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六/倒精忠

Top / 綴白裘 / / 倒精忠

倒精忠

交印

(貼,老兩旦軍牢引生將巾緞馬衣上)

【遶地遊】一生落魄,忠孝平生樂。問丹心幾時歸着?

伏櫪悲鳴意不窮,相逢伯樂馬羣空。平生莫恨無知己,英雄自古識英雄。下官姓,名,字鵬舉相州湯陰人也。忝中武科狀元,除授江南遊擊,向在招討麾下,今歸留守轅門。聞得元帥有恙,特去問安。過來,到轅門上去。(軍)吓。(走介)這裏是了。門上那位爺在?(末中軍上)巍巍元帥府,團團將士營。什麼人?(衆)爺在此。(末)將軍。(生)請了。聞知帥爺有恙,岳飛特來問安。有手本,相煩稟一聲(。末)請到營房少坐,待帥爺起身,與你傳稟便了。(下)(生)過來。你們回衙門去;若有緊急事情,速來報我。(軍)曉得。(下)(生)英雄自恨英名事,心病還將心藥醫。(下)(丑家童扶外上)老爺出堂。(外)

【十二時】心事將誰托?這幾日愁心越覺。白髮冲冠,丹心如昨。未審孤臣怎生着落?

主暗臣庸天地陰,羽書烽火動人心。𠲔!國家多故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我宗澤官拜東京留守,只為朝中奸雄接踵,盜賊生發,蒙聖恩命我出鎭,雖授節鉞之隆,實為疏遠之計。幸喜提兵到此,軍民有幸,烽烟無警。前在招討麾下新得一將,姓,名,乃是武科狀元,有罪將刑,我見他一表儀容,就留他帶罪立功,喜得智勇雙全。我嘗與他談論,聽他忠心大義,事事可嘉,實有大將之才。我想朝廷得此一二之輩,何患人跋扈哉?只是當今聖上勤於土木,信任奸邪,不料𣏌人之憂,積成一病,連日臥病帳中,不能升堂理事。咳!不知我的病幾時得痊可的日子吓!童兒。(丑)有。(外)喚中軍。(丑)中軍官呢?(末上)在。(丑)大老爺喚。(末)中軍叩頭。(外)中軍,我連日臥病不能陞堂理事,與我傳出去,一應事情,不得通報。倘有緊急軍情,速來稟我。(末)稟帥爺,岳飛問安,有手本在此。(外)他來了麼?(末)在轅門伺候久了。(外)傳。(末)吓。(外)我正在想他。(末)將軍。(生上)欲呈醫國手,須論病根源。(末)元帥傳。(生)有勞。(末)不敢。(進介)(生)元帥在上,小將岳飛參見。(外)請起。(生)稟參。(外)不消行此禮。看坐來。(生)聞知元帥有恙,急欲問安,為軍務事忙,所以問遲。多多有罪。(外)我曉得。我正在此想你進來談談,又多謝你來看我。看坐。(丑)吓。(生)元帥在上,小將焉敢坐?(外)承你來看我,未免有幾句話兒談談。坐了好講。(生)如此,小將只得吿坐了。(外)童兒椅兒上些(丑)吓(生)夠了。(外)再上些。(丑)吓。(生)夠了。(外)𠲔!狗才!這裏來。(丑)吓。(外)看茶。(丑)吓。(下)(生)且喜元帥貴恙痊可了。(外)咳!怎能得好?(生)請問元帥,不知貴恙從何而起?(外)鵬舉,我的病呵!

【高陽臺】只為義重身輕,愁眞神失,丹心晝夜熱極。

(生)請自寬心。(外)

積怒邪風,怕乘虛,早晚徹入。

(生)還該請醫調治。(外)

悲㦉,目前恨無醫國手

(生)還該用藥。(外)

病膏肓,料非藥石。

(生)不吃藥怎能痊可?(外)

則除是民安國泰,便是九還一粒。

(淨大報子上)報!萬騎兵入帝京,羽書飛報進軍營。將軍縱有回天力,此際應難定太平。來此已是帥府轅門了。(下馬介)門上那位爺在?呔!門上那位爺在?(末上)呔!什麼人大驚小怪?(淨)爺,邊上夜不收報緊急軍情事的。(末)住着。(淨)吓𠮾喲,好利害!加,加,加,怎麼還不出來?怎麼還不出來?(末)啓元帥,邊上夜不收報緊急軍情事要見。(外)令進來。(末)夜不收,帥爺令你進去。(淨)夜不收進。帥爺在上,夜不收叩頭。(生)𠳶!元帥有恙,須要悄悄的講。(淨)吓。(外)夜不收,着你探聽兵,事體如何了?(淨)爺吓,不好了!那兀朮打破潼關,飛渡黃河,直抵汴京,事在危迫了。(外)怎麼講?(淨重說,外照說)起來講。(淨)爺聽稟:

【高陽臺】他卽日馬長驅,看花苑,一片鬼號神泣!

