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二/荊釵記

Top / 綴白裘 / / 荊釵記

荊釵記

見娘

【夜行船】幅鸞箋飛報喜,垂白母想已知之。日漸過期,人何不至?使我心下轉添縈繫。

雁塔題名感聖恩,便鴻早已寄佳音。思親目斷雲山外,飄渺鄕關多白雲。下官王十朋,自中榜之後,卽便修書附與承局寄囘接取家眷,同臨任所;一去許久,怎麼還不見到來?使我常懷掛念。吓,長班。(付暗上)有。(小生)家眷到時,卽忙通報。(付)吓。(小生)正是:雖無千丈線,萬里繫人心。(付隨小生下)(老旦上)

【引】死別生離辭故里,經歷盡萬種孤恓。(末上)昨過村莊,今入城市,深感老天垂庇。

(老旦)吓,舅,可曾打聽狀元的行館在于何處?(末)男女已曾打聽,說在四牌坊下。請老安人再行幾步。(老旦)吓,聞說京師錦綉邦,果然風景勝他鄕。(末)紅樓翠館笙歌沸,柳陌花街蘭麝香。(看介)『狀元王寓。』吓,老安人,這裏是了。請老安人看好了行李,待男女去通報。(老旦)快去通報。(末)曉得。吓,老安人,男女到忘了。(老旦)吓,舅,你忘了什麼?(末)請老安人把頭上的孝頭繩除下了,恐驚了狀元老爺,不當穩便。(老旦)又是你說,不然,我竟忘了。阿呀!我那媳婦的兒吓!(哭介)(末)請免愁煩。待男女去通報。(老旦將孝圈藏袖介)(末)吓,門上那位在?(付上)什麼人?(末)這裏可是狀元的公館麼?(付)正是。你問他怎麼?(末)報去說家眷到了。(付)吓,家眷到了?請少待,狀元老爺有請。(小生上)怎麼說?(付)家眷到了。(小生)吓,家眷到了?先着來人進見。(付)吓,大叔呢?(末)怎麼說?(付)老爺先着你進見。(末)曉得吓。狀元老爺,男女李成叩頭。(小生)吓,阿呀呀!舅請起。老安人小姐都到了麼?(末)都……都到了。(小生)吩咐開正門。(付)吓老爺出來。(小生)吓母親。(老旦)十朋。(小生)孩兒迎接母親。(老旦)起來。(進介)(小生)吓舅,小姐呢?(末)吓小姐還在……(老旦)十朋。(末)吓,狀元老爺,老安人相請。(小生)吓來了。吩咐起行李。(付)吓。(下)(小生)母親。(老旦)我兒。(小生)母親請上,待孩兒拜見。(老旦)罷了。(小生)孩兒只為功名,久缺甘旨,途路風霜,望恕孩兒不孝之罪。(老旦)兒吓,你在此為官,一向可好麼?(小生)母親聽稟:

【刮古令】從別後到京。

(老旦)可思想做娘的麼?(小生)

慮萱親,當暮景。

(老旦)不想也有今日相會。(小生)

幸喜得今朝重會。

(老旦嘆介)咳!(小生)

又緣何愁悶縈?

(老旦)做娘的沒有什麼愁悶。(小生)是。孩兒告退。(老旦)去。(小生)阿呀!且往,我想今日母子相逢,合當歡喜,怎麼我母親悶悶不樂?吓,待我去問李成。吓舅。(末)狀元老爺。(小生)老安人為何悶悶不樂?却是何故?(末)吓,老安人麼……想是在路上受了些風霜,所以如此。(小生)吓,原來老安人在路上受了些風霜,所以如此。(末)正是。(小生)非也。我曉得吓!(末)吓,狀元老爺曉得什麼來?(小生)哪!

莫不是我家荊——

(末)小姐便怎麼?(小生)

看承得我母親不志誠?

(末)𠰻,小姐在家盡心侍奉老安人是不離左右的。(小生)吓,小姐在家盡心侍奉老安人是不離左右的?(末)正是。(小生哭跪介)阿呀,親娘吓!

你分明說與恁兒聽:〔你那媳婦呵,〕他怎生不與娘共登程?(老旦)

【前腔】我心中自三省,轉敎娘愁悶增。

(小生)媳婦為何不來呢?(老旦)

你媳(末搖手,老旦點頭)婦多災多病。

(小生)吓,舅,小姐有病麼?(末)正是有恙。如今是好了。(小生)阿呀呀,謝天地。(老旦)

況親家兩鬢星,家務事要支撐,敎他怎生離鄕背井?為你饒州之任恐留停。

兒吓,你岳丈最有分曉。(小生)有甚分曉?(老旦)

先令人送我到京城。

(小生)原來如此。孩兒再告退。(老旦)去。(小生)阿呀,且住,我聽母親的言語,甚是不明。吓,待我再問李成便知明白。舅(末)狀元老爺。(小生)你把家中之事細細說與我知道。(末)狀元老爺聽稟:

【前腔】當初待起程。

(小生)住了。我正要問你起程之時為何小姐不來?(末)小姐來是要來的吓。(小生)為何不來呢?(末)

誰想到臨期成畫餅。

(小生)呀!成什麼畫餅呢?(末)呀!

