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一/翠屏山

Top / 綴白裘 / / 翠屏山

翠屏山

反誑

(貼上)

【引】門兒低亞簾兒淺。〔咳,〕終日裏,淒涼庭院。

奴家潘巧雲,只因迷戀如海,年少大膽,做下些勾當。阿呀,且住,今晚是我丈夫下班歸家,怎麼這時候還不見囘來?呣,吓,想又是同伴們拉他飮酒去了。吓,迎兒迎兒。(旦內)怎麼?(貼)准備些熱湯水,等家主囘來要吃。(旦內)不消吩咐。(貼)吓,這小賤人!這等放——阿唷,你這小賤人!呀啐!(下)

(末上)請了。(內)請了。(末)明日會。(內)明日會。(末)好醉也!咳!

【園林好】嘆人生榮枯在天。〔咳!〕枉敎人英雄自憐。〔啊喲,〕博得個衙門厮賤,看發跡是何年!要發跡是何年!

方纔太爺道我使得傢伙好,賞我十大碗酒;纔出得府門,又被那些衆兄弟們拉到店中痛飮一囘。(笑介)哈,哈,哈,不覺大醉。來此已是自家門首了。(貼暗上)怎麼這時候還不見囘來吓?(末扣門介)開門。(貼)想是他囘來了。(末)開門吓。(貼)來了。(開門介)(末吐介)(貼)又吃得這般大醉。吓,大郞看仔細。(末)𠳶!

【又】我見,見伊時胸中氣塡!

(貼)怎麼樣?(末)啊呀!

不由人不一時恨牽!

(末打貼介)(貼)啊唷唷!啐!(末)狗淫婦!幹得好事!好好!

結果你這腌臢潑賤!

(貼)啊呀!為什麼破口吓?(末)阿呣吓!

休刮着大蟲涎!

(貼)吓!(末)

休刮着大蟲涎!

(又打介)(貼)阿唷唷!(末)狗淫婦!幹得好事!阿呣吓!少不得死,死——(長聲介)在我的手裏!(困介)(貼)阿呀!這是為何呢?

【江兒水】他往日歸來醉,安然一覺眠。為何的,今宵不自生歡忭?〔呣𠳳,〕莫不有甚風聲通一線,因而出口言不善?

吓!想是——(住口介)(末打呼介)(貼)吓,想是石秀那厮在他面前搬鬭些言語。這便怎麼處?呣呣,呀啐!這有何難吓!

我只得將他消遣。

吓,大郞醒來。吓,大郞醒來㖸。

和你說個明白,免使得夫妻情變。

吓,大郞醒一醒㖸。(末)哼哼。(又呼介)(貼)啐!你看他竟是和衣而睡了。也罷,我也和衣而睡了罷。𠲔!不知那個天殺的把這酒與他吃了,囘來惹這樣閒氣!(哭介)(睡介)

(末嗒口介)口燥得緊吓!迎兒迎兒!(旦內)怎麼?(末)有涼水取一碗來解渴。(旦上,打哈介)半夜三更要湯要水,惹厭得緊!吓,涼水在此。(末)取來。(吃介)有趣!(旦做手勢介)(貼)惹厭!(旦做鬼臉介)(貼)啐!(末)拿了碗去!拿了碗!(旦)啐!取來。(打哈介)(末打哈介)爽快吓!這是巧姐吓?巧姐。(貼不應介)(末)巧姐。(貼)阿呀!怎麼怎麼?(末)我夜來不曾脫衣睡麼?(貼)你麼?(末)呣!(貼)呣!(末)唔!(貼)和衣睡的。(末冷笑介)怎麼就和衣而睡了?(貼作假哭介)(末)又醉了。(看貼駭介)巧姐巧姐!(貼)怎麼?(末)我夜來可曾說什麼言語麼?(貼哭介)你往常醉了便睡,昨夜回來是發酒風,發酒風!(末又駭介)發酒風?(笑介)哈,哈,不是吓,就是那個家兄弟在此,你也該好好的看待。(貼)吓!你說那一個吓?(末)就是石秀兄弟在此相帮我,你也該好好看待他纔是。(貼哭介)阿呀!天吓!還要說什麼兄弟爹娘!把我潘巧雲呵!(末)吓,說了石秀,他為何就哭起來?(貼)

【江兒水】指望嫁做王郞婦!

(末)來了!來了!又是什麼王郞?咳!(貼)

指望一竿撐到邊!誰知道殘香斷却前生願!

(末)你如今嫁了我,也不虧負了你吓。(貼)

似你英雄人欽羨。

(末笑介)不敢欺。(貼)

誰知背後成糊麵!

