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三/翠屏山

Top / 綴白裘 / / 翠屏山

翠屏山

交賬

(小生上)

【引】仗劍遙辭江樹,向城秋月孤雲。

荊卿西去不復返,易水東流無盡期。日落蕭條薊城北,黃沙白草順風吹。我石秀自與大哥結義,在此生理,這幾日在外鄕討些賬目,今日纔囘。呀!為何靜悄悄店也不開,刀砧傢伙多收拾過了?是什麼意思?㕶,吓,是了,自古『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我哥哥在官不理家事,必定嫂嫂見我做了幾件衣服,心上有些不快。我這幾日又不在家,㕶,必定有人搬鬥些言語,想是嫂嫂疑心,不做買賣了。咳休等他發言,先辭了,明日囘去罷。阿呀,只是一件,那賬目是要交代明白的,見我石秀無欺。㕶,這是要緊的。(看賬,算介)這家,㕶,有的。那家也有的。㕶,偏是這家再不肯還。那家清,這家清,賬已查明,不免請老丈出來交付明白。老丈有請。(貼內)不在家裏,外邊去了。(小生)吓,這是嫂嫂的聲音吓,就請嫂嫂出來罷。嫂嫂有請。(貼上)來了。

【引】獨坐閑庭無緖。

(小生)嫂嫂。(貼)

三郞傳話歸與。

(小生)嫂嫂。(貼)叔叔囘來了?(小生)正是,囘來了。嫂嫂,請收了賬目。(貼)吓!(小生)那賬目分文清楚,石秀若有半點欺心,哪,天誅地滅!(貼)阿呀,叔叔何出此言?並不曾有甚他故吓。(小生)咳,不是吓,我石秀離家日久,欲要囘家去,為此把賬目交還,今日辭了哥哥,明日就要行了。(貼)吓,奴家知道了叔叔這兩日沒有囘來,今日囘來,見收了店面家伙,只道不開店了,故此要囘去麼?(小生)不然,為何呢?(貼)阿呀這是那裏說起?叔叔且寧耐性兒,待奴家說個明白。(小生)嫂嫂,有話請講。(貼)請坐。(小生)有坐。(貼)叔叔,你是曉得的喲,我先夫押司呵——(小生)呣!(貼)

【桂枝香】情非朝暮,寧仝陌路?沒來兩個週年,欲把經文超度。(小生)却元來為此,却元來為此。

(貼)並無他故的喲。(小生)

應無別故。(貼)〔叔叔,〕還要勞伊相助。

(小生)當得。(貼)

勸伊莫多疑。

阿呀,就是這夥計賬也不消提起吓。(小生)放在椅兒上。(貼)吓,放在椅兒上。(小生)嫂嫂,我石秀豈不知道?

受恩深處家隨在。〔嫂嫂,〕這是財上分明大丈夫。

(貼)叔叔來了半日,待奴家收拾些點心與叔叔過中。(小生)不消嫂嫂費心,前途用過了。(貼)阿呀,這是大郞分付的,說叔叔回來,好生看待。請坐。(小生)有坐。(貼)阿呀,這等執性得緊。(下)

