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九/衣珠記

Top / 綴白裘 / / 衣珠記

衣珠記

折梅

(小生上)

【引】天涯姑姪久違顏,貧富意失聯。廻廊冷落不成眠,含淚朝來叩膝前。

(小生)前日來訪姑娘,不知何故把我發在迴廊下安置,甚是冷落。今日已過三日,只得求見。這裏已是內堂了,原來閉門在此。開門。(丑上)一聞呼喚,隨卽趨前。(開門介)是囉個?(小生)是我。(丑)吓!阿就是官人?(小生)正是。老安人起身了麼?(丑)起身哉。(小生)相煩通報一聲,說我要見。(丑)官人且慢,有句話請問㕶:前日官人來個日阿是大雪?(小生)咳!正是。偏偏遇着這等大雪!(丑)個日員外安人正拉厾園裏亭子浪賞雪,吃得鬧熱蓬生,我俚個伯伯進來,說道官人到哉。我俚員外喜之不勝,說道:『官人多時弗來,快點請進來。』(小生)吓!安人怎麼說?(丑)我俚安人問道:『官人轎來個,馬來個?有幾個人跟來?』我俚個伯伯是個老實頭,直脚送說:『並無轎馬,▲無人跟隨。』我俚安人個面孔登時變哉,拿個酒鍾得來一厾,說道:『十年弗見面,還是蓋個賊形嘴臉,還來見我做𠍽!叫俚到廻廊下住兩日再處。』(小生)是這個原故?今日已過三日了,與我說聲。(丑)要見吓?請㖸。(小生)放我進去。(丑)咦!老實頭討屁臭!只好拿個螺螄窟以麼溜!(關門下)(小生)呀!他竟閉了門進去了。咳苦!吓小!生涉遠而來只,望資助些盤費上京應試,誰想姑娘這般看待我!趙旭吓!

【駐雲飛】直恁無緣。〔咳!姑娘吓!〕你把勢利招牌掛額前,苦不相憐念。自恨時乖蹇!〔嗏!〕怒氣轉加添。遭人輕賤。我是個失水蛟龍未遇風雷變;有日飛騰上碧天。(貼折臘梅上)

【前腔】來到名園。

(小生見介)咳!不知可是我的表妹?(看下)(貼)

偶見翩翩美少年,蘊藉風流鮮,頓使人欽羨。〔嗏,〕若得配英賢,〔我荷珠呵,〕便做偏房情愿。若得個天意從人,遂却奴心愿。今日相逢非偶然。

這人想就是前日來的官人;看他丰姿奇偉,豈是久困人下的?安人有眼無珠,把他輕慢。咳!老安人吓,你好不識人也!(旦內)荷珠。(貼)呀!小姐出來了。(旦上)

【引】凝寒眉黛銷金鈿,欲覓香葩,飛不到粧前。

(貼)小姐。(旦)荷珠,你在此自言自語,說些什麼來?(貼)適在園中折得臘梅一枝,正欲囘房,偶然遇見官人自內堂而來,一表非俗,動人驚駭。看他

【玉抱肚】魁梧堪羨。貌堂堂,丰神朗然,皎如玉樹風前。似神龍未出泥蟠,雖敎眼下苦迍邅,有日飛騰上九天。

(旦)家哥哥十年不來,母親待他這等輕薄!我素聞爹爹說他是個才子,羡慕已久;今日被你觸動此機,自古說:『君子周急不繼富。』今夜初更時分,約他到後園來,待我贈他些盤費上京應試,成就他功名,也是好事你道如何?(貼)小姐此言甚是有理。(旦)

【前腔】他是人中琬琰,價連城,深藏璞間。

(貼)更深夜靜,倘然洩漏怎處?(旦)古來多少俠女做得好大事;我們兄妹怕些什麼?

又何妨伐刖荊山?只管得具眼相看。〔那家哥哥〕有朝廊廟貴瑚璉,不久衡門歌考槃

(貼)小姐,荷珠悄悄去約他罷。(旦)你怎麼好去?那院公趙旺,他原是從嫁來的,託他去相約初更時分到後花園來,不得有誤。(貼)曉得。(旦)憐念王孫非市義,傍人莫作等閑看。(下)(貼)小姐進去了。他到也重賢哩。咳!我想起來,我雖憐念,奈貴賤不同,怎能親近?不若將機就計,着院公去約他三更時分,待我扮作小姐,把些財物贈他;若得僥倖天緣輻湊,我荷珠就死也得暝目!不免叫老院公出來。吓,趙旺哥那裏?(末上)忽訝嚴冬囀鶯舌,原來堂上喚人聲。荷珠姐,叫我做什麼?(貼)小姐叫你悄悄的去約那官人三更時分到後花園中來。(末)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如何使得?(貼)不是。小姐見老安人輕覷官人,故此仗義私下贈他些盤費,好叫他上京去應試。(末)原來如此。好個賢哉小姐!老安人吓!

