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燕都梨園史料/衆香國

Top / 清代燕都梨園史料 / 衆香國

衆香國

衆香主人

《衆香國》叙

慚非荀令,未聞三日留衣;亦異韓嫣,詎有千金買笑。佩蘭室裏,之子難逢;搴杜洲邊,美人何處?若夫神遊香國,通妙偈於華嚴;多因夢想春臺,浥餘馨於篤耨。人同卍字,情外勾情;果擬側生,味中得味。遂托微詞於宋玉,聊賡小譜於燕蘭。印來鴻雪之踪,别畫鶯花之樣。曰艶、曰媚、曰幽、曰慧、曰小有、曰别有,盡歸把子蓮中;如沉、如麝、如檀、如芸、如百和、如四和,幸到多羅樹下。品題一過,口角含芬;領略移時,鼻根滋馥。特是徒垂冷眼,豈容韓掾之儉;爭進纏頭,誰擅韋青之妙。逆風聞處,廣塲之歌扇偏遮;邀月來時,秘室之重簾不捲。皆堪敗興,何計留芳。又或煖非燕玉,枯甚鮑魚。避惡無方,虚然豆寇;通靈有術,亦駭神犀。葉是知時,每過時而自落;草非懷夢,雖入夢其不芳。此則雞舌徒含,檀心未許。更未易縱薰心之欲,而適以增掩鼻之羞矣。樸山遊羣玉臺上,黄金間作冶遊,遂多綺語。借雲煙之過眼,述花月之新聞。夢異南柯,人憐西笑。贈來芍葯,況是將離;修到梅花,真成大隱。庶幾韓偓所云:『春動七情,香生九竅』者歟。敢言月旦,聊作風狂。幸賞音於菊部,五色成文;續好事於旗亭,萬花作障。

