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六/雜劇b

Top / 綴白裘 / / 雜劇b

雜劇

途嘆

(丑,付張千李萬喝生上)啲!閒人站起來!(生)吆喝什麼?(付,丑)這些人見了老爺不起身。(生)我老爺是謫貶的官兒,不要吆喝他。

【梆子山坡羊】常言道:人離鄕賤。似猛虎離山出㵎,好比做蛟龍離了大海,鳳凰飛入在鴉羣伴。漢鍾離呂洞賓,他也曾降世間,誰人肯把神仙看?有一個絕粮孔子曾把麒麟嘆。似這等,古聖先賢,也曾遭磨難。蒼天,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堪憐,謫貶&color(navy){潮陽路八千!

這裏到潮陽八千里路,限十日要到,夫馬又沒有,怎麼處?張千李萬,行李挑得動的挑些,挑不動的棄了罷。(丑,付)吓。(生)

【吹腔】纔離了渭水秦川,遠別咸陽,又早過了葭田。正遇寒冬數九天,怎禁得朔風似箭?我為官,又不曾將民詞屈斷;又不曾苦打成招,結下了死生寃。天子好不重賢!輕慢斯文,把忠良坑陷!早知道今日遭磨難,何不去袖手旁觀,尸位素餐?沒來由,諫諍什麼忠言!這苦有誰憐?

【前腔】滿長空瑞雪飄,好一似梨花落。亂紛紛,似龍退甲,乾坤宇宙多幔了。

張千李萬,前面好像村店。(付,丑)是所古廟。(生)

原來是山前古廟。山㵎裏雪壓溝槽,好叫我行人怎走?這時節,旅店中,凍住酒糟。

(付,丑)苦了老爺了!(生)你道老爺苦?還有苦似我的!

有一個餓和番卿受苦。有一個窮腐儒雪壓荒郊。有一個買酒客紅爐玩賞。有一個富家郞美酒羊羔。有一個俏書生在城門立雪。有一個窮漢子火滅烟消。這的是天遣韓愈謫降遭居貶,提起來感嘆心酸!

(騎馬介)

【梆子&color(green){山坡羊】一片下長空,隨風飄蕩。剪鵝毛,入蘆花,難尋眞像。頃刻間,雲佈萬里;霎時間,現山花,龍穴舞顚狂。

張千李萬,那嶺上好像一個人下來了。(丑看介)不是人,是個多年的枯樹樁。(生)

正是千山鳥飛絕,萬境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在寒江雪。原來是嶺頭上一枝老枯樁。多因是雪打昏花眼,錯認做人模樣。似這等,漁翁在江上晚,獨坐在船兒上。顚狂,坐孤舟把釣竿藏。勉强孟浩然踏雪尋梅兩鬢霜。(仝下)

問路

(小生扮湘子上)

【吹調駐雲飛】欲赴瑤池,花對仙鶴慢慢飛。採花閒遊戲,擺列成雙對。〔嗏,〕王母慶生辰,會宴瑤池。八洞神仙齊赴蟠桃會,&color(navy){湘子花籃手內提。

今有叔父奉旨謫貶潮陽,迷失路途,不免遣清風明月,化作漁樵,指引去路。神仙若不分明說,悞了凡間多少人。(下)(淨上)漁翁手執釣竿。(末上)樵子斧插腰間。(淨)二人相伴在溪邊。(末)驚散一天雲雁。(淨)你歸壺,我歸天(末)名利大家休管。(淨)吾乃清風是也。(末)吾乃明月是也。(合)今有韓文公到此,奉仙師之命,命我二人化作漁樵,待他來時指引他便了。(下)(丑,付隨生上)

【前腔】行到藍關,想起從前湘子言。曾記得金蓮詩句,白白明明,件件般般,上寫着一封朝奏九重天。〔他說道,叔父呵,〕把閑是閑非多休管。提起來,感嘆心酸,韓愈只索把程途盼。

張千李萬,前去問路。(丑,付)前面有一界牌。(生)去了雪,且待我看來。(丑拂雪,生看介)藍關東,秦嶺西。不好了!兒吓!昔日你大相公回來與我祝壽之時,曾於火內種金蓮,金蓮上有詩句,寫着『藍關東,秦嶺西。』正看到此處,他就把我的酒撤去了。我說:『怎麼不與我看完了?』他說:『看完了就是老爺壽終之日了。』

到今日果應其言。

兒吓,你老爺生則難免,死則有准。

【前腔】忽見長碑,不由人肝腸碎。上寫着藍關東,秦嶺西。狂風大雪難存濟。〔知道了,〕莫不是天叫韓愈死在這裏?

