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三/金印記

Top / 綴白裘 / / 金印記

金印記

不第

(旦上)

【引】一別才郞音信遠,奈阻隔萬里關山。

春去夏還來,辛勤供蠶事。但見綺羅人,不見養蠶婦。舊恨幷新愁,結就腸千縷。總有幷州剪,難剪奴情緖。奴家自從丈夫去後,未知功名如何。家中又如此艱窘敎我如之奈何!不免下機織些生活,多少是好。

【解三酲】鳳幃裏,安排機線。一別後,梭擲餘年。奈程途勝似繰車碾,怎得似軸兒轉?敎奴心緖如蔴亂。他指望變化成龍身貴顯。空懸念,怕不如斷機敎訓,羊子妻賢。

(淨,付上)

【引】貧富由天算非偶,漫自用盡機謀。(末上)總有滿腹文章不就。(貼上)笑他雙足向紅塵奔走。

(各見介)(淨,付)話中有話,說什麼紅塵奔走?(末)爹,媽,唐二囘來了。(淨)唐二囘來,必有好音。(末)什麼好音!功名不就,流落咸陽,黑貂裘敝,還鄕不得了。(付)居來弗得哉?(末)正是。(付)阿呀,阿呀!阿彌陀佛。謝個天地,謝個天地!(淨)媽媽兒子不中,被人恥笑,你反說這話?(付)㕶弗曉得,哩去個時節,受子一家個氣;哩若做子官居來,爺娘奈何不得,阿哥阿嫂就要受哩個虧哉。(淨)都是蘇三哄他去的。(貼)非關三叔公之事,都是嬸嬸要戴鳳冠,攛掇叔叔去的。(淨,付)有這等事!如今在那裏?(貼)想在機房中織絹。(付)老老,我里大家說鬼話得去騙哩。(淨)吓,倒鬼!(付)若弗信,有志氣。(淨)若信了呢?(付)若信子,打哩一頓,駡哩一場。(末)有理。(淨)倒鬼!(付)噲!老老。(淨)媽媽。(付)第二個中哉。(淨)便是,中了。(付)齋匾上拉囉裏?(淨)大廳上。(付)旗竿竪拉囉裏?(淨)大門前。(末)爹,媽,孩兒的典當招牌掛在旗竿上了吓。(付)勞高個,像𠍽?(末)軒昂些。(淨,付)吓,軒昂些。(付)夫人還在此織絹。你丈夫做了官回來了。(旦)

【綉帶兒】聞道兒夫信有。

(付)停子梭罷。(旦)

停梭試問來由

(上堂相見介)(付)夫人上堂來哉。(淨,付)罷了,見了夫人。(末,貼)夫人,仝接官去罷。(淨仝唱)

秦邦內有音信囘來。

(旦)咳!(末)

休得要皺破眉頭。(旦)我還愁。

(衆)愁什麼?(旦)

愁的是途中勞生受。

(衆)他如今做官囘來了。(旦)

愁的是有些災咎。

(付)他如今前呼後擁,有甚災咎?(旦)

前程事必然定有。

(淨)這一句被他猜着了。(衆)便是,被他猜着了。(旦)公婆。

休笑他痴心過慮貪求。(衆)

【前腔】你可知否?他此去功名唾手,巍然高占鼇頭。(旦)路途遙,誰把書投?(衆)唐二已曾囘久。(旦)聽剖,安排遠接休落後。

(付)那裏去?(旦)接官去。(付)啐!臭花娘到思量做夫人哉!虧你羞也不羞!

且織機,休得要忙走。(旦)〔天吓!〕特不地將奴哄誘,這場氣敎奴怎生禁受?(付)虧你羞也不羞!

(旦下機介)(生上)

【賺】忍恥包羞,自慚迍邅不唧𠺕。〔呀!〕我到家庭,進前幾步(衆嗽介)還退後。

(付)𠍽人拉厾門前影拉影,阿是白闖裏啥?(淨,末)是那個吓?(生)你看父母兄嫂多在堂上,我這般光景,怎好進去罷?

