛乞巧絲。

今朝歌管屬檀郎,亦要天花作道塲。更閲前題已披卷,盡知三十六鴛鴦。

用盡陳王八斗才,不知迷路爲花開。何當共剪西窗燭,一寸相思一寸灰。

繡檀迴枕玉雕鎪,與近高窗卧聽秋。湘竹千條爲一束,不知供得幾多愁。

久留金勒爲迴腸,萬里西風夜正長。著破藍衫出無馬,未妨惆悵是清狂。

一年生意屬流塵,併覺今朝粉態新。顧我有懷同大夢,可堪無酒又無人。

集遺山句

麗漁散人

展讀新詩眼倍明,諸郎難弟復難兄。卷中甚欲題詩句,五字韋郎畫不成。

夢寐西南一徑斜,小紅誰記上林花。情知一段幽閒趣,酒伴相逢飲倍加。

萬竈元珠一唾輕,裁紅暈碧助春情。眼明今日題詩處,滿紙清風月旦評。

歌音嫋嫋度冷風,偏近騷人悵望中。不必相思解銷骨,酒尊能得幾回同。

好句端如緑綺琴,春風纖指十三星。燕南趙北留詩卷,窈窕朱絃寂寞心。

飄零無物慰天涯,好句真堪字字誇。一語調君君莫笑,兒童他日記通家。

集劍南句

蓉塘居士

頻報園花照眼明,每因覊旅愜幽情。風鬟霧鬢歸來晚,小草新詩取次成。

列屋娥眉不足誇,未妨隨事作生涯。東風忽送笙歌近,何處如今更有花。

常記東園按舞時,矮牋匀碧緑唐詩。箇中疑是忘憂處,唤作清閒亦自欺。

爲愛名花抵死狂,尚能尋句答年光。丈夫入手皆勛業,終勝登樓望故鄉。

卽今萬事付茫茫,時向湖橋看戲塲。小市鶯花常痛飲,本來無事却成忙。

但知相遇且銜杯,猶解逢花眼蹔開。占盡人間清絶事,已公茅屋賦詩來。

安得元龍百尺樓,錦茵銀燭按梁州。京塵日念家山樂,別是天涯一段愁。君在吴下,曾於半塘置緑雲樓,以贈侍書秀英?故及之。

即集集中句

東陽瘦生

剩醉酴醿十日春,豪華落盡只天真。黄楊舊厄三年閏,同是天涯萬里身。甲子同下北闈

末節繁文費討論,却見詩壘不能軍。長安誰買千金賦,世事都銷酒半醺。

裁剪春風入小詩,櫻桃和露嚲繁枝。勝遊每恨隔千里,百過新篇卷又披。

瓊枝玉蕊靜年芳,同向春風舞一塲。潦倒本無明日計,却來閒處看春忙。

求凰一曲鬢絲長,樂府金釵十二行。余近作《燕臺十二花詞》每恨聞名不相識,書生技癢愛論量。

似爲良辰散客愁,紅妝翠蓋惜風流。當時笑伴今誰在?謂鳳山,虞山,小約山右。留待才情趙倚樓。鳳山、小約雖出都,余每有所見、或得近作,必從郵筒寄,知鳳山冬杪春初將赴銓矣。因集中兩及之,故云。

