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三/虎囊彈

Top / 綴白裘 / / 虎囊彈

虎囊彈

山門

(淨上)

【點絳唇】樹木槎枒,峯巒如畫,堪消酒。〔呣!只是沒有酒喝。〕悶殺洒家,煩惱倒有那天來大。

削髮披緇改舊粧,殺人心性未全降。生平那曉經和懺,吃飯穿衣是所長。洒家魯智深,自從拜了智眞長老剃度為僧,看看將近這麼一載。俺想往常間大碗的酒,大塊肉,每日不離口。如今受了什麼五戒,弄得個身子癟瘦,口內淡出鳥來,如何捱得過這日子!我想就做了西天活佛,也沒有什麼好處。嗄!俺不免離了這可厭山門,往山下閑走一囘,有何不可?呀!你看雲遮峯嶺,日轉山溪,那五台山好景致也!

【混江龍】只見那朱垣碧瓦,梵王宮殿絕喧嘩。鬱蒼蒼虬松罨畫。

(笑介)咦咦!哈哈哈!

聽,聽吱喳喳古樹棲鴉。你看那伏的伏,起的起,鬭新青,羣峯相迓。那高的高,凹的凹,叢暗綠,萬木交加。遙望着石樓山雁門山,橫冲霄漢;那清塵宮避暑宮,隱約雲霞。這的是蓮花湧定法王家,說什麼袈裟披出千年話?好敎俺悲今弔古,止不住忿恨嗟呀!

(丑內白)賣酒吓!(淨笑介)咦咦!哈哈哈!你看那山底下有個賣酒的來了,吓,看他挑往那裏去賣。(下)(丑上)

【山歌】九里山前作戰子个場,牧童里個拾得舊刀槍。順風吹動烏江里個水,好似虞姬別覇子個王。

賣酒吓!賣酒吓!(淨上)賣酒的,你好麼?(丑)好個耶。師父好?(淨)你好,你好?(笑介)哈哈哈!歇歇去。(丑)挑上山來吃力得勢,歇歇再走。(淨)賣酒的,你這兩桶是好酒?(丑)好個耶。(淨)挑往那裏去賣?(丑)挑拉山上去賣個。(淨)敢是賣與那些和尙們吃的?(丑)弗是喲,賣拉個星做工個人吃個。(淨)就賣些與和尙們吃了何妨?(丑)動也動弗得!師父,㕶弗曉得,我渠領老和尙個本錢,住老和尙房子;若賣個酒拉和尙吃子,曉得子,立刻追本錢,趕出屋,還要頂香罰跪厾來!(淨)嗄!老和尙這等利害?(丑)利害!利害!(淨笑介)𠍽好笑?㕶厾出家人是戒酒除葷個喲。(淨)哈哈哈!(丑)師父,笑𠍽個?(淨)賣酒的。(丑)那哼?(淨)

【油葫蘆】俺笑着那戒酒除葷閑嗑牙,做盡了眞話靶。

(丑)𠍽個話靶?(淨)

他只道草根木葉味偏佳,全不想那濟顚僧,他的酒肉可也全不怕。彌勒佛米汁貪非詐。

(丑)個個濟顚僧是金身羅漢,㕶囉里學得渠來?(淨)偏要學他。(丑)囉里學得來介?(淨)賣酒的,賣一桶與洒家吃了罷。(丑)弗賣個。(淨)賣酒的,來(丑)那哼?(淨)

咱囊頭有襯錢。

(丑)㕶有銅錢,也弗拉我心上。(淨)

現買恁的不須賒。

(丑)老和尙曉得子,要打要駡個。(淨)

那裏管西堂首座迎頭駡!

(丑)酒沒𠍽好沒事,要吃吓?(淨)賣酒的。

可不道解渴勝如茶?

(丑)吓,口渴吓?山底下碧波清㵎水厾,吃兩口就解子渴哉。(淨)賣酒的,賣一桶與洒家吃了罷。(丑)咳!弗賣!弗賣哉!有個都哈魯蘇!(淨)不賣,挑了走!(丑)不走,到拉個搭住夜!(淨)稀你娘的罕!(丑)見子娘個鬼!(淨)吓!看他挑往那裏去。(丑)賣酒吓賣酒!(淨嗽介)(丑)阿呀!個意思弗許我拉個答走;山上是百脚路㖸,我就拉個答走。賣酒吓賣酒!(淨上,嗽介)(丑)鬼打牆哉!噲!師父!㕶到底要那哼了?(淨)賣酒的,你且歇下來。(丑)阿喲喲!歇拉里哉,那道理?(淨)賣酒的,你眞個不賣?(丑)眞個不賣。(淨)你敢說三聲不賣?(丑)弗要說三聲,三萬三千由我說。弗賣!弗賣!眞弗賣!(淨)呔!(拿桶吃完,丟,丑接,淨又拿)(丑)阿呀!(淨)賣酒的。(丑)那哼?(淨)你賣不賣?(丑)弗賣個。(淨)不賣?(丑)弗賣。(淨)哈哈哈!(丑)阿呀呀!(淨吃介,完,丟桶,丑接)(丑)吃得乾淨!(淨)好酒!好酒!(丑)師父,弗要去,酒錢來。(淨)你方纔說不賣,如今又要酒錢?(丑)㕶旣吃子酒,耍酒錢個哉那。(淨)有。(丑)有,拿得來(淨)明日到寺裏來取。(丑)寺里和尙多得勢,囉里來尋㕶?今朝要個。(淨)賣酒的,只算齋了僧,佈施與洒家吃了罷。(丑)只有荳腐麵斤齋僧,囉里有𠍽酒肉齋僧個了?(淨)你不知那酒肉齋僧,功德最大。阿彌陀佛。(丑)弗相干!直頭要厾!(淨)若要酒錢,先吃俺一拳。(丑)對吓!酒吃完哉,到要豁拳哉!師父,酒錢弗要哉,㕶張開嘴來不來我看看。(淨)哈哈!(丑)阿唷!通陽溝个!(丑下)(淨)打!打!打!哈哈!妙吓!洒家正在枯渴之際,這兩桶酒吃得俺好不爽快!來此已是半山亭了。且住,洒家自到叢林,不曾耍拳,今日趁此酒興,使他幾路,把身子活動活動。有何不可?(打拳勢,內應,攤亭響)呀!洒家才把脚尖略動了這麼一動,那鳥亭就塌下半邊來也!