(付,丑)老爺,雪一發大了。(生)前去問路。(淨,末上)(付,丑)這等大雪,有兩個人在此釣魚砍柴,不免上前去問他一聲。喂,二位,借問一聲,藍關那條路去?(淨,末不應,作砍柴,釣魚介)(付,丑)老爺,有漁樵二人,小人們問他,他不講話。(生)想是你們語言不對,待我前去。吓,漁哥請了。這等大雪,釣什麼魚?(淨)釣的千年不上釣的寒魚。(生)這是我的名字。樵哥請了。這等大雪,砍什麼柴?(末)我砍的是多年的退枝。(生)退之是我的表字,他怎麼曉得?二位請上來。(淨,末)怎麼?(生)

漁哥聽吾言,樵哥聽我語:因佛骨,進中原,擅談一本怒龍顏,將咱謫貶。家鄕撇在長安縣。好艱難,潮陽路遠,不知甚日轉囘還!(淨,末)老子不用忙,聽我說端詳:休上黃土坡,便是顚險處;再過一條嶺,便是狼虎地:大熊做買賣,山蟲做主顧,千年老猴精,猈獺扯衣服。要問藍關路,他便知端的。(淨下)(生問末,末)要問藍關路,他便知端的。

(生)呀!霎時不見了,想是遇着妖怪所在了。帶馬來。(上馬介)

【梆子&color(green){駐雲飛】戰戰兢兢,勒馬停驂洗耳聽。虎豹聲聲近,生死由難定。驚倒在松林,苦難禁。只見豺狼虎豹四下裏相圍困。若要還朝兩世人,若要還朝兩世人。(仝下)

雪擁

(小生上)

【梆子駐雲飛】駕起雲端,來到藍關秦嶺山。叔父為官宦,出入金鑾殿。〔嗏,〕為甚的走&color(navy){秦山?好艱難!大雪漫漫。他的容顏多改變,方信道官高必受險。

不免遣土地變隻猛虎將他主僕三人冲散土地那裏?(外扮土地上)秦嶺土地參見。大仙有何法旨?(小生)土地聽者:叔父將近藍關,你可變作猛虎將他三人冲散,不可傷他性命。(外)領法旨(下)(小生)大抵乾坤多一照免叫人在暗中行。(下)(生上)

【前腔】路阻天涯,西望長安不見家。凛凛狂風大,瑞雪紛紛下。暗地裏自嗟呀,淚如麻!湘子孩兒粉壁上曾留下,寫着雪擁藍關事不假。

張千李萬,我明白了。

【吹調】多只為將相雙全,出入金鑾殿。常言道:君聖臣賢。俺家裏盡遭刑險,只為着一封朝奏九重天。因此上,將咱謫貶。豈不聞子胥嚴平罪當刑罰,死而無怨?霧騰騰,雲照山;冷颼颼,風吹面。想我在朝中做高官,踹金鑾,步玉堦,享榮華,受富貴,曾把珍羞百味餐。只道是前緣,誰想半路裏遭磨難,雪擁藍關,雲護着秦嶺山?似這等大雪漫漫!

這等高嶺如何上去?也罷,你二人一個前面帶了馬,一個後面擁着些。

似這等大雪漫漫,忍冷躭飢馬不前,鵝毛雪兒撲頭撲面。

(虎上,三人嚇跌介)(虎咬付,丑下)(生醒介)

嚇得我牙關兒打戰!

張千李萬!不好了!被虎吃了!

望前看,沒一個招商旅店;望後瞧,不見了李萬張千。好叫我左難右難!我只得望上吿蒼天怎能個半空中雲收霧捲?怎能個神仙出現?好寒天!好冷天!陰風陣陣透心寒想起從前不聽湘子言,今日裏果應遭磨貶。飢寒寂寞有誰憐?錦乾坤,改作粉江山。風狂雪大,藍關下,大雪漫漫。看這鳥兒飛,那鳥兒噪。〔呀!〕誰敢過了溪橋!

【尾聲】豺狼虎豹亂交加,韓愈見了心驚怕。若不是天遣韓愈,險些兒被虎來咬殺!(下)

點化

(小生上)一變二變,神仙出現。叔父已過秦嶺,不免攝一座茅菴與他棲身者。茅菴速現。(下)(生上)一步遠一步,離鄕多少路?李萬張千被虎餐,心忙不識前頭路。

【吹調山坡羊】猛抬頭見茅菴一座。〔菴內有人麼?〕&size(20){這茅菴沒個人兒應。

茅菴小難容,這馬繫在外面罷。(作進菴介)呀!

又只見花籃酒飯,莫不是天賜韓愈這頓飽餐?〔待我吃些充飢。且住,〕曾記得聖人言:飢死不吃嗟來飯。縱叫餓死茅菴裏,做一紙孤魂案。蒼天,遠望潮陽路八千堪憐,回首長安不敢還;李萬張千被虎餐!

且將這饅首與些馬吃。馬,饅首與你吃了,明日好趲路。身子困倦,不免假寐片時。(睡介)(二小鬼上,打渾起更,小生上,立生背後椅上,唱道情,二小鬼猜拳跌背,渾介)(小生)

【耍孩兒】一更裏,在茅菴,聽我言:想從前也曾度你兩三番。我叫你閑事閑非休多管。一封章奏犯君顏,謫貶潮陽路八千。這的是自作自受,誰憐你赤膽忠肝?