集玉溪生句

遠亭外史

不揀花朝與雪朝,暫憑樽酒送無憀。此聲腸斷非今日,惟有衣箱染未銷。

春松秋菊可同時,芳桂當年各一枝。神女生涯原是夢,非關宋玉有微辭。

隔得盧家白玉堂,衆仙同日詠霓裳。從來此地黄昏散,腸斷斑騅送陸郎。

年少因何有旅愁,不知身世自悠悠。相逢一笑憐疎放,更醉誰家白玉鈎。

悵望銀河吹玉笙,繁花疑是月中生。不知桂樹在何處,未必圓時卽有情。

錦瑟驚絃破夢頻,寳釵何日不生塵。豈知爲雨爲雲處,月裏依稀更有人。

集玉谿生句

紅豆詞人

日下繁香不自持,清秋一首杜秋詩。自探典籍忘名利,濩落生涯獨酒知。

一樹濃姿獨看來,自緣煙水戀平臺。只知解道春來瘦,用盡陳王八斗才。

人生何處不離羣,睡鴨香爐换夕薰。憶事懷人兼得句,欲書花葉寄朝雲。

出雲清梵想歌筵,對影聞聲己可憐。聞道神仙有才子,五雲章色破巴箋。

促漏遥鐘動靜聞,覊雌長共故雄分。嗟予久抱臨卭渴,每到城東憶范雲。謂范農部

不教容易損年華,少得團圓足怨嗟。獨想道衡歌思苦,將來擬並洛陽花。

再集三十首,贈劉琴浦諸人

魏紫姚黄有重名,翻嫌金屑翳雙明。劉郎也是人間客,猶欠風琴一再行。劉琴浦,惟於范公子席間怱怱一晤。

魏紫《杏花雜詩十三首》之十二翻嫌《臺山雜咏十六首》之十劉郎《論詩三十首》之三猶欠《胡壽之待月軒三首》之三

袨服華妝着處逢,六街歌鼓待晨鐘。鑑湖春好無人賦,慚愧雲間陸士龍。陸鑑橋甫自南來,故集中遺漏。

袨服《京都元夕》六街《汴梁除夕》鑑湖《論詩三十首》之十六慚愧《寄楊飛卿》

了却香嚴一繫緣,驊騮爭道渺翩翩。休將人物輕題品,猶欠張郎白玉鞭。余寓焦岩時,已識張瑞元,乙丑重九,重晤于燕臺,故前詩未及。

了却《賦粹中師竹拂子》驊騮《送輔之仲庸還大梁》休將《西山樓爲王仲理賦二首》之二猶欠《探花詞五首》之三

草堂人物列仙臞,杯酒殷勤興不孤。桂樹秋香月三五,喜於滄海得遺珠。前集已成,始晤桂芬。

草堂《追用座主閑閑公韻,上致政馮内翰二首》之二杯酒《寄杜華老三首》之三桂樹《世宗御書田不伐望月婆羅門引》喜於《寄答飛卿》

鶴髮松姿餘典型,天將五福畀康寧。卷中甚欲題詩句,好就川妃問乞靈。木石山人爲潘五福索詩

鶴髮《紫微劉文山水爲濟川賦》天將《鄭州上致政賈右丞相公》卷中《題商夢卿家晦道堂二首》之二好就《晉溪》

樂府新聲出綺裘,鶯兒調舌弄嬌柔。北人不拾江西唾弋腔本出自江西,合在元龍百尺樓。小鐵笛道人謂:韓四喜巧言如簧,自是確評。

樂府《追録洛中舊作》鶯兒《楊柳》北人《自題〈中州集〉後五首》之二合在《論詩三十首》之十八

兜羅綿界寳光雲,憑仗兒童一問君。試向雲間望光彩,豐山孤秀出塵氛。沈秀云聲容絶妙,而年最稚,席間無小伴不能致也。

兜羅《台山雜咏十六首》之九憑仗《遊天壇雜詩十三首》之五試向《内相楊文獻公哀挽三章》之三豐山《十日登豐山》

旬月無由一往還,因君我亦愛西山。詩翁自有無聲句,時到霜林紫翠間。翠竹寓西城,曾于劉指揮席間一晤。

旬月《寄女嚴三首》之二因君《贈李春卿》詩翁《〈雪谷早行圖〉二章》之一時到《右丞文獻公着色鹿圖》

嫋嫋薰風扇影間,攢青曡翠幾何般。周侯見説應相笑,石緑香煤澹澹閒。周翠林以黛雲爲字,卽余所私贈。

