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三/漁家樂

Top / 綴白裘 / / 漁家樂

漁家樂

藏舟

(貼白布兜頭上)

【山坡羊】〔好苦吓!〕淚零零,做了江干的花片;冷凄凄,做了天邊的孤雁;哭哀哀,做了石砌中的亂蛩;虛飄飄做了陌上的楊花捲!

小奴飛霞,只為父親前日端陽佳節,邀同伴中到陳家坆去賞端陽,不想吃得大醉,一堆兒睡在草地上,誰知有一强盜追一行人,暗放一箭,反射了我父親肩背。衆兄弟扶他囘來,疼痛難熬,卽時而死。小奴收拾棺木,已葬在陳家坆左側。今早煑得一碗魚羮,到他墓前祭奠一番。(哭下)阿呀!爹爹吓!

你是衰暮年,誰知飛災猶未免?如今早晚看誰人面!好向夜月灘,泣杜鵑。哀憐,骨肉今番在各一天。難言,弱質今番在那一天!(下)

(小生上)咳!怎麼了!

【前腔】戰兢兢,做了失巢的乳燕;孤影影,做了風鳶的飛線;苦零零,做了無父的孩兒;哭啼啼,做了籬下的號更犬!

劉蒜逃出宮來,不想賊發騎尉追拿,暗放一箭,却射着一個漁翁。我喊叫是强盜,驚起一隊漁人,竟將騎尉殺死,我方得走脫。兩日躱在一所冷廟中,只是口中絕食,難以捱過。我想相士之言,說我絕粮道途,却應在今日。你看如此一帶大江,必得舟船渡過江去便好。江邊並無一隻船影,如之奈何!

你看波浪騰天,望不見帆檣在江上轉。做了吹簫相担愁怨,怎能驀地蘆中人自憐?

呀!你看柳陰之下,有一隻漁船在那裏,不免喚他來渡過去。船內有人麼?煩你渡過江去,將銀謝你。船上可有人在內?煩你渡一渡。呀,沒有人在內,這怎麼處?這一搭曠野所在,倘或又有官騎追來,向何處去躱?

我悲煎,恨不當初學弄船!

你看天色晚下來了,怎生行得?也罷,我只得下船,且將身藏在船頭之內,再作計較。

我悲煎,未識殘,生再瓦全!

(上船坐介)(貼上)阿呀!爹爹!孩兒去了。紙灰飛作白蝴蝶,血淚染成紅杜鵑。天色晚了,不免下船去,把船兒搖到蘆花深處去歇宿。

難言,骨肉今番各一天。難言,弱質今番在那一天!

有賊吓有賊!(小生)呀!小娘子,不是賊,不要喊叫。(貼)不是賊,為何藏身船內?我魚船上是沒有什麼東西的㖸。(小生)小娘子,我是逃難之人,來到江邊,無路可走,只得躱在船頭。若得小娘子見憐,渡過江去,卑人方有生路了。望小娘子恕我不待命之罪。(作揖介)(貼)我看你身上不是做賊的打扮;只是你犯着何罪奔逃?也要說個明白,方好渡你過江去。若說不明白,定是為賊的喬扮,我將你撩入江中,有誰知道?(小生)小娘子,你且搖至江心暫停舟楫,待我備述患難始末。(貼)不妨,你且說來。(作搖船介)(小生)小娘子:

【降黃龍】我是帝室倫彝。

(貼)住了!這一句就是大言,無對證的了。旣是帝室子孫,為何這般模樣?(小生)

為邦國摧殘,禍及枝連。

(貼)是何人起禍?(小生)

權臣篡逆。

(貼)權臣是誰?(小生)

梁冀潛謀,弑君臨軒。

(貼)你是帝室何人?(小生)我乃先朝章帝玄孫,清河王劉蒜是也。奉太后懿旨,召入宮幃,議立大位。梁冀立了渤海王劉纉,未及三月,就弑君欲篡大位,要絕氏宗支。因此,我逃出宮來,又被梁冀發騎尉追拿。追至大林之所,却有一堆漁翁睡着,那騎尉射我一箭,却射在一個老漁翁身上,我便走脫。(貼)吓!這老漁翁是我父親,回來疼痛不過,昨日死了。如今殿下要往何處去?(小生)

我來至江邊,望洋揮淚,沒一隻輕帆疾捲。因此且藏身,為非做歹,也難辨人言。(貼)

【前腔】奴聞言,心戰身驚。他是個親王,眼前誰據?

