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燕都梨園史料/聽春新詠

Top / 清代燕都梨園史料 / 聽春新詠

聽春新詠

留春閣小史

《聽春新詠》序

鶯花歲月,脂粉平章。雙邀絲竹之星,再拓酒泉之郡。一聲羽柳,才人願號簫卿;十斛鵝螺,名士合呼眉匠。魚箋雁紙,竹笑蘭言,荷露松煙,紅裁碧暈。我輩偶一爲之,客中賴有此耳。留春閣小史,薰香荀令,愛樂謝公,水驛山程,仲宣旅思,楚琴趙瑟,小阮風流。於焉訪北地之春多,占玉樓之風好。調狐打鶻,間憑赤玉闌干;捉絮拈花,私畫烏絲格子。乃君也十年簫管,播燕支顔色之謡;僕也二月琴書,謝江左煙波而至。麝煤晝暖,學陶潛閒賦性情;螭燭宵明,聽傅元善談兒女。簸天錢,爲粧助,星亦能豪;收雌蜺,爲纏頭,山皆欲笑。鵾絃羯鼓,寳帳樓臺,翠袖紅腔,玉人鏡檻。南浦珠來,雕鞍並載;西園月滿,嬌鳥猶啼。同領香天酒國之春,漸多捉搦迷藏之曲。爰有刻玉詞人,瑶華叠寄,披香博士,芝帙齊開。鸞歌鳳舞,求此友聲;蠶尾蠅頭,昭其心畫。裁五朶之雲,仙童擁至;剪半絃之月,倩女迎來。小史乃低呼虎僕,聯成本事之詩;偷訪官奴,寫就小名之録。部雖分四,叩叩通香;譜是無雙,行行綴錦。鏡殿晨開,千花競入;珠簾暮捲,百蝶爭飛。他時賭唱旗亭,誰工楊柳;此日添題雲笈,我盥薔薇。君誠好事,猶勝燕市悲歌;世有大巫,莫笑吴兒輕薄。

小南雲主人弁言

《聽春新詠》弁言

留春閣小史以《聽春新詠》底本見示,并屬加墨。僕何人斯,敢膺此任!然嘗閲《燕蘭小譜》《日下看花記》諸書,皆所重在人,題咏俱出一手,觀者每有掛漏之疑焉。小史此集,編珠排玉,專採詩詞,不爲羣花强分去取,亦不爲羣花强判低昂。余既喜其立意甚高,不落前人窠臼,且長安萍寄,十有餘年,集中諸人,相識過半。其性情嗜好,知之最深,實有出於小史聞見之外者,翻閲之餘,爲之稍加删飾,導涓撮壤,盡其區區,不自知其僭妄也。倘云集中之次第未盡公,各部之遺珠猶不少,未達瑶章,强投花案,空名難列,盛氣先施,則請以例言三復之,當必啞然而笑,嘿爾而息矣。附《浣溪紗》詞一闋:

賞識從無似此真,排珠比玉部居匀,惜花判得費精神。愧我久償綺語債,讓君獨折柳條新,筆端還許聽餘春。

天涯芳草詞人題

《聽春新詠》緣起

余賦質懧愚,踈懶成習。詞章之學,素不經心;吟館騷壇,未敢涉足。厥後浪迹都門,寄情山水,見人題咏,艷羡輒生,無不心識而手録之。其中咏花之作什居五六,蓋既悔早歲之多嬉,復觸尋芳之夙好也。今歲長夏,悶坐一窗,檢出吟誦,琳琅滿目,齒頰流芳。因思造物生才,原非限地。乃或斷髭無成,或叉手立就,良枯逈異,缺陷難平。倘令夜光照乘,長埋没於故紙敗簏之中,更爲可惜。爰取菊部諸郎爲題贈所及者,犂爲四部,各綴數言。既輯舊吟,復徵新咏,與小南雲主人、古陶牧如子往來商榷,彙録成帖,壽之棗梨。庶使鏗金戛玉,無遭覆甕之寃;雛鳳鳴鸞,亦藉汗青之力。詩因人作,人以詩傳。佳咏名花,爭姸鬥麗。閒窗翻閲,恍遇衆香於卷帙間也,寧非遣興袪煩之一助哉。

留春閣小史書於燕台客舍。

《聽春新詠》題詞

雲衣月扇鬥娉婷,名到能題眼自青。多少才人多少淚,爲他擕酒訪旗亭。

墨花燦燦洒金壺,百幀新辭幼婦呼。一樣人間珊網密,那須象罔更求珠。

名花繁豔日邊栽,花史瑶宫手譜來。親向下方傳法曲,一時齊聽紫雲廻。

紅蕉館主人峴仙氏

腰鼓鈴柈一笑嘩,年年歌板按紅牙。閉門細緝燕支譜,提唱宗風北部花。

吴興仲子

《聽春新詠》例言

  • 一、是編專集詩詞,非爲評花起見,故長吟短咏俱入搜羅,淡思濃情無分去取。人亦不許姸媸,有詩卽録。間有芳姿豔質,名噪歌壇,而集翠有徵,花詩無句,姑從割愛,願識者無誚遺珠也。
  • 一、集中小傳,祗取登塲情景,衆所共見者,鋪叙數語。至性情嗜好,雜技兼長,已於諸公題咏自爲註出,故寥寥寸幅,絶少波瀾。間作一二點綴,神之所注,筆亦隨之,非自亂其例也。
  • 一、集中褒多貶少,故偶見所優卽爲繪出,善善從長也。至有藝臻神化不可枚舉者,第標數劇以見一斑,立言居要也。至於別集諸人,稍涉感慨,亦有觸而然爾。
  • 一、梁谿派衍,吴下流傳,本爲近正;二簧、梆子,娓娓可聽,各臻神妙,原難强判低昂。然既編珠而綴錦,自宜部别而次居。先以崑部,首雅音也;次以徽部,極大觀也;終以西部,變幻離奇,美無不備也。至蔣陶諸人,音藝兼全,盛名久享,自不屑與噲等伍,特以别集標之。
  • 一、各部中羣芳林立,霞蔚雲蒸,孰輊孰軒,難以强定。今惟以得詩之先後爲次第。至若兼詠羣花,一時並集,不得不稍分位置,然亦遍採輿評,不敢略存私臆。識者諒之。
  • 一、前人已刻之詩,概不録入。是以各部名花,止登什之一二。倘諸君子不吝珠玉,惠以瑶章,再圖續刻,幸甚。

聽春新詠

徽部目録

  • 趙慶齡字仿雲,揚州人,三慶部。
  • 郝桂寳字秋卿,皖江人,四喜部。
  • 李添壽字菊如,揚州人,四喜部。
  • 陸玉蘭字蕊仙,蘇州人,和春部。
  • 楊長青字嘯雲,揚州人,四喜部。
  • 張蟾桂字香楞,蘇州人,三和部。
  • 范添喜字如蘭,揚州人,春臺部。
  • 張彩林字小霞,揚州人,四喜部。
  • 章玉美字韻仙,蘇州人,和春部。
  • 張連喜字芰香,揚州人,和春部。
  • 滕翠林字蘭苕,揚州人,四喜部。
  • 鄭三寳字韻生,揚州人,三慶部。
  • 許茂林字竹香,皖江人,和春部。
  • 黄慶元字梨雲,蘇州人,四喜部。
  • 宗全喜字芷香,揚州人,和春部。
  • 謝添慶字雲仙,揚州人,三和部。
  • 夏雙喜字清槐,揚州人,和春部。
  • 張添福字香玉,揚州人,三慶部。
  • 王雙秀字卿珊,揚州人,和春部。
  • 羅喜慶字稼雲,蘇州人,三慶部。
  • 章喜林字瑶仙,蘇州人,四喜部。
  • 殷采芝字眉卿,蘇州人,和春部。
  • 惠三喜字玉香,揚州人,三慶部。
  • 王全福字曼雲,本京人,和春部。
  • 李緑菱字綺琴,安徽人,春臺部。
  • 趙慶喜字秀岩,揚州人,三慶部。
  • 王如意字萼仙,揚州人,和春部。
  • 陳喜元字春山,揚州人,三和部。
  • 劉松林字□□,安徽人,春臺部。
  • 管慶齡字香岑,揚州人,三慶部。
  • 胡雙玉字珏香,揚州人,四喜部。
  • 楊松林字定仙,安徽人,和春部。
  • 陳慶壽字秀峯,揚州人,三慶部。
  • 鄭慶林字寒香,揚州人,和春部。
  • 劉翠喜字畹雲,揚州人,和春部。
  • 孫雙鳳字雲扶,湖北人,三和部。
  • 韓小玉字湘青,湖南人,四喜部。
  • 高全林字田玉,揚州人,三慶部。
  • 李巧林字雲軒,安徽人,和春部。
  • 張蘭芳字佩仙,揚州人,和春部。
  • 王元寶字絮雲,揚州人,和春部。
  • 吴壽林字楚雲,安徽人,三和部。
  • 黄玉林字寐蘭,揚州人,春臺部。
  • 李鳳林字儀卿,湖北人,春臺部。
  • 錢珊元字杏春,揚州人,春臺部。
  • 鄭玉秀字韻田,揚州人,和春部。
  • 傅綺齡字瑞生,安徽人,四喜部。
  • 王四喜字玉仿,揚州人,春臺部。
  • 張譜生字秉蘅,安徽人,三和部。
  • 詹慶如字鳳英,本京人,三慶部。
  • 貴元字□□,揚州人,和春部。
  • 陳麒麟字玉仙,直隸人,和春部。
  • 徐榮壽字玉芳,揚州人,三慶部。

附録:

  • 王添喜字吉人,揚州人,四喜部,今在天津。

聽春新詠徽部

留春閣小史輯録
小南雲主人校訂
古陶牧如子參閲

小慶齡

姓趙字仿雲,又字小倩,年十八,揚州人三慶部。色秀貌姸,音調體俊。霏霏白雪,匀來兩頰之春;點點青螺,堆作雙蛾之黛。曲藝本工,近得吴下名師張蓮舫名蕙蘭,始隸京中保和部,詳《燕闌小譜》留心問業,更益精純。故《思凡》《藏舟》《佳期》等劇,宫商協律,機趣横生。《春睡》一齣,星眼朦朧,雲羅掩映,尤得『半抹曉煙籠芍藥,一泓秋水浸芙蓉』之妙,轉覺卿家燕瘦,較勝環肥矣。寓居櫻桃斜街之貴和堂,座無俗客,地絶纖塵,玉軸牙籤,瑶琴錦瑟。見者正不得以菊部目之。或茶熟香清,或燈紅酒緑。盈盈入室,脈脈含情。花氣撩人,香風扇坐。卽見慣司空,總爲惱亂。擬諸巧笑之章,尚嫌未盡。冠彼擷香之册,夫豈偶然。