嘉慶歲次丙寅嘉平月衆香主人自叙於京師之惜花軒

衆香國題詞

月府仙樵

芙蓉結隊錦添袍,法曲新翻點拍勞。月地雲階徧歌舞,教人看煞鄭櫻桃。

蘭葉蘭根總繫情,春風詞筆又縱横。此身端合樓臺住,料理花枝過一生。

黄蘖菴主

小名録就寫蠶眠,不住童初卽易遷。笑指妙鬘雲影下,無邊色界有情天。

被擁黄紬早放衙,淋漓醉墨任倚斜。史才人鑑今無用,檢點羣芳進退花。

四於漫士

萬花谷裏品羣仙,歌扇春風各鬥妍。倚仗看花雙眼豁,一齊都到大羅天。

由來潘衞賽花光,何事傾城屬女郎。日下春深人似海,管絃吹出十分香。

瓊枝瑰蕊任葩流,都在衆香國裏收。六部只消榮一字,桃源花格自春秋。

不重千金只重名,長安花榜競爭榮。幾番香伴尋消息,都向龍頭問一聲。各部歌郎,時探聽花榜第一姓名。

珠㗋轉處又秋波,風詭雲移入揣摩。黄絹寫花兼寫曲,不教人説粉郎多。

遺珠猶恐怨琵琶,特地幽蘭譜入花。謂李蘭官從識山公原不刻,遴芳只要各成家。

鶬蟀頻更記注難,幾憑芳訊幾親觀。隨囊一卷評花史,好把龍門傳贊看。

千回稿易始開雕,未肯輕將甲乙標。寄語百花知道否?主人心似剥春蕉。

二松居士

結綺樓邊玉樹明,永安坊外柳絲輕。此心願作桐花鳳,裹著紅綿過一生。

蜂黄蝶粉細評量,擲得潘郎果滿箱。更貯名花三百品,他年分種向河陽。

聽鸝館客

聲價詞壇舊擅場,大羅天上記霓裳。間携五色江淹筆,重譜名花六部香。

緑酒紅毹夜夜春,東風染盡素衣塵。燈前今日重摩眼,零落何戡尚幾人。

望儀館主

燕臺風月費平章,品别真同玉尺量。畢竟人間重聲價,纏頭端合讓雌黄。

北里佳名擅一時,何戡田順易前期。旗亭若箇推前輩,曾唱黄河遠上詩。

嬾顧花叢却爲誰,平生獨寄折瓊思。因君棖觸尊前夢,張緒風流異昔時。

我輩曾登選佛場,名經開處最難忘。從知菊部歸珊網,滄海應無泣夜光。

紅蕉館主人

春風誰解鬱輪袍,月旦評量一例操。相馬不求形色似,前生應是九方皐。

漫作燕南小草評,但將幽艶抵傾城。憑君乞與珠千斛,要替香兒記小名。

瞑琴居士

過眼羣芳不可留,漫傳小譜艶千秋。品題端仗才人筆,楊柳櫻桃一例收。

霓裳一曲感當年,天上風情我亦憐。今日小窗閒展卷,舞衫歌扇憶翩翩。

禮門道人

看花巨眼慣尋春,滿幅珠璣咳唾新。六部香分聯衆秀,三生緣結識前因。

多情敢詡稱同調,大雅還須讓主人。不是風流摩詰老,那能箇箇寫天真。

輔初居士

小部東山説謝公,絳帷尤憶馬扶風。如今裙屐飄零甚,醉向春明看落紅。

玉貌誰誇冠一軍,碧城仙望迴如雲。枯蘭瘗到生香筆,青翰難追越鄂君。卷中第一人聞已夭折,渠善寫墨蘭,零箋斷幅猶自生香,而寂寂孤芳,不堪重嗅矣。

劇憐哀怨太分明,絮語當盃話不平。莫問烏衣舊門巷,夕陽衰草是前生。吴蔚藍爲余友,藕泉居士所眷,屢于席間相見,幽怨之色,見于眉端,汝南『月旦』,殆不虚也。

半鎔明月半裁花,潘令春城早放衙。一樣風塵怨零落,有人清夢滿天涯。

沁園春

南湖詞客

鼻觀微參,如海黄塵,木樨開不?正散髻斜簪,恣君跌宕。哀絲豪竹,忤我窮愁。倀子兩行,頑仙十種,也算燕南駿骨收。無聊頼,向衆香國裏,法戒重修。  晾鷹台畔高秋,拚狂煞袁羊有主謳。問千騎東方,抑何强項;萬花西笑,直恁低頭。璧月黄昏,銅槃銘淚,第一横陳是粉侯。横陳處,將南豐一瓣,執摯温柔。

前調

僕亦狂奴,呼嘯淋漓,似鷹之秋。自劍鋏彈來,歌還當哭。車茵唾後,髯尚如虯。花底秦宫,月中闞澤,誰分雲煙過眼收。真徼倖,向小名録上,半㫾勾留。  還悲曩日嬉遊,都付與浮名貉一丘。記釵挂臣冠,淳于大噱。酒香鄰罋,畢卓豪偷。小史尊前,團欒初日,亦有江關庾信愁。閒來憶,待幾時見了,見了還休。

前調

吾舌前存,抵掌爲君,慷慨摶沙。從白馬江頭,銅丸擿鼓。金牛湖上,珠箔褰車。鸚鵡仙郎,琵琶弟子,此客非常道路誇。縱横甚,有黄鬚十輩,行炙紜拿。  粲然玉齒吹花,更十五輕盈未破瓜。謂素雲録事問百二十驍,投瓊何處?萬八千户,修月誰家?我尚風狂,卿如雨絶,贏得登牆一笑賒。宵來夢,夢舊携手地,流水寒鴉。

前調

開色界天,登選佛塲,放誕如君。更慧業雙修,早知供養,優曇一現,小證聲聞。佳俠驚鴻,參軍打鶻,況有何戡是舊人。謂彩林卿休矣!儘金壺墨汁,灑徧秋雲。  宜嗔宜笑宜嚬,總寫上當筵白練裙。抵多少情癡,苟郎熨體。幾回僥倖,韓掾銷魂。花水年光,人天懺悔,老我杭州舊酒痕。羊車過,向檀槽羅帕,三沐三薰。

前調

飲蘭居士

舊夢依稀,回首春明,客思難消。悵眼底煙雲,影留詩卷。耳邊音韻,響過風簫。吟破丁香,歌殘芍藥,誰向羣芳譜上標。多情處,試晝欄齊祝,濁酒頻澆。  風光又近花朝,合檢點文園興自饒。笑彩筆拈來,品題矜貴。金鈴護去,料理藏嬌。選佛緣深,惜花情摯,判斷名香等第超。私衷獻,盼清幽伴裏,移種蘭苗。予意欲將慧香内李蘭官,改入幽香,故云。

