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六/翡翠園

Top / 綴白裘 / / 翡翠園

翡翠園

預報

(四小鬼引外上)

【點絳唇】湛湛青天,金光閃電威靈顯。報應昭然,難把神明掩。

善哉,善哉。小聖乃九天察訪使是也。今當除夕,屆期巡察人間善惡。今有舒德溥陌路捐資,完人夫婦,小聖飛奏天庭,奉玉旨:伊子舒芬塡入金榜,來科取中狀元。但那生目下正當厄運,須賴翠兒營救。我神空中預報翠兒聞知則個。『生,生!今夜烹苦菜,來科中狀元。』宣諭已畢,吾神再往各處察訪去也。正是:凡事勸人休碌碌,舉頭三尺有神明。

拜年

(付上)

【秋夜月】到處鑽,入戶穿房慣。有女妖嬈好身段,穿珠點翠多新欵。要錢財滿貫,便欺心不管。

老身夫家姓,原籍湖州。三十八代家傳,點翠穿珠為活。雖是抛頭露面,只落得穿州撞府,憑你相府侯門,直出直進。所生一女,小名喚做翠兒。不但面龐標緻,更兼心性聰明,做出來個生活十人九傲。近日哩個爺死子了,帶哩出來走走,一隻小舡來到江西省城,尋趁過日。且喜那些大人家見我女兒生得標緻,巴弗能個親近親近,頗有生意。舊年長史厾要穿一頂萬壽珠冠,送拉寧王府裏上壽,限正月二十頭就要完功個。個是大主客,要討好點個,故此今朝是年初一仝子囡兒去動手。不在話下。我一向個隻小船歇拉府裏庄房左近,秀才厾門前。家裏個位大娘娘十分賢惠,拿我個女兒猶如親生肚細看承。秀才館拉厾湖廣,直到昨日年三十夜到屋裏。㕶道阿奇?三更時分,我里拉船裏,只聽得半空裏拉厾說,說道:『生,生!今夜吃苦菜,來科中狀元。』個是𠍽出處?今朝要到府裏去,且先到家裏去,只算是拜年,問他們個詳細,好出去報新聞。翠兒背了包兒快些上岸來,打點做生意去。(貼上)來了。

【前腔】心性端,懶樣梳粧扮。祖業相傳難更換,只得抛頭露面街坊串。且由人使喚,也由人侮玩。

咳!不做這牢生意了!今日是個歲朝,還不得安閒哩。(付)行業落在其中,不得安閒就好了。那府珠冠要趕完去寧王府上壽,舊年定下原約,歲朝動手。他家小姐一向極歡喜你的做人,出攩點,弗要縮縮▲▲,就嫩哉。(貼)我幾曾懶慣個了介?(付)正是。老擦點,到人家去好賺銀子。(貼)怕道銀子不會賺,要你敎?(付)故丫頭倒會好勝!㕶囉哩曉得賺𠍽銀子?只怕還要做娘個敎㕶來。(貼)敎我什麼來?(付)故個生意全靠移手換脚;人家拿珠子來叫㕶穿,拿細個換渠粗個,黃個換渠白個,糙個換渠光個,石角個換渠圓渾個;只要捉子面穿得好,使別人看弗出,就賺子銀子哉。(貼)如此說,全靠欺心賺錢。怪道人人說你——(付)說我𠍽個?(貼)說你眞正趙珠花。(付)小花娘!怕道弗是我趙珠花,要㕶表明?(貼)不要說了,快到府去罷。(付)且慢,我問㕶,昨夜臨睡時阿聽得空中叫喚之聲?(貼)怎麼不聽得?明明在家屋頂上說:『今年吃苦菜,來年中狀元。』這必竟家父子命中有狀元之分,故此神明預報。(付)弗曉得𠍽叫今年吃苦菜。我搭㕶先到哩厾去拜年,問哩個細的。再者,個隻舡拉哩厾河頭,原央大娘娘照看照看,我里也放心。(貼)這也是。最好孩兒同了母親就去。(付)不爭三五步。(貼)咫尺是他家。這裏已是。門兒虛掩在此。大娘那裏?(老旦上)

【引】甘憔悴,惜寒酸,桃符不換戶常關。

元來是媽媽仝娘。(貼)正是。舟泊河下常蒙照管,特來拜年。(付)怎麼相公小官人都不見?(老旦)今日元旦,同到學宮拜聖去了。(付)讀書人元旦拜聖人,像我里只拉世尊爺爺前面磕個頭閑話少說,請問大娘娘,相公遠館在外,直至除夕回家,有多少束脩?度歲有餘?(老旦)不要說起,我家官人終歲脩儀原有三十多金,只為完人夫婦,盡已傾囊相助。不要說度歲,連昨夜晚餐也還免强(貼)老相公完全別人夫婦,情愿自己躭飢,這也難得。只是怎生過了節夜?(老旦)不瞞娘說:

【鎖南枝】只得烹苦菜,當合歡。

(付對貼)烹苦菜,一發是兵腔哉。(貼)大娘,你們吃過了苦菜,可曾聽得空中有甚聲響?(老旦)略有所聞咳!這是荒唐之事,那裏放在心上?

料寒雪,那個孽債寃。

(貼扯付)母親,相公行了陰德,上天早有報應據神明預吿,他父子必有個狀元在裏頭。自古施恩在未遇之先,他們正在艱難,何不量情捐助?料想日後決不相虧。(付)使得個我里設法介斗把米送拉哩吃個飽便罷。(貼)這樣小器!前年府送來的三兩銀子定錢,現在身邊,取來送與大娘罷。(付)花娘,銀子是土塊了,就是三兩介一來!吓!阿是㕶看上子哩厾小官人哉?(貼)自家兒女,虧你講得出這樣話,羞也不羞!(付)倒是我弗是?罷哉,喬㕶弗過個哉,聽憑㕶罷。(貼)待孩兒取來。大娘艱難之際,元旦何從吿人?偶有府定銀三金,送與大娘度歲。

只是貽笑輕微,不勾供朝爨。

(老旦)雖承厚意,只是不好受得。(貼)一點敬意,一定要受的。(老旦)如此,只得權且收下。(付,貼)

生涯小,心苦兼,不得侍粧臺,久陪伴。

(付)別過大娘,往府中去罷。(老旦)生意事體,論來不好阻當。我家官人常說寧王素懷不臣之心,長史亦是奸險之輩,媽媽和娘在那裏走動,須要十分小心。

【前腔】他恃着王侯寵,全無曠達觀。

就是我家住房,與他庄子逼近。

欲待知機遠害,奈先業遺傳,不便蝸居換。

(貼)大娘,這個休慮。長史雖是做人不好,他所生一位小姐,名喚斐英,却十分賢惠。父親每有不端,屢屢善言勸諫奴家蒙小姐見愛,故此長與往來。况且公道生涯,也不怕奈何着我。(老旦)吓!原來長史倒生得這位好女兒。娘,倒是老身多口了。(付)𠍽說話。我里囡兒蒙大娘像親生一般看待,敎訓哩,極感個哉。(合)