若說起投江一事,恐諕得恩官心戰驚。

(小生)住了!什麼驚?(末)吓,男女不曾說什麼驚吓。(小生)你明明說一個驚字怎麼說不曾?(末)沒有什麼驚吓。(小生)阿呀,母親,舅明明說一個驚字的㖸。(老旦)吓,舅,你說什麼驚字,可說與狀元爺知道(末)吓,吓,有一個驚字的。說我家小姐呵——(小生)小姐便怎麼?(末)

在途路上少曾經,〔就是這個經字喏。〕當不得許多高山峻嶺,飡風宿水怕勞形。〔因此,我家員外呵,〕將小姐留住在家庭。(小生)

【前腔】〔呀!〕端詳那李成,語言中,猶未明。

舅過來。(末)有。(小生)我在家見你志成老實,故把言語來問你。你怎麼也把話來支吾我麼?(末)男女怎敢?(小生)哫!(末)是。(跪介)(小生)今後再也不來問你了!(哭跪介)阿呀!親娘吓!

你把就裏分明說破,免孩兒疑慮生。

(老旦哭介)咳!(小生)呀!

因甚的變顏情,長吁短歎淚珠零?

(老落孝圈介)(小生拾介)呀!(老旦)阿呀!(小生)呀!

袖兒裏落下孝頭繩莫不是恁兒媳婦喪幽冥?

阿呀!母親吓這孝頭繩是那裏來的?快快說與孩兒知道。(老旦)阿呀!親兒!千不是萬不是,都是你不是。(小生)怎麼都是孩兒不是?(老旦)你且起來。(小生)是。(老旦)我且問你,你當初的書是那個寄回來的?(小生)是承局寄囘來的吓。(老旦)可又來。當初承局書親附,拆開仔細從頭覩,道你狀元僉判任饒州。(小生)這句是有的吓。(老旦)阿呀!親兒吓!你下面這一句就不該寫了。(小生)是那一句?(老旦)休妻再贅万俟府。(小生)阿呀!母親吓!語句都差了。(老旦)哫!(小生)是。(跪介)(老旦)語句雖差字跡眞。(小生)那時岳父便怎麼?(老旦)你岳翁見了生嗔怒。(小生)岳母呢?(老旦)岳母卽時起妬心。(小生)起什麼妬心?(老旦)逼妻改嫁郞婦。(小生)住了。我妻從也不從?(老旦)阿呀!親兒吓!(小生)親娘。(老旦)汝妻守節不相從。他就將身跳——(哭介)(末)阿呀!老安人,說不得的吓!(小生)哫!胡說!誰要你多管!(老旦)呵呀!舅吓!事到其間也不得不說了。(小生)是吓。(末)還是不說的好。(小生)胡說!阿呀!母親吓!快快說與孩兒知道吓。(哭介)(老旦)阿呀!親兒吓!(小生)親娘。(老旦)汝妻守節不相從,他就將身跳入江心渡。你妻子為你守節投江而死了。(小生)吓!我妻子為我守節投江而死了?吓!阿呀!兀的不痛殺我也!(暈倒介)(老旦)吓!阿呀!我兒甦醒!我兒甦醒!(末)狀元老爺醒來!(老旦)

【江兒水】〔阿呀!〕諕,諕得我身驚怖,胆戰簌,虛飄飄一似風中絮。誰知你先赴黃泉路?敎我孤身流落知何所?全不念我年華衰暮,風燭不寧。〔阿呀!十朋的親兒吓!〕敎娘親死也不着一堆墳墓!

阿呀!兒吓!醒來。(小生哭介)(末)好了。(小生)

【元和令】紙書親附。〔阿呀!我那妻吓!〕指望同臨任所,是何人套寫書中句?改調潮陽應知去,迎頭兒先做河伯婦!〔阿呀!妻吓!〕指望百年完聚,半載夫妻也算做春風一度!