【前腔】你無珠有眼薄寒儒,全無見憐。你道是銅臭堪誇,笑文章不耐傾煎〔咳!老安人吓!〕總然十萬在腰纒,怎比得當場那七篇?

荷珠姐憐才仗義,却乃好事;但邪正兩途,不可不認約他幾更時分?(貼)三更時分,不要錯了。(末)曉得了。正是:無意功名有意書,娘行雅意重鴻儒。(貼)家尊不及人知哲。(合)彼固勤劬此慢渠。(下)(貼)老院公轉來。(末上)怎麼?(貼)三更時分不可差了。(末)知道了。(貼下)(末)小姐有這樣好意,難得吓難得!

墮氷

(四雜扮蝦蟹蚌螺四小卒引生上)

【引】妙得濟無窮,司甘露,品物流行。

巨浪漫漫萬簇烟,遙瞻何處是中原?江神河伯朝靈駕,水國分符地界寬。我乃金波龍神是也。前日赴宴飮醉,化身遊玩,遇一釣叟垂五臘之餌,我戲啖之,誰料遭難?欲展神威,又恐傷殘萬姓,違犯天條,是以隱忍受辱。幸逢秀士趙旭買放,得以隱居于此。查得他有妻氏,乃中表之親,尙未聘定,彼此莫知。今當水厄,吾當救而相報。已經託夢與夷陵氏。又將照乘之珠藏于衣領之內,暗與佳人相贈。一來合彼姻緣,二來作彼進取,三則完我報恩之意。叫水族們。(衆)有。(生)今夜初更時分,有一女子墮氷,爾等好好相救,領來見我。(衆)領旨。(生)大抵乾坤都一照,免敎人在暗中行。(下)(旦上)

【園林好】聽譙樓初點鳴,動栖鴉,心兒猛驚。啓戶欲行還省。非瓊報木桃情,哀進食,念王孫。

奴家湘雲,曾約家哥哥初更相贈,爭奈荷珠這妮子早去睡了,又把房門緊閉,想是忘了這件事兒。他與母親臥房只隔一壁,因此不敢高聲驚喚。又恐哥哥等待,只道奴家爽信,沒奈何只得自往。你看,積雪如許,路徑與池塘一般平了,敎我怎生辨得?

【江兒水】步怯金蓮冷,雲封玉屑平。茫茫不辨池塘徑,凄凄沒個人踪影。慌張張,自覺心難定。等待那人相贈。

啐!痴了!我想家哥哥從未識面,

總見書生,羞答答,怎生通問?

且自回房,明日叫荷珠送去便了。

【川撥棹】行未穩,露侵衣,步履氷。女孩家怎輕出閨門?女孩家怎輕出閨門,猛思量,敎人戰驚。須索要轉回身。

(鬼上扶介)(旦)呀!不好了!這地上渾然是氷,莫非池上了?

氷早裂,喪奴身!

(作跌倒,鬼扶下)(生,衆上)

【引】珠璣簇擁瑞靄,光騰照玉宮。

(鬼引旦見介)啓上大王,救得小姐在此。(生)請起。小姐緣何墮氷到此?看坐來。(旦)大王在上,妾身怎敢坐?(生)請坐不妨。使小姐受驚,我之罪也。但不知小姐因甚到此?(旦)大王聽稟。(生)願聞。(旦)

【啄木兒】只為憐才,義濟困窮。

(生)周濟誰來?(旦)

氏兄稱名未通。〔我那母親呵,〕只為着富爾忘親。妾因不憤,把微資欲贈英雄。〔正行之間,〕猛想愧赧,嫌疑所存,難親贈;回旋欲待令人送,誰料靈池到寶宮。

(生)小姐,你因失足到此,如今不能回舊路了。我有些少相贈,可資食用,外有衣衲一件,汝可持去。待等正月十二日巳時,有一貧士倩汝縫衣,可卽將此衣贈他,後來自有好處。我已曾託夢與嫠婦救汝,汝可以母道待之。所言之物,悉在匣內。還有錦囊一枚,待貧士去後開看。(旦)求大王送我回家纔好。(生)不能夠了。若到家中,反有災迍;不若離家的好。此去程途遙遠,又恐妖魔作耗,吾當親送一程。水族們。(衆)有。

