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燕都梨園史料/群英續集

Top / 清代燕都梨園史料 / 群英續集

群英續集

麋月樓主

群英續集

麋月樓主撰

滄海遺珠四人

艾而張羅,時有逸翮。以志吾過,釆此珠璧。

雛鳳丹山去不還,梧桐華下掩珠關。平生愛作空中語,人在虚無縹緲間。

江左風流不易逢,神清衛玠最雍容。人間乍聽湘靈瑟,數遍青青江上峯。熙春主人錢桂蟾,字秋蔆。

争許情移海上琴,又從絃外得餘音。花潭千尺盈盈水,共此青蓮一片心。佩春喬蕙蘭,字紉仙,一字鄭薌。

婉孌檀林護好春,分明鏡檻洗纖塵。照儂如燕身材後,莫照尋常第二人。佩春張小芳,字菱仙。

崑山片玉

永嘉之末,正始之音。峨峨山高,洋洋水深。

如夢鶯華似六朝,春流和月影迢迢。江山文藻今無主,獨釆崇蘭讀楚騷。馥森周素芳,字絢秋。

羣英續選十一人

如金三品,披榛伐山。水流月明,天上人間。

韓潭煙月玉人家,紫陌芳塵第幾車。點首我聞如是語,靈山妙響是頻迦。瑞春姚寳香,字妙珊。

帖地弓腰彎復彎,十餘年紀正韶顔。便騎竹馬來嬉戲,跌宕衣冠只等閒。咏秀茹喜瑞,小字福兒。

肯從冶葉鬭芳菲,脱個團欒小帶圍。清冷楊花飛作絮,玉闌干畔不勝衣。景龢朱藹雲,字霞芬。

蓬萊婀娜復檀欒,留得仙雲一片寒。汎灩羽觴參位置,殿春花發借人看。綺春秦鳳寳,字豔僊。

鬱金裙子不成姸,試讀南華秋水篇。玉樹人家好兄弟,依然白袷永和年。春華陳芷芸,字荔衫。

薊門柳色已無多,兩兩春筵鬭綺羅。安得棗花簾子下,曉笙遍倚雪兒歌。瑞春劉寳玉,字璧珊。謝寳雲字月珊。

韋杜城南五朶雲,楊枝最小絮紛紛。博山何日香徐發,一氣雙煙自不分。岫雲李亦雲,字豔秋。

日出東邊雨落西,無情也合隔花迷。鏡中潤靨交相映,陌上蘼蕪葉復齊。春馥江雙喜,字儷雲。

雪膚花貌不參差,絶似人間好女兒。鑄就小名金㔩葉,輕盈如與鬭腰支。丹林李玉福,字芙秋。

中年哀樂客辭家,絲竹登場有歲差。一樣天涯好明月,青衫重與聽琵琶。遇順陳喜鳳,字桐仙。

書後三絶句道道

腸斷西樓一曲歌,倪家閣子悶煙蘿。刻華小玉渾難見,奈此茫茫古恨何。夏郎亦秋没數年矣,其弟鴻福終未一見。

月骨花魂皆第一,平生任育誤多情。春明門外天涯路,酒未寒時儂出城。

客裏尋春復送春,等閒落溷與沾茵。神仙三墮罡風刼,花月平章待後人。

附録

金縷曲都門春感,爲周郎賦四闋

如夢春雲曉。遍天涯、東風院宇,燕鶯啼覺。草長紅心江南路,留得王孫未老。正緑鬢楊枝俱裊。忽墮明珠金樽側,有車輪乍向腸中繞。休浪説,被花惱。青袍踏遍長安道,最難忘、分花拂柳,烏衣年少。細雨殘紅飛難定,祇有閒愁待掃。渾不似當年懷抱。鸚母前頭三生話,便相逢不分今生早。無一語,玉山倒。

落絮翩翩影。任天風、參差頃斷,都無憑凖。翠翦銖衣神仙侣,玉袖徘徊自整。便珍重千言難盡。願得化爲塵與土,且因風吹上卿斜領。勞拂拭,一臨鏡。笙歌草草人初定,賸無多、銀屏畫燭,淚花紅凝。題遍人間芳華怨,彈到瑶琴絃冷。算宛轉留渠應肯。門外香車須早去,怕夜深風露還凄緊。嘶騎遠,酒纔醒。

芳草知時節。忒匆匆、流鶯啼後,珍叢消歇。多少花前驚心事,曾與斷紅細説。已廿載傷春傷别。碧海青天迢遞夢,照樓臺無恙今宵月。斜漢畔,幾圓缺。人間寶鏡紅綿拂,儘留渠、團欒樣子,影兒難覓。紅豆江鄉相思種,無處尋消問息。又付與柔腸千結。簾外輕紅階下雨,早花花葉葉無顔色。春正好,未須折。

没個消魂處。最迷離、空庭晚照,無人來去。昨日棠梨今日柳,留得春痕幾許。恁客子光陰非故。沈水香殘還對鏡,問菱花可解閒言語。雙鬢亂,甚心緒。芳塵婉孌雕鞍路,不分明、脂憔粉悴,鳳城煙雨。十二闌干添幾曲,試把回腸細數。者一片新愁誰訴。萍絮因緣還自笑,我知君不問君知否。聊擪笛,唱金縷。

中年哀樂倦聞歌,寂寞山河帶女蘿。不信入門知自媚,枯桑海水竟如何。

玉蟾化作團欒鏡,鑄此千秋萬古情。儂緒分明託明月,年年明月照空城。

客子逢春不當春,自憐零落等秋茵。朝霜白日愁相見,不獨魂消墮劫人。

河陽生題
《羣英續集》終

《羣英續集》後序

《羣英續集》者,選燕都婪尾之春。賡菊部狀頭之録。新巢翡翠,揀䎚而登。小海珊瑚,數珍以出。嬋娟此豸,琚瑀所聯。況復豐臺芍藥,緑陰易成;曲巷櫻桃,好華難壽。則又㪔春心之茀鬱,締瑶想之嬋嫣矣。當夫絳樹雙聲,粉郎十隊,慧匈琯朗,姣妬鏡空。春梢豆蔻之香,水曲蘭苕之戲。便嬛妝製,綽約情文。世有同心,誰能遣此?麋月樓主攀海燕之珍叢,仞雪鴻之舊印。鬢絲客裏,河滿君前。蓬萊之淺水難量,切利之情天易老。顓璣單珩,重費平章。小扇輕衫,更橅要紹。唾風檯絮,九月迷花。佩小史之風流,寓中年之哀樂。但見徐陵珊管,著手成春。誰憐杜牧珠簾,傷心遲暮。僕緇衣入洛,金尊餞春。一曲琵琶,閒覓青鸚之院。二分塵土,偶隨青犢之車。哀艶未忘,清愁罕袚。則三年之夢,一卷之書,得無懷思曼於當年,引琅琊爲同調也乎。

甲戌五五蘭當詞人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