喜得門牆傍,骨肉般,正好賴提攜聽呼喚。

就此吿辭。小舟在河下,還望大娘看顧看顧。(老旦)這又何妨。自慚無盃茗。(貼)歲叙又看新。(付)大娘,我們行商不如坐賈。和你遠親不如近鄰。(老旦)有慢。(下)(付)好說。我里快點走罷。(貼)是。(下)

謀房

(末上)度理原情,後兵先禮。上命差遣,蓋不由己。自家府中一個院子便是。俺老爺職居長史,家寄南昌,向蒙寧王千歲優禮相待,言聽計從,凡有作為,無不資其籌劃。近又制造萬壽珠冠一頂,獻媚宮中,只待穿成,便索進上。這也不在話下。昨日老爺主意,要在東庄左側,方方起造園亭一所,以待千歲及時行樂。可奈東南一角礙有秀才住房,計欲方圓,甚難擺佈。我見老爺心上焦燥,就上前稟說:『老爺,旣欲方圓,這却何難?小人打聽家衣食不週,今年又兼失館,只索與他半價,那所住居不怕不雙手奉上。』老爺聽說,十分歡喜,就要在我身上立時停當囘覆。旣奉差遣,只得走遭。行行去去,去去行行,此間已是。相公在家麼?(生上)吓!是那個?

【引】讀罷殘書,聲聲剝啄,誰顧茅廬?

呀!足下是府大叔?(末)在下便是。(生)請坐了。(末)相公在此,旣蒙賜坐,只得吿坐了。(生)大叔何來?(末)在下此來非為別事;只為我家主人要在東庄起造翡翠園一所,基地已定,却是尊居住房礙着一角。若是別人家的,只要說一聲,不怕他不雙手送來;旣是相公的,不好造次,意欲奉價求買,相公便另覓新居,不識可否?(生)這是那裏說起!蝸居數椽,雖則所値無幾,只是祖父遺傳,從來不敢變棄

【駐馬聽】甕牖繩樞世代貽,留此敝廬。

(末)那家房子不是祖父遺傳的?今日得價便賣,有何不可?(生)使不得。

便道一貧如洗,若把祖業輕抛,不肖何如!

(末)敝主人以禮相求,不為唐突;相公若決意不允,倘致觸怒,反為不便。(生笑介)從來交易,要憑兩愿,不允怎就觸怒起來?

王侯不佔世居;相加非禮何急遽?

(末)起造園亭非是主人私意,蓋為府要來尋幸,構此以備遊覽。相公堅執不允,就不怕我家老爺,難道寧王也不怕的?(生)放屁!寧王素有不臣之心,你家主人自謂冰山可恃耳。我却怕他怎麼!

我達禮知書,王章無犯,吾心何懼?(末)

【前腔】〔咳!〕可怪迂儒,藐視天潢正派殊。倘!一旦泰山壓卵,禍到臨頭,後悔應遲!

(生)唗!狗才!什麼禍到臨頭!這等放肆(末)我是好話,怎麼駡起來?(生)駡了!打什麼緊!(末)只怕難駡的吓!(生)此處不是你站的所在,還不走出去!(推出介)

鵲巢鳩佔計偏迂,虎威狐假情難恕。

(關門駡下)(末)好駡!好駡!且住,我在老爺面前一口應承,穩穩半價可得;如今事情又做不來,反受了這場嘔氣,回去如何囘覆?說不得添上幾句言語,攛掇老爺尋個題目將他處置。

法網輕拘。這數椽陋室,不怕不奉申謹具!(下)

諫父

(淨上)

【引】寵藉天潢,職叨長史,泰山久恃無虞。

(末上)殺人可恕,情理難容。(淨)你回來了麼?(末)是。小人囘來了。(淨)家的房子怎麼了?(末)老爺,不要說起。秀才不但不允,反道老爺用計謀佔,把小人駡了一場。(淨)他怎敢駡你?(末)不但駡小人,還道老爺趨奉府,奸佞不仁。連老爺多駡了,何況小人?老爺要造翡翠園,只怕方圓不成了。(淨)吓!我用價求買,並非白佔;那厮輒敢無狀,豈不可惱

【駐馬聽】藐玩區區,金谷繁華勝事虛。恨不得置之死地!好越界侵疆,我便穩便園居。

(末)老爺要置他死地,一些不難。小人除夜從府王陵經過,只見家母子在陵傍𨻶地挑掘苦菜,拾取枯枝;只消老爺面奏王爺,只說他盜掘王陵,砍伐樹木,小人便做個見證,豈不定他一個立斬的罪名?那時家產入官,老爺就取之無礙了。(淨)好計!好計!明日待我面見王爺,依計而行便了。

雖然罪狀太虛誣,由知情理難寬恕!

你且退後。(末)是。(下)(淨)且到書房中草就密揭,明早進上。

一紙讒書,那怕他伶牙利齒,生生抗拒!(旦上)

【引】謝粉辭脂,窈窕自慚淑女。〔爹爹,〕因何事怒容如許?

(淨)我有事在心,故此着惱。你女兒家問他怎麼?(旦)爹爹心事,孩兒竊聽多時,已略知一二了。(淨)你知道些什麼來?(旦)吓,爹爹,你為起造園亭,要謀取人家房屋;那秀才一時唐突,遂欲置之死地。爹爹吓!天理昭彰,斷斷不可!(淨)唔!(旦)

【啄木兒】聽幾諫,恕戇言:萬物從來各有主。

秀才住在我家庄房相近。

也須念桑梓情關,並未有釁𨻶斯須,如何頓把刑書鑄?望爹爹鑒納蒭蕘,把怒㷔除。(淨)

【前腔】你言詞謬,識見迂。可不道千古江山非一主?憑着他執滯難通,却敎我行樂成虛!

况他盜掘王陵,砍伐塜樹,若不奏明正法,朝廷令典安在?

一坏擅向王陵取,王章怎把天條恕?顧不得手辣心粗斷送伊!

(旦)那舒秀才父子呵!

【三段子】明理讀書,列膠庠是表表大儒。若深求重誅,負寃屈,眞是子虛。艱難茹苦充饑餒,便糢糊陷罪塡刀鋸;可不道暗室虧心天鑒諸?(淨)

【歸朝歡】書生的,書生的,敢撩虎鬚?我安排定,安排定,急須剪除。〔你女兒家,〕深閨靜居,又何須恁多言聒絮!(旦)〔爹爹吓,〕漫將此日冰山恃,把朝廷法令尋常覷

(淨)閑說!快些進去!(旦)罷!罷!