贈趙仿雲

小南雲主人

春光烘透玉闌干,寳帳香濃蝶作團。楊柳愛眠花愛睡,美人原合倦時看。《春睡》最工

已憐腰瘦舞迴波,況復情多惹病多。乞向仙人分一手,一回相見一摩挲。甸農有仙人之號,屢爲卿視疾。

莫憚仙源遠訪勞,櫻桃街近住櫻桃。《十眉圖譜》《香奩集》,叠遍紗㕑幾尺高。室中多置書籍

湘簾半捲等雲英,隔户先聽響屧聲。纔露座中春意思,酒花燭蕊一齊明。

東飛伯勞西飛燕歌

芳草詞人

東飛伯勞西飛燕,風隔雲遮遠難見。誰家少從美且都,便姗嫳屑與世殊。搓脂爲膚玉爲骨,獨立無言氣英發。歛情含意回眼波,萬花妒煞雙眉娥。歸來濕衣風露重,夜深難覓鴛鴦夢。

富不願有大萬藏,貴不願佩紫荷囊。丈夫處世貴適意,皮傅榮辱何足計。美人長袖何飄颺,惠心姸貌臨高堂。高堂盡日凝絲竹,履蹴明珠佩鏘玉。酒車肉騎且自豪,試問何如戴子高。

桂寶

姓郝,字秋卿,又字叢香,年十八,皖江人四喜部。芳姿獨絶,秀骨天成。瓊樹一枝,英英玉立。珠塵十斛,冉冉波生。唯清標質之兼優,斯濃抹淡妝之俱稱。至其丹唇外朗,皓齒内鮮,意有所得,則嫣然一笑,令人緒亂心迷,不自知情之何以忽蕩也。《盤殿》《四門》《烤火》《番兒》諸劇,雖並臻妙品,然秋卿佳處在生質不在人工,是以杏苑爭春,止讓梅花第一。

春史氏曰:秋卿善手談,寓八角琉璃井之春福堂,與章杏仙爲近隣。今年春,余偶至其處。廻廊曲檻,簷馬丁東。庭栽盆樹二株,修竹十數竿。室名金粟仙館,一塵不染,萬景俱清,與廣寒不異焉。時卿患目疾,猶坐對一枰,丁丁落子,其酷好有如此者。芳草詞人素稱能手,對奕輒負,非國色之迷人,實慧心之制勝也。近又學畫墨蘭,頗得管夫人筆意。好名如是,可與萃慶部之王桂山字湘雲,詳《燕蘭小譜》、集秀部之王鳴珂字湘菌並垂不朽矣。

贈郝秋卿

小南雲主人

雲鬟霧髩月中身,清淺銀河許問津。恰好略存名士氣,嫦娥本是謪仙人。

玉犀編就襯朱櫻,暈淺渦深倍有情。莫管隋宫諸女妒,迎頭先愛太憨生。

眼界真從絶頂開,廣寒深闕會仙來。青天碧海知誰伴,一個楸枰幾笛材。愛奕棋,所居庭畔植修竹數竿。

琉璃井畔鬱金堂,八尺珠簾剪水涼。細領粟中香萬斛,是天香是女兒香。居八角琉璃井,卧室名金粟仙館。

庚午春日,偕張留山、胡醇菴、祝仁泉、王小廬,同訪秋卿於金粟仙館,一見傾心,流連樽酒,意致纏綿。將次出都,作此留贈,兼誌别懷。此時燈影衣香,他日髩絲禪榻,更不能忘情耳。

停雲居士

乍挹芳姿許共游,亭亭玉立擅風流。傳杯問字工酬酢,工於射覆,席間每問字殷殷剪燭論心酌去留。商及南歸之意浪擲千金艱一顧,暫疎十日抵三秋。有纏頭費去千金,而未邀一盼者,乃於鄙人獨致拳拳。尊前傾倒張司馬,偏唱陽關惹別愁。

折得天香作小名,昵人燈畔態分明。酒痕染透春衫色,棋局敲殘夜雨聲。善圍棋花放碧桃剛送我,曲拈紅豆最憐卿。他時京洛重携手,記取相逢此日情。

二首

聽竹道人

妙鬘參得木穉禪,特遣吟懷証夙緣。小史雙鬟明月裡,都官一曲晚燈前。香留錦字烏絲格,夢繞璚樓燕子箋。端的風流驚絶代,怎禁我見不生憐。

冰雪聰明紅豆情,纏頭處處壓香棚。脱妝刼算銀燈炧,挽袖弓開桂魄盈。卿工棋、能射。秋爽何人歌白石,春風有樹囀黄鶯。平生不任三蕉葉,竟欲從君飲百觥。

添壽

姓李,字菊如,年十七,揚州人。四喜部艷比瓊霜,清同蓮露,一種雅靜之氣,令人挹之不盡。吉光之羽,優曇之花,惟此佳麗足以方之。且性情柔媚,談吐温文。竹葉微醺,星眸斜睇。一顰一笑,能使騷客解頤、醉人醒夢。芳草詞人與醉菊居士爭欲繪圖奉之,雖一時癡情,實千秋佳話。《絮閣》《偷詩》諸劇,眉黛含嬌,秋波送艷,見者神迷。或以短視少之,殆猶食諫果而嫌其澀也歟!

贈李菊如

林香居士

纖眉曲曲遠山横,京兆風流畫不成。舞倦影隨飛絮軟,歌遲韻度落花輕。玉蟾光凈雲俱淡,金鴨香微夢轉清。私把歲華書一遍,幾人標格似秋英。

贈李菊如

醉菊居士

不將脂粉擅風流,淡淡春山翠欲浮。生恐捲簾魚避影,曉妝莫上水邊樓。

燭影摇紅雪映紗,寒宵獨自演琵琶。青衫一樣多情淚,薄倖終憐帶雨花。

曲欄携手話喃喃,月下燈前思不堪。贏得離愁填滿腹,更何情緒憶江南。

玉蘭

姓陸,字蕊仙,又字畹卿,年十六,蘇州人。和春部天生麗質,花妒芳姿,艷雪凝膚,新簧調舌。波光一剪,平分曲水之秋;蛾樣雙彎,欲奪遥山之翠。曜采則名花四照,舞腰則弱柳三眠。王戎璚樹之稱,卿真爾爾;衛玠璧人之目,我亦云云。雖金屋深藏,曇花罕現,而一餐秀色便足忘飢矣。宜其甫入京師,香車寶馬,時馳驟於軟紅十丈中也。

贈陸蕊仙

林香居士

軟曳冰綃弱不勝,一枝蘭靜露華凝。珠喉細細歌金縷,銀漏遲遲轉玉繩。秋水波添香盌酒,春山影寫緑窗燈。士龍善笑風流甚,似此嫣然得未曾。

甸農盛稱陸蕊仙之美,余急於出都,欲訪未果。前緣既失,後會可圖,書二詩以寄甸農。

小南雲主人

風前癡蝶戀香心,樹上新蟬怨别吟。且詠隨園無賴句,想花心比看花深。

想到仙花記小名,玉英寫就寫蘭英。隔年先作花前約,不負花開不負卿。余擬明春入都

長青

姓楊,字嘯雲,年十八,揚州人。四喜部性耽六籍,藝冠羣芳。鳳鳴天半,秦弄玉五夜之簫;鶴語秋空,趙倚樓一聲之笛。加以纖腰一捻,柳影摇風,笑眼雙挑,珠光剪水。入蘭室而聞香,柔情欵欵;凌霜華而挺秀,仙骨珊珊。其性情高簡,每思脱屣歌塲,而迫於其傅,健翮難飛。惟遇二三知己,細述深衷,難燭燼參横,娓娓不倦。嘗誦『天只生人情便了,情長情短有誰憐』之句,菊部有情人無有過於此者。《水鬥》《斷橋》《盗令》《殺舟》《獨占》《賣身》《粉粧樓》第四本等劇,或慷慨悲歌,或温柔旖旎,令人忽驚忽愛忽喜忽悲者,無一不從『情』之一字來也。小泉來山人謂爲靜中帶媚,淡處含情,其韻在神,其秀在骨,豈虚譽哉。

小南雲曰:仿雲以韻勝,秋卿、菊如、蕊仙以色勝,嘯雲以藝勝,俱臻絶頂,不獨在各本部中推爲翹楚也。顧諸卿之美,人共賞之,而愛嘯雲者什止五六,豈媚人無術與?抑曲高和寡與?然天生真才,自難屈抑,故特表而出之,以見珠光劍氣,終爲世所寳貴云。

嘯雲借書於留雲館主人,率成二絶句贈之

湖墅小隱

不管旁人笑一癡,書生風味美人知。歌塲酒地歸來晚,想見挑燈夜讀時。

偷得工夫片刻閒,青燈黄卷伴紅顔。思量覓個藏嬌處,合在嫏嬛福地間。

楊郎嘯雲音藝冠時,久爲有目者所賞。昨見其扮女軍,於對陣時持雙刀作旋轉之势,便捷輕靈,益增嫵媚。觀者多不經意,戲占二絶,以紀其妙

有時兒女亦英雄,黛色盈盈汗粉紅。一片刀光圍似雪,明珠旋轉玉盤中。

飛燕驚鴻舊有名,短衣結束倍輕盈。杜陵詩筆今寥落,誰賦公孫劍器行。

贈楊㬘雲

小南雲主人

簾波微逗玉玲瓏,絲竹星中見柳星。一曲清歌當長嘯,白雲飛破遠天青。

緑楊絲繞讀書亭,鸚鵡教詩語燕聽。不用研朱和曉露,粉花紅點墨花青。好讀書

纔學三眠已怕醒,短長情繞短長亭。一春恨雨愁烟色,叠向眉尖分外青。屢誦『情長情短有誰憐』之句。

細寫楊枝上畫屏,風前看影亦娉婷。憐他笑眼兼啼眼,總與垂楊相照青。郎與甸農甚厚

已巳冬,予醉後失跌,甸農山人寄書嘲之,匆匆未有以應。後一日,見楊嘯雲演《水鬥》劇,臨罷失足仆地,嘯雲爲甸農得意人,不可不相聞也。賦二絶句寄之,谓之解嘲也可,谓之答賓戲也可。

芳草詞人

不須決意絶尊罍,一月覊人醉幾回。底事綵雲留不住,也教平地玉山頽。

贏得當塲唤奈何,捧心畢竟美人多。最憐藕覆深藏處,不許書生着手摩。

贈楊嘯雲

林香居士

人間無柳不多情。況是新眉二月生。鏡裏笑顰都宛轉,酒邊憐惜太分明。甸農喜豪飲,郎輒爲勸止性慵錯鑄端由我,春好緣慳轉怨卿。郎演《獨占》尤工,余以末見爲憾儘有詩腸須鼓吹,拚教日日聽啼鶯。

觀嘯雲演劇,即景戲贈

松北閒鷗

纏頭錦帕黛含顰,繪出莘娘絶妙神。底事癡情忘是假,一時妒煞賣油人。《獨占》劇

殺粉調脂懶整妝,蜂腰猿臂喜誇張。緣知絶代佳人意,卽具千秋俠客腸。《孔雀裘》劇

惜花行

留雲館主人

虚室宵分夜如水,太乙下降青娥起。不寄琵琶不撫琴,競説風流楊小史。楊家小史舊知名,其秀在骨其神清。阿買生來能識字,都官自小最多情。瑶臺裝束比雙鬟,領袖春風玉筍班。儘有纏頭誇蜀錦,不因窺鏡問銅山。棱棱傲骨不可使,玉軸牙籤徵所喜。乞取芸編照汗青;曾向余借書一卷怡情而已矣。别有幽愁暗恨生,柔腸寸結杳難明。消渴文園口乍吃,離魂倩女淚先傾。自言我本良家子,舊住蜀岡西故里。學得梨園到上都,陽翟居奇從此始。無端弓影杯蛇誤,薄言往愬逢彼怒。豈有明珠篋底藏,可憐薏苡終相侮。阿誰能使月常圓,阿誰搔首問青天。天只生人情便了,情長情短有誰憐?此時座客皆驚歎,此際無人不魂斷。一聲孤雁下寒雲,切切淒淒漏將半。人生貴作有情客,相賞知音在裙屐。愛花應有惜花人,抱此區區究何益。風塵憔悴重相看,幾度傷心話亦酸。怪事向空書咄咄,點金無術夜漫漫。書咄咄,夜漫漫,安得大開鸚鵡金覊紲,盡使世上多情破涕皆爲歡。