梁冀梁冀!你要絕沒室宗支,怎害我父親一命?如今是與你不共戴天之仇了!

難忘終天切齒,志在荊軻將效一篇。

且住,那相士曾說我有貴人星發現,莫非應在此時?

想此窮鸇那有晨風發翅,便得騰踏九霄飛轉?

(小生)小娘子,天色昏黑,恐不能尋個歇宿之處,快搖過去便好。(貼)殿下:

你在窮途,含悲旅邸,怎得安眠?

(小生)這也說不得,死生付與天命了!(貼)如今外府州郡都是殿下官兒,難道就庇護不得殿下麼?(小生)小娘子,如今各鎭官吏俱是賊推舉,無有不是羽翼爪牙,若去投他呵:

【黃龍滾】這是如蛾赴火烟,如蛾赴火烟,羊入虎狼圈。寧餓死他鄕,莫把頭顱剪。

小娘子,倘有官騎追至,切不可破我行踪或者祚不滅,有日歸朝。

當尋踪覓跡,在江心不遠。酬方寸,報瓊瑤,恩非淺。

(貼)殿下旣是行踪無定,住宿無家,傍徨途路,未免別有風波,不如權且安坐漁舟:

【前腔】學個寒江獨釣仙,學個寒江獨釣仙,免被人輕賤。且潛息游龍,待聽朝綱典。

(小生)若得小娘子如此,我之患難可免。只是這個模樣,未免被人盤問,如何囘答?(貼)殿下,你身遭顚沛,莫拘禮法。我父有衲襖遺下,殿下可扮作漁翁,坐在舟中。

似醉如痴,暫爾魚歌囀。

(小生)小娘子,這便免人盤問了。倘然遇着仝伴中問及是何親戚,這又如何囘答?(貼)吓,倘然同伴中問及,只好權——(小生)權什麼?(貼)

權說道:是妻房,為家眷。

(小生)且住,如此,則相士之言又應了。他道此去龍門須跳,却當知別有漁家樂。豈不是個安身之處了?小娘子自發此言,非是我來唐突。我若有歸朝登位之日,定當娶汝為正妃。(貼)願殿下千歲千千歲。(小生)小娘子,切莫如此稱呼。

【尾】從今改作漁家漢,待等時來風便。(合)那時仝向金門把話傳。(貼作搖船仝下)

相梁

(丑上)

【普賢歌】我為相士口喳喳,氣色觀來定不差。吉凶判由咱,是非不管他,賽過君平一當卦。

萬家春靠子兩句百中經舞言亂話,一味嚼蛆。也倒好個,嚼來無不應驗。還有一節好處:囉個曉得?趙屠個圈套落拉我眼裏子,逼渠寫子一張甘結,日日吃,竟弗要銅錢,吃殺子個入娘賊哉。今日饒子渠罷。我到府衙門前空場上立立,再嚼嚼蛆,自然銅錢銀子亦到我腰裏滾子來哉。剩個口食厾,雨落天光去吃。有理個。(內吆喝介)𠲔!國公囘朝居來哉,我且等渠進去子哩擺桌子罷。(外,付校尉喝,淨上)