【尾】與我穿江過海遙相送,涉險乘危任去從。休道是還在靈池一勺中。

(衆吆喝仝下)

園會

(內打二更介)(貼斜插鳳拿前次旦披風上)非仙非魅亦非妖,檢點精神扮阿姣;描寫東君雅意高,情踪未許人知道。不須靈鵲駕星橋,鷦鷯已佔枝頭早。我荷珠只為小姐約那生初更時分到後園來相贈他,被我假傳作三更,果然小姐等他不至,想是回房去了。我見他房門已閉,我却悄然扮作小姐模樣,我想官人與小姐從未識面,那曉得我是荷珠吓?為此,竊得些東西在此贈他;若能個鳳友鸞交,也不枉為人一世!已將舖陳停當在迎仙洞了。我進得園來,耑等那人來也。(內打三更介)

【梁州序】銅壺催箭,三更漏傳,不覺無明難咽。

此時已是三更時分,不要担擱了,且到那邊亭子上去。哪,哪,哪!這件好衣服是我家小姐的喲,被我竊得在此,待我打扮起來。

驀生機變。〔我如今是小姐了㖸,〕須知扮得嫣然。暗把黃金寶釧,白玉珠環,竊帶奴身畔今宵相會也,跨青鸞,愿效于飛共百年。

(小生上)阿唷!好冷吓!

霜天雪,身驚顫。天涯瓜葛相憐念。徐徐步入名園。

那邊亭子上想就是小姐,不免上前相見。(貼)怎麼這時候還不見來?𠰻!那邊來的是那個?(小生)是卑人趙旭。(貼)吓!家哥哥來了麼?(小生)可就是賢妹小姐麼?(貼)正是。(小生)賢妹拜揖。(貼)哥哥萬福。(小生)早間為賢妹見招,說有周濟愚兄之意;卑人湖海飄零,今蒙賢妹此舉,眞乃女中之豪傑也!使卑人不勝感激。(貼)好說。前日哥哥冒雪而來,我父母白眼相看,眞乃燕雀不知鴻鵠之志,使奴負罪多矣!(小生)豈敢。(貼)請問哥哥功名之事若何?(小生)賢妹聽稟。(貼)愿聞。(小生)

【前腔】青燈黃卷,孤身運蹇,自負扶搖翮展。鵬程萬里,明珠久墮深淵。

(貼)舅舅,舅母一向好麼?(小生)咳!

不幸雙親連喪!

(貼)吓!沒了?咳!可憐吓!(小生)

囊橐蕭條,彈鋏無魚嘆。

(貼)可曾行聘麼?(小生)

紅絲綉幕也,未曾牽。

(貼)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婚姻不可遲了。(小生)賢妹吓!

百歲姻緣皆在天。

(貼)哥哥此來,無可為贈;奴有白銀二十兩,金釵一對,為哥哥上京之費。(小生)多謝賢妹。(貼)走來。(小生)怎麼?(貼)他日成名,無忘今日之助吓。(小生)賢妹說那裏話。愚兄孤身到此,囊橐蕭然,蒙賢妹今日之雅,若忘此情嘿,哪!唯天可表!(貼)㕶,這便纔是。吓!哥哥,什麼時候了吓?(小生)吓,吓,吓,約有三更時分了。(貼)吓!三更了?(小生)㕶。(貼)阿呀!為何奴家身上只管冷將起來?(小生)吓,想是夜深了。賢妹請歸綉閣罷。愚兄要去了。(貼)㕶,阿呀!

【前腔】夜深沉,不耐嚴寒;出香閨,急難回轉。望尊兄憐念,扶過花前。

(小生)賢妹吓,卑人雖為兄妹,實難近前,不便相扶。(貼)哥哥差矣。我和你旣以兄妹相稱,何別男女之分吓?(小生)吓,如此嘿,待愚兄勉强相扶賢妹過去便了。(貼)㕶,多謝哥哥。(小生)賢妹看仔細吓。(貼)

轉過荼蘼亭畔,來到迎春洞(落釵介)愿把衿裯薦。

(小生)吓!賢妹差矣。因為周急,愚兄故斗胆而來;今賢妹出此言語,㕶!切為不可吓不可!(貼)呀!妾之此舉,實出于至誠;兄若不棄,妹子終身有託也。(小生冷笑介)豈有此理!(貼)

那鵲橋偷渡也,且從權。

(小生)這個如何權得?(貼)

莫認郵亭一夜歡。

哥哥,哥哥!(小生)吓,吓,吓,賢妹,不可如此吓!(貼)

和你歡會也,在名園。

(小生)賢妹吓!