慚愧我諫諍無功志願虛。(下)

(淨)事在騎虎不得不下毒手。我明日親到府奏知藩,卽着提刑衙門拿到舒德溥,從重究審,問他立決罪名,家產封閉入官,我那座翡翠園就造得成了。可怪狂生執不通,由知情理兩難容。結成鸞鳳青絲網,管取鷄𠒎入我籠!可惱吓可惱!(下)

切脚

(丑上)

【趙皮鞋】頭巾專戴歪,雨落天晴一草鞋。青皮落索領攤開,每日醺醺粧醉態。

區區非別,理刑廳裏一個公人王饅頭便是。㕶道為𠍽了蓋個大號?家父是蘇州有名個王蒸籠,故星朋友道是我蒸籠裏出來個,大號就叫子饅頭。其實學生作事闊綽,饅頭倒大子蒸籠。單是一節,爭個命弗過,爺▲壳裏做公人,從弗曾走一帳好差使,弄得破家蕩產上年到湖廣去投奔親戚,親眷投弗着,倒借子營債,拿我里個底老來出豁。虧子一個斯文朋友吐手三十多兩銀子贖還子我,不致夫妻拆散世界天下原有個樣好人。只是一時惑突,弗曾問得姓名。搭家婆商量,依舊原來到江西理刑廳裏復子舊役;只愿訪得着子恩人,尋個報恩機會弗想亦差子兩差,奔奔走走,個個恩人再撞弗着。今朝我到衙門裏去看看,只見管轉桶個叫我到後堂去,老爺就發一張硃單,說:『快去將秀才父子立刻拿來,轉解副使衙門,不得遲悞。如違,四十革役。』我心上老大介一嚇。我說:『壞哉,壞哉!亦是一出疙𤺥事務里哉。且稟明白子介,皂隸稟上老爺:『秀才住居什麼地方?注明了,小人好去拏來。』只見哩一頭退堂,一頭分付道:『你到長史老爺府中去討切脚就知道了。』我說故呷有局哉,此去一頓酒飯,一封切脚東道穩取個哉。介中生說着子銅錢銀子,故兩隻脚撳弗住,只管望子前頭走哉。正是:要吃無錢酒,全靠脚奔走。(下)(貼上)

【前腔】貨包肩上捱,不管短巷與長街。民家宦室總無猜,嬴得人人多喝彩。

奴家趙翠兒,前日在府穿過珠冠,十分中意,領得工價銀回來。又蒙小姐吩咐說:『今後得暇,常到我府中走走;或者有些生活,便好相煩。』這位小姐是個最賢惠的好人,心上捨他不下,連日沒甚生意,母親身子又不耐煩,因此背了包裹前來見見小姐。呀!來此已是府門首,一向出入已慣,不免竟入。(付扮鬍子上)侯門深似海,不許外人來。𠍽人對子裏向直撞?(貼)是我。(付)原來是娘。老早來做𠍽?(貼)要進去見見小姐,做些生活。(付)要見小姐,㕶看二重門還弗會開來。(貼)眞正大人家,日色這等高了,還沒有起身哩。(付)正是:旣來之,則安之。你且來班房裏來坐介歇,等裏向開子門叫㕶進去,如何?(貼)使得。(付)來,來,來。喂,吾曉得㕶要見小姐,無非是賣翠花,兌首飾;旣有寶貨,批關納鈔要拉頭門上納起個。(貼)納什麼鈔?(付手勢介)只要個一點點兒,叫子通行寶鈔。(貼)啐!這騷鬍子!老大年紀,還想老娘出身的所在,好個孝順的兒子!(付)倒會叉故哈,叉㕶弗過。娘,是介罷,弗納鈔,聞得㕶手段好,兩粒夜明珠拉裏,替我穿子,何如(貼)明珠是不會穿的,你老婆的蚌珠便會穿。(付)我里老媽個蚌珠弗惹穿個,㕶厾湖州姐姐個河珠惹穿。(貼)啐!不要囉皂!(付)弗要肥皂,一個明角香筒拉里。(摟貼,貼推介)(丑上)一紙如星火,官差不自由。門上有人麼?(付)弗好哉,有人來哉𠍽人?𠍽人?(丑)大叔,我里刑廳裏公差,副使老爺仰本廳提解秀才父子,特來切脚。(付)吓!就為故樁事?我對㕶說,那秀才叫做舒德溥,兒子叫做舒芬,住拉我里東庄左側,門前小小河路。(貼聽作驚介)這是那裏說起!快去報與他每知道。(付)囉裏去?(貼)天色尙早,去去就來。(急下)(丑)有子切脚,我去哉。(付)㕶個人得子人身就走,我里老爺還有要緊說話吩咐㕶來。住厾。老爺有請。(淨上)

【引】借彼發陵大罪,快咱佔產胸懷。

(付)稟上老爺,廳差到此切脚。(淨)喚進來。(付)老爺叫㕶進去。(丑)吓。老爺在上,刑廳差人叩頭。(淨)起來。我有話吩咐你,那舒德溥大胆胡為,令妻發掘王陵,砍伐塜樹;王爺聞知,十分着惱,將他發到副使衙門審究,要問他一個立決的罪名。你此去呵:

【四邊靜】悄然一索將他械,立時便申解。不許說騙酒和漿,私將官法賣。(丑)酒漿雖愛,錢財要袋;事看急和寬,性命非鹽買。

(淨)立刻他家去。(丑)從天降禍來。(淨)甕中如捉鱉。(丑)手到便拿來。(淨)速去。(丑)是。(淨下)(丑)且住,我此番去見一個捉一個,若要我鬆介鬆,阿怕哩弗大大里講點𠍽?個個叫子『天落饅頭狗造化。』阿呀!說子落捵哉。(渾下)(生上)

【引】饑寒難療,浪說文章好。(老旦上)事紡績,無辭暮早。(小生上)勤問省,不憚劬勞

(生)娘子,前日長史差人到來,要買我家的房屋。這是祖父遺傳,我情愿饑寒忍耐,決不忍輕易應承。娘子,孩兒,你道是也不是?(老旦)據妾身愚見,官人不該一時發怒,辱駡來人。(小生)爹爹指斥寧王,或致取禍。(生)有甚取禍?娘子。

【小桃紅】憑着我虀鹽守分度昏朝,閉重門,無喧攘也,眞個是坦蕩襟懷,禍不輕招。

(老旦)咳!旣拂其欲,又揭其短,還是不該的。

凡百事,忍為高;又何必氣相凌,面相逢,眼相爭,言相鬧也?(小生)還怕他心險瞿塘,那得便好開交?

(貼急上)

【下山虎】急行遲報,先計潛逃。

此間已是,不免竟入。阿呀!不好了!(衆)為何這等慌張?(貼)你們還不知道麼?

禍事驀然到,早須預調。

(衆)有何禍事?請道其詳。(貼)可閉上了門。我方纔偶然到長史府中,忽有刑廳公差要求切脚;是相公父子觸犯了他,奉副使老爺文書,仰刑廳提解審問,卽刻就要拘拿了。却不知何等大事,干涉副使衙門?(老旦,小生)這怎麼處?(生)吓!是了。想那麻逢之要佔我家房屋,娘子方纔說的,旣拂其欲,又揭其短,他便倚了寧王之勢,訟我上司衙門。我就到官去,不過戶婚田土之事,也不怕他難為了我!