我只得便低頭,父母跟前忙頓首。

(付)個是叫化子吓!(生)

哥哥嫂嫂間別久。(衆)黑貂裘破損,藍縷還處舊,一似喪家之狗!一似喪家之狗!(生)

【前腔】聽兒分剖。

(衆)剖什麼?(生)

一心指望功名就。

(衆)你就也不就?(生)

誰知十上萬言書。

(衆)可曾上?(生)

商鞅擋住不肯奏。〔阿呀!〕枉逗遛。

(衆)啥個拉厾賣豆油?(淨)逗遛吓。(付)吓,吓,吓!(生)

咸陽旅邸歲月久。

(付)盤纒呢?(生)

金盡囘來携素手。(衆)〔啐!〕敎人譏指。嗟吁囊篋盡,十分露醜。這般生受!這般生受!

(衆)走出去!(生)

【皂角兒】〔阿呀!〕(作掇腰介)氣塡胸,敎人淚流。〔𠲔!〕恨——

(付)恨囉個?(淨)他在那裏恨功名。(付)介沒罷哉。(末)畜生!站遠些!(生)

恨功名兩字不就,致令得恥笑鶯鳩。

(衆)走出去!(生)罷!

我只得忍辱含羞(哭介)(衆)伊往常不自守。今日裏,〔呀呸!〕做場出醜!(合)好不度己,何須强求?想伊行這般窮相,怎得封侯!(生)

【前腔】我吿,

(浪介,付打生面介)那了到要吿我里兩個?(生)

吿爹娘囘嗔怒休。恁何故把兒僝僽?(揮鼻介)望兄嫂相担護持。

(末)窮骨頭!有何福分做官!(生)我蘇秦阿!哪:

終,終有日獨占鼇頭!(旦)捱淡飯,受黃虀,今日裏——

(生)阿呀!妻吓!(付)動也弗許動!(旦)啐!

做場出醜!(衆合)好不度己,何須强求?想伊行這般窮相,怎得封侯!(生)

【尾】〔阿呀!〕功名兩字皆非偶。(衆)何必痴心去强求?〔不肖子吓!〕無事端端惹這羞!(打生)

(淨)打出去!(末)爹媽不要打他。他去時節,孩兒曾有言:他若做得官來,一家骨肉另眼看待。他如今做不得官囘來,趕他出去,不容他上門就是了。(付)老老,財主該是哩做個,說個說話,前言直應到後語,一記也弗要打;打子哩違子財主個命哉。快星趕哩出去!(淨)走出去!(生)爹媽不要趕,孩兒在途中行了幾日,肚中饑餓,有飯與孩兒一碗,阿呀!勝似打駡㖸!(付)要吃飯?阿呀呀呀!人窮得顚而倒之,嘴臉看弗出個。你若做子官居來,自然五糖五菓,馬吓殺介匹,牛吓殺個條,成文個看待㕶哉。㕶那間是介光景居來,要吃飯!就有飯,不拉狗吃子也好看看家,防防宅。無得個!走出去!(生)望嫂嫂炊煑炊煑。(貼)奴家從不會炊煑。(付)夾嘴個一記沒好!眞正人貧智短!你看是介一位姣姣嫡嫡個大娘子,廚房下弗認得個,那說要哩吹煑起來?也像㕶厾家主婆踏盡竈前灰個了!(生)阿呀!爹娘吓!一般多是你養的,為何兩樣看承?(付)㕶阿曉得龍生九子!(淨)種種各別。(付)好的是好。(生)好的是好。(淨)怯的是怯。(付)弗知那了單弗歡喜㕶個賊𣬿種!(淨)媽媽,什麼說話?(付)弗是吓,我忒個氣昏子了。(生)吓,好的是好,怯的是怯。吓,娘子炊煑一碗。(付)弗許動!(生)你看一家骨肉皆如此看待,你我夫妻之情,你可下機來相叫一聲。(旦怒,不理介)(生)吓!娘子!娘子,阿呀!我蘇秦不第囘來,你看妻不下機,嫂不為炊。咳!我平生志氣頗英豪,囘來綠柳間紅桃。此花若有重開日,蘇秦蘇秦吓!此身必定學龍韜。(走介)(付)拉厾窮喉極哉。(淨)捉哩得轉來!(付)捉哩轉來!捉哩轉來!(末)吓,那裏去?跪着!(付)好吓!爹娘兄嫂說子㕶一句,㕶就使性,何不在試官面前使性,討他官做做,居來壓量壓量爹娘兄嫂便好吓!(淨)媽媽,我每大家羞辱他一場。(付)有理勾,介沒員外先來。(淨)我先來阿呀!畜生吓!