嫋嫋《探花詞五首》之一攢青《金山》周侯《春日書懷呈劉經川》石緑《眉二首》之二

玉鏡修眉十二環,緑雲紅雪擁三山。一般踈影黄昏月,興在青林杳靄間。長安評艷,以江秀南爲梅花。慶林祥林俱係秀南弟子,同寓三山堂。

玉鏡《金山》緑雲《梁園春五首》之三一般《杏花二首》之一興在《望蘇門》

博士真堪補太元,明窗開卷亦欣然。十年紫禁烟花繞,試手東風第一篇。友人作《燕台較花録》,以陳意卿爲冠。

博士《李屏山挽章二首》之二明窻《太乙蓮舟圖三首》之三十年《過應州》試手《官園探梅,同康顯之賦》

巷語街談總入詩,燕南剩有桂林枝。北城佳處徑行徧,落日飛鴻一線遲。陳桂林于新秋始晤,故前詩未及。

巷語《楊焕然生子四首》之二,燕南《追懷趙介叔》,北城《濟南雜詩十首》之九,落日《永甯南原秋望》

日照春山花滿烟,山中多少地行仙。人間只道黄金貴,買盡青山不用錢。顧春山藹然可親,所與遊無俗容。

日照《春日半山亭遊眺》山中《台山雜詠十六首》之十二人間《無題二首》之一買盡《前高山雜詩七首》之五

白髮劉郎老更痴,殷勤釀酒趁花期。當時膝上王文度,小景風流恰入時。王國香,常于友人劉君席上見之。

白髮《雜著四首》之一殷勤《寄史同年二首》之一當時《題張彦寳〈陵川西溪圖〉》小景《李仲華〈湍溪高樹圖〉二首》之二

一夕西庵笑語温,只留孤影伴黄昏。青旗知是誰家酒,從此張村卽趙村。趙慶齡年稚,而自命不凡。

一夕《超然王翁》只留《長壽山居元夕》青旗《杏花雜詩十三首》之四從此《張村杏花》

百壺清酒未消憂,乞與雲休百自由。試遣紅妝映銀燭,後身還有化身愁。雲林神似郁芬館主人,故云。

百壺《贈荅同年敬鼎臣》乞與《寄荅仰山謙長老》試遣《杏花雜詩三首》之二後身《岳家千里駒》

和氣春風四座傾,畫眉張遇可憐生。青山歸計何時辦,過眼十金一唾輕。聞張鳳林不善居積,有一擲千金之習。

和氣《别王使君文從之》畫眉《賦南中楊生玉泉墨》青山《武善夫〈桃溪圖〉二章之二過眼《東平李漢卿草蟲二首》之二

簾下歌童盡雅辭,舊家紅線可無疑。仙鄉白鳳瀛洲近,也被人呼作阿姨。鳳青與韻蘭,爲異姓兄弟。

簾下《高平道中望陵川二首》之二舊家《真燕二首》之二仙鄉《寄謝常君卿》也被《啓母石》

一片春雲雨未乾,乾坤清氣得來難。胎仙不比湘靈瑟,却就禪房覓畫看。琴仙嗜畫,嘗倩余乞木石山人寫生。

一片陳德元竹石二首》之一乾坤《自題〈中州集〉後五首》之三胎仙《聽姨女喬夫人鼓風入松》却就《歸義興侍者溪山蕭寺横軸》

王翰何緣得買鄰,六朝瓊樹掌中春。憑君記取題詩處,碌碌翻隨十九人。玉生最爲王内翰賞識

王翰《寄叔能兄》六朝《離著四首》之三憑君《郭熙溪山秋晚二首》之二碌碌《帝城二首》之一

青山真得幾時分,沙浦空明行暮雲。却憶廣陵劉老子,此生何計得隨君。劉明府曾傾倒合浦,今踪跡甚踈。

青山《寄英上人》沙浦《渡湍水》却憶《前高山雜詩七首》之六此生《石門》

星斗龍門姓氏新,眼明驚見楚江春。寫生正有徐熙在,難狀靈臺下筆親。徐太史爲楊楚卿乞詩

星斗《寄叔能兄》眼明《錢過庭〈烟溪獨釣圖〉二首》之一寫生《杏花落後公韻得歸字》難狀《耀卿西山歸隱三首》之二

