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九/釵釧記

Top / 綴白裘 / / 釵釧記

釵釧記

講書

(小生上)

【引】篤志寒窗,潛心古典,學詩學禮趨庭。

小生皇甫吟,昨日期約到兄家講書,來此已是。兄在家麼?(付上)

【引】朋友偲偲切切,當責善,無玷斯文。

皇甫兄來哉?請了。(小生)兄請。百歲光陰過𨻶駒,少年不學待何如?(付)今朝可畏因循易,明日無文後悔遲。(小生)異姓如同骨肉義,斯文千載一般宜。(付)唯堪秋雨連床話,不識東風解袂衣。皇甫兄,我和你久困寒牕,飽餐經史,奈足下無雲,不能上達。正所謂潛龍勿用,反被魚蝦之誚;五穀不熟,不如荑稗之成。(小生)兄,我和你閉戶攻書,埋頭着力,豈可計功於旦夕,責效於平時?正是:人事盡而天理見,天爵修而人爵至也。(付)承敎。皇甫兄,如今正是秋涼時候,燈火稍可親,簡編可舒展;兄阿可以拿個書經講究一遍?(小生)旣如此,兄先請。(付)在家下,豈有佔先之禮?(小生)旣如此,佔了。

【降黃龍】,二帝三皇,聖聖相繼,皋陶伊尹傅說周公,是輔弼王臣。詳論,帝堯置曆,神禹治水,萬世沾恩。尙書內,良臣聖主,同德同心。

(付)講得好!精明體切,經書大意詳明。足見得我兄山斗之學,魁解之才,使人茅塞頓開。胸藏萬斛,腹飽五車。講得好!(小生)兄謬讚。(付)小弟那得敢謬讚?其實好。(小生)兄,如今要請敎易經了。(付)個▲罷哉㖸;兄是介錦綉能個一講,叫小弟講出𠍽來?(小生)一定要請敎。(付)畢竟要小弟講,介嘿獻醜得罪哉。

【前腔】易經伏羲畫卦,文王繫辭,孔子象形。爻辭小象,開示蘊奧,叮嚀。筮咏,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八卦攸分。易經內,探微闡幽,難察難精。

皇甫兄,講完哉,講完哉。(打介)(小生)好!講得妙!(付)兄厾講呢,小弟賊介側耳恭聽。小弟講,為𠍽了兄出神倒鬼?若是小弟弗打個記,連搭個好字兄讚弗出來。(小生)其實好。兄此時還不見來。(付)個老夏奇得極,兩遭來遲。朋友畢竟要有興,要罰哉。(小生)罰多少?(付)罰俚介三錢銀子,以作紙筆之費。(小生)吿辭了。(付)兄,那了?只管要去,故那說?就作算老夏弗來,我搭兄吃子點心,盡興一講。若是㕶去子,一點興無哉。拿點心來吃。(小生)不消。家下有些小事。(付)宅上有𠍽事,不待言而可知矣。阿有囉個拉厾?走一個出來,分付天字號個米斛一石,送拉皇甫官人厾。再對太太說,拏個五百銅錢送拉親娘買點心小菜吃個。(小生)屢蒙厚惠,何以克當?(付)通家兄弟,何出此言?請坐子,拿點心出來吃。兄平日間弗賊介個,為𠍽今日出神倒鬼?畢竟有心事。(小生)小弟沒有什麼心事。(付)兄就差哉,小弟與兄,忝在同學,況為知己,小弟有𠍽事體,未嘗弗對兄說。我搭兄個朋友,眞乃肺腑之交,㕶有𠍽事務就該替小弟商量,當行則行,當止則止;或者與兄出得一臂之力,亦未可知。無乃苦苦瞞我何也?(小生)事便有一件,只是不好說得。(付)但說何妨?(小生)昨日小弟囘去,家母對小弟說,我岳丈要將女兒改嫁,為此悶悶不樂。(付)為令岳厾個事務吓,扯淡!兄豈不聞俗語云:『一家女兒吃弗得兩家茶?』自古『一絲為定,千金不易。』不要愁,囉哩有介事?或者有點𠍽弗到之處,故此有這些說話。依小弟論之,還是催親之故。(小生)兄怎見得是催親之故呢?(付)兄吓,自古男大須婚,女大須嫁;兄替令正纔是長大哉,令岳見兄今年弗娶,明年弗討,故此說話,無非催兄早娶。兄弗要怪子令岳,人家養子囡兒拉屋裏,猶如私鹽包拉屋裏一日躭一日個干係;催兄畢子姻,一節大事體就完哉。(小生)依兄高見,還是催親之意?(付)憑㕶說到天邊去,還是催親之故。(小生)兄,人家多有了。(付)何等樣人家?(小生)樞密家。(付)就是公廉老先生麼?只怕無介事。此老做人極樸實,極忠厚,仁德君子,小弟認得個。蓋一家人家出來定一頭親事,難道弗打聽打聽?畢竟要差一個人拉外頭踏訪一個着實;難道再無人家哉,畢竟要拉我里學裏朋友面上用工夫?再無介事個。(小生)日子都有了。(付)那日脚纔有哉?弗難,等我明朝去望個老魏,替兄講明其事,說道這頭親事我里學裏朋友定厾個。如此一說,他若別娶,罷哉;倘然俚一定要娶令正,那時節要學生出來哉,打聽個娶親個日,等我寫星傳單,不要多子,只消三四十,叫齋夫不一飛俚使使,叫個星朋友到家下吃子個夜飯,鬭牌個鬭牌,遊和個遊和,擲骰子個擲骰子,追飛宕個追飛宕;叫男兒打聽外頭遠遠哩看見低低打打吹得來哉,拿個兩頭巷門落子鎖,衆朋友一擁而出,兄只要說介五個字。(小生)那五個字?(付)說道:『貧乃士之常。』小弟只說一個字。(小生)說一個字?(付)打!(小生)打得的?(付)那說打弗得?兄呢,扯住了轎子,衆人纔動手,拿個星銅角喇叭彎折俚個,得勝鼓踏穿俚個,打燈扯碎哉,梅花龍燈▲踏破哉,大古轎子打得俚粉粉碎!明朝帶子儒巾,着子藍衫,到縣尊府尊藩撫二台當道諸公不一講俚使使。叫個老史吃弗盡衣兜兜厾來!說便是介說,還是催親之意;一千年倒底是㕶個令正,阿怕俚賴子官人個頭親事?吓!小男拿茶來吃。(小生)還有一事與兄商議,房下思念寒家乏聘,使婢子雲香來約小弟八月十五夜到他後花園中去,要贈小弟什麼東西,以作娶親之資。兄,此事還是可行不可行?(付)吓!有介事?令正念兄家道艱難,約兄去贈兄什麼東西?(小生)正是。兄,你道可去不可去?(付)該去個吓。令正一團美情,兄若弗去,辜負子俚哉。學生敎兄一個法子,到個夜頭吃子夜飯,卽算看月,步得去,促搭子物事拿得居來,竟擇子日脚做親哉啥。(小生)去得的?承敎了。(付)你厾令正眞乃女中丈夫也!只是個星說話,𠍽人來說個?(小生)房下着使女雲香來說的。(付)吓,吓,雲香來對兄說,兄那亨回頭俚個?(小生)那日小弟不在家中。(付)兄弗曾看見?(小生)正是,不曾看見。(付)旣不曾看見,囉個對兄說故星說話?(小生)小弟回家,家母對小弟說的。(付)是令堂對兄說個?(小生)正是。(付)個個令正,與兄定親之後,可曾會面幾次?(小生)從不曾會面。(付)弗是學生苦苦問兄,或者年裏去拜節,兄呢弗看見令正,令正或者倒拉遮堂背後張見歇兄,亦未可知。(小生)小弟從不曾上門的。(付)弗曾會面個?方纔兄說個使女雲香,個個丫頭常拉宅上走動,自然認得兄個哉?(小生)也不認得的。(付)纔弗認得個?咦!事有可疑,等我思量思量看。唔!阿呀!兄吓!個是一條奸計哉!學生起初只道催親之意,如今改嫁之情顯然。(小生)兄怎見得是奸計?(付)這不是令正好意,是你令岳的奸計,要將女兒改嫁,難道兄就罷哉,畢竟要與他興詞涉訟,故此使人來詐說此情,哄騙你前去,半夜三更,無人見證,不是不一刀,定是一棍,將你打死,絕其後患,好把女兒改嫁。吓!老史老史,好個遠算計厾!(小生)豈有此理?人命關天,焉能可殺?(付)兄但能讀書,不曾觀律。(小生)律上便怎麼?(付)律上有一欵說:夤夜入人家,非奸卽盜,登時打死,不論,不論。(小生)夤夜入人家,非奸卽盜,登時打死,不論的?(付)打殺子一百個,卽算得五十雙。(小生)阿呀!若非吾兄高見,險遭毒手!兄,謝你