蟾桂

姓張,字香楞,年十八,蘇州人。三和部癸亥入都,年甫十一,貌美如玉,氣靜如蘭。不特長安諸部莫與爭姸,卽求之畫圖中亦罕其匹。蓮花似六郎,卿果其苗裔耶?何神之肖也。始隸霓翠部,演《藏舟》一劇,唱到真切處,不覺涔涔淚下。見者無不歎絶。凡有宴會,惟以香楞一至爲榮。近雖形體稍豐,美猶如昔,音藝更入精微,故八載長安,百忍堂前,時見輪蹄絡繹也。其師弟萬喜,姓金,字棣香,年十三,初隸慶寧,今則同隸三和。貌亦姣好,工《園會》《藏舟》等劇,可見得依瓊樹,便異凡材矣。

贈張香楞

芳草詞人

記得童真乍到時,病魔瘦損小腰肢。而今梔子肥如雪,不怕春風日夜吹。

不聽吴娘夜雨歌,隔簾香夢冷春波。何當花底雛鶯語,贏得卿心枕上多。

贈張香楞

漁山主人

玉樹亭亭映夕曛,歌塲慣見杜司勳。倩誰新種辛夷樹,似我曾裁白練裙。倜儻自能魁菊部,風流久已薄釵羣。金閶亭畔垂楊外,應有含情問紫雲。

添喜

姓范,字如蘭,年十七,揚州人。春臺部皓齒呈姸,嬌生靨輔,清歌流韻,響出天然。且其逸趣風生,艶情花發,能於舊套中别翻新様。《鐵弓緣》《十二紅》《小寡婦上坟》最爲擅名,俊眼留春,濃姿獻媚,一種目挑心與、色授魂飛之態,直駕劉朗玉而上之矣。其餘諸劇俱能自成一派。諸部中惟四喜胡郎雙玉與之近似。劉朗玉,名慶瑞,昔隸三慶部,最工《鐵弓緣》等劇,《日下看花記》中作羣芳領袖。

贈范如蘭

芳草詞人

歌塲人解唱連環,叠韻雙聲妙最難。唱到水紅花歇尾,無人不當女兒看。

笑成齲齒態偏佳,柔媚誰分弁與釵。徼倖書生微醉後,二分明月墜詩懷。

贈范如蘭

紅蕉館主人峴仙氏

幾度仙舟近碧瀛,飄然人海著狂生。但看明月愁無賴,郎維揚人只許幽花識有情。翠袖忍寒矜絶代,青衫制淚盼成名。霓裳每祝羅天奏,預恐春歸唱《渭城》。

生憐弱骨畏經秋,便得秦和我亦愁。纔同西風親藥裹,已教南部冷歌樓。郎卧病兩閲月,春臺部聲價頓減。瓊枝長願成連理,瑶草還期訪十洲。幾見沉檀甘禮佛,爲卿災疢試焚修。

肘後繁欽叩叩囊,那因顧曲感周郎。且憑石證三生誓,可有珠拚十斛量。車子俊人原共賞,延年女弟敢輕忘。不曾容易壚頭醉,絮語能消酒百觴。

緑楊城郭憶兒家,衣線年來淚點賒。莫認穿花迷舞燕,也知反哺羡歸鴉。竹籬茆舍偏心許,檀板金尊任客誇。他日江邨同志喜,替卿小字篆苕華。郎小名添喜

叠前韻,再贈如蘭

飄烟抱月問仙瀛,小謫三山悟此生。解識清才元宿慧,能消艶福是多情。十年杜牧防春恨,一顧周郎受重名。商略泥人秋意諸,合教長主曼卿城。

相思經日便三秋,鈿笛牀邊散客愁。百寳任爭才子座,千金小擲酒家樓。調鸚此日娱春節,放鶴他年訪雪洲。誰與梅花堪作主,手鉏明月幾生修。

一枝絳蠟一奚囊,門外斑騅怕送郎。細數花期風不定,儻參情味海平量。韶華剛到重三候,嬉戲難教下九忘。遮莫背人貪倚醉,泥他濃笑勸停觴。

分明蕩婦學盧家,白紵新歌一闋賒。圓是珠胎清是玉,碧宜螺子翠宜鴉。名花生怕將離贈,小草還將遠志誇。重倩江郎題綵筆,描他團扇好容華。陸姸香和予詩,未親見如蘭也。

贈范如蘭

小頑山人

無恙瓊枝十二樓,倚闌重爲惜花留。妝成齲齒真情種,竊得驪珠厭部頭。茗椀春風驚絶豓,桃花人面識新愁。旗亭一様銷魂處,底事雙鬟唱未休。

贈范如蘭

六觀居士

歷歷星辰淡淡風,曲闌深處小樓東。夜深絮語無人覺,笑倚銀缸兩頰紅。

同車郭外看花還,分得花光上玉顔。一種閒情君領取,尊前低唱九連環。

黄河遠上譜新詞,演我旗亭絶妙詩。剩粉零脂香細細,分明纔是卸裝時。

青鳥頻煩報好春,别來消息又經旬。雲林九曲桃花水,不是漁郎莫問津。

戲柬如蘭

櫻桃花下儂家住,郎寓櫻桃斜街年年愛種櫻桃樹。櫻桃花放待郎來,馬蹄莫逐東風去。

博山爐暖雙煙裊,斗帳紅珠度昏曉。枕邊殘夢不分明,隔窗日出聞啼鳥。

如蘭病起,詩以志喜

小病逢秋弱不支,芳尊今日忽愆期。金陵樓外如霜月,猶記殷勤訂約時。八月十六日同在金陵樓,訂余二十日飲酒其家,及期以病告。

傳來消息頗倉皇,日日看卿不厭忙。肘後金丹親付與,無人知道是醫王。初病時,余日往視,爲之處方,其家弗與服。

一瓣心香供佛前,爲卿低首祝長年。參苓原是凡間草,醫得佳人便號仙。至八月二十九日疾篤,始服余藥,遂有轉機。

吹竿東郭正蹉跎,坐對芳顔唤奈何。一語感卿相慰藉,郎來不用夜中過。余下第後,往視如蘭,所以慰藉余者甚至。

相逢又是月初三,笑語尊前酒半酣。喜極翻教清淚落,此中情緒少人諳。如蘭以十一月初三曰病起,是夕飲酒,其家語及病中情況,深感余意,不覺垂淚。

喧闐簫鼓憶歌樓,兩月歡塲阻勝遊。自卿病,余兩月未觀劇更拚明珠三百斛,爲卿盡日作纏頭。

小彩林

姓張,字小霞,年十四,揚州人。四喜部一樹夭桃,兩泓秋水。花開四照,光同不夜之珠;價值連城,豔奪無瑕之璧。腰肢輕軟,可想見趙飛燕珮環飄緲,歌臨風送遠時也。《送燈》《胭脂》《廟會》諸劇,嬌喉婉轉,顧盼留情,若近若遠,傳神無限。後來之秀,舍卿其誰與歸?

贈張小霞

林香居士

一曲廻風訝欲仙,凌雲素襪步生蓮。三春多少花如錦,可抵朝霞映水鮮。

蓮炬移來軟欲扶,演《送燈》最工芳心暗爲粉郎輸。燈光合讓花光好,卿是人間不夜珠。

贈張小霞

蓉裳居士

緑紗簾底扇頻遮,薄醉容顔豔絳霞。若向瑶階含笑立,一枝新放碧桃花。

百種温柔一曲歌,登塲博得好聲多。阿儂欲叫還羞澀,只自低聲唤奈何。

張郎小霞,情澹而緜,態濃而遠。嬌若紅芙出水,冶如紫䓻含煙。歌扇迎風,則萬花飛艶;舞衫迴雪,則百鳥啼春。珊骨泠泠,珠腔缓缓。在金臺諸樂部中,逈推一時之秀。余賦懷芳草,韻寫名花,唐突數章,聊申雅惓云爾。

碧城花史

珠飛黛舞月昏黄,剪水堆雲一篆香。絶代風流讓陽羡,濃情無墨寫雲郎。

彩奪瓊枝秀絶羣,風吹花氣裊氤氲。涵煙叠翠雙眉嫵,占盡揚州月二分。

宜嗔宜笑儘温存,頰暈紅潮帶酒痕。無限春心撩客夢,東風吹蕩海棠魂。

紅梔燈下囀鸝喉,玉笛銀筝韻欲流。安得阿姨三百萬,爲卿破費作纏頭。

霧幔雲樓别樣春,琅琅響屧踏微塵。白?唱情無那,俊眼斜飛可意人。

纏綿情繭吐絲絲,昵我偏多藴藉時。一笑文園拚病渴,無心北地買胭脂。

譜翻部仗錦週遭,桂菊爭芳月旦高。調秋卿、菊如。畢竟花塲春有價,穠華難替鄭櫻桃。

卿如飛絮我飄萍,酒底追歡眼獨醒。他日五湖秋滿棹,一蓑携去伴樵青。

贈張小霞

九十九峯樓侍者

錯疑雲外有天香,秋菊春蘭各有芳。郎始字蘭如,爲菊如師弟記取後庭花發候,擘箋江令費平章。

冉冉風情薄似紗,鳳頭鞋子七香車。靈均雅愜同心佩,合占人間第一花。

玉美

姓章,字韻仙,年十三,蘇州人。和春部艷可勝花,豐宜膩月,玉肌香煖,體熏山麝之臍:紅暈春生,色染薔薇之露。臨風一笑,杏靨增姸,俊眼雙飛,金波散彩。錦塘蓮蕊,遜此輕盈;瑶圃蘭英,輸其嫵媚。雖解縧無術,曾屈伏於樊籠;而擢秀有時,定輿臺夫桃李。

贈章韻仙

小頑山人

幻岀瑶臺絶妙姿,善才合是化身時。蓮花已作人間種,更向慈雲乞柳枝。

只合芙蓉並蒂開,郎兄瑶仙在四喜部寒塘鸂鶒影徘徊。扁舟載得秦淮去,與爾平分風月來。

贈章韻仙

牧如子

毺錯認董雙成,蘭麝薰人分外清。玉笛飛聲寒乍破,梅花帶雪曉猶爭。蜂粘袖底憐腰瘦,蝶軃釵頭怯髩輕。一夢青羅渾未醒,朝雲吹傍枕邊明。

贈章韻仙

漁山主人

阿嬌金屋貯相宜,枉向蘇台演竹枝。記得小紅低唱處,垂虹橋畔橹聲遲。

金覊白馬冶魂銷,枉向章華問細腰。記得盈盈樓上女,湘簾波浸不勝嬌。《踢毬》劇甚妙。

洞仙歌爲章韻仙作

著花未齋主人

萬人海内,此百全之美。用東坡語壁月瓊枝畫難似。郎初名全美,字瓊枝早兩行侲子,十種頑仙,霓裳隊,不數春風十里。當筵曾索笑,認取鄉音,虎阜胥江動鄉思。未斷紫釵緣,幻影迷離,問小玉,前身應記。只秀頰春痕已難忘,有一點桃花盈盈波底。郎頰上有赤點