邂逅詩翁得勝遊,膝前文度更風流。珠圍翠繞三花樹,一道雲光插素秋。胡比部同王倚雲小集,影蓮、慶齡俱在座。

邂逅《玉溪》膝前《王學士熊岳圖》珠圍《書貽第三女珍》一道《遊天壇雜詩十三首》之九

夢裏瓊枝十二樓,相從許久重相留。長安張敞號眉嫵,空對紅塵憶舊遊。張蘅香神似冷香校書

夢裏《衛州感事二首》之一相從《别周卿弟》長安《南冠行》空對《望崧少二首》之二

鞍馬怱怱去復還,謂耿明府一巵芳酒且開顔。人間自有交枝玉,常在瑶林照映間。宋玉林最爲耿明府賞識

鞍馬《丹霞下院同仲澤賦》一巵《留贈丹陽玉鍊師三章》之一人間《賦瓶中雜花七首》之五常在《則覃懷幕府諸君二首》之一

酒面飛來片片春,凌波長恐襪生塵。吉祥止處無餘物,留在秦音已可人。韓吉祥,係關中人。

酒面《杏花二首》之二凌波《紫牡丹三首》之一吉祥《空山何巨川虚白菴二首》之一留在《商正叔隴山後圖二》

可能仙掌不相招,余本有關中之役,緣親老未去。瘦損春風十萬條。不似南橋騎馬日,小紅燈影莫相撩。余以《送燈》一齣始晤全福。

可能《送周帥夢卿之關中二首》之二瘦損《杏花雜詩十三首》之十不似《續小娘歌十首》之五小紅《春夕》

興到窮探亦未涯,吴兒洲渚記仙家。不知霧閣雲窗晚,猶恨分香入棣華。九如係瑞元之弟

興到《同希顔欽叔玉華各分韻二首》之二吴兒《寒食》不知《喬夫人墨竹二首》之一猶恨《追賦定襄周帥夢卿家秋日牡丹》

天將文筆付家傳,獨恨無人作鄭箋。馬上哦詩無好語,明珠真見抵深淵。族弟東橋同平陽鄭君爲吴蕙卿乞詩,因補贈。

天將《宋周日生子三首》之二獨恨《論詩三十首》之十二馬上《北歸經朝歌感寓三首》之一明珠《過詩人李長源故居》

暗中摸索總非真,敗筆成邱死不神。誰畫風流王李郝,異時真是卷中人。謂王秀峯,李雙喜、郝雙翠,皆經遺漏。

暗中《論詩三十首》之十一敗筆《洛陽衛良臣以星圖見貺漫賦三詩》之一誰畫《題李庭訓所藏〈雅集圖〉二首》之二異時《耀卿〈西山歸隱圖〉三首》之二

附麗漁散人贈章喜林句

綵勝空期某氏郎,且燒銀燭看紅妝。試評掌上明珠價,卻被何人較短長。

所見今知勝所聞,惜無佳句答殷勤。劇譚不盡平生意,毫末清研仔細分。

落月無言滿屋梁,此回情話獨難忘。相思命駕非君事,行雨行雲有底忙。

憶著分明下筆難,要從明潤細尋看。憑君莫問題詩客,李下何妨也整冠。

來青閣主人集遺山句,作《片羽集》,一時諸名花爭以有詩爲榮,誠勝事也。集中人,余惟於章氏杏仙最爲心賞。然祗于梨園演劇時一見,酒間席畔從未把晤。丙寅新正,飲陸閬仙酒,招之不至,更餘酒散,帶醉過訪,紅燭光中,流波婉轉,脈脈含情,益令人傾倒。因卽集集中句,得四絶以奉一笑。

丙寅花朝。集得遺山杏花詩四首。再贈章杏仙來青又稿

應接紛紛又浹旬,西園紅艷眼中新。皇州春色濃于酒,從此他鄉不算春。

攢頭真似與春爭,可是東君別有情。傳語春風好將護,寳兒原是太憨生。

桃李前頭一樹春,煙光水色畫難真。天真不到鉛華筆,未放黄徐下筆親。借用紫牡丹句

紛紛紅紫不勝稠,春動香生百自由。看盡春風不回首,每逢花處儘遲留。

《片羽集》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