【滾】才高識見廣,才高識見廣;我志窄,知機少。若非藥石言,險被人輕勦!祖宗積德,皇天有道;蒙指敎,不遭奸謀計巧!(付)

【前腔】忝與幼同學,忝與幼同學,契結非輕小。一朝患難相扶持,方盡朋友道。〔兄吓!〕你潛踪隱迹,他敢別調?〔他若改嫁之時,〕寫情詞,吿官司,同偕老。(小生)

【尾】這場禍事非輕小。(付)萬金軀,被人欺藐!(小生)〔小弟呵!〕直待紫閣名登,方把此仇報!

(付)自古男兒志氣崇,莫將些小介心胸。(小生)滿懷疑惑今朝解。(付)敎他無限奸謀一旦空!(小生)吿別了。(付)兄,還有一言:旣是令正好心,何弗日裏就叫雲香個個丫頭送子宅上來,何必又要兄半夜三更到他後花園中去麼?奸謀顯然,性命為重。(小生)是吓!小弟決不敢去。(付)兄若弗怕死,原去走一遭。(小生)難道小弟不要性命的?請了。(小生下)(付)自古道: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那皇甫吟託在知己,故把此事與我商議。我聞得此女美貌非凡,非但有贈,而且還有私合之意;料他不敢前去,何不待我假扮作皇甫吟模樣,前去飽睡一夜,有何不可?(作呆想介)只是朋友面浪,弗好意思吓。若是俚曉得子,卽算是我代勞而已。(下)

落園

(貼隨旦上)

【梁州序】碧天霞落,長空雲斂,一片冰輪舒展。藍橋亭畔乘槎,擬約同歡,只見銀涵華屋,涼透香肌,露濕欄杆淺。夜深苔徑滑,步輕欵,月到天心分外圓。(合)情懷暢,心慵懶,向朱扉綉戶閑凭徧。(付上接)清意趣,少人見。

小生韓時忠假扮做皇甫吟的模樣,特來赴約。此間已是花園門首,待我輕輕的敲一下,看可有人接應否。(敲介)(貼)小姐,花園門響動,想是秀才官人來了。(旦)雲香,你去悄悄問他個端的,不可造次。(貼)曉得。(咳嗽介)(付接嗽介)(貼)你是那個?(付)小生是——(住介)(貼)是那個呵?(付)是寒儒皇甫吟。(貼)皇甫官人,你來了麼?(付)正是,來哉。(貼)那個着你來的?(付)吓!是雲香姐對家母說了,家母叫我來的。(貼)秀才官人,你在門外等一等,待我對小姐說了,然後開你進來。(付)就來吓。(貼)小姐,秀才官人在外。(旦)可曾問個明白?(貼)言語相同,一些也不差。(旦)如此,開他進來。(貼)秀才官人,外邊可有人麼?(付)無人。(貼)待我開你進來。(開門介)(付)小姐拜揖。(貼)我不是小姐。(付)你是那個?(貼)我是侍妾雲香。(付)雲香姐,前日到舍下來,茶也無得,怠慢子你。(貼)好說。這裏來。小姐,秀才官人來了。(旦)請上前相見。(貼)請秀才官人相見。(付)拉厾囉里?(貼)在亭子上。(付)小姐拜揖。(旦)雲香,你去對他說,當初盟訂已久,因何不行六禮迎娶?(貼)吓,官人,小姐說,當初盟訂已久,因何不行六禮迎娶(付)小姐在上,非是小生不來迎娶,只為家父去世之後,家業日漸凋零,再扒也扒不起;聞得岳丈要將小姐改嫁,因此錯過佳期,言之苦楚!(放聲哭介)(貼按住介)秀才官人不要哭。(旦)我爹娘雖有改嫁之心,但奴家不從改嫁之禮,故此着雲香前來相約。你須要快快來迎娶,只宜向前,不可落後。(付)小姐若有此心,是小生前生之幸,非今世之幸也。(貼)秀才官人,俺小姐是富室之兒,繁華生長,不圖貴戚,甘守荊釵;奇花異種君須恤,莫認楊花作雪看。