【紅納襖】看你氣昂昂冲牛斗。

(生)終有一日做官。(付)夾嘴個一記耳光,爺們前回言塞嘴!(末)還要嘴硬!(淨)走!

還要嘴喳喳,全不住口!羨你滿腹文章不就,虧你臉皮兒生得厚!有誰來採揪?任伊掬盡湘江水,〔呀呀呸!〕難洗今朝滿面羞!

(付)爹爹請進去。(淨)每人羞他一場。(下)(付)那沒我來哉。阿呀!短壽命個吓!

【前腔】你要解貂裘,掛紫袍;你要做高官,人喝導。萬事不由人計較,都是前生註定了。你的心兒忒太高。

抬起頭來看㕶阿哥㖸!(末)畜生!你看我!(付)

他本分無煩惱。

(生)他怎及得我來?(末)還要倔强!(付)不肖子吓!

却不道禍福無門人自招!

(打介)阿呀!氣殺哉!(下)(末)老安人,進來了,如今該院君來了。(生)嫂嫂,你也來說我?(末)畜生!難道嫂嫂說你不得!(生)說得的,說得的。請說,請說。(貼)

【前腔】黃金屋?誰不愿?千鍾粟,誰不羨?

(生)噯噯噯!啐啐啐!(末)唗!畜生!(貼)

只怕你五行有些乖蹇,只落得草鞋兒兩底穿。

(生)嫂嫂,你好不重賢吓!(末)唗!畜生!不許開口!(貼)

你道嫂嫂不重賢,你做叔叔的沒遠見。

(末)畜主!嫂嫂可說得是麼?(貼)

却不道兩字功名一自在天。(下)

(末)院君不要氣壞了,請進去罷。丫環,院君進來了,看人參砂仁湯。(笑介)如今該我來了。(生)吓,該你來了。(末)畜生吓畜生!

【前腔】你晝忘餐,夜失寐,要做高官求顯職。你道唐州囘也沒甚甜滋味。(笑介)看你這窮骨頭,怎能勾榮貴日!

(生)看你常發積。(末)唗!哪,哪,哪!

你每心太痴,枉被旁人講是非。却不道滿腹文章——

(生)其實滿腹文章(末)㕶!

一字也不療飢!

窮骨頭!走出去!(生)咳!踱頭!踱頭!我看你踱到幾時了吓!(末)吓!你說,我是踱頭,你學得我來?你看我吃好的,穿好的,在人前搖搖擺擺,那裏及得我來?到叫我是踱頭!也罷,站定了,待我踱一個與你看看。閃開,大員外進來了,大財主進來了吓。(下)(生)阿呀!踱頭吓看你怎麼了吓!娘子你看一家骨肉多已進去了,可看夫妻之情,下機來相叫一聲。(旦)

【前腔】你道儒為席上珍。

(立起介)(生)好了,娘子下機來了。(旦)

我說你滿腹文章不濟貧。

(生)娘子,不要說了。(旦)

懷內黃金多使盡,空手囘來做則甚?

(生)這是你丈夫不是了。(旦)

早知書悞人,何不當初莫去尋?〔天吓!〕自古儒冠多悞身。

(生)娘子拜揖。(旦)呀啐!(下)(生跌,怒介)吓!阿呀!

【前腔】激,激得我怒轟轟,惡氣冲!〔阿呀!〕閃,閃得我眼睜睜!(哭介)〔阿呀!〕遭,遭窮困。〔阿呀!爹娘吓!〕你駡得我羞臉難藏,萬千惶恐,一似龍逢淺水遭蝦弄。〔咳!〕枉敎人詩書萬卷通!〔阿呀!皇天吓!〕怎奈時乖運未逢!