自古物各有主,難將勢要。我不犯蕭何六尺條,便訴向公堂上,理不屈,氣自高!(小生,)老旦只恐官相護,不分淆;卵石從來不耐交。

(生)且請娘裏面少坐,再作理會。(老旦)是。(仝下)

恩放

(丑上)

【蠻牌令】打點話兒高,好索酒和餚。憑他窮措大,那怕刮脂膏?

(叩門介)(生上)靜掩衡門坐,何人剝啄敲?是那個。(開門介)(丑)拉裏哉。(鎖介)(生)阿呀!不過戶婚田土之事,你們這班朋友慣是小題大做!(丑)撇脚生氣纔來哉,𠍽個小題大做?㕶還困弗醒厾。來,有介張硃單拉裏。哪,哪!

盜王陵,應將首梟。假粧喬,口硬詞刁!

(生看介)阿!這是那裏說起!

我寒儒輩,少戶外交;况久羈館,除夜歸軺。

(丑)湖廣處館,年夜居來。(細認介)阿呀!是介說起來,就是我個大恩人哉。(跪介)我個恩人吓!㕶阿認得我哉?(生)請起,請起。有些面善,一時却想不起了。(丑)我就是舊年臘月廿五拉湖廣賣妻償債,多蒙相公捐資贖還的,就是小人。(老旦,小生,貼仝上)閉門家裏坐,禍從天上來。怎麼處?(丑)個一位阿就是大娘娘?小人叩頭。(老旦)請起。這位公差是誰?相公却認得?(生)就是舊歲捐助贖妻之人。(貼)如此說,是你的恩人了。虧你還把鏈子鎖着!(丑)啐!我倒昏拉裏哉。(開介)(老旦)不過房屋細事,也沒有鎖拿之理。(生)麻逢之妄揑虛詞,道我發掘王陵,砍伐塜樹,奏知藩;寧藩就發下副使衙門,仰刑廳提解。事體雖大,只是沒有證據,如何可以坐罪?(小生)吓!是了!想去歲年夜,孩兒曾與母親在陵傍𨻶地挑掘苦菜,拾取枯枝,那時長史家人經過,實是看見,想他每借此題目做個見證了。(生)如此說來,事出有因。不好了!這事非同小可!倘若弄假成眞,事同叛逆,我父子要問大辟,家居盡行不保。這怎麼處?……(貼)大叔,自古知恩報恩,你旣蒙他完全夫婦,難道今日就忍心將他父子拿去麼?(丑)噲!㕶是𠍽人,拿我輧心介一記?(貼)我是趙翠兒,一向在此走動的。(丑)喂!趙翠娘,我受相公大恩,豈弗要報?但是賊倚仗寧王之勢,賊叫我到後堂當面吩咐,要拿兩位相公問個立決罪名。介個難題目,叫我那哼劃策?(生)不須你每費心,這是卑人命中所招!

【五般宜】𢬵得個殉微軀,任鞭敲,又何必相貽累,受煎熬?(仝哭介)一霎時肺腑內,如刀!痛殺人,夫婦分離,父子不保!(生)恨只恨,天高聽高;苦只苦,累世宗祧到今朝斬絕了!

(丑)那長史旣要謀佔住房,必有私書囑托,此一番解審,凶多吉少。且在,自古道:『受恩不報非君子。』我王饅頭雖是下役,素有仗義之心。我想三十六着,走為上着。我放兩位相公逃走子,不一個捉弗着拉裏使使。相公:

【鬭黑麻】須要愛惜身軀,家鄕頓抛。休得洩漏機關,網羅更遭

(生)大哥放我父子逃走,足見仗義。但是我父子逃走了,要連累大哥,那里使得?(丑)萬里功名,身軀甚重。我王饅頭呵!

如草芥,比鴻毛!〔我去回覆那上司,〕把巧語花言,不到得一劍一刀。

(小生)自然要連累大哥。這那里使得?(丑)咳!故個說使弗得,是哩亦說使弗得。當初賣妻償債,若非相公贖還,此時老婆被人受用,我王饅頭流落他鄕,今日倒顧戀我。也罷!我就死在相公跟前,但憑相公逃走也罷,弗逃走也罷。

天深地杳,前程遠奔逃。顧戀區區,顧戀區區,悞了你生機一條!

(撞介)(衆扯介)住了,我們竟依你便了。(丑)故沒罷哉。幾乎饅頭釀纔撞出來。(小生)只是母親在家,如何割捨得下?(貼)大哥這般仗義,難道我趙翠兒沒有見憐之心?

【前腔】則我小小裙釵,鬚眉自叨。

相公遠逃,留下大娘在家,我母子舟泊河下,自當早晚照顧大娘。

莫把我陌路看承;虀鹽担盡挑。

(丑)但愿相公此去,金榜題名,那時報寃未遲。

恩仝報,仇共消。大海浮萍,相逢有朝。

(小生)如此說,只得隨着爹爹早早逃生去罷。母親請上,孩兒就此拜別。(老旦哭介)(合)

破卵覆巢,可憐奇禍遭。若得相逢,除非是魂交夢交!

(丑)相公,快點走罷。(二生,老旦抱哭介)

【尾】相依半世,同林鳥分離,一旦九泉遙!少什麼濕透青衫紅淚抛!

【哭相思】半生骨肉影形隨,匝地風波兩下飛。世上萬般哀苦事無過遠別與生離。

(丑推二生仝下)(貼)大娘請進去罷。明日仝了母親早來看大娘。(老旦)多謝娘。此恩此德,何日得報?(哭下,貼亦淚下)

自首

(付押丑上)喂!王饅頭!㕶個公人做老厾哉,還是介冒里冒實來。要賺銅錢,也要看事務起咭。舒德溥犯子𠍽等樣個對頭?㕶貪子個買命個,受個樣刑法竹爿夾棍,故是㕶自作自受。我沒𠍽,個悔氣,賠飯折工夫!故是囉哩說起!(丑)㕶看見我賺子哩幾哈銀子?一個窮秀才屋裏,飯飯沒得吃拉厾,倒有銅錢買放!(付)賺弗賺也弗拉我第三隻小腿浪事!單是走子犯人,只要稟子官,少弗得親捉親,鄰捉鄰個。老原有底老個,阿可以着拉哩身上要得個了?(丑)喂!排字個,就是做公人個也要積介點陰德。老舒雖窮,倒底是黌門中人。個個大娘娘二門弗出個,刁脚刁手,捉哩到官出乖露醜,阿要子孫昌盛個!(付)弗差,子孫該昌盛個。㕶今日再捉弗到,三十頭號,囉個替㕶?(丑)啐!苦㕶弗着,只說某也逃走哉,就替我一限,也是朋友個情分。(付)故倒弗局。快點走,日頭轉西哉,官一坐堂就要帶上個。正是:只因一着錯,滿盤都是空。(丑)啐出來!公人弗吃打,要個屁眼種菜了?(付扯丑下介)(生急上)

【縷縷金】身狼狽,意徬徨。只因兒失去,返家鄕,拚得親投首公堂之上。

自從中途失去孩兒,遍訪無踪。又在廟中呆呆守過幾日,音信杳然,死生未卜。只得憤着一口氣回到刑廳自行出首。我此去就明目張胆駡賊而死,亦是大丈夫所為!急急行來,且喜將近府前了。不免走上前去。

男兒血性自昂藏,偷生敢承望?偷生敢承望?