【引】滿朝朱紫盡京華,喜得文武低頭且順咱。

(丑)咦!一個死人走子進去哉。(外,付打丑介)為何呪駡國公爺?(淨)什麼人喧嚷?(外,付)一個相士呪駡國公爺。(淨)拿進來!(外,付拿介)相士當面。(淨)時常見你在府門首談相,哄擁一班遊手好閑之人,聚集一堆,不來罪你罷了,怎麼反來呪駡我?該砍!(丑)千歲爺小人該死!小人非敢浪言放肆,方纔見千歲爺龍顏上氣色不正,一時狥口忒子出來。我小人該死!小人該死!(淨)我的氣色不正麼?(丑)是。(淨)你上前來觀我一觀,如何不正?(丑)小人方才無心中說出一句,該砍;那間再說子,該剮個哉(淨)不來罪你,就講何妨?(丑)千歲。(立起,相介)大壽幾何?(淨)六十三歲。(丑)阿呀!七九之年。千歲爺前半世功名富貴,已臻其極,不必言矣。只是目下氣色運至眼堂。五官各有所屬,眉屬木,眼屬火,耳屬金,鼻屬土,口屬水,俱要相生為吉。如今運限在眼,如何水氣旺於眉下?水能尅火,太陰光掩,目下作事狐疑,此心無主。(淨)主何吉凶?(丑)小人不敢說。(淨)不罪你,你且講來。(丑)千歲爺,小人大胆說了。(淨)你講。(丑)千歲爺,眼為日月,能照萬方;水若尅火,陽光盡沒。𠲔!目下只怕有人行刺。(淨驚介)先生!(丑)千歲。(淨)應在幾時?(丑)三日內要見。(淨)先生,可避得過?(丑)怎麼避不過?無非不要出入,靜坐衙齋,緊防外人往來,過子三日,雲霧豁開,千歲爺有帝王之位矣。(淨)先生請到耳房用飯,還要酬謝。(丑)謝到弗消謝得,單求饒子殺罷。(淨)適才偶爾戲言,不必介意。(丑)千歲。(末)這裏來。(仝丑下,卽上)(淨)甲士迴避。(外,付下)(淨)老夫梁冀朝罷囘來,忽被相士一番言語,驚得我毛骨悚然。我夜來夢見一班戮過諸臣杜喬李固等齊集門牆,附耳低言,一時驚醒。方纔相士之言,甚有可疑。也罷,我如今不出外堂只在內堂與歌姬們歡樂,那刺客何來?院子那裏?(末)有。(淨)我有三件大事吩咐你,須要小心。(末)那三件?(淨)第一件:各家人房頭俱要搜看,不許容留外人親戚等。(末)是(淨)第二件:各處門戶與大門俱要封鎖,各衙門奏啓不許傳進(末)是。(淨)第三件:再差禁軍五百名在府門晝夜巡緝,如有閑人站立,卽便拿下,過了三日,然後出堂理事。(末)曉得。那相士飯完,可要放他囘去?(淨)相士鎖禁耳房,三日後纔放。(末)是。(淨)重門朱戶層層閉。(末)聶政荊軻何處來?(淨)須要小心。(末)曉得。(仝下)

刺梁

(貼上)牢籠一計巧安排,誰識荊軻是女孩?是非只為多開口,欲釣鰲魚洩怒懷。奴家飛霞,前日賣魚囘來,偶經秀才門首經過,只聽得裏面哭聲甚慘。進去動問,不想有這庄幻事。奴家頓起殺父之仇,遂發虎狼之怒,趁此機會,代却小姐解進賊府中,欲作要離獻羮,豫讓斬衣之事。如今已入巢穴,但不知天意若何?奴家進來兩日,梁冀在朝攝政,尙未見面,今日方囘,必來呼喚。奴且假意殷勤,聊為喜笑。不知他的造化,又不知奴的禍福。且做一場女俠之事也!

【粉蝶兒】翠黛雲翹,奴非是翠黛雲翹。奴要把巨鱗並釣。今日個女專諸義胆天高。這櫻桃口,芙蓉面,多是那無情笑貌。

想昔日聖姑賜我寶針,曾說後來許多大事,俱在此針上。不相應在今日。

這寃債早已結下根苗,却遇那紅顏把俏軀兒輕調。

(老旦上)歌舞樓頭月,粧成豔冶姣。新來姐姐,千歲爺囘府了,今夜在聚寶堂夜宴,必要我們承値吹彈你須與我們一樣打扮,好去見千歲爺。

【泣顏囘】這是玉佩響瓊瑤,粧點出陽春豔色雲翹。那歌喉絃管,自有個十二多姣。

(淨上,旦,付提燈仝上)(淨)歌姬每掌燈。

巫山囘遶,有崑崙,何處來飛到?