連喜

姓張,字芰香,年十五,揚州人。和春部姿態端姸,丰神諧暢,於閨房秀質中具林下風致。倚佳人於修竹,翠袖生寒,唳獨鶴於秋霄,碧雲如水。故《頂嘴》一劇,雖抑揚頓宕,活潑可觀,而香山出家,蓮座承趺,霜紈映肉,風清絃索,香溢毺,流韻繞梁,魚魚雅雅,尤足令人神怡心曠也。羣玉山頭,瑶臺月下,可以想其品概矣。

贈張芰香

王小廬

圃雲隊裡倩誰同,玉立亭亭舞榭中。最是撩人魂斷處。秋波斜睇月朦朧。

酒地花天此暫逢,剪燈餘話亦從容。生成一樣嬌憨甚,薄倖何須怨阿儂。友人謂芰香性甚冷落,與余周旋則大不然。

贈張芰香

琴山居士

隔歲尊前唱《渭城》,傷離傷别太痴生。重來喜拭看花眼,甲第爭高鞠部名。

天然宜笑復宜顰,仙子瑶臺記凈因。花底銀筝歌歇尾,更無鶯燕與爭春。

六萌底許駕斑騅,西舍東隣洽比宜。一種消魂忘不得,小亭凉月醉歸遲。

心事年來寄酒尊,江湖憔悴那堪論。柔情怕惹新蛾蹙,莫放青衫漬淚痕。

小翠林

姓滕,字蘭苕,年十八,揚州人。四喜部劉琴浦彩林高弟,昔與大翠姓周,字黛雲,今隸三和部同隸三多,齒小於周,故人以小翠别之。肌理白晳,性格温柔,晉接傾談,無分寒燠。與之靜對,但覺花氣襲人,久而自醉。《思春》《醉歸》《金盆撈月》等劇,神情澹宕,動靜合宜。論者謂菊如之下,卽數蘭苕。蓋其氣朗神清,實能越其傅之範圍,而獨標風格者。

贈滕蘭苕

芳草詞人

幾度羊車見玉人,尊前重認小腰身。曇花笑佛非凡豔,珠樹留仙絶點塵。盡掃鉛華餘綽約,懺除旖旎見天真。二分明月虹橋畔,歸去何妨共卜鄰。

密語無多意最深,雙柑分得等黄金。酬知未遂書生願,感遇空勞異客心。鳳宿桐花香斷續,鹿迷蕉葉夢追尋。如何惆悵詞成後,尚有風懷託短吟。

即席有贈

南浦曾携緑綺琴,傳來衣鉢總仙音。劉琴浦以善歌聞於時,蘭苕其高弟也。儂原不是桐花鳳,偶戲蘭苕學彩禽。

人傳仙尉最風流,長笛何如趙倚樓。心苕居士最重蘭苕,今之官山左矣。莫惜驪駒太匆促,好分清俸當纏頭。

三寳

姓鄭,字韻生,年十六,揚州人。三慶部濃纖合度,亦雅亦莊,挹其丰釆,如於紛紅糅緑中忽賭牡丹一朶,艶麗奪目,使人愛玩不置。工於崑劇,偶作秦聲,非其所好。《思凡》《交賬》諸劇,淡宕風華,好聲亦爲四起,毋謂陽春白雪必曲高而和寡也。

春史氏曰:城南尺五莊,祖氏之故園也。亭池竹木之勝甲於京師,其園外之東南隅爲小有餘坊。池水清漣,土山環繞,南頂列於前,東頂峙於左。西山聳翠,排闥而來,列坐其中,真令人神怡心曠也。五月間,與潄石山人、漁山主人同至其處。梅雨初晴,荷風輕拂,各部名花至者雲集。乃或放花爆於池邊,看紙鴨遊湖之戲;或擲金錢於波底,笑村童翻水之奇。逐隊喧嘩,奔馳如織。而韻生與仿雲趙慶齡俱靜坐清談,更覺可愛。漱石山人以瓊花擬之,真可謂水仙并其幽閒,江梅同其清淑矣。

贈鄭韻生

芳草詞人

才人未必盡相輕,領袖詞塲孰敢爭。笑煞雛奴儇薄慣,也來長揖見先生。查花農别駕席上初見,韻生向予長揖,稱曰『先生』,蓋學花農與予之稱謂也。

酒入情腸不自持,玉纖偷握笑儂痴。藕梢潔白羊脂膩,甲乙尊前各自知。予谓周郎靜蓮兩手妙絶人間,花農谓不如韻生,約於尊前相比,負者罰作東道主。乃周則肌理膩滑,豐若有餘;鄭則肢節秀削,柔若無骨。咸謂周遜於鄭,予卽欣然開尊。

贈鄭韻生

漁山主人

何緣酌酒共持螯,領取深情付彩毫。江上芙蓉堤上柳,丰姿怎及鄭櫻桃。

茂林

姓許,字竹香,年十五,皖江人。和春部姿容姣秀,音調清新,瘦不嫌寒,柔非無骨。嘗見其《園會》《樓會》二劇,一寫風情,一摹病態,各極其妙。後知爲張蓮舫所授,名蕙蘭,詳《趙?雲傳》瓣香一縷,直接吴門,宜有是金科玉律也。至於一種旖旎之情,更使人愛不忍釋。新荷岀水。小鳥依入,可以想其情韻。表聖所云:坐中佳士,左右修竹者,我於許郎得之。

聽蘇州蕙蘭官弟子許竹香歌

石林野史

燕子樓深春思促,香水溪前秋草緑。零落人間老善才,何處歌聲倚寒玉。天風吹下許飛瓊,解唱當時羽衣曲。石榴衫子藕絲裙,玻璃窗槅金蓮燭。淡妝濃抹總相宜,坡翁句衍得新聲殊絶俗。蘇臺歌舞到燕臺,風雪旗亭看不足。看不足,詩思屬。菊秀蘭衰又一時,不爲琵琶生感觸。

慶元

姓黄,字梨雲,年十七,蘇州人。四喜部柔肌弱骨,皓齒明眸,豔若朝霞,音同嗚玉,結束登塲,盡臻奇妙。而《寄柬》《茶叙》諸劇,尤獨冠時。蓋徽部得人,四喜最盛。自集中所録諸人外,如陳天福之音韻鏗鏘,添喜之神情淡雅,朱寳林之折矩周規,雙喜之玲瓏跳脱,至寳玉、祥林、王添然、田壽林輩,或則風華研媚,或則綽態嬌憨。冀北空羣,江南擷秀,幾謂人材之美盡於斯矣。而梨雲抑揚宛轉,細膩風光,更於諸郎之外另樹一幟。余始於其傅朱香芸寓中見之,名寳林,初隸金玉部,後入四喜,今已回南。謂此郎必獲出藍之譽,今果能然,益信賞鑑不虚云。添福、添喜請郎,因無詩,故俱不立傳。

贈黄梨雲

小頑山人

幾番心事上眉頭,小立花前也遣愁。我聽琵琶曾淚濕,卿如楊柳只風流。每因顧曲頻移坐,或恐聽簫獨倚樓。一紙蕭娘魂斷處,爲郎憔悴爲奴羞。工《寄柬》

贈黄梨雲

林香居士

一曲清歌怨落花,累人消瘦在天涯。雲開玉宇蟾光潔,風漾珠簾燕影斜。綺語寄邀才子拜,《寄柬》癡情病惹女兒茶。工《茶叙》《問病》洗妝我與梨雲約,携取金尊興不賒。

全喜

姓宗,字芷青,年十五,揚州人。和春部聲欺鸚鵡,臉暈海棠,調笑詼諧,備極風雅。故豪客徵歌,幾無虚日。貌雖稍遜芰香,連喜而《頂嘴》一劇,婷婷嬝嬝,莫辨姸媸,婆媳也宛如姊妹矣。殆所謂薄施朱粉,粧偏媚倒,插花枝態更濃者?,至《賣餑餑》一齣,嬌聲媚態,尤足令人傾倒。潄石山人謂余曰:『芷香固香矣,惜其尚有儍氣。』余曰:『宗郎之妙全在於儍,倘一發彪,便俗不可耐矣。』聞者稱快。

贈宗芷香

石林野史

欲采芙蓉涉遠波,鴛鴦湖櫂記新歌。經秋花事三分減,羡爾靈心四映多。月淡青蛾噙粉淚,天寒翠袖叠香羅。何時跨得揚州鶴,芝草啣來一煞那。工《雄黄陣》劇

席上贈芷香

芸史氏

昵人姿態最盈盈,稱得師門兩玉名。郎與芰香同師憶煞繡窗銀燭下,小紅一抹酒潮生。

修眉柳葉面桃花,訝許歌塲衆口誇。看到澹妝時更好,春光真在餅師家。。工《賣餑餑》劇

中酒傷春太放紛,加餐勞汝勸殷勤。屢以節飲勸予那知故態狂偏甚,倚醉還題白練裙。

添慶

姓謝,字雲仙,年十七,揚州人,始隸三和,今入三慶部。丰神妍媚,玉貌婉孌,有芙蓉出水之姿,無蜂蝶撩人之態。若真置之閨秀,『閒靜』二字足以當之。始字瑞雲,醇庵胡氏爲易雲仙,知其賞鑑甚真也。《絮閣》《寄柬》諸劇,歌喉圓亮,態度舂容,出字收音,頗遵法律。間唱秦聲,亦委婉多風,靡靡動聽,宜仿雲趙慶齡、嘯雲楊長青諸卿稱道不置云。

東飛伯勞西飛燕歌,爲謝雲仙作

芳草詞人

東飛伯勞西飛燕,人生幾度能相見。芝蘭玉樹謝家郎,寳劍瑶環錦衣裳。長筵夜列阿房曲,銀燭光中接芳馥。一線橫波巧避人,佯爲不理暗相親。赤瑛盞内櫻桃熟,隔座偷嘗一點春。遊仙好夢原難久,唱罷天鷄復何有。雨濕芭蕉冷到心,獨擁香爐坐夜深。

葡萄堆滿翡翠葉,下有佳人暈紅頰。密語無多人不聞,羅襟繡帶兩難分。鏡中重睹芙蓉面,鳳炙鸞笙促開宴。一曲連環香韵流,明珠十斛當纒頭。玉山半倒扶難起,一片銀蟾入懷裏。頃刻罡風散落花,秋深閒煞廣陵槎。

雙喜

姓夏,字清槐,又字韻楚,年十四,揚州人。和春部丰容姸麗,體態娉婷,看弱質之臨風,愛柔情之如水。《藏舟》《背娃》諸劇,皆楚楚動人,而《洛陽橋》一齣,畫舫藏嬌,珠燈映媚,宛似洛浦神姝,風鬟霧髩,隱約於波光棹影間,覺《感甄賦》所云:『翩若驚鴻,婉若游龍』者,不得擅美於前矣。

