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三/白羅衫

Top / 綴白裘 / / 白羅衫

白羅衫

請酒

(外扮尙書,末院子隨上)

【引】園林爛熳花如綉,開宴華堂,驄馬須留。

下官王國輔是也。今日設宴在園中請按台。院子。(末)有。(外)再將名帖去邀老爺來上席。(末)已曾邀過,卽刻就到。(外)院子。(末)有。(外)那筵席須要齊整,賞盤多要豐盛。(末)曉得。(外)到時卽忙通報。(末)吓。(仝下)(小生扮按院,雜扮二役二皂隸,貼扮門子上)

【引】代天巡狩乘驄驟,荷君恩,有志須酧。

(貼)開門。(衆)吓。(作開門介,雜持邀帖上)老爺邀請大老爺赴席。(役接帖,雜下)(役稟介)尙書老爺差人邀酒。(小生)來過幾次了?(役)三次了。(小生)吩咐排執事到尙書府中去。(貼)大老爺吩咐,打執事到尙書府中去。(衆應介)吓。(衆喝道作行到介)(衆)老爺到。(淨扮院子上)老爺到了麼?(衆)是。(淨)老爺有請。(末扮院子隨外上)怎麼講?(淨)老爺到了。(外)道有請。(外出迎介)呀,老公祖請(小生)老先生請。(外)豈敢。請。(小生)從命了。(進介)(外送小生正坐介)(外)自公祖按臨敝地,治生尙未請敎,有罪,有罪。(小生)豈敢。老先生望若山斗,晚生特來領敎。(外)不敢。請。(小生)從命了。(送茶介)恭喜憲公祖豸冠鐵柱,功名不減於延年;白簡綉衣,謇諤無分于刁曜。聖天子眷注方新,老夫輩得沾雨露。(小生)老先生親總六師,清白無慚于張奮;望耑征伐,袞冕何忝于陳騫。朝野具瞻,華夷仰望。(吃茶介)(外)請。(小生)請。(淨,末接鍾介)(外)看酒。(淨,末)吓,起樂。(內吹打,外定席,小生囘定,各換衣坐席介)(貼)各役領賞。(淨,末送盤兩邊,付賞封,各謝介)(淨,末)上酒。(合)

【玉芙蓉】霜威凛似秋,劍氣冲牛斗。羨丰神,金莖玉露難儔。埋輪攬轡功勳茂,浴日補天事業優。(合)驅車後,為觀風遍諏,愿恭承善誘,庶得免愆尤。

(小生)酒已太多,晚生吿辭了。(外)憲公祖,小園雖是荒蕪,花卉頗覺爛熳,還求憲公祖一駐,以增泉石之光。(小生)久慕名園,實切企仰,只是慚無好句以贈,恐花神笑其不韵耳。(外)豈敢。院子,吩咐開了園門。(衆)已經開着伺候了。(外)憲公祖請。(小生)老先生請。深感主人多繾綣。(外)還從曲徑玩芳菲。老公祖請。(小生)老先生請。(仝下)

遊園

(旦扮夫人上)

【引】啾啾唧唧,割肚牽腸,怎一個愁字了得!(貼扮小姐上)終日里重門靜閉,還怕見堂前悲泣。

母親。(見介)(旦)小姐,我自托身府中,不覺已是十八年了。雖蒙小姐另眼相看,情同母女;但不知我婆婆安否,又不知我叔叔侍奉如何。我幾次要寄封書回去,奈無便人敎我終日放心不下,如何是好?(貼)母親,孩兒因見你悶悶不樂,今日我爹爹設宴請按院飮酒,我已分付園丁開了園門,和你到園內散步一囘,消遣悶懷,如何?(旦)吓,旣如此,我與小姐同去走走。(貼)母親先請。(合)

【月雲高】看花陰,鶴唳閑庭。縱蓓蕾——

(貼)幾時不到園中,花兒開的好不盛也!母親:

你看香靄飛芳徑。

(旦)吓!我便在此遊玩,不知我婆婆如何了?(貼)

雲翠涵春水。

這裏來。(旦)小姐。

我怕入深林內。

(貼)母親,就在這欄杆上望一望罷。(旦)

我悶把欄杆倚。

(貼)母親,你怎麼又愁起來了?消遣便好。(旦)小姐。

我生枉自羈人世。

(貼)何出此言?(旦)