(內)呔!王饅頭走一步㖸。(生)呀!前面來的明明是兄。(付拉丑上)走㖸。(生)兄。(丑見生低頭急走介)走!走!(付)喂!有人厾叫㕶?(丑)理哩做𠍽?我里尋人要緊。(生扯丑)兄,卑人舒德溥在此。(付急扯生介)㕶就是舒德溥,來得正好,害個個氣塊兩夾棍六十頭號哉。(丑)弗要理哩!個個人像是痴個。(急向生丟眼色介)個是斬頭瀝血個事務,弗要拉里秋打渾!(推生介)痴朋友,快點走!(生)兄,卑人雖承你釋放,我想人不累人,何苦害你追比?快同到刑廳自首去。(付)走,走,走!弗要說閒話,官府立等子下落,要解副使衙門個。(扯生走介,丑拉付)慢點,還有說話商量來。(付)商量賣北寺塔,阿是㕶打弗像意來了?快點走!(丑)去弗得個㖸!(付推丑介)呸!(扯生下)(丑)阿呀!故出戲那間叫我那做?吓!且到戲房裏去商量㖸。(下)

副審

(三旦,小生,淨,付吆喝引外上)

【新水令】蒙恩特拔按封疆,矢精忠,勿辜聖望。秉公扶善類,執法去豪强。但愿得物阜民康,好把那舊瘡痍,新培養。

(衆)開門。(外)性矗惟存鐵骨寒,蕭然豈慮一囊慳?到來只飮民間水,歸去還看戶外山。下官胡世寧北直涿州人也。世叨科第,累任部郞;聖上鑑我菲才,特陞為按察副使,分守江西全省。到任已來,幸得民安訟簡。但藩府寧王自恃國戚,壞法虐民,各官盡皆兇殘不法。下官暗暗察訪,候其舉動。這也不在話下前日長史發下一事,乃是他家家人首吿舒德溥父子發掘王陵,砍伐塜樹,已轉發法府速行提解。不想差人賣法,私放脫逃,且喜昨日本犯詣府自首,原差申解前來。下官正待升堂從公諗審,可怪那長史又着家人致囑,必要將他父子處死,家產藉沒。下官想來,若係眞情,自有律法按治,何勞他又差人私囑?其間必有隱情。下官自當虛心細鞫,庶不有屈平人。左右。(小生)有。(外)吩咐帶盜陵一起人犯進來。(小生)吓!盜陵人犯進。(衆)進來。(丑帶生上)(末上)(外)聽點。舒德溥。(生)生員有。(外)舒芬。(丑)未蒙行牌之先,遊學在外,故此尙未拘到。(外)胡說!這是要緊人犯,輒敢賣放!打!(丑)阿呀!大老爺,他父子兩個一仝遊學在外,這舒德溥是小的緝獲來的,他的兒子也在小人身上緝獲便了。(外)這等,饒打。限在十日內拘到;如遲處死。(丑)多謝大老爺。吓嗄!𣬿穿㕶個花娘,幾乎饅頭皮吓亨子一爿去!(下)(外)原首家屬麻容。(末)有。(外)堦下伺候。(末)是。(外)帶舒德溥上來。(生)有。(外)舒德溥,你把發掘王陵之事從實招來。(生)爺爺聽稟。念生員呵!

【步步嬌】地多年曾設帳,除夜家鄕遠。況平生稱善良。〔莫說到王陵上去,〕便左近鄰居也未曾輕向

(外)你便說得這般干淨!現有府家屬作證,親眼見你妻子在陵上發掘。自古『罪坐家長;』你如何賴得去?(生)爺爺,有個緣故。生員家貧,妻子見我歲底不歸,仍恐逗留他鄕,無以度歲,故仝孩兒挑下苦菜,拾取枯枝,胡亂充饑。止在陵傍𨻶地,並不曾有犯寸土。若說發掘王陵,砍伐塜樹,這都是長史挾仇誣陷㖸。(外)你與他有甚仇來?(生)生員有幾間破屋,不合與他庄房基址相連;他要起造園亭,逼我餽獻。因是祖父遺產,不肯輕棄,又辱駡了他家人幾聲,故爾揑此一端,希圖殺害全家,仍將祖業霸佔爺爺!

須明鑑。狠如狼,這是欲加之罪何難枉?

(外大笑介)我道其間必有一段隱情在內!

【折桂令】怪奸人依附藩王,暴虐鄰居,侵佔民房;因此上,假揑危詞,挾私妄奏,陷害馴良。

我如今待罪江右,為民公祖,必須度理原情,抑强扶善,使閭閻無寃苦之聲,天地降融和之氣,庶不負皇上知遇之恩也。

俺今日奉天符,按視江西,自應該公道昭彰。若一味腆忍周章,兀的不下負吾民,上負了吾皇!

左右,將生員原去收監,候本司申奏定奪。(衆應,帶生下介)(末急上)住了,住了!這是我老爺首吿的盜犯,原何老爺竟不加刑,又不嚴究供招,原帶入監中去?這是主何見識?

【江兒水】獨與天潢抗,待開籠,任遠翔。多應受賄將奸人放。〔我家老爺呵,〕畫棟雕楹層綃障,料寒室陋屋誰思望?〔老爺,〕今日若不把供招呈上,則怕觸怒天威,禍到臨頭悲愴!

(外)

【雁兒落得勝令】〔哫!〕你靠着主人威,敢肆猖!可知道暗中神,難欺誑?祇為着一坏泥,起禍殃。全不念一家人遭魔障!

(末)他一面之詞,何足為信?(外)呀!

雖則是一面詞何足信,則任這一封書却也不可當。豈不聞盜祭器,難加罪?早難道採田蔬,算盜贜?

你去回覆主人,大凡為人在世。

須要堂堂,沒一事不可對人言講。蒼蒼,舉心兒却將善惡詳。(末)

【僥僥令】〔呀!〕他分明干國典。〔老爺,〕你左袒,滅王章。豈不是私情一片糊塗賬?

(扯外介)請老爺自去回覆王爺。

早難道伐塜開棺也一任將?(外)

【收江南】〔呀!〕俺本是奉朝廷特簡呵,須不是藩府內一陪堂。若不把是非曲直細分張,怎做得民之父母固金湯?〔你自回去,本司呵〕把情詞達王,寫情詞奏王。可知道屈誅孝婦累年荒?(末)

【園林好】不遵依,立栽禍殃。直待馬臨崖,方纔勒韁?