《衆香國》凡例

  • 一、是集僅就平日所稔知者採入,遺珠之憾,知不能免,觀者諒之。
  • 一、是集本擬每人各贈以詩,因匆匆出都,未遑屬草,故於各部先綴題詞數首,以誌羣芳。
  • 一、徵歌必先選色,是集甲乙,皆就現在論定。卽向日冠歌壇而負盛名者,春花花殘,不得不姑從抑置。
  • 一、人之性情不一,動靜殊科。是集分爲六部:艶香、媚香、幽香、慧香、小有香、别有香。義各有取,分品類,不分次第也。
  • 一、諸人年齒、鄉貫,詳載《日下看花記》《片羽集》《花月旦》諸書,是集不復贅及。
  • 一、每人後僅綴數語,未足盡其梗概。蘭芬蕙質,妙莫形容,亦自知其草率也。
  • 一、諸人有約舉大概者,有指其數齣者,有指其一齣者,皆卽一時所見而言。
  • 一、每部首選,俱以崑劇擅長者冠之,重戲品也。每部之末,俱以梨園中老宿殿之,誌婪尾也。
  • 一、諸人遷移無常,有向在此部,旋改彼部者。是集就現在所隸者言之,以歸畫一。
  • 一、是集專録旦色,如三慶部小生張雙全、景和部小生傅桂生、彩華部小生朱鴻元、慶寧部小生陳松林,藝非不佳,以拘於格例,故未之載。
  • 一、是集因急欲付梓,尚有和春部中劉翠喜、高鳳林,擬入艶香。四喜部中朱寶林,和春部中程玉林,擬入媚香。彩華部中凌吉慶,三和部中陸增福,擬入幽香。春臺部中譚如意,三多部中高全林,擬入小有香。春臺部中王翠林,三和部中羅霞林,四喜部中王小天喜,和春部中陳全福,擬入别有香。他如三慶部中江金官、駱九林、潘景福、吴五福,春臺部中顧元寶、徐天元、杜雙福,和春部中郝喜林,雙和部中姚官德,三多部中陸福林、許湘雲、三和部中余小麒麟,彩華部中蒿福元、孫巧林、許三喜,皆堪採録,以聞見不真,未遑月旦,姑誌之以待品題於異日而已。
  • 一、是集始於丙寅冬,止於丁卯夏,茲仍其舊本所録,諸人毫無增減。
    衆香主人識

衆香國

艶香

若有神光驚驀然,銷魂不獨使人憐。誰將百管生花筆,寫出瑶臺第一仙。

傾城顔色上春時,爲語園官好護持。占得風光如許艶,花王畢竟是男兒。

采香人對可憐生,羅綺風吹無限情。一自張郎前度去,蓮花今日屬卿卿。

欲譜名花費剪裁,牡丹春傍紫闌開。便勞染盡臙脂筆,活色生香畫不來。

衆香主人題詞

艶香

魯壽林字意蘭,現在春臺部。

余著《衆香國》小部,始以孫影憐爲弁首。既見意蘭,清聲妍弄,遠出影憐上。而姿首明慧,幾於施朱太赤,着粉太白。演《絮閣》《後誘》諸齣,神致豔佚。蓋體物瀏亮,與之俱化矣。允宜桃花人面,獨出冠時。

吴壽林字松□,現在雙和部。

風光細膩,色澤天成。其眉目之清、骨格之雋,較魯意蘭之冶艶,不但在伯仲之間,且有過之無不及也。因所演《香山》、《拷火》、《檀香墜》諸齣,秦多崑少,是以抑置第二。而春蘭秋蕙,擅勝一時,固未嘗軒彼而輊此也。

孫三喜字影憐,現在慶寧部。

色鮮麗,如出水芙蓉,天然可愛。纏頭而出,滿座爲之傾靡。慶寧得與三慶、春臺諸部,旗鼓並張,特借影憐爲重。余向以美而艶目之,近來光華稍歛,花開蓋已爛熳矣。

章喜林字杏仙,現在四喜部。

性緘默,寡言笑。丰姿挺秀,若不肯脂韋隨俗者。而歌舞樓前,靚裝淡抹,居然一姣好女郎,其光艶固自動人也。在四喜部中,當以杏仙爲色勝云。

陸三林字茗香,現在三慶部。

茗香與韓菊人同師,初余過訪菊人,適遇茗香,未甚留意。嗣觀劇於禄壽堂,見有演《踢毬》一齣者,豐而逸,艶而明,雪韻花嫣,心焉許之。詢其人,卽茗香也。近演《上墳》之劇,風流跌宕,更爲擅塲。

謝天慶字蘭堦,現在三和部。

蘭堦眉宇彎環,孌婉可喜。余嘗遇於吴蔚藍處,後見其演《雪夜琵琶》一齣,情致斐然,靡不按腔合拍,其進藝殆未可量。

汪雙喜字桂芬,現在三慶部。

素質艶姿,生成富麗。諸伶登塲,惟桂芬不施脂粉,而光彩照映,轉勝他人。演《打桃園》《出塞》諸齣,頗有秀發飛揚之勢。屢於友人席間相見,落落不作周旋態。豈質美者,固未肯自衒耶?