庚午夏日題贈清槐

繩齋居士

十里邗溝廿四橋,乾坤清氣麗春韶。阿誰真箇令公喜,一笑能教百恨消。

緑楊城郭午陰清,生小紅牙善倚聲。我是詞塲稱柳七,曉風殘月不勝情。

莫把株林舊牒排,鷄皮三少自風諧。郎君欲問儂名字,雙喜新鐫玉篆牌。

滾滾紅塵半熱中,朱軒繡轂倚高崇。何人會得西來意,願借清涼一扇風。演《借扇》齣最佳

釆船停拍譜《藏舟》,出水紅芙豔欲流。良會不須重躑躅,二分明月正當頭。

翠袖紅襠演《背娃》,眼波眉黛襯朝霞。風流不數春芳豔,一朶亭亭解語花。

紫金屈戌裏銀屏,送客留髠幾慣經。倚玉肯辭千日醉,畫樓西畔有三星。

龍華緣法証空王,只合莊嚴禮瓣香。喜字願書重卅六,從教芳遇夀縑湘。

添福

姓張,本姓官,字香玉,年十五,揚州人。三慶部。翠羽眉痕,楊枝體態,玉琢粉妝,難形其妙。時與羣芳並立,如遊十里湖堤,桃紅柳緑,而一樹梨花皎然獨秀,光彩更覺耀目。《贈珠》一劇,宛轉輕圓,歌喉嬌嫩,風韵絶佳。薛氏青衣,鄭家文婢,想亦爾爾。視彼一味輕佻,装成蝶使蜂媒身段者,奚啻霄壤。四月間,松岩居士招飲,半入醉鄉,香玉始至瓊筵,甫卽眉語旋通,更爲傾倒。

贈張香玉

松北閒鷗

妙態嬌喉邁作家,臨風玉樹淨無瑕。果然南國鮮妍品,不是豐臺芍藥花。

一?燈影認芳姿,轉怕歌塲覿面時。只爲舊愁銷不得,柔腸無處著相思。

《聽春新詠》徽部終

聽春新詠

西部目録

  • 王雙保字蓮生,本京人,大順寧部。
  • 金慶兒字繡卿,山東人,大順寧部。
  • 趙翠林字玉琴,直隸人,景和部。
  • 張四喜字杏仙,揚州人,大順寧部。
  • 王楅壽字佩珊,揚州人,大順寧部。
  • 常秀官字鈿香,揚州人,雙和部。
  • 居雙鳳字星環,本京人,雙和部。
  • 李小喜字香蕖,山西人,雙和部。
  • 吴釆菱字漪蓮,揚州人,大順寧部。
  • 張德林字沁香,本京人,大順寧部。
  • 周三元字沅香,本京人,大順寧部。
  • 周甲寅字媚春,陜西人,雙和部。

聽春新詠西部

留春閣小史輯録
小南雲主人校訂
古陶牧如子參閲

雙保

姓許,本姓王,字蓮生,又字月卿,年十五,本京人。大順寧部秀骨珊珊,清姿濯濯。環垂左耳,徐妃半面之妝;響入行雲,子野一聲之笛。秋水共春山並秀,眉目含情;環肥與燕瘦平分,濃纖合度。臨風摇曳,二月柔條;鬥雪精神,先春緑蕚。《賜環》《胭脂》《梅降雪》諸劇,梁間韵繞,檻外雲停,真有清風徐來之致。至若分曹角酒,頻傾北海之尊;剪燭清談,似挹西山之爽。是何弱質,具此豪情!

贈許蓮生

小南雲主人

紅藕花香記小名,凌波輕度許飛瓊。池邊風露籬邊月,開向前頭便作兄。《聽春小傳》以蓮生居菊人之右

香雲和韻繞雕梁,鏡裏盈盈見靚妝。裹著紅衣宿花霧,有誰修得到鴛鴦。

贈許蓮生

林香居士

出水紅蓮艶粉匀,色香領略總天真。飛瓊寳相呈仙夢,叔子金環記夙因。左耳常帶金環有酒如淮難醉月。

無風度曲易揚塵。十眉圖裏黄崇嘏,可抵聽春第一人。

贈許蓮生

韻西居士

春城何處最關情,滿樹喧風百囀鶯。漫説家明工韻事,争傳傅壽鬥新聲。青窺柳眼曾憐我,緑捲蕉心總負卿。消受色香花霧裏,彩鴛修到定三生。小南雲山人有『有誰修得到鴛鴦』之句。

慶兒

姓金,名元慶,字菊人,又字繡卿,年十五,山東兖州人。大順寧部琢玉成肌,裁瓊作骨。春生鏡殿,如遊不夜之城;海湧銀波,盡識飛仙之氣。秋水爲眸,有波皆活;曇花現相,無色非香。班孟堅所云:『精曜華爥,俯仰如神』者,惟卿可以當之矣。至登塲奏藝,靚雅宜人,林宗望之若仙,叔度淆之不濁,移時静對,使人之意也消。漁山主人曰:『繡卿眉黛含顰,更得西子捧心之妙。』真知味外味者矣!

小南雲主人曰:余於已巳早春入都,楂溪張明府首邀觀劇,時繡卿初上歌臺,一見卽驚艷絶。作客頻年,看花不少,或偎紅映酒,或擁翠徵歌,獨與繡卿五角六張,情深緣淺。然慕繡卿之念,未嘗移置他人,以爲賞識最先也。二分眉月,愛摹他菊影雙身;萬縷情絲,願寄與花風一片。

余取長吉詩意,自號繡君。小泉來山人云:是宜持贈金郎。蓋知余心賞最深也。因易卿字贈之。并綴七律二章

小南雲主人

當作仙雲一朶看,香風吹墮赤闌干。五銖衣軟迴身易,四照光多注目難。匝地珠塵輸暖雪,經春花雨感啼蘭。眉蹙工愁新絲買得從郎繡,何限穠華妒蜀紈。

齋歈不唱唱秦聲,怯怯珠喉度玉筝。入市卿愁真看煞,當塲我覺可憐生。簾前蜂蝶遲香出,鏡裏星雲等月明。部中得卿增色多病損花無病俗,費商量處累癡情。卿善病

翠林

姓趙,又名小五,字玉琴,年十八,直隸定州人。景和部姿容娟麗,體態娉婷,一笑嫣然,瓠犀增媚。『皓齒乍分寒玉細,黛眉輕蹙遠山微』二語,真足爲其寫照。歌喉宛轉,纍若貫珠。而道白清圓,更爲獨絶。故每一登塲,並臻妙境,不獨《富春樓》《血汗衫》《背娃》諸劇,爲一時絶唱也。至若杯酒傾談,和風扇座,雖號呶豪客,亦默化潛移。『北方有佳人,絶世而獨立』,願以詠李夫人者移贈之。

春史氏曰玉琴天性至孝,代母長齋。寓蔡家胡同之萃林堂,室不甚寬,而淡雅精潔,不染塵氛。應酬談吐,恂恂然有文士風。視登塲演劇時,幾以爲如出兩人焉。近因母欲歸家,棄業奉養,真菊部中之絶無僅有者,而論者每以術業之微爲玉琴惜。然使玉琴身居窮巷,溷跡泥途,日與販竪田夫爲伍,雖孝行過人,誰復過而問焉者?今乃名垂舞榭,譽滿京華,其業傳,其人傳,其孝亦賴以俱傳。甚矣!業之不能囿人也,如是夫。

贈趙玉琴

小頑道人

惜花人識散花人,薏苡明珠判自真。杜牧三生羞薄倖。都官一曲誤風塵。尺書有墨皆成淚,寸草無暉不是春。我本江南絶裾客,鹧鴣聲裏獨傷神。郎性至孝,近已歸養。

看花回見趙翠林秋千

林香居士

燕語鶯啼百囀新,滿院生春。逞嬌不怕東風冷,最銷魂。畫板朱繩,爲誰情意重,忒煞輕身。點水穿花巧勝人,摇蕩紅雲。一霎時珠樓驚墜粉,争憐他柳嚲花顰。笑吴儂癡絶、錯認爲真。

寄懷趙玉琴

韻陀居士

綵雲輕散渺愁予,後約蘭期願總虚。憶説桃花門巷近,清風明月店旁居。

長齋禮佛祝延年,烏哺心盟定更竪。須信净因皆夙植,謫來本自瑟笯天。

生成淑慧總天真,小露情懷一笑嚬。記否當筵留雅謔,五娘終竟蔡家人。玉翠名小五,初寓蔡家胡同。

薛訪歌喉絶代無,驚鴻掠影想輕軀。虎賁尚識春風面,只有隋庭一顆珠。和春部殷釆芝,初名翠珠,頗似玉琴風韻。

小窗密語憶年時,多半春愁付夢思。檢點分香羅帕在,烏闌重寫舊題詩。

小四喜

姓張,字杏仙,又字鏡芙,年十五,揚州人。大順寧部豐肌綽約,玉質玲瓏。紅暈生春,豔若半開芍藥;銀蟾散彩,皎同一樹梨花。《百花亭》一劇,柔情宛轉,驚喜交融,賓白數言,令人神往,此中旨味惟細心人能領略耳。但以《换布》《打都盧》賞之,猶還珠而買櫝也。同部有隆福者,不詳姓氏。容貌姣好。歌喉清婉。演《吞丹》《戲叔》等劇,神情風韵逼肖於張。後知爲杏仙高弟,十五兒郎,得傳衣鉢,亦是一大佳話。

題杏仙杏花便面

紅蕉館主人

綽約仙人賽緑華,舞衫紅處艶明霞。坐憎桃李都粗俗,管領春風是杏花。

哀絲豪竹唱伊涼,薊北征人易斷腸。曾向尊前親訴與,二分明月是儂鄉。

倚醉斜飛一笑嫣,愛他微雨濕輕烟。掠花倘化紅襟燕,不數莊生蝶是仙。

解連環琴恬道人將出都門,爲杏仙繪折枝杏花便面留别,屬題此闋,并以贈行

韻陀居士

芳叢爾許。恁活色生香,有緣驀遇。嫣然一笑,看醉靨添潮,粉腮浣露。似此仙姿,原未合緑楊城住。恰移來天上,栽向日邊,争妍艶譜。江南幾番春雨,報先生歸也,魂消岐路。悵吴儂飛絮浮蹤,被春閙枝頭,勾留不去。次第看花,剩幾箇高陽舊侣。判後時驛使緘香,和梅寄與。

福壽

姓王,字佩珊,又字藕雲,年十五,揚州人。大順寧部雪膚花貌,秀骨豐肌。眉痕眼色,與金繡卿而争妍;慶兒暈活渦流,偕張杏仙而並媚。小四喜鮑明遠『蕙心紈質,玉貌絳唇』二語,殆早爲佩珊賦與。至若放開蛾緑,眉語隨目箭齊飛;捲起衫青,玉貌共霜紈一色。此尤其艶絶一時者也。初上歌臺卽演《裁衣》一齣,寫到醉思春濃、情腸絲繞,真有不可名言之妙。續演《剃頭》《寫狀》《捉奸》諸劇,俱能描繪入神,見者無不色飛眉舞。繡雲山人最爲心醉,贈以『春滿林園不當花』之句。惟有芳姿絶俗,始令才子鍾情,益信此中自有定價。

贈王佩珊

繡雲山人

分明玉咽瀉流珠,花作芳顔雪作膚。累我頻翻隣女賦,商量施粉與施朱。

暖風吹軟小腰肢,況復蟬連勸酒巵。一抹酥胸雙玉腕,十分炫耀解衣時。《裁衣》一劇最工

絲管樓臺日日嘩,舞裙歌扇爛雲霞。二分明月真無賴,春滿林園不當花。

秀官

姓常,字鈿香,年十五,揚州人。雙和部清如纖月,皎若梨花。襁褓甫離,卽嘗夢至歌臺,試鎗度曲。厥後入都,爲章雲卿名瑞林高弟,三生慧業,一夢華胥,此事信有前因也。《胭脂》《贈鐲》《檀香墜》諸劇,節奏鏗鏘,歌音清越,真堪沁入心脾。蓋秦腔樂器,胡琴爲主,助以月琴,吚啞丁東,工尺莫定,歌聲絃索,往往齟齬。惟鈿香與大順寧之許月卿、景和部之趙玉琴、小五玉林年約十餘、不詳姓字、無詩,故不立傳。爲能。絲肉相比,非生有夙慧者,未易尋聲赴節也。