(外)可有人與他抵敵麼?(淨)誰敢與他抵敵?

靴踢城崩,不費半毫人力。

(外,生)汴京城破了?那些文武百官怎樣了?(淨)

安逸或降,或走;文共武,止留得官家孤立。

(外,生)城中百姓怎麼了?(淨)

汴京城,三宮六院,盡皆空壁。

(外,生)破城之後,兀朮怎麼行事?聖上和太上皇如今在那裏?(淨)那兀朮自破城之後呵!

【前腔】飛檄——

要二聖出城議和。(外,生)可曾出城麼?(淨)誰敢不去?

只得親至營,偷安宗廟,羈留至今不出。

(外,生)后妃宮僚怎麼樣了?(淨)

把后妃宮僚俘囚,百不存一

。};(外,生)可知二聖下落麼?(淨)爺,小的一路來,傳說二聖在營好不苦憐吓!

絕食,青衣侍酒為隸僕,滿道上軍民號泣。

(外,生)可有勤王?(淨)爺!

那有勤王?人人袖手旁觀無策。

(外)沒有勤王?(淨)沒有勤王。(外)二聖在營受苦?(淨)在營受苦。(外)阿呀!(作暈去介)(生)元帥醒來!再去打聽(淨)吓(上馬介)呔!馬來!(下)(生)元帥甦醒吓!(外)

【紅衲襖】我驟聞言,日月昏,天地翻,不由人不箭攢心,魂魄散。

咳!我好恨也!(生)敢是恨小將不能分憂抵敵麼?(外)非也。

我恨人恁猖狂肆禍殘,把中原人看得來不在眼!

(生)元帥請自保重。(外)鵬舉。(生)有。(外)你道禍從何起?(生)小將不知。(外)這多是蔡京童貫楊戩高俅這班奸賊!

他逞奸謀,弄朝權,蒙蔽了天,致令得江山,宗廟遷,君父散!

(生)請自保重。(外)鵬舉,取令箭傳諸將進營議事。(生)是,是。那位在?(末)有。(生)元帥傳諸將進營議事。(末)吓。(下)(生)傳出去了。(外)鵬舉,你來扶我到堦下去。(生)堦下去做什麼?(外)我要遙拜二聖。(生)元帥貴體有恙,恐勞不得。(外)說那裏話。我就死也是要拜的。(生)旣如此,看仔細。這裏是堦下了。(外)那一答是北?(生)西北一帶就是。(外)嗄!西北一帶就是營,二聖受苦處?(生)是。(外)阿呀!我那二聖吓!

不道須臾變亂如斯也!

(外)阿呀!我那聖上吓!我宗澤老邁病篤,不能個為國報仇了!

我除非做厲鬼遊魂殺賊還!

(拜跌介)(生)看仔細。(扶起坐介)(衆上)太平元是將軍定,還須將軍定太平。(末)交令。衆將齊了(外)諸將齊了麼?令進來(末)列位,元帥傳進。(衆)請吓。元帥在上,衆將打恭問安(生見介)請了。(外)列位諸公,我宗澤年邁病篤,不能與諸公歡呼殺賊了!(衆)元帥,吉人自有天相,請自保重。(外)我死何足惜?但恨君父受此慘禍,臣子聞之,五內迸裂!我死之後,當思忠義,殺賊為國報仇;我宗澤一靈兒只在諸公馬前旗下矣!(衆)元帥何出此言?(外)鵬舉。(生)有。(外)你一生忠義,自許智勇雙全,我意欲與你少建功業,不料皇天不佑,中道捐生。中軍,抬我印信兵符過來。(末)吓。印信兵符有了。(外)鵬舉,我今日將印信兵符交付與你,我死之後,你必須掃寇,迎二聖,與君父報仇。這節大事,全在於你。送過去。(末)吓。(生)且慢。元帥在上,岳飛乃一介草茅,蒙元帥提拔,又蒙委命,小將何惜一死,上答聖恩,下報元帥優拔。但岳飛有老母在堂,未能輕許一死,恐悞國家大事,而有負元帥委托。不敢奉命(外)咳!鵬舉,你這句話講差了。為人臣者怎能個忠孝兩全?汝可細細思之,無負我意。送過去。(衆)元帥旣委,將軍不必推辭,請受了罷。(生)如此,小將只得權且拜領。多謝元帥。(外)請起。列位諸公,我今日將兵符印信交付與將軍,我死之後,爾等須要同心戮力報效朝廷,名垂竹帛,我宗澤含笑九泉之下矣!(吐血介)(衆)元帥醒來!元帥醒來!(生)呀!