(二小鬼打一更渾介)(生)呀!這個曠野所在,那裏有更鼓之聲?

【吹調】聽更聲鐘鼓沉沉,對影悲孤另。俺本待秉忠貞,誰想道成畫餅!只落得腮邊兩淚零!

(睡介)(二小鬼打二更渾介)(小生)

【耍孩兒】二更裏,在茅菴,聽我言:細細的想從前,我也曾火內種金蓮。只道當初是戲叔言,誰知果到瘴江邊,雪擁藍關馬不前?是這般淒凉形狀,斷送了暮景殘年!(生)

【吹調】昏昏睡起夢魂遙,聽譙樓二鼓敲。想起前情,不由人不淚珠兒抛。在朝綱掛紫袍;今朝來到藍關道,望長安路遠無消耗。悔當初,把定盤星兒錯認了。

(睡介)(二小鬼打三更渾介)(小生)

【耍孩兒】三更裏,在茅菴,聽因依:你從前心太迷,金章紫綬成何濟?分散夫妻骨肉離。艱難此際誰憐你?想當初榮華富貴,到今日萬事多虛!(生)

【吹調】〔呀!〕鼓三更,半夜交,聽猛虎沿山嘯。三魂七魄蕩悠悠,生死眞難保。無計出羊腸,只得把神仙吿。

(睡介)(二小鬼打四更渾介)(小生)

【耍孩兒】四更裏,在茅菴,聽我因:孤孤另另身寒冷,彤雲白雪鎖天門。李萬張千無影形。今日個人亡馬倒,嘆明朝獨步單行。(生)

【吹調】四更裏,心胆裂,聽門外狂風猛雪;又聽得有鬼說:馬兒命難逃,孤身何處歇?想必是韓愈前生多罪孼!

(睡介)(二小鬼打五更渾介)(小生)

【耍孩兒】五更裏,在茅菴,聽我講:你從前欠主張。長安昔日若回頭,今朝怎到得多魔障?多只為貪官戀爵諫君王,惹禍遭殃!(生)

【吹調】〔呀!〕五更鼓絕,雞聲三唱,不覺的東方亮。猛聽得漁鼓兒響,好叫我驚覺慌忙!想是那神仙來度我。〔阿呀,〕大羅仙,在那廂?

方纔夢寐之中,見我湘子孩兒,頭挽陰陽雙髻,身穿水褐道袍。

打扮做山樵模樣,一把扯住他的衣裳。

他是神仙,我怎麼扯得他住?

化清風,將身飛上。

(睡介)(小生下椅介)馬魂隨我來。(下)(生醒介)天明了。茅菴大哥,在此打擾了。馬,起來趲路罷。呀!死了!

【吹調】馬死實堪哀,不由人心嗟嘆。兩眼無光閃,四足面朝天;臭皮囊,撇在荒郊外。想你在長安也曾萬馬爭先,韓愈不幸遭君貶,累你受迍邅:高山峻嶺多踏遍。步空塵,出自然我這裏細觀,你那裏無言,氣絕咽喉。〔馬!〕你就閉了眼?(小生上)

【前腔】神仙,空中過,是何人作孽窩?原來是叔父遭殃禍,豺狼虎豹在堦前坐。那有個潑毛團敢傷人?叫一聲,擺尾搖頭過。(生)韓愈叔父高聲叫,叫神仙,你可憐一家老幼遭磨難,君王謫貶在潮陽縣。你今度我過了藍關,雖然是叔嬸沒有恩情,也須要看你家爹娘面。(小生)神仙,呵呵笑,笑叔父,你好痴!你在那長安大國誇能會,動不動只說你為官貴。到今日,運退時衰,災禍齊來;這藍關受苦,却叫誰來替?(生)〔神仙吓!〕我知過必改。餐風冒雪,委實難挨。望神仙,你便權躭待,情愿隨你去汲水挑柴。享榮華,只道是千年萬載,又誰知運退時衰?今日裏,藍關山下,沒奈何,只得把姪兒拜。〔苦吓!〕早知道生死這般難挨!

【尾】餐風冒雪,不受這場災。(小生)只見他哭聲哀,俺這裏忙相待。大羅仙,惻隱心展開。俺今度你登仙界。

(生)你是我湘子孩兒?(小生)正是。(生)兒吓!快救我一救!我今死也不放你了!(小生)姪兒在此,叔父放心。(生)我肚中飢餓得緊,如何是好?(小生)那邊有桃子,叔父摘來可以充飢。(生上椅摘介,作跌介)為何跌我一交?(小生)地下一人,你可認得?(生)先前沒有,霎時間一人倒在地下。(小生)這就是叔父的凡胎。(生)這是我的凡,胎難道我也成了仙麼?(小生)叔父成了仙了。(生)哈哈哈!

猛抬頭觀看神仙,手提花籃,魚鼓,簡板,鬧長安;騰雲躡足登霄漢。(合)竹籬茅舍,雲霞霧餐;黃虀淡飯,頓頓飽餐功成早赴蟠桃宴。(仝下)