贈常鈿香

湖墅小隱

一字芳名恰稱君,風流難得是温文。美人争説西方好,終遜揚州月二分。

墜溷飄茵不自持,靈犀一點已先知。最憐西向長安日,却是邯鄲入夢時。郞自言兒時屢夢登塲演劇,今果應矣。

雙鳳

姓居,字星環,年十七,本京人。雙和部氣格清腴,腰肢嬝娜,眉目之秀近於甲寅,而藹若春雲,皎如秋月,一燈相對,更覺可憐。自李香蕖小喜回籍後,咸謂《香山》一劇已成《廣陵散》矣!而星環繼起,楊枝一捻,玉藕雙彎,與李郎悉敵。蓋西部《香山》與徽部稍異。徽部服飾莊嚴,西部則止穿背甲,非雪膚玉骨者,不輕爲此。故必星環登塲,始足令人情蕩也。

贈居星環

小頑道人

一枝春色占芳容,曉入瑶臺浥露濃。翠帳熏沉迷蛺蝶,水涼沁濕芙蓉。兩行絶勝雙鬟映,百琲難將一斛封。記得雲中扶輦下,清聲六六步春容。

小喜

,姓李,字香蕖,年二十,山西人。雙和部豐神温雅,眉目清妍,頗有楚楚可憐之致。嘗見其《香山》一劇,雙灣纖藕,百囀新鶯,與徽部張芰香各極其妙。去歲歸家,不登塲者數月。今春重返歌樓,演劇更妙。《虞初新志》載:馬伶入都三載,藝始無雙。卿何與之相反耶?

贈李香蕖

小頑道人

好花不厭幾回看,話到鍾情入夜闌。南内月明檀板静,東牆人倚玉簫寒。盃浮蟻緑酡顔易,淚飲猩紅悵别難。旅邸孤懷苦憔悴,好憑雙鯉勸加餐。時卿將回里

采林

姓吴,字漪蓮,年十三,揚州人。大順寧部纖眉寫月,媚眼涵秋。霏珠露於瑶墀,種蘭宜瘦;護瓊蕤於晶箔,映玉皆清。移來素襪,花外凌雲;聽到清商,風前罥雪。『無質易迷三里霧,不寒長著五銖衣』,玉溪生二語何其神肖與?矧復腰憐楚楚,楊柳讓其三眠;情最深深,丁香輸其百結。此尤不可多得者也。已巳冬,與小生三林同入京師,未岀歌臺,先傳合璧。近見其《賣胭脂》《檀香墜》《縫帶》《登樓》諸劇,神情態度,旖旎動人,始信傳聞不謬。

小南雲主人曰:漪蓮未出歌臺時,余與林香居士同往觀劇。繡幕微開,璧人宛在,不覺目爲之注,然猶仙樹有花難問種也。郎卽搴簾凝視,竟日不移,淺笑微嚬,目挑眉語,一如深識我兩人者。越半月,有友盛稱漪連之美,往視之,卽前窺簾人也。是時漪蓮芳名藉甚,豪家貴客争與之游,而於我二人輸情送意,繾綣流連,屢見悉如前度。夙緣耶?慧眼耶?果何修得此耶?

贈吴漪蓮

林香居士

藏珠聲似彩鸞聲,飛下天風到眼驚。我是吹簫舊蕭史,相逢更覺可憐生。

生來愛著紫泥羅,帳底潛流眼角波。飛近海棠雙蛺蝶,每從花睡得香多。演《登樓》《揭帳》俱極妙

容光共訝月穿欞,又認明珠映畫屏。夢到蓬萊仙界近,方知錯認是張星。余與小南雲初認,郎姓張。

贏得新詩遠寄將,小南雲從津寄詩至惜花情重費評量。那知乍識春風面,恰好漪連字六郎。卿字,係小南雲所贈

贈吴漪蓮

小南雲主人

喜送東風側側過,一層簾漾萬層波。歸來頓覺春衫重,兜得珠光十斛多。

隔樓花眼爲誰明,情重翻憐睡思輕。樓下有人心語口,思量何事總干卿,屢見《登樓》一劇,情事如此。

德林

姓張,字沁香,年十二,本京人。大順寧部歌喉清婉,舞袖玲瓏。《賣藝》一劇,刀杖俱精,而流星雙鎚,如雪舞花飛,盤旋上下,嫣紅一朶,隱約於珠光騰擲之中,神乎技矣。同部有桂林者,姓蘇,州人,今入三慶部。亦工是藝,而氣静神恬,沁香尤勝。昔公孫大娘舞劍器渾脱,少陵極贊其精,不謂丱角兒郎,直欲後來居上。

舞花行

小頑道人

何物老嫗生此兒,蓮花爲骨香爲肌。香肌玉雪生憐處,舞袖歌衫入妙時。京華半是鍾情客,碧檻朱欄圍綺席。倩郎妝束比雙鬟,絶勝旗亭好風格。珠喉纔試玉簫停,脱却羅裙撤繡屏。兒家自有驚人技,不獨瓊花唱後庭。輕舒猿臂猱身捷,短梃齊眉弄如葉。掀風攪雨捲春濤,駭人心目迷人睫。回身再整小蠻腰,餘勇真能奪錦袍。天外雲移雉尾扇,尊前風試雁翎刀。刀光閃爍不可視,矯如游龍疾如鷙。瀏漓渾脱獨冠時,絶似公孫舞劍器。須臾棄刀復運鎚,雙掣流星駭伏獅。初如月窟金波瀉,漸看銀河電影移。彈丸脱手難摹似,珠光圓轉春光裏。舞影風迴入鏡中,點點梅花落江水。爾時觀者咋舌驚,注目摇首飛神情。逢塲作戲等閒事,不圖見此奇孩嬰。添酒亟呼問蹤跡,羅衫團扇風流絶。靦覥猶能説我家,黄金臺畔人提挈。學書不成去學藝,藝到精時儂未知。卽今淪落風塵内,俯首人間老曲師。我聞此語重咄咄,手擊唾壺口欲缺。爲卿翻作《舞花行》,舞盡花時還舞雪。舞花舞雪妙香生,曲院風光分外清。明月華燈相賞夜,嬌歌休問郭芳卿。

三元

姓周,字沅香,年十三,本京人大順。寧部本作武生,與德林同演《賣藝》《别窰》諸劇。余以爲此郎若作女妝,艶麗當不在鏡芙下。小四喜後於《九鐘罩》全本中扮作侍婢,桃痕暈玉,蓮瓣鈎春,窄袖輕軀,穿花點水,令人目不給賞。繡雲山人不輕許可,以蓮生、菊人之色藝,猶不能動其心,獨於沅香一見魂銷,大加歎賞。此中雖有夙因,而三郎之妙已見一斑矣。

贈周沅香

小南雲主人

花冠纔卸整花釵,以武生作武旦紅粉光中月鏡揩。引到情天開眼界,有人左右詠風懷。謂繡雲山人

好向靈均訪美人,沅江香草一隄春。始知兒女英雄態,都是《離騷》筆化身。

甲寅

姓周,字媚春,年十七,陝西人。雙和部眉凝蛾緑,映善睞之明眸;口比櫻紅,稱承權之靨輔。陳思所云:『華容婀娜,令我忘餐』者,卿爲近之。今易旦爲生,不復見曩時綽約。然天生媚態,隨處皆宜,卽此便非塵世界,三山何必訪蓬瀛。我輩鍾情,原不在珠圍翠繞也。

贈周媚香

小頑道人

自洗胭脂懶畫眉,更無人問好花枝。鏡中髩影生憐處,簾外春光欲逗時。玉笛聲嘶寒入夢,金城人去雨如絲。東風好爲傳消息,笑語周郎知未知?

《聽春新詠》西部終

聽春新詠

别集目録

  • 蔣金官字雲谷,蘇州人,和春部。
  • 陶雙全字柳溪,蘇州人,三慶部。
  • 章喜林字杏仙,安徽人,四喜部。
  • 王文林字錦屏,揚州人,四喜部。
  • 吴蓮官字香芸,揚州人,三慶部。
  • 劉采林字琴浦,安徽人,四喜部。
  • 顧長松字介石,太倉人,三慶部。
  • 潘小潘字□□,蘇州人,春臺部。
  • 陸真馥字蘭仙,蘇州人,三和部。
  • 王添喜字倚雲,揚州人,和春部。
  • 張才林字琴舫,蘇州人,三慶部。
  • 鄭三元字□□,皖江人,和春部。
  • 陳二林字意卿。皖江人,春臺部。
  • 羅霞林字眉生,皖江人,三和部。
  • 蔣添禄字韻蘭,揚州人,三和部。
  • 王桂林字浣香,蘇州人,今任金玉部掌班。
  • 姚翠官字□□,四川人,雙和部。
  • 韓四喜字韻笠,本京人,大順寧部。
  • 飛來鳳字□□,四川人,雙和部,今入三和。
  • 何玩月字月卿,陝西人。大顺寧部,今暫歸。

聽春新詠别集

留春閣小史輯録
小南雲主人校訂
古陶牧如子參閲

蔣金官

字雲谷,蘇州人。和春部凝香似菊,吹氣如蘭。昔年驚艶,曾疑謫降於瑶池;此日徵歌,猶認聯班於月窟。登塲演劇,含商吐角,氣静神閒。正猶道子寫生,神傳阿堵;易牙調鼎,味越酸鹹。惜也!人懷穠李,誰數孤芳,憶此名花,能無增感?

贈蔣雲谷

蓬壺侍者

樓頭瞥見動微嚬,重結三生未了因。寄語樊川狂杜牧,不須惆悵怨尋春。

萬字闌干半隱身,豐肌弱骨自停匀。長安及第花無數,獨占東風一段春。

休誇雛鳳穿雲曲,謂張鳳林莫羡瑶臺似玉人。謂玉麟柳絮飄零秋色老,何如桃李總宜春。

回頭幾欲唤真真,舊雨偏如識面新。從此桃源應有路,不愁芳隖暗藏春。

當塲偷眼暗形相,衣袂疑分月姊香。一朶桃花生醉頰,玉姿令我憶瀟湘。

鬢雲眉黛入時妝,不讓秦川窈窕娘。只道小姑原姓蔣。繫情深淺問江湘。

記得瓊筵泛羽觴,却愁分手太匆忙。羡他三徑人如菊,風動簾波映碧湘。

藍橋有分溯裴航,剛被風吹又一方。巫峽停雲空感賦,迷離烟雨隔三湘。

蓬壺以『春』『湘』二韻詩贈蔣云谷,一時傳抄,幾於紙貴。戲占八絶,聊步後塵

筠岡居士

曾記瓊筵接席親,黄花後約笑無因。空懷金谷人如玉,獨冠群芳占九春。

倘容三徑往來頻,直欲摩挲到錦茵。一自秦樓消息斷,教人常憶杏花春。

金粟前身此後身,桃花紅膩晚妝匀。一枝依約牆頭見,放出人間自在春。

只教首肯已怡神,眉語須防座上賓。願祝金鈴好調護,怕逢風雨妒芳春。

我是樊川小杜狂,携來酒侣似高陽。曾聽一曲雲和瑟,江上峯青欲溯湘。

霓裳奏後卸輕妝,馬上相誇白面郞。初日芙蓉去雕飾,賞心幾度憶臨湘。

繁英春月鬥芬芳,引得遊人欲斷腸。無限相思無限意,不知何處是衡湘。

肯教容易盼登塲,作事先愁遇角張。笑指匡廬真咫尺,偏如長路隔熊湘。

陶雙全

字柳溪,又字柳莊,蘇州人。三慶部姿容秀潔。聲調清圓。昔在霓翠、富華與雲谷蔣金官齊名,所演諸劇,無不摹神繪色,盡態極姸。今雖踰季隗侍我之年,而睹此朝華,猶不讓後來之秀。論者謂雲谷以自然勝,柳溪以揣摩勝。軒輊微分,然已如驂之靳矣。