張才林字琴舫,現在三慶部。

眉横黛緑,面暈潮紅,見人輒作憨笑。卽登塲時,亦往往以此涉趣。其體裁長大,氣宇軒昂,與汪桂芬相彷彿云。

查雙壽字合浦,現在和春部。

合浦專工武戲,每當戎裝燦爛,雉尾飄摇,恍如紅葯翻堦,使人目炫。洵推艶品,蓋風韻猶存,觀者勿遽謂徐娘老去也。

媚香

心情嬌懶費支持,脉脉盈盈如有思。不是海棠花慣睡,泥人全在倦春時。

更有深情甚畫眉,旗亭歡宴記當時。艸兮城裏簪花格,錯認檀郎作艶姬。

丰神楊柳色芙蓉,故故嫣然一笑逢。好事兒家都占得,歌聲初轉酒初濃。

殢人春事太匆忙,每到花時興轉狂。便使琅琊爲情死,銷魂不覓返魂方。

衆香主人題詞

媚香

陸雙全字韻初,現在四喜部。

韻初修短合度,凌波小立,迥出塵表。豪於飲,每當酒酣耳熱時,旖旎更甚。所演皆崑劇,《相約》《相罵》二齣,設身處地,情景宛然,尤堪心折。以弁媚香,可謂毫髮無遺憾矣。

劉二元字青如,現在春臺部。

體態珠圓,聲音簧轉,演《送燈》、《贈珠》二齣,機靈神活,已足動人。及與之周旋廣席,氣味則蘭芷同芬,品格則圭璋比潤。其藴藉處,固非皮相者所能知也。擬之温柔鄉,夫何愧焉?

袁福壽字蘆香,現在慶寧部。

機神靈敏,如玉盤珠落,個個皆圓。登塲後,絶少嚬笑,疑於孤峻。而靜觀者,益覺嫵媚也。蘭生空谷,不言而自芳,豈洛陽對門女兒所可同日語哉!

王天喜字倚雲,現在和春部。

人呼倚雲爲小天喜,别乎程天喜而言之也。演《反誑》《戲鳳》諸齣,媚骨柔肌,不愧温如之目。且能宛轉隨人意,與潘筠卿、朱鳳青等踪跡最密,殆所謂惺惺惜惺惺者歟。

朱麒麟字素春,現在三多部。

素春精於崑劇,演《紅樓夢》全本,顰蛾歛黛,旖旎嬌羞,宛瀟湘妃子後身也。其《獨占》《藏舟》諸齣,俱極弓燥手柔之妙。嘗偕飲,嫣然媚態,尤覺怡人,蓋侑酒徵歌,兩臻其勝矣。

蔣天禄字韻蘭,現在三多部。

韻蘭技工而且富,其韻清,其態媚,其性情亦極温雅。向隸和春部時,論者以蔣韻蘭爲巨擘,信然。第蹁躚舞袖,影摇千尺龍蛇,而楊柳腰肢逈非嬝娜,未免悔相逢之晚耳。

田祥林字華玉,現在三慶部。

余到都,過訪華玉,渠適有雀鼠之釁,爲余瑣述顛末,情辭委婉,一見心傾。以後時遇於歌塲酒榭間,舉止風韻,柔媚天成,從無疾言遽色,蓋儼然閨閣中人云。

管慶林字香岑,現在三慶部。

昔人論詩云:『格調易描風趣,專寫性靈非天才不辦。』余謂戲亦如之。香岑長於風趣,其流眉送眼,最易撩人。演《花鼓》《算命》《碧玉釧》諸齣,丰神綽約,妖冶絶倫,是媚而蕩者。

魯龍官字雲卿,現在三慶部。

余壬戍入都,時梨園之最著者,劉朗玉而外,競推雲卿。劉則美秀中含,魯則丰神外露。余贈朗玉詩云:『從來國色原無妬,瑜亮何須怨並生。』爲二伶言之也。演《玉堂春》《背娃》《打扛》諸齣,横波流眄,百媚俱生。聞山右某公子,一見而揮數千金,其能令人傾倒如此。近雖名隸三慶,而容華已減,歌樓園館中偶一至焉,不勝今昔之感云。

吴福壽字春祉,現在春臺部。

春祉性聰敏,所演《跳牆》《下棋》,儼如閨閣名媛。《相約》《討釵》酷肖宦家使女,當年聞有以雨醉桃花擬之者。近演武劇,盤旋自如,醇而能肆意,可香當爲斯人焚之矣。

唐吉祥字瑞憐,現在春臺部。

膚如凝脂,眉宇間饒有媚氣,腰肢瘦削,演《藏舟》《偷詩》諸齣,體態與音節皆宜。聞與周黛雲同師,論者多及黛雲,而不及瑞憐,殆有幸有不幸哉!