馬瑤草喚到了麼?(老旦)在此伺候。千歲爺。(淨)喚過來。(老旦)是。新來姐姐過來見了千歲爺。(貼)是。馬瑤草叩頭。(淨)抬起頭來。(看介)妙吓!果然比衆不仝。

見香雲一室生光,似嫦娥來下蓬島

起來。問他可會歌唱。(老旦)他說自幼未曾學得。(淨)也不必勉强他,慢慢敎他便了。(老旦)是。(淨)就着瑤草把盞你們歌唱。(衆)是,曉得。

【北石榴花】滿捧着金樽玉斝曲了小蠻腰。可也是花枝和那酒巵瑤。滿座上,鬢雲香,紅粧襯着。口杯兒唇尖攪,齒筋兒舌梢挑。更有那檀板歌喉檀板歌喉,低低兒鶯聲俏。只見那柳榭花臺也,驚起枝頭〔咳〕睡鳥。果然是巫山神女共鸞膠。

(末上,擊梆介)(老旦)什麼人?(末)內堂院子,大門上傳進河東密報:奉太后懿旨,請太師爺票發拿進去。(下)(老旦)曉得了。啓千歲爺,外面有飛報傳:進奉太后懿旨,送到太師爺票發。(淨)此時又有什麼報來?你每迴避。(衆)曉得。(下)(貼作看下)(淨)

【泣顏囘】歡娛未了,又亂心惱。這關情何必攪擾?

(生,小生扮鬼魂上)(淨)羽衣關總兵報到河東汴京等處地方,今聚義師,已立清河王為帝,舊臣張陵等輔佐聽政。飛報是實。我原說放走了這小厮必然起禍,如今也不必言矣!但是馬融陞為督府總戎,已調各路兵將征勦,怎麼此時不見奏㨗?也罷,不免批下,罪在督撫,自然獻俘。

怪狙狐作隊,無端侮弄皇朝!

馬融馬融,你這一差須要些謀略。

前程自保。

(小生扯袖介)(淨)唔!怎麼要寫下去,那手兒再提也提不起?

又不是荊棘來為靠。

(小生又扯介)(淨)好作怪!

早難道有鬼胡纒?

(二鬼正當中立介)(淨)吓!怎麼我的眼睛前有人影兒?吓!我曉得了。

敢是我醉魂潦倒?};(二鬼將衣袖搧淨,淨困介)(貼上,二鬼跪接,下)(貼)

【黃龍滾】早獻出嘻笑阿娜,早獻出嘻笑阿娜,不覺的眉倫火燥!只見他抓耳風魔,只見他抓耳風魔,恨不得雲情出糶!管敎他金釵亂了襄王廟!綺筵前,血濺不須刀!

那賊喚我,每迴避了,不知在內所幹何事?呀!已醉倒在桌兒上。我有天賜寶針在此,不趁此時下手,更待何時?

休待要怯怯吁吁,學做個踰牆為盜。

千歲爺上酒。(淨)阿呀!吃不得了。(貼刺介,下)(淨倒介)(老旦仝付,正旦上,貼後上)(衆)千歲爺為何在內喧嚷?我們進去看來。(見介)吓!千歲爺為何睡在地下?阿呀!不好了!千歲爺被人刺死了!快開了內堂門,喚院子進來。(衆)說得有理。(老旦)內堂院子快來!(末)怎麼說?(衆)千歲爺被人刺死了!(末)吓!千歲爺被人刺死了?在那裏?待我看來。(看介)好奇怪!此間只有你每在此,有人行刺,難道你們不見的麼?(衆)方才傳進報來,千歲爺喚我們迴避,獨自一人在此看報。只聽得喧嚷,我們進來千歲爺已倒在地下,人影兒不見一個,這事好生奇怪!(末作看)阿呀!好奇怪!你看身上一些傷痕也沒有,眞個神鬼不測吓!也罷,如今那相士還在,待我喚他出來,相你們那一個動手的,少不得死在後!(衆)有理吓。(末)來,來,來,把千歲抬過了。(抬下)(末)好相士吓!(衆)相士便怎麼?(末)他相千歲爺三日內有人行刺,不想今日眞眞第三日,千歲爺果然被人刺死。待我喚那相士過來。吓,先生。(丑內)半夜三更弗相面個(末)先生快來!(丑)吓,來哉。那了?(末)先生看得好相吓!(丑)那了?(末)千歲爺果然被人刺死了(丑)如何?我裏個樣相,說個句要應個句彀㖸。(末)你說還有王位吓!(丑)元弗差。那間去做閻羅王哉。(末)亂話!一室中並無外人,只有一班歌姬在內,如今敢煩先生去相一相那一個動手的。(丑)阿喲!個出事務大厾。拉囉哩?(末)這裏來。(丑)就是個班啥?(末)正是。(丑)㕶厾立齊子,讓我好相。(衆)是。(丑)我相你們這班女人,(指五人)那有此大胆?(末)先生,相准了吓。(丑)是你!(末)我是不進內堂來的。(付)先生,相准了。(丑)是你!(付)啐!渠來搠殺我,我去夾殺渠!(末)看明白了,不是當耍的!(丑)阿呀!你們道差了,那刺客必竟隱藏在府中,你們須掌燈炤看,方有着落,如何在這班女人身上搜求?是何道理?是何道理。(衆)有理。我每四下找尋去吓。新來姐姐,府中你不認得,住在此罷。(衆下)(丑)呔!(貼跪介)(丑)你是漁婆吓!面浪一團殺氣,千歲爺是㕶刺殺個!是㕶刺殺個!(貼)阿呀!先生吓!奴之生死,出在君口㖸!(跪戰介)