【前腔】吿官人,聽啓奴言:因何事故遲姻眷?我娘行思念,姑已衰年。(付接哭介)感謝卿卿憐念;若得週全,此恩非淺!(旦)我是一鞍一馬,怎肯再移天?及早催親莫遲延。(合)情懷暢,心慵懶,向朱扉綉戶閑庭畔;清意趣,少人見。

(旦)雲香,你去房中箱籠內,手帕包的,快拿了來。(貼)曉得。秀才官人,小姐着我進去拿東西,你住在此,不要動吓。(付)個是阿敢個介?(付看貼下)

【前腔】〔呀!〕小亭中,驀見嬋娟,頓敎人情牽意亂。〔小姐,〕對月明作證,和你鳳倒鸞顚。

(抱旦,旦轉身介)秀才,和你佳期有日,這苟合之事,決難從命(付)小姐,今夜中秋佳節,相逢樂地,何必過辭?

只怕玉簫三弄,烏鵲雙飛,良夜情無限!

物理尙然如此,何況人乎?(又抱旦,旦轉介)秀才,你旣讀孔聖之書,必達周公之禮,豈可一毫有玷乎?況百年夫婦,情意久常,豈可以一宵苟合,遺臭他年?決不可如此!(付)呀!

他操持堅守節,使我好羞慙!〔我此來差矣,〕却做南柯一夢圓!

(旦)雲香快來!(貼上)

情懷暢,心慵懶,向朱扉綉戶閑庭畔;清意趣,少人見。

(貼)秀才官人,你可曾動麼?(付)動吓弗敢動。(貼)方纔叫你朝那邊的,如今怎朝了這邊?(付)個搭個風大了,吹轉來個。(貼)小姐,東西有了。(旦)雲香,一一交付與他。(貼)曉得。秀才官人,小姐贈你金釵二股,珠串一雙,還有銀子。小姐,銀子多少重吓?(旦)五十兩。(貼)銀子五十兩。(旦)雲香去對他說:這種東西,爹娘都是認得出的,叫他拿回去,更改更改拿來。(付)是哉,釵釧拿居去,改換改換,銀子換子銅錢列,拿得來嘿是哉。(旦)恐怕婆婆在家懸望,雲香,我和你送了他出去罷。(貼)秀才官人,小姐送你出去。你今回去與安人商議,早早來迎娶,不可遲悞。俺小姐是

【節節高】這是嫦娥愛少年,把玉輪碾;彩鳳飛下離瓊苑,似神仙眷。鸞鳳翩,雨雲亂,殷勤自覺情留戀。蓬萊閬苑眞堪羨!(合)只恐相逢是夢中;別時不久重相見。(旦下)(付)別時不久重相見。

重相見。(貼推付介)進去不得的,那邊員外安人的臥房在那裏,進去不得的。(付)我還有說話拉里來。(貼)有話為何方纔不說?(付)方纔一句說弗出,那間想着拉里哉。(貼)有話對我說了是一般的。(付)對㕶說子嘿一樣個?明朝小姐嫁過來,㕶阿來個?(貼)小姐過門,我自然要隨嫁來的。(付)若是要來個,阿可以先搭㕶白相相?(貼推開關門下)開子,開子!竟關子門進去哉。丫頭吓丫頭!我吃個急子了尋㕶吓,倒要做作起來哉!咳!

【尾聲】今朝誤入天台院,好姻緣,反做惡姻緣!〔咳!韓時忠韓時忠!〕使盡心機也枉然!

咳!我韓時忠因為如此,所以如此;早知如此,何苦如此?只是朋友面浪弗好意思。罷!只此一遭,下次再不敢了。(下)

會審

(末隨外上)

【引】職授眞州為首領,民無菜色和平。

晏安黎庶得安生,雨順風調樂太平;雨後有人耕綠野,月明無犬吠荒村。下官眞州首領官是也。今有欽差學士到此恤刑,不免整點各犯文卷,前去伺候。吏典過來。(末)有。(外)各犯文卷都齊了麼?(末)都齊了。(外)候大老爺開門送進去。(末)曉得。(各下)(內吹打,付,小,正皂,老,丑軍牢,貼門子引生上)

【引】鳳凰池上聚鴛班,嘆國事多艱。王臣蹇蹇匪肱股,奉君命,敢辭煩?

官居清要職非輕,暫脫金門奉使行;今日始知君意重,慙無俸祿了臣心。下官姓,名若水。官拜宋朝觀文殿大學士,奉欽命到眞州等處恤刑,我想當今之世,赭衣滿道,墨吏充途,箠楚之下,何求不得?下官不勝心傷眉皺!必須洞鞫其情,上不負天子之洪恩,下不虐小民之寃苦。正是:與其鍛鍊無辜者,孰若寬恩釋?不經今日閱詞審錄,分付開門。(衆應)(外上)(衆)報門。(外)眞州府首領官吿進。(衆)進來。(外兩跪,兩作揖)(生)請。(外)恭喜老大人望隆朝野,名重鑾坡,何幸降臨敝邑?眞乃萬民有賴。(生)此迺聖天子恤典洪恩,何勞貴州褒奬?請回州理事,着一名該吏在此伺候。(外)是。(衆)儀門打恭。(外)文卷進去,須要小心吓。(下)(末)是。承行吏叩頭。(生)吏典過來。今日共有幾起?(末)共有二十四起。(生)分付各犯照牌挨次而進,不許混亂。(末照說,皂轉向內照說介)(末)憲綱册呈上。(生)第一起江洋大盜,刼財殺命事:『審得陳希等泊輕舟於江岸聚亡命於舟中,攔截東西,覬覦南北;一逢客艗,蜂擁登舟。將商人之血本,供大盜之齒牙,粉身莫贖,罪惡滔天,律應處斬,罪不容誅。』咳!這事不消辨了。不必帶進,還監。(末傳介)(生)一起忤逆不孝事:『審得竇正狼獸為心,不思報本,酗酒逞兇,毆逼雙親,死有餘辜。其中有親母伏狀之善,忤逆顯然已露。』(生看卷想介)吓!若論酗酒逞兇,毆逆雙親,情眞罪當,律該問絞罪,無可辨;但招由內有親母伏狀之善,理宜減免。帶忤逆不孝一起進來。(末傳付,付帶丑上)犯人進。(衆)進來。(末)絞犯竇正當面。(生)竇正,父母生你出來,指望長大成人,養老百年;你不思養育之恩,反去忤逆他,這怎麼說?(丑)阿呀!老爺吓!小人是極孝順個㖸。正月裏領子去看燈,二月裏去遊春,三月裏上子墳,四月十四到神仙廟裏去看柳樹精,五月端午看划龍船翻身;六月六牽俚河裏洗浴,牽痛子頭頸了,故此吿小人忤逆哉。小人極是孝順個㖸。(生)胡說!若論你酗酒逞兇,毆逆嚴親,情眞罪當;但原招內有親母伏狀之善,這是你一線生路!我今饒你的罪名,自今以後,須要孝順父母,以釋今日不孝之名。劈開枷杻!(衆)吓。(生)打!(衆打介)(生)