戲叔叔

(小生)吓,元來他為前夫二週年,要請僧做好事,故爾收拾店面。我也休得多心,再住幾時便了。(旦持盃上)大娘,我先出去了㖸。吓,叔叔囘來了?(小生)是,囘來了。(旦)叔叔一向好麼?(小生)好。你好麼?(旦)我是好的。(貼持酒上)迎兒。(小生)吓,待我來拿。(貼)啐!小賤人!(旦)什麼介?(下)(貼)叔叔來路遠了,隨意用些便飯罷。(小生)多謝嫂嫂費心。(貼)這是奴家在樓下親自整治的㖸。(小生)多謝嫂嫂。(貼)待我來斟酒。(小生)放下,待石秀自斟。(貼)叔叔請酒。(小生)乾。(貼)待我來斟。(小生)放在桌兒上。(吃介)乾。待石秀借花獻佛,囘敬嫂嫂一杯。(貼)阿呀,叔叔你曉得奴家是不會吃酒的喲。(小生)吓,嫂嫂不會飮酒的?(貼)不會飮酒。(小生)好,到是不會吃酒的好。(吃介)乾。(貼)叔叔斟滿了。(小生)彀了。(貼)我不依,我不依。(小生)吓,嫂嫂不依,乾。好酒!(貼)叔叔再請一杯。(小生)不消,彀了。(貼)如此,叔叔請用飯罷。(小生)前途用過了。(貼)少用些罷。(小生)哪,尙飽。(貼)如此,收拾過了罷吓,前途用過了。(收完介)叔叔,這兩日在外邊可曉得些新聞?(小生)新聞?這個石秀到也不知。(貼)吓,叔叔不曉得,待我吿訴你吓。聞得陽谷縣有個打虎的,叫,叫……(想介)叔叔,叫什麼?囘轉來。(小生)吓!你在那裏講,怎麼到問起我來?(貼)啐!吓,叫什麼武松。起初那嫂嫂也是這般喜歡他的,誰想那厮不肯從順後來那嫂嫂想是做出什麼事來,與那厮何幹,到被那厮殺壞許多人。江湖上遍傳,難道叔叔不曉得的?(小生)吓,這個是都頭幹的事麼?(貼)㕶!(小生)好!幹得正氣!(貼)什麼正氣!什麼正氣介!據奴家看起來,那武松到是個獃子!

【前腔】傾城一顧,高唐應賦。(小生)〔咳!〕大丈夫帶髮含牙,敢使陳平名汚?(貼)〔叔叔,〕又何須恁般?又何須恁般?

咳!只是可惜……(小生)可惜什麼?(貼)可惜那嫂嫂一片好心。(小生)什麼好心!(貼)怎麼不是好心?(小生)什麼好心!(貼)怎麼不是好心?怎麼不是好心?阿呀!怎麼不是好心吓?

把此情辜負。(小生)〔嫂嫂,〕你出言無度。

(貼)咳!(小生)阿喲!

他意如何?(貼)雖云男女無親授,却不道嫂溺須將親手扶。

叔叔。(小生)咳!(貼跌介)我石秀是個不讀書的男子,誰耐煩這許多嘮嘮叨叨,咭咭唂唂!呣!好沒趣!(貼囘頭看小生介)㕶!咳!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貼)叔叔。(小生)咳!(貼)啐!話不投機半句多!原來是個蠢才!(下)

送禮

(小生)吓!有這等事!豈有此理!𠲔!(坐介)(付上)

【皂羅袍】和尙雙眸如注,把光光乍正,去飽看姣姝。

來此已是家門首。阿呀,妙吓!

看色色空空總模糊,綠窗新吐香絨縷。

阿有囉個來裏?(小生嗽介)檀越𥡴首。(小生)和尙,你來做什麼?(付)小僧特來尋我里個乾爺個。(小生)那個是你的乾爺?(付)個個公沒就是小僧個乾爺。(小生)吓,那老丈就是你的乾爺?(付)正是乾爺,正是乾爺。(小生)呔!你怎麼這等亂闖!(付)弗要是介咭,自家屋裏走得個㖸。(小生)外廂伺候。(付)阿喲!個個是啥人?弗認得哩,直頭生厾。(貼上)叔叔,那個在外?(小生)有個和尙,叫老丈什麼乾爺。(貼)吓,這是門徒師兄。(付)那說個道人,個歇還弗來勒。(貼)

他是家年少,言清行孚,與奴結拜,兄稱妹呼。與爹行自小做乾兒父。

(淨上)纔離報恩寺,又到薊州城。(付)那直到過歇來介?(淨)眞眞有數說個:有步無輕担喲。(付)走得來。(淨)那哼?(付)裏向有一個尶𡯓人拉厾小心點吓。(淨)曉得個。奶奶。(貼)老師父。(淨)大爺。(小生)沒相干!沒相干!(淨)阿喲,阿喲!放手,放手阿!啐出來!是也罷,弗是也罷,𠍽正經!奶奶,我里師父送個沒事來裏。(貼)又要出家人費心。(淨)無𠍽個,一樣是糟枇杷,一樣是熏柿餅,送拉奶奶嗒酒個。(貼)多謝。(淨)𠍽話?(貼)叔叔,收了他的。(小生)吓!要受他的麼?(貼)自然吓。(小生)如此,隨我來。(淨)是哉。阿彌陀佛。(小生)要知心腹事,這裏來,但聽口中言。(同下)(付)道人進去子,那個歇還不出來勒?(貼)

心忙向,步又徐嬌羞遮掩到前除。

(各見介)(付)賢妹出來了。(貼)師兄請。(付)賢妹請。(進介)久不見賢妹多時好?