【上小樓】奴不惜雲𩬆髦,奴不惜花容俏。拚得個斷舌敲牙,拚得個斷舌敲牙;刀山疊疊,劍光皎皎!

(丑)住子!㕶那亨進府來個?(貼)梁冀要娶馬瑤草為歌姬,奴一時俠氣,他扮作漁婆而逃,我扮作瑤草入府的㖸。

也只是李代桃僵,也只是李代桃僵,指鹿作馬,以魚為鳥。〔阿呀!先生吓!〕望救取虎窟出龍巢。

(丑)起來。我且問㕶,方纔梁冀拉裏做啥?(貼)看報。(丑)那報介?(貼)在此。(丑)拿來。好!好!報上到也有救拉裏。(貼)什麼?(丑)筆!筆!筆!(貼)筆在此。(丑)那哉?筆頭沒得個介!(貼)倒了。(丑寫介)(衆上)走吓!(末)吓,先生我們四下找尋,並不見個人影兒。(丑)呀呸!阿啐!你們還不知?還要尋什麼刺客?方才傳進報來,說已立清河王為帝,汴京廣南諸路軍民人等迎請新君進朝。千歲爺自己手批在後,說:『寃家到了,速速自裁!速速自裁!』是介兩個字厾,為此將身自盡。天明起來,必然有禁軍抄沒誅戮。阿呀!天地神聖爺爺你厾是該死個衆生,我是為啥了?放子我去!放子我去!(衆)吓!先生住在此,救我每一救。(丑)吓!㕶厾要救也弗難,你每各各除下花額,或是前門。(衆)前門。(丑)或是後戶。(衆)後戶。(丑)我裏竟不一走里使使。(末)吓,先生,我每打從後門而去罷。(丑)要性命個跟我來!

【疊字令犯】那頃刻冰山勢倒,禍患飛來不小。休驚起犬吠鳴,休驚起鴉兒噪。捱捱擠擠,顧不得鞋弓襪小。似亂蝶飛遶。聽更籌漏盡還敲,那裏尋僻村幽道?弄什麼絃管琵琶!弄什麼絃管琶琵!(衆跌介)哭哭啼啼,殺身未保。又只見濛濛淡淡,日影曉天高。(衆下)

(丑扯住貼介)好哉!好哉!奔子活路浪來哉!(貼)先生吓,蒙你活命之恩,何日得報?(丑)報,報,報!個張硬▲哉!小小裏個點年紀,幹出個樣大事務,那沒逃拉囉裏去好?(貼)吓,先生,那清河王曾在我船中避難,他如今已往河東去了。我和你去尋着了他,就有安身之地了。(丑)好便好,只是你孤身在路,未免風波不測,個沒那處?吓,也罷哉!有心送佛,送到西天。我且送你到河東地界,各尋道路便了。(貼)如此感恩非淺。(丑)城隍爺爺,介沒走㖸。(貼)