【玉交枝】劬勞是父母,苦推乾就濕頗多;屬毛離裏心思慕,惟恐有疾病相扶。

不孝順父母,身從何來!

養兒待老侍𩬆皤,博弈好飮反逆忤!(丑)謝恩官,點迷指途;回去奉雙親,效丁蘭刻木。

(生)須要孝順父母。趕出去!(丑)多謝老爺。(衆)打錢來!(丑)𠍽個打錢?我爺娘弗怕,怕㕶要打錢!入娘賊!我里阿媽是好個,爺個老入娘賊弗好,進了大門,先打俚一記黑虎偷心厾!(下)(末又呈稿上)(生)一起販賣私鹽拒殺官兵事:『審得趙龍等糾集亡命之徒,背却公家之法,盜販私鹽,濫圖微利;一逢捕獲,拒敵官兵,致傷人命。理應該斬,罪不容誅。』這也是十惡了,不必帶進,發囘海防。(末傳介,又呈稿上)(生)一起打死人命事:『審得錢甲好勇鬥狠,恃力逞兇,與同里方二素有私仇,於七月初三路逢險處,觸目橫心,拳打傷腹,致方二於十月中身故。親手打死,律應處斬。』吓!七月初三鬥毆至十月中身故,是保辜限外了,理宜減免。帶打死人命一起進來!(末傳付,付向內傳介)呔!帶打死人犯上來!(淨上)𠍽我里拉個一起哉了?(付)犯人進(衆)進來。(末)聽點。錢甲。(淨)有。(生)錢甲,你與方二何仇?怎麼樣打死的?(淨)阿呀!老爺吓!小人是湖州人,拉里蕩開荳腐店個,個個娘戲個討礱糠錢,立駡起來個,賊介里𢵓拉我拳頭上𢵓殺個,弗是小人打殺個㖸。(生)胡說!我看招由內七月初三鬥毆,至十月中身故;是保辜限外了,我今饒你的罪名,自今以後,學做好人;若仍前好勇鬥狠,今番死罪無逃矣!劈開枷杻!(衆)吓。(生)打!(衆打介)(生)

【前腔】你方剛血氣,好鬥勇,為人戒之。逞兇的必定拘牢獄,那曾見守分的遭厄?

你逞一時之勇,將人打死;及至坐在獄中,

你一家骨肉倚靠誰?百年嗣絕誰承繼?(淨)謝恩官,恤刑罪釋,回去念彌陀,隨緣度日。

(生)要學做好人。趕出去!(淨下)(衆)呔!住厾,打錢來!(淨)𠍽個打錢?(付)衙門規矩。(淨)介娘秤個,打子何大,倒要沙打錢!何大就是介一拳頭沒好走開點,打殺人弗償命個來哉!(下)(末又呈稿上)(生)一起因奸致死人命事:『審得皇甫吟之父皇甫倫史直相善,兩吐情懷,有女碧桃,遂聯姻眷。豈料身故家貧,無以迎娶,爾碧桃思千載良緣,一生結髮,遣婢雲香會於中秋月下,贈與金釵,以作畢姻之資。痛旣索其金,復又强其就奸,而碧桃堅貞不苟;反不娶,使碧桃抱恨沉江。因奸致死,應坐死律,律該問絞,罪無可辨。』唔!我想旣是女夫,就不為奸騙了,其中必有情弊。帶因奸致死一起進來。(末)吓!大老爺分付帶因奸致死一起犯人聽審。(付)吓。犯人帶進。(衆)進來。(末)聽點:史直皇甫吟雲香。(生)干證是個女子麼?(末應介)(生)史直雲香下去,帶皇甫吟上來。(小生)有。(生)皇甫吟,你今日沒有什麼辨了?(小生)阿呀!爺爺,寃枉吓!(生冷笑介)吓!那一個犯人上來不說寃枉的?甫皇吟。你八月十五夜潛至氏園中,情眞罪當,怎麼還說寃枉?(小生)爺爺吓!小人有一紙訴詞在此,望爺爺龍目觀看。(生)旣有訴詞,就該在前問官手內去訴,今日却遲了。(小生)爺爺吓!小人一時難辨,只得屈打成招的㖸!(生)屈打成招的麼?取上訴狀來。『犯人皇甫吟訴為誣陷賴婚事:苦從幼業儒,素守清規;父未捐館,憑媒聘下史直之女為妻。苦父喪,四壁一空,室如懸磬,蹉跎未娶;痛陡起狠心,背却前盟,立意退婚,將女碧桃改許氏;恐興訟,無詞抵飾,扭揑惡婢雲香作證,假付釵釧銀兩,誣陷平人。誣吿枉罪,無法無天,極寃大變,懇乞明臺電鞫飛霜。激切上訴。』㕶!皇甫吟,那史直吿你因奸致死人命事:你到他園中接受那個葵花寶釵,重八兩;龍頭珠釧,重十二兩;又銀五十兩;怎麼你那訴詞上推得,毫無干涉麼?(小生)阿呀!爺爺!小人並未曾去的㖸。(生)也罷,你照訴詞上講來,若有一字支吾,我這裏不准!(小生)

【玉抱肚】略容訴啓。

(生)這親事是你父親定下的麼?(小生)

父在日,曾聘此女。

(生)看你年紀也不小,為何不迎娶?(小生)

奈家私日漸凋零,乏聘財,未敢行娶。

(生)你平昔作何生理?(小生)

家貧守儒,勤苦讀詩書。

(生)讀書可能上達?(小生)阿呀!爺爺吓!小人雖不肖,

忝在黌門一腐儒。

(生)唔!還虧你說是生員!你旣是個秀才,這節沒天理事,益發不是你幹的了!(小生)阿呀!爺爺吓!