贈陶柳溪

芳草詞人

老去鶯花更可憐,後生畢竟畏前賢。飄零心事憑誰訴,證我維摩覺後禪。

觀陶柳溪《喬醋》

松北閒鷗

巫雲枉遣駐空門,金雀花開酒滿尊。薄怒未成還一笑,者番惜緒最銷魂。

喜林

姓章,字杏仙,年二十一,安徽人。四喜部玉質氷肌,秀眉俊目,規模體段,不染輕佻,綽有大家風致。卽揚嘯、雲秋卿諸卿亦爲推讓。余見近時演《相約》《討釵》兩劇,不作媒婆身段,卽爲惡婢情形,其中吞吐難言之隱,憤激莫訴之神,終未傳岀,惟杏仙能做到恰好處。至演《殺惜》則狀彼咆哮,使人髮指;《打櫻桃》則恣其調笑,令我情恰。能事讓伊獨擅,名下畢竟無虚。

爲杏仙作

芳草詞人

吾家小阮本神仙,吹墮罡風劇可憐。歌罷霓裳還自笑,妙音原不異人天。

團扇親書《十喜詩》,予友胡向山賦《十喜詩》贈之,詞翰雙絶,時杏仙年止十三芳年記得十三時。而今不獨樊川老,看此階前玉樹枝。

賓月軒前月最明,手譚不惜冷秋枰。杏仙喜棋圍棋象戲多輸了,持底償予欲問卿。

文林

姓王,字錦屏,揚州人。四喜部名滿京華,藝工崑劇。聲容塲步,合節應絃,口齒亦頗清徹。《盜巾》一劇,人皆譽顧長松而忽王。余謂介石有忽起忽落之勢,錦屏有逍遥容與之姿。蓋法律精純,故能人皆汲汲、我獨閒閒也。知音者當不以斯言爲河漢。

爲王錦屏作

芳草詞人

聽春何必怨來遲,猶是鶯聲未老時。八尺毺平似水,何人解唱『裊晴絲』。

爲王錦屏作

小頑山人

風光占得一枝春,不數開元許永新。聽徹鷓鴣聲斷續,黄金臺畔雨如塵。

廿四橋邊記冶遊,玉鈎斜外月明秋。而今燕市鍾情客,一樣風流説虎頭。《盜巾》劇,卿與顧長松並妙。

蓮官

姓吴,字香芸,又字廣平,年二十,揚州人。三慶部面似明蟾,膚如冠玉。粲瓠犀而增媚,依鳳管而諧聲。《闖山》《戲鳳》《背娃》諸劇,得魏婉卿之風流,具高朗亭之神韻,朗亭名月官,三慶部,工《儍子成親》劇已堪睥睨羣芳矣。而《玉蓉鏡》《珍珠配》於婢學夫人之態,尤能描繪入微。又性喜畫蘭,間作小詩,亦頗天趣。王湘雲能畫不能詩,安樂山樵已有『閒向吴興窺墨法,風姿詎遜管夫人』之譽,倘遇香芸,更不知若何傾倒也。

贈吴香芸

槎溪釣者

書滿奚囊酒滿壺,登塲羞仿舊規模。倘持彩筆留嬌影,絶妙添香仕女圖。

别具文人一種癡,自題團扇製新詞。吟成未許狂奴見,茶熟香清獨坐時。

素心人寫素心花,臭味原無半點差。倘許贈携淮海去,朝朝長揖供香茶。

樽前無曲不銷魂,聽罷歸來静掩門。一卷殘書一盃酒,念君多半月黄昏。

劉彩林

字琴浦,安徽人。四喜部姿容豐潔,月滿瓊樓,態度安閒,雲舒春海。送三秋之笛,曲擅《陽阿》;圍五色之屏,花名寳相。故其工劇甚多。而扮演《蕭后打圍》,趺坐瑶臺,屏珠環翠繞,恰肖當時氣象,非淺緑疎紅所可仿彿也。

春史氏曰:琴浦爲人頗有俠氣,纏頭蓄積,隨有隨無。而憐愛其徒滕蘭苕,尤爲獨摯。故翼堂鹺使,極意垂青。嘗倩芳草詞人賦七律八首贈之,一時傳爲絶唱。今其詩已軼,無從抄録,惜哉!

哨遍

翼堂居士

何處徵歌,樊樓真是,今古消魂地。恰劉郞,乍返武陵源。身染桃花風味,便舞遍、縈塵歌殘捉搦,世人那有佳於此。漸小轉横波,勾人隔座,我欲振衣而起。正樺燭雙燒照瓊枝,勝市上金錢看西施。月湧雲流,柳依花就,這時情致。算菊部瑶華,收來珊網無遺矣。怎令宵,朱櫻紅藥總難比。印粉腮圓,搓酥指滑,殢人顔色無些子。携我焦琴,送君南浦,志在一灣流水。記芳名,又含得别情離思。任蝶攘蜂喧影迷離,誰識得箇中深意。只怕待我歸來,又減眉峰翠。琢玉成詞,紉花爲珮,兩處牽情不已,尊前金縷唱新詞,始信折花須早耳。

顧長松

字介石,吴人。三慶部身材纖小,響徹雲霄。昔吴下武班,推陞亨爲第一。介石爲童子時,曾隸是部,聲譽極隆。後隨其戚王桂林入都,同隸三慶,卽以《霸王鞭》得名。演劇無不工妙。《盜巾》《刺虎》諸齣,矯變縱横,尤無其匹,盛暑中之清涼散也。桂林字受和,陸玉蘭卽其高弟。

贈顧介石

芳草詞人

天涯剩此老何戡,唱到刀頭淚點殷。我亦十年歸不得,選詞休譜念家山。

石家空説愛輕軀,不見分來百緋珠。我有畫叉錢一注,共君覓醉到行厨。

介石爲余近隣,南北分馳,從無識面。令歲入都,於廣塲始一見之。廿年企慕,聊慰渴衷,賦此持贈

小頑山人

清歌一曲繞梁間,領袖端推玉筍班。花底卿貪翻水調,尊前我怕唱《陽關》。相思白玉應鐫字,誰把黄金替駐顔。愁絶江南無好夢,昵人重譜念家山。

小潘

以姓行,不詳其名字,蘇州人。春臺部問年已近翼軫,人猶以小潘稱之,蓋沿十餘年前之舊號也。嘗演《斷橋》《刺梁》諸劇,精神融結,曲調清腴。趙仿雲小慶齡、郝秋卿桂寳每稱其口齒頗清,而强作解事者,動欲吹毛求疵。然余聞廣平葉氏云吴人,最精音律,著有《中原音韻》《納書楹》等書行世:『旦色止取神韻,於字面不宜苛求,如「皆」「來」之張口,「車」「遮」之參牙,不到十分則其音不足,必使小小櫻桃不踰分寸,卽西施、王嬙亦變成嫫母矣。』此雖恕詞,實爲確論,則潘郎之妙,寧第在引商刻羽間哉。

燈下戲贈潘郎

餐霞道人

輕梳緑髩影珊珊,省識潘郎重倚欄。解語花開曾賦宋,相思鳥記舊名韓。燈殘小閣針鋒疾,月滿前營劍氣寒。工《刺梁》《刺虎》等劇怪底曲終人不見,擘牋那復怕更闌。

真馥

姓陸,字閬仙,一字怡香,年二十三,蘇州人。始隸金玉,繼隸富華,後入三和部。寓居鐵老鸛廟之世德堂。性格温和,言詞爽雅,頗有俠氣。不工媚人之態,而人自愛之。演劇無不工妙,而《獨占》《狐思》,與《小桃園》全本中扮花大姐尤擅勝塲。初與芳草詞人最善,題贈幾於盈篋。所最著者《惆悵詞》二卷、《風懷詩》百韻,久已膾炙人口。諸同人曾編《金錢記傳奇》紀其遇合,欲授梨園,爲閬仙阻止。今雖青衫紅粉,半就飄零,而裊裊情絲,尚遥結於風雨晦明之際也。

懷陸閬仙

芳草詞人

銅盤燒臘夜徵歌,幾度尊前唤奈何。濕盡青衫君莫笑,酒痕不及淚痕多。

一曲眉山盡日顰,苧羅谿水記前身。等閒解得愁滋味,不是才人是美人。

不宜調笑只宜顰,自與才人氣味親。若説傾城在顔色,何如畫裏覓真真。

怕人知覺故囘頭,一線横波脈脈留。讀罷人間斷腸句,不知座上富平侯。

畫山水扇面贈閬仙,并題一絶句

惜畫久如金,見卿心自許。持此遠山青,鬬爾雙眉嫵。

題閬仙小像

輕盈絶似風前燕,娟秀還如浥露蘭。多少風華描不就,解人莫向畫中看。

和芳草詞人題陸閬仙小照原韻

飫芙居士

天風吹墜碧雲端,氣化巫雲質化蘭。爲怕軟紅容易涴,幽芳未許俗人看。

正好瓜期餞脆寒,閒庭秋露泣紅蘭。多君示我真真影,細雨斜風秉燭看。

菩薩蠻初見閬仙

芳草詞人

梨花蕊小初籠月,搓酥滴粉疑無骨。葉葉綺羅衣,都成蝴蝶飛。蒹葭依玉樹,不覺芳心露。豈是怕儂看,秋風窗罅寒。

疏影

鄉音入耳,況雛鶯學語,輕倩無比。愛極悲深,淚濕鮫綃,底事男兒如此。幽蘭雨後添娟秀,輸多少嬌紅姹紫。怎禁他密語癡情,一一對人説起。不料清狂似我,識英雄俊眼,暗中先記。一樣吴儂,冷落天涯,夢隔三千里。青衫未换紅顔改,恐落魄終爲情死。判今宵醉倒壚邊,不許玉人扶起。

洞仙歌

別離改月,竹垞句忽相逢花徑,便折花枝戲相贈。笑仙姿絶代,卿自相忘,翻説我,別後容華越勝。雙螭蟠玉玦,窄袖藏來,皓腕相形共光瑩。密約我同歸,黃葉聲中,理蚱蜢扁舟相並。莫心戀,秋風桂枝香,便佩玉鳴珂,也無憑准。

摸魚子

冷窗欞、方空蒙霧,綢繆好夢驚逝。蜂黄蝶粉消磨盡,默數臂盟心誓。新雨霽,看不斷、鑪煙一縷橫窗際。重門早閉,有寒雀號風,暗蛩泣露,催我坐橫涕。消魂語,終向柔腸牢繫。思量剪斷無計。小庭到處栽紅豆,觸目相思難避。親手製,有短韻,言情作個圞圑契。江東陸弟,問何日尊前,香風髩影,再把去時袂。