【前腔】感卿卿青眼垂憐,反締我百年姻眷;奈嫡親中表,禮法相關。

(貼)中表配偶,古來儘多;況久聞大名,今夜得瞻儀表,妾以為終身有託,故不以自薦為恥。兄轉如此趦趄,倘父母知道,君必敗行矣㖸!咳!(小生)吓!就知道何妨?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貼)㕶!(小生)

清濁由來可辨。我是白玉無瑕,怎受青蠅玷?

(貼)哥哥。(小生)賢妹,請尊重些。(貼)咳!罷,罷!正是:我本將心託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妾有從兄之意,兄轉如此;況奴醜態盡露君前,何以為人?罷!不如投在池中死了罷!(小生)呀!賢妹不要性急,待愚兄三思㖸。(貼)吓!三思麼?(小生)㕶!(貼)你去想。(小生)吓,想。(貼)去想。(小生)且住,蒙他一片熱心待我。(貼)看他怎麼樣。(小生)我若不從,他要投水;阿呀,非唯負他,亦且不忍。(貼)待我聽他。是吓。(小生)也罷,不如成就此姻,未為不可。(貼)閃開!讓我投水!(小生)賢妹,不可如此。非是愚兄不從。(貼)却是為何?(小生)哪!

只是山雞羞配也,敢扳鸞?恐負嫦娥愛少年。

(貼)兄旣見允,奴家之願足矣。須要星前月下,海誓山盟,免使奴有白頭之嘆。(小生)吓!要愚兄罰願麼?這有何難?老天在上,我趙旭若負賢妹今夜之情,永遠前程不吉。(貼)㕶!住了。(小生)如此,賢妹來㖸。(貼)啐!(合)

和你情兒逗,心兒戀,眉流目注神撩亂。(浪介)攜素手,且把帶兒寬。

(貼扯介)(小生)不可吓不可。(貼)啐!來㖸。(同下)(丑上)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自家乃員外家茶童便是。方纔員外安人拉亭子上吃酒,替我多嗗子呷,㕶竟醉倒拉亭子上,困子一忽,身上覺道冷氷氷,吓!進去困罷。咦!臘梅樹脚底下𠍽個亮爍爍?等我拾起來看。咦!原來是一隻碧玉簪兒,像是小姐突落個,待我叫荷珠姐送還子小姐,自然有賞個。荷珠姐,荷珠姐。房門開拉里,為𠍽人阿弗見?想是小姐房裏去哉。我想小姐失落個隻簪兒,

【節節高】必竟搔頭墮鬢邊,在花前,翠鈿決被花枝絆。心私算:這簪兒値幾錢?眞歡忭!明朝去把香醪換,從今莫使人知見。常將一甕在床邊,閑來醉倒糟邱畔。

好快活!好快活!(下)(小生,貼攜手上)

【前腔】翩翩美少年,配嬋娟,春宵一刻千金換。心撩亂,話更甜。從人願,今宵了却前生念。風流被底流香汗。只恐分離各一天,別時怎得重相見?

【尾】今宵恩愛情無限,明日天涯各淚漣。〔哥哥吓,〕願你獨占鰲頭,早把信音傳!

(小生)天色將明,賢妹請進去罷。愚兄要去了。(貼)可去別我爹娘了?(小生)這等待我,還去別他怎麼!愚兄倘有寸進,決不忘賢妹今夜之情。(貼)多謝哥哥。(小生)賢妹請上,愚兄就此拜別。(貼)妹子也有一拜。(合)

【哭相思】話別臨歧各慘然,雙垂別淚意懸懸。送君千里終須別,咫尺天涯各淚漣。

(貼)哥哥請轉,哥哥請轉。(小生)賢妹怎麼說?(貼)哥哥,你路上須要自己保重吓。(小生)這個我曉得。賢妹請進去罷。愚兄是去了㖸。(貼)哥哥去罷,去罷。(小生)是。(貼)吓,㕶!(看小生下)吓!哥哥!阿呀!我那哥哥吓!㕶,㕶,㕶!啐,啐!他已去了,哭也無用吓。阿呀!想我荷珠這節事,做得來停當有趣,又無人知曉。我想方纔與他這些光景,是……阿呀!不要說了,不要說了。(下)

埋怨

(外上)

【引】兵亂後,家家煩惱;老年來,難度春秋。

(付上)苦惱吓!

衣食無求,怎生餬口?這饑寒實難禁受!