吓,我蘇秦不第囘來,被一家恥辱。我還要這條性命何用罷!不如尋個自盡罷!(走介)呀,來此已是三叔門首。吓,有口井在此吓,阿呀!井吓!不想你到是我葬身之處了!阿呀!叔父吓!姪兒指望掙得一官半職囘來,報你的大恩,誰想今日不能勾了!

今做了一旦無常(中拜)萬事空!

(當場擺井,外暗上,生投介)

投井

(外上)苦海無邊,囘頭是岸。吓!這是我姪兒吓!姪兒不可如此!為何尋此短見?(生)阿呀!叔父放手!叔父放手!(生跌,外抱轉,跪中介)姪兒甦醒!姪兒醒來!姪兒醒來!(生)

【紅衲襖】沒來由淚珠流血。

(外)萬言書可曾上麼?(生)

誰知直上萬言書,被商鞅擋住不肯奏上黃金闕

(外)盤纒呢?(生)

囊篋更無些。

(外)可曾囘去?(生)曾囘去。(外)一家骨肉把你怎生看待?(生)妻,妻不下機;嫂,嫂不為炊。(外)爹娘便怎麼?(生)爹娘不共說。(外)為何不到我家來,却尋此短見?(生)

激得我怒氣塡胸!

(外)且免愁煩。(生)叔父放手!叔父放手!(外)姪兒不可如此。(生)

不如早喪黃泉也!(外)

【前腔】〔姪兒吓!〕你慢嗟吁,休哽咽。那曾見詩書悞了英雄豪傑?你到秦邦千里,程途跋涉。〔𠲔!〕兄嫂忒恁驕奢,父母見淺生冷熱。

姪兒吓!你到咸陽去了三載,不曾看你的容顏。來,來,來,抬起頭來。(生)是。(外)吓!阿呀!阿呀!

看你一貌堂堂,怎做匹夫計拙?(生拜介)

【香柳娘】謝叔叔救取,謝叔叔救取。

(外)起來。(生)阿呀!

怎禁這磨折?

(外)待我送你囘去。(生)

有何顏再見親骨肉?

(外)旣不囘家,到那裏去?(生)姪兒呵!(外)怎麼說?(生)

要投奔闕,要投奔闕。

(外)好,秦邦無道,正該魏邦去。(生)叔父吓,說便這等說,多應去不成㖸。(外)怎麼去不成?(生)

奈,奈,奈囊篋更無些,進退又差迭。(合)漫傷心哽咽,漫傷心哽咽。莫怨身遭困厄,還有泰來時節。

【前腔】姪兒且聽說,姪兒且聽說:權到小茅舍胡亂暫歇,休敎撇。

姪兒,你可記得孟明的故事麼?(生)姪兒記得。(外)可又來?

他再戰再北,再戰再北;若得運來時,伐有功烈。(合)漫傷心哽咽,漫傷心哽咽。莫怨身遭困厄,還有泰來時節。

姪兒還是你看書不到。(生)叔父吓!自古書囊無底,叫姪兒那裏看得盡吓?(外)姪兒,你且不要啼哭,我家有萬卷古書,且從容細看,待時而動便了。(生)是。多謝叔父。(外)姪兒移步到寒家。(生)多謝叔父寵愛加。(外)運退黃金成鐵色。(生)時來枯木再開花。(外)隨我來。(生)姪兒吿退。(外)吓,吓,吓,你往那裏去?(生)吓,到張余子家裏去。(外)㕶,㕶,㕶!沒志氣,自己家裏不住,到往別家去!(生)叔父吓!姪兒這般模樣,怎麼進去見嬸娘之面?(外)阿呀!姪兒吓!不說嬸娘猶可,若說起嬸娘,比你親娘大不相同。你去咸陽三載。(生)三載。(外)哪哪,哪,那一日(生)那一日?(外)那一時。(生)那一時?(外)不想着你?還不進去見了?媽媽,姪兒進來了。(生)阿呀!姪兒是不進去的㖸,不進去的㖸(外)吓,姪兒隨我進來,隨我進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