死也為寃鬼。(貼)〔母親〕且遣愁懷莫皺眉。(旦)我念到家鄕意似癡。

(丑扮園公急上)園亭多潔淨不許外人來。小姐,夫人在上,有客來了。(貼)園公,為何這等慌張?(丑)小姐,老爺同按院老爺園中來遊玩了,快些迴避!(旦)阿呀!一時出去不及,怎麼好?(丑)不難。蘇夫人同了小姐且躱在遊廊下,待老爺們過去再出來罷。(旦,貼)這也使得。正是欲遣悶懷芳徑步,不期花裏有人來。(仝下)(雜引小生,外同上)(外)憲公祖請。(小生)老先生請。妙吓!昔人有云:極目無留賞,心閒不避喧。今日對此名園不覺形神俱化。(外)憲公祖忒過譽了。(小生)豈敢。前面是什麼所在?(外)前面有一小樓名曰江天閣,其上可以望江,請憲公祖一登。(小生)這也使得。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仝下)(外)院子。(淨,末)有。(外)看桌盒到閣上去。(淨,末)俱已擺下了。(下)(貼上)母親,他們去了,如今出去罷。(旦上哭介)阿呀!好苦吓!(貼)母親為何啼哭起來?(旦)小姐吓,方纔這位官長啊:

【孝順歌】我聽聲氣,看他容貌奇。

(貼)母視,他的聲音舉止便怎麼?(旦)方纔那位官長:

依稀與我夫主是一樣的。

(貼)有這等事?母親,我聞得你當初曾有孩兒的(旦)

我追憶,子抛離,如今有十八載。

(貼)如今在那裏?何不請來同住?(旦)

我當日產孩兒,路旁已遺棄。

(貼)此事有幾年了?(旦)屈指算來,與這位官長的年紀也差不多。小姐,我想起來,我的寃苦,一向要到官府去吿理;只因我是女流,況且脫禍之後,卽到這裏,所以我的寃情至今未明。今日見此御史若不吿理,終無伸寃之日矣!(貼)阿呀,母親吓!你說那裏話來?今日是我爹爹請他吃酒,如何好去唐突他?(旦)小姐,雖然如此,我如今也顧不得這許多了。(貼)住了。母親,還有說,總然吿理,那能就得明白?何不隱忍了罷?(旦)阿呀!小姐說那裏話來?

他旣受朝廷爵位。

(貼)他是個按院,怎麼好去觸犯他?(旦)

況且行道替天,料何難誅奸宄?

(貼)只是母親此時寃不得伸,何苦出頭露面?如何使得?(旦)小姐:

倘若殲得那巨魁,何惜微軀碎!

(貼)阿呀!母親,爹爹與按院來了!不是當耍的。母親,這裏來。(旦)阿呀,小姐吓!

你何須畏?我拚履危。今日裏一明寃,勝似鬼為厲。(旦,貼下)

(外,小生上)憲公祖,請到這裏來。(小生)請。妙吓!這裏又是一洞天,妙得緊。(外)憲公祖太奬譽了。(小生)豈敢。其實妙。這又是什麼所在?(外)這是叙香閣清輝亭。(旦上)阿呀!爺爺救命吓!(外)這是那個?(衆)是夫人。(外)唔!你這些狗才不小心!(急怒下)(小生)婦人,你為什麼事情?(旦)爺爺,有極大寃枉事,望爺爺昭雪。(小生)你是何等樣人?有何寃枉?從實說上來(旦)爺爺聽稟:

【前腔】我是儒門裔。

(小生)你可有丈夫的呢?(旦)

宦室妻。

(小生)你丈夫如今在那裏?(旦)

夫君當日遭禍奇。

(小生)你丈夫叫什麼名字?(旦)我丈夫叫蘇雲,進士出身,初選蘭谿知縣。(小生)吓!蘇雲?他遭什麼奇禍?(旦)

只為赴任到蘭谿,江心遭盜隊。

(小生)遇了强盜,可曾脫得麼?(旦)那時把我丈夫呵:

登時立斃。

(小生)有這等事?(旦)

又要逼我成婚,虧殺他兄弟。

(小生)住了。怎麼虧了兄弟?(旦)其時正在危迫之際,虧他兄弟用計哄去强徒,將奴從後門放出,因得脫離。(小生)此事有幾年了?(旦)阿呀,爺爺吓!

十八載沉寃,怨氣瀰天地。

(小生)有這等奇寃?(旦)阿呀,爺爺吓!