【尾】路迢迢,心悄悄。(丑)好一個潑天大胆女多姣!(貼)〔阿!先生吓!〕奴只為俠氣含寃兩地包。

(丑)快點走!快點走!(仝下)

羞父

(生上)

【引】再整舊鴛班,紅白清明現。

下官簡人同。昨日太子班師囘朝,太后徹簾,太子已登寶位。今早百官排班朝賀已畢,降旨梁冀滿門抄沒,三代盡皆處斬,家私盡賞邊軍,滿城人民舉手加額,無不稱快。只有馬融囚車解到金門,聖上知是下官岳文甚有免死之意,故爾發下官議罪囘奏,此乃聖上洪恩也。只因夫人在家,父子責善,有一段怨氣未明,躊躇未決。如今請夫人出來,將大義之言勸他,看他主意如何。梅香,請夫人出來。(內)曉得。(旦上)情到不堪囘首處,一齊分付與東風。相公,囘來了?朝事如何?(生)太子登極,太后徹簾囘宮,故舊忠臣一概起用,大赦天下。只有夫人的父親發到下官議罪,故請夫人出來。(旦)相公,王法當誅,何得問妾?(生)夫人,天下無有不是的父母,聖上已有免死之意,還求夫人海涵。(旦)如今惡父在何處?(生)在囚車內,已發到衙門首了。(旦)可分付抬在堂上擺下,待奴去見他,自有話說。(生)是。軍士每將犯官囚車抬到堂上來。(內)吓。(生)你每不須伺候。(衆)吓。(下)(生)夫人,吩咐過了。(旦)相公,請迴避。(生)是。(下)(旦)

【新水令】人生幻化總無邊。這機緣,誰能先辨?榮華如露草,富貴似炊烟。休將事業掀天。〔爹爹吓,〕今日裏,方知一夢轉。(下)

(二小軍抬付囚車擺場角介)(付)咳!馬融馬融

【步步姣】一朝事敗如鷄犬就死誰來唁?〔好端端一個女兒在家,〕把忠言當惡言,做出傷心百般千變!

如今朝廷發在女壻衙門定罪,極是寬恕的了。只是女兒在此做夫人,怎肯饒過我?不要說是該死,就是羞也羞殺了。

他嬝娜到堂前,我紅羅三尺難遮面。

(丑扮丫頭上)夫人叫我看看堂上囚渣阿拉裏來,弗知𠍽個叫子囚渣?咦!堂上擺一個人頭拉裏!(付動介)(丑)還是活個來!個個像是就叫囚渣哉。咍,㕶阿是姓鷄㖸?(付)姓。(丑)馬是登拉馬坊裏個,那了登拉鷄籠裏子介?讓吾請夫人出來。夫人有請。(旦上)怎麼?(丑)囚渣拉厾堂上哉。(旦)隨吾來。(作見,暗拭淚介)爹爹,孩兒瑤草在此。(付)阿呀!女兒夫人吓!望你救為父的狗命!(旦)爹爹只該坐在虎皮椅上,怎麼登在這個裏頭?(付)女兒夫人,如今事發了(旦)若聽女孩兒說話,那有今日?(付)便是。女兒夫人,你且坐了,把我大大的羞辱一場,出出你怨氣。(旦)看坐來。(丑)夫人請坐。夫人,個個人罷,弗要羞哩哉。(旦)為何?(丑)個個人單露子個頭,像道弗怕羞個。(旦)丫頭,不許多嘴!去看茶來。(丑下)(旦)爹爹,孩兒阿:

【折桂令】怎敢把老椿庭羞辱言?還則為着由人由命,論賦一篇。〔是日奴家出嫁阿,〕羞得奴無面人前,羞得奴淚眼將穿,羞得奴難行難轉。

奴想就是貧戶人家,也要粗布衣服做下幾件,動用傢伙也要備下幾件。奴是你嫡親女兒:

並沒個花粉一錢,又沒個布帛一聯。

(付)女兒夫人,如今是錦繡綾羅,受用不盡了。(旦)這可是你與吾的?(付)不是,不是。(旦)

生巴巴將奴趕出門庭,幾年上,受了些凍餒萬千!