(末)住了!成什麼糊麵?(貼)你麼?(末)我便怎麼樣?(貼)

叫,叫我語到舌尖,還咽。

(末)吓巧姐

和我說個明白,免使得夫妻情變。

(貼哭介)阿呀!天吓!(末)不要哭。(貼)娘吓!(末)吓!(貼聽介)(末背)

【五供養】我尋思展轉。

(末囘身,貼又哭介)(末)

好將情訴俺,不必恁俄延。

說。(貼)言——(末)說。(貼)

言之靦覥。不說時,遭他毒眩。

(末)有話告訴我吓。(貼)

欲待將言告,怕你性如弦。

(貼哭介)(末)𠳳!

有事關心,故相嗟怨。

(貼又哭介)阿呀!天吓!(末)不要哭,有話告訴我。(貼)阿呀!事已至此,不得不說了(末)說。(貼)

【前腔】那,那

(末)那石秀。(貼)

偃蹇!

(末)他便怎麼樣?(貼)

他對我花言巧語翩翩!

(末)住了,他對你說什麼?(貼)你且坐了,待我告訴你。(末)吓,告訴我。(貼)他起初也還好吓。(末)後來呢?(貼)以後是——𠲔!(末)呣。(貼)見你幾次不歸,他常常對我說。(末)說什麼?(貼)他說道:『嫂嫂吓。——(末)吓,吓。(貼)『你獨自一個睡,可不冷靜麼?』(末)咳,咳,這就不該吓。(貼)阿呀!我只是不倸他的㖸。(末)好有志氣!(貼)阿呀!

不想昨朝將項洗,

(末立起介)吓!洗臉?他便怎麼樣?(貼)

他背後竟來纒。

(末)吓!他來纒你麼?(貼)𠳳!(末)你怎麼樣打發了他?(貼)那時被我打脫了。(末)好!(貼)

欲待聲張,

(末)怎不叫喊?(貼)

怕喊。

(末)怎麼怕喊?(貼)阿呀,大郞吓,你是個堂堂男子,要在人頭上做人的喲。(末笑介)果然(貼)

喊得個隣家傳遍。

等得你囘來要告訴你。(哭介)

等得君來到,又遇醉魂顚。

(末)阿呀,妻吓!

有事關心,故相嗟怨。

(貼哭介)阿呀!天吓!爹娘吓!(末)吓,吓,石秀!你這狗男女!(貼暗聽,喜介,)(末)

【玉交枝】知人知面不知心,從來信然。

就是那石秀,——巧姐。(貼哭介)阿呀!天吓!(末)

分明破綻些兒見

我的娘,走來吓!(貼)𠳳!(末)

反誣你惡事傳宣。

(貼)吓,他說我什麼來?(末)他說你的事也不小。(貼)他到說我?(末)他說你——(貼呆介)什麼?(末)

海闍黎,事情多罪愆。

(貼)阿呀!這等亂嚼㖸!

沒些巴臂將人騙!(末)〔𠳳!〕說將來無因至前!(貼)又何須聽他巧煽!(末)

【川撥掉】休呵譴,且將他肉案捲。

(貼扯末介)走來!(末)放手!(貼)

時間不辨愚賢。(末)〔咳,〕時間不辨愚賢!(貼)到今朝朋情怎全?(末)好叫他歸故園,儘由他急着鞭。(貼)

【又】不說他行忒行羶。(末)〔巧姐,〕只道我從今收市廛。

待我駡他幾聲,——咳,不必。

念絕交,不出惡言。

(貼)阿呀,要駡的㖸。石秀石秀!你這狗——(末)咳,不必。(貼氣介)(坐介)(末)巧姐,不必。

念絕交,不出惡言:古人詞,垂諸簡編。(貼)好叫他歸故園,儘由他急着鞭。

【尾】人情閃爍如飛電。(貼)魆地裏將人輕撚。(末)〔巧姐,〕和你閉戶安居最値錢。

(對內介)泰山。(內)怎麼?(末)把這店面剪了。(貼暗聽,喜介)(末)不做買賣了,店中夥計要去叫他去,我這裏不留了。(貼)好,有主意。(末)巧姐,我人前——(氣介)(貼)氣壞了!(末)吓喲!誰不貌堂堂?(貼)他背後多將廉恥忘。(末)種花休種不結果。(貼)交友莫交無義郞。(末)好個交友莫交無義郞!(貼)走來。(末)呣。(貼)你結交得好兄弟吓!(末)又提他怎的?我明日打發他去,一樁事就完了。(貼)走來㖸。(末)便怎麼?(貼)你夜來把我這般光景,是可不要屈殺了我麼?(末)吓,我的娘!我屈了你了,枉了你了罷。(下)(貼笑介)阿呀,你看這酒徒,被我三言兩語,他就聽信了。酒徒吓酒徒!(做手勢介)不怕你不做此道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