(外)媽媽。(付)老測死個!(外)咳!常將有日思無日,莫待無時思有時。我劉廷輔親丁三口,向來頗自溫飽,不想茫牙赤作亂,家私盡行搶散,只有一個女兒又沒了。荷珠這丫頭親生一般的看待他,只望略略依傍,又被賊人擄去。如今丟下我兩口,舉目無親,只靠着趙旺賣柴養膳,如何過得日子吓!(付)老賊吓!㕶做人弗積德,盤放刻剝,所以有今日之下▲!(外)噯!你平日欺貧重富,故此親朋斷絕;如今無人肯週濟,你反來埋怨着我!(付)老賊吓!有數說個:要吃要着了嫁家公;那間吃無得吃,着無得着,倒要說我弗好!我不管,要飯吃!(外)咳!世亂年荒,非關我事吓。(付)放屁!弗關㕶事,難道倒關我事!(外)媽媽!

【懶畫眉】只為人塗毒使人愁,年老無兒鎭日憂。

(付)個是㕶自家無本事,弗是我養弗出吓。(外)𠲔!什麼說話!

家無擔石少良謀。

(付)噯!老賊吓!

我飢寒未慣難禁受。和你不是寃家不聚頭!

(外)媽媽,這是你我的命該如此,埋怨我也沒用吓。(付)無得吃,無得着,那弗要埋怨㕶!(末持扁担上)

【東鷗令】挑薪賣,度春秋;口食身衣沒處求。買臣當日遭妻詬,富貴洗前羞。

(外)趙旺囘來了。柴可曾賣完麼?(末)柴已賣完,米已糴下。還有一樁喜事報與員外安人知道。(外)有什麼喜事?(付)吓!有𠍽喜事?快點說㖸。(末)目今西川安撫平定蠻夷,道那成都百姓遭亂,人民飢餒,明日開倉賑濟,每一個人支糧三斗。(付)住厾,等我算算看。(外)算什麼?(付)哪,一個人三斗,那間我里三個人纔去,阿是九斗厾哉?(末)不差,是九斗。(外)旣然如此,我們明日大家都去。(付)正是介,大家纔去。(合)

官司賑濟滿街頭,百姓喜悠悠。

(外)自從苗虜入邊來。(付)一旦流離實可哀。(末)萬事不由人計較。(合)一生都是命安排。(付)老老,我里今夜頭拿個兩件破衣裳得來縫做兩個叉袋,明朝好去袋米吓。(外)說得有理。連夜縫起來。明日大家同去,大家同去。(付渾同下)

關糧

(淨上)龍虎臺前出入,貔貅帳下傳宣。自家乃按撫老爺麾下一個旗牌是也。俺老爺平定賊寇,奉旨封為西川按撫。只為成都遭亂,百姓飢荒,今日開倉賑濟。只得在此伺候。(雜扮軍牢皂快等引小生上)

【引】授命西川撫鎭,忍見黎民飢饉。

(衆吆喝介)(小生坐介)(淨)旗牌吿進。(衆)進來。(淨)旗牌叩頭。(小生)起過一邊。(淨)吓。(小生)下官趙旭,幸逢明主,領授西川按撫;託賴聖上洪福,苗寇一掃而平。但成都百姓連遭荒亂,餓死無算。我想上帝有好生之德,下官豈無恤民之心?為此,今日開倉賑濟。左右。(衆)有。(小生)但有支糧百姓,按名給發,不許攔阻。分付開倉。(衆)吓,開倉。(外付,末,上)

【引】聞說官司賑濟,一家三口忙臨。

(雜)支糧人進。(衆)進來。(外,付,末)爺爺在上,請糧人叩頭。(小生)這老兒多少年紀了?(外)爺爺聽稟:

【皂羅袍】年紀龍鍾虛長。

(小生)叫什麼名字?(外)

念小人姓,名廷輔。宗黨,

(小生)那個呢?(外)

蒼頭趙旺侍吾行。

(小生)這個婆子是你何人?(外)

荊妻氏同績紡。

(小生)不許抬頭。(衆)呔!不許抬頭。(小生)可有兒子麼?(外)

為老年無子,不勝慘傷。

(小生)可有女兒麼?(外)

止生一女,及䈂夭亡。夫妻兩口無依傍!