祈天使,將明鏡持;若得獲兇人,我命甘捐棄。

(小生)你明日可補一狀詞,待下官囘衙與你細查便了。(旦)多謝大人。幸遇清廉吏,能雪覆盆寃。(下)(外急上)憲公祖,治生多多得罪了。(小生)請問老先生,那夫人為何在此?(外)老公祖,有個緣故:治生當日生一小女,要僱一乳娘,有人領他到此;後來曉得他是好人家兒女,又是落難之人,故此就不叫他是乳娘,多以夫人稱之,所以在此的。(小生)吓原來如此。晚生未到任之時,就聞得此事;只是那老先生受這樣慘禍,實切可憐!(外)便是。只是今日薄設,聊以表情,不道有此一番唐突,到像治生有意得罪了。(小生)老先生說那裏話來?下官蒙聖恩重委,專為伸寃理枉;這樣事情,正該與他超雪。怎麼老先生反說得罪起來?(外)足見憲公祖為國為民,可敬,可羨!(淨,末)請老爺上席。(外)憲公祖請。(小生)豈敢。吿辭了雅情隆貺,殊不敢當。(外)豈敢。還要請敎。(小生)不敢。(吹打各換衣介)(小生)多感老先生盛情。(外)多多有慢憲公祖。(送小生,衆下)(外怒介)罷了!罷了!氣死我也!氣死我也!這些狗才在那裏?(衆)在這裏。(外)唗!狗才!我怎麼樣分付你們?筵席要齊整。(衆)齊整的。(外)賞盤俱要豐盛。(衆)豐盛的。(外)諸事俱要小心伺候。(衆)小人們小心伺候的。(外)你們怎麼縱放夫人到花園中來吿起狀來?這是怎麼說!取板子來,每人要打四十大板!(衆)阿呀!老爺!這不關小人們的事,多是園丁之過。(外)哦,哦,哦!多是園丁之過?快快喚那老狗才來!(淨叫介)(丑上)來哉,來哉。想是要分賞賜哉。老爺,園丁叩頭。(外打丑介)狗才!狗才!(丑)阿呀!阿呀!為𠍽了?(外)我把你這老狗才!你為何敎夫人出來吿狀?(丑)弗關得我事。夫人拉園裏,老奴着實催他迴避,那曉得哩叫喊?(外)過來!把這老狗才重責三十大板,趕他出去,不許在府中!(衆)吓!(丑)阿呀!夫人!(外)狗頭!若不看夫人面上,活活敲死你這老狥頭!過來!快拿我的名帖到老爺衙門裏去請罪。(淨,末)吓!(外)氣死我也!一天好事,多被你們這班狗才弄壞了!氣死我也!(下)(丑)喂!方纔個賞封呢?拿出來分!(淨,)賞,封是値席的,怎麼分與你?(丑)𠍽說話!大家有分個,快點拿出來!(淨,末不肯,作鬧介)(外上)你們這班狗才做什麼?(丑)弗是,老爺,方纔個賞封,哩厾兩個竟要獨呑,弗肯拿出來分。(外)賞封呢?(末出封介)哪,這是値席的。(外接介)(丑)哩也有個。(外)取來!(淨出封,外接介)這個賞封是要連我的名帖送到老爺衙門去請罪的,分不得。這老狗才好不小心!(袖封,氣下)(淨,末)呸!這是那裏說起!(丑)羞!辛辛苦苦鬧子介一日,也替我一樣!(淨,末)多是你!(丑)介一張硬毡!𣬿,𣬿,𣬿!(渾下)

看狀

(小生上)

【引】為官承乏愧樗材,按部江南柏府開。有事掛心懷,只為羅衫耐。

巡狩在江南,貪官透胆寒。上方威鎭劍,懲治太平年。下官徐繼祖,向在涿州道上遇一媽媽,不勝感傷。說我像他兒子蘇雲一般模樣,又訴與始末根由。那時我許他訪問消息,臨別時又把羅衫與我為記。若有人認得此衫,便有下落。不意昨日在老先生處赴席,忽有婦人向我訴寃,問起情由,就是公的夫人,方知公已被强賊所害。我想强賊雖未緝獲,那羅衫一事,已有下落了。

【解三酲】我記當日在井邊相會,老孤婦訴苦哀哀。見他千愁萬恨思兒態,曾許他遍相推。做不得巨卿果到元伯宅。

曾許他得中之時,便迎他養老。到今日呵:

早難道樓護當年養來?愁無奈,何日得除奸報母,苦盡甘來?