馬雙全字秀峰,現在三和部。

體質輕盈雙蛾畫,演《廟會》《思春》諸齣,柔情媚骨,憨態可憐,雖内家嬌無以踰也。

聶雙林字卿雲,現在三慶部。

柔而媚也易,健而媚也難。卿雲朗目修眉,體裁峭拔,健矣。而清歌妙舞時,如對深閨靜女,又何美秀而文也。剛健含婀娜,可以爲卿雲贈。

郝春林字啓秀,現在和春部。

啓秀春風和氣,平易近人,善應接,招之侑酒,座客無不盡歡者。演《園會》一齣,亦能摹形刻狀,流動生姿,是以柔爲媚者也。

鄭三元字第仙,現在和春部。

骨細肌柔,温和之氣襲人眉宇,登塲則含羞嬌怯,顧影自憐,有弱不勝衣之態。蔡連舫以艶冶見長,而第仙則以嬈媚制勝。雖居兩部,可謂工力悉敵者也。

幽香

誰栽叢桂小山頭,冷眼相看意最幽。怪道一枝題贈處,不宜春夏却宜秋。

爲誰憔悴爲誰嗔,只見雙眉時一顰。修竹倚寒情悄悄,輸他杜老説佳人。

不把鉛華鬥艶粧,偏從縞素見容光。羅浮夢裏梅花落,不辨卿香是我香。

多緣眼界太分明,不肯逢人便有情。二月櫻桃花樹下,可能相對唤卿卿。

衆香主人題詞

幽香

張蟾桂字香輪,現在三和部。

香輪貌似處子,嘗佐飲於友人處,吹玉笛、按檀板,曼聲度曲,音欲繞梁,座中無不擊節稱善。對之,覺意態幽閒,言詞雅飭,真可釋躁平矜。詩曰:『温其如玉』,香輪有焉。

劉慶瑞字朗玉,現在三慶部。

朗玉爲魏婉卿高弟,魏固伶中之傑也。朗玉承其餘緒,附驥名彰。演《拷火》《闖山》《胭脂》諸齣,深得婉卿三昧。其餘技又工小曲。爲人秀骨亭亭,别饒幽致,勢利浮囂之習,一舉而空之。棣園刺史有句云:『碧梧翠竹蕭疎影,緑酒紅燈爛熳春。』下句蓋指魯雲卿,上句則朗玉也。可想見其概矣。

潘五福字筠卿,現在四喜部。

筠卿意致冷落,乍見或疑其不情。洎相與接洽,乃知幽懷獨抱,深於情者也。其愛寂靜、厭繁華,自處深如,秉性然也。聞筠卿有老母,所得金錢,悉以奉朝夕歡。優伶中有孝德,論人者顧可忽諸。

王桂林字浣香,現在三慶部。

貌不異人,而能傾倒王公貴客。蓋遠而望之,似有不可狎者。近卽之,則吹氣如蘭,芬芳可襲也。演《跪池》《剔目》《埋玉》諸齣,聲情刻露,頓挫悠揚。又善琵琶小曲,往往低唱淺斟,一彈再鼓,玉指珠喉,蕩人魂魄。雅部諸伶,尤爲一時無兩云。

劉福寳字擬玉,現在三慶部。

安詳熨貼,無矜躁之氣,有温厚之風。促膝論心,魚魚雅雅,頗類儒者氣象。近聞去三和而隸三慶,出谷遷喬,拭目俟之。

周大翠字黛雲,現在春臺部。

黛雲淳而且憨,與人相處,渾渾然如不甚款洽,論者多爲黛雲惜。余正以此取黛雲也。寧靜無躁,寧樸無華,以視工粉飾、耀輿服而趾高氣揚者,其雅俗殆不侔矣。

吴天林字蔚藍,現在三和部。

蔚藍固舊家子,淪落梨園,雖日博盛名,獵纏頭,志弗屑也。性寡合,疏於應接,見人常幽怨盈懷。及登塲,演《花鼓》《臙脂》《獨占》諸雜齣,嬌喉妙態,又未嘗不傑出冠時。噫!才人厮養,今昔同嗟,余於蔚藍感慨係之矣。