(小生)左右。(雜)有。(小生)把這兩個老頭兒放在廻廊下,不許縱放他,也不許難為他,待三日後發落。留這趙旺在此。(雜)吓。走,走,走!(付)苦惱吓!個是𠍽個意思介?(外)咳!不知為何。(雜)這裏來。(扯外,付下)(小生)聽差過來(淨)有。(小生)傳諭支糧人戶少停給散,止留你在此伺候。吩咐掩門。(衆)吓。掩門。(衆下)(小生)喚趙旺後堂來。(淨)吓。呔!趙旺,這裏來見了大老爺。(末)是。趙旺叩頭。(小生)抬起頭來。(末)吓。(小生)趙旺,你可認得我麼?(末)咦!(笑介)原來是官——(淨)呔!是大老爺。(末)是,是大,大老爺。(小生)起來。(末)是。(起立介)老爺有何分付?(小生)趙旺我且問你:你家員外有萬貫家私,為何落薄至此?(末)不要說起!自從老爺別後,連遭賊人搶擄,家私盡行搶去。員外安人一無依靠,是我賣柴養膳他們。昨日聞知官府賑濟,特來請糧,不想官——(淨)呔!(末)啐,啐!——老爺為何將他放在迴廊之下?(小生)趙旺,你可知我當初未遇之時,雪天來訪,竟不相見,將我放在迴廊下三日?故此,我今日也將他放在迴廊下三日。(末)老爺,君子不念舊惡,還求老爺憐念這兩個老人家。(小生)吓!趙旺

【前腔】我想那日雪中相訪,他將我輕視,放在迴廊。

(末)這原是我家員外安人有眼無珠吓!(小生)咳!趙旺

他只道百年富貴享膏粱,那知人情世態如反掌?

(末)是吓。(小生)

笑重瞳無目,海水斗量。〔都虧你家小姐,〕把金珠相贈,身留帝鄕。

(末)咳!好個小姐,可惜死了!(小生)𠰻!你家小姐何曾死?(末)怎麼不曾死?(小姐)哪!現今呵!

五花冠誥隨夫唱。

(末)這等說,我家小姐眞個不曾死?(小生)何曾死?(末)小人不信。(小生)你不信麼?(末)不信。(小生)過來。(淨)有。(小生)你領趙旺到私衙內去見夫人,待我放了糧就來。(淨)吓。趙旺這裏來。(末)是。這也奇了,不信小姐在此。(淨領末下)(小生)正是:不是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分付開門。(內應介)(小生下)

私囑

(丑扮梅香隨貼上)

【引】簾幕低垂春雨微,鞦韆庭院落花飛。

南園滿地堆輕絮,暗思昔日陽臺雨;雨後見斜陽,氤氲花氣香。我荷珠當日冒冲做小姐,得與郞相會,不想今日五花冠誥,夫唱婦隨,豈非夙世良緣?奴家自遭人之擄,我家員外安人只道我已為人之婦,那裏得知郞奉旨平定賊寇遇見奴家,帶囘任所,成其夫婦,不覺已是兩月。但不知員外安人這兩個老人家安否若何,好生掛念。今日相公賑濟成都,欲待託他尋訪二人消息,猶恐他說出眞情,反為不美。若是不叫他尋訪,那有人家的女兒不想念父母的道理?如今小姐已死,怎生得個人兒悄地通個消息與他兩個?說我荷珠遇見了官人,認作小姐,官人已納為夫婦,叫那兩個老人家權認我為女兒纔好。咳!奈沒個便人,好悶人也!(淨上,末隨上)(淨)這裏來。(末)錦衣歸故里,端的是男兒。(淨擊雲板介)(丑)𠍽人吓?(淨)是我。(丑)做𠍽了?(淨)老爺着我領趙旺進來要見夫人的。(丑)住厾,等我先稟聲勒介。(末)是吓,煩你先稟一聲。(丑)吓,夫人。(貼)怎麼說?(丑)老爺叫聽差官送個𠍽——(貼)什麼?(丑)吓,送個𠍽趙旺拉厾外頭,要見夫人了。(貼)吓!趙旺?(丑)正是。阿要叫俚進來介?(貼)呣!也罷,吩咐聽差迴避,單着趙旺進來。(丑)是哉。夫人吩咐,叫聽差官迴避,單叫趙旺進去。(淨)曉得。(下)(末)姐姐,夫人在那裏?說趙旺求見。(丑)啐!㕶身浪臘離臘塌,那哼去見夫人介?(末)姐姐,是老爺着我來的吓。(丑)介嘿跟我來。夫人,趙旺拉裏。(末)小姐在那裏?小姐在那裏?𠰻!這是……(貼)呣!(丑)呸!賊入娘賊!見子夫人頭阿弗磕,𠍽個鵝阿鴨!(貼)唗!小賤人!他是太老爺手下的人,怎麼叫他磕頭?(丑)我俚平常日脚弗磕頭,弗打就駡。(貼)小賤人!還不走進去!(丑)我俚那間弗磕頭哉。(下)(貼)小賤人!跪在那裏不許起來!這小賤人!吓!原來是趙旺哥。(末)荷珠姐奉揖。(貼)趙旺哥請坐。(末)這個所在可坐得的麼?(貼)不妨,沒人在此,坐得的。(末)吓!坐得的?如此坐㖸。(跌介)阿唷!阿唷!(貼)看仔細,起來坐好了。趙旺哥一向好麼?(末)咳!有什麼好!(貼)員外安人康健否?(末)不要說起!自從你被賊人擄去,家產俱已搶盡,是我賣柴養膳。(貼)吓!這等倒難為你了吓。(末)聞得官府賑濟,因此同員外安人特來請糧,不想就是官人。(貼)呣,就是官人▲。(末)他竟將那兩個老人家放在廊下,說待三日後纔與他糧米。又說他的夫人就是我家小姐,故此着我進來相見。荷珠姐,煩你引我進去見了小姐,求他討個情面,勸官人認了這兩個老人家罷。(貼)吓!你要見小姐麼?(末)正是,要見見小姐。(貼)吓!也罷,我還你一個小姐就是了▲。(末)𠰻,𠰻,𠰻!怎麼說還我一個小姐?(貼)趙旺哥:

【風入松】伊家謾自問行藏。

(末)怎麼不要問?(貼)

小姐今在何方?

(末)𠰻!老爺說他的夫人是小姐吓。(貼)趙旺哥,可記得那晚小姐着你去約官人三更時分到後花園中來麼?(末)記得的。(貼)那晚我與小姐面贈金帛,小姐囘歸綉閣,不想池上結氷,氷上積雪,認不出路徑,墮於池中死了。(末)小姐果然死了?(貼)果然死了喲。(末)阿呀!小姐吓小姐!荷珠姐後來便怎麼?(貼)奴家後來呵:

人擄去無倚傍。

(末)你被人擄去,那裏得見官人呢?(貼)那官人平定賊寇,做了西川安撫。

我在他鄕,得遇裴航

(末)荷珠姐,你的說話我一些也不解。(貼)不是吓,這官人那晚雪夜嘿,哪,哪,哪,只見得小姐一面,還認得不眞▲。

我假,

(笑介)(末)荷珠姐,不要笑,說㖸,說。(貼)哪,那官人雪夜只見得小姐一面。(末)是,只見得一面。(貼)還認得不眞吓。

我假,假扮做雲英阮郞

(末)吓!你見小姐死了,竟冒充做小姐?(貼)㕶!(末)哈,哈,哈!倒會,倒會!(貼)趙旺哥。(末)怎麼?(貼)我如今煩你多多上覆員外安人,相見時千萬不要說我是荷珠。(末)說你是那個呢?(貼)抬舉我做了小姐罷。(末)抬舉你做了小姐?(貼)㕶。(末)噯!(貼)吓!趙旺哥。(末)㕶!(貼)伯伯,伯伯。(末)噯,噯,噯!(貼)好人,好人!

你切莫說短和長。

(末笑介)(內)掩門。(貼)阿呀!老爺進來了,你站了起來。(推末立,自正坐介)(小生上)

【引】天涯瓜葛已相逢,方寸不勝慙悚。

(貼)相公囘衙了?(小生)夫人。(貼)相公。(小生)趙旺見過夫人了麼?(貼對末搖手丟眼色介)(末)見過小姐了。(小生)夫人可知你爹爹之事?(貼)相公,怎麼把我爹娘放在廻廊下,是何道理?(小生)夫人,我當初未遇之時,雪天相訪,他放我在迴廊下,三日不曾見面,我今也效前番意思。(貼)相公,自古君子不念舊惡,還是請來相見。(小生)呣!思之可恨,要過三日。(貼哭介)阿呀!我那爹娘吓!(末)阿呀!老爺不要苦壞了小姐。(小生)夫人不須如此。趙旺。(末)有。(小生)就着你去請員外安人相見。(末)噢,噢,噢。就是我去,就是我去。(貼)多謝相公。趙旺快去。(末)是。就去,就去。(下)(小生)夫人請進去。(貼)相公請。(小生,貼同下)