【紅衲襖】我見他,剖丹心,似濺長紅血一盤。恨號呼,把忠心苦問天。

(外)快快渡河殺賊!(生)列位吓!

他就死也不忘渡河殺賊還,可見忠心鐵石堅!

咳!皇天吓皇天!我岳飛本是一介草茅,蒙聖恩收拔,若不能為國報仇,何顏立于人世?

怎忍見君王受困殘?為人臣眞汗顏!

(外)快快渡河殺賊!(生)元帥。

你還須保重身軀,也留取丹心為國全。

(外)衆將還在麼?(衆)衆將在此,候令歸營。(外)列位,我還有話分付爾等,我死之後,不可把我尸骸殯葬。(衆)却是為何?(外)你每不知。二聖陷身外國,臣子豈忍安然就土?直待諸公退兵,迎二聖,那時與我薄棺治殮,只消諸公在我靈前高叫一聲說:『留守,宗澤,今日二聖還朝了!』那時我含笑,含,含……(作吐血,丑,末扶下)(衆)看仔細,看仔細。(生)列位吓!元帥這般光景,多應不濟事了!(末上)列位將軍,元帥扶進帳中,連呼渡河殺賊,吐血而死了。(衆)吓!死了?阿呀!元帥吓!(生)住了。軍中不可舉哀,恐亂軍心。元帥新喪,我自料理。諸公各守營寨,不可以小節而悞大事。今後有事,大家同心戮力,商議而行,不可有負元帥之意。(衆)以後我等悉聽將軍指揮便了。(生)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旦無常萬事休。(衆)將軍戰馬今何在?野草閒花滿地愁!(仝下)

刺字

(正旦上)

【一剪梅】侍姑餘力守蠶桑,夫志忠良,妾志純良。

旣受蘋蘩托,須承菽水歡。妻賢夫禍少,子孝父心寬。妾身氏,乃狀元之妻。我丈夫少孤貧窘,幸得婆婆三遷之敎,稍成頭角。我父親為本郡太守,見我丈夫文武全才,將奴侍奉巾櫛;不幸我父物故。幸得兒夫忝中武科狀元,除授江南遊擊;雖則用武之秋,怎奈時乖運蹇?前在招討麾下有罪當刑,幸得留守救拔,致之幕下。連日出鎭荊河,我相公亦常吿假省親;今已兩月不回,想有戎事羈身,不得囘家。自古『公而忘私,國而忘家。』(付,丑,淨,小生小軍引生上)

【引】萱親年邁景斜陽,欲報君王,難捨萱堂。

(末院子接印介)老爺囘來了。(生)你每多到轅門上去伺候,有事速來報我知道。(衆)吓。(下)(生)夫人。(旦)相公囘來了。(生)母親一向康泰否?(旦)且喜平安(生)為何不見在堂上?(旦)在南樓拜佛,兼看岳雲攻書。(生)旣如此,與夫人同上樓去問安。(老旦)阿彌陀佛。(旦)婆婆下樓來了。(老旦上)

【引】和丸敎子喜飛黃,不望門牆,惟愿流芳。

(生,旦各見介)(生)母親請上,待孩兒拜見。(老旦)鞍馬勞頓,免了罷。(生)孩兒只為邦家多是非,久違膝下戲斑衣。(老旦)我做娘的不圖鼎食三牲奉,惟愿芳名萬古知我兒,你今日又囘來怎麼?(生)孩兒在軍中,為放母親不下,因此匹馬回家省候。喜得母親身子康泰,孩兒始得放心。(老旦)我兒,你此言差矣。我做娘的呵:

【粉孩兒】㷀㷀的守孤燈,惟望你報君恩,立志揚名於世。(正旦接)豈因小節悞大機?論君親,要識高低。(老旦接)古人云:為國忘家;那曾有公後先私?(生)