陶雙全字柳溪,現在三慶部。

體裁窈窕,婉而多風。曲中以閒雅稱,每於獻伎時,流連宕往,逸韻悠然,蓋老成之風範猶存也。又聞柳溪頗具俠腸,求之渠輩中尤不易得。

范天福字玉生,現在三和部。

玉生端莊有意致,於樸實之中,寓温柔之態。上塲娟好娉婷,儼如閨秀,較下場爲尤勝。與蔣韻蘭、朱鳳青、吴蔚藍同師,而獨與蔚藍稱莫逆,殆有襟期投合者歟。

武福慶字小棠,現在雙和部。

天性耿介,不爲利動,不爲勢屈。每當同人雅集,小棠在座凝重自如。倘臭味差池,雖幣重言甘,亦不能强致。優伶而有氣骨,不可没也。

蔣金官字筠谷,現在三和部。

體度嫻靜,向隸霓翠部時,名噪鳳城。演《題曲》《别祠》《拜月》《獨占》諸齣,多幽怨之調,愁苦之音易好,宜爲我輩賞心。而陽春不入里耳,近更門前冷落矣。

慧香

濺得餘芬溢齒牙,小紅薰染未堪誇。東風有意吹方便,瓣瓣齊開智慧花。

繽紛五色破人愁,是否天花散未收。愛爾夙根多狡獪,尊前巧轉串珠喉。

四照分開一色新,燕臺裙履鬥三春。旗亭試唱冶遊曲,解語花枝最可人。

合歡樹下長聯袂,稱意花中住少時。一點靈犀心欲訴,人人分去作相思。

衆香主人題詞

慧香

趙慶林字仿雲,現在三慶部。

仿雲人呼爲小慶林,蓋别乎管慶林而言之,猶王倚雲之名小天喜也。年甫總丱,而舉動從容,齒牙伶俐,與之談論,有理有條,輒中窾卻,雖嫻於詞令者,不能不爲所折服。異哉!

郝貴寳字文玉,現在四喜部。

輕圓活脱,余素喜之。會友人招飲於潘筠卿處,文玉與焉。飛觴侑酒,合座生春。知其以靈心佐慧口,所由能博人歡也。

朱天壽字鳳卿,現在三和部。

便利輕儇,長於肆應,是慧而黠者。演《捉姦》《搧墳》《檀香墜》諸齣,盡態極姸,饒有風流之致。

謝祥福字天香,現在慶寧部。

性倜儻,工詼諧。登場時,洗盡鉛華,不施朱粉。演《打扛》《賣餅》《打櫻桃》諸齣,俱能隨機謔浪,舌底瀾翻,雖稍遜趙仿雲之韶秀,而慧趣則居然伯仲矣。

張聯喜字馥才,現在和春部。

齒弱而文,無童子佻達之習。喜學書,隨所至卽磨墨作字,點畫秀勁多姿。其語言應答,亦復楚楚有致,迥異浮囂。

陳三寳字妙蓮,現在和春部。

天姿靈敏,善伺意旨爲逢迎。嘗偕友人小集,觥籌角逐之際,多方昵就,無不隨心。雖舌本微嫌强澁,不礙其爲慧巧也。井華明府亟賞之。

陳壽林。字瓣香,現在三多部。

福、壽、雙、全,四林同時出場,並隸三多部。福、全、壽均有可觀,而瓣香尤專於取悦者也。演《踢毬》《思凡》諸齣,亦極停妥。相見時,應對殷勤,周旋便給,恍若飛鳥依人,庶幾慧之近似者。

李蘭官字香谷,現在三慶部。

香谷肌膚瑩潔,人以『白牡丹』目之,每發一言,卽嫣然笑,蓋天真爛熳,雕飾全無,能於誠實中見其慧者。聞其演《陽關》《折柳》《喬醋》諸齣,俱有可觀,惜乎未之見也。

小有香

也施紅粉作新妝,只似楊花老更狂。化到浮萍渾不定,星星緑雪泛滄浪。

夾岸桃花樹不高,中間來往放漁篙。若能引我天台去,縱未能仙亦足豪。

伯仲樊仙品第宜,風情尤在淡粧時。便教菊婢爲新婦,也是花中好女兒。

惜花心事要纏綿,着眼皆成未了緣。茉莉似梅葵似菊,饒他風韻亦翩翩。

衆香主人題詞

小有香

李緑林字綺琴,現在春臺部。

姿容秀潔,妙倩無雙,見其演《盜令》《殺舟》,有情有景,繪影繪聲。從前三慶部之陳仙圃,演《盜令》一齣,可謂佳矣,而較之綺琴,猶覺有其靈活,無其刻露也。至《思凡》《佳期》諸齣,皆能於常中見奇,動人心目。髫齡擅此絶技,得於天者,優也。後來居上,正不作第二人想耳。