(老旦)兒吓,且免愁煩。死者不能復生。到了任所,先要追究那遞書人要緊。(小生)孩兒一到任所,先追究遞書人便了。(老旦)追想儀容轉痛悲。(小生)豈知中道兩分離?(老旦)夫妻本是同林鳥。(合)大限來時各自飛。(小生)母親請進去罷。(老旦)隨我進來。(下)

(末)狀元老爺,男女告囘。(小生)吓,舅,你怎麼就要囘去?(末)起程之時,員外吩咐着男女送到了老安人,見過了狀元老爺,卽便囘來。家下乏人,所以就要囘去。(小生)吓,你道小姐死了,就不是親了麼?況我身畔無人,你且隨我到了任所。我那時修書與你回去接取員外安人到來,共享榮華,却不是好?(末)多謝狀元老爺。(小生)你且隨我進來。(末)是。(小生)吓,舅(末)有。(小生)小姐死了,如今靈柩停在那裏?(末)阿呀,狀元老爺吓!那日風又大,浪又高,連尸首都沒處去打撈,還有什麼靈柩介。(小生)吓!連尸首都沒有打撈?(末)正是。(小生)阿呀!我那妻吓!(老旦內)十朋。(末)狀元老爺,老安人相請。(小生)你且隨我進來。(末)是。(仝下)

舟會

(丑隨旦上)

【引】風便未開船,有事相留戀。夫婦久違顏,怎得成姻眷?

水隔荒郊,如何不寂寥?到來秋已暮,木葉正蕭蕭。妾身錢載和之妻,昨日有個吉安府知府太守公來見我相公,問起情由,明明是我女兒的丈夫王十朋。為此,今日設席在舟中,請刺史太夫人,使他媳婦席中相認。這也是一庄好事。梅香,筵席可曾完備?(丑)完備了。(旦)太夫人到時,疾忙通報。(丑)曉得。(付隨老旦上)(付)請太夫人下轎。

【引】有子作廉官,已遂平生愿。

(付)太夫人到了。(丑)太夫人到了。(旦)快請下轎。(老旦上船,旦接介)請。(老旦)太夫人。(旦)太夫人請上,妾身有一拜。(老旦)太夫人請上,老身也有一拜。(旦)訉掃鷁舟,荷蒙寵過。(各拜介)(老旦)未攀魚駕,反辱先施。(旦)請坐。(老旦)有坐。(旦)看茶。(丑)曉得。(送茶介)(旦)請。(老旦)請。(吃茶介)(旦)請問太夫人高壽了?(老旦)甲子一週。(旦)不像吓。(老旦)老了。(旦)幾位令郞?(老旦)豚犬一人,現任此邦。(旦)幾位令孫?(老旦)兒媳守節而亡,並無所出。(旦)請。(吃茶換鍾介)換茶。(丑)吓。(老旦)請問太夫人高壽了?(旦)十有二。(老旦)這等青年。(旦)老了。(老旦)幾位令郞?(旦)子息無緣。螟蛉一女,又値新寡在舟。(老旦)吓,旣有令愛小姐在船,何不請出來一會?(旦)只恐服飾不便,不敢接見。(老旦)何妨?一定要請來相見的。(旦)旣如此,梅香,請小姐出來。(丑)是。小姐有請。(貼上)

【引】親老有誰憐?何日重相見?

(丑)小姐出來。(貼)母親。(旦)罷了。過來見了太夫人。太夫人,小女來見。(老旦)豈敢。(貼)太夫人。(老旦)好一位小姐吓!(各看驚介)吓!好似我媳婦模樣。(付)太夫人上席哉。(貼看淚介)(定席各坐)(丑)請上酒。(付,丑混下)(旦)太夫人請。(老旦)太夫人請。(貼)太夫人請。(老旦)小姐請。(哭介)(旦)請問太夫人,與我小女素無相識,為何一見垂下淚來?請道其詳。(老旦)太夫人,老身心有深怨。

【園林好】為此止不住盈盈淚滾。瞥見了令人感傷。

(旦)太夫人請。(老旦)太夫人請。(貼)太夫人請。(老旦)小姐請。

那裏有這般厮像?〔阿呀!媳婦兒吓!〕可惜你早先亡;若在此,好頡頏。(貼)

【前腔】細把他儀容比方,細將他行藏酌量。

(旦)太夫人請。(貼)太夫人請。(老旦)小姐請。(貼)呀!

細聽他言詞聲響,好一似我姑嫜。空敎我熱衷腸!(老旦)

【江兒水】漫把前情想:你聰明德性良;知人飢餒能供養;知人冷熱能調養。指望將吾老骨扶歸葬,誰想伊行先喪!