【福馬郞】〔母親,〕幾度欲言仍自止,怕說着又添親怨憶。偷將淚滴。(旦)〔相公,〕為甚沉吟無語,幾多嘆息?(老旦)〔岳飛你心戚戚為何的?把衷腸事,說與吾知。

(生)吿稟母親知道。(老旦)起來說。(生)孩兒非為別事,只為近日邊報到來,道兵入寇,攻破汴京,二聖被擄朝臣束手無計。因此,孩兒嗟嘆。(老旦)吓!有這等事!你如今待要怎麼樣?(生)孩兒意欲奮志勤王,恐違孝道故爾遲遲而行也。(老旦)咳!罷了吓罷了!我們不幸養你這等不肖子!自古道:君親本是一體;君父有難,為人臣者不能鞠躬盡瘁,可為忠乎?倘父母有病,為人子者不能侍奉湯藥,可為孝乎?今君父有難,正是你立志揚名之日,你今日反把我來藉口。你侍君不能盡忠,侍親焉能盡孝?不忠不孝,非吾子也!還來見我怎麼!快快走出去!(生)母親,非是孩兒不能為國盡忠;孩兒正要稟知母親:今早留守聞知二聖被擄,呼痛不已,卽將兵符印信付與孩兒,要孩兒為國報仇雪恥。孩兒曾再三以親老為辭。那留守連呼渡河殺賊,嘔血而亡了!(老旦)吓!那留守死了?咳!可惜!好一個忠臣吓!(生)孩兒欲養親行孝,恐有負於朝廷;欲盡忠報國,又恐移憂於母親。因此進退兩難,望母親敎訓。(老旦)好胡說!你不曾出仕,乃父母之身;你旣授職於朝廷,乃朝廷之身也。自你父親亡後,我做娘的伶仃孤苦,敎養你成人,指望你立志揚名,以顯父母敎子之功。你今日以我衰朽之年,累你為不忠之事,我何以生為!(生)母親,事雖如此,只是還有一說,自古『壯士臨陣,非死卽傷。』孩兒此去存亡未卜,母親在堂無人照顧;媳婦是個女流,問寢不周;孩兒岳雲又在年幼:敎孩兒如何放心得下?(老旦)這個不妨。(旦)相公,妾聞『公而忘私,國而忘家;』婆婆節義自持,相公當以忠義為重。婆婆在堂,妾身自能奉養;孩兒年幼,我當訓誨。你可放心前去,不必掛念。(生)阿呀!若得夫人如此,下官感激非淺也!(揖介)

【紅芍藥】蒙意美,侍奉親闈,須替我問寢晨雞。(老旦接)男子漢,不流離別淚。你速行,吾心方喜(旦接)〔相公,〕須知家庭事,切莫提。但前去,莫思回退。你親老,我自扶持;你幼子,我當訓誨。

(生)夫人,下官此去呵!

【耍孩兒】𢬵取此身全忠義,馬革裹尸還。〔夫人吓!〕再,再,再休想望我生回。(老旦接)〔𠲔!〕多言!大丈夫一死何足慮?對妻兒絮聒成何濟!〔吓!我曉得,〕你敢犯着逆親罪?

(外)母親,孩兒侍奉無期,可有什麼言語囑付,孩兒早晚以為憶記。(老旦)吓!元來你要憶記麼?(付)是。(老旦)媳婦,取金針筆硯過來。(旦)是。(老旦)岳飛,過來跪了。(生)是。(老旦)朝上跪,卸下衣服來。(旦)婆婆,金針筆硯有了。(老旦)吓!岳飛岳飛

【會河陽】我二十載諄諄,何言敎你?旣食君之祿,怎無為?我將報國精忠刺入血皮,當日夜牢牢記。念君,奮力把兵退;念親,須早把㨗音寄。

(付,末,小生,丑小軍上)

【縷縷金】齊隊伍,列旌旗,轅門宣將令,馬頻嘶。

門上有人麼?(外院子上)什麼人?(衆)諸將多齊,請老爺議事。(外)曉得了。啓爺,各營諸將多齊,請老爺議事。(生)知道了。外廂伺候。(外)知道了,着你每外廂伺候。(衆)吓。(生)夫人,下官此去呵!

只是親老垂星鬢,孤兒年幼;衰親弱子,全在你干係。(旦)全在我干係。

(老旦)岳飛過來。(生)有。(老旦)吾聞王陵之母,成子之忠;陶侃之母,成子之孝。你今徘徊留戀,皆因為我。(生)孩兒實是放母親不下。(老旦)你若再遲延,我當自刎以絕汝念。(生)阿呀!母親,不必如此。孩兒就此拜別。(拜介)

【越恁好】只得堦前頓首,堦前頓首,拜別慈闈。〔阿呀!親娘吓!〕休將兒念,加餐飯,樂桑楡。

夫人請上,下官就此拜別。(旦)妾身也有一拜。

鸞凰從此兩分離。叮嚀旖旎。

(生)帶馬。(老旦)岳飛過來。你此去若雪不得國家之恥,迎不得二聖回朝,你再休來見我!

君父仇,不共天,須牢記;慈親語,不可忘,須當佩。

(衆)請上馬。

【紅綉鞋】揚鞭一擁,如飛,如飛。轟天砲响,如雷,如雷。安社稷,定綱紀,迎二聖,雪臣恥;敲金鐙,凱歌回。(下)

(老旦)兒吓!

【尾】我明知此去無歸理。(旦)背地偷將珠淚垂。

(老旦)媳婦,我方才敎你丈夫去精忠報國,你敢有些怨我麼?(旦)媳婦怎敢(老旦)不怨我?好!這便纔是媳婦!

我豈不念骨肉團圓,也只怕臣道虧!

隨我進來。(旦)是。(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