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九/雙珠記

Top / 綴白裘 / / 雙珠記

雙珠記

月下

(貼上)

【引】猿嘯暮天長,景色凄涼。

雲擁橫山紫翠氛,未投荒店日先昏。今宵只傍梅花宿,贏得清芬入夢魂。下官王九齡,昨日偶遇葉清和尙,方知父親改調劍南,為此輕身前往。只因貪趲路途,不覺天色已晚。咳!我以孤獨之身,走荒蕪之地,前不把村,後不着店,怎生是好?(生,小生上)大舅請。(生)妹丈請。(貼)呀!你看那邊有兩個人來了,不免迎上前去,覓個宿地也好。(二生)暫解冠裳輕宦況,聊憑風月慰離懷。(生)妹丈,你看流天素彩,至靜無塵。(小生)大舅,可知盈手氷光,雖寒不濕。(貼)當此境界,果然身世兩忘!(生)𠰻,妹丈,此生甚有曾點氣象,想亦是我道中人,何不迎他一語,如何?(小生)門之樂,不拘物我,相與少叙,料無不可。上前相見。(二生)請了。(貼)請了。(小生)好奇怪!看此生面貌與大舅尊容相似。(生)那孔子且似陽貨,何足多訝?(貼)我與二位素未識荊,因何邂逅之初,遂蒙私議?(生)適見尊容與下官相類,故爾偶談,其實無他。(貼背介)呀!你看他自稱下官,必是縉紳流品,待我去問他。吓,二位,乍瞻雅範,頗露官儀,莫非微服過者乎?(生)旣承洞鑒,焉敢韜藏?下官初授平虜將軍,今陞樞密右僉。(小生)下官初授靜虜將軍,今陞樞密左僉。(貼)未通交際,殊失企仰。恕罪,恕罪。(二生)不敢。(貼)二位情無隱,敎下官理合明言。(二生)愿聞。(貼)下官瀛洲奪錦,翰苑談經,得接丰儀,不勝欣幸。(二生)呀!原來是殿元老先生。請轉,請轉。久慕輝光,未承動履;今夕之遇,豈曰偶然?(貼)二位何來?今將何往?(二生)來自劍南,往京赴任。(貼)旣在劍南歷官,得聞纊衣寄書之事否?(小生)事屬奇遇,人皆喜談;殿元問及,亦為是歟?(貼)非也,此女與下官有些瓜葛,乃敢求敎。(生)妹丈吓,人固可疑,言亦可駭;待我去問他個來歷,便知端的。(小生)有理。(生)殿元旣擢大魁,已屬公望,為何寒夜獨行到此?(貼)一言難盡。(二生)閑中偶叙,愿悉其詳。(貼)下官與二位所仕雖非同途,斯文原是一脈。且聽亂言相吿。(悲介)

【鎖牕郞】念椿庭,補伍荊江;被奸謀,陷禁牆。

(生)尊翁被人誣陷,問何罪名?(貼)

屈招刃殺,抵罪應償。

(生)罪該抵死,可向問官訴辯纔是。(貼)

一切是網。

(生)問官不明,枉送了性命了?(貼)

幸朝廷忽然宣制蒙疏放,得減死,戍邊壤。

(二生)旣調邊衞,是何地方?(貼)一向不知,近爾借寓僧房,方知改調劍南。(生)父子之情,怎麼說近日方知?(貼)有個緣故:家父未赦之前,家母將謂家父必死,欲尋自盡,那時將下官呵!

【前腔】螟蛉與商,十餘年蒙敎養。

(生)殿元青春幾何?何年得第?(貼)

弱齡二八,僥倖賓王。卽愿得辭官尋父,表章連上。

奈朝廷不准此本,竟自輕身前往。

至中途,逢僧夜語知方向;今轉足,劍南往。(生)

【前腔】〔妹丈,〕乍聽他訴罷行藏,驟令人意驚惶。

李下整冠,嫌疑當辨,待我再去問他。殿元。(貼)不敢。(生)

你通姓氏,籍貫何方?

(貼)下官王九齡涿州人氏。(生)尊諱是九齡?(貼)正是。(生)

你尋骨肉,有何色仗?

(貼)有明珠在此,家父自能厮認。(生)如此,乞借一觀。(貼)請觀。(生)阿呀!天那!

這是我萱親贈別妻抛漾,今復覩舊形藏!

妹丈,此人有些古怪,我心忍至痛,言不成聲,你送還了他明珠,為我問個端的。(小生)大舅且免愁煩,待我再去問他。殿元尊庚一十六歲,已別父母十有餘年,據此論之,殿元去陜西時止有四五歲耳。你離別父母多年,請收了明珠,再請問殿元。

【前腔】恐椿萱諱氏將忘?

(貼)這個都記得:家父諱,字濟川;家母氏。(小生)有些來歷。(生)再去問他。(小生)待我再去問他。殿元,

兩年庚,知少長?

(貼)這個也記得:家父四十一,家母三十九。(小生)大舅可是?(生)有些來歷。正是。再問㖸。(小生)殿元,

你有無重慶,苦樂存亡?

(貼)祖父棄世多年,祖母氏,為遭安祿山之亂,飄零數年,今與家母萍叙在京。(生)一發奇了!(小生)阿呀!殿元,要訪尊翁麼?

若如此,何須遙訪?

(貼)不去遙訪,怎得見家父之面?(小生)殿元,今日呵!

管敎骨肉胥無恙。

(貼)敢是先生曉得家父的下落麼?(小生)

或可得慰伊想。

(貼)請問先生上姓,仙鄕何處?(小生)下官陳時策,忝為殿元同鄕。(貼)貴表可是獻夫麼?(小生)然也。(貼)認得孫天彝麼?(小生)阿呀!孫天彝是我故友,殿元何以認得?(貼)如此說,老叔是我父執也。叔與小姪同榜,官授監察御史,在京相叙,常誦盛德。(生)喂!大舅,孫天彝也中了,可喜!可喜!咳!袁天罡之言,於此皆驗矣。(小生)孫天彝中了,未足為奇;但與此君同榜,可見數皆前定矣(貼)二位道及袁天罡之事,正合區區所聞,必知家父去向,可賜明言。(小生)殿元,你果要見令尊,我先問你一個親戚可認得否?(貼)是誰?(小生)適承所問纊衣寄書的宮女,與殿元有甚瓜葛?(生)這句問得妙。(貼)小字慧姬,家父嫡妹,家姑娘也。(小生)如此說,這位就是令尊了。(生)如此說,是我的孩兒了。(貼)阿呀!爹爹吓!(貼跪,生抱哭介)

【十二時】流離彼此如迷障。誰料陽烏仍昶?怎禁得悲喜交相!

浩蕩風塵阻雁魚,相逢骨肉共欷歔。眼前跋涉勞無怨,膝下從容樂有餘。(小生)閑中步月,父子相逢,千古奇遇!難得,難得!(生)我兒到驛中去見了姑娘。(貼)姑娘也在此?(生)正是。我兒,你果然中了狀元了?(貼)孩兒果然中了狀元了。(生笑介)哈哈哈!(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