你要上疏,只怕俺家爺的疏先上了!

笑你雞卵故將石撞;晴不走,直待雨沱滂!晴不走,雨沱滂!(外)

【沽美酒】〔哫!〕老提刑,法令彰;老提刑,法令彰。你狐鼠輩敢恣猖狂!俺須是定罪從公分短長。

(末)你道是朝廷差來一員副使,有本事加罪于我麼?(外)罪是賒的,打是現的。左右,揣下去重打三十!(末作不伏介)(衆扯打介)(外)

一任你藐公堂,一任你逞强梁,俺欲把豺狼誅攘,先把恁爪牙摧喪!須知是董宣强項!

(衆打完介)(外)你去對家主說,俺呵!

視功名,石燎草霜,枯枝敗楊。〔呀!〕一任你衆奸回的冰山千丈!

分付掩門。(衆推末出,衆下去)咳!這是那裏說起!

【尾】是非只為閒多講。輕輕的對頭狠撞

他如今要上疏,我去回覆老爺。

管叫他立刻驅除烟瘴方!

投鼠也須忌器,執法不可痴迷。人無害虎之心,虎有傷人之意。(下)

封房

(老旦上)

【十二帶山坡】好端端,驀遭突眚痛;生生兒抛夫阱;嬌怯怯,剩孤身。恨巴巴,從此音書迥。

可恨麻逢之謀佔住房,借題陷害我家父子,幸得公差仗義放走,是極好的了;誰知我官人反撇了孩兒,自行投到該廳。申解副使衙門,幸得大人明鑒寃情從輕不問。這兩日不知在監安否如何?孩兒不知流落在何處?只怕這奸賊到底還放我不過,如何是了?好生牽掛人也!

【五更轉】奈我伶仃步,從未得離門徑。如今縱思想,腸空迸!落得個倚斷門閭,淚濕紗衫襯!

(末同小生,淨上)

【園林好】奉公差,刻期敢停?驅罪屬,將罪居房倂呑。

(末)這家是了。打進去!(老旦驚介)你每什麼人,擅敢打進來!(末)我們是府中人,奉寧王千歲鈞旨,你罪犯不赦,產業應該入官。快快走出去,讓我們點明封鎖。(老旦大驚)阿呀!挑掘苦菜,並未曾在陵上摘取,却憑一紙謊狀,便將我祖遺產業入官,好沒良心也!

【江兒水】頭上有青天知証,須鑒我深寃,莫輕放奸雄胡逞!

(衆扯老旦出介)你自向天吿訴去!伙計,封了門囘覆老爺去。(衆封鎖,老旦)就要謀佔房屋,也待我取了傢伙與鋪陳出來。(衆)就有幾件傢伙,只好准與我們買酒吃的了。走,走,走!(老旦扯衆,衆推老旦跌介)(衆)這叫做晴乾不肯走,直待雨淋頭。走!走!(下)(老旦急起趕介)(丑奔上作撞,撞跌介)(丑急起駡介)元來是一個皮娘家!阿是小腸氣了?(看介)呀!故是大娘娘耶,為𠍽跌倒拉裏?大娘娘起來,起來。(老旦起大哭介)天殺的!還我家產來!(丑)大娘娘,我老王拉里。𠍽個家產?(老旦)呀!原來是大哥。不好了!幾間破屋又被府中人將我趕出,連傢伙舖陳多倒鎖去了(丑驚介)將你房屋傢伙一概多封鎖去了,那處?今夜叫㕶拉囉哩去?(老旦)我一身生死,何足計較?但不知官人怎麼樣了?(丑)啐!我正為來報信,亦撞着子介一出事務!大娘娘,眞正雪上加霜,苦中受苦。個出那處?(老旦)大哥,必竟我官人怎麼樣了?(丑)大娘娘,弗好哉!㕶厾相公已是問成大辟,只怕在目前目後倒下旨意來就要短一尺哉!(哭介)(老旦驚介)住了,住了!前日聞得副使鞫審,已是電鑒深寃,從輕不問;怎麼一霎時就問了大辟?(丑)大娘娘,㕶還弗得知:連個胡老爺削子職哉,重新發拉長史審問。

【玉交枝】貪殘梟獍,他假供招,已申詳到京。眼見得刑書鑄就無僥倖;身棄雲陽,早辦了前程。

(老旦)如此說,我相公眞個沒救了!阿呀!蒼天吓!(跌倒介)(丑)大娘娘,甦醒,甦醒!(貼上)

【玉山頽】忽聞悲哽,是誰個呼號不定?

呀!這是大娘。為何哭倒在門外?(丑)相公已問成大辟了!(老旦醒,哭介)阿呀!蒼天吓!(丑,貼)好了!大娘且免愁煩。(老旦)阿呀!奸賊吓!

與你有甚深仇𨻶,恁相凌!〔罷!罷!〕我拚得血奏登聞,死方目瞑!

(丑)呀!大娘娘,個是弗相干個㖸。

【好姐姐】念他王家寵幸,久已是計從言聽。九重高遠,你徒勞拚死生。

(老旦)難道我眼睜睜看丈夫屈死不成?(貼)便是。

【五供養】待得保全首領,奈一霎呼天不應。

(老旦)此際有何計策?總是丈夫死了,我獨生何益?我如今帶一匕首前去哭訴寧王,如若不能聽從,——

我就堦除濺血付青萍,向泉臺候,共夫登!

(丑)或者第二三個聽信子也弗可知,個個昏君𢳝殺子一百個只算得五十雙。(貼)便是。必竟想個妙策纔好。(老旦)事在燃眉,有何妙策?(貼思介)吓!有了!府小姐與我十分見好,過一日待我往見小姐轉吿老爺,求他寬釋。

【鮑老催】人極計生,解鈴還須覓繫鈴。潛行不如冒險行。

(丑)若得是介,極好個哉。只是一說,我便受子相公深恩,理當圖報。㕶只算得過路買賣;輪到㕶,饅頭冷哉,也肯着故樣急。

【川撥棹】豪俠性,比區區倍有能。若得個起死囘生,若得個起死囘生,(跪介)甘屈膝女中俊。(老旦)

【桃紅菊】還只恐將伊貽害,倒做了救人從井。

(貼)這也說不得了。

【僥僥令】放心投虎穴,捨命探龍津。(合)但愿目重瞳親昭雪,兀的不謝穹蒼感聖明!

