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九

Top / 綴白裘 / 九

綴白裘九集

綴白裘九集序

綴白裘之行於世久矣,自初集以至八集,見者無不擊節。所以輯是編者,廣搜博採,嗣八集而踵起也。夫自開闢以來,其為戲也多矣:以天下戲,以軀命戲,以口舌戲,以戰陣戲,以功名戲,以筆墨戲;至若偃師之戲也以魚龍,陳平之戲也以傀儡,之戲也以衣冠,戲之功用大矣哉!孔子曰:『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羣,可以怨。』今舉賢奸忠佞,理亂興亡,彙而成編,其功不在三百篇下。

夫雍詞豔曲,雖云導欲增悲;而鐵板銅喉,間足振聾起聵。今君又編是集,余觀其所繕本,具如百間之屋,非一木之材;五侯之鯖,非一雞之跖。其取精多而用物宏,不啻聚狐而取腋,故是書屢出,而其名終不可易。嗟乎!今日為古人寫照,他年看我輩登場。戲也年戲,非戲也,無非戲也。展閱之餘,不禁拍案大叫曰:『君之編是集也如積薪,後來者居上!』因書此於簡首。乾隆壬辰榴月上浣時元亮書。

綴白裘九集目錄

  • 副末

副末

秋月春花流水,
紅顏驚變白頭。
名韁利鎖枉躭憂,
南柯螻蟻能有幾春秋?
蝸角蠻爭觸鬭,
黃粱一枕優游。
陶情莫勝掃愁箒,
樂得當歌對酒。
逢場聊作戲,
花枝當酒籌。
――交過排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