【前腔】再聽語。

(生)還有何辨?(小生)小人岳父嫌貧愛富,

要將女兒,悔嫁改移。

(生)改嫁何等樣人?(小生)樞密。(生)𠳨!樞密可是官至洪州的麼?(小生)正是。(生)後來便怎麼?(小生)小人岳父呵!

魆地裏暗設機謀,令侍妾忽到吾家裏。

(生)侍妾可就是干證雲香麼?(小生)正是。(生)他到你家來何幹?(小生)

約中秋十五夜,私自會佳期。

(生)你可曾去?(小生)爺爺,小人不曾去。(生)為何不去?(小生)

恐中機謀不妄為。

(生)吓!你曉得史直將女兒改嫁,恐怕設什麼計策害你,你心上狐疑,不敢前去麼?(小生)正是。(生)我想嫌貧愛富之心,這也有之。下去。帶干證雲香。(貼)有。(生)你家主吿你是個干證,你把兩家之事有無,情之虛實,從直講上來,不可陷害平人;若有一些調謊,我這裏刑法利害。看桚子伺候!(貼)

【玉抱肚】聽妾訴啓。

(生)期約那皇甫吟史直着你去的麼?(貼)是小姐使奴去的。(生)着你去何幹?(貼)

可憐他家道艱難,欲贈他聘禮之資。

(生)至期皇甫吟可曾來呢?(貼)爺爺吓!

他至期果到,贈金珠,奸騙錢財,明月下歸。

(生)這些東西何人付與他的?(貼)爺爺吓,是小婦人親手交付與他的㖸!(生)是你親手交付與他的?(貼)正是。(生)唔!我看你這小婢子,小小年紀,緣何曉得如此情弊?吓!我曉得,敢是你家主敎道你講的?(貼)阿呀!爺爺吓!小婦人家主並不知情的㖸。(生)吓!你家主並不知情的?(貼)是不知情的。(生)唔!下去!(貼應)(生)帶皇甫吟上來。(衆)吓!帶皇甫吟。(小生)有。(生)唗!我把你這瞞心昧己的狗弟子!這等可惡!你自己一個妻子,奸騙他的釵釧銀兩,就該迎娶,反又不娶,致他身死。我今日問你,還不把原招裏面情由講與我聽,反寫什麼訴詞搪塞!我想你旣不曾去,緣何成了供招?倒被你混了!打下去!(小生)阿呀!爺爺吓!