(付)女兒夫人,你做爹爹的阿:

【江兒水】生就豺狼性,不將骨肉憐。

(旦)我勸你不要順從梁府,也是好言。(付)

這是畜生不聽良言勸。

(旦)你如今犯了死罪,可有辨麼?(付)

自作之孽何由辨?甘心一死誰敢怨?

(旦)可有什麼說話吩咐吾?(付)

若得全尸,恩典。

(旦)旣犯大辟,焉得全尸?(付)女兒夫人:

可念父女之情,略略寬容一線!(旦)

【雁兒落】你道是虎狼威掌生殺權。

(付)說的。(旦)

你道是獬豸冠如電現。你道是人謀㨗徑。

(付)也說的。(旦)

你道貴與富由人便。

(付)通是說的。(旦)呀!

這不是蠶繭自纒綿,飛蛾赴火烟?

那日你要殺杜喬李固二人。(付作抖介)(旦)

奴也曾哀哀泣,奴也曾苦苦言。天,天豈無個昭彰現?寃,寃豈無個宿債塡?(付哭介)

【僥僥令】羞慚眞靦覥!吃不盡好鹽酸,悔不了已往從前作過事,說不盡今番罪孼懸!

(旦)還有一事可恨。(付)女兒夫人,有話再講。(旦)你把我赤條條趕出門來這也罷了,怎又將我獻入梁府,這不是禽獸所為麼?(付)這是梁府威逼,做爹爹的出門提兵去也,不知此事。這與我不相干。(旦)哫!胡說!你與書童做就圈套來陷我,怎說沒相干!

【收江南】〔呀!〕這其間激得我無路,〔呵!〕險些兒命難全!幸喜得漁婆義胆可包天。〔那漁婆進了梁府呵,〕愛驚危萬千,做豪俠一端,却不道婦人名節反流傳!

(付)咳!罷了!罷了!

【園林好】說不盡惡端幾篇,受不盡羞容幾千!〔我那亡過的妻吓!〕今日女兒,親父有口也難吿免。一塊肉不相全,一塊肉不團圓!(旦哭介)

【沽美酒】我娘行久已捐,我娘行久已捐,又提起,淚漣漣。又見他掩面為囚心也憐。

爹爹,非是孩兒今日責備你。(付)該的,該的。(旦)

全無個骨肉相關,又沒個慈悲之念。又道是富貴千年。那曉得貧窮又顯?

(付)如今做了夫人,也難得的。(旦)這也是奴由命。(付)正是由命。(旦)如今還是由命?還是由人?(付)如今富的貧了,貧的富了,這是由命吓。(旦)旣曉得由命不由人,放了你出來。(付)願女兒夫人千歲,千千歲,就開一開。(旦)尙早。

恁呵,休得要心歡,還守着聖旨詔傳。

(付)咳!到底該殺!(旦)呀!

方盡奴胸中宿怨!

(生上)要知心腹事,但聽口中言。夫人之言,下官在屏後俱已聽得明白;岳丈皆順受,哀泣無顏夫人可念父女之情,放了出來罷。(旦)相公,天下那有子不要父生之理?奴家宿怨在心,不得不說一番。相公,放他出來。(生)軍士每,快來開了囚車,請爺出來。(外,淨上開介)(付)救命王菩薩到了!(生)梅香,取衣服與爺換了。(付)一發全了體面。(丑應介)𠲔!個個囚渣亦活哉!(旦)唗!胡說!進去!(丑下)(生)岳父請上,小婿見禮。(付)多蒙活命之恩,不消。(生)小婿明日御前懇恩求赦,只怕死罪雖饒,流徙為民難免。(付)女婿老爺,只要免了頭上一刀就夠了,流徙何妨?(生)岳父大人請上,待我夫婦拜見。(付)女婿老爺,女兒夫人請坐,待馬融叩頭拜謝。

【清江引】一番舊話重提遍,怒氣皆消免。萬事不由人,由命何須怨?漁家樂,好歌謠,將來演。

(生下)(付笑介)(旦)爹爹笑什麼?(付)我在此想。(旦)想什麼?(付)想吾該死的如今又活了,元是由人。(旦)軍士們,抬囚車過來,原囚了犯官!(付)由命!由命!我如今日日讀這兩句。(旦)那兩句?(付)我欲生時我欲死,須知由命不由人。(踱下)(旦)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