且住。昨日見了那夫人呵:

【前腔】看將來,人生興敗,多應是命裏安排。〔若論婦人家丈夫中了進士呵,〕少不得五花官誥來天外。〔可憐那夫人〕依然是舊荊釵。〔咦!〕我與他非親非戚非宗派,也只是哀老憐貧牽我懷。公吓,〕生難再,除非誅兇斬暴,慰爾泉臺。

(貼扮門子上)請老爺更衣。(小生換公服,貼捧印走介)(小生坐堂,付,丑扮皂隸暗上,立兩邊,貼作開班房門鎖,復上堂喝介)皂隸(付,丑)吓。(貼)站堂。(付,丑)吓。(貼)皂隸出班房。(付,丑作上堂介)皂隸叩頭。(貼)起去。(介)皂隸領匙鑰。(付,丑拾鑰,作開門介)(老旦,正旦扮劊子,雜扮二軍牢上)各役叩頭。(貼)起去。(淨巡捕上)巡捕官叩見大老爺巡風無事。(小生)無事麼?(淨)是。(小生)起過一邊。(淨)吓。(外扮知府,末扮知縣上)(衆)知府進。(貼)進來。(衆和介)知縣進。(貼,衆和)進來。(外,末作進見打恭介)大人在上,知府,知縣參見。(小生)貴府縣在此,本院欽奉聖旨,巡視江南,有善必賞,有惡必懲,望貴府縣曲體本院之意,毋辜期望。(外,末)承老大人面諭,卑職等自當仰體。(小生)請囘衙理事。(外,末)是。(各打恭喝下)(小生)抬放吿牌出去。(付,丑應,抬介)(生上)

【引】彌天寃抑向誰論?只恐哀猿不忍聞。

此間已是察院衙門,不免跪門則個。(小生)跪門的什麼人?(衆傳介)吿狀的。(衆介)(小生)取狀詞上來。(傳介)(小生)原任蘭谿知縣蘇雲。唔!(想介)吿狀人請囘,三日後聽審。(衆傳介)(生)好了!好了!天開眼了!正是:眼望㨗旌旗,耳聽好消息。(下)(小生)分付掩門。(關門介,貼捧印走介,末奶公接印下,貼關門下)(小生)阿呀!好奇怪!昨日夫人說蘇雲已被强盜謀害,今日怎麼又來吿狀?

【太師引】看將來,此事眞奇怪。這籌兒敎我心兒裏怎猜?〔那公呵,〕旣道是江心遭害,怎又向烏府訴哀?

待我看他狀詞寫什麼在上。『原任蘭谿知縣蘇雲,吿為羣盜劫殺事:路由揚子江中,本船大盜一夥,將綑縛,推入江心;復遭巨寇劉權撈救,拘禁山塞。幸爾天敗,得脫羈囚』吓!元來他不曾死。

他被拘禁綠林山塞,因此上餘生還在。這寃山仇海,牽我悶懷。須知是察奸伸枉是烏台。

(看介)吓!他說一門家眷盡被强盜徐能謀殺。阿呀,且住!徐能是我爹爹的名字,難道我爹……(住口介)吓!

【前腔】難道我嚴親成無賴?覷狀詞,敎我如痴似呆。旣道是刧掠將人害。〔他若幹不良之事阿,〕少不得生子不才。〔下官今日阿,〕荷皇朝寵賚君恩大。〔𠲔!〕早難道繼祖非嫡派?〔我想世上同名同姓的也多,〕只為名和姓相同,謾猜。〔其間必有元故〕須知道外人誰曉與同儕?