【天下樂】只見那飄瓦飛磚也那似散花。恁差也不差,直恁嘩呀,却便似黃鶴樓打破隨風化。守清規,渾似假,一任的醉由咱。

阿呀!酒湧上來,哈哈!也罷!

只索去倒禪床,瞌睡煞。(下)

(丑上)事不關心。(付上)關心者亂。師弟,山門口囉里是介一響,倒子𠍽個哉?(丑)弗差個,我搭㕶去望望看。阿呀!弗好哉!㕶看魯智深吃醉子,拿個半山亭纔打攤哉!我答㕶關子山門罷。(付)有理個。(關門介)(鳴鐘擂鼓)(淨上)呀!

【哪吒令】聽鐘鳴鼓撾。〔𠲔!〕恨禪林尙遐。把青山亂踏,似飛歸倦鴉。醉醺醺眼花,惹傍人笑咱。纔過了碧峯尖,〔呀!〕早來到山門下。

哈!怎把山門多閉上了?這些鳥和尙!

只好管閉戶波渣!

呔!開門!開門!(丑低白)開弗得了。(淨)你若不開,洒家取把火來燒,燒,燒,燒!(付)弗好哉!開子渠罷。(去栓介)(淨)嗄!你不當眞不開?洒家就打!(跌介)(付)跌殺個溫賊禿!(淨扒起抓棚頭介)呔!我把你這兩個鳥和尙!洒家倒在地下,不來扶一扶,反在那裏駡誰?(付,丑)囉個駡㕶介?拉裏念佛。(淨)念佛?呣!念什麼佛?(付,丑)南無阿彌陀佛。(淨)南無阿彌陀佛。(丑,付)阿歪歪。(淨)這兩傍鳥大漢是誰?(丑)個是二將。(淨)何為哈二將?(付)個將軍耑管和尙吃酒肉;若是吃子酒肉,拿起來一哼兩半。(淨)那呢?(丑)個將軍是好個。哈哈哈!且由他。(淨)吓!怪道他有些惱着洒家。(丑,付)惱得㕶勢厾。(淨)和尙,將山門栓抬過來。(付,丑)吓。(下)(淨)呔!我把你這鳥大漢!洒家倒在地下,扶也不來扶我,反惱着誰?反恨着誰來吓!

【鵲踏枝】覷着伊掛天衣,剪絳霞,毘羅帽,壓金花。他做什麼護法空門,怎與那古佛排衙?俺怪他有些粧聾做啞。俺又怪眼睜睜,笑哈哈,兩眼兒無情煞。

(衆和尙上)打!(淨擋衆下)(外上)𠳶!智深休得無禮!(淨爬地介)阿喲喲!師父!徒弟被衆和尙打壞了。(外)這里五台山千百年香火,被你攪得衆僧捲單而走,你在此住不得了。我有一師弟,現在東京大相國寺住持,你到彼討個職事僧做罷。(淨)吓!師父,你不用徒弟了?(外)不用了。(淨)罷,如此,徒弟就此拜別。(外)罷了。(淨)

【寄生草】漫拭英雄淚,相隨處士家。

且住,想俺當日打死了鄭屠,若非師父相救,焉有今日?師父吓!

謝恁個慈悲剃度蓮臺下。

師父,你當眞不用了?(外)當眞不用了。(淨)果然不用了?(外)果然不用了。(淨)罷!

沒緣法,轉眼分離乍;赤條條,來去無牽掛。那裏去討烟簑雨笠捲單行?敢辭却芒鞋破鉢隨緣化?

(外)我有書一封,白銀十兩,你可收去。(淨)多謝師父。(外)還有偈言四句,聽者:『逢夏而擒,遇臘而執;聽潮而圓,見性而寂。』牢牢記着。(淨)弟子謹記偈言。(外)你去罷。(外下)(淨)師父!師父!師父竟進去了,不免下山去也。

【尾】俺只待迴避了老僧伽,收拾起浮生話。

俺老和尙是好人,又與我十兩銀子。

好向那杏花村裏覓些酒水沾牙,免被那腌臢禿子多驚訝。一任俺儘醉在山家。

如今我不是五台山的和尙了。

早難道杖頭沽酒也不容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