吓,我做婆婆的在世也不多時了。

若要相逢,早晚黃泉相傍。(貼)

【前腔】驀聽他言語,令人倍慘傷。看他愁容淚線如珠樣。若是我兒夫身不喪,〔我那婆婆阿,〕香車霞帔也得安榮享。今日知他何向?隔着烟水雲山,兩處一般情況。(旦)

【五供養】〔太夫人,〕聽伊半晌,言語雖多,未審其詳。

(老旦)咳!(旦)太夫人。

勸伊休嘆息,何必細斟量?有事關心,便說何妨?我兒在何處會?為甚兩情傷?乞道其情,不須隱藏(老旦)

【玉交枝】〔太夫人吓!〕事皆已往。偶然間,觸目感傷。見令愛玉質花容,似孩兒已故——

(住口介)(旦)太夫人為何欲言又止?(老旦)話便有一句;只是言重,不好說得。(旦)但說何妨?(老旦)旣如此,待老身告個罪,然後說。(旦)說那裏話來。(老旦)太夫人,多多有罪了。(旦)豈敢。(老旦)小姐(貼)太夫人。(老旦)得罪了吓。(貼)豈敢。(旦)太夫人請道其詳。(老旦)太夫人吓!

見令愛玉質花容,似孩兒已故妻房。

(旦)令子室旣死,小女雖像,如今痛哭也無補於事了。(老旦)阿呀,太夫人吓!

吾家兒婦守節亡。〔阿呀!〕恩深義重難撇漾。

(旦)令子媳在日,侍奉若何?(老旦)太夫人,我媳婦雖是富家之女,他到得寒家呵:

侍貧姑,雞鳴下堂:守貧夫,勤勞織紡。(貼)

【玉交枝】〔呀!〕我聞言悒怏。〔太夫人,〕你媳婦如何喪亡?(老旦)為孩兒名擅文場,寄家書,禍起蕭牆。(貼)書歸應是喜氣洋,緣何兩地生災障?

(老旦)𠲔!我好恨吓!(旦)恨着誰來?(老旦)

恨只恨,家富郞!

阿呀!苦吓!(旦,貼)苦着誰來?(老旦)

苦只苦,玉蓮夭亡!

(旦)這是你的婆婆了。(貼)阿呀!婆婆吓!(老旦跪扶住介)(旦)太夫人請起。(老旦)小姐請起。

【川撥棹】心何望?這殷勤禮怎當?(旦)〔我兒,〕問姓名,家住在何方。(貼)〔太夫人,〕尊姓名?家住在何方?(老旦)我住,住溫州,吾家姓

(旦)太夫人,這是你玉蓮媳婦了。(貼)阿吓!婆婆,媳婦錢玉蓮在此。(老旦)如此說,果然是我媳婦了。(各哭介)阿呀!媳婦的兒吓!

你緣何素縞粧?(貼)痛兒夫身喪亡。(老旦)你出言詞何不良?你的兒夫現任此邦。(貼)我爹爹曾遣人到邦,我爹爹曾遣人到邦,報,報說道兒夫喪亡。

(老旦)有個緣故。

為辭婚,調遠方;為賢能,擢此邦。(合)

【尾】幾年骨肉重相傍。

(旦)吓,梅香,請老爺過船來。(老旦,貼)

痛雙親在異鄕。(老旦)〔你還不知你的父母〕在此宦邸相親已二霜。

(生,小生上)

【引】他那裏哭聲嚷嚷;我這裏喜氣洋洋。

(老旦)我兒,你妻子在此,可上前相見。(小生)妻子在那裏?(貼)丈夫在那裏?(各見介)阿呀!(小生)妻吓!(貼)丈夫吓!

【哭相思】只為功名紙半張,閃得人兩下萬般悽愴。(生)夫訝妻亡,妻疑夫喪。這會合,果如天降。

(老旦)大人請上,受我母子一拜。(生)如今是兒女親家了,何須拘禮?愚夫婦也有一拜。(老旦小生各拜)(合)

【玉胞肚】荷蒙收養,這恩德沒齒不忘上表章,解綬辭官,與岳翁同赴邊方,殷勤就祿侍高堂。忍撇恩親在異鄕?(生)

【前腔】不須謙讓,賴伊家續我世芳。今別去,頻寄書香。你安心盡職任黃堂。〔兒吓,〕你侍奉姑嫜孝義方。

你夫妻二人節義世間罕有,吾當申奏朝廷,自有旌表。(小生)多謝岳父大人。(老旦)請問大人在何處得救我兒媳?(生)老夫呵:

【大環着】那一日江道,那一日江道,得夢蹊蹺,明是神靈對吾說道:救女江心急早。問起根苗,節操凛冰霜,令人矜傲結義女,同臨官道。遺尺素,悞傳凶報。誰知道改調?喜今朝母子夫妻共同歡笑。(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