洞仙歌見閬仙乘馬

劉伶老矣,盡醇醪千石。底事勞卿暗相惜。看緑陰,如畫谿水澄鮮,判醉倒,更有飛花如席。名駒新勒住,野性難馴,況是泥塗正深尺。偏要趁輕軀,裊裊鞭絲,越顯得六郎豐格。只累我心頭鹿兒撞,有一縷驚魂,隨他馬跡。

浣溪紗閬仙額有螺紋,葱翠可愛

一抹青痕薄似烟,銀彎壓額月兒偏,螺紋當頂小於錢。對鏡幾回看不覺,低頭初見倍堪憐,偷將纖指比清圓。

添喜

姓王,字倚雲,揚州人。和春部月面蜂腰,細眉俊目。昔與蔣韻蘭添、禄朱鳳青添、壽范玉生添福同隸和春,並極一時之秀。今則韻蘭、鳳青隸入三和,玉生南歸故里,時惟五載,天各一方,而倚雲碩果僅存,豐姿猶昔。曲藝之精,且能步武雲卿、蔣金官,俯視流輩。今年春季,余於松岩居士席上見之,爲誦『落花時節又逢君』之句,倚雲爲之憮然。其徒蘭芳,姓張,字佩仙,年十五,揚州人聰明秀雅,能得人歡,亦後進中之矯矯者。

即席口占

芳草詞人

相如無忌命名同,誰後誰先意可通。我似春光難著跡,年年花瓣一般紅。添喜爲胡卽溪鍾愛,字之曰『倚雲』。後慶寧部王五福來京,名譽藉甚,甸農山人亦以『倚雲』字之,實不謀而合也。今秋卽溪重至長安,與甸農相持不下。余舉相如、無忌等名釋之,兩君皆服其説。至兩『倚雲』之甲乙,可弗計也。

絳帷初卷夜徵歌,風送尊前笑語和。我是太常終日醉,無人斟酌比君多。卽溪與倚雲密語論心,每及夜半,余惟有酩酊大醉耳。

才林

姓張,本姓周,字琴舫,蘇州人。三慶部歌音清美,姿態温柔。飲量甚洪,每遇歌筵,謔浪詼諧,憨情可掬。與其弟静蓮同以真摯待人,絶少炎凉習態。工《戲叔》《前誘》等劇,而武技尤爲出色,蓋拳勇其素擅也。《打桃園》《招親》諸齣,便捷輕靈,雖介石、仿雲猶讓卿出一頭地。

贈張琴舫

芳草詞人

暗風不斷透寒衾,消盡文園賣賦金。莫道天涯少知己,故人情緒美人心。

愛結人間未了緣,胡麻一飯勝芳筵。如何閬苑書傳便,同是霓裳舊日仙。

空悔無成遇角張,銀灣底事絶裴航。布衾一夜寒於鐵,還有丁家未盡香。

秋心幾度對圓靈,金粟飄殘玉斧停。更有斷魂楊柳色。岸風江月憶長青。指楊嘯雲

鄭三元

皖江人。和春部小身玉質,風致嫣然。昔與四美齊名,而藝尤較勝。顧功成者退,善刀而藏久矣。而文人筆墨,又喜賦春華、懶歌秋實,故題贈無聞焉。近與林香居士見其《縫衣》一齣,鈎心鬥角,活潑玲瓏,神妙有不可言喻者。林香謂余曰:如此絶伎,而集中不録,猶記舊院而無馬湘蘭也。我有詩在,子盍取之。噫!鄭郎真得一知己矣。

贈鄭三元

林香居士

纖手縫裳百態姸,演《縫衣》妙絶描摩色相總天然。藕絲宛轉蓮心苦,海様春情絶可憐。

妙舞清歌早擅名,春華可許壓秋英。題花我比三秋月,照著秋花分外明。

二林

姓陳。字意卿,皖江人。春臺部雙瞳剪水,一笑生春。盡推翠鳳聲清,誰説黄鶯啼老。甲子春,余於友人寓齋見其手執《性命圭旨》一卷,津津樂道。别離五載,豐韻猶存,知其内景功深,故能盛顔久駐也。《打雁》《抛球》諸劇,爲卿所最自矜許者,殆可與吴大保之《殺四門》、徐才寳之《占花魁》並傳矣。

贈陳意卿

菱門居士

幾度雕闌聽曲終,驚心不與百花同。昵他倜儻風流處,生就妖嬈體態中。舞影暗摇金屈戍,歌聲圓轉玉丁東。阿奴休問明珠價,幾許明珠换守宫。

霞林

姓羅,字眉生,安徽人。三和部嬌憨習態,謔浪成風。所演諸劇,皆能以嬉笑成文章,故悦之者不少。甲子入都,與其師弟宋温如名玉林,同隸金玉部,時有『蝴蝶雙飛』之目。温如往矣,而眉生聲價尤隆,既爲羅卿幸,益爲宋郎惜也。

贈羅眉生

石香舊史

休論提唱獨專塲,俊眼憐才別有光。能識英雄未遇日,桂郎以後見霞郎。李桂官,吴中名伶,某達官未第時,卽委心事之,後皆呼爲『碧城夫人』,事詳《燕蘭小譜》。

贈羅眉生

小頑山人

櫻桃贏得比懸河,生就蓮花舌本多。休説阿奴工巧笑,銅光只重鏡新磨。

天禄

姓蔣,字韻蘭,州人。三和部始隸和春,爲四美領袖,名高衆部,秀絶人寰。蓮歩登場,羊車入市,黄童白叟,無不知其爲韻蘭也。乃『未幾見矣,突而弁矣,碩人其頎』之句,若可爲卿咏者。然體雖與齒偕增,藝則與年俱進。且秀媚之態,尚存於眉目之間,視彼色稍衰而名卽無聞者,猶有捕蛇獨存之喜焉。少陵云『老去漸於詩律細』,我爲韻蘭慰也已。

戲贈蔣韻蘭

芳草詞人

美人自古趁修軀,愛此亭亭玉一株。顧影不妨聊嫵媚,笑儂相對似侏儒。

不須天壤怨王郎,翼堂王君素最鍾愛,今稍弛矣炙手交情最易凉。幾個春前舊蝴蝶,肯停寒翅覓秋芳。

王桂林

字浣香,蘇州人。三慶部肌膚似雪,態度如雲。初隸金玉,與陸朗仙真馥、朱香芸後先濟美。後入富華,與陶柳溪、朱素春同享盛名。乃數年以來,蝴蝶夢回,或遂蓴鱸之願;茶䕷開到,或分桃李之光。而浣香聲價仍高,何獨幸歟?演劇全仿柳溪,同守梁谿正派。

贈王浣香

芳草詞人

別有風華別有香,不須天壤怨王郎。卽今惟有東頭陸,曾見人如錦瑟長。王郎與陸朗仙同隸金玉部。陸與余結契最深,故及之。

賣賦長門未足哀,玉人俊眼解憐才。絃間心事眉間語,不是纏頭换得來。

附録芳草詞人贈朱素春作素春名麒麟,今暫回南。

陸郎一曲憶春宵,一樣豐神別樣嬌。絶調當年誰擅得,可憐瘦損素春腰。

姚翠官

陝西人。雙和部藝臻神化,觸處生春。譽之者皆以爲得魏三氣息。余謂婉卿《滾樓》等劇,形容太盡,畢竟少一『含蓄』,惟翠官醖釀深醇,含情不露。《温凉盞》諸劇,繪影摩神,色飛眉舞,動合自然,絶無顧盼自矜習氣。故年齒日增,聲譽未嘗少減也。

贈姚翠官

石林野史

翠影凌寒澹素秋,海棠庭院月如鈎。笑儂一滴多情淚,流到花前便不流。

傾城佳麗倚沉香,占得花魁艶洛陽。一字昵卿商换取,當時品貴是姚黄。

韓四喜

字韻笠,本京人。大順寧部肌膚瑩潔,體態苗條,作村婦妝極其神肖。《背娃進府》能與姚翠争長,而雙翹蓮瓣絶婉卿魏,三爲近來諸部之冠。且其珠藏川媚,極色飛眉舞之奇;舌底瀾翻,集巷語街談之巧。一經點綴,便足解頤。略作妖嬈,卽成關目。尤爲擅絶一時,名下無虚,於斯益信。

贈韓韻笠

小頑山人

清歌處處鬥芳菲,欲啓朱唇半掩扉。花底能消千户酒,妝成可要六銖衣。金閨夢醒香初試,玉笛吹殘雪乍飛。三徑秋深人寂寞,幾時好唱《阮郎歸》。

飛來鳳

姓戴,行三,年二十四,揚州人,始隸雙和,今入三和部。玉肌瑩潔,螺黛清疏,秋波一轉,尤足消魂,淡服戎妝,傳神俱肖。而《藍家莊》一劇,描摩醉色,由白而紅,非强爲屏息者所能彷彿,歌壇中絶技也。

贈戴三官

石林野史

夢裏曇花幻相呈,逢場妝點太分明。信知鸞影能旋舞,羞説蛾眉不弄兵。武劇甚工纔卧金鈴驚月上,剛舒玉臂怕寒生。樓頭不是簫聲引,何處飛來彩鳳聲。

玩月

姓何,字月卿,年十九,陜西人。大順寧部姿容艶麗,體態㛹娟,秀媚之中饒有英氣。壬戍、癸亥間,惟韓四喜爲獨絶,而何郎傅粉,光艶驚人,纔出歌臺,聲名藉甚。《無底洞》《殺四門》《慶頂珠》等劇,戎衣結束,蓮瓣飛揚,握槊持刀,有雪舞風廻之妙,娘子軍中殊堪領隊。

春史氏曰:月卿色藝俱絶,人亦温潤。有某生,才士也,見而悦之。贈一册頁,各體悉備,詞翰俱佳,一時傳爲盛事。卿亦感其鍾情,什襲珍藏,不輕出示。後卿回籍半載,數年積蓄盡供伊父呼盧。鬱鬱來京,未將此册帶入,遂致情癡墨寳,淹没不傳,惜哉。聞卿近又回西矣

贈何月卿

林香居士

身輕縹緲欲凌霄,雙蹴蓮鈎一捻腰。風影萬重花亂落,蜻蜒飛過緑楊橋。

星靨含情膩粉匀,紅潮微暈色添春。登塲便當姮娥看,皓月何曾少避人。

送月卿回陜西

小頑山道人

折柳歌殘欲斷魂,薊門何處望青門。春明夢入章臺路,認取青衫舊淚痕。

征塵無那滯京華,芳草天涯正憶家。見説汪倫情最重,水深千尺只桃花。

《聽春新詠》别集終

《聽春新詠》跋

娭光眇視,招屈子之魂;粉板華衣,入莊生之夢。吴姝越艷,代舞巴歈。紀紅事於花初,遲藍盃於酒末。聯吟既久,新篇漸多。留春閣小史集而成之,所以網遺珠、總衆美也。小史過夏金馬之門,尋春碧鷄之肆。憐才有素,鍾情無所。嘆蜂江之不食,破鯨海而尚遥。以彼閒情,成茲韻事。集中所録,皆關慧業,半雜風騷。采上國之鶯花,彙清才之鴻藻。紅渠九折,白波三疊,篇餘百首,圖軼十眉,莫不勝賞扶胥、秀情超拔者也。僕蹔賦遠遊,遂成小別,輪蹄既返,梨棗已雕。小史乃岀全編見示,琳瑯滿目,彌致嘆於集狐;珠玉在前,敢貽誚於續貂。跋諸卷尾,用識傾心。

吴興仲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