【前腔】他鋪謀設計,望公相將衷情細推。

岳丈嫌貧愛富,要將女兒改嫁,

聞此女誓不相從,守節操,不從父意,投江身死難遂伊。

此女不從父命,守節投江而死;岳丈懷恨于我,女兒受了家聘禮,無可推托。

故使利口雲香虛揑詞。

(生)准了。唔!嫌貧愛富或者有之。取上來。皇甫吟,你妻子着雲香期約,贈你畢姻之資;況你是個貧儒,自古窮人遇寶,焉有不去之理?(小生)爺爺吓!旣是妻子的好意,何不着雲香日間送到小人家裏,又要小人半夜三更前去?阿呀!爺爺吓!謀計顯然,望青天爺爺詳察。(生)這也辨得是;若果是實情,就該日裏送去,何須半夜三更?奸計顯然。准了。下去。(小生)多謝爺爺。(生)若是如此說,通是這老狗才可惡!此計杜絕兩家之患。帶史直!(外)有。(生)史直,你那女兒還是親生的呢,是螟蛉的?(生)是親生的。(生)當初與皇甫吟連姻,還是兩相情愿的呢,還是有人在內攛掇的?(外)是兩相情愿的。(生)是兩相情愿的?打!(衆應介)(生)我把你無恥的老狗才!旣是你親生女兒,情願許嫁了皇甫吟,就罷了,怎麼嫌貧愛富,又要改嫁?豈不聞『一絲為定,千金不易?』又道是,『一女不受兩家茶。』好!倒是你那女兒有志氣,不從改嫁,投江身死,此亦世之鮮矣!可不羞殺你那老狗才!打!(外)爺爺吓!小的年老,受刑不起,求大老爺開恩。(生)你這老狗才好薄情!我想若不是你逼他改嫁,焉得他赴水身死?那皇甫吟不來吿你就罷了,如何誣陷平人?我本該用上一等板子打你個治家不正纔是,可惜你年老受刑不起,況我又是恤刑衙門。饒打!(外)多謝爺爺。(生)史直,你那女兒這些清白,那裏知道的?(外)死後知道的。(生)這又是渾話!一個人已死,緣何知道?(外)是江邊打撈尸首,是雲香說出來的。(生)我看原招內尸首沒有檢驗,何以知他投江而死?(外)有汗衫血詩為證(生)有什麼汗衫血詩麼?(外)是。(生)取過來。(外)有。(生看)果有幾行字。(念介)『綱常在我不担當,溺水誰將駕葦航?阿婦重倫多烈性,男兒薄倖少綱常!一片貞心難汚沒,千年枯骨尙留香。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芳名翰墨香!』這詩是你女兒做的麼?(外)是我女兒做的。(生)倒是一個有才的女子,苦了他了!下去。若論這汗衫詩句,皇甫吟的罪逃到那裏去!帶皇甫吟!(衆應)(小生)有。(生)皇甫吟,你八月十五夜去的,怎麼說不曾去?(小生)實是不曾去。(生)旣不曾去,怎麼汗衫詩中間有一聯說:『阿婦重倫多烈性,男兒薄倖少綱常?』你是讀書之人,豈不明白那『薄倖』二字?明明嗔恨着你,怎麼說不曾去?(小生)爺爺吓!若論詩句,小人益發有辨了。那史碧桃不出閨門之女,那裏認得他筆迹?爺爺,這是史直明明做出來暗害小人的。爺爺,死無憑據。(生)是麼,那汗衫詩雖然作不得准,你接受他的釵釧銀兩是實了?(小生)爺爺,沒有什麼釵釧銀兩,實是不曾去。(生)你不曾去麼?下去。(小生應介)(生)典吏。(末)有。(生)取釵釧來。(末)沒有什麼釵釧。(生)原贜釵釧。(末)沒有追。(生)寫牌提承行吏過來。(末)就是小吏。(生)就是你承行的?(冷笑介)好吓!打!(末求介)(生)你旣參一吏,必知衙門規矩;你見本官問這節事,就該稟說原贜沒有追;尸首沒有檢驗,難以成招定罪。倘日後申詳上司的時節,申詳過還好,申詳不過,駁將下來,連你本官體面何在?打!(末)大老爺,前問官據汗衫詩句問的,小人是新參的,與小吏無干。(生)還要胡說!適纔那皇甫吟也辨得是:史碧桃是個不出閨門的處女,你見他的筆迹是怎麼樣的?你倒認得,你倒拿去認來!(末想介)(生)我本該打上你一頓板子,遠遠問配你去纔是;可笑問官錯了,正所謂官也糊塗,吏也糊塗!饒打!(末)多謝大老爺洪恩。(生)這等可惡放肆!且住,起初期約是雲香去的,贈那些東西又是雲香親手交付與他的;以後一個已死了,江邊打撈尸首,又是雲香說出來的;今日干證,哈哈,又是雲香。𠲔!這小婢子是個情之首,禍之魁了!帶雲香!(衆應)(貼)有。(生)揣起來,這副臉就是入人死罪的了!放下!(衆)吓。(生)雲香,這節事我已查明在此了;只是要問你,當初期約那皇甫吟,是你去期約的麼?(貼)正是。(生)期約是你去期約的,他却不曾來?(貼)阿呀!爺爺吓!他來的㖸!(生)唗!胡說!我想那皇甫吟是個懦弱書生,他見史直將女兒改嫁,恐怕設什麼計策害他,他那膽兒窄小,不敢前來,這是一段眞情。你見皇甫吟不來,你就將機就計,私挽一人假扮皇甫吟模樣,潛入園中;史碧桃是個不出閨門的處女,那裏認得親丈夫假丈夫,他就把那個釵釧銀兩一一交付與他;你和那人兩下均分了,那史碧桃只道親丈夫拿了這些東西就來娶他了,誰想懸懸不至,史直又要逼他改嫁,可憐他是個烈女,含恨在心,只得投江而死。你見人又死了,事情堪堪敗露,恐家主摧挫着你,你便一口咬定着皇甫吟了。(冷笑介)我把你這小婢子!你只顧脫自己的干係,那顧入人的死罪麼!(貼)爺爺吓!小婦人家主家法甚嚴,小婦人怎敢胡為?實是皇甫吟來的。(生)是吓,你年紀尙小,必定被人騙了。你如今只要招出那人,我只問那人的罪,把你做個不知情罷了;你若不招,我這裏刑法利害哩!(貼)實是他來的,敎小婦人招那個?(生)是那個來的?(貼)是皇甫吟來的。(生)還說皇甫吟來的!桚!(衆應桚介)(生)問他八月十五夜是那個來的?(衆照問介)(貼)皇甫吟來的!(生)還說是皇甫吟來的!分付敲!(衆應敲介)(生)那個來的?(貼)皇甫吟!(生)不招,再敲連桚!帶下去!帶史直!(外)有。(生)我問你,雲香是從幼到你家來的呢,還是長大了來的?(外)那雲香從幼在小人家裏長大的。(生)可有父母親戚往來?(外)沒有,是個隻身(生)是個隻身?下去。吏典過來,分付天色晚了,只問皇甫吟一起,餘犯帶去收監。(末應,傳介)(生)且住,這小婢子被我如此拷打,只是一口咬定皇甫吟來的。我想其中必有人前去。帶皇甫吟(小生)有。(生)皇甫吟雲香期約你,他怎麼樣對你講的?(小生)爺爺,那雲香來期約,小人不在家裏。(生)對那個說的?(小生)對小人母親說的。(生)你母親多少年紀了?(小生)六十三歲了。(生)也老了。是親母呢,繼母?(小生)是親母。(生)兄弟幾人?(小生)只生小人一個。(生)下去。帶雲香。(衆應)(貼)有。(生)你去期約那皇甫吟,你怎麼樣對他講?他怎麼樣回你的?(貼)爺爺,當時小婦人期約那皇甫吟,他不在家裏。(生)那裏去了?(貼)朋友家講書去了。(生)這些說話對那個講的?(貼)對他母親說的。(生)如此說,兩下口詞相同。放桚。下去。帶皇甫吟。(小生)有。(生)皇甫吟,不是我苦苦的來問你,我憐你是個秀才,在我案下不能脫獄,倘別位撫按到來,你的罪就難逃了。(小生)爺爺,小人在水火之中,望高臺拯救,筆下超生!(生)你且實對我說,那見得謀計顯然,執意不去?(小生)他來期約,小人原要去的,被一個好朋友提醒了,小人就不敢前去。(生)跪上來。好朋友叫什麼名字?(小生)叫韓時忠。(生)韓時忠。寫。(末寫介)(生)何等樣人?(小生)也是個秀才。(生)你怎麼樣對他講?他怎麼樣阻你?(小生)那日小人在他家講書,見小人鬱鬱不樂,他問小人為着何事,小人便將此事與他商議。他說:『這是你岳丈使的奸詐,要來謀害你。』又說:『律上有一款,夤夜入人家,非奸卽盜,登時打死,不論。』小人聽見他說得利害,就不敢前去。爺爺吓!虧了好朋友救了小人性命,今日得見青天!(生)好!那人見得是蠢才!虧了好朋友,先入你一個死罪!正所謂機不密,則禍生矣!史直雲香召保。(衆應)(外,貼下)(生)皇甫吟帶去收監。皇甫吟,你到監中有人問你,不要說我這等問的。(小生)小人曉得。(下)(生)吏典過來。(末)有。(生)行一角文書到眞州學裏去,說本院恤刑,忝在翰林,要借觀人才,考較書生,一學生員,都要赴考;如有一名不到,敎官聽參。分付掩門。我想機不密則禍生;我如今行這角文書去,韓時忠自然來。且待明日赴考的時節,看他怎麼樣一個人品。正是:有事莫信眞,有人莫認仁;要辨眞和假,來日見分明。分付掩門。(衆應,同下)

