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三/千金記

Top / 綴白裘 / / 千金記

千金記

跌覇

(丑上)

【山歌】種田道業弗為低,年年弗脫了吓弄黃泥。去年稻上場個時節,吃子熱糰子,至今燙落子一爿皮。

讀書弗離案頭,種田弗離田頭。小將呂馬通是也。奉元帥將令,着我扮一田夫,在陰陵路口指引項王烏江渡口。呀,遠遠望見人馬,想是項王來了。我只得在此鋤田,待他來時,指引他到烏江去便了。(末引淨上)

【水底魚】兵散悲歌,一朝勢已孤!心忙意急,無門可尋路,無門可尋路。

(末)呀!這裏是三叉路口,要投江東,不知那一條路去?(淨)那裏找一個人來問他?(末)那邊有個田夫在那裏鋤田。(淨)喚過來。(末)田夫,大王喚你。(淨)你是什麼人?(丑)小的是田夫。(淨)不許抬頭!這裏是什麼地方?(丑)這裏是陰陵路口。(淨)我要到江東去,打從那一條路去?(丑)要往江東去,右邊有水,左邊是一條大路,直到江東。(淨)不可哄我。(丑)小人怎敢?(淨)若哄了我,就是一鎗!(丑)阿呀!苦惱吓!(下)(淨)

心忙意急,無門可入路,無門可入路。(仝末下)

(外上)

【山歌】楊柳青青,江水子個平。忽聞四下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却有情。

(丑上)呔!船上大哥,渡我一渡對岸去。(外)你要那邊去的麼?(丑)正是。(外)正要問你一聲,可見一隊人馬?那裏去了?(丑)呀,原來是將軍。(淨)吓,元來是將軍。項王那裏去了?(丑)被我哄到烏江去了,快渡我過去。(外)如此頭上來。(丑)吓!(外)怎麼打我一下?(丑)你說頭上來。(外)我說船頭上來。(丑)我道是頭上來。(合)

【山歌】暑往寒來春復子個秋,夕陽西下水東流。將軍戰馬今何在?野草閒花滿地子個愁。

(喊介)(外)遠遠聽得金鼓之聲,想是項王來了。你上岸去罷。(丑)你且泊船在此,我去囘覆元帥去。正是:將軍不下馬,大家各自奔前程。(下)(外)不免泊船在此相等。(末,淨上)

【水底魚】覇業空圖,江東亦可都。急須前去,烏江有船渡,烏江有船渡。

(末,)阿呀!大王,不好了!四面都是水,被那田夫哄了。(淨)有這等事!𠮾喲喲喲!如今前無去路,後難囘步,怎生是好?(末)大王不要慌,江邊一隻小船在那裏。(淨)抓過來!(末)吓,撐船的,大王爺喚你。(外)來了。小的叩頭。(淨)你是何人?(外)小的是江東水泊亭長,聞知大王到此,要過江去,泊船在此相候。(淨)生受你。你船在那裏?(外)在這邊。(淨)就是這隻船麼?(外)正是。(淨)只是船小,那裏載得人馬呢?(外)這船委實小,渡了人不渡馬,渡了馬不渡人。(末)大王不若棄此馬過江去罷。(淨)咳!俺百戰百勝,全虧此馬,敎我那裏捨得?人馬要一齊過去的。(外)大王,小的船渡人不渡馬,渡馬不渡人。(淨)好個渡人不渡馬,渡馬不渡人!罷了!罷了!我項羽蓋世英雄,今日一旦喪於烏江了!此乃天亡我也!水泊亭長,你自去罷,我人馬都不過去了。(外)大王,江東父老相待,還是請過江去。(淨)咳!縱有憐而王予之心,我獨無愧於心乎?(外,末)江東雖小,亦足以王。還請大王過江去才是。(淨)水泊亭長,你却不知我昔日帶領八千子弟兵過江來,如今無一人囘去,有何面目再見江東父老?決不過去了!(外,末)勝敗兵家未可期,包羞忍恥是男兒。江東子弟多豪俊,捲土重來未可知。請大王還是過江去的是。(淨)咳!項羽項羽

【玉胞肚】枉有奇才,不能個大用。苦天亡,今朝計窮!

(外)江東父老相待,還是過江去。(淨)

江東父老相憐,有何顏見他承奉?(合)八千子弟盡成空,幾年覇業為春夢!聽說罷,心懷氣冲!〔誰敢來!〕聽擾攘,心懷氣冲!(外,末)

【前腔】大王自重。這江東猶堪建功;況居民鷄犬相聞。養鋒芒,待時而動。(合)八千子弟盡成空,幾年覇業為春夢!聽說罷,心懷氣冲;聽擾攘,心懷氣冲!

(末)兵來了,大王快請過江去罷。(淨)我聞軍有言:有能取得我首級者,賞賜千金,官封萬戶。鍾離昧。(末)有。(淨)我的兒,你隨我到此,辛苦一場,並無好處,我就把這六陽之首,賞了你罷。(末)小人怎敢?(淨)水泊亭長,難得你停舟相待,我這馬名為烏騅馬,百戰百勝,價値千金,賞了你罷。(外)小人怎敢?還請大王過江去。(淨)咳!美人吓美人!我和你生則仝衾,死則不能仝穴,只得將你首級撇在江心去罷。咳!韓信韓信九里山前鏖戰爭。張良張良!你歌吹散俺八千兵。烏江不是無船渡,羞向江東再舉兵!水泊亭長,鍾離昧,你看那邊有人馬來了!(自刎介)(外,末)在那裏?(末)呀!大王哄我們囘頭,自刎了吓!也罷,只得依大王臨終之言,將此首級去獻功。(外)呔!那裏走?我乃元帥麾下大將閔子奇是也。奉元帥將令,在此等待項王首級。快放手!(末)元來是將軍,如此仝去獻功。(外)有理。(仝下)(小軍引生上)

【水底魚】熌爍旌旗,半空雲影飛。鳴金報國,干羽文武威,干羽文武威。

(外上)閔子奇項王首級。(生)記下第一功。(末上)鍾離昧投降。(生)收在步下。(末)多謝元帥。(生)項王尸首在何處?(外)在烏江渡口。(生)到烏江去。

【前腔】三分割二,覇王可就。圖共成帝業,西楚一統歸,西楚一統歸。

(外)這就是項王的尸首。(生)咳!項羽項羽吓!你那知也有今日?待我打趣他一番。

【水仙子】五年間圖覇使機謀,你今那蓋世英雄一日休,拔山威勢無成就。今日裏到烏江已盡頭。這幾樁兒,幾樁兒,那裏去搜求?烏騅馬,穩載魂車走,金鎖鎧,飄流怎地有?還有那虞美人在何處,何處去風流?

推倒了。(衆推介)推不倒。(生)且住,我曾在他手下為臣,待我拜他一拜。(拜介)(尸倒介)(衆)倒了。(生)咳!項羽吓!你一拜也受我不起,還要佔天下何用?抬過了。(衆抬下)(生)就此囘營。(衆應,生)

【醉太平】幾年間舉兵,無暇返家庭。急取天下已成功,賜黃金贈行。到如今,往事休論。擺列着軍營多齊整,無人不道錦衣榮。遙望淮陰去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