只為趨程遠,音信殊,紅塵隔斷薜蘿居。

(貼)請坐。(付)有坐。賢妹,押司二週年,無甚罕物相送。些些掛麵,幾包京棗,聊表薄意。(貼)阿呀,出家人的禮物怎好消受?(付)個個出家人個此物極受用個哉。(貼)啐!

【前腔】謝得師兄縈慮。

(付)日日夜裏困弗着,想殺哉。(貼)

把麥塵供棗,當取伊蒲。

啐!不要動手,待我喚迎兒取茶與你吃。(付)㕭,是哉。(貼)吓迎兒。(旦)怎麼?(貼)取茶出來。(旦上)吓,來了。

一盞清茶獻芹餘。

師父,茶在此。(付)阿呀,大姐,亦要你拿茶出來。(旦)好說。(付)妙吓!

似瓊漿玉液親傳與。

(吃介)好茶!有𠍽說?大姐,前日來,待慢子㕶。(旦)前日打攪。(付)你一點啥也弗吃,改日我還要拿一個丟頭蒸捲來㕶吃吃來。(旦)啐!(付)賢妹,敝寺啓建水陸道場,欲請賢妹隨喜隨喜,恐怕節級見怪,個沒那處?(貼)這個大郞到不計較的。(旦)正是,到不計較的。(付)阿彌陀佛。介沒極好個哉(貼哭介)(付)阿呀!為𠍽了哭起來?(貼)我老母死時,曾許下血盆經懺,要到上刹,相煩還愿(付)個是正經。賢妹,你不見那些孝順的呵?哪:

為親恩無限,還要肉燈點膚。三年懷抱,血盆愿篤,却不道目連救免生身母?

大姐,到個日你也來白相白相(旦)來是要來的,阿呀,只是路遠。

只是花宮杳,蓮步迂,白雲深處有精廬。

(小生上)莫信直中術,須防人不仁。(旦)叔叔來了。(付)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小生)呔!和尙!(付)㕭!(小生)你怎麼還在此?(付)等我里個道人了。(小生)道人打從後門去了。(付)宅上到有𠍽後門個了?(小生)呔!和尙!

我是邯鄲生,惡少徒,休嫌村野理文疎!

(付低問介)(貼)這是我丈夫新結義的兄弟。(旦)叫叔叔。(付)吓,怪道了,有點硬頭硬腦個。尊姓?(小生)你到來問我麼?(付)弗敢。請敎。(小生)我麼,姓,名。(付)大爺。(小生)排行第三。(付)三官人。(小生)金陵人氏。(付)南京朋友。(小生)一生好管閑事。(付)好吓!(小生)專肯與人出力。(付)個也妙吓!(小生)路見不平,便欲拔刀相助。(付)個也有趣吓!(小生)人人稱我是拚命三郞石秀。(付)正眞好漢!(小生)是個粗魯漢子。(付)一點也弗。(小生)和尙!(付)㕭!(小生)你可認我一認,你可認我一認!(付)阿呀!阿呀!認得個哉!認得個哉!一隻臂把!(小生)去罷!(付)㕭。(對貼丟眼介)(小生)呔!(旦下)(付)阿呀!唬殺哉!弗知個毴養個阿拉厾哉,讓我轉去看看介。(小生)你去了,怎麼又轉來?(付)弗是,小僧此來有句要緊說話要說了。(小生)什麼要緊話?快講!(付)明日個個道場。——(小生)道場便怎麼樣?(付)個個我到不說哉。(下)(小生)呔!(付又囘頭看介)阿喲!(下)(小生)阿呀呀!好乾姊妹!我石秀將他親嫂嫂看待,誰知這般光景!𠲔!休敎撞在我石秀手內!我就——咳!不要說了,不要說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