(末捧茶介)老爺,請用茶。(小生)强盜徐能。(末看,背介)吓,這是江中的事發了!咳!有天理!有天理!(下)(小生走介)吓!方纔奶公連說什麼有天理吓,莫非此事他到知道一二麼?……(想介)我且喚他來問便了。吓,奶公那裏?(末)吓,吓,來了。堂上一呼,堦下百諾。老爺有何吩咐?(小生)我有話問你。(末)是。(小生)你是從幼伏侍太老爺的呢?還是長大了來的?(末)小人是從幼伏侍太老爺的?(小生)呣!自幼來的?這太老爺姓什麼?(末)太老爺姓吓。(小生)我老爺呢?(末笑介)老爺又來了。太老爺姓沒,老爺自然也姓了吓。(小生)吓,哈哈!好好一個也姓!(點頭介)(末)是。(小生)我老爺可是太老爺親生的麼?(末)老爺說那裏話來?自然是太老爺親生的。(小生)是親生的?(點頭介)(末)是。(小生)吓,奶公,太夫人姓什麼?(末)沒有太夫人的。(小生)吓,胡說!沒有太夫人,你老爺身從何來麼?(末)吓,這個,——只知有太老爺不知有太夫人的。(小生)呣!你方纔說從幼伏侍太老爺,怎麼不曉得?(末)小的其實只知有太老爺,不知有太夫人。(小生)𠳶!你若不說明,我有上方寶劍,砍你的驢頭下來!(末)阿呀!老爺吓!待小人細細說與老爺知道。(小生)呣!起來。(末)是。(小生)從頭說來,太老爺平日作何生理?(末)太老爺平日麼,在江湖上做些沒本的經紀。(小生)吓!什麼叫做沒本的經紀?(末)那在江湖上見那客商貨物多者,都要白白的搬運他些囘來,這就叫做沒本錢的經紀了吓。(小生)好!好一個沒本錢的經紀!太老爺平日可曾幹什麼不公的事來?(末)太老爺幹的事也多得緊,叫小人那裏記得起這許多吓?便是那十八年前害這個知縣一事,略略的還記得。(小生指狀介)可就是此事麼?(末)是,正,正是此事。(小生)吓!正,正是此事麼?你快快講來!(末)十八年前,有一個姓新選了蘭谿知縣,起身赴任,太老爺就去攬了他的載。(小生)住了!太老爺是船戶出身麼?(末)是,是船戶出身。裝載以完,家眷從人下船之後,一行行到儀鎭揚子江中,便把知縣縛綑,推入江中去了。(小生)吓!是推入江去了?那夫人呢?(末)隨後就逼那夫人成親。(小生)吓!那夫人從也不從?(末)好一位夫人吓!立志堅貞,抵死不從。(小生)這也難得。後來呢?(末)後來虧了二員外。(小生)那個二員外?(末)就是太老爺的兄弟,叫做徐用。(小生)如今在那裏?(末)他見太老爺做事不好,出家遊方去了。(小生)呣!怎麼樣虧他?(末)只說賀喜,卽把太老爺灌得沉沉兒醉,便把夫人從後門放走了。(小生)吓!夫人是他放走的?難道放走了夫人就罷了不成?(末)太老爺囘來不見了夫人,連忙就趕吓,追吓。(小生)可曾追着?(末)一追追到那邊,夫人不見,到抱……(小生)抱什麼?(末)講完了。(小生)你方纔說趕到那邊,夫人不見,到抱,……(末)吓,趕到那邊,夫人不見,他就跑了囘來,就跑了囘來。(小生)呣!夫人不見,到抱,抱什麼?(末)小人不曾說什麼抱字?(小生)呣!你若不說明,取大毛板敲死你這老狗才!(末)阿呀!老爺吓!小人若說了,太老爺知道,小人就是個死了㖸!(小生)吓!太老爺知道,你就是個死了?呣呣!吓,奶公起來,太老爺若知道,不妨,有我老爺在此。(末)是。(小生)說。(末)吓。(小生)講。(末)嗄。(想介)阿呀,老爺吓,太老爺囘來,不見了夫人,連忙就趕,一趕趕到那邊,夫人不見,到抱了老爺囘來了。(小生)吓!抱了我囘來?可有什麼為證?(末)有包裹老爺的羅衫為證。(小生)如今在那裏?(末)在小人妻子處。(小生)快去取來!(末)是。(小生)奶公轉來。(末)老爺怎麼說?(小生)阿呀,奶公吓!此事若不是你說明,我那裏知道?若得與家雪寃報仇,我把你恩人相待。(跪介)(末)折殺小人了!(小生)快去!(末)吓。(小生)奶公轉來。(末)老爺。(小生)你可連夜囘去取那幅羅衫到來,就接那班强盜到任相會。(末)曉得。(小生)奶公吓,這庄事都在你身上。你若走漏消息,敎你身家不保!(末跪介)小人怎敢?(小生)去罷。(末)吓!阿呀!嚇殺我也!(下)(小生)吓!十八年來,枉叫强賊為父,可恨可惱!奶公此去取羅衫到來,與井邊婆子羅衫相對,若花樣顏色不同,還有一可疑;若花樣顏色一般,不消說公是我父夫人是我母親,那井邊婆子就是我婆婆了。咳!堪恨强徒認我兒,這場寃事少人知。善惡到頭終有報,𠲔!强盜吓,强盜!敎你只爭來早與來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