觀風

(付,末同上,合)

【引】今朝驥足暫留連,有日鰲頭獨占。

(付)小生韓時忠。(末)小生夏時綏。(付)兄,恤刑學士借觀人才,非他分內之事,無非收幾個門生而已。我等進去,各要用心。(末)說得有理。請吓。(合)

【出隊子】經書萬卷,經書萬卷,讀盡無遺志益堅。芹宮此日有誰參?桂闕明朝任我攀,動筆成文,落紙雲烟。

(生上)

【引】清光依日月,逸思繞風雲。

(衆)敎官免參。衆生員挨次而進,不許混擠。(付,末兩跪介)(生)請起。衆生員,今日此舉,原非老夫分內之事;聞貴州乃文獻之邦,為此借觀人才。衆生員各通姓名。(末)生員夏時綏。(付)生員韓時忠。(生)吓你就是韓時忠?好吓!老夫出京時就聞你的名了。(付)但是宗師到此歲考,不出二三之外。(生)請過一邊。生員,我有一題在此:『致中和,天地位焉,歲物育焉。』破來。(末)生員有了:推極一心之德,斯成萬化之妙。(生)好!請過一邊。生員過來。我有一對,你可對來。尹公他孟姜女張子房之房,非奸卽盜。對來。(付)生員有了:閔子騫冉伯牛鄭子產之產,為富不仁。(生)好個為富不仁!眞乃魁解之才,他日必為皇家大用。左右,取花紅先送生員和諸生每出去。生員留在後堂,待老夫事畢了,還要請敎。(付,末下)(生)看時忠獐頭鼠目,行動徘徊,是個歹人。生員雖在,怎生賺得釵釧出來?我想若無原贜,此獄決難明白。我適纔呵:

【三學士】就裏機關聯內隱,一時難辨清渾。〔吓,有了!〕無端風擁漫天霧,有日雲開月一輪。

吏典過來。我有小票一紙,你到無人處開看,照票行事。若成了囘來,重重有賞。(末應下)(生)該吏此去若賺得他釵釧出來時,則皇甫吟寃獄可明矣!

照出臺須現形,眞和假,頃刻分。

正是渾濁不分鰱▲鯉,水清方見兩般魚。(下)

賺贓

(淨,丑上)

【引】家世善良溫飽,何嘗倚富欺貧?(丑)孩兒長大未婚姻,每日裏懨懨愁悶。

員外。(淨)媽媽,老漢家居村落,祖代純良。有男時忠,且喜他學問有成;奈他婚姻未遂,使我朝夕挂懷。(丑)孩兒年當弱冠,正該婚配;但愿得他早遂桃夭之化。(淨)媽媽,恤刑學士借觀人才,孩兒赴考去了,我和你庭前閑步一囘。(合)

【憶多姣】看牆角東菊蕋紅,佳節重陽酒麗濃,滿眼韶華撚指中。景物無窮,景物無窮,遠水遙山可聳。

(末上)傳遞急如火,官差不自由。此間已是。有人麼?(淨)媽媽,有客來了,進去點茶。(丑)曉得。(下)(淨)是那個?(末)是我在這裏。(淨)原來是位相公。請到裏面去。請了。(末)請了。(淨)請坐。(末)有坐。(淨)到舍有何見諭?(末)有一樁喜事在此。(淨)有何喜事?(末)恤刑老爺借觀人才,考得令郞文章第一,留在私衙講書;問及緣由,說起還沒有親事。(淨)便是還沒有親事。(末)那老爺有一位小姐,要招令郞為婿,求一聘物;說有什怎釵釧在家,特着小子來取。(淨)旣承美意,何不着媒人來說?(末)老爺欲央媒人來說,只恐是非不便;待公務完後,親自到門謝允。(淨)媽媽那裏?(丑上)怎麼說?(淨)可喜孩兒得恤刑學士考他文章第一,留在私衙講書;問及緣由,知道孩兒尙無親事;那學士有一位小姐,要招孩兒為婿,要求聘禮。孩兒說有什麼釵釧在家,特着人來取。(丑)孩兒從不曾說起什麼釵釧。(淨)或者孩兒有心,放在自己箱籠內。你去尋一尋看。走來,再封二兩銀子出來。(丑)曉得。(下)(末)與學士老爺做一個兩親家,這是極難得的。(淨)只恐老夫沒福。(末)

【前腔】那學士公氣概雄,羨汝賢郞錦繡胸,欲結意甚濃。(合)富貴無窮,富貴無窮,繾綣一朝喜逢。

(丑上)

【鬭黑麻】可喜佳兒才足學充,柱國東床,實為慙悚。

老兒,釵釧有了。(淨)在那裏?(丑)在書箱內。(淨)銀子呢?(丑)這是二兩銀子。(淨)先生,

釵與釧付伊儂,繫足赤繩,藍橋路通。〔外有白銀二兩,〕勞君隆重,微忱表寸衷。(末)受賜不當,受賜不當,却之不恭。

吓!員外,你生得好兒子!(淨)這是祖宗積德。(末)好個祖宗積德!請了。(下)(淨)有慢了。(淨,丑合)

【前腔】和氣門闌,喜色倍濃。打掃前廳,忙呼小童。有佳客至,叙匆匆,春茗蘭漿,須當疾烹。翰林名重,冰清玉潤同。一介書生,一介書生,幸喜玉堂貴公。

欲結未遂姻,牛郞今喜會天孫。有意種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陰。(淨)哈,哈,哈!我好快活吓!(同丑下)

出罪

(生上)

【引】為王事,受驅馳;藏機密,費心思。

(末)吏典進。(衆應)(末)吏典叩頭。(生)你回來了麼?事體如何了?(末)釵釧有了。(生)有了?取上來。妙吓!是何人付你的?(末)他父親交付與小吏的。(生)是他的父親拿出來的?好吏典,能幹事!(末)還有二兩銀子。(生)就賞了你罷。(末)多謝老爺。(生)帶因奸致死一起犯人進來。(衆,付,丑帶外,貼,小生上)(生)皇甫吟,你的寃獄已明了。下去。帶史直上來。(外)有。(生)吓!史直,那釵有多少重?(外)八兩。(生)什麼樣?(外)葵花樣。(生)釧有多少重?(外)十二兩。(生)那釵釧銀兩若在,你可認得出麼?(外)小人倩匠在家打造的,怎麼不認得?(生)拿去與他認。(外,貼)正是他。(生)不要認錯了吓。(外,貼)正是。(生)把皇甫吟打開刑具。(外,貼)爺爺,眞贜現在,怎麼不干他事?(生)不要慌,我還你一個皇甫吟就是了。後堂喚生員出來。(衆)相公有請。(付上)

【引】蒙恩待,忒過褒;若非才學焉能到?