(丑)大娘娘,今夜住拉囉哩?(貼)

【尾】小舟今夜權支應。(老旦)多謝你交相救護此殘生。(合)索把這一筆恩仇帳記清。

(丑)姐姐,㕶便領子大娘娘船裏去。我再到府前去打聽打聽,還要送飯監裏去來。(老旦)若到監中去,說我房屋——(丑)為𠍽亦頓住子?(老旦)罷,省得又惹他煩惱。(丑)我曉得哉。(老旦)覆盆不照黑寃沉。(貼)自愿回天力未任。(丑)正是路遙知馬力。(合)果然日久見人心。(老旦,貼下)(丑)吓嗄,好熱!探子帽子介。㕶看骷顱頭上熱氣蓬生做子出籠饅頭裏哉。(渾下)

盜牌

(貼上)巾幗鬚眉莫浪猜,穿天入地一裙釵。白雲本是無心物,又被清風引出來。我趙翠兒秀才雖係萍逢,誼仝至戚。除夜神明預報,終須鼎甲榮登。今日他負屈含寃,思欲多方營救;自古『解鈴還是繫鈴人,』不向長史處求救,却向誰來?因此,待直入侯門,往見小姐,求他轉勸長史,開放一條生路,免使他身棄雲陽。此時天色漸晚,長史定已歸衙,不免就此走遭也。

【醉花陰】則是俺小小娥眉膽偏大,沒來由,擔驚受怕。也只為他忠良士,受波查,不忍見帶鎖披枷。因此上,把這不着己的禍來惹。

前面府已近,一向出入已慣,沒人攔阻,不免竟自進去。

不怕他花底吠驚猧,打辦着闖深閨,慢陪話。(下)

(旦上)

【畫眉序】命不帶光華,諷諫無功自羞怍。笑人中麟鳳,今做了甕底魚蝦。

可笑我爹爹為欲起造園亭,謀佔鄰房不遂,遂將發掘王陵大罪誣陷生。我幾番諫阻,執意不從。正待覷個機會,再行勸解,不道方纔王府發下令牌,限在今夜五更要把生斬首囘報。阿呀!事在呼吸,叫奴家如何搭救?這幾日翠兒又不見來,就要通個消息也不能個。咳!爹爹吓!你造下這般罪孼,豈不怕神非鬼責?

枉叫奴心曲含酸,渾無計,刀尖乞假。

(貼上)小心寸步難行,大胆天下去得。吓,小姐。(旦)元來娘到此。(貼)小姐萬福。(旦)娘連日不來正在這裏想念。今日却是甚風吹得到此?(貼)小姐在上,翠兒焉敢沒事到此?只為受人之托,特來與小姐討個方便。(旦)莫非就為秀才這樁事麼?(貼)便是。可憐那秀才無端陷罪,拘繫樊籠,要求小姐轉勸老爺開放一條生路哩。(旦)咳!你不提起秀才也罷;說起時,敎奴又是一陣心酸!娘,你可知道方纔王府發下令牌只在今夜五更便要綁向市曹處決?娘,那生性命只在頃刻了!

可憐怨氣彌天壤,那得六月霜痕飛洒?

(貼)今,今夜就要處決了?阿呀!小姐吓!你旣知他是負屈含寃,還是再去求吿老爺救他一命。(旦搖手介)大難,大難。(貼急介)呀!不好了!

【喜遷鶯】諕,諕得我魂消魄化,矻磴磴打鬭雙牙。(跪介)〔阿呀!小姐吓!〕恁是個救苦的菩也麼薩!〔若此際不能挽囘,〕可不枉了恁千金身價?

(旦)奴一向屢屢勸爹爹,尙且不從;今日令牌已下,如何挽回?這個斷斷不能了。(貼)這等,還要請問小姐,老爺此時可在家中?那王府令牌發去該管衙門不曾?(旦)爹爹河下餞客,飮宴未回,王府令牌還在我家,只候爹爹回府稟過驗明,便發下衙門去了。(貼背介)如此還好。(轉介)小姐,旣老爺不在府中,怕小姐寂寞,翠兒在此閑話片時,等候老爺回府,然後吿辭小姐囘去。(旦)如此甚好。隨我來。(貼)多謝小姐。

破費着一炷爐香,一盞茶。休相訝,儘和恁度長宵,追陪綉闥;伴清談,笑剔燈花。(下)

(小生,末院子,淨上)

【畫眉序】恩寵日增加。餞客河干罄杯斝,趁黃昏月色,帶醉歸衙。

(外家將上)家將稟上老爺,今有王府發下令牌一面,要弔出舒德溥,限在今夜五更綁去市曹處决,專候老爺回府稟過驗明,好發下該管衙門去。(淨)我老爺這等大醉,打盹要緊了。且把令牌安放書房,候我酒醒查驗明白發去衙門便了。院子們,各各迴避,我也就到書房安睡一回,一個人也不許進來,也不許門外走動。(衆)曉得(淨)

自不覺雙眼朦朧,也則任五更兜搭。笑狂生,何事不通達?只落得雲陽身剮!

(淨睡介)(衆下)(貼上)慚愧吓慚愧!悄悄打聽得長史酒醉昏沉,書房獨宿,令牌安放房內,吩咐不許一人驚動。好一個機會!此時不下手,更待何時?只得別過小姐,潛地出來。那府中門戶都是我平昔行走慣的,不免一步步捱進書房,盜取令牌出去。

【出隊子】並沒有神通廣大,也學那盜金盒紅線娃。恰喜他夜黃昏沉醉睡魔加,穩着俺放心兒迤逗耍。

(內打呼介)(貼)聽鼾呼之聲,長史料已睡熟。我一眼覷去,那邊桌兒上果有一道令牌在此,不免悄悄取來藏在身畔,趁此月色微明,又喜得長史吩咐沒人走動,那壁廂有一便門,平昔慣走,且捵開橫栓,抽身而走。(開門出介)妙吓!

又早脫離了是非窩的這一霎!(下)

(丑上)

【滴溜子】替不得登聞鼓撾,盼不到金鷄啣赦,只落得心心牽掛!

方才路上撞着子大娘娘,說娘為子秀才親到府面見小姐求救,弗知阿中用?掉弗落,走到府前去打聽打聽。

耳聽好消息,可能寃解?〔𠲔!〕只怕話不投機,倒做了一場話靶!(貼上)

【刮地風】〔呀!〕禁不住肌慄生寒眼暈花,恰又是路走三叉。雖不比盜兵符救功勞大也,端的是手段甚誇!則待向圜扉捻一道青蠅赦,還只怕漏洩爭差。

呀!不好了!前面黑影之中,恰是有人走動;倘遇盤詰,怎生是好?(丑)噲!來個阿是娘㖸?(貼)呀!元來是哥。你怎麼也來了?(丑)聞知娘閨中求救,特來打聽消息。且喜果然伺候着了。(貼)哥,你來得正好。有王府令牌在此,快快救取秀才去。(丑)這令牌從何而得?(貼)這令牌是王府發下,仰長史立提秀才梟首回報。(丑)阿呀!好險也!(貼)又是我賺得到手。你可急急到監裏傳王府令旨,弔出秀才,乘夜放走。