許雙喜字文蘭,現在三慶部。

眉目清秀,嬌小堪憐。與趙仿雲合演《思凡》一齣,聲情體段,乃在仿雲之右。他如《題曲》《賜珠》諸劇俱佳。循循雅飭,宛爾書生,自屬後起之雋。

孫桂林字香雲,現在和春部。

纖眉細目,婉約依人,演《彩船》一齣,音韻輕脆,如攜雙柑斗酒,坐聽流鶯小品也。亦妙品也。

王如意字萼仙,現在和春部。

蕚仙見賞於余友瀞軒,年雖穉弱,而意致可人。演《胖姑》《回家》諸齣,無不用心摹寫,學步傳神。以别於譚如意,咸稱爲小如意云。

吴小禄字文濤,現在三和部。

文濤與蔣韻蘭同一師,丰釆雅似韻蘭,故名小禄。論談把盞,别具温柔。演《後誘》《踢球》《彩船》諸齣,具見丰神,童子軍有此,可以愧煞一切矣。

韓金福字菊人,現在三慶部。

丰神秀飭,語言嬉笑間,盎然天趣。演《賣肉》一齣,頗能曲盡情態,亦雛伶中之翹楚也。

鄭三寳字韻生,現在三慶部。

瘦小有神,所到處色舞神飛,刻無寧暇,座客俱爲忘倦,蓋生成水性也。演《小盤》《賣肉》諸齣,情致描摹,聲音嘹喨,固有未可忽視者。

張發林字鳳鳴,現在三慶部。

白晳清癯,裝束登場,酷似小家女子。演《打齋飯》一齣,瑣瑣屑屑,愈速愈佳,極遊戲之能事。

錢彩林字春嵐,現在春臺部。

春嵐向隸山左玉鳳部。甫垂髫,有姿態,余甚憐之。别來音問杳如,到都偶然邂逅,幾若三生杜牧,不識雲英。詢其姓名、平生如悟,蓋春雨梨花,非復柔枝冶葉矣。爲之黯然。

余喜林字金波,現在和春部。

余到都,識金波最早。恬雅温和,天機盪漾,浮觴促坐,令人心曠神怡。因不以技藝擅名,故規模較小,然比之京外諸别部,已有天淵之隔矣。

楊天福字小艭,現在四喜部。

勁秀倜儻,演《背娃》《臙脂》《打洞》《拜月》諸齣,俱能擅長。令之歌以佐酒,嬌喉嚦嚦,聞者醉心。梨園中半解小曲,小艭則多而且善者也。以其體裁纖小,專工小曲,别號小艭,遂録以爲小有香之殿。

别有香

不曾傅粉學時粧,妬煞楊花作意狂。幾曲盡闌風静候,背人偷舞白霓裳。

兩點盈盈秋水新,迥眸一笑倍撩人。難言見慣渾閒事,風趣如渠别有神。

毘舍園林解護禪,同心有恨倩誰傳。人人説到銷魂處,道是楞嚴十種仙。

冶遊人已到天台,飽看紅霞得意回。路轉溪灣山更好,絶無人處一花開。

衆香主人題詞

别有香

顧長松字介石,現在三慶部。

介石爲梨園中老斵輪手,其登場純以骨力取勝,有如健翮摩空,太阿出匣。工霸王鞭,手技一時稱絶。齒雖加長,而歌喉清徹,猶自圓轉如環,知其於此道三折肱矣。

陸鑑橋字月湖,現在和春部。

月湖音韻鏗鏘,精神飽湛,與顧介石皆以技藝擅長。而顧以健勝,陸以静勝,牝牡驪黄之外,别有賞音。在老輩中,正未易數數覯也。

戴三官字聯香,現在雙和部。

淫靡之派出以嬈柔,佚志蕩心莫此爲甚,觀者有『飛來鳳』之號。聞聯香蜀産也,昔婉卿、渼碧皆蜀人,一時蔚起歌壇,空前絶後,至今猶嘖嘖稱道之。得聯香,可以鼎足矣。蜀固多才也哉。

韓四喜字秀篁,現在大順寧部。

靡靡之音,本自入聽。秀篁尤秦腔之傑出者,雖不及見三五少年時,然觀其《打刀》《打皂》《葫蘆架》諸齣,時而悍,時而妬,時而淫,風騷活潑,使婦女種種情狀盡傳於阿堵間,真尤物也。魏婉卿而後,此其嗣響乎?

蔡三寳字蓮舫,現在春臺部。

蓮舫演劇,力趨騷褻一派,與韓秀篁異曲同工。其於兒女私情,閨中醜態,無不刻劃盡致,亦寫生之别技也。聞蓮舫初入都時,年已二十餘,不數年間,博取幾致萬金,豈偶然歟!