堂會

(末笑上)當時冷落廻廊客,今日榮華堂上賓。員外,安人快來。(外,付上)來了。只為家貧來請糧,誰知放在冷迴廊?(末)哈,哈,哈!(付)趙旺,阿是㕶吃飽厾哉𠍽,那能介快活?(末)員外,安人,有樁天大的喜事報與員外安人知道。(外)有何喜事呢?(付)有𠍽個喜事介?(末)你道那放糧官是誰?(外)是那個呢?(付)是囉個了?(末)就是我家的官人。(付)阿呀!個是我個阿姪兒子,那說放我拉廻廊下,個是𠍽個意思?(末)只因安人當初放他在廻廊下三日,他如今也放你在廻廊下三日。(付)老老,個是還報風㖸。(外)咳!當初是你短見!如今怎麼處?(付)當初雖然我賊介,㕶弗要趁脚蹺嘿好▲,那倒來埋怨我!(末)員外安人不要埋怨,還有一樁異事。(付)什麼異事?(末)我家的荷珠……(外,付)他被賊人擄去了吓。(末)他被賊人擄去,不想官人平定賊寇,遇見了他,帶回任所。他見我家小姐已死,竟冒認做了小姐,與官人結為夫婦。現在衙內。(外)喂!媽媽,這丫頭倒會使乖。(付)看俚面浪倒有點福氣厾。(末)為此,着我多多拜上員外安人,進去相見時,千萬不要說是荷珠。(外,付)吓!稱他什麼?(末)竟認做我家的小姐。(付)小姐沒小姐哉那。(外)呣!他是我家的使女,如何使得?(付)『新鑄銅錢兩折一,』有𠍽使弗得?㕶個老老一把年紀,時勢▲看弗出個!弗要說俚叫我做娘,就是我叫俚做娘也說弗得哉。竟是小姐。(末)竟是小姐。哈,哈,哈!(同走介)(末)老爺,夫人有請。(小生貼上,)(貼暗對末介)可曾說明白?(末)說明的了。(小生)員外,安人請到了麼?(末)請到了。(貼)爹爹,母親在那裏?(外,付)我兒在那裏?(付)我個嫡嫡親親個兒子吓!(小生)姑爹,姑娘在那裏?(合)

【哭相思】只道永分離,豈料重相見!

(小生)姑爹,姑娘請上,待姪兒拜見。(外,付)不消。(貼對付做手勢介)母親。(付點頭,末笑介)(貼)啐!走出去!(末笑下)(小生,貼仝拜)(合)

【玉抱肚】雪中相訪,別尊顏,山遙水長。喜庸才,得見君王;掃塵,萬姓安康。(外,付合)焭焭弱息,天涯萍梗會遐荒,今日相逢在故鄕。

(貼)爹爹,母親請坐。(外,付)兒吓,你把別後事情說與我知道。(貼)爹爹,母親聽稟:

【前腔】容兒細講,料今生,必然喪亡。在窮荒,得遇仁兄,誰知婦隨夫唱?

(付)兒子阿,㕶個終身之事倒完哉。(貼)母親,什麼終身事完了?哪!

他男兒薄倖,須臾擇日鳳求凰。

(付)姪兒,那說㕶要重婚?個是使不得個㖸。(小生)非干姪兒之事,這是聖上主婚的。(付)兒子吓,是皇帝做主個?(貼)母親不要聽他,那裏是聖上主婚?哪!

都是他每自主張。(付)

【前腔】不須惆悵,聽老身一言細講。

兒吓,㕶做姑娘個面浪無𠍽好親好眷,

止有這一點親生,並沒有半枝親黨。

方纔說個重婚,再使弗得個㖸。

從來古語,一夫一婦效鸞凰。須信男兒要主張。

(小生)夫人吩咐備酒接風。(外)一別多年不見踪。(付)誰知此日却相逢?(貼)今朝賸把銀缸照。(合)猶恐相逢在夢中。(小生)姑爹,姑娘請到裏面去。(外,付)姪兒請。(小生虛下)(貼扯付,外介)員外,安人一向好嗎?(作跪介)(小生又上)姑爹,姑娘請到裏面去。(貼急起咬指介)(小生同外先下)(付)阿呀!我個兒子吓,想殺子我哉!(貼)多謝母親。(付)兒子吓。(貼)怎麼?(付)我身浪個衣裳齷齷齪齪,阿有𠍽個好衣裳換兩件我着着嘿好。(貼)好衣服都已做停當在那裏的了。(付)𠍽個做停當厾個哉?(貼)做停當的了。(付笑介)阿呀呀,好殺!比嫡親囡兒勝百倍厾㖸!(貼)啐!(付)亂話哉,亂話哉。(貼)進去罷。(付)噢,噢,噢。(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