叫他奔天南,走地北,尋個穩便朱家。休將情踪露,名姓譁,仍做了血泊蝦蟆。

(丑)是便是,做子個樣事體,我搭㕶兩個再阿出頭弗得哉。(貼)便是。我只得同了大娘,也是一走。(丑)妙吓!我拿子令牌就此前往監中賺救相公去也!娘吓,㕶也快點上船去罷。(貼)是了。(丑)正是:將軍不下馬,各自奔前程。(下)(貼)哥已去,我也打聽一囘,慢慢囘到船中與舒大娘說知。

則便趁西風一幅蒲帆掛,且敎他向天涯,避禍芽(下)

殺舟

(付仝老旦上,付)到子岸哉,帶子纜介。(合)

【鮑老催】停舟水涯,朦朦月色不甚佳。咚咚漏鼓不住撾。

(付)喂大娘,我里囡兒今夜到府裏去求小姐,拉老爺面前討個方便,要救㕶厾相公出監。此時足足里半夜哉,還弗見居來,像是小姐留住厾。一歇兒月亮伴子雲裏去,黑出出哉。大娘,㕶拉船裏去先困子罷。我拉船梢上打個磕銃再等等介。(老旦)說得是。我自睡去。(下)(付)讓我打個磕銃,等囡兒居來。(外扮家將帶刀上)

論斬草要除根,免萌芽發。我奉公差遣,難干罷。

自家府家將是也。老爺酒醉回來,悞將王府令牌失去,細細查問,只有翠兒到來,明明是他做的手脚。急急往監中吩咐,早已將德溥賺救出監去了。老爺十分着惱,賜我利刀一把,着我乘此深夜急急往東庄左近;找着這妮子一刀殺却,免貽後患。咳!可惜好個女子,何忍把他下手?噯!旣奉差遣,却也顧他不得了!悄悄行來,前面隱隱有隻小船泊下。啲!這船上可是賣珠的大姐?(付含糊應介)正是。(外跳上船刺付下介)娘已被殺死,就此回覆老爺去。

可憐紅粉多嬌姹,早一旦成虛話!(下)

(老旦上)阿呀!不好了!大娘被人殺死了!兀的不駭殺我也!阿呀!我那大娘吓!(哭介)(貼上)

【四門子】打聽得開籠放鶴非虛假,免做了几上肉,砧邊鮓。趁着這路徑兒平,月影兒斜,好向小舟兒歸去深藏下。何天可飛?何地可踏?〔呀!〕早打點片帆高掛。

母親,孩兒回來了。(老旦)阿呀!大姐回來了麼?不好了!你母親被人殺死了!(貼)怎,怎麼說?(老旦)阿呀!大姐吓!

【雙聲子】眞奇詫,眞奇詫!剛半枕,篷窗下,人聲話,人聲話。還未及開言答,白刃加,一命賒!〔阿呀!我那大娘吓!〕哀哉賢母,做了水月空花!

(貼大驚介)有這等事!待我下船看來。(下船看介)阿呀!我那娘吓!

【水仙子】呀,呀,呀,呀,心痛嗟!覷,覷,覷,覷着恁血泊中橫屍,眞慘殺!料,料,料,料恁是狹路上遇了宿世仇家!

吓!我曉得了,多分是麻逢之這老賊,恨我賺救了秀才,差人謀害,奴家回來得遲了些,母親在船,悞被殺死。阿呀!娘吓!

只,只,只,只望靠兒身暮景佳,反,反,反,反累伊死替兒家!

(老旦)大姐,事已至此,且休啼哭。萬一賊知道悞殺,我二人性命,終不能保。如何是好?(貼)此處自然安身不得,我且把船兒移到沒人所在,將母親尸首權且掩埋。我與大娘避向他方,再作區處。

幸,幸,幸,幸香奩到處有生涯,任,任,任,任扁舟一葉隨風駕。

𠲔!賊,賊,害得我們好苦!

竟,竟,竟,竟做了去國與亡家!

(老旦)娘吓,這都是我家貽累了你,敎我好不痛心!阿呀!我那大娘吓!(貼)我那母親吓!

【煞尾】不能個半畝牛眠安厝下,忍一旦骨委黃沙!

大娘坐着,我就此開船了。

但愿得出死入生跳出網幾重,也不枉受怕躭驚,揑着汗一把!(大哭,搖船仝老旦下)

脫逃

(丑扶生遶場上)(丑)好了!好了!(生跌介)哥,你弔我出監,話也沒有講一句,扶着只管走。走了半夜,來到這裏,一步也走不動了!(丑)且喜已賺出禁城,天色漸明了。這裏僻靜所在,沒人走動,且與相公說明了再走。相公吓,賊謀計不遂,必欲置相公于死地,聳動寧王誣奏朝廷,發下令牌着長史立提相公出監梟首回報。(生)如,如,如此說,我,我,我性命休矣!(驚倒介)(丑)相公醒來!相公醒來!(生漸醒)好苦吓!(丑)相公休得着驚。多虧娘親見小姐,賺得令牌到手,着我假傳令旨,救了你出來。相公,你可掙挫起來,快快逃命去。(生)阿呀!天吓!兀的不駭殺我也!

【五更轉】我命不展,遭屈陷;釜中魚,刀俎甘。

多蒙娘與哥冒死相救。

向鬼門關上搶出幽魂暫。

(丑)相公,快點走,稍有遲延,怕就走不脫了。(生)阿呀,大哥!

則我四海無家,叫我如何放膽?

(丑)相公休得遲疑。留得此身,還有報仇雪恥之日。若再拘拿,一死何益?(生)雖則如此,何忍累及大哥?(丑)弗妨我個兩隻尊足龍能介裏,弗像㕶厾故樣軟脚子。相公別後,學生也是一走。(生)阿呀!

我的妻難保,子不存,身啣憾,不如早早黃泉淹!

(丑)咳!這個一發差了!你便拚得一死,難道小的與娘幾番捨命相救,多撩在水中去了?(生)呀!這句話倒說得是。罷!我只得依了大哥逃命前去。咳!也顧不得妻子了!

只得撞破天羅,强把前程掇賺。

(丑)相公,這便纔是。相公吓

【金錢花】不煩淚濕青衫,青衫早些身脫龍潭,龍潭。還期寃雪與仇芟。(合)此一刻死生諳,圖再會,夢魂憨;圖再會,夢魂憨。

(生)大哥請上,卑人就此拜別。(丑)請起,請起。折殺子小人哉!(生)

【又】賴伊血海輕躭,輕躭。容咱生路親探,親探。何時結草與啣環?(合)此一刻死生諳,圖再會,夢魂憨。(又)

亡家去國最銷魂。(丑)寃報寃來恩報恩。(合)雙手劈開生死路,一身跳出是非門。(別下)(丑)相公轉來,還有說話來。(生)怎麼?(丑)㕶走沒竟走,再乞弗得無主意,亦像子前日𠍽個自行投首,做子還籠饅頭,就無趣哉㖸。(生)曉得了。(下)(丑)吓嗄!𣬿穿㕶個花娘介個𠍽!死麵塊搦弗開個!(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