多謝大人賜飯。(生)生員,你的文字雖好,只是你行止有虧;有人吿你在我案下。(付)生員閉戶攻書,再不敢妄為外事;但學中有事,都是生員在裏頭料理,無一個不感激生員,那一個敢吿生員?(生)吿你的事却也不小,因奸致死人命事,就是皇甫吟這一起。(付)吓!皇甫吟這節事,生員有辨。(生)有何辨?(付)那皇甫吟其實與生員是好朋友,見他家道艱難,生員去資助他;以後為他妻家之事,犯罪獄底,一向不曾資助他:故此在老大人面前扳扯生員在裏頭。(生)如今皇甫吟現在丹墀,你自去與他講。(付)喂!老皇,一身做事一身當,那了扳扯我起來?(生)雲香,丹墀下有兩個皇甫吟,你去認一認是那一個來的?(貼扯付介)爺爺,是他來的。(付)𠳶!公堂之上,焉敢婦人殺潑,毆辱斯文!老大人,拿粗星個拶子尿頭拶俚個出來!(生)眞贜現在,還要强辨!(付)生員並非做賊,有什麼眞贜現在?(生)拿下去與他看!(付)來,我對㕶說,釵釧落裏來個?(末)是你父親拿出來的。(付)故樣爺,直頭應該打,該殺,正所謂父母之仇,不共戴天!(生)去了衣巾!(付)留生員體面。(生)怎麼不跪?(衆喝,跪介)(生)皇甫吟託你心腹好友,把此事與你商量,你怎麼幹此沒天理的事?(付)老大人在上,生員——(生)還稱生員!掌嘴!(衆打介)(付)老爺在上,那一日皇甫吟在小人家裏講書,見他甚有鬱鬱不樂之意,小人就問他,他便就把這節事與小人商議。我說:『這是你岳丈的奸計,不可去。』(生)你便怎麼對他說?(付)小人對他說:『你丈人要把你妻子改嫁,怕日後有說話,故此哄你前去,半夜三更,無人見證,弗是一刀,定是一棍,將你打死,絕其後患,好把女兒改嫁。自古夤夜入人家,非奸卽盜,登時打死,不論。』老皇,我阿是介對㕶說個,一句弗曾差。他見說得利害,怕死,不敢前去。(生)他便怕死,你怎麼這等不怕死?(付)老爺在上,豈不聞為朋友死者死而無怨?(生)好個死而無怨!你拿了這些東西就該設個法兒送還他纔是,猶可解釋,今日倒難了!(付)我個意思,原要還俚個;其夜到花園中去時,約有四鼓了,天氣風涼得極,着子單海青,冒子點寒哉,走得居來,屋裏困得測靜,肚裏亦餓,只見書房裏檯上有個月餅,一缾三白酒拉厾,替我鬆忒子泥頭,一連吃子七八碗,竟忘記還子俚哉。㕶看那間還酒中拉裏來。(生)如今這樁事,你倒處一處,便怎麼?(付)一點弗難個,老爺打一角文書到學裏去,給還子俚衣巾,阿好?我來說人情,釵釧,銀子,叫史直寫一領紙領子去。(生)史碧桃的命誰償?(付)故故是俚自家弗好,半夜三更拉河灘頭忒里忒,忒子下去,自家無命,就活一百歲橫是要死個。(生)你該問何罪?(付)正是,我沒那亨?吓!有里哉,拿一條紅春櫈出來,讓我躺拉浪子,揀一塊小點個板子,仃倒子,打介一記,醒子故呷酒。(生)打!(衆打介)(付)阿呀!此痛非凡之痛,蓋天下之痛,無加之痛,無一毫而不痛者也乎!㕶個人痴個𠍽,如此大毛板,儘力而下,豈不疼乎!(打完介)(生)畫供。(付畫介)

【清江引】韓時忠不合誤入桃源里。一心只要使謀計,害了史碧桃,受了雲香氣。今日做鬼在黃泉裏!

(衆)供完。(生)都帶上來聽審單。(衆)吓!跪齊聽審單。(生)『審得韓時忠居文獻之邦,叨衣巾之列,偷香竊玉,套皇甫吟之密語,誘史碧桃之釵金,使烈女抱恨沉江,致書生含寃縲絏。今幸天道昭彰,使覆盆得雪。皇甫吟仍給衣巾,復學肄業。史直雲香,姑念無知,釋放寧家。韓時忠死有餘辜,難逃大辟,轉詳刑部,秋後處決。』粘卷是實。把韓時忠上了刑具,帶去收監。(付下)(生)皇甫吟,你該怨自己不是,這樣事可是輕易與人商議的?若非我一片苦心,怎得你今朝覆盆出獄?只是辜負了你妻子一點好念頭,反又害他一條性命!念你又受了無限的苦楚,也罷,明年是大比之年,待我打一角文書與學院,給還你衣巾,再討一名科舉,與你進場便了。(小生)多謝爺爺萬代公侯。(生)史直,釵釧明日補一張領紙來領了去。你說年老無嗣,何不把皇甫吟為嗣,與他覓一婚姻,他接你的宗祀,却不是好?(外)老爺吩咐,小的是肯的;只恐皇甫吟不允。(生)肯不肯由你,允不允由他。出去!吩咐掩門。(衆俱下)(生)除奸旌善察寃情,不負皇家重敕欽。負屈男兒終不屈,皇天在上照分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