沈榮慶字秀雲,現在慶寧部。

曷别乎秀雲,别其老也。秀雲年十餘齡,而别之以老者何?其爲戲也,韻老、度老、神情節目俱老。纖纖弱質,竟歌壇之幽燕宿將也。不老其人,老其戲,故别之。

何玩月字月卿,現在大順寧部。

穠如桃李,而冷若冰霜。望其一笑,擬黄河之清。演《賣藝》一齣,星飛電掣,咄咄逼人。演《檀香墜》一齣,則又纏綿婉轉,令觀者真個魂銷。神光離合,乍陰乍陽,如月卿者,庶幾當之矣。

劉彩林字琴浦,現在四喜部。

明眸善睞,年近三十,而丰釆尚都。四喜部中,究是翹然特出者。崑調、秦腔兼擅其技,佳劇之多,較却啟桂殆有過之。諸伶中如數多寶船,定當以琴浦爲首選。

陳二林字意卿,現在春臺部。

意卿演《花鼓》《遇妻》諸小齣,儼然一村粧婦人,不假修飾,而於布素中特饒俊俏。近則技藝日進,而憨肥亦日益矣。柔姿非昔,别致猶存,尚可與蔡蓮舫相頡頏云。

張壽元字蘅香,現在慶寧部。

貌亦挺秀,而酬應微覺生疎。所演專長擊刺之劇,如《殺惜》《劈棺》《刺虎》諸齣,神情畢肖,踔厲無前,百鍊鋼耶?抑繞指柔耶?樸園明府謂:『慶寧部文則沈秀雲,武則張蘅香。』誠確論也。

朱三喜字曉蘋,現在三慶部。

向來《賣藝》一齣,以何月卿爲絶唱。繼起者,其小蘋乎?嘗見其使拳,勇舞流星,居然神暇氣静,水到渠成。月卿之外,一人而已矣。

郝雙翠字啓桂,現在和春部。

啓桂技曲甚多,全本雜齣,美不勝收。每演一齣,必出以刻骨鏤心。所謂獅子搏兔,亦用全力者也。尤專工苦戲,聲情激烈,悲壯淋漓,能令敷座爲之色動。

馬鳳字棲碧,現在大顺寧部。

英姿峭骨,不事描眉畫目,而風致自佳。於踏蹺後,愈見趫捷,乃旦色中别樹一幟者。棲碧,晉産也。人呼爲『頂門子』云。

孟玉貴字韞珍,現在春臺部。

别部中工小曲者三,三慶之劉朗玉、四喜之楊小艭。其一則春臺之孟韞珍也。韞珍動靜言笑,頗饒機趣。演《麵缸》《過關》諸齣,無不自抱琵琶,歌喉柔脆,眉目傳情。人苟有長,斷未有湮没不彰者。

周桂林字孤芳,現在三和部。

孤芳善於技擊,動舉有赳赳之氣,拳勇刀棒,靡不擅長。工使雙流星,舞時反正剞側,如飛花滚雪,目動神摇,直與何月卿、朱小蘋相繼武矣!觀劇者,詎可以貌取人哉?

高月官字朗亭,現在三慶部。

朗亭爲徽班老宿,膾炙梨園。近已年逾四十,故演劇時絶少。然偶爾登場,其豐頤皤腹,語言體態,酷肖半老家婆,真覺耳目一新,心脾頓豁。殿之以見戲之有别趣,亦猶詩之有别裁、文之有别情云爾。

附:望儀館主《悼落花詩爲魯意蘭作》

春歸底事太關情,腸斷樓頭聽雨聲。一曲雲迴憐舞鳳,幾番風信悮流鶯。漫將紈扇圖遺貌,可有銀屏記小名。却悔尋芳真草草,啼紅無計認前生。

豈有靈星應上臺,三清淪謫幾時回。同心賸許題渝墨,曾見意蘭所繪墨蘭點額空教豔奪魁。卽謂《衆香國》推意蘭首選珠樹祗今誰是偶,綺筵從此不須開。多情獨有羅浮月,曾照珊珊細步來。

好夢何因到謝池,最傷揺落五更時。紅牆有句還堪憶,青瑣無人許再窺。冶葉幾曾憑露涴,輕時端不受風欺。便教獺髓重塗頰,非復紅蘇瑩玉脂。

悶來花底更凭闌,悵望空枝淚眼酸。斜照竟催花頃刻,曉寒誰倚竹平安。香銷已分魂無著,骨化從知畫亦難。隔院紅薇還似幄,閉門愁絶不能看。

辛未仲春,與望儀館主邂逅江干,出示此詩,亟附卷後。尚有同歲生《粲花小史》原唱及同人和章,俟購得再爲續刻。庶使梅魁先謝,尚有微痕,不遽作春光婪尾